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穿越之狼走民国〗第10部分

僚,想着军阀。
为什么?
你家里有两个千娇百媚的大美人,你想不想化身为狼,日夜缠绵,左拥右抱?
但是,好吧,陈禹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标准的四有公民,好男人典范。在前世那么开放的地方,他活了二十五年还是处男一个,你说他想不想自己变坏?
钱二少可没有陈禹的好心情,他心里打着颤,颤巍巍着双腿,晃悠着脑袋道:“陈镇长,好久不见,还是那么的风华绝代啊……”
陈禹微微一愣,‘风华绝代’,这个词是这么用的?
“呵呵,客气客气,二少爷所谓何来啊?”陈禹笑呵呵说道。其实他也不明白这个词在这个时候是不是可以形容男人,所以只好不动声色的混过去。
钱二少双腿打着颤,微微咽了咽喉咙,凹陷的双眼满是恐惧,颤声道:“谈、谈判。”
陈禹微微点头,一副恍然大悟模样:“奥?那钱二少可带了礼物?”
钱二少微微一愣,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一身衣服,他出门除了一身衣服,几乎什么都不带,身上自然是空空如也。
钱二少脸色微变,颤声道“没、没有。”
本来和颜悦色的陈禹一听,顿时脸色一变,狰狞可怖的拎着钱二少的衣领,一脸凶神恶煞的大声吼叫:“什么,你竟然没带礼物,啊,你出门走亲戚不带礼物吗?啊,是看不起我老陈还是怎么着,啊,你们姓钱的是不是看不起我!说!”
可怜的钱二少,枯黄着脸,憋屈着双眼,就差两行泪了:“陈镇长,不是我,不是我,是,是宋寒衣,她,她让我来的。”
钱二少差点哭了。有这么折磨人的么?
听着钱二少的那满是委屈的哭腔,看着本来英俊异常,如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脸。陈禹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想人家钱二少除了调戏调戏良家妇女,偶尔祸害一些鲜嫩白菜,确实也没怎么做坏事。如今都被逼成了这个模样,实在是让人有些不忍心。
好可怜的孩子!
陈禹轻轻放开钱二少,看着软倒在地上的钱二少,他和颜悦色的低声道:“二少爷,告诉钱家的钱粮在哪里,我就不难为你?”
钱二少顿时脸色一喜,一个袖子擦去脸上的鼻涕泪水,大声道:“你说的是真的?”
陈禹仿佛下了很大决心,脸色沉重的点了点头:“恩,说话算话。”
钱二少喉咙咕咚一声,也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坐正身体,目光闪烁道:“就在院子里,我爹房间里有一条密道,可以通到下面。”
陈禹微微皱眉,冷声道:“钱粮多少?”
钱二少微微一愣,有些犹豫道“钱么,金银珠宝,加起来最起码也要几百万。粮食么,估计也有不少,这些年我爹收刮了不少,具体的数目除了我爹,就是宋婆娘也不知道。”
陈禹暗暗点了点头,猛然目光一转道:“宋婆娘?你爹的四姨太?”
“对!就是她,宋寒衣”钱二少露出一副愤愤表情,咬牙切齿道。
陈禹沉吟一声,神色漠然道“恩,好了,我知道了。打断一条腿,放回去吧。”
陈禹现在有些为难了,宋寒衣他是绝对不敢动的,本来还打算和她谈判,现在人家根本就不理会他,这个独角戏怕是要黄了。
宋寒衣还好说,如果让上海南京那些大佬知道了,也不知道会是什么光景。
陈禹现在可以说是忧心忡忡,犹豫难决了。
钱二少哭喊着被拉了下去,然后在一身惨叫后,被扔下了小山丘。
宋寒衣依靠在长椅上,神情微不可查的闪过一丝落寞。对于外面的陈禹,他根本就没放在心上。只是陈禹的出现,将她近来的平静生活给打乱了,而且还让她想起了一些她已经渐渐忘记的深埋记忆中的那些揪心深刻的画面。
麦蝶俏脸凛然的走了进来,声音微带冷意道“小姐,钱贵回来了。”
宋寒衣被她惊醒,微带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钱贵,被打了。”麦蝶语气很是古怪,俏脸也变幻个不停。
宋寒衣绝美脸庞微变:“被打了?”
也许是两军交战不斩来使的深入人心,宋寒衣听后,黛眉微蹙,神情却没有多少变化,一如往常的淡然平淡,从容自如。
麦蝶轻轻咬了咬嘴唇,低声道“他,今后可能无法人道了。”
说完,麦蝶俏脸一红,对于外面那位心有灵犀的军官,她现在满是好奇。
宋寒衣脸色微变,犹如深海的美眸顿时火光一闪,怒色道:“为什么?”
麦蝶咬着嘴唇“不知道。”
麦蝶当然不知道,陈禹心里的占有欲是多么的可怕。这位钱二少不说他祸害了多少嫩白少*妇,水灵白菜,就是他刚刚拿下的林纾,也是他的逆鳞。而这位钱二少,恰巧就好死不活触了他的逆鳞。陈禹公然打着替良家妇女报仇,替天行道,直接将钱二少给做了。
宋寒衣黛眉紧蹙,神色微变。
麦蝶看着她微微凝重的神色,不禁关心道:“小姐,怎么了?”
麦蝶自然不认为宋寒衣会关心那个胆大连宋寒衣他自己都敢调戏的钱二少。
…………………………………………………………………………………………………………
求推荐,收藏,打赏~
ps:下周分推!
第三十九章 倾城寒衣
第三十九章倾城寒衣
宋寒衣轻轻一叹,脸色恢复往常,幽幽道:“这不是他故意的,是有人要逼我们回去啊。(顶点小说手打小说)”
陈禹围了这么久钱家大院,却丝毫没有撤离的迹象。宋寒衣早就发现不对,如今陈禹这么一来,她却是明白了。
麦蝶微微一愣,但旋即也恍然大悟,顿时俏脸愤愤道:“小姐,我去打发了外面的二愣子!”
麦蝶本来对陈禹还是比较欣赏,如今一听,明白了,陈禹完全就是被人利用而不自知的傻瓜。顿时,心里那点欣赏灰挥云散,相反,更是莫名产生一股恼意。
外面的陈禹,还在做着美梦,丝毫不知道他已经从‘心有灵犀’,一下子变成了‘二愣子’。
麦蝶刚刚迈脚,宋寒衣那动听的沁人心扉的嗓音缓缓响起:“我去见他。”
麦蝶顿时一愣,转头急声道:“小姐,你要露面?”
宋寒衣面露寒意,无奈道:“还有别的选择吗?”
麦蝶怔神,旋即漠然。她们能够有这么久的平静生活,已经是那边的仁慈了。
“营座,她们出来了。”王哲秋的脸色有些冷漠,对着陈禹沉声道。
刚才陈禹的命令,虽然是瞒着别人,但是王哲秋心里还是堵的慌,难受的紧。
陈禹没有理会他,在陈禹想来,人性本恶,你善良,那就是为恶。想要制止别人的恶,你就必须比他们更恶!何况,他这么做,也并不是完全的私心作祟。
“恩,其他人都下去吧,我和宋小姐谈谈。”陈禹淡淡道。皱着眉头,若有所思。
王哲秋微微一怔,旋即默默点了点头,沉着脸,缓步离开。虽然心里对陈禹的‘残暴’有些不满,但对于陈禹的安全,他还是要尽心的。站在不远处,荷枪实弹,神情专注。
陈禹起身,肃穆迎风,站在小山丘上,目光炯炯的盯着钱家大院的大门。一个青衣女子推着一一身紫衣的雍容典雅的夫人缓缓走了出来,辨别着方向,奔着陈禹的方向走来。
陈禹微微皱眉,眼神里露出一丝思索,旋即他深吸一口气,缓步走下,迎了上去。
他是一只蚂蚁,他一直都知道。他不是不想找个靠山,可是却没有人给他机会。如今,这个宋小姐,却让陈禹动了一些心思。
宋寒衣两人停在下面,面带微笑的看着缓步走下来的陈禹。麦蝶目光中满是不屑的冷笑,隐隐的嘲讽。宋寒衣一如既往的淡然,还有一种一切尽在掌握的从容不迫,高贵雍容。
陈禹目光一沉,虽然他来自后世,对于现在有着某种无法言喻的自信。但是,实际上,他不是先知,没有任何超越他人的能力。大事的‘预言’,在现在的人看来,无疑是一种可笑的小丑行为。而且,他也不敢轻易的显露他的‘预言’。
宋寒衣一脸的淡然,那摄人心魄的精致脸庞,在温和的阳光的照耀下,显的尤为的鲜亮晃人,刺人眼神。
她淡淡的注视着缓慢度下的陈禹,从她脸上,看不出丝毫的异样,哪怕是那看透一切的深邃明眸里,也不见一丝波动。
麦蝶俏媚的蹙着眉头,俏脸上怒气腾腾。对于这个‘二愣子’,硬生生的将她家小姐给逼了出来,她显然是极其不忿的。
陈禹走了下来,站在宋寒衣身前,身正影斜,一本正经的行军礼,大声说道“陈禹陈雪芝,见过宋小姐!”
宋寒衣轻轻翘起嘴角,那颠倒众生的笑容,轻轻绽放,犹如孔雀开屏,夺目熏娜。
她轻轻笑道:“小女子何德何能,竟然让陈将军如此劳师动众。”
她说的风轻云淡,好似一阵风吹皱一池春水,点点涟漪波荡,缓缓扩散又悄无声息。
陈禹眼神里闪过一丝惊艳,但旋即归于平静。他自从听说了宋寒衣的事情后,心里就隐隐的有着某种决断。
对于宋寒衣绝色,他不是不惊艳,但也仅仅是惊艳。陈禹还不是见到漂亮女人就想上的那些色中恶鬼,也不是见到漂亮女人不多看一眼就吃不下饭的花痴。
对于宋寒衣,除了那一丝惊艳,他并没有其他想法。
有时候,他像个孩子,言笑无忌,冲动莽撞。有时候,他又像个智者,深思熟虑,谨慎克制。
这个时候,他就是个智者。
陈禹放下手,笑容崩裂,淡定从容。他轻笑道“宋小姐担不起,但是我却必须给宋小姐行这个礼。”
宋寒衣不动声色,旋即轻轻一笑,玩味道:“看来陈将军是知道些什么了。”
陈禹笑容不变,憨厚道:“知道的不多。”
宋寒衣轻轻点头,忽然语峰一转,紧追不舍:“不多是多少?”
陈禹神色渐冷,微微沉吟:“该知道的知道,不该知道的不知道。”
宋寒衣不急不缓,笑容依旧,步步紧逼“那陈将军该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了什么?”
陈禹眉头微皱,神色不变,许久,眉头松开,从容笑道道:“比如,我知道小姐姓宋,却不知道陈小姐为何姓宋。”
宋寒衣绝美的笑容轻轻收敛,闪动的明眸亮闪闪的盯着陈禹,沉吟许久,才道:“因为我父亲姓宋。”
陈禹摇了摇头,有些得意的低声笑道“宋小姐可知道我为何叫做‘禹’?”
宋寒衣浓如墨黛的柳叶眉轻轻一松,看着陈禹的明眸闪过一丝异样,有些心不在焉的恍惚轻声道:“禹者,大也。”
陈禹眉头一皱,低声沉吟,许久,暗叹一口气,漠然的摇了摇头。
这个女人的心思,的确是让人不敢小视。借着前世的光,他胜了一场。可是后面这一场,他一开口就败了。
‘禹者,大也!’这句话让他无话可说。
两次交锋,一胜一败。
许久,宋寒衣眼神里的那丝迷惘缓缓消退,看着陈禹,恢复以往的雍容优雅,她轻笑道“陈将军为何如此执着的将小女子给请了出来?”
陈禹承认,宋寒衣的笑容的确可以颠倒众生,可以魅惑天下。说是红颜祸水,一笑倾城丝毫不为过。
陈禹微微愣神,旋即清醒,暗暗吸了口气,脸上露出从容,低声道:“在下也是逼不得已,还望宋小姐见谅。”
宋寒衣轻轻点头,微笑:“你的位置的确有点低。”
陈禹不可置否,仰天长叹道:“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
宋寒衣明眸一闪,微微沉吟,低声絮语般道“拖的时间够长了。”
陈禹微微一怔,旋即暗叹:果然聪明啊。
在远处的树林里,有几个身着军装的人在悄悄的藏匿者。这些人一进入于城镇陈禹就知道了,但是陈禹却没有阻止,也没有去问什么。
只因为一份书信出来,准确的说是一张纸:我要见宋寒衣一面。
字迹狂暴中带着潇洒,大度里杀机隐隐。
陈禹知道,这张纸,很可能就是一张委任状。
于是,他执着的将宋寒衣给逼了出来。
听了宋寒衣的自言自语,陈禹眉头一皱,有些孩子气的低声嘟囔道:“破庙的菩萨,也有余威。”
宋寒衣轻声一笑,她已经明白陈禹的目的了。但是陈禹孩子般抱怨的语气,却让不禁一笑。
她带着一丝淡淡的嘲讽,悠然笑道道:“破庙的菩萨挡不了风雨,那破庙才可以。”
陈禹静静的看着这个女人,心里除了佩服,已经无以言表。虽然几十年后已经实现男女平等,甚至女人比男人地位更高。但是陈禹依然觉得靠上一个女人有些不舒服,因此他也没有想对宋寒衣怎么样。
他想的,是宋寒衣背后的力量。在他想来,一个女人,还是在这个时代,要想呼风唤雨,他背后必定有着一个强大的男人,甚至几个这样的男人。
宋寒衣轻轻的一句话,将他所有的心思都给道破了。
…………………………………………………………………………………………………………
分推时间,尽量两更!
求推荐,收藏,打赏!
第四十章 金身菩萨
第四十章金身菩萨
陈禹漠然一叹,深深的吐了口气:“宋小姐,我很佩服你。(顶点小说手打小说)”
宋寒衣优雅轻轻转头,眯着眼睛,声音淡淡道:“因为我看破了你的想法?”
陈禹摇了摇头,一脸的坦然:“我的想法并不可耻,我也不觉得这违背自己的良心,或者对不起党国,对不起人民。”
宋寒衣优雅的脸,瞬间凝滞,目光在陈禹身上停留许久,她眼神里露出一丝恍惚,自语道:“你……很有趣。”
陈禹苦笑一声:“你的评价,也很有趣。”
这个评价,前一辈子,他可是听了不少。结果,他还是光杆了二十多年。如今听了宋寒衣的评价,他只有想苦的冲动。
宋寒衣轻轻歪着头,眼神瞥过身边的麦蝶,见她依然一脸气愤,愤愤然的盯着陈禹,不禁心里一动,嘴角划起一丝俏皮的笑意,转头看向陈禹,轻声道:“陈将军,你觉得我这个破庙如何?”
陈禹微微一怔,旋即眉头拧成一个川字,凝声道:“宋小姐不是破庙,是金身菩萨。”
宋寒衣轻轻一笑,抿起饱满匀润嘴唇,低声道:“那你觉得我这尊菩萨可以给你可以遮挡风雨么?”
陈禹眼神里闪过一道疑惑,警惕的盯着宋寒衣,迟疑道:“宋小姐不妨有话直说。”
宋寒衣看着陈禹,轻轻皱了皱眉,低声一叹:“时间,够长了。”
宋寒衣的凝脂般玉手,轻轻拍了拍麦蝶握着椅子扶手的小手。
麦蝶会意,依然不满的怒目圆瞪的瞪了眼陈禹,扭着翘臀,推着宋寒衣优雅缓缓离去。
陈禹看着宋寒衣的背影,微微皱眉。他有些把握不了宋寒衣话里的意思,他觉得今天的行为有些莽撞,或许软水磨豆腐的方法更好些。
但是他已经没有后悔的机会了。
不远处的小树林,一个中年人轻轻放下手里的望远镜,神情落寞的叹了口气:“她还是怨我啊。”
陈禹回来后,就一直在驻地里回想着最近的一幕幕,心里感叹之余,也多了一丝无奈。
摇了摇头,闭上了眼。最近他一直都很累,虽然有过放松,但是见宋寒衣,还是让他费尽心思。
没有多久,陈禹的呼吸就均匀起来。
于城镇随着陈禹的一系列动作的结束,陡然平静了下来。平静的好似暴风雨前的宁静,压抑的好似于城镇就要天打雷劈般。
这让陈禹很不舒服。
第二天。
陈禹坐在驻地的老树下,看着不远处呼天抢地训练的士兵。他眉头紧皱,还在苦苦思索着宋寒衣最后话里的意思。
“营座,旅座来电!”王哲秋拿着一封电报轻轻来到陈禹身前,低声道。
“念。”陈禹无精打采的说道。
王哲秋打开电报,神情凝重的看着陈禹,低声道“适可而止。”
陈禹微微一愣,转头盯着王哲秋,脸色疑惑道:“就这四个字?”
王哲秋神色凝重又漠然的点了点头。
陈禹没有理会王哲秋的态度,皱眉思索起来,心里暗道:看来旅长也受到压力了。
陈禹沉吟一阵,沉声道“恩,我知道了。还有其他事情吗?”
王哲秋微微思索,道“营座,很多人想要参军。”
陈禹一愣,但旋即跳了起来,大声道:“收,有多少收多少!”
陈禹明白,虽然中国什么时候都不缺人,但是任何时候却又都缺人。
兵员,这个时候很缺这东西。
王哲秋很理解陈禹,他漠然的点了点头。
“还有事?”陈禹见王哲秋没有离开的意思,不禁疑惑道。
王哲秋神色不变,声音漠然道“柳崧明天就会到。”
陈禹毫不在意,看着王哲秋的脸色,沉吟一阵,冷着脸点了点头:“既然你不愿开枪,我也不勉强你,到时候你放空枪吧。”
王哲秋微微一愣,虽然对于陈禹废了钱二少感到不满,但王哲秋也不认为陈禹有错,只是心里有些堵的慌,一时间还无法解释罢了。如今听了陈禹的话,知道陈禹对他有些失望了,脸色不禁有些难看,嗫嗫的点了点头。
陈禹没有理会王哲秋,起身伸了个懒腰,奔着乡政府回去。
‘有捂床的了,感觉就是好!’陈禹一边走,一边嘿嘿直笑。
陈禹刚刚走到院子里,就听到里面传来阵阵脆脆的笑声。
陈禹一听小丫头的笑声,郁闷的心情顿时也好了许多。僵硬的脸上,笑容渐渐蔓延。
“什么事这么高兴啊?”陈禹一进门,就高声道。
林纾与赵宜荻坐在一起,小丫头挤在两人中间,咯咯的笑声不断。那油花花的小脸,绽放的如同冬天的梅花,绚白宜人。
林纾一见陈禹,粉脸忽然展现前所未有的动人风采,轻轻一笑,仿若冬菊绽放,高贵雅致。更是有着让边上赵宜荻目瞪口呆的莫大魅力,与惊艳。
赵宜荻一见陈禹,却不知为何,俏脸一红,不敢与陈禹对视。
两女不说话,小丫头却俏生生的跑了过来,小嘴含糊不清道“叔叔,吃,吃葫芦,葫芦…甜…”
看着小丫头小手里的糖葫芦,以及大眼睛满是跃跃欲试的兴奋,陈禹微微一笑,俯身将她抱在怀里,一口咬住一个糖球。
小丫头一见顿时笑靥如花,脆笑声响彻整个屋子。
林纾一见连忙走过来,双臂伸手向小丫头嗔道:“脏的像小花猫,赶紧下来。”
陈禹吐掉嘴里的葫芦籽,歪头笑道:“没事,来,再给叔吃一个。”
小丫头鼓着小脸,别过头不理会林纾,眯着大眼睛,油油的小手挥舞着糖葫芦,伸向陈禹的嘴边。
陈禹咬着一个葫芦,使劲的摇晃着头,小丫头也使劲的握着葫芦枝。陈禹向后摇头,小丫头使劲的推手送,陈禹摇回来,小丫头又拽回去。
两人‘激烈’的场面,顿时让两女扑哧一笑。
陈禹无奈的苦笑一声,然后继续和小丫头闹将起来。
嘻嘻闹闹,四人一直到晚上才觉得累。
陈禹躺在床上,深深的呼了口气,一边想着刚才的轻松欢快,想着小丫头那欢声笑语,那娇俏可爱的小模样,心里不禁暖暖的。一边又想着晚上的偷香猎艳,嘿嘿直笑。
陈禹躺在床上,看着黑漆漆的屋脊,回想着自己的一路走来。不禁有种梦幻的感觉,尤其是和林纾的好事,更让他有些不敢相信的梦幻感觉。
陈禹摇了摇头,既来之则安之,陈禹皱着眉头又算计起明天的事情。
月上柳梢,人未约。
陈禹起身左右晃动着身子,嘿嘿呦呦的低声喊了几句,然后一脸贼兮兮的笑容出了门。
林纾坐在床上,看着睡的甜甜静静的女儿,粉脸满是发自内心的欢喜。自从陈禹来了以后,自己和女儿的生活翻天覆地,不仅自己有了依靠,女儿也有了幸福的保障。
想着想着,她就想到了陈禹的身上。
他现在在干什么?
睡着了吧?
也不知道有没有梦到我?
…………………………………………………………………………………………
求推荐,收藏,打赏!
第四十一章 厨房月光
第四十一章厨房月光
林纾粉脸微微发烫,犹如初恋的小女人,静静的想着自己的心上人,美眸如弯月。(顶点小说手打小说)
‘咚咚咚’
轻轻的敲门声,顿时将陷入幻想的林纾给惊醒。她微微一愣,低头看着睡熟的小王琰,那皱在一起的小脸,小嘴嘟起蠕蠕的低声嘟囔着什么,满脸的不高兴。
林纾轻轻一笑,在她嫩嫩小脸上轻轻亲了下。她起身走向门口,心里暗道‘该是宜丫头又睡不着了吧?’
陈禹一路贼笑的脸贴在门上,耳朵里传来轻轻的脚步声。
门一开,陈禹一个不稳撞入林纾怀里。陈禹将计就计,搂着林纾就不放开。
“你……你怎么来了?”林纾粉脸通红,咬着嘴唇瞪着水灵灵的美眸道。
陈禹暗笑:三更半夜的大晚上,我找一个与我有着非正常关系的女人,你说干什么?
陈禹不说话,没皮没脸就贴了上去,一双手搂着林纾的小蛮腰,大嘴就奔着林纾那饱满红润的樱唇凑去。
林纾连忙双手推在陈禹身上,摇晃着娇躯左右摇头娇声道:“人家身体还不行嘛!”
陈禹微微一顿,然后又不管不顾的凑了过去,在那光洁如雪的白颈上亲了一下,又在那粉嫩如玉的粉腮上香了一口。双手也不闲着,顿时左上右下,摸一把捏一把。
林纾粉脸微热,抓住陈禹那上下其手的大手,低声求饶道:“琰儿还在屋里呢?”
陈禹心里默数:第二次。
他‘懊恼’的停了下来,将林纾搂在怀里,凑在她耳边,轻声道:“那你说怎么办?”
林纾被陈禹抱着,芳心顿时乱撞如鹿跳。感觉着两人渐渐发烫的身体,林纾抿紧嘴唇,粉脸涨的通红。
过了许久,林纾挣扎不过,只好羞惭惭低着头,蚊声道“要不,去你屋里?”
陈禹大喜:果然事不过三!
陈禹刚要张口,眼前顿时又回忆起在厨房柴火里,两人的第一次零距离接触。那**旖旎,当真是回味无穷,犹如在眼前。
陈禹看着怀里娇羞妩媚的美人少*妇,眼睛一翻,邪邪的低声道:“我们去厨房吧,那里是我们开始的地方。”
林纾一听,顿时粉脸一直红到了脖子,更是隐隐的发烫。
林纾美眸差点滴出水来,咬着嫩嫩嘴唇果断拒绝:“不行!”
林纾本质里,还是一个典型的民国妇女,有着妇女的传统道德底线。虽然与陈禹这样不清不楚,却也是情势所逼,有着各种理由安慰自己。但是如果与一个男人在厨房了野合,那,她还是心慌意乱,无法接受的。
陈禹不管,在她脸上狠狠的香了一口,然后转身就奔着厨房跑去。
林纾睁着美眸,怔怔的看着陈禹背影消失在黑暗中。许久,她粉脸涨红,看着陈禹消失的背影,咬着嘴唇恨恨的跺了跺脚,关上房门。
陈禹一边走,一边嘿嘿直笑,他相信,林纾一定会来的。一边走,一边忍不住的心里火热起来。
陈禹心里嘿嘿直乐,却不知道,黑暗中,一直都有一双明亮的眼睛注视着他。甚至,还跟在他身后。
陈禹坐在柴房里,无聊的从窗户中看月亮。清辉里的明月,皎洁,凄冷,散发着淡淡的孤独味道。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
陈禹现在就是这个心情,他知道林纾一定会来。只是他不知道林纾会用多少时间犹豫挣扎,因此,他虽然无聊,却也不慌乱。
外面那双大眼睛,起初是亮晶晶的闪烁,不久后,就忍不住的打哈欠,忽明忽暗。
林纾在房里芳心砰砰砰直跳,没跳一次,她娇躯就颤一次。
挣扎许久,林纾暗道:‘反正也没别人知道,就这一次……’
林纾找了无数个理由后,她依然心惊胆战,犹豫不定。
月过柳梢,人约厨房。
月光下,门口那双明亮的大眼睛,闪烁着灼灼的亮光。
月光下,林纾一身白色长袖旗袍,俏生生的出现在门口。
月光下,陈禹胸前的那半块玉佩闪烁着淡淡的荧光,前后前后的来回荡漾,两人的动作,也渐渐剧烈起来。
血脉喷张,热血澎湃的各种声响,在厨房里组合成一曲挠人心田的合欢曲。
第二天凌晨,鸡鸣狗吠,毫不热闹。
陈禹光着腚躺在床上,四肢伸展,闭着眼睛,回味着刚刚的疯狂。
架着那白生生的长腿,听着那娇媚无限的娇啼婉转,荡气回肠的娇嗔软语。陈禹一阵热血沸腾,眉头跳动。
陈禹喉咙咕咚一声,一脸的回味无穷。
前世自己千方百计的想要找个女人过日子,千辛万苦的寻找追逐,百折不挠的屡败屡战,可惜,到最后依然孑然一人。如今,刚刚到里没多少日子,却和一个认识没几天的漂亮女人打起了野战。
那如梦如幻的月光中,旖旎漏*点的荒唐一夜,他仿若置身梦境,朦朦胧胧,似假还真。摸着胸前的玉佩,陈禹嘿嘿一笑,不知道过了多久,才迷迷糊糊的入了梦乡。
林纾躺在床上,粉脸滚烫滚烫,美眸紧闭,长长的睫毛不停的颤抖。薄薄的嘴唇紧紧的抿在一起,回想着刚才的羞人场景,她忍不住的低低一啐。将头蒙在被窝里,再也不敢露出来。
隔着林纾的院子不远的一个房间,一个俏丽女子趴在床上,俏脸羞红发热,趴在被子上大眼睛不停的眨啊眨。
想着在那清凉月辉下,隐隐的看到两人交错在一起,一摇一晃,男的粗气吼叫,女的的娇声呻吟。她隐隐约约的能够感觉到地面的颤动,与激动。
皱着俏媚,奇怪的发觉男的很累,女的很痛苦。两人却乐此不疲的搞了三次,女的也尖声叫了三次。
想着自己做了如此偷人之事,她更加的羞惭,趴在被子上,皱着俏鼻娇声嘀咕着什么。
“曾副官,陈老哥还好吧?”汽车晃晃悠悠的在乡土路上艰难跋涉着,柳崧含笑的对着身边的曾云道。
曾云一脸的冷肃,沉着脸:“恩,师座很好。”
柳崧微微皱眉,旋即又笑容满面道:“曾副官,乡下的热情如何?”
柳崧带着曾云在路上的乡镇停停遛遛,那些乡下的乡绅老倌,热情无比,着实让柳崧曾云一行人享受了一把。
曾云依然不动声色,他自然明白‘师座’让他来的目的。虽然反感与‘师座’的行为,但是却也无奈。中央那点可怜的兵饷根本就养不活那么多兄弟,在他看来,‘师座’的行为多少有些无奈。
他冷硬的脸庞微微松动:“恩,他们很会做人。”
柳崧见曾云依然一副死人脸,不禁心里有些怒气,想着你的老大都卖我面子,和我称兄道弟,你一只狗算什么!
不过这些话他自然不可能宣之于口,腹诽一阵,脸上依然笑道:“呵呵,乡下人,曾副官要是有心,下次我请你去上海转转,那地方,无论是中国女人,还是日本女人,抑或是金发碧眼的外国女人,多的是。”
曾云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在他看来,柳崧不过是一只比较大的蚂蚁,随时都可以碾死。虽然他有些背景,但是根本就不放在曾云眼里。
这年头,有背景人了不起?
死的不明不白,甚至的正大光明被打死街头的,一年到头,一天平均一个都多。
…………………………………………………………………………………………
求收藏推荐!
第四十二章 柳崧到了
第四十二章柳崧到了
陈禹武装包围钱家大院,柳崧走到于城镇附近才知道的。(顶点小说手打小说)自然,他又在曾云面前暴跳如雷一回,大话撂下:血不成河,势不回头!
曾云无所谓的点了点头,在他看来,这年头,死人,就如同一天到晚,必须要吃喝拉撒一样。
上海去南京的火车上。
“军座,估计那个小营长要有麻烦了。”一个青年人一身笔挺,脸庞坚毅。笑呵呵的对着对面的中年人说道。
被叫做军座的中年人巍然不动,不怒自威,微微沉吟,沉声道:“给辞修打个电话。”
青年人微微一愣,但旋即了然的点了点头。
“啪!”
柳崧刚刚走到乡政府大门口,就阴沉着脸,掏出手枪,蓦然对天放了一枪。
他的警察局加上一个警卫排,将近百人。在这小小的于城镇,他认为,他就是螃蟹,足以横着走了。
他的一声枪响,顿时将整个乡政府大院给搅的一塌糊涂。
林纾从熟睡中惊醒,小丫头小脸迷糊的睁大眼睛扑入她怀里。而林纾却战战兢兢的想着的却是陈禹,她慌忙的给小丫头穿衣服,然后自己又穿起来,最后慌乱的抱着小丫头奔着陈禹的房间跑去。
赵宜荻也被吓了一跳,她毫不犹豫的跑了出来,同样的,也奔着陈禹的房间跑去。
这里只有陈禹一个男人,女人在慌乱中,想到的往往都是男人,哪怕那个女人再强再厉害。
被看押的冯徳柱一听顿时喜上眉梢,激动异常的在屋里走来走去低声自语道:“来了,来了……”
陈禹也在美梦中醒来,他浑身一个激灵,然后大声吼道:“王哲秋!”
“到!”陈禹的话音一落,王哲秋就在门外高声应道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