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穿越之狼走民国〗第17部分

黄桂辉,低声道:“去,给团座认个错,态度诚恳一点。”
黄桂辉定神看着碗里水里的眼睛的倒影,听着吴珊的话,他怒火满溢,胸口微微起伏,双眼眯起,轻轻抬头,眼神盯着碗面,搅动着筷子,低声哼道:“我不去。”
吴珊看着他不识好歹的样子,玉脸一沉,怒哼一声:“你去还是不去!?”
黄桂辉摇晃着头,脑中一阵恼怒,皱着眉头,双眼泛红,脸上滚烫,趴在碗面上,心里挣扎起来。对于吴珊,黄桂辉一直都是又敬又怕,当初娶她,也只是看中了吴家的家世,对于吴珊,他没有一丝的感觉。如果当初不是吴珊坚持,他也不见得就能进入吴家的大门。
吴珊见黄桂辉又摆出这副要死不活的样子,高耸的胸脯微微起伏,冷声道“去!还是不去?”
黄桂辉抬头,一脸恼怒,黑着脸,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双手端着饭碗,不情不愿的离开位置,奔着陈禹的桌子走去。吴珊见黄桂辉最终还是站了起来,心里怒气稍稍平了些,一见黄桂辉已经走了几步,连忙也端着饭碗跟了过去。在家里和他再僵,也是夫妻之事。在外面,却还是要装出点样子,免得让人乱嚼舌根。
陈禹没有那么大架子,虽然一直以新军阀,官僚,地主老财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但是二十多年的平等习惯,一下子哪能改的掉。看见别人在自己面前卑躬屈膝,谄媚讨好,陈禹就一阵厌烦。因此。除了在训练时间,他一般都独来独往,旁若无人。吃饭自己占一桌,闷头吃喝,不抬头,不说话。睡觉自己占一房,打呼噜,偷香猎艳。
陈禹旁若无人的端着碗,昂着头,咕噜噜的喝着碗里的汤。丝毫没有一团长应该有的风度,更多的像是霸道流气的土大王。可就是他这副样子,赢得了大家的敬畏。
虽然大家背地里对他大骂‘黑面阎王’,但是心底里却对陈禹很佩服。现在的人,手里有点权,就把架子摆到天上,吃喝嫖赌,黄赌毒样样都来。对于下面的兄弟,不克扣饷钱已经很不错,对你死活不问的,那是正常现象。像陈禹这样,与大家吃喝一样,粮饷给足,吃喝管够,不打骂,不苛刻的团长,那是绝无仅有的。除了训练有点严厉外,陈禹对大家,还真是没的说。
黄桂辉一边走,一边调整脸上的表情,走到陈禹的桌子旁,见陈禹只顾一嘴油水的闷头大口吃饭,丝毫没有在意他的到来。不禁脸色一红,心里暗怒。
吴珊一见,连忙走了过来,玉脸嫣然一笑,轻声道:“团座,不介意我们一起吧?”
陈禹一愣,他习惯了一人,没想到还有人来打扰。抬头发现是吴珊,当即脸色就是一僵,但旋即又是轻轻一笑:“啊哈,吴科长,哦,黄参谋长,请坐,请坐,没看见,没看见,见谅见谅!”
吴珊见陈禹脸色古怪,微微迟疑,还是拉着黄桂辉坐了下来,见陈禹的桌上也和大家一样,三菜一汤,她玉脸微动,美眸眨动,娇声道:“团座,想不到您这么节俭啊,真是让人佩服!”
对于陈禹,吴珊是了解的很清楚了,对于他抄没了于城镇的大部分豪强的钱财,她也是心知肚明。见陈禹吃的这么少,还以为他是葛朗台般的吝啬鬼,这话里半真半假的,多半是暗讽。
陈禹没有多想,微微一笑道“哎,没办法,拖家带口的,花销大啊。”他现在是拖家带口不假,有花销也没错,可是林纾除了吃喝住,基本上就没什么要求,小丫头就更容易满足了,一支糖葫芦能让她高兴半天。这‘大’,就无从说起了。
吴珊早已经看惯了现在这些当兵人,对于陈禹的话面色不动,心里却冷笑不止。
黄桂辉神色漠然的坐了下来,心里却好似搁着一口水,怎么也咽不下去,令他如鲠在喉,难受无比。
“两位可有什么事情?”陈禹一边闷头吃菜,一边含糊道。他本就是个无拘无束的人,对于面前这个两个毫不相干的人,陈禹也没有什么好装的,尽是本色出演,倾情演绎。
吴珊在桌底轻轻踢了一些黄桂辉,面容不变。
黄桂辉会意,僵硬的挤出一丝笑容,一只手端着碗,低声道:“团座,今天我让您难做了。黄某也不是不懂规矩,以茶代酒,聊表歉意。”
陈禹微微一怔,看着黄桂辉碗里的青面汤,脸色古怪,心里暗道:‘这孩子,不是傻了吧?’
吴珊将头埋在碗里,心里却羞愤欲死。
陈禹心里摇了摇头,这又是一个花花世界刚出来的家伙,距离太远,还没调整好‘时差’呢!
“呵呵,黄参谋长客气,咱们都是同僚,共同为党国大业出力!不必如此见外!”陈禹举起碗,和他碰了一下。‘算了,碰到个二百五参谋长,我就跟着傻一回吧。’
黄桂辉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多么的‘二’,碰完后,就喝了一口,然后放下碗,笔挺的坐在那里,漠然的沉着脸,再也没有了一句话。在他看来,他过来已经是给了陈禹天大的面子,陈禹应该‘知足’了。
吴珊心里暗暗叹气,刚刚抬头,还没有说话,陈禹猛然对着她低喝道:“别动!”
…………………………………………………………………………………………………………………………………………
昨天看书评,见有书友都想捶我了,临风汗颜!
临风写的是民国,恩,是临风自己理解,想象中的民国。临风知道,大家希望看到热血沸腾,战火纷飞的民国。可是,临风不想走老套路。
自从投机一出,现在的民国,完全就是一个套路,黄埔出身(一般都是,不是后来也是),然后不是老蒋的同乡(这个是必然,老蒋看重嫡系),就是得老蒋信任(不然没前途),嫁侄女(不嫁也暧昧),然后就是纵横捭阖,所向披靡……
临风并不反对这样,也不觉这样不好,也不是说临风就觉得自己写的比他们好。相反,临风差的很远,临风心里很清楚。
可是,一方水养百样人,莎士比亚可以有一百个,红楼梦可以一百个,那,民国,就只有一个么?
临风觉得,民国,不仅仅是战火纷飞,残垣断壁。大上海的纸醉金迷,广州的革命豪情,北平的民族紧迫……小老百姓的艰难困苦,小商人的惨淡经营,志士仁人的苦苦探索,名媛佳人的乱世坎坷……这些,都是民国。民国也可以有一百个,一千个……
有人说,我只写女人,错,临风是写了女人,但是,不仅仅是女人!临风想写的很多,很多……
陈禹不是无敌凤凰男,他会长大的……
也许面前不是大家希望看到的,那么,请大家等一等,过个一百万,大家再看,如何?
第六十九章 小肚鸡肠 (求收藏)
第六十七章小肚鸡肠(求收藏)
吴珊一愣,就那么抬着头,美眸眨动的看着陈禹,一动不动。(顶点小说手打小说)黄桂辉也一脸的疑惑,转头看向陈禹。
陈禹本来心情还不错,见黄桂辉给自己低头,虽然有些不伦不类,但毕竟有了个态度。自己也不是小心眼的人,就此揭过,大家和平共处也没什么。但是你摆出高高在上,一副我和你不是一路人的样子,给谁看!?想让我想起你妻舅是吧?!
陈禹心里恼怒,他最受不了就是别人在他面前装的一副人模狗样的,还高高在上的俯视他!
奶、奶、的,老子没吃你喝你,你凭什么看不起老子!
陈禹一怒,自然有人倒霉。‘你让老子不高兴,那老子也让你不舒服!’
“怎么了团座?”吴珊僵硬着玉脸,轻声道。
陈禹没有多说,眼神直直的盯着吴珊,柔声道:“别动。”说完,在黄桂辉的注视下,他轻轻的将手伸了过去。
吴珊听着陈禹暧昧的声音,微微蹙眉,却也没有阻止。黄桂辉也皱眉,但也没说话,只是黑着脸,看着陈禹的一举一动。
陈禹触及到吴珊的头发,动作温柔的低声道:“别动,你头上有些草屑。”
他的话音一出,吴珊美眸微动,眉头轻轻蹙在一起,神情有些杂乱。她昨晚睡在门板上,今天早上有些匆忙,有些草屑,却也正常。黄桂辉脸色如同猪肝,盯着陈禹在吴珊头上的手,直喷出火星。
但是陈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小心翼翼的好似在拆卸炸药包,一手扶着吴珊的头,一手轻轻拨弄着吴珊浓密的秀发。
吴珊微微尴尬,想要让陈禹住手,可这样又有些不礼貌,想给黄桂辉打个眼色,但自己的视线却又被陈禹的手臂给挡住了,她心里不禁有些着急,却偏偏又有些无可奈何。
这可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谁知道哪些长舌妇会如何嚼舌根啊?
黄桂辉咬着牙,想开口说句什么,但是见陈禹一副小心翼翼的认真表情,却又找不到借口,只能闷在那里,心里将陈禹恨到了极点,但又见吴珊一副无动于衷的享受模样,心里不禁将吴珊也恨了上去。
“一对J夫滛妇!”黄桂辉心里愤愤想到。
陈禹余光瞥见黄桂辉的脸已经黑里透黄,心里暗笑,更加专心致志的给吴珊拨弄秀发里的头屑。
过了约有五分钟,吴珊终于忍不住了,暗暗压制乱跳的芳心,低声道:“团座,如果很多,还是晚上让桂辉给我弄吧。这样太麻烦您了。”
黄桂辉一听,当即连声道:“对对,团座,如果多,就不麻烦你了。”黄桂辉虽然心里将两人恨极,但是面上还是温和有礼。
陈禹见黄桂辉的模样,暗自摇了摇头,这孩子,一点城府都没有,都到这份上了,还是一点反抗都没有,哎,肯定是从小被压迫惯,习以为常了,可怜的孩子。
陈禹一边摇头暗叹,一边声音温柔道:“别动,就好。”
吴珊一听,芳心乱跳之余,也稍稍的有些莫名的安慰。黄桂辉始终盯着两人,虽然眼神欲没火,面上却始终不敢有丝毫的不满露出。
陈禹又装模作样的在吴珊头上拨弄了两下,双手一拍,大声道:“好了,大功告成!”
吴珊玉脸微红,低声道:“多谢团座,我们就不打扰团座用餐了。”说着,就起身欲走。黄桂辉一听,也连忙站了起来。
陈禹自然点了点头,又笑着道:“吴科长,如果有什么体力活,可以和我说,我看黄参谋长有些书上样,估计满足不了你,有什么需要搬搬弄弄的,我这粗人,肯定比黄参谋长有力气,包您满意!”
陈禹这话半遮半掩,虚虚实实,吴珊听了玉脸微红,听出陈禹是知道他们夫妻关系不好,又点出黄桂辉不行,她顿时尴尬异常,不知如何回答。黄桂辉却是脸色涨的通红,男人,谁能忍受这种侮辱!
不待黄桂辉捍卫尊严反驳陈禹,吴珊就道:“多谢团座了,我们家的事情,我们可以自己解决。”吴珊这句话也是暗含深意,隐有警告之意。
陈禹听的清楚,意思也明白,微微一笑,低头吃饭。吴珊拉着一脸不满的黄桂辉,心思复杂的走了。
陈禹吃晚饭,又照例和兄弟们一起唠嗑,消化肚子。半个小时后,训练开始。晚上训练,大多数只是一些巩固训练,没有多少力度。但对陈禹来说,就是比较认真了。他懒散惯了,受不了刘洪等人那严格的训练,但是打仗又不能没有强健的体魄,拿着军阀官僚要求自己的陈禹,自然就要降低标准了。而晚间的训练,对于其他人是简单的巩固训练,对于陈禹却正好。而且还能和兄弟们拉近关系,一石二鸟,陈禹自然分外卖力。
还别说,陈禹这招还的确是比较管用的,至少兄弟们不会真的将他当成黑面阎王,嘻嘻闹闹,关系虽然不是太近,却也不远。这也正是陈禹要的。
训练到十点,训练就结束了。
陈禹拖着疲惫的身子,双腿颤悠悠的奔着营房走去。他现在有两个地方睡,一个是林纾小院,一个就是自己的营房了。
王哲秋习惯的跟在他身后,见怪不怪的从容淡定。
陈禹将自己扔到床上,忍不住的呻吟一声,脸趴在被子上,懒洋洋道:“什么事?”
王哲秋立在陈禹床前,低声道“团座,许多人知道你是县长,接二连三给你来送礼了。先前我都挡下,现在人多了,有些麻烦。”
陈禹一听,猛然坐了起来,厉色道:“谁让你挡的!”
王哲秋一怔,一脸疑惑的看着陈禹,嘴唇动了动,但最后却没有说出什么。
陈禹也懒得解释,翻着双眼又趴了回去,低声嘟囔道:“凡是送礼的都留下,而且,凡是少于一百大洋的,都不准进门!去吧。”
王哲秋神色古怪,他对于陈禹,现在算是迷糊了。本来还以为已经摸到边了,现在看来,自己还得努力。他看着陈禹已经闭上的眼睛,摇了摇头,转身欲走。
“对了,汤家大院怎么样了?”王哲秋刚转身,陈禹忽然又嘟囔道。
王哲秋一愣,连忙道:“都已经放回去了。”
陈禹脑中昏昏的,皱着眉头沉吟,他不是真的想放,对于这些鱼肉乡里的人,他恨不得全宰了。但是他不能一时意气,不管其他。他来这里后,大小麻烦不断,虽然他不知道冯有光为他抗了多少,但是,陈禹心里自有一本帐。恩怨情仇,他分的很清楚。
陈禹点了点头,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
有点晚,大家抱拳了。年上事情多,大家体谅一下了。照例的求收藏,推荐,打赏!签到。
第七十章 吴珊纠结
第六十九章吴珊纠结
(求收藏)
年后没几天,就是立春,上海的春天,不同其他地方,虽然依然春寒料峭,却也不用穿多少衣服,暖烘烘的,充满一种异样的暖,吹的人昏昏欲睡。(顶点小说手打小说)
吴珊坐在桌前,看着桌上最近收集的关于385团,关于陈禹的资料,细细的看着,分析着,寻找着。也不知道是不是先入为主的原因,他越看越觉得陈禹像那边的人。无论是军队的严厉掌控,还是艰苦朴素,平易近人的作风,都让吴珊心忧重重。
吴珊现在是芳心大乱,神思不属。如果陈禹是那边人,那么她无论如何都会受到牵连,不要说自己的前途,恐怕还得连累上整个吴家。
吴珊双臂环胸,玉脸凛然的站在窗前,美眸冷冽,看着窗外,神思幽幽的飘飘不定。她知道,现在无论军统还是中统都以抓捕那边人为功绩,但是他们却都不知道,这里的有多么可怕的风险。作为吴家人,吴珊清楚的明白,虽然双方已经达成了合作,但是,暗地里,双方具是风波不断,暗潮汹涌。双方各自的手段千花百样,层出不穷。凡是沾染上的,那履历上都清楚醒目的标着‘共’字,无论你是多大的功绩,只要看到这个字,谁都会对你提防一二,斟酌再三。
吴珊有些叹气,自己的前途,很可能要受到影响了。
黄桂辉脸色阴沉的从外面走了进来,看着吴珊神情专注的盯着窗户,本身心情就恶劣,一见她对自己如此熟视无睹,不禁阴测测的走了过去。
他伸头一看,却发现陈禹领着林纾与小丫头,欢声笑语的向着营地外走去。
黄桂辉顿时脸色更加阴沉,阴阳怪气道:“别看了,人家有女人了。”
吴珊脸色一怔,转头看向黄桂辉,待明白他的话里意思,她美眸冒火,玉脸寒霜道:“黄桂辉,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黄桂辉在外面受了气,又见妻子如此给他脸色,不禁怒火更甚,一甩脸,冷声道:“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心思,一天到晚盯着他看,估计全团都知道了!”
黄桂辉越说越气,说道最后几乎是吼了出来。
吴珊被他吼的一愣,黄桂辉还从来没有在她面前如此模样,她想张口反驳两句,可是刚刚开口,却又醒悟过来,这种事情不能乱说,硬生生的停在嘴边。
黄桂辉看着吴珊悠游自在的这个样子,自然就是做贼心虚,心里有鬼了,他立即脸色狰狞,就是大吼道:“吴珊,你别忘你的身份,你是我妻子!如果你真敢在外面勾搭其他男人,你想想你们吴家,想你爹,想想你爷爷吧,我看他们还敢不敢出去见人!”
吴珊被他一吼,也冷静下来,看着黄桂辉气急败坏的模样,更是玷污他们吴家声誉,当即也是芳心大怒,挺拔的双峰,好似要将薄薄的白色衬衫撑破,起起伏伏,荡漾不止。
黄桂辉见吴珊气的脸色涨红,就是不肯开口辩驳,顿时认定她已经给他带了帽子。心里怒火燃烧了理智,一巴掌就甩了过来,厉吼道:“吴珊,你这个婊……”
“黄桂辉!”吴珊一伸手就捉住了黄桂辉扇来的手,玉脸滚烫,双眸火星闪耀,瞪着他,咬牙切齿道:“黄桂辉,你本来还算个男人,可我没想到你骨子里竟然是这样的人!从今天起,你不再是我男人,我待会就给我哥打电话,你给我滚!”
吴珊几乎是竭斯里地的大吼,她本来还对黄桂辉抱有一丝幻想,如今这么一点的幻想,也彻底的破灭了。
黄桂辉一听,顿时如同一盆冷水从他头上浇了下来,整个人摇摇晃晃一阵颤动,他恍然醒悟,尽管心里苦涩悲凉,但还是面上纠结的挤出一丝难看无比的笑容,弯腰低头,声音嗫嗫道:“珊珊,我、我刚才、刚才是胡言乱语,是放屁,你、你不要往心里去,我、我不是故意的,啊……”
吴珊感觉自己的肺都要炸了,看着眼前这个卑躬屈膝的男人,她感觉心脏好似要被撑破,炸裂。整个都仿佛在燃烧般,熊熊大火。
她起伏着胸脯,美眸圆睁,泪水在眼里打转,一甩手,几乎从牙缝里挤出,一字一句道:“滚!给我滚!”
黄桂辉一见,喉咙咕咚一声,口干舌燥的想要再解释一句,但是一看吴珊的脸色,他讪讪一笑,低声道:“好,我滚,我滚,你不要生气,生气会气坏身子的……”
“滚!”吴珊指着他,斯声力竭的大吼。
黄桂辉身体一颤,连忙一边向后退,一边道:“好,好,好……”黄桂辉手足无措的无比慌乱的从门口逃了出去,连回头的勇气都没有。
吴珊双眼迷蒙的看着黄桂辉狼狈而逃,心里酸涩再也忍不住,‘呜哇’一声,扭头跑向屋里,趴在自己的木板上,放声大哭起来。
吴珊与黄桂辉住的是独立院子,因此两人这般大吵,却也没有让外人听见。吴珊放声大哭,除了院子里的警卫,却也没有人听得见。
陈禹牵着林纾的手,拉着小丫头,美滋滋的在街上闲逛。
林纾红着脸,好几次都挣脱了陈禹的手,但是陈禹死乞白赖的又拉了过去。林纾见这样模样,也只好粉脸微红的由他去了。
小丫头在前面奔奔跳跳在前面,两人看着,俱是一脸温馨淡然的笑意。
陈禹搂着林纾,笑嘻嘻的在她耳边低声道“小宝贝,咱这闺女可真是懂事啊。”
林纾听着‘小宝贝’,粉脸一红,偷偷的四周看了看,见许多人都偷偷打量他们,立即美眸一闪,连忙嫩白小手推着陈禹的胸脯,低声道:“小禹,不要这样,让别人见了不好。”
陈禹没有理会,一手搂着林纾的小蛮腰,看着在那里凶巴巴与一摊主砍价的小丫头,低笑道:“小宝贝,咱这闺女,将来谁娶了都是福气。”
林纾粉脸滚烫,扭捏着小蛮腰,低声道:“小禹,快放开,不然下次我就不和你出来了。”
陈禹嘿嘿一笑,知道这已经是林纾的底线了,悄悄的在林纾翘臀上捏了一把,若无其事的松开手,刚要调笑林纾几句,小丫头忽然转身,龇牙咧嘴的脆声喊道:“叔叔,妈妈,快来付钱。”
林纾粉脸通红,娇艳妩媚的瞪了眼陈禹,风姿绰约的款款扭动柳腰,婀娜多姿的向着小丫头走去。
……………………………………………………………………………………………………………………
年夜了,给大家拜了个年!希望大家新年愉快,明年依旧愉快!
第七十一章 砍价高手
第七十章砍价高手
(求收藏,推荐,打赏!!!!!)
陈禹看着林纾摇曳生姿的婀娜背影,暗暗吞了吞口水,连忙跟了过去。(顶点小说手打小说)
小丫头看上的是一个红色的漂亮发卡,放在白色的纸上闪着五颜六色的绚丽光泽,煞是好看。
陈禹走过来,很自然的搂着林纾的小蛮腰,笑呵呵的对着林纾道:“宝贝,这个多少钱?”
林纾悄悄的妩媚的白了他一眼,粉脸如同抹了淡淡胭脂,光洁无瑕,粉晕致致。伸出芊芊白皙玉手拿过发卡,放在白嫩手掌翻转,柔声道:“本来是五分钱,琰儿谈了三分。”
陈禹一听,大乐,这小丫头,高手啊!
“琰儿,恩,不错,回去后叔叔给你做好吃的。”陈禹哈哈大笑的摸着小丫头的小脑袋,赞许道。
小丫头一听,双眼顿时一亮,仰着小脑袋,娇声道:“叔叔,什么好吃的?”
陈禹不假思索的大手一挥,道“大鱼大肉!”
小丫头一听,顿时满脸失望,翻着大眼睛,脆脆道:“叔叔,人家都吃腻了。”
陈禹一听,觉得也是,小丫头最近几乎什么都吃过了。他暗暗偷看林纾窈窕婀娜,曲线玲珑的曼妙娇躯,嘿嘿一笑,暗自得意:‘那是,不然你妈的身材怎么会变的如此丰满!’
“那你想吃什么?”陈禹抬着头,一副若有所思模样。其实陈团长对吃的还真是毫无研究,一般都是别人做什么吃什么,从不挑食。
“叔叔,我要吃饺子,妈妈以前包的那种。”小丫头嫩嫩小手放在嘴里,一副回味无穷模样。
陈禹微微一愣,转头看着准备付钱的林纾,笑着道:“宝贝,你还藏着一手呢?”
林纾风情万种的翻了他一眼,弯腰搂着小丫头,粉脸有些不自然的低声道:“好,琰儿要吃什么,妈妈就给你做什么。”
小丫头顿时欢呼雀跃,蹦跳一阵,硬是要骑到陈禹脖子上。陈禹笑呵呵将小丫头抱了起来,放在自己脖子上。
林纾柔柔的笑了一声,就要掏钱给老板。
老板借过钱,一脸苦笑的看着陈禹,叹道:“这位兄弟,你养了个好闺女,我做了十几年买卖,还从来没见过一个小孩子能这么砍价的。”
陈禹一听,一边转身,一边哈哈大笑,搂着林纾一脸得意洋洋道:“那是,不瞒你说,咱这闺女,一看就是旺夫相!”
林纾翻着美眸,嗔怪的瞪了他一眼,搬开他的手,搂着他的胳膊,一脸的幸福笑意。
小丫头嫩嫩小手扯着陈禹的耳朵,小下巴抵在他头上,转头向着林纾脆声道:“妈妈,什么是旺夫相啊?”
林纾妩媚无限的嗔了眼陈禹,低声道:“琰儿小,长大后就知道了。”
小丫头有些失望的‘哦’了声,陈禹嘿嘿直笑,还没走两步,小丫头又小脸如花的吵着要下来,好似看上了前面什么东西,又撸起袖子,甩胳膊准备去砍价了。
陈禹将小丫头放在地上,看着小丫头扭着小屁股跑向不远处的一个摊子,转头看向林纾,疑惑的低声道:“琰儿说的是什么好东西,我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
林纾一听,美眸一红,玉齿轻轻咬着薄嫩细腻的红唇,将头靠在陈禹肩膀,低声道:“以前家里没吃的,我就用野菜给琰儿包饺子,琰儿吃后很喜欢。”
陈禹一愣,旋即转过身,将林纾搂在怀里,抵着她头上的柔顺秀发,轻声道:“今后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我再苦也不会让你们吃野菜的。”
林纾抱着陈禹的摇,趴在他怀里,听着陈禹咚咚咚的心脏跳动,美眸流转,抿着薄唇,低声道:“跟着你,吃野菜我也愿意。”
两人就这么光天化日之下,搂搂抱抱,甜言蜜语起来。
直到傍晚,一家三口,才大包小包的回来。陈禹将东西扔在林纾床上,人也倒了下去,舒了口气,抑扬顿挫的大声叹道:“哎,这逛街啊,还真不是俺们男人干的活哪!”
林纾一听,粉脸一红,扑哧一笑,刚才两人在街上卿卿我我,差点就被围观。现在想想双颊微烫之余,也隐隐的甜蜜。
林纾向着还在镜子前扭动小身子,臭美的小丫头道:“琰儿,给你叔叔倒杯水,他今天可是累坏了。”
小丫头一听,连忙答应一声,爬上凳子,站在凳子上,拿起茶壶就倒了一杯,然后小跑着给陈禹送了过来。
陈禹故意躺在床上,眯着眼睛,低哼哼的好似累的不轻。小丫头也不怕麻烦,举着水杯,小帆布鞋一甩,赤着两只嫩白小姐,爬上了床。
“叔叔,喝水。”小丫头伸出嫩嫩小手捏住陈禹的鼻子,娇声道。
陈禹故意翻着眼睛,气息微弱的慢悠悠道:“琰儿啊,扶叔叔起来,叔叔要喝水。”
小丫头一听,连忙小手就放到陈禹的头下,费力的拖住陈禹的头。陈禹也很配合,微微抬头,张开嘴,迎着小丫头送来的水杯。
小丫头跪坐在哪里,一边给陈禹倒水,一边大眼睛闪闪的盯着陈禹咕噜咕噜的嘴。
陈禹喝完了一杯,又道:“琰儿,叔叔好累,给叔叔捏捏肩膀。”
小丫头一听,连忙道:“好的,叔叔。”说完,将水杯放一边,嫩嫩小手就在陈禹的肩膀上揉捏起来。
陈禹一边舒服,一边心里暗暗好笑,今天可算是将这个小丫头给收买了。偷偷斜眼看向在窗台前忙碌的林纾,尤其是那紧紧包裹在薄薄衣服里的翘臀,他喉咙咕咚一声,忍不住的双眼大睁,光芒大放。
“啊,叔叔你骗我……”
小丫头惊呼一声,小手就张牙舞爪向陈禹抓去,陈禹阴谋败露,当即就翻身,双手一哈,奔着小丫头的小身子去。
“咯咯……”
“哈哈……”
林纾走了过来,拿过水杯,看着床上闹的不像样‘爷俩’,美眸笑着抿着红唇摇了摇头。‘小禹还真是个孩子!’
“团座!团座!”陈禹与小丫头在床上正挠痒痒闹的正欢,一声大喊从门外传来。
陈禹微微一顿,躲到床脚,双手负在胸前,气喘吁吁道:“小丫头,今天叔叔有事,让你一把。”说完,也不顾衣冠不整,一下子跳了下来。
林纾连忙走过了,嗔笑着打了他一下,给他收拾衣服。陈禹脸皮够厚,笑嘻嘻的在林纾粉脸上亲了下。
林纾一边美眸妩媚的瞪他,一边给他整理衣服。
“妈妈,今天是我赢了,叔叔是逃兵!”小丫头也不甘寂寞,小身子扭动,跳下了床,跑到陈禹边上,抬头看着林纾,大眼睛闪亮亮道。
林纾对着‘爷俩’满是无奈,翻着双眸,只顾着给陈禹正衣冠。
陈禹又偷袭了一下林纾,才心满意足的走了出来。林纾娇嗔的拍了他一下,陈团长恍若未觉,哈哈大笑的嚣张离去,让林美人嗔怒无比。
………………………………………………………………………………………………………………
大家新年好!大家新年好!大家新年好!大家新年好!大家新年好!
第七十二章 后事安排
第七十一章后事安排
(求收藏,推荐,打赏,签到!)
天已经渐渐黑了,朦胧的月光,也洋洋洒洒的照耀着院子,一片清辉荡漾。(顶点小说手打小说)
“什么事?”陈禹哈哈大笑的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问道。
王哲秋跟在他身后,低声道:“团座,钱家那边的钱来了。”
陈禹顿时脚步一停,脸上大喜,转身压低声音激动道:“多少?”
王哲秋凑在陈禹耳边,低声道“五万。”怕陈禹不明白,又道:“是第一笔。”
陈禹已经喜笑颜开了,也不管听没听懂就连连点头,搓着手,在原地转了一圈,忽然转头盯着王哲秋,神色激动道:“让冯徳柱来见我。”
王哲秋微微一愣,有钱了,关冯徳柱什么事?不过疑惑归疑惑,他连忙道了声‘是’,去找冯徳柱去了。
陈禹暗耐住激动的心情,转头看向不远处林纾房间,隐隐约约能听到里面传出的欢声笑语。他心里渐渐平静,叹道:“八年,我不会让你吃野菜的。”
旋即他又转向军营方向,神色微凛,声音低沉道:“只要能活下来,我就给你们留一块地。日后,老老实实的种地,不要再参军了。”
但是说完,他又有些无奈,毕竟命运的车轮不是任何人能够抵挡的。陈禹自己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一切还要走到最后才能知道。
陈禹深深吐了口气,向着书房走去。
陈禹等了没多久,冯徳柱就来了。
冯徳柱站在陈禹身前,声音战栗道“团座,您有什么吩咐,小的一定包你满意。”
冯徳柱现在算是明白了,他的小命完全掌握在陈禹手中,哪怕他的靠山在厉害,毕竟他现在还在陈禹手下,陈禹要捏死他,就好比捏死一只蚂蚁,何况还有那个东西。
陈禹冷着脸庞,心里有些犹豫。这件事情他本不想交给冯徳柱,但是除了冯徳柱,他手底下还真找不到一个能办成这事的人。
陈禹定定的看着冯徳柱,沉声道:“冯徳柱,我能相信你吗!”
冯徳柱一听,当即脸色一正,道:“团座放心,小的对您忠心耿耿。何况,您手里还不是有哪个吗?”
陈禹心里微微一松,点了点头,俯下身,低沉道:“冯徳柱,我要你走趟四川,给我办点事!”
冯徳柱一惊,但立马沉声道:“团座有何吩咐,小的一定为你赴汤蹈火,再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