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穿越之狼走民国〗第19部分

猫看到了老鼠,眼神极其玩味。
车上的板垣贞直透过窗户,远远的看着陈禹众人,目光中杀机缭绕,精芒爆闪。
他抽搐着嘴角,冷冷一声低喝“来人!”
美黛子(汤影)娇躯一颤,楚楚可怜的看着一脸冷厉的板垣,红润欲滴的樱桃小口微微呼着热气,高耸的胸脯,轻轻起伏着,好在和服宽大,没有露馅。她能听懂板垣贞直的话,板垣话语里的隐隐杀机她也能清晰感觉到。她转头看着远处一脸凛然的陈禹,忍不住的悄悄的夹紧双腿,感觉着隐隐的潮湿,她轻轻咬着娇艳红唇,美眸中盈光闪闪。
田中低头哈腰的跑了过来,躬身在板垣的车外,大声道“大佐!”
板垣阴沉着脸庞,冷声道“这里支那人的长官是谁?”
田中一躬身,道:“报告大佐阁下,是一个叫陈禹的人。385团团长。”
板垣目不斜视,声音冷冽道“他是什么人?”
田中微微一愣,立马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一个躬身道“大佐阁下,他好像没有什么特别背景,草根出生。以前在北方军阀混迹,后来又被收编,进入385团,现任385团团长。”
……………………………………………………………………………………………………
上班了,刚刚放假,又上班了。
第七十七章 死啦死啦
第七十七章死啦死啦
k求收藏,推荐,打赏,签到k
陈禹冷冷的注视着最前面的那辆汽车,他能够清晰感觉到心脏的砰砰的跳动,他也能清晰的觉察到,那里面的人,是一个很危险的角色。(顶点小说手打小说)
吴珊隔着黄桂辉站在陈禹身边,目光凌厉的盯着那辆车,她玉脸凝重,看着得意非凡的黄桂辉,她心里忍不住的恶心起来,却又被深深的压制住。对于这个丈夫,在她心底,已经彻底死了。
在陈禹的冷冷注视下,那里崭新的说不上来名字的汽车右门‘嘭’的一声,打开了。一只油亮的黑色皮靴缓缓的伸了出来,陈禹双眼一眯,一道精光射出。随之而来是一把绿色的弯月军刀,看似轻缓实则沉稳的插在地上。然后,一个相貌猥琐的军装男子,弯腰缩头的伸出了身子。很快,一身笔挺崭绿军装,没有帽子,小巧鼻子下窝囊着一小撮胡须的大约一米六多一点的稍稍肥胖的矮子柱着军刀就站立在车门外。
陈禹眼孔一缩,直觉告诉他,这个人不简单!
瞬间就想起了四个字:板垣贞直!竟然把他惊动了!陈禹心里很清楚,现在驻留上海的,将来的战争中,可都是主力,职位更是不低!知晓的秘密,也更多!
“这人的军衔?”陈禹心里暗惊,忍不住的低声确认问道。他知道日本鬼子的职务一般都和军衔挂钩。
黄桂辉微微一愣,仔细的扫向板垣贞直,他还没看清楚,吴珊就轻声说道:“大佐!”
陈禹一怔,他还没有来得及思索,眼孔又是一缩。
汤影(美黛子)一副娇柔软弱,我见犹怜的出现在板垣身后,一身淡红色和服,宽宽松松的绑在身上,却也掩饰不住她婀娜丰满的窈窕躯体。
陈禹心里忍不住的一颤,看着那板垣那光秃秃的脑袋,喉咙‘咕咚’一声,暗道:自己不仅是抓了他儿子,还非礼了他老婆。事情大条了!
后面卡车里的士兵也立即响哩咣当的跳了车,然后井然有序快步走到一起,整整齐齐的排成两排,立正稍息,向左看齐。
陈禹眯着双眼,冷冷的直视着这些训练有素的日本兵,心里一阵不舒服。暗暗吸了一口气,悄悄对着身后的王哲秋摆了个手势。
王哲秋一看,顿时双手举起,五指交叉一起,拇指食指合并,做了一个枪的手势。
顿时周围一阵啪啦啪啦的声响,人头攒动,杀机隐然。汉阳造,轻机枪,重机枪,立时就摆了出来。推枪上膛,黑洞洞的枪口,直指日本人!
冷风过处,场面一阵肃杀!
板垣微微一愣,感受铺面的冷风,他双眼眯起,一道厉芒射出。他微微沉默,伸手向后招了招手,一个士兵迅速的跑了过来!
“团座,你这么做是会得罪友邦的,蒋总裁是绝不会容忍这样的行为的!”黄桂辉看着陈禹的动作,心里吓了一跳,这样搞下去,说不得要把他也连累了。
吴珊一听,玉脸黑如浓墨,低声喝道:“闭嘴!”
陈禹微微皱眉,看着黄桂辉脸色渐渐冷漠下来。本来他以为冯徳柱是汉J的标准,如今看了黄桂辉,顿时他明白了,冯徳柱那是低级汉J,黄桂辉是中级,像老汪那种,是高级。
“黄参谋长,我觉着,你是中国人吗?”陈禹冷冷的看着黄桂辉,怪里怪气道。
黄桂辉被老婆挤兑,本身就是面皮丢尽,一听陈禹的话,当即面涨的通红,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陈团长,这日本友邦是国家外交大事,你不可儿言戏之!”黄桂辉也许是气糊涂了,最后竟然还文言了一句!
陈禹尽管文言文不行,但这句还是听懂了,他刚想开口,那边的日本鬼子却挞挞的跑了一个过来!
他一身笔挺的战立在陈禹身前,神态极其傲慢道“谁是你们最高长官,我们大佐阁下要见他!”
陈禹翻了眼黄桂辉,转眼注视着眼前这个日本矮子,微微皱眉,沉声道:“士兵,报告你的军衔!”
那鬼子显然没想到陈禹会这么说,一愣神,小眼睛咕噜一下,有些扭捏道:“我,没有军衔。”
陈禹立时板着脸,训斥道“那么,士兵,我的军衔是:上校!是这里的最高指挥官,请让一个与我军衔相当的来与我说话!”
那士兵彻底傻眼了,他完全没想到会有这么个场面。看着面带微笑笑里藏刀的陈禹,扫了眼他身后举着枪的士兵,他‘嗨’的一声,转身跑了出去。见好就收,日本鬼子常这么干!
陈禹看着这个士兵的背影,转头再次看向黄桂辉,微微沉吟,双目一道诡异光芒闪过,沉声道:“黄参谋长,我现在委任你为我的全权代表,负责与友邦的谈判!”
黄桂辉一愣,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陈禹,神色迟疑,低声道:“团座,当真?”
吴珊看着陈禹淡然的神色,心里只觉不好,但是却又想不出陈禹在打什么算盘。皱眉沉思,也懒得管黄桂辉。
陈禹看着刚才跑出去的那个士兵,被板垣一巴掌拍到了一边,笑容诡异的肃容道:“黄参谋长,如果今天你处理不好友邦的关系,你要负完全责任!”
黄桂辉一听,当即明白了,陈禹这是给他挖坑呢!但是黄桂辉转眼一想,这又是一个机会,一个升天的机会。暗暗咬牙,斜视了眼陈禹,心里冷笑之余,连忙恭声道:“团座,我绝不辜负你的期望!”
吴珊看着黄桂辉掩饰不住的得意模样,心里一阵厌恶,本来还想提醒两句,却又硬生生的停留在喉咙口,咕咚一声,又咽了回去。
陈禹看着黄桂辉故作镇静的背影,心里冷冷一笑。
‘貌似让自己难受的人,从来就没有什么好下场的!既然我看不上你老婆,那你大舅子的帐,我只好算在你头上了!’
板垣远远的看着有人过来,也就暂停了手势,双目冷厉的扫视着缓步走来的黄桂辉,眼神里闪过一道思索。
“见过板垣大佐!”黄桂辉一走到板垣贞直身前,就忍不住的弯了起来,神态恭敬道。
板垣柱着军刀,神色漠然道:“你,是谁?”
黄桂辉脸上连忙爬起一个献媚的笑容,躬身道“卑职是385团的参谋长!”
板垣神色平静暗藏杀机,道:“这里,你最大?”
黄桂辉点头哈腰,好似板垣是他亲爹,笑容满面的恭敬道:“呃,是的大佐阁下,您有什么需要我为您效劳的?”
板垣双眼冷芒幽闪,皮动肉不动,道:“我的儿子被抓了,就在陇县,我给你五个小时的时间,五个小时后,如果我没有见到我儿子,那么,你们,通通撕拉撕拉的!”
………………………………………………………………………………………………………………………………
由于文风还无法定下来,最近看书受了影响,文风总觉着在变。大家觉着有什么不妥,可以在书评区说一声!
第七十八章 惯性使然
第七十八章惯性使然
k求收藏,推荐,打赏,签到k
黄桂辉听完后脸庞狠狠的就是一抽,看着板垣杀机毕露的阴寒神色,他浑身一个寒颤,连忙躬身点头哈腰道“大佐阁下,您的儿子,被绑架了?”如今反日情绪已经充斥整个国家,不要说绑架一个日本小孩,每天都有各种各样的人怀着各种心机想着如何算计日本人,或仇恨或嫁祸,不一而足,平常的紧。(顶点小说手打小说)
板垣眯起双眼,柱着军刀仰头看天,低声道:“田中君,开始计时!”
“嗨!”一直躬着腰的田中一听,连忙弓腰走了过来,拿过一个怀表,傻子般的举在板垣面前,一脸的憨态。
黄桂辉后背一凉,连忙点头应声道:“好的好的,大佐阁下,我们立马给您找!”黄桂辉一边后退,一边一脸苦笑的答应着。
板垣冷冷的看着黄桂辉的背影,看向他跑的方向,双目一道厉芒闪过。显然,他也看出了如今场面的不对,也看出了黄桂辉似乎不是这里的老大!决定不了这里的一切。
美黛子站在板垣身旁,低眉顺眼的偷偷看着远处的陈禹,修长美腿悄悄并在一起,那种熟悉陌生的感觉,再次让她芳心颤动。她心里模样害臊,没有可耻,没有负疚,只是快感来的太快,她有些忍不住。感觉隐隐潮湿的内裤,她看着远处的陈禹,美眸水光微微荡漾,如同她燥热的内心,波光粼粼。
黄桂辉跑到陈禹身前,尽量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沉稳模样,神色莫名自信,道:“团座,来的是板垣大佐,他的儿子板垣一郎被人绑架了,他说绑架的人就在陇县,让我们帮他找到他的儿子。”
陈禹一听眉头就是一扬,不动声色恰好又被吴珊发现悄悄瞟了她一眼,心里暗暗警惕。‘情况比我还清楚啊!’
陈禹脑子急转,脸上一片憨然,笑道“哦,那,黄参谋长是怎么答复的?”不不明就里的人,还以为两人的关系是多么的和谐。却不知道两人私底下斗的热火朝天,各种算计此起彼伏,波涛汹涌。
陈禹一脸憨厚,态度很是谦虚。他觉得,自己以前实在是锋芒毕露了,现在该是自己韬光隐晦暗渡陈仓的时候了。
黄桂辉被陈禹的脸色吓了一跳,心里忍不住的嘀咕起来,不过长久以来的压迫让修炼了很不错的面子工程,他不动声色道:“团座,板垣大佐给了我们五个小时的时间,到时候如果还找不到他儿子,他就不客气了!”他说的顺嘴的很,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陈禹心里暗怒,脸色惊恐道:“那,黄参谋长,你能五个小时找到板垣大佐的孩子吗?”一边说着,一边悄悄给王哲秋打眼色。五个小时,如果这个绿帽子在自己营地里走一圈,那指不定还真能让全不费功夫的找到!
王哲秋一看,两人默契非常,当即悄悄的吩咐一声,昨晚的五个士兵之一,连忙无声无息的悄然离开,没动任何人。
黄桂辉见陈禹神色反常,也提防起来,稍稍沉吟,道:“团座,卑职刚刚到这里,还不熟悉情况,还要仰仗团座帮忙。”黄桂辉虽然害怕陈禹抢功劳,但是如今自己指挥不了军队,又害怕陈禹暗度陈仓,心里挣扎一番,只好忍痛将功劳分了一部分给陈禹。
陈禹眼睛眨了眨,憨厚道:“那,黄参谋长,你知道板垣大佐的儿子长什么样吗?”
‘今天整不死你,我跟你姓!’
黄桂辉一怔,神色尴尬道:“这个,团座,我还不知道。”
陈禹一脸理解的点了点头,然后向着已经坐进车里的板垣方向一扬脸,意思是:那你去问吧。
黄桂辉微微一犹豫,一咬牙,转身奔着板垣的方向跑去。
吴珊看着自己丈夫那点头哈腰的媚态,心里忍不住的翻腾起来。虽然早已经失望透顶,但是她的双眼还是忍不住的酸涩朦胧。看着一脸淡然,稳操胜券模样的陈禹,她忍不住的想起两人之间曾经有过的暧昧。
五营长整装待发,荷枪实弹的紧急待命。王哲秋站在陈禹身后,手一直都握着手枪。一副大敌临门模样,小心翼翼,战战兢兢。
陈禹心里也在打颤,但是那燃烧的血液,从未弯曲过的骨头,让他无法卑颜屈膝的讨好谁。何况对面是这种狗都不吃的杂碎,时间还没有到,如果不是顾虑大局的话,他现在就会将这帮小鬼子挫骨扬灰,剥皮刮骨!
一阵冷风吹过,荒芜的场地上,一片枯黄落叶杂草,迎风轻轻飞扬,飒飒萧瑟。
众人远远的看见,黄桂辉点头哈腰的走到板垣的车前,在车窗前面连连点头,然后车窗轻轻摇下,一张照片递了出来。黄桂辉再一次点头哈腰,恭敬的不得了。
黄桂辉兴冲冲的跑了回来,将照片递给陈禹,神色井然道:“团座,这就是板垣大佐的儿子,板垣一郎的照片。”
陈禹拿过照片,一张黑白照,板垣小鬼笑嘻嘻的样子甚是让人恶心。陈禹暗自沉吟一声,又道:“黄参谋长,你知道板垣大佐是如何肯定板垣一郎是在陇县的吗?如果有线索的话,就省得我们无头苍蝇乱撞了。”
黄桂辉一愣,一阵苦涩涌上心头,不用陈禹说话,他当即叹了口气,转身又奔着板垣的车子走去。
黄桂辉点头哈腰,小心翼翼的走向板垣的车子,然后躬着身又一阵谄媚。
许久后,在黄桂辉的不断点头哈腰中,车窗里的板垣不耐烦的伸出手,摆了摆。黄桂辉连忙后退一步,摇晃着屁股,点头哈腰的跑了回来。
“团座,板垣大佐说他在我们县里发现了那辆劫持板垣一郎的汽车!”黄桂辉一本正经的说着,与刚才那个谄媚的让人泛呕的模样大相径庭。
陈禹了然的点了点头,一副侦探模样的若有所思,微微沉吟,旋即神色的凛然看着黄桂辉,沉声道:“那,板垣大佐最近可有得罪什么人,或者什么势力吗?黄参谋长,我希望板垣大佐能够为我们提供一些线索!”
黄桂辉听后神情一愣,想起刚才板垣不耐烦的样子心里一阵颤抖,他脸色无比难堪。但是陈禹的话又掐中要害,让他无法反驳。黄桂辉脸色纠结的站在哪里,去了害怕,不去了难堪,站在那里犹豫起来。
吴珊看着黄桂辉的模样,心里一阵烦扰,好似沸水里倒了一锅粥,迷迷糊糊,理不清,搅还乱。
“团座,安排好了。”这个时候,王哲秋忽然在陈禹耳边低声道。
陈禹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一脸公事公办的对着黄桂辉道:“黄参谋长,我看这样,你将板垣大佐请过来,稍稍尽一下地主之谊,聊表我们的心意!”
陈禹说的理所当然,眼神却不住瞟向板垣带来的车,带来的枪,心里直痒痒个不停:‘都是好东西啊~’
……………………………………………………………………………………………………………………………………
写比较用心,大家给力些!
第七十九章 情形突变
第七十九章情形突变
|求收藏,推荐,打赏,签到|
黄桂辉一听,心里呼的松了一口气,觉得陈禹的这个台阶不错,于是对陈禹讨好的笑了一声,转身屁颠颠的再次奔着板垣的车子跑去。(顶点小说手打小说)
这次板垣倒没有不耐烦,他很礼貌有节的走了下来,然后等着美黛子走到他身边,两人神色凛然的奔着陈禹走来。黄桂辉跟在两人身后,又被田中猛然拉到了一边。田中一脸**的跟在美黛子身后,不停的耸动着鼻子。美黛子粉嫩光致的玉脸始终带着一丝忧虑,但是细看她的眼神却会发现,那里面隐藏着一丝升腾的浓浓的情、欲。
黄桂辉跟在几人边上,一手摸着腰上的枪,一手扶着头上的帽子,像极了汉J狗腿子,模样极其狼狈。
陈禹远远的看着,双目厉芒不停的闪烁。他边上的吴珊看着他的神色,心里忍不住的忐忑起来。
“团座,大局为重。”吴珊咬着粉嫩红润薄唇,挣扎一番,轻轻走到陈禹身边,低声道。
陈禹眉头拧成一个川字,由于素来对吴珊没有好感,他淡淡的点了点头,心里却忍不住的对烦扰恼怒起来。
板垣板着脸,昂着头,漫步走到陈禹身前,目光扫过385团严阵以待的的士兵举着的黑洞洞的枪口,最后看向陈禹,微眯着双眼,神色微露蔑视,道:“阁下才是这里真正主事的人?”
陈禹神色淡然,心里提着一口气,笑着道:“大佐阁下倒是慧眼如炬。”陈禹心里其实想说:眼睛不大,眼神不错。
板垣眯着小眼睛,打量着陈禹,许久,他脸色渐转冷漠,道:“我希望你能帮我找到我的儿子,他就在陇县!”
陈禹心里将这个家伙骂翻了天,面上却不动声色。
“哦,这样,黄参谋长是我最得力的助手,您的要求,可以和他说,他会帮您办的非常的漂亮!”陈禹用力拍着黄桂辉的肩膀,大声道。
黄桂辉龇牙咧嘴,心里腻歪的不行。
板垣看了眼一脸喜意的黄桂辉,仰着头,小眼睛眨巴眨巴,一道亮光闪过,脸色平和,道:“如果五个小时还没有好到我的儿子,你们必须要负责任!”
陈禹微微皱眉,他不知道这绿帽子在打什么注意,不过他对于板垣的态度很不感冒。
但是,他发烧了,烧的很厉害。
陈禹双目厉芒一闪,牙齿磨的咯咯响。双眼盯着板垣,眼神斜向汤影,一脸憨厚的笑道:“呵呵,板垣大佐放心,我一定负责。”
陈禹将‘负责’要的格外的重。
汤影看着陈禹双眼向她冒出的绿色光芒,芳心一颤,大腿连忙加紧,感觉着稀稀疏疏的热流在双腿间流淌,她看向陈禹的目光,充满水雾,娇艳若桃李,美艳不可方物。
陈禹看着汤影的眼神,喉咙‘咕咚’一声,心里一阵火热。
黄桂辉看着陈禹的神色,心里隐隐的不安。可是结交‘友邦’如今一个莫大的机会,他咬着牙也要抓住!看着板垣,不停的点头哈腰,谄媚的让看到的人恶心不已。
吴珊冷着黛眉,别过脸,玉齿咬的咯咯响。
板垣也不知道是没有发现陈禹的眼神,还是早已经习以为常,看也不看黄桂辉,目光犀利的对着陈禹,道:“你,能负责?”
陈禹当即拍着胸脯,大声道:“大佐阁下放心,我一定负责!”
‘大不了将黄桂辉压给你’陈禹心里悄悄的加了句。
黄桂辉忙着谄媚板垣,一点都没有注意陈禹。却没想到,陈禹已经打算将他卖了。
板垣看着陈禹憨态可掬的神色,豆大双眼再次眯起,微微侧身,双目厉光闪烁,道:“你要、如何、负责?”
陈禹看着咄咄逼人步步紧逼的板垣,心里面冷笑,表现的却是浑身直打颤,咬牙坚持,强装镇定,道:“大佐阁下,我一定会负责的!”‘责任’同样咬的很重。说完,不动声色的给汤影抛了个媚眼,见汤影粉嫩光泽的玉脸,如同初雨的竹笋,娇艳欲滴,陈禹‘芳心’一阵乱颤。
板垣余光看着陈禹小心翼翼模样,抬起眼皮扫了眼附近一个个黑洞洞的枪口,心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声音淡淡道:“支那人,你凭什么负责?”
“小日本!”猛然间,一声大吼在陈禹身后响起!
情形突转!
陈禹先是心里恼怒,旋即神色一紧,蓦然回头,却愕然发现怒吼的是昨晚陪他的五人之一,也是被他第一个关了禁闭的第一营第一排排长:郭虎!
“砰砰砰!”
同时还响起一声:“八嘎!”
不待陈禹反应,一阵震耳枪声连续响起。立时,陈禹怒目圆睁,郭虎的身上迅速的出现三个血洞,咕咕的鲜血如同刺眼的红光,将陈禹的眼睛刺的生疼。
郭虎怒瞪双目,黑黑的脸庞爆棚着两道硬铁的肌肉,牙齿紧咬,格格声缓慢清晰,好似要崩溃牙齿般!
陈禹的耳膜好似被刀在割一般,整个人都纠结在一起。他不是没见过死人,也不是没有见过硬汉!但是郭虎血淋淋呈现的一幕,却让陈禹的心中‘砰砰砰’跳个不停,他甚至感觉整个身体都在膨胀,随时都会爆掉!
“团座!做个中国人!”
郭虎的身体缓缓向后倒去,嘴角大口的吐着鲜血,双目圆瞪,充满了怒不可遏的血光!
陈禹心里猛然如同重锤敲在心上,‘咚’的一声,陈禹的身体陡然一个哆嗦,整个人如同回魂般,圆睁着双眼闪烁着浓浓的冷漠之光,两只鼻孔一鼓一缩两道白气如同牛喘,脸角的肌肉一颤一颤好似抽筋般鼓动不停,他整个身体都在颤抖,对着慢慢倒下的郭虎,陈禹硬生生的扯着嘴角,想要挤出一丝笑容。但是僵硬的脸庞,让他每一个动作都疼的钻心!
郭虎倒了下去!
但是嘴角却挂着一丝笑容!
时间好似禁止了般,黄桂辉颤抖着双腿,哆嗦着嘴唇,神情惊慌。吴珊如玉脸庞渐渐发寒,忍不住的颤抖起来。王哲秋双目喷火,右手紧紧的握着手枪,手心里满是汗。邱晨长大嘴巴,猛然站了起来,端着枪大吼着跑了过来:“狗娘养的郭虎,给老子起来!”秦胡子看着倒下的郭虎,双眼通红,放下枪,别过头,趴在草地上,袖子抹着双眼,嘴里恨恨念叨:“兄弟,你比老子强!”。张德宏看着倒下的郭虎,握着枪,抽*动着嘴角,阴狠狠的将黑洞洞的对准那个开枪的小鬼子,对准着他的头。汪明朝抬着头,看着郭虎倒着的地方,双眼不停的眨,眨……刘洪神色淡漠,扯过烟袋,巴拉两口,嘴角挂着烟,低声自语道:“骂人不是好习惯……”
板垣双手柱着军刀,仰头看天,好似刚才的枪声他完全没有听到般。幽幽蓝天,朵朵白云,风轻云淡。汤影看着陈禹颤抖是双肩,忍不住的轻轻咬着粉致双唇,美眸中满是担忧。
………………………………………………………………………………………………………………………………………………
好吧,临风明白了,一天一更有点少!临风再努力一次,拼命的争取一天两更!童鞋们现在可以表示了!从今天开始!
第八十章 怒揍板垣
第八十章怒揍板垣
|求收藏,推荐,打赏,签到|
陈禹看着郭虎胸口的三个黑色血洞,那好似深深的漩涡般,陈禹的眼神深深的陷入了里面,不能自拔。(顶点小说手打小说)
这一刻,驻地安静的如同深井里水。远远的看,几乎所有人都成了雕塑,一动不动。
一阵冷风吹过,落叶纷飞,枯草飞扬。
许久,陈禹终于动了。
他轻轻转过身,神色平静的如同千尺深潭的水。平静,风起不起波;森寒,冰冷不起冻。
陈禹目光扫过汤影,扫过田中,扫过那个开枪的鬼子,然后双目古井不波的定格在板垣身上,如同看待早已经习惯了门前的树一般的眼神紧紧的盯着板垣贞直,平淡如春水。
板垣贞直一如既往,昂头看天,如同饱读诗书哲人,神情专注的思索着人生。
陈禹双目波光不起,神色宁静的如同千尺深潭下的水,沉静阴寒。
他目光不变,右手如同机械,僵硬的打开皮套,然后缓缓、缓缓、缓缓的拔出手枪。
这一刻,所有人的眼神变了,脸色变了,身体变了。
五营长纷纷站了起来,脸色凝重,目光担忧兴奋的看着陈禹,一眨不眨,仿若这个世界,只有陈禹。
黄桂辉长大嘴巴,双目紧紧的盯着陈禹,完完全全的愣在了那里。
吴珊抿紧薄嫩红润的嘴唇,美艳的双眸满是浓浓的担忧,激动的复杂之色。
王哲秋直直的看着陈禹的动作,当陈禹掏出手枪的一霎那,他好似猛然睡醒般,一声低喝,他身后怔怔发愣的士兵立即醒了过来,双手端着枪指向前面,颤巍巍的双腿有些站不稳。
百年的耻辱,即使是他们这些斗大字不认识一个的种地人,那种耻辱,卑屈,懦弱早已经深深的烙入骨髓,成为本能。
板垣好似也意识到了什么,轻轻的转过身,冷厉阴毒的目光恰好对上了陈禹淡漠深邃的眼神,他不禁一愣,好像在奇怪什么时候东亚病夫竟然敢拿枪指着他们大日本帝国的军人了!
陈禹盯着板垣,目光中满是悲戚后的死寂,他看着板垣,就那么的看着。右手缓缓抬起,冰冷的手枪在他手里渐渐的升温,黑洞洞的枪口好似冒着淡淡的不可见的青烟,直直的指向刚才那个‘八嘎’的日本士兵。
那个士兵看着黑洞洞的枪口,浑身一个哆嗦,满眼都是恐惧。那冰冷幽森的枪口,好似一只凶恶的毒蛇,双目阴寒的盯着他,长大血口,锋利白致的牙齿,滴着口水闪烁着白光。
所有人都在看着陈禹的手,陈禹的枪,陈禹的食指。
陈禹看着板垣,就那么的看着,静静地看着,带着一丝茫然,带着一丝好奇,带着一丝冷漠。
“砰砰砰”
三声枪响,犹如炸锅般,沸腾的开水,漫天肆意。那浓浓的白气带着剧烈的高温,弥漫着刺鼻的气味,将周围所有人都惊醒。
板垣的脸当即就变了,双目瞪圆欲凸,好似看到了天塌一般的惊天大事。汤影捂着小嘴,满眼都是不信与惊骇。
不仅是汤影,几乎所有人这一刻,能形容的就只有两个字:惊骇!
骇浪惊涛!
那个日本士兵胸口三个洞口,咕噜咕噜的鲜血瞬间就染红了他的军装,张着嘴,浑圆的眼,满是不信。
“砰砰砰”
在众人还没有回神的时候,陈禹的手指又动了!
那个‘八嘎’的日本士兵,轰然倒地!
“八嘎!”恍若春梦大醒般,五十多个日本士兵忽然犹如被猫欺负了的老虎,发出凄厉的吼叫。他们‘啪啦啪啦’的端起枪,满脸凶悍的指着陈禹,恨不得将陈禹打成塞子。
“小鬼子!”猛然间,王哲秋怒吼一声站到了陈禹的身前,他身后的警卫连瞬间就站了出来与那五十个日本士兵对峙起来。
“小鬼子!”王哲秋一声落地,邱晨也猛然端起了枪,长长的枪杆,黑洞洞的枪口直接指到了板垣的头上。
“小鬼子!”秦胡子、张德宏、汪明朝、刘洪、陆房、辰充……陈禹的士兵,纷纷怒吼着端和枪冲了出来,将黑洞洞的枪口直接抵到了五十人的头上!
“小鬼子!”
“小鬼子!”
“小鬼子!”
凄厉的吼叫,犹如困龙挣脱枷锁,翱翔九天发出的惊天厉吼!响彻云霄,惊天动地!
板垣惊呆了,感觉着脑门上铁枪冷冰冰的感觉,他心里忽然一阵发凉,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如果一个不小心,这些愤怒的士兵,谁都会给自己一枪,然后这群愤怒的士兵肯定会一拥而上,将自己打成筛子。
汤影也呆了,虽然没有人拿枪指着她,但是她依然浑身颤抖。她不管军国大事,一心相夫教子。但是作为一个日本大佐的老婆,她知道太多的事情,尤其是针对中国人的事情。她知道,如果今天这群愤怒的士兵真的失控,那么,他们一定会将以往所有的怒气仇恨一股脑子的发泄出来。
自己今天肯定会死的很惨,看着凶狠匪悍的士兵们,她浑身一个哆嗦,暗想:甚至会生不如死!
田中伸长脖子,满脸的惊恐,白皙的脖子恨不得再伸长一尺,远离脖子上那冰冷的枪口。
板垣毕竟是久经战阵的人,很快就恢复过来,他冷冷一笑,毫不在意头上的冷枪,蔑视道:“陈君,我承认你是个真正军人,我很佩服你的勇气。不过,我必须告诉你一件事情!你的行为,让我很愤怒!你们的政府,会严厉的惩罚你的!”
陈禹开完枪,将心里膨胀的火焰发泄出来,也渐渐的回复了神智,他看着板垣,听着他的话,血红的双目红光冷闪。虽然恢复了神志,并不表明他恢复了理智。
陈禹扯动嘴角,一脸狰狞的阴狠咬牙切齿恨声道:“我也很佩服你,这个时候还敢惹怒我!来人,把他们的枪都给老子卸了!谁敢反抗,就地枪决!”
板垣一愣,旋即又恢复了平静,脸色漠然的盯着陈禹,道:“陈君,卸我们大日本帝**人的配枪,你是支那第一人!”
陈禹心脏咚咚跳个不停,胸脯起伏不定,看着板垣淡漠蔑视的神色,陈禹怒火立即回升,厉声道:“板垣贞直,如果你再敢说一句让老子不爽的话,老子就打断你一条腿,说两句老子就打断了你两腿,说三句老子就再打断你一只手,说四句老子就打断你的另一只!不信你就试试看!”
板垣看着陈禹狰狞的神色,尤其是冒着浓烈凶光的双目,他情不自禁的‘咕咚’了一下喉咙,一脸阴寒的闭上了嘴。
那些日本士兵见板垣已经服软,虽然有几个神情依然凶狠暴戾,但是十几只枪指着脑袋,他们再愤怒却也只能含恨放下了枪!
很快,日本士兵就被缴了械,有的一脸颓然有的一脸愤然,但是无论如何,他们都被包围在一起,几百只枪指着他们。如果谁敢稍有异动,绝对会被打成筛子!
王哲秋看着一旁一脸冷然死硬柱着军刀的板垣,一脸悍然的走了过来,伸手就夺过他手里军刀。板垣一个踉跄差点摔倒,神色狰狞的刚要开口,一旁一个士兵的长枪就塞进了他嘴里。
陈禹冷冷的看着这一切,暗暗想着后果,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