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穿越之狼走民国〗第21部分

过,也认真思考过他将来的角色,也有了一些人生感悟,对于未来的战事,也重新进行了认知。但并不是陈禹‘洗心革面’,他犯下的错就不用承担责任。
陈禹心里也很清楚,一直潜意识逃避的他,现在,他想扛起责任,做一回真正的男人!
陈禹蜕变了。
这一刻,他心里敞亮,无所畏惧。他步伐从容,神色淡然,缓步大门口走去。
冯有光一身旅长军服,崭缕色泽,鲜亮夺目。他昂头站在385团驻地门口,看着里面有些荒凉寂寥枯草,以及那泛着土黄的尘沙,他目光微凛,闪烁着难以明喻的色彩。
郭明站在他身后,一双白色手套背在身后紧紧交错在一起,一脸凝重的看着冯有光的神色,他也暗暗叹气。
这个麻烦,不是钱的能够解决的。
楚云山跟在两人身后,神情凛然愤怒,气愤中又满是悲戚。
383团团长丁立峰也跟了过来,站在楚云山身边,目光淡然中夹杂着一丝兔死狐悲的伤感。
郭明,楚云山,丁立峰都知道,冯有光没有得选择,牺牲陈禹保全76旅,是他不得不下的决心。是没有选择的唯一选择,除此之外,冯有光无路可走。
四人轻车简从,没有惊动任何人,就这么开着一辆车,径直的奔着385团这个瘟神都躲避三分的驻地开来。
陈禹缓步走来,远远的就看见冯有光四人站在车旁,连一个侍卫都没有,陈禹微微奇怪,大步走向冯有光四人。
冯有光转头看向大步走来的陈禹,目光中顿时满是无可奈何,伤感复杂之色。
“385团团长陈禹,向旅座,参谋长敬礼!”陈禹‘啪’一个军礼,一脸肃然的做了一个他从来没有认真做过的动作。对于冯有光,陈禹还是发自心底感激的。冯有光从来没有难为他,也没有苛责要求,而是尽了最大的努力帮助自己,虽然他也有别的目的,但是陈禹还是认为他是忽然光明磊落的汉子,与其他军阀有着区别!他打心底里感激他,毕竟他现在的一切,都是他给的。滴水之恩,涌泉相报,陈禹恩怨分明,心里自有一本帐。
冯有光看着陈禹的动作,眼角微抽,他冷哼一声,黑着脸,厉声道:“陈禹,你知道你干了什么吗!”
陈禹动作不变,神色凛然,道“报告旅座,我很清醒!”
冯有光神色一变,厉然大喝道“陈禹,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样会害死很多人,甚至会害了整个国家!你知道吗!”
陈禹神色肃重,目不转睛的盯着冯有光,沉声道“报告旅座,知道!”
冯有光顿时勃然大怒,厉吼道“那你还敢做,想害死我们吗!你的脑袋到底在想什么!能不能清醒一点!”
郭明看着冯有光的神色,微微皱眉,他感觉冯有光有些不对劲,但一时间又看不出哪里不对劲。
楚云山不停的给陈禹使眼色,甚至嘴巴开开合合,不停的给陈禹示意,希望他给冯有光服个软。但是陈禹虽然看见,却也视若无睹。这个时候他也没有必要遮遮掩掩他的本心,他要做一个真正男人!为这个多灾多难的国家,做一点事情。或许,这还是他最后一次。他要做的漂亮,做的轰轰烈烈!
丁立峰看着陈禹的神色,身体笔直,眼神里满是敬佩。
陈禹脸色依旧,看着冯有光气急败坏的神色,他淡然道“如果再来一次,我还会这么做。”
冯有光一怔,旋即好似气急反笑,压抑着起伏的胸脯,冷声道:“再来一次?再害我们一次吗!陈禹,你的良心让狗吃了!我们76旅亏待过你吗!啊?你摸着良心说!我冯有光有吗!”
陈禹脸色微变,眼神闪过痛苦之色,不过他的依然固执,道:“就是因为我还有良心,我才这么做!”
冯有光冷笑着看着陈禹,抬着下巴,冷色道“那你说,你的良心何在?你做的是为了什么?为了我冯有光,还是为了76旅?!”
陈禹放下手臂,一脸凛然的看着冯有光,然后神色冷肃的扫过郭明,楚云山,丁立峰,最后又回到冯有光身上,他微微低头,声音低沉道:“我是为了我们这个国家,为了这个国家民族的尊严,为了眼前的生命,为了我身上的军装!为了我与生俱来的使命,为了心里不灭的火焰!”
冯有光微微动容,双眼眯起,一道精芒直射陈禹,盯着陈禹巍然不动的脸色,他漠然沉吟起来。
郭明看着冯有光的神色,忽然心里猛然一震,立时瞳孔立时就是一缩,他忽然想明白了冯有光哪里不对。他连忙急声道“旅座,不可!”
…………………………………………………………………………………………………………………………………………………………
第一更送到,童鞋们,推荐有的给,收藏还没有,赶紧收藏。如果有打赏的,恩,稍稍意思一下就行。签到吗,有剩的,就不要浪费了。
第八十六章 国士无双(二)
第八十六章国士无双(二)
|求推荐,收藏,打赏,签到|
楚云山与丁立峰俱是一愣,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一直都明哲保身大事惜身的参谋长,愣是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顶点小说手打小说)
冯有光转头看着这个最是了解他的老伙计,神色肃然,冷肃道:“有什么不可以!”他说完,又转过头,继续盯着陈禹,目光闪烁,冷厉爆闪。
郭明看着冯有光的神色,深深的叹了口气,他知道,冯有光下定决心了。
陈禹目不斜视,依然一身凛然的看着冯有光,对于郭明的话,他根本就没有一丝的思考。对于未来,他有着比这个时代任何人都清醒的认识。
冯有光目光炯炯的盯着陈禹,沉声道:“陈禹,如果从头再来,你真的还敢再来一次吗!”
陈禹微微一愣,但还是立即大声道“是的,粉身碎骨,在所不惜!”
冯有光依然眼神灼灼盯着陈禹,猛然厉声喝道:“陈禹,我再问一次,如果真的再来一次,你还敢吗!说真话!”
“报告旅座,如果回头再来,卑职也定然如此做,即使死无全尸!也无怨无悔!慨然前行!”陈禹昂首挺胸,神情狰狞,长大嘴,高声呐喊。
喊完之后,他忽然觉得心里无比舒服,畅快。以前压在心头的东西,轰然消失。
“好!好!好!不愧是我冯有光的兵!好样的!好样的!不是孬种!不是孬种!”冯有光猛然大喝一声,一只手蓦然拍在陈禹的肩膀,神情极其兴奋的大笑道。
陈禹肩膀一歪,差点被拍倒,他目露怪异,神情讶然的看着冯有光,一脸的奇怪,大脑有些跟不上冯有光的跳跃话语。
郭明看着一旁同样一脸古怪的楚云山与丁立峰两人,上前两步,一脸欣赏欣慰的看着陈禹,轻声道:“陈禹,旅座打算力保你,即使保不住,他也会将事情扛下来。你不必担心了。”
陈禹一听,神情大变,双目浑圆的瞪着冯有光,急声道:“旅座……”
楚云山与丁立峰也脸色微变,目不转睛的盯着冯有光,显然是被吓到了。
这种事情,几乎所有人都是一向能避多远避多远,即使避不了也要疯狂推卸责任,再不行也要乱咬,拼命的拉上几个。这种事情,不是死人那么简单的。
往上凑,不说绝无仅有,却也是凤毛麟角!
冯有光目光淡然的看着陈禹,一脸的平静笑容,道“陈禹,你知道我听到你的事情后,第一个反应是什么吗?”
陈禹现在大脑有些短路,还没反应过来,下意识道:“毙了我。”
冯有光呵呵一笑,有些得意的说道:“不,我第一想的是,这个陈禹真的是我冯有光的兵吗?”
陈禹长大嘴巴,听着冯有光有些得意的语气,看着他得意的表情,陈禹现在完全蒙了。同样的,楚云山与丁立峰也好不了多少。
“呵呵,是不是想不到?”冯有光看着陈禹愕然的眼神,转头又看了眼楚云山与丁立峰,笑道:“想不想知道为什么?”
陈禹三人懵懵懂懂的点头。
冯有光脸色渐渐的灰了下来,甚至爬上了一丝痛苦的仇恨:“我是山东人,我爷爷打过德国人,然后打日本人,最终死在了日本人手上。我父亲也打过日本人,同样的,他也死了。我抗着爷爷的刀,父亲的枪,也打过日本人。”说道这里,冯有光目光中有泪光闪过,他声音低沉“可惜,我胆子小,当了逃兵。先是跑到了东北,然后又跑到了蒙古,被日本人赶来赶去,最后又跑到了上海。”
陈禹静静的听着,他虽然对历史不是很了解,却也明白,这些地方,都是小鬼子铁蹄践踏的灾区。
他看着冯有光仇恨的目光,心里一阵澎湃,他知道,冯有光这不仅是家仇,更多是国恨!
冯有光说完话,猛然又鼻子一抽,对着陈禹凄然一笑,道:“我当了一辈子逃兵,这次却不想逃了!陈禹,你明白我的意思吧?”见陈禹又要张嘴,他摆手道:“陈禹,记住你刚才的话,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讲究的是堂堂正正,对得起爹娘。如果你心里真的过意不去,记得在将来的战场上,多杀几个日本人给我报仇!就算报答我了。”
国士!这是真正的国士!
中华大地五千年,苦难从来就没有停过,但是每当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都会有一批批真正的国士挺身而出,为国捐躯,无怨无悔!
陈禹看着冯有光凛然不可侵的神色,不容拒绝的眼神,他咬着嘴唇,眼睛酸酸的,没有说话,心里翻涌,他忽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好了,男子汉岂能效小儿女状!”冯有光笑呵呵的拍在陈禹的肩膀,道:“走,让我看看你练的兵,几个月也应该有点样子了吧?”
陈禹心里翻涌,阵阵酸楚翻起,但是看着冯有光丝毫不作伪的脸色,陈禹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感觉冯有光就是他的亲人般,是那么的可信,亲切,自然。
陈禹‘啪’的一声,又是一个军礼,大声道:“旅座请!”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陈禹还是在心里作了个决定:将一切都扛下来!
冯有光笑容满面,大笑一声,气魄豪迈的大步踏了进去。
陈禹又对着走上来的郭明道:“参谋长请!”
郭明暗暗叹了口气,笑着看着陈禹,道:“好好干,不要辜负旅座。”
陈禹定定了点了点头。
“陈兄,我不如你!”楚云山双手猛然拍在陈禹肩膀,脸色真挚道。
陈禹看着楚云山,忽然低声道:“楚兄,如果将来我有什么不测,还请代我照顾好林纾!兄弟铭记在心!”
陈禹在这个世上,能够从心底无条件信任的人,值得托付的,或许,也就只有眼前的楚云山了。
林纾的安排一直是他的心病,楚云山的出现,却是让他看到了一丝曙光。
楚云山为人正直,慷慨,又是赵宜荻的青梅竹马,将林纾托付给他,或许是最好的选择。陈禹心里默默想。
楚云山微微一怔,连忙低声道:“陈兄,你……”
他还没有说完,陈禹就大声道“楚兄请!”
楚云山张了张嘴,见边上的丁立峰已经走了过来,他只好带着满脸的疑惑与担心,追着冯有光而去。
丁立峰走到陈禹面前,同样做了一个军礼,他面容坚定,神色井然,道:“陈兄,我丁立峰不会说话,但说了就一诺千金,将来陈兄如果用的着我丁立峰的,尽管开口,兄弟给你挡子弹!”
陈禹神情一变,他从丁立峰的眼神里明白,这个人的话,是发自内心的。
男人之间的感情,有时候,很奇怪。
……………………………………………………………………………………………………………………
第二更到,童鞋们,给力!
第八十七章 有办法了
第八十七章有办法了
|收藏,收藏,收藏,收藏|
陈禹跟在冯有光身后,神情有些复杂,对于冯有光,崇敬,感激,佩服,无奈,悲伤,种种情绪交杂在一起,陈禹也说不出心里的五味杂陈究竟哪个多一些,哪个少一些。(顶点小说手打小说)他不是擅长表达感情的人,他虽然没有说什么,但心里的感激却如同江水般,蔓延无边无际。
本来就无心训练的385团士兵们,一见陈禹跟在一群人里缓缓向这里走来,纷纷停了下来,一脸茫然的看着迎头而来冯有光,心里顿时砰砰跳动,激动起来。
冯有光看着目不转睛盯着自己的士兵们,心里又是一动,不经意转头瞥了眼神色恭敬的陈禹,心里暗暗点头。面上却忍不住的叹了口气,回头一想,又走上前,对着依然目光灼灼盯着他的士兵们大声喊道:“我是冯有光,我不是来抓人的!”
说完,他毫不犹豫的转身大步离开,没有丝毫犹豫。
冯有光转身离开的一霎那,郭明分明看到了冯有光眼角有泪光闪过。郭明看着士兵们担忧关心的神色,他心里不禁一痛。他很了解这种感情,他深刻的体会过。多年前,他也曾经有过。只不过,结果是他们所有兄弟绝望到心灰意冷,看透世情。
郭明心里微微波动,早已经平静如水的死心,这一刻,竟忽然多了一丝热气。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心脏的跳动,砰、砰、砰。
“兄弟们,旅座是来保你们团长的!我告诉大家,你们团座不会有事,我们76旅上下,不会让自己的兄弟寒心的!”郭明猛然上前一步,对着依然神情隐然的士兵们厉声大喝道。
本来迈步离开的冯有光身体一顿,旋即心里一松,欣慰的一笑,继续上前。
陈禹愕然的看着这个一直都是老好人示人的参谋长,有些想不通他为何如此激动。不仅是他,楚云山丁立峰更加的如此,对于郭明,他们显然是比陈禹更加的了解,自然也更加愣神。
“参谋长,你是说,我们团座,不会有事?”第五营第一连连长辰充在人群中大声喊道。
郭明脸色微变,他知道这件事情,即使冯有光想抗,也不见得就能抗得住。他微微犹豫,但又猛然抬头,沉声道:“兄弟们,我们旅座会替陈团长抗下来,即使扛不住,你们团长也不会有多大的事!”郭明话虽然如此说,但是心里却一点底都没有。如此,不过是纯粹安慰这帮有些可怜的士兵们罢了。
但是他心里没底,听到的人却热血沸腾了。
场地上的人,瞬间就彻底失控了。听不见的追着人问,听得见的人奔走欢呼,高呼冯有光万岁,陈禹万岁,顺便也加上了郭明万岁。他们个个脸色通红,双目浑圆,胸口急剧起伏,双眼满是绝望后胜利喜悦,他们跳,他们跑,他们欢呼,他们呐喊。他们用着一切他们能够宣泄他们感情的方式展示着他们内心**的情感!
沙场飞扬,漏*点飞跃。
陈禹其实并不相信郭明的话,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他的下场。但是看着场上大声疾呼,欢欣鼓舞的士兵们,他眼角也微微湿润。什么能比得上这么**裸的感情,什么能比得上这么多人关心来的更加的让人激动与燃烧。
陈禹眼角轻轻抽*动,一脸僵硬笑意的对着下面的兄弟们连连点头示意:他已经开不了口了!
楚云山与丁立峰看着群情激奋的场面,也是愕然震惊,看着陈禹的背影,不知不觉的竟然忽略了陈禹的年龄与资历。
冯有光双手覆背,悠悠然的在陈禹的驻地溜达。看着花样繁多的训练方式,模拟假山,各种障碍物,铁网,沙地,渠水,木人,以及各处散乱仿制的长刀,木棍,假手榴弹处处都吐露着陈禹训练的多种多样与严格要求。
冯有光饶有兴致的看着,他出生军旅世家,对于这些格外有兴趣。他一边走,一边兴趣盎然的问着一些比较关键的问题,那若无其事,从容不迫的神情,让陈禹看向他的眼神,更加的不同。
陈禹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一路上小心翼翼的对答着。郭明楚云山丁立峰三人跟在后面,看着两人的背影,都面露微笑,如闲庭漫步。
陈禹看着冯有光丝毫不作伪的神态,心里更加打定主意:自己扛下来。陈禹没有什么优点,但是前世今生,陈禹一向恩怨分明,对自己有恩的人,他从来都是面上不说什么,深深的放在心底。一旦有机会报答,陈禹会打伤命去付出,去报恩。不为别的,就为那一霎那的温暖。
孤儿其实都很敏感,很脆弱,却也很骄傲。陈禹从小就胆小,长大虽然增长了一些信心,却依然改不了本性。他贪花好色,却无色胆。他好高骛远,却没有多大成就。从小养成的自卑,他也无可奈何。但是感恩之心,他却始终铭记在心,任何时候,矢志不渝。
冯有光看了一圈,就打发陈禹离开,让他准备酒菜,给他洗程。这让本来还以为冯有光要和他单独密谈的陈禹暗暗奇怪,却也没有多想,叮嘱几句,去张罗酒菜了。
冯有光看着陈禹离开的背影,转头看着身前的三人,脸色归于凝重,肃然道:“后天南京的人就到了,你们也知道我的想法了,如果现在离开,还来得及。”
还没等楚云山丁立峰说话,郭明却抢先道:“旅座,南京到上海,似乎用不了这么长时间吧?”
冯有光淡淡点头,漠然道:“估计是几方面还在较量吧。”
郭明听后,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皱起了眉头,陷入了沉思。
楚云山与丁立峰对视一眼,上前一步,一个比陈禹标准数倍的军礼,大声道“旅座,我们跟你走!”
冯有光淡淡一笑,看着两人,笑着点了点头。这本就在他的意料之内,他甚至知道,就是赶他们,他们也不会走。
他冯有光有这个自信,他的兵,没有孬种!
“参谋长,你看,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论打仗冯有光不怕谁,只要不捅暗刀子。但是说道人情世故,阴谋诡计,他连郭明的一个手指头都比不过。
郭明正在沉思,被冯有光惊醒,一脸愕然的看着他,道:“旅座,什么?”
冯有光也不生气,笑着道“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你擅长明哲保身,我倒要看看你这只狐狸能不能带着我们逃过这一劫!”
郭明没有理会冯有光的调侃,微微沉吟,一脸沉重道:“旅座不瞒你说,我一听到消息,就在思考如何应对。但是你也知道,这件事情并不是小事,这是堪比萨拉热窝的大事件,完全有可能导致中日大战的政治事件。再厉害的阴谋诡计在绝对力量面前都是不堪一击的,这话真是真理啊。”
冯有光听着郭明感慨般的语言,连忙摆手,道:“我不管你什么窝,你直接告诉我有没有办法吧?”
郭明脸色不变,凝眉道:“办法不是没有,不过有也等于没有!”
冯有光神情一振,本来他也没有真的认为郭明会有办法,毕竟这件事情真的是天塌地陷的大事件,不是他一个小小的旅参谋长几个鬼点子能够左右的,但是如今一听郭明的话,他当即是心神一振。
………………………………………………………………………………………………………………………………
一周一个打赏,这个目标不高,不过貌似上周没有,支持的童鞋,这一周,还没有么!
第八十八章 旅座果断
第八十八章旅座果断
|收藏,收藏,收藏,收藏|
“说说看。(顶点小说手打小说)”冯有光激动的对着郭明道。
郭明神情有些难看,双目黯然道:“我还是不说了,这是完全没有可能的。说了也等于没说。”
“说!哪怕是有一点希望也不能放弃!说!”冯有光真的是激动了。他心里清楚,即使他要抗,估计也抗不了。但是如果能保住陈禹,他真的会不惜一切!
郭明一冯有光共事也有近十年了,他了解冯有光的脾气,深深吸了口气,整理下了语气,双目闪烁道:“这件事情的主角是无疑是陈禹,从头到尾都是,但是似乎我们都忘记第一配角了!”
冯有光一听,当即就皱起了眉头。因为他瞬间就猜到了郭明说的是谁,他也立即就明白了为何郭明说有等于没有了。
楚云山皱着眉头,低声道:“参谋长,你是的说385团那个参谋长黄桂辉?”
“不是,参谋长说的是那个日本大佐,板垣贞直!”楚云山刚说完,丁立峰忽然接口道。
楚云山一听,当即眉头紧皱,但旋即又灰然一片。显然,他也明白了郭明的意思。丁立峰神色凝重,也在皱眉苦思!
郭明一脸颓败的看着眉头拧成一个川字的冯有光,心里一阵沮丧。
“走,机会再小我们也要试试!”许久,冯有光一拍桌子,猛然站了起来,大声道。
四人心里都知道,日本鬼子一心想着吞并中国,这些年一直四处制造事端,时时都在挑衅。如今如此好的一个机会,而且时机也那么的成熟,如何会放过?
但四人也明白,想要保住陈禹,似乎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了。
陈禹对于饭菜可以说除了觉得好吃外,其他完全不知道,甚至连名字都没有印象。无奈之下,将事情一甩手,交给了林纾。林纾轻笑着迈进厨房,四周看了一圈,也知道陈禹要招待大人物,于是带着人出门采购去了。
陈禹本来有心与冯有光谈一谈,但一想又觉得时间不对,只得放弃了。想了一阵,他奔着汤影的房间走去。
所有人都被关在一起,只有汤影被另关一屋。
汤影一身和服,很是习惯自然的坐在椅子上,如玉粉脸满是愁容,看着桌上的饭菜,她毫无胃口。儿子不见了,丈夫也被抓了,她忽然觉得自己好似一只无人管的天鹅,孤苦伶仃,形单影只,心里除了彷徨就是惶恐。
陈禹走到汤影门口,对着守卫的士兵淡淡点了点头。士兵当即打开门,然后相互对视一眼,满是心照不宣的暧昧笑意。
陈禹脸色一黑,不理会两人,抬脚走了进去。
汤影(美黛子)一见陈禹走了进来,慌忙起身,小跑到陈禹身前,就一个九十度鞠躬,颤声道“见过陈团长!”
汤影一躬身,宽大的旗袍陡然前倾离身,腻滑娇嫩的凝脂般的如玉冰洁肌肤陡然出现陈禹眼前,那神秘|乳|沟更是嫩白如葱,赤;裸、裸的暴露在陈禹眼皮底下。陈禹当即口干舌燥,血压升高。他喉咙咕咚一声,连忙转头,暗暗吞口水,却一脸道貌岸然道:“你起来吧,我们中国人不兴这一套。”
汤影脸色露出惶恐,连忙站了起来,满脸歉意道:“对不起陈团长。”
陈禹眼睛眨了眨,有些无法理解她的思维。跟我道什么歉啊,我抓了你儿子,打了你老公的。但是陈禹心里这么想着,眼神却偷偷用余光扫视着汤影丰满娇柔的身躯,暗暗感叹日本妞的好身材,心里马蚤动异常。
“汤小姐,我知道你儿子是的心头肉,你告诉我,如果我找到你儿子,你拿什么报答我?”陈禹没有什么心思与汤影拐弯抹角绕来绕去,直接开门见山道。
汤影低着头,刚要抬头,却发现陈禹微微鼓起裤裆,她粉脸微红,一丝病态红晕陡然在她葱嫩如玉的脸上生起。她轻轻咬着薄嫩红润的嘴唇,大眼睛满是水雾,悄然上前一步,几近与陈禹贴在一起,吐气如兰的在陈禹脸上道:“我愿为陈君做任何事情。”
陈禹一愣,刚一转脸,慌忙后退,但是被汤影这么一勾引,闻着好闻的刺激香味,他裤裆顿时翘起了一块。
汤影吃吃一笑,躬身低头,青葱似的白嫩双手交错一起,妩媚惑人的站在哪里,娇柔似水,丰满动人。
陈禹喉咙咕咚一声,老脸一红,悄悄将下身抬了起来隐藏在裤子里,尴尬的咳嗽一声,道:“汤小姐,我不要你与我做什么,我是想问你能够为我做什么?”
汤影轻轻抬头,水灵灵的大眼睛一眨一眨,满是迷惑的看着陈禹,弄明白这两句话有什么区别。但是陈禹身上的气味,还是让她一阵心神荡漾,双腿忍不住的摩擦起来,粉嫩玉脸也满是升腾的**。
陈禹有些头疼,看着一脸无辜,却更加魅惑诱人的汤影,陈禹想了想,觉得这样控制一个女人又有些卑鄙,让人看不起。于是他定了定心神,一本正经的对着汤影道:“汤小姐,你放心,我会帮你找到儿子。”说完,他就转身准备离开。
陈禹刚刚走几步,汤影忽然开口道:“陈君!”
陈禹一愣,转头有些愕然的看着汤影。这个时候她应该不会开口才对啊?
汤影咬着红腻欲滴的娇艳红唇,低声道:“陈君,你,还会再来吗?”
陈禹微微一愣,看着汤影一脸情、欲、勃、发的的样子,心里不禁浮想起了以前看过的那龌龊岛国的爱情动作片的女主角经常干过的事。那就是无论什么情况下被一个男人上过或者暧昧过,定然会对那人恋恋不忘,产生一些古怪的感情,然后就发展了一个白色的房间里,牙买跌起来。
陈禹看着汤影颤抖的性感娇躯,陈禹双目绿光大放,口干舌燥,下身盎然挺立。
陈禹毕竟不是动物,而且还是在如此敏感危险的时候,自然没有猎艳逐美的心思。不过看着汤影楚楚可怜的神色,陈禹还在忍不住的点了点头,有些狼狈的逃了出来。
看着侍卫憋住的笑意,陈禹老脸通红,一边双手插着口袋别着家伙,不让它太明显,一边急匆匆的往回赶。
今天实在是太丢人了!
就在陈禹走进汤影的屋子没有多久,冯有光也独自来到板垣所关押的屋子。
…………………………………………………………………………………………………………………………
第二更到,该投的投吧,临风现在可是在拼命。虽然不知道能坚持多久,但能够坚持多久,就是多久!
第八十九章 极品兄弟
第八十九章极品兄弟
|求收藏,收藏,收藏,收藏|
冯有光缓步向着板垣贞直关押的地方走来,但是他没走一步,脸色愈是阴沉一分。(顶点小说手打小说)渐渐的靠近了,他停了下来,一脸的阴沉,听着屋里用着熟练的汉语咒骂着一些连他都没听过的恶毒话语,冯有光胸口微微起伏,冷硬的脸庞不停鼓动,阴沉如水。
他走到门口,淡淡的扫着两边的两个士兵,他们神色平静如水,不但没有愤怒,竟然还面带微笑。
他不禁皱眉,冷声道:“你们就不生气?”
两边的士兵似乎并不认识冯旅座,两人对视一眼,左边的一个看向冯旅长,奇怪道:“我们为什么要生气,嘴长在别人身上,我们又不能把他缝上,他要说什么,骂什么,只能由他们自己。再说了,就是缝上了,那他们心里骂,你还能把他的心挖出来不成?”
看着这个新兵蛋子稚嫩的脸上带着的一副不屑的嘲讽,冯旅座心里大怒,多少年了,谁敢这么给他脸色?
不过冯旅座毕竟是旅座,还是有他的风度的,他压抑着怒火,冷笑道“那就这么说任由他们这么骂?”
这次右边的那个却抢先道:“不仅要任他们骂,等他们骂累了的时候,我们还装出怒火冲天,怒不可遏,一副怒发冲冠的已经无法压抑到爆发极点的模样,然后再将他轻轻揍一顿,注意,是轻轻的揍,不能把他们揍伤了。然后再气冲冲的走出来,狠狠的,重重的关上门。”
看着右边这个一脸笑嘻嘻模样,听着他云里雾里,完全莫名其妙的话,冯旅座完全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完全蒙了。
陈禹招的人该不会都是傻子吧?
但是还没等冯旅座再问,左边的那个笑容满面对着冯旅座道:“我说,新来的,我告诉你吧,其实这都是团座教我们的。他说啊,当敌人骂你的时候,就是他大怒的时候,那是故意激怒你,让你和他一样生气。如果你真的傻乎乎的张开嘴就和他对骂,然后再生出一肚子气,这不明白说自己是傻蛋吗?”说道这里,这个士兵一副苦口婆心模样的教导着‘新来的’“你应该这样,当他骂你的时候,你应该心平气和的向他问好,态度越真诚越好,而且有必要还要抢在他前面问候。如果他在你面前,他骂的越是凶,越是恶毒,你越是要笑的灿烂,比那十月桃花还要灿烂。如果可以,你要将他当成兄弟,当成亲兄弟,那种一母同胞的骨肉至亲。你要爱他,你要心疼他,他要关心他,和他握手,拥抱他,搂紧他。要发自内心,要发自肺腑,要真挚,感情,脸色一定要真挚……我就不信,我气不死他!”
看着这个士兵一脸的恶狠狠的爽快表情,冯有光心里那点怒火立时完全不知道跑哪去了,他忽然觉得这个世界有些陌生。许久之后,看着这个士兵一脸的洋洋得意表情,他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但是还没完,左边的刚说完,右边的又道:“所以啊,俺们团座总结了:当敌人骂你的时候,你要笑;当敌人打你的时候,你要夸;当敌人跳脚的时候,你要拉;当敌人吐血的时候,你要堵;当你人彻底歇脚的时候,你就可以去他家了。”
“去他家干什么?”冯旅座现在算是明白了,心胸口轻轻呼出一口气,笑呵呵的对着右边士兵道。
“去他家干什么,被他骂不还口,打不还手,还给他急救,俺不累啊,虽然人没救就过来,但是俺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不是。找人写份遗嘱,给他按个手印。金银财宝,房产地契啊什么的由俺给他继承,当然了大老婆小老婆俺自然也是要代他照看。俗话说,买卖不成仁义在,俺也算仁至义尽了。”
看着这个唾沫横飞,尽说着一些驴唇不对马嘴完全不着调话的士兵,冯有光目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