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穿越之狼走民国〗第24部分

桌上,语气漠然中带着一丝严厉,对着下面恭敬的站在板垣贞直道。
板垣贞直躬身低头的站在桌前,脸上露出一丝羞愧,躬身哈腰,沉声道:“哈伊!我让您失望了!”
中年人神色不动,目不转睛的盯着板垣贞直,过了许久,他又淡淡道:“板垣君,说说的你的感受?”
板垣贞直抽*动着脸庞,微微抬头,绿色凶光闪烁,冷声道:“司令官阁下,我觉得,大日本帝国占领支那的时机已经到来!”
中年人依然稳如泰山,表情不变,微微思索,道:“板垣君,说说的想法。”
“哈伊!”板垣贞直神色一紧,低头躬身,沉声道:“我认为,支那已经彻底腐朽,无论是从政府首脑还是到民间百姓,都呈现出一种病态,这是没有精神支柱的表现。这种病态直接削弱了支那的整体实力,让他们一直处于虚弱状态。如果大日本帝国出动全部军队,以雷霆万钧之势,三个月,足以灭亡支那!”
板垣贞直说的掷地有声,铿锵有力。
中年人挺着大肚子,微微蹙眉,沉吟少许,他又道:“板垣君,你看到的,还不够!”
板垣贞直微微一愣,抬起头,有些疑惑的看向中年人,皱着眉头。
中年人从容不迫,微微沉吟,道:“美黛子还在他们手里,作为大日本的军人,对于自己的妻子,要坚决守护!”
板垣贞直怔神,看着中年人,脑子有些转不过来。对于这位上司,他一直看不透。他上次是在‘中年人’的默许下进入上海腹地试探,这一次,‘他’要干什么?
中年人轻轻站了起来,转过头,神色漠然中带着一丝崇敬的看着身后高高在上的太阳旗,神色肃然,道:“每个人都有责任,我们必须要坚强的承担起来。并且矢志不渝,忠贞不二的走下去。”
板垣贞直皱着眉头,急速的思索着,许久,他猛然抬头,目光灼灼的盯着中年人的背影,失声道:“司令阁下,您是想让我试探一下支那的军力吗?”
中年人脸色平淡的转过头,目光柔和的看着板垣,沉声道:“军部那些家伙的大脑已经发热,烧糊了他们的智慧。他们已无法认真理智的思考事情,做出客观的评价。他们不能,但是我们必须为我们的士兵负责!”
板垣终于明白了,他微微思索,赞同的点了点头,沉声道:“司令官阁下,我这就去准备。”
中年人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坐了回去,道:“在这之前,我会抗住军部的压力,板垣君,放手去做吧!”
板垣一点头,躬身大声道:“哈伊!”
他身体笔挺,一脸沉着凛然的走了出去。
中年人看着板垣贞直的背影,淡淡道:“板垣君,我很希望你能活着回来。支那人最擅长韬光隐晦,我们看到的,并不一定是真的。”
就在板垣贞直离开中年人的办公室的时候,陈禹终于迈入了冯有光的院子。
冯有光,郭明,楚云山,丁立峰,四人神情凛然坐在院子里,五个水杯冷冰冰的,好像结了层冰。四人低着头,目光凝实,沉默不语。
陈禹缓缓的走了过来,在空着的一个椅子上,悄无声息的坐了下来。
他很想开口解释些什么,但是喉咙‘咕咚’一声,他什么也没有说出口。
过了许久,冯有光淡淡的抬起头,看着陈禹,目光中满是说不清的神采,过了许久,他轻轻摇了摇头,叹道:“你终究还是太年轻,经历的事情太少。”
陈禹默然,他已经反省过了,他知道自己的缺点,无论如何,短时间内也改不了他想现代养成的心浮气躁,自傲自卑的性格。
郭明抬头看了眼陈禹,目光中闪过一丝复杂色彩,又转向冯有光,沉重道:“旅座,日本人,如今就是一群野兽,被一个可怕念想左右的野兽。他们没有人性,没有畏惧,没有胆怯,有的,只是来自骨子里的疯狂,这种疯狂很容易被引导成杀戮,**,嗜血。到那个时候,真正危险的时候就到了。”
陈禹神色微变,神色复杂看着郭明,嘴唇微动,最后又低了下来。
冯有光神色立变,皱紧眉头,沉吟许久,他的目光扫过陈禹,扫过楚云山,然后又扫过丁立峰,最终定格在郭明身上。他神色中带着一丝莫名的悲痛,以及一道极其复杂的无奈。
丁立峰与楚云山心情也很沉重,低着头,默然无言。
就这样,五人坐在椅子上,默默坐着。
………………………………………………………………………………………………………………
第二更到,求推荐,打赏!已经两周没有了,临风有些战栗~~~~
第九十九章 战事利弊
第九十九章战事利弊
|求收藏,收藏,收藏,收藏|
过了不知道多久,陈禹抬起头,站了起来。(顶点小说手打小说)不顾四人惊讶与奇怪的眼神,他表情肃然,举起有度的从容整理着衣服,整理着裤子,重新系好鞋带,勒好腰带。最后,他郑重无比带上了帽子,摆好,扶正。
“啪”一声军礼,这是陈禹真真正正敬的第一个军礼。
他目光坚定,脸庞肃容,他沉声的冯有光道:“旅座,我陈禹一直以来都不是个男人,但是这一次,我要做个男人!做个中国男人!我以前担心,懦弱,自卑,狂妄。但是我陈禹,怕麻烦,但不怕事!同样的,也不怕死!”
陈禹一字一句,字字铿锵,气势磅礴。
冯有光神悚然一变,盯着陈禹,目光微闪,猛然站了起来,脸上肌肉横成,他胸口起伏,神色兴奋的大声道:“陈禹说的好!我果然没看错人!是男人,就应该勇敢的站起来,躲着藏着,那是娘们干的事!”
郭明与楚云山丁立峰脸色也大变,看着陈禹神色冷然,字字有声的腔调,他们能够感觉到,陈禹说的,字字发自肺腑!
冯有光神色颇为激动,看着陈禹冷厉的神色,他满意的笑了,在陈禹肩膀上狠狠的拍了拍!陈禹一脸凛然,目光坚定而执着。
冯有光平静了下心情,在陈禹脸上停留一阵。满意的点了点头,走下座位,在四人身前来回走动,不停的沉吟思索。过了许久,他猛然转身,蓦然开口道:“陈禹,你知道,你做的事情,究竟是对还是错吗?”
陈禹微微一愣,神色有些迷惘。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他还真没有来得及思考这些。一听冯有光的话,我也冷静下来,皱着眉头,苦思起来。
按理说,这个时候逼迫日本人动手,应该比让日本人准备好突然后动手更加有利。
但是这个时候民国政府虽然有些准备,但准备的很不够,而且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依然还在沿海的江浙沪,如果战争突然爆发,那最高当局准备的所有战略储备,定然会落入日本恩手里。这很可能会影响以后抗战的信心,对国家未来有着无以巨大的影响!
此消彼长之下,现在开战,究竟是有利还是有弊,陈禹一时间也有些难以下结论。
冯有光,郭明,甚至是楚云山与丁立峰的目光也紧紧盯着陈禹,目光中满是希冀。
陈禹沉吟了许久,目光轻轻一动,眉头一挑,抬起头,扫了眼其他三人,看向冯有光,有些迟疑道:“日本是一个岛国,资源匮乏,无法打持久战。他们要想鲸吞中国,定然会采取突袭,然后闪电战,迅速击溃中国的抵抗之心,逼迫最高当局投降。这是最好的办法,也是日本人最有可能采取的办法。而一旦日本陷入战争泥潭,打起持久战,在中国将战线无限拉长,到那个时候,日本定然只有失败一途。”
四人听着陈禹的话,微微点头,虽然有些名词他们无法完全理会,但是根据字面意思他们还是可以猜透的。他们也都是有见识的人,思索着陈禹的话,不自觉的点起头来。
冯有光看着陈禹意犹未尽的模样,兴趣盎然的又道:“继续说。”
陈禹拧着眉头,暗吸一口气,眼神有些飘忽道“如果这个时候开战,应该是利大于弊的,毕竟现在世界还是和平为主的,而列强在中国的利益,还不允许日本人侵犯,在国际大环境没有变化的之前,日本人要提前开战,是得不偿失,也不理智的。这种结果,要么是国际社会的强制干预而停顿,要么是无视国际社会的压力,强行对中国动武,但这种激怒国际社会的代价太大,日本人应该不敢贸然采取。他们多半是一边肆无忌惮尽量捞好处,然后一边拖延时间。等待时局变化,另图他某。”
他住在这里,虽然时时关注国际社会的变化,但也不是万事通,很多事情受阻于消息传递,他无法判断。只能依靠自己的直觉,说出一些尽可能靠边的话。
冯有光几人起先还是很感兴趣,但是听到最后,几人神色悚然一变,不可思议的看着陈禹,冯有光更是无比诧异的惊声道:“陈禹,你是说,国际环境一变,日本人就有可能占领中国?”
几人都是闭门汉,从来不看报纸,一心扑在国内。他们对国外的事情不关心,更多的是关心自己的军队,关心这个国家。
陈禹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沉声道:“不会,不论日本人什么时候发动战争,日本都是输家!”
听着陈禹无比坚定,好似信心十足的语气,郭明微微错愕,连忙道:“你就这么肯定?”
陈禹微微一愣,眉头紧皱,这个问题,貌似不太好解释。
“旅座,接下来我们怎么办?”陈禹没有回头郭明的问题,转头看向冯有光,沉声道。
郭明一听,当即目光也转向了冯有光。这才是当前最紧要的事情。
冯有光微微皱眉,刚刚激动心里顿时消失一空。他眉头紧紧拧在一起,神色也凝重起来,他面色沉凝的踱来踱去。
其他四人对视一眼,目光中也满是沉重。
他们虽然也或多或少的知道一些时事,但是这个比起冯有光来说,他们都差的远。他某对冯有光,有种从心里心底仰视,信服的感觉。
冯有光是他们集体的核心!
陈禹低着头,眉头拧成一个川字,低低的思索着。他对这场决定中华民族命运的决战的了解,最多的来自于教科书,其他的一些书,言论,都是一家之言,争论极其激烈。陈禹也没有把握相信谁怀疑谁,这个时候,陈禹忽然觉得,他那种先知先觉的优越感,已经无法让他自信起来了。他心里除了浓烈的燃烧的血液,还有一重深深的忧虑。
冯有光抽*动着脸角,在那里走来走去,郭明楚云山丁立峰都盯着他的一举一动,目光中的希冀之光也渐渐的暗淡下来。
冯有光心里也很沉重,对于陈禹的行为,他的心底是无比自豪与欣赏的。但另一方又对他的年轻急躁,做事疏忽而感到无奈。
“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冯有光回过头,双目凝实,对着陈禹道:“我估计上面是不会把你怎么样的,因为这件事情已经不是一件小事。蒋委员长还指望着国联制衡日本,如果他自己先软弱了,那也就不用指望国联了。”
陈禹微微皱眉,这个国联,在印象中,似乎是老蒋一辈子最痛恨的国际组织!
………………………………………………………………………………………………………………………………
两更继续,推荐少了很多,大家支持一点!
第100章 各方关注
第100章各方关注
|求收藏,收藏,收藏,收藏|
吴珊俏脸盈光,不施粉黛,依然光滑细腻,吹弹可破。(顶点小说手打小说)
陈禹皱眉看着吴珊,漠然道:“吴科长,旅座要见谁,不见谁,似乎我这个小团长也管不了吧?”
吴珊等在陈禹的办公室,一见陈禹回来,便俏脸肃容的质问‘为什么不让我见旅座?’
陈禹有些厌恶的看着吴珊,神色淡淡。
吴珊看到的陈禹眼神那一闪而过的厌恶,心里莫名的一空。她没有理会心里的古怪,神色肃然道:“团座,我希望你能明白,这件事情已经不是你我能够阻止的了。而板垣贞直的老婆孩子却都还在你手里,你难道心里就不怕吗!”
陈禹脸色悚然一变,目光冷厉的直射吴珊,一脸阴沉道:“你怎么知道板垣贞直的老婆孩子都在我手里的?”
吴珊被陈禹眼神一扫,心里顿时一颤,不过她很快就平静下来,若无其事道:“团座,我希望你能正视我的存在。我的职责,就是消灭一切威胁385团的因素。”
陈禹双目冷芒闪烁,盯着吴珊曼妙的傲人身段,娇艳如花的俏脸,他心里如电闪,没有多久,他冷冷的盯着吴珊,道:“你还知道什么?”
吴珊俏脸微变,漠然的直视陈禹,凛然道:“团座,我想要见旅座,现在的局势无论的是对385团,还是整个国家,都存在的极大的威胁。”
陈禹暗吸一口气,皱眉沉吟,对于吴珊,他一直是保持着警惕的。但是不知不觉竟然被他查探到了那个小鬼的下落,陈禹心里的警觉猛然提的起来。而另一方面陈禹心里也轻轻放下,至少吴珊现在还没有泄露消息。
“还有谁知道?”陈禹双目冷厉,隐隐有杀机缭绕。
吴珊心里微微一堵,俏脸却丝毫不变,沉声道:“就我一人,我要见旅座!”
陈禹心里松了一口气,冷目的看着吴珊,淡淡道:“吴科长,你应该知道,你知道了你不应该知道的事情!”
陈禹尽管以前冲动莽撞,想到什么做什么。但是他一旦冷静下来,比任何猛兽都可怕。
吴珊神色微变,看着陈禹冷然的神色,俏脸立变,失声道:“团座,你要软禁我?”
陈禹嘿嘿一笑:“吴科长,你还真是聪明,可是聪明人怎么就办了件糊涂事呢?”
吴珊高耸的胸脯微微起伏,柳眉倒竖冷声道:“陈团长,我希望你能认清你的身份,虽然我是你的下属,但是你是没有权利处置我的!”
陈禹不置可否,眯着双眼看着吴珊,道:“吴科长,我很好奇,你见旅座所谓何事?”
吴珊双臂环胸,冷冷一笑:“我要告诉旅座,385团迟早会被拖入死地!我要他解除你的职务!”
陈禹心里冷笑,摇了摇头,摆了摆手,冷声道“好了吴科长,我也没有精力和你多说什么。我只告诉你,旅座心里都有数的。另外,告诉黄参谋长,事情不要过了。”
吴珊微微一愣,有些诧异的看着陈禹,俏脸疑惑道:“你不软禁我了?”
“我什么时候说要软禁你了?”陈禹神色古怪道。
吴珊俏脸一黑,压抑着起伏不定的胸脯,无视陈禹色迷迷的眼神,道:“团座,黄参谋长什么做过了?”
陈禹摇头晃脑,顾左右而言他!
就在吴珊与陈禹对话的时候,在上海近郊的土路上,两辆汽车急速的飞奔着。
刘强一脸疑惑的从反光镜中看着一脸凝重的孙主任,心里嘀咕个不停:怎么一会儿慢的比乌龟还慢,快的连兔子都赶不上?
孙云一脸冷色,目不转睛的盯着前面飞奔而逝的树木,他刚刚得到的一个消息,顿时在他心里如同滔天骇浪,掀起了巨大的波涛,汹涌澎湃。
板垣逃了!
这个消息是来自他的老婆,陈尧。虽然没有接到上层的指示,但是他依然不敢怠慢,急速向陈禹的驻地飞驰而来。耳濡目染之下,他对中日之间的关系也是知之甚祥,对于板垣逃走,他完全可以想象后面会发生什么事情!甚至会完全超乎他的想象,尽管他想的已经极其严重!
他面容前所未有的严肃起来,心里也无比纠结起来。本来这件事情是个美差,但是如今却是一个烫手的山芋,孙云觉得,他从现在开始,必须小心翼翼,战战兢兢。一个不慎,就会被打入万劫不复之地。
汽车飞速奔驰,直奔385团驻地。
整个上海,整个中国,甚至是整个世界,现在都围绕着陈禹这个小小的团长转。
许多人在关注,比如之前曾经为陈禹挡过一截的某个大佬。
“军座,这小子似乎不怎么愿意消停啊?”一个绿色军装的青年人坐在中年人身旁,笑呵呵道。
中年人一身笔挺的军装,不怒自威。他轻轻一笑,道:“难得还有如此血气的年轻人,好好磨磨,应该是把好刀。”
青年人轻轻一笑,他知道,‘军座’是主战派!
又比如,钱家大院。
“小姐,这个二愣子还真是够愣的,这么就让那个日本人跑了,现在他的麻烦大了,我看他如何收场!”麦蝶厥着小嘴,一脸愤愤的说道。
宋寒衣如玉俏脸,在阳光下闪烁着淡淡的清辉。
“年轻人,总是有些缺点的。能做到这样已经很不错了,整个国家,这样的人,已经没有几个了!”宋寒衣眉宇间出现一丝淡淡的回忆。
麦蝶大眼睛圆瞪,她想不到自家小姐对这个‘二愣子’竟然有如此评价。不过她一直相信小姐的判断,除了那个人,她从来没有看错过谁。
“嘀铃铃……”
麦蝶刚要张口,一旁的电话铃忽然想起,将两人吓了一跳。
麦蝶轻轻皱眉,因为钱家大院的电话,貌似只有一些熟人才会知道。但是没有事的时候,一般也不会有人打来。
‘出事了?’宋寒衣与麦蝶对视一眼,目语道。
宋寒衣轻轻怔神,纤细如玉的芊芊小手拿起话筒,低声道:“喂?”
但是她刚说完,便俏脸惊喜的喊了一声:“三姐!”
…………………………………………………………………………………………………………
大家猜猜‘三姐’是谁,猜中了15分!
第一百1章 人品如何
第一百1章人品如何
|求收藏,收藏,收藏,收藏|
话筒里的女音柔和清顺,淡雅大气。(顶点小说手打小说)宋寒衣笑容自如,发自内心。
宋寒衣玉脸绽放,清丽无暇,仿若出尘的白荷,孤傲天然。
“三姐,我就知道你没事是不会找我的?”宋寒衣话音里带着一丝娇憨,亲切。
话筒里传来一阵轻松笑意,娇嗔软语。
宋寒衣精致小巧的耳朵贴着话筒,不时的窃笑,‘谩骂’,似乎两人之间的关系非同一般,亲密非常。
两人说说笑笑,先谈天气,然后是保暖,又顺理成章的说到衣服,然后又莫名其妙的说到了气候,随后又是天气情况,然后就是地理风俗,最后终于谈到了人物。
前前后后,两人东拉西扯直说了一个多小时。两人心知肚明,却有配合默契。
“听说当地的驻军和你关系不错啊,都一起做买卖了?怎么样,有发财没有?”话筒里的声音带着一丝调笑,轻轻柔柔,风一吹云就散。
宋寒衣精致玉脸微微一红,知道她说的是自己为陈禹销赃的事。她立即反击,娇声道:“三姐,你可要体谅下层军官的困窘,人家毕竟不是不是浙江人,一个个都穷的差点砸锅卖铁了。”
浙江人,目前在这个时代主宰着这个国家。
那边女声轻轻一笑,不置可否,低声道:“说说看,人任何?”
宋寒衣自然知道对面声音里的‘人’是谁,她微微思索,聪明如她,自然知道她的一句话会决定着陈禹一辈子。
她小心翼翼的斟酌着措辞,沉吟一阵,声音微微肃然,道“三姐,据我的观察,这个人很年轻,有些冲动,有些莽撞,对于未来充满想象,是个喜欢幻想的人。他总是按着他幻想好的事情去做,并且极力的想将事情按照他的幻想来演绎。这个人,有想法,有胆子,相对的,他胆小,懦弱。怕流血,不怕死。”
宋寒衣的话,里面层层叠叠,遮遮掩掩,云里雾里,矛盾异常。
话筒的声音一阵沉默,许久,又传出声音,道:“寒衣,我也不瞒你,现在主战与主和已经彻底的对立,两方势力相当,现在就看中正的态度了。”
宋寒衣微微一愣,俏脸微变,低声道:“那,领袖是怎么看的?”
话筒里又是一阵沉默,许久,叹道“达令很为难,也在犹豫不决。”
这次宋寒衣沉默了,她轻轻皱眉,低低的沉吟起来。
“寒衣,回来吧,现在我们很困难。”话筒的声音一变,带着一丝急切,一丝恳求。
宋寒衣神色一变,俏脸冷峻下来。
过了许久,她轻轻叹了口气,低声道:“三姐,再给我一点时间吧。再一点,我就可以忘记了。”
话筒里的声音再次默然,过了许久,又道:“那好吧,早点回来。感情最是伤人,却也是疗伤圣药。”
声音说完,也就轻轻的挂上了电话,结束了通讯。
宋寒衣听着话筒里的盲音,脸色一阵变化。
“疗伤?感情?”宋寒衣一阵呢喃,神情恍惚。
陈禹看着气冲冲而走的吴珊摇头一笑,都说女人头发长见识短,这一点都没错。
‘你认为你说几句就能够动摇旅座的决心,你也不看看自己是谁!’
陈禹看着摇曳身姿,款款离去的吴珊,立时有些口干舌燥。旋即他又摇头苦笑,低声道:“哎,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
他叹了一阵,又想起关于汤影小板垣事情,他轻轻皱眉,这的确是个麻烦。他想了一阵,忽然灵机一动,嘴角发起一丝冷笑!
他蓦然间对着门口大喊一声:“王哲秋!”
“到!”陈禹话音一落,王哲秋就出现在门口。
陈禹也不啰嗦,低声道:“过来!”
王哲秋不敢怠慢,连忙走了过来,站在陈禹身前。
陈禹瞧了瞧门外,低声道:“这里,附近有没有抗日的土匪强盗什么的?”
王哲秋微微一愣,道:“团座,有,就在我们邻县析县。有一个山头,叫做:虎袍山。当家是个女人,叫沈霭依。他爹老土匪是被日本人打死的,所以她很恨日本人,经常与日本人作对!”
“析县?”陈禹微微一怔,连忙道:“那里附近是不是驻扎着日本人?”
王哲秋心里一紧,连忙道“是的团座,在上海日本人一处驻扎在租界,一处就是在析县。两地的军队可以正常来往调动,不受我们政府管辖。”
陈禹微微皱眉,心里怒气直冒。
陈禹很快就压住了升腾的火气,低声道“嗯,这样,你将板垣一郎丢到虎袍山,将他的身份写明。待会儿你派人将汤影送到租界,告诉她她儿子在土匪手里。”
王哲秋一听,身体一正,道:“团座放心,保证不让您失望!”
陈禹淡淡的点了点头,对着王哲秋摆了摆手。待王哲秋退下后,他自己却沉默下来,认真的思索着自己究竟该何去何从。
吴珊一肚子气回到了院子,俏脸黑沉,怒气勃发。
“哈哈,好好好,果然都是识时务的俊杰,将来我定然委你们重任,让你们也尝尝高高在上的滋味!哈哈!”
院子里,黄桂辉酒气熏天,脸色涨的通红,舌头打着结,得意忘形的大声喊道。
桌上坐着七八个人,东扭西歪,个个酒意朦胧。除了一个连长外,其他都是排长。几人面带献媚的笑容看着黄桂辉,连连点头,低声附和。
吴珊冷着眉头,俏脸泛白的向里面走了进来。她心里现在反复回响着陈禹的一句话:‘不要过了,不要过了……’
吴珊知道,黄桂辉的一切举动都在陈禹的掌控之中,整个385团,又有什么不在陈禹的掌握之下?看着黄桂辉那得意的样子,吴珊暗暗叹息,扫了眼桌上的几人,一看就是酒色饭饱之人,除了阿谀奉承,就是巧取豪夺,毫无能力之人!
吴珊冷哼一声,走了过来。毕竟是自己丈夫,她总不能真的见死不救。虽然不知道陈禹会如何反击,但是能提个醒,或许黄桂辉能好受一些。
吴珊一身冷哼,所有人都回头看向她。
吴珊俏脸光洁有致,细腻娇嫩。白色的衬衫配着白嫩肌肤,凝脂如水。衬衫下饱满圆挺的双峰,傲然挺拔。修长美腿,亭亭玉立,紧绷弹性。一摇一晃的翘臀,丰满圆润,耀人眼神。
黄桂辉顿时眼神一直,直勾勾的看着吴珊,双目闪烁着浓浓的**之光。桌上的其他人,也纷纷失神,放肆的眼神,紧紧盯着吴珊勾魂摄魄的柔软娇躯。
……………………………………………………………………………………………………
第一更,求推荐,收藏,能够有个打赏,临风晚上定然睡不着~~
第一百2章 南京来人
第一百2章南京来人
|求收藏,收藏,收藏,收藏|
“珊珊,你回来了。(顶点小说手打小说)来,我给你介绍一些新认识的朋友。”黄桂辉发热的大脑一愣神,连忙走了过来,就要拉吴珊做介绍。
吴珊冷哼一声,打掉他伸来的手,嫩白细手轻轻扇着扑面的酒气,淡淡道:“团座让我递句话给你:不要过了!”
吴珊说完,立即抬脚就走。
黄桂辉一听,当即神色一震,双目立时一睁,酒意顿时醒了不少。
桌上的几人一听‘团座’,脸色顿时一变,立马就将酒杯放了下来,看着黄桂辉一阵青一阵白的脸色,他们纷纷尴尬一笑,拿起帽子,接二连三的退了出去。
黄桂辉看着几人的背影,神情变了变,张口嘴,却愣是一句话也没有喊出来。
吴珊走到屋里,皱着眉头,看着桌上摆着的几份报纸,她俏脸变了变,心里着急的无以复加。报纸上登的都是最近的游行示威,虽然没有点名道姓,但是熟知情况的吴珊还是一眼就看明白,这些人都是冲着陈禹来的,给他支持来了。
虽然他们是好心,但是越是好心,事情坏的就越厉害。
吴珊沉思一阵,最后叹了口气,拿起电话,拨向了南京。
“哥。”吴珊声音有些疲惫的轻声道。
话筒那边的吴均微微一愣,他妹妹可从来没有累的时候。
“小妹,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吴均脸色微变,沉声道。妹妹一直都是他的最关心的人,如果有人让吴珊难受,他绝对会让死的很难看!
吴珊轻轻咬了咬嘴唇,不答反问,低声道:“哥,有决定了吗?”
吴均微微皱眉,沉着脸,却也没有追问,似有所指道:“小妹,还没有,不过,应该快了。”
吴珊神情一振,连忙俏脸凑近话筒,低声道:“是哪方面?”
“日本向东北增兵了。”吴均答非所问的说了这么一句。
吴珊微微一愣,眉头紧皱,开始思索起来。
许久,她忍不住的呼出了一口气,轻笑道:“哥,你觉得陈禹这人怎么样?”
话筒那边的吴均微微一愣,有些奇怪道:“小妹,你怎么会问这个问题?”
吴珊也一愣,连忙心思急转,道:“哥,桂辉在忙着接收385团呢,刚刚在院子里举行了庆祝会。”
话筒里当即就传出了吴均暴怒的声音:“糊涂!”
吴珊一听,当即轻轻松了一口气。虽然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却也没有想那么多。
吴均骂出了一句,静静的思索了一阵,又骂道:“你告诉他,让他给我夹着尾巴做人,韬光养晦,再敢这么嚣张,我就让他滚回来,一辈子待在办公室里不出来!”
吴珊心不在焉的附和了几句,又道:“哥,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吴均微微沉默,沉声道:“小妹,记住了,我们都是中国人,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忘了,我们的姓只有一个字!”
吴珊点了点头,心里又松了一口气。
第二天一早,陈禹还在睡梦中,王哲秋就匆匆跑来敲林纾的房门。
林纾一身白衣,俏丽无限的走了出来,将房门虚掩,轻声道:“王连长,小禹昨晚熬了很久,刚刚才睡下。”
陈禹为了消除军队的一些隐患,昨晚可是彻夜未眠,将行军打仗的一些基本常识给整理出了一份。他打算下发全军,认真学习。
王哲秋神色焦急,急声道:“林小姐,南京的人来了,旅座让团座赶紧去呢。”
林纾俏脸一变,连忙道:“那你等等,我这就去喊他。”
林纾走到屋里,连忙纤细玉手推着陈禹,急声道:“小禹,小禹,快起来,快起来,南京来人了。“
陈禹睡的迷糊,一把来过林纾,搂在怀里,将脸庞在林纾光洁娇嫩的俏脸上噌了噌,又要睡。
林纾被他一把拉到了床上,俏脸绯红,纤细小手使劲的捏了把陈禹微微发福的小腹,微微加大音量的急声道:“小禹,南京来人了!”
陈禹睡意正浓,但是一听南京,顿时浑身一颤,猛然坐了起来。神情惊恐,双眉紧皱。
“小禹,不会有事的。”林纾轻轻的给陈禹披上衣服,柔声道。
陈禹胸口急剧起伏,过了一阵,他才渐渐的平静下来。他擦了擦头上的汗,对着林纾一笑,道:“没事,就是被你吓醒了,有些条件反射。”
林纾也不管那么多,衣服一件一件的往陈禹身上套。反正她打定主意不走了,随便陈禹说什么。
陈禹也无奈,轻轻叹了口气。
陈禹匆匆忙忙洗漱好,穿戴整齐,大步向着冯有光的院子走去。王哲秋跟在身后,心里忍不住的担忧起来。
陈禹大步向前,无惧无畏!
孙云已经被冯有光请到了院子里,两人都面带微笑,谦和有礼。彼此谦让着,交替前进。
孙云拿着白手套,跟在冯有光身边,听着冯有光的介绍,不时的点头微笑,偶尔也勉励两句。
郭明楚云山丁立峰三人见过孙云,纷纷站到一边,目光中满是忧虑的看着冯有光,忧心忡忡。
刘强也站在一边,一脸蔑视的看着几人,一副城里人看下巴老的不屑眼神。
孙云始终笑容满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