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穿越之狼走民国〗第25部分

面,谦虚谨慎,丝毫没有倨傲,更没有摆什么架子。很是平易近人,谦逊淡薄。
冯有光与孙云坐在一起,待上茶后,两人惯例的客气一番,又闲扯一阵,始终不见陈禹到来。
孙云笑着对着面上不动声色的冯有光,半真半假道:“冯旅长,说了半天,怎么也不见这里的地主出来招待一下我这个客人哪?”
冯有光虽然心里吃不准,但是面上依然笑呵呵道:“孙主任,都是些小孩子,没见过世面,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哆嗦呢?”
………………………………………………………………………………………………………………………………
字数有点少,没办法,还在加班呢。
第二更,厚颜求推荐,推荐,推荐!!!!
第103章 郎舅初会
第103章郎舅初会
|求收藏,收藏,收藏,收藏,收藏,收藏,收藏,收藏,收藏,收藏,收藏|
孙云呵呵一笑,没有追究。(顶点小说手打小说)对于这个在小县城里卷起滔天骇浪,将整个国家都推到危险边缘的小舅子,他心里也抱了三分好奇与五分期待。
孙云冯有光两人不咸不淡,不冷不热的闲聊着。郭明站在一边,起初微皱的脸色早已经波澜不惊至古井不波。双手紧握,交错在身前,目光淡淡的扫视着孙云,不知道心里在打什么算盘。
楚云山与丁立峰修炼不够,两人脸上都带着一丝急躁,心里的矛盾微小而激烈。
陈禹步伐不急不慢,心里却急剧盘旋。他虽然笃定老蒋在这个时候肯定不会屈服,但是他心里还是有些不安,世事无常,尤其是政治这个不是东西的东西,它更是一个可笑的小丑,丝毫没有可以100%肯定的事情,说变脸就变脸。
陈禹冯有光两人的院子离的实在是不远,陈禹还没有想出个子丑寅卯来,就走到了冯有光的院子大门口。
站在门口的哨兵看着由远及近,目光中钦佩又怨恨,复杂而透彻。他们看着陈禹,既不催也不赶,就那么默默的看着,纠结着。
陈禹没有理会他们油然而生的复杂感情,习惯的对着几人点了点头,暗吸一口气,抬脚走了进去。对于这种拿着尚方宝剑的四处没事找事的钦差大臣。陈禹从心底抱了一分好奇,三分不齿,五分畏惧,最后还有一份极其正常的羡慕与嫉妒。
陈禹大步走进,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平时不怎么注意警戒的冯旅座如此严防死守,显然也是很给这位来自南京的钦差大臣的面子。
陈禹不敢揣度冯有光这是不是在暗示什么,他神色不变,步伐沉稳而坚定,向着冯有光平时聚会的小亭子走去。
两排的警卫也只给了他这一条路。
孙云在主位,面朝东,含笑而坐。冷冷的春风带着一丝暖意从脸面扑过,清新而冷厉。他双眼微眯,远远的打量着这个素未谋面,当家的大掌柜严令死保的小舅子。
目光锐利中隐藏着一丝胆怯,抽*动的脸角彪悍的显示着他要豁出去了。俊俏的脸庞夹杂成熟与稚嫩,这是吃一堑长一智的特有神情。脖子上的肉细嫩中泛着一丝黄铯,显然是最近吃了些苦头。胸脯两块胸肌若隐若现,小腹微微鼓起,虽然看不上胖,但看得出,也是个会享福的人。双腿交错而行,步伐看似稳重,实则轻浮,看似有力,实则颤抖。
孙云在南京那种扔块石头能够砸倒一个中将,吐口口水能淹死一个部长的地方,能够混到老蒋的办公厅主任,自然不仅仅是靠山硬,他本身的能力,也有独特之处。
比如说,看人,他就有独到的地方。
他这么一眼扫过来,陈禹就被他看了个七七八八。从外表细细分析,很容易就将陈禹的性格猜测的**不离十。
‘磨练一阵,是个人才。’孙云看着陈禹渐渐靠近,心里轻轻一笑,给了个自认为还算中肯的评价。面上纹丝不动。久坐上位,孙云也习惯了四处逢迎,八面玲珑,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生活。如今面对着陈禹,冯有光众人,他脸色沉着,面容沉静,双眼微眯,目光锐利。俨然是一位智慧,理智的上位者。
冯有光看着陈禹渐渐走近,目光中也满是赞赏。每个人都会成长,如今陈禹,已经进入这个阶段了。
陈禹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分析了个透彻,更不知道对面坐的竟然是自己的便宜姐夫。否则定然大吃一惊,惊喜莫名了。
“见过孙主任,旅座!”陈禹走到亭子里,对着孙云和冯有光行军礼大声道。
孙云笑着点了点头,转头对着冯有光笑道:“冯旅长,陈团长是党国的年轻才俊,从他的履历上,我就能看出来,陈团长是能打仗,不怕打仗的真正军人!”
陈禹微蹙着眉头,脸色紧绷。对于孙云的评价,他心里隐隐的有些抵触。他没有说话,就那么直直的站着。
冯有光虽然不是老油条,但是看着孙云的神色,揣摩着他话里的意思,不禁心中一动,半开玩笑半认真道:“孙主任,陈团长这次闯了滔天大祸,我打算撤了他,让他再从新兵干起。您看如何?”
孙云哪里不知道冯有光的意思,但是孙云本来就是政治里打滚的泥鳅,岂能轻易上当,他呵呵一笑,转向陈禹,道:“陈团长,你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啊?”
孙云摆着一副老者慈祥模样,和蔼可亲的对着陈禹道。自然了,作为比小舅子二十多的姐夫,这样做似乎也不为过。
陈禹心里对冯有光一阵感激,汹涌澎湃。对孙云一阵反胃,他最见不得这样的人,好似油锅的油条,四处翻滚,八方钻营。
陈禹神色微苦,好似头上盯着八月的烈烈红日,头上汗水直冒。他咕咚一下喉咙,翻着眼睛道:“报告孙主任,卑职错了。”
陈禹的话不像小时候写作文写错题,低着头向老师承认错误,说句:‘老师,我错了。’。也不像下级向上级检讨,严肃而谨慎。他前面说的一本正经,后面说的有气无力。这让人产生了一种错觉,好似孙主任在强逼他承认错误一般。
饶是孙云老油条,也不禁微微尴尬,还好他脸皮够厚,打个哈哈,然后对着冯有光,笑呵呵道:“冯旅长,陈团长有怨气啊。”
毕竟是自己小舅子,何况家里掌柜的还在一边虎视眈眈,孙云也就顺水推舟,似有意似无意的同意了冯有光的处置办法。
这样冯有光就是有了‘南京的认可’,而孙云却是‘见证’了冯有光的处置办法。冯有光没说孙云同意的,而孙云也确实没有说过同意。
但是,陈禹降级惩罚的决意,就这么的产生了。
冯有光微微一愣,有些诧异的看着孙云。即使不是这种捅破天的案子,按照惯例,他都应该表示表示,然后钦差再似是而非的说上一两句,两人在哈哈大笑,一拍即合才对。
可是孙云就这么同意了,而且还是在被陈禹先呛了一下的情况之下。
事情有些诡异了。
冯有光与郭明对视一眼,当从对方眼里看出的疑惑与担忧的时候,冯有光却有些迟疑不敢答应了。他在战场上生死无数,从没有惧怕过谁。但是去年被阴的那一次,却是冯有光心里的一块心病。他一直耿耿于怀,难以释怀。
他们玩枪的,玩不过这些动嘴皮子的!
冯有光微微沉吟,将目光投到了陈禹的身上。
……………………………………………………………………………………………………………………………………………………
虽然加班,两更依然继续。为了让临风坚持的久一些,大家砸吧。
ps:感谢‘隐泊’的慷慨打赏!!!!
第104章 郎舅交锋
第104章郎舅交锋
|收藏,收藏,收藏,收藏,收藏,收藏,收藏,收藏|
陈禹一见冯有光的目光,微微思索,当即就明白了他的意思:‘由你决定。(顶点小说手打小说)’
陈禹皱着眉头,心里也有些疑惑,按理说,孙云不论是多么的正直无私,抑或是个老愤青,都不应该如此表现。何况他表现的一直都是从容有度,一切尽在掌握的智慧的上位者。
陈禹微微沉吟,抬头看向孙云,沉声道:“敢问孙主任,您来这里的使命是什么?”
陈禹这么说,一是给了冯有光旋转的余地,二来也是想探探孙云的底。
孙云低头喝水,心里却腹诽不停:‘我好心帮你,你还腻嗤我。陈家人,果然都不是省油的灯。家里大老板要是男人,绝对是一等一的人物,那个陈老二如果不是陈老爷子死的早,宫里没人,定然也是一代枭雄。这个老三,年纪轻轻就有如此胆量,稍加打磨,定然也是个人杰!’
孙云听着陈禹的问话,结束了短暂的思索,不慌不忙的将水杯放下,神色淡然稳重,看着陈禹轻笑道:“你认为我来干什么?”
要说孙云,其实以前也挺男人的,扛过枪,杀过人,蹲过号子,抢过票子。只要是男人的事情,他都干过。
奈何家里的那大当家的,实在是更男人,压的他喘不过气,孙云这些年,也渐渐习惯了任由老婆摆布,听从指挥。以往的魄力与漏*点,被岁月悄悄带走了。除了对仕途的热火依然熊熊燃烧不灭外,除了在外面偷偷包养的一个小老婆,偶尔逛逛秦淮河发泄一下压抑外,基本上没有什么缺点,典型的好男人。
陈禹脸色凝重,大滴的汗水落下,好似大夏天挤公交车,热的呼呼喘气。
“孙主任不是押解我会南京复命的?”陈禹微微沉吟,猛然抬头,目光灼灼的盯着孙云道。
冯有光被他这么开门见山惊的一身汗,连忙眼光瞥向身边的郭明。只见郭明赞许的轻轻点头,他才暗暗松了口气。
陈禹这么做也是无奈,他们本身就处于守势,孙云高高在上,不攻而攻,天然的攻势。陈禹觉得,按理出牌,做吃等死,不如出奇兵,或许能够受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孙云微微一愣,显然也没想到陈禹会直接硬生生的杀出这么一个迎面枪来。不过他早已经修炼成精,脸色微微一变就悄然掩饰过去,轻轻一笑,目光柔和杀机暗藏的看着陈禹,淡淡道:“我来的时候不是奉命来押解你的。”
这句话有两个重点,一个是‘来的时候’,一个是‘押解你的’。‘来的时候’为现在的改主意明目张胆的做铺垫,以及做主观的恶意修饰。‘押解你的’则是**裸的嘲笑与警告,很直接的承上启下。
陈禹脸色微变,不过他立马就抓住孙云话里的漏洞,掩耳盗铃乘胜追击道:“现在呢?”
陈禹发现孙云已经用‘你’字,将押解的范围从他的想象中急剧缩小了。难得遇到一个有情有义的上司,陈禹自然不会恩将仇报,推脱罪名。
冯有光没有发现问题,皱着眉头看着孙云,目光中有些沉冷。郭明看着陈禹的紧张汗留满脸的神情,脸色微微一松。楚云山丁立峰两人,自始至终都是沉默无语,冷着脸的看着事态发展。但是从他们紧握腰间的手枪,与他们两人身后的士兵的紧张态度来看,两人显然打算做着什么冒险的行为。
孙云没有察觉他自己已经为自己挖好了坑,他义无反顾的跳了下去。他目光柔和犀利暗藏,轻笑道:“我来的时候是为了押解板垣贞直的。”孙云说完,端起茶杯,揭开差该,就嘴凑了过去,一脸沉稳的吹着早已经冷透的茶水。
他一边吹,心里一边笑:‘不错,应该再加一分。’
冯有光心里一沉,看着孙云有些不善的脸色。连忙插嘴道:“孙主任,我给你换杯水吧?”
孙云微微一愣,再看着手里的茶杯,早已经凉透,不但没有丝毫的热气,还触手冰凉。他尴尬一笑,放下茶杯,从容不迫道:“不必了,茶也只是是交流的一种工具,喝茶是要有心情的。”
冯有光见孙云说的一本正经,理所当然。犹豫一下,也没敢给孙云换。
陈禹皱着眉头,任凭头上汗水缓缓淌下,滴落在地上。陈禹心里有些疑惑,因为孙云从开始到现在,虽然总是笑容满面的说着杀机暗藏的话,经管笑里藏刀又温柔一刀,陈禹也能够感受到一丝若有若无的杀机。但是陈禹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心里想了一阵,没想通,就顾着眼前应付孙云了。
“板垣贞直跑了。”陈禹耿着脖子,一副豁出去模样。
“那就罪加一等!”孙云也不退让,步步紧逼。
陈禹一听,眉头挑了挑,又觉得哪里有些不对。不过他却也没有多想,又道:“敢问孙主任,我何罪之有?”
郭明听着两人的对话,眉头也皱了起来。他目光在孙云与陈禹身上来回游走,眼神里满是疑惑。
冯有光听着两人的对话,心里有些着急,给陈禹使眼色,却发现陈禹视而不见。给郭明打暗号,却发现郭明盯着孙云陈禹看,他无奈之下,只好皱着眉头继续听下去。
“第一,擅自对友邦正规军人采取不友好行为!”孙云抬起头,目光冷笑道。
陈禹一听,眉头紧皱,脸色凝重。这件事是郭虎首先开的口,说是他们先动手,再辩也没用。
“第二,对手无寸铁的友邦军人迫害!”孙云见陈禹脸色变幻,也不给他机会,又冷冷说道道。
陈禹暗暗吸气呼气,这个是他自己先动的手,无可狡辩。
“第三,对友邦军人进行精神**的双重虐待!”孙云见陈禹呼吸加重,又阴森笑道。
都是自己手底下兵干的,说是不是自己授意,谁信?陈禹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
“第四,杀害五十多个友邦正规军人!”孙云的话音猛然加重了三分,也冰冷了三分。
陈禹身体忍不住的一颤,他清楚的记得,卢沟桥事变日本人的借口就是一个士兵的失踪!!!
………………………………………………………………………………………………………………
**已经不远了,大家准备好了?
第105章 没事了?
第105章没事了?
|求收藏,收藏,收藏,收藏,收藏,收藏,收藏|
陈禹神色剧变,身体也忍不住的战栗起来。(顶点小说手打小说)像他这种在和平环境中长大的没有多少太大的为国为民的雄伟抱负,没有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超越理想,渴望的也不过是可心的老婆,温顺善良无欲无求的孩子,然后生活不冷不淡,偶尔小夫妻吵几口,然后儿子抗争几句,一家人和和美美,温馨而有序。工资拿着不多不少,两口子恰好能养活一家人稍有结余的小市民来说,只有当大事临头,深切的危机感压迫神经的时候,他才会奋勇反抗,一脸狰狞,满心愤懑。
陈禹神色急急变幻,心里瞬间转着无数个念头。但是转来转去,左思右想,似乎局势并不一定会按照自己的想法运行,事情很可能都已经到达了崩溃的边缘,再难回头。
孙云看着陈禹不停转换的脸色,心里莫名的松了口气,终于心理平衡,暗暗笑了:‘毕竟还是年轻人。’
或许因为某人心里念头有些不厚道,孙云对于这个素未谋面的小舅子轻轻一笑,道:“不用那么担心,我来的时候领袖并没有严厉的训示,反而对你是多加褒奖,很是赞誉。说你是党国的军人,颇有军人风骨。”
陈禹阴沉的脸色为之一变,神色惊惧双目圆瞪目光灼灼的盯着孙云。不为事情似乎不坏,也不为领袖褒奖,他震惊的是孙云的态度!
从他进来后,孙云对他的态度,这种友好到充满阴谋味道的语气,让陈禹心里阵阵发凉,暗暗警惕。教科书里对于这个时代的黑暗,到处都是阴谋诡计,到处都是看不见的鲜血淋漓的描述,现在犹有在眼前,挥之不去。
陈禹猛然感觉到,背后一阵凉风嗖嗖,让的心也跟着颤悠起来。
他强制镇定,紧皱着眉头,双目炯炯闪烁的盯着孙云,目光中充满了异样的探究,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不管你是什么阴谋,小心谨慎才是王道。
郭明看着孙云淡然如水的神色,眼神也锐利起来。他也清晰感觉到了孙云态度的诡异,对于一个素未谋面的小团长,即使你再欣赏,态度也不用好到亲切的如同子侄般。郭明疑惑了,心里开始回忆起陈禹的履历。
冯有光也终于察觉孙云的态度不对,但是看着陈禹也警惕的神色,脸色也悄悄的凝重起来。
孙云见陈禹目光怪异的盯着他看,又转头看了眼同样神色不对的郭明冯有光两人,也忽然觉得自己的态度实在是过于露馅,不是老好人的风格。他低头轻咳一声,抬头后恢复从容淡定古井不波,目光转向冯有光,云淡风轻,轻拿轻放道:“冯旅座,是这样,我来之前,领袖亲自交代,要好生褒奖陈团长,但是如今蓄意挑衅,致使我军士兵重伤,后又顽固视图反抗我军士兵正常搜查而强行穿入贵军驻地且已经强行破关并且路途中失踪数人的日本士兵已经回到租界。两相抵过,不赏不罚。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孙云几句话,就将事情的性质给定了下来。
随着孙云嘴巴的张张合合,众人再次神情俱震。对于孙云扔过来的重磅炸弹,几人先是接过来一看,然后又毫不犹豫的扔了回去。
冯有光饶是见惯了大风大浪,这个时候也有些扛不住了。冷硬的脸庞露出发自内心的错愕,双目威光闪烁的紧紧的盯着孙云已经闭上了嘴,看那样子恨不得再扒开看看。
郭明眉头紧拧,神色变幻如烟如雾,看不透彻。他微微扬着头,目光中锐利而犀利。早已经看惯了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心里也早已经平静的如一潭死水的他,如今刚刚起了点火苗,从内心来讲,他是不愿意让这个点火的人独自面对这个滔天巨祸的。
丁立峰与楚云山神情也变的怪异起来,两人虽然打过几年仗,但毕竟还是有些年轻,对于这些费脑子的事他们还是习惯用枪解决。对于几人的对话,两人似懂非懂,目光迷茫而坚定。
陈禹盯着孙云说完后就平平淡淡,扔在人群中绝对会被埋没的一点不剩的一张普通的有点英俊的脸庞,心里也翻涌起来,心如电闪。不是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时代使然,他不得不小谨慎。
“那,我没事了?”陈禹心思如电闪,许久也没明白这里到底有什么诡异。他索性不再去想,一歪头,直截了当道。
孙云看着陈禹敏感警惕的脸色,心里好笑,不过也难为陈禹担心受怕这些日子。他其实在路上就早已经想明白,也通过他的渠道打听清楚了领袖的态度,也收到了家里当家的媳妇的旨意:认回并带回兄弟。
就是孙云憋着笑意的时候,陈舜也风驰电闪的奔着这里赶来,心里却阵阵发紧。
想着姐姐话筒里杀气腾腾的话语,陈舜浑身直发冷。虽然具体事情陈尧什么都没说,但是她能够感觉出,陈尧对他有些失望了。
虽然这个不同父不同母的姐姐一直都心系陈家,这些年更是殚精竭虑的为陈家出谋划策。但是却不同于他,他为了陈家可以不择手段,牺牲任何人,但是这个姐姐却无比在乎家人,她的一切谋划都在保护家人的前提下。
因此虽然两人的目标相同,走的路却有些不同。
也是因为这样,她对陈舜语气中透露出一丝的牺牲陈禹的意味,就语气不善,有些难以压制怒气。
陈舜急急赶路,孙云也在想着心事:领袖的态度已经明朗了,在日本人咄咄相逼之下,他的的耐心已经耗完。如今日本人更是将手伸到了他的腹地,他感到了危险。因此在对待的陈禹的问题上,他也渐趋强硬。当然,这里面定然也有其他原因,包括获得欧美的政治同情,换取更多的援助。但至少如今陈禹不会有太大的事情,这也是他们的期盼。
祸闯大了也有大的好处,如今这个祸是捅破了天,漂洋过了海。陈禹反而获取了某种保护,因祸得福。
…………………………………………………………………………………………
第一更,求推荐,收藏。
第106章 诡异古怪
第106章诡异古怪
|收藏,收藏,点击一下就可以了。(顶点小说手打小说)帮个忙,大家。|
看着几人目光灼灼的眼神,孙云面不红心不跳,身体笔直,有条不紊。冯有光几人不说话,他也不说话,实在尴尬就端起茶杯轻轻啜上一口,好像茶杯里真的是滚烫的热茶。孙云如同坐定的老僧,眼皮不抬,嘴唇不动,如果不是起伏不定的肚子,陈禹肯定会过去试试他的鼻息的。
而孙云坐在那里,强压着内心磅礴的笑意。轻抬着眼皮,看着陈禹有些心惊肉跳的脸色,心里暗道:‘小舅子,你这是代你姐姐受过,你要怨就怨她吧。’
冯有光目光微凝,这个诡异的气氛与他之前想象的完全不同,不能说大相径庭,而是南辕北辙。
郭明也是眉头紧皱,他平时足智多谋,能言善断,可是这个场面也让他犹如大海里摸鱼,完全下不了手。
陈禹眉头拧成一个川字,双目灼灼闪光的盯着坐在那里不吃不喝不言不语的孙云,心里古怪异常。
这种场面,说出去肯定没人信!
诡异,实在是诡异。但是却又不像是阴谋气味,反而有点恶作剧的味道。
陈禹心里忍不住泛起了嘀咕。
“孙主任,吃饭的时间到了,要不咱们先吃饭吧。”过了许久,冯有光神情有些古怪的看向孙云,轻声道。
孙云抬起眼皮,扫了眼冯有光,又看了眼依然站在面前,神色也渐渐稳定的陈禹,不冷不淡道:“不急。”
冯有光与郭明对视一眼,郭明轻轻摇头,目光看向陈禹。冯有光眉头一皱,会意的轻轻点头,不再说话。
陈禹眉头微凝,在孙云身上扫来扫去。他心里隐隐的有着某种猜测,但是他将‘陈禹’的关系左右前后想了个透彻,也找不到有什么强有力的亲戚,能够影响到上层建筑。
“孙主任,您是等人?”陈禹脑子灵光一闪,忍不住的问出了口。
孙云眼皮猛然一抬,心里的得意之情轰然崩溃。
“陈团长果然是聪明人。”孙云心里一惊,但是很快就恢复平静,有些欣赏的看着这个便宜小舅子。神色淡淡道。
冯有光与郭明对视一眼,目光中满是疑惑。
陈禹问完后,心里莫名一松,站在那里,眼观鼻鼻观心,渐渐将紧张的心情平静下来。
事情都这样了,还能怎么样。陈禹抱着这么个想法,神色凛然心里悠然的站在那里,纹丝不动。
孙云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暗暗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
陈舜坐在晃晃悠悠的车里,感觉胃有些翻涌,脸色渐渐泛黄。他睁大眼睛,紧抿嘴唇,头上大滴汗珠刷刷落下。
“爸,你这是这么了!”陈茗竹坐在陈舜身边,看着陈舜汗珠直落,脸色难看,连忙拉住他的手臂,急声道。
陈禹摆了摆手,刚要开口,猛然转头伸向窗外,‘哇’的一声,大口呕吐起来。
陈茗竹一脸关心的看着他,伸手拍着他的背,急色道:“停车!停车!爸,你怎么晕车了,我记得你从来不晕车的!”
陈禹费力的咽了下喉咙,沉声道:“继续开!”说完,他又将头伸了过去。
司机不敢怠慢,继续晃悠悠的开着,不动声色的将速度调了下来。
陈舜吐了一阵,稍稍感觉好了一些,将身子缩了回来。依靠在座椅上,大口的喘气。
陈茗竹一脸心疼的看着陈舜,低声抱怨道:“爸,干嘛要开这么快,你这是去哪里啊?”
陈茗竹本来还被关禁闭,不允许去采访游行,如今却忽然被拉了出来,她心里就疑惑异常,而看样子如果不是蔺徽儿身体不好做不了车的话,也会被拉来,这让陈茗竹很是疑惑,什么事让她爸这个大师长如此劳民伤财兴师动众的。
陈舜胃里翻涌,苦着脸,摆了摆手,费力道:“到时候你就明白了。”
陈茗竹俏脸一垮,低声嘟囔道:“我就知道你会说这句。”
陈舜没有理会女儿的抱怨,闭着眼睛,不知道是忍受着车子的颠簸还是在思索着什么。
过了半个小时,亭子里的气氛还是一如既往的诡异与古怪。孙云抬头挺胸,闭目养神,悠然自得令人神往。冯有光一身正气,凛然而坐,继续着他一贯的作风。郭明站在一边,神色淡然从容,如果配上一把白扇那就名副其实了。丁立峰楚云山两人依然紧握腰间的手枪,神色巍然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紧张。
陈禹头上冒着一丝细汗,双目直视,迥然有神。
王哲秋众人围聚在外面,神色凝重。里面安静的没有丝毫声音,更让他们心惊胆战胆战心惊。巡逻的士兵也渐渐的停止下来,他们面色漠然,神情麻木的向着这里围拢。
林纾搂着小丫头坐在椅子上,目光有些呆滞,如玉的俏脸柔和,带着一丝甜甜的笑意。小丫头也不知为何,老老实实的倚在林纾怀里,小脸也轻轻的纠结在一起。赵宜荻坐在她边上,俏脸满是紧张,几次张嘴欲问,都没有发出声音。
吴珊站在窗前,双臂环胸,双眸睁开,目光直视冯有光的院子。南京的人一到,刚进入驻地,她就知道了消息。她现在心里有些迷茫,那一直奉至心间的信仰,这一刻,竟然有些隐隐的动摇。
“他应该算得上是个英雄吧?”吴珊低着头,黯然的心里想道。
黄桂辉在房间里,牙齿磨的格格响,脸庞抽*动,神情狰狞而得意。
“哈哈,陈禹啊陈禹,你得意啊?你以为你是谁!385团还不是落到了我手里吗!”吴珊并没有告诉他吴均的话,现在黄桂辉有些得意。
这个世界关系陈禹的人不多,如果说有,非要算上的话,应该还要加上在钱家大院遥视这里的麦蝶与宋寒衣。
385团驻地,离大门不远不近。
“呜哇”
车一停,陈舜就冲了下来,扶着强,大口的呕吐起来。
陈茗竹在他身后拍着他的背后,一脸心疼的关心着。
过了许久,他才渐渐好起来,脸色也有了一丝红晕。他轻轻的吐了口气,脸色僵硬的笑道:“想不到有生之年还能看到你老子如此狼狈不堪的模样吧?”
陈茗竹扶着陈舜,嗔怪道:“都这样了,还有心情开玩笑啊!”
陈舜抿了抿干裂的嘴唇,低低的哼了声,吐了口浊气。
“走吧,人家都虎视眈眈了。”陈舜抬起头,看着远处大门口那些士兵警惕的眼神,轻笑道。
陈茗竹看了眼陈舜,觉得他没什么大问题后,也转过头看向不远处荷枪实弹的士兵,神情疑惑道:“爸,你就是要带我来这里?”
陈舜沉着脸点了点头,声音轻不可闻道:“我们陈家终究还是需要男人继承的。”
…………………………………………………………………………………………………………
关于狼道友的评论,临风一直都没有回复,很抱歉。一来是忙,二来感觉狼兄好像只是在发表心里的某种看法,似乎并不要临风回复。
但是看了许多,临风还是觉得有必要回复一下。
陈禹,他不是悲情男,也不是凤凰男,无敌男,他就是一个红旗下的小市民。
他会摔倒,会哭。他会长大,会笑。
他不是一个天生无敌的人,他也不是上知五百年,下知五百年的神人。
所以,陈禹会有个过程,他会渐渐成熟起来,这个期间,还需要大家见证。
谢谢狼道友一直来的关注!
第107章 紧张时刻
第107章紧张时刻
士兵一边警惕的盯着陈舜,一边翻开他的证件。(顶点小说手打小说)但是一看之下,就是神色一变,目光闪烁起来。
经历一次大变后,这些守门的如今都是机敏之人。领头之人是第二营第二排排长陆房。他皱眉一边打量陈舜,一边暗暗思索:团座,参谋长,旅长,南京特派员,这又来了个师长,看来这次麻烦真的大了。
“陈师长,您稍等,我们团最近有点事情,还请稍等,我去去就来。”陆房将证件还给陈舜,神色不变心里急闪道。
“喂,你看清楚了,我爸是师长,师长懂吗,比你们团长大好几级呢?你还想让我们等,你傻了?”陈茗竹看着陆房,一脸的古怪表情。她的语调没有高高在上的刻薄,也没有市侩的蔑视加嘲讽,反而是带着一丝好奇的劝诫。
陆房扫了眼陈师长身边青春貌美,灵气逼人的小姑娘,眉头不禁一皱,虽说这年头老牛吃嫩草是合理合法的,陆房还是忍不住鄙视的丢给陈师长一个厌恶的眼神,觉得这个胖子实在有些暴殄天物。也不管陈茗竹是主观好意还是客观恶意,他冷淡着脸道:“稍等。”说完,也不给陈舜父女机会转身便走。
陈舜也是老江湖,对于陆房的眼神那是心知肚明,他却没有放在心上,渐渐平稳气息,调整身体,陈舜没有理会陆房的无礼。倒是陈茗竹大是不忿,对着陆房的背影叫道:“喂,你这人怎么这样,还有没有一点军人的纪律性?喂,我话还没说完呢……”
陆房只当没听见,大步向前走去,背影渐渐消失在左拐右弯的营房里。
陈茗竹看着陆房消失背影,大是气愤,气鼓鼓的小脸,瞪着圆圆的大眼,厥着嘴巴瞅了一阵,不见陆房回头,不禁转过头,凶巴巴的对着陈舜道:“爸,看你训练出的士兵,一点纪律性都没有,这样的人怎么保卫国家?怎么保卫人民?怎么保卫祖国的大好河山……”
陈舜脸色不动神色平静眼神里古井不波,缓缓吐气,吸气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