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穿越之狼走民国〗第3部分

林纾粉脸顿时一红,轻扶耳边秀发,微微思索一阵,旋即皱了皱眉头,眼神轻轻看向陈禹离开的方向,慢慢蹲了下来,双手抱着小王琰,低声道:“那琰儿喜不喜欢妈妈和别人男人……睡到一张床上?”
小王琰厥着小嘴,摇了摇头:“他们会欺负妈妈。”
“要是不欺负妈妈,还照顾妈妈和琰儿呢?”林纾粉脸展颜轻轻一笑,春风拂面般说道。
小王琰歪着小脑袋,苦恼的皱起了小眉头:“那琰儿以后是不是就不能和妈妈睡在一起了?”
林纾微微一愣,粉脸闪过一丝红晕,低声道:“可以的。”
小王琰眨了眨可爱的大眼睛,忽然凑近林纾的耳边,细声道:“是刚才那个哥哥吗?”
林纾粉脸顿时滚烫,嗫嗫的说不出话来。
陈禹看着于城镇的笔笔烂帐,一个脑袋两个大,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声娇脆脆的童音忽而在耳边响起:“哥哥,饭菜好了。”
陈禹一怔,从账本中醒悟过来,抬头看着眼前这个三四岁的小女孩,粉雕玉琢,大眼睛乌黑发亮。虽然因为营养不良小脸蛋有些苍白,但是水灵灵的大眼睛一眨一眨,依然颇为可爱喜人。
陈禹先是笑了一下然后抬头看向跟着进来,端着盘子的林纾,见她粉脸微红,眼神闪躲,顿时双眼一眯,心里微叹:‘聪明女人啊……’
“叫叔叔!”陈禹忽然促狭一笑,对着小王琰道。
“可是妈妈让我叫你……?”王琰大眼睛眨了眨,回头看了眼林纾,显的颇为为难。
林纾娇艳的脸庞,顿时红霞遍布,尴尬垂头。
“你妈妈想占我便宜。”陈禹眯着眼睛看着小王琰,点了点头,忽然以一副我都明白的样子对着小王琰大声说道。
林纾羞的想找个地方钻下去,有心开口解释几句,却又不知道如何解释,只能怯生生的愣在那里,双手端着盘子,进退不得。
看着林纾的娇羞模样,陈禹微微一愣:‘我什么时候变这么厉害了?难道是我变的自信了?被那么一炸,情商大幅度提升了?’
“不管了,反正是好事!”陈禹摇了摇头,懒得去想。他有一个缺点:懒!不仅是身体,而且还有大脑。
“那我还是叫你叔叔吧?”小王琰睁着大眼睛,回头看了看林纾,然后闪亮亮的看着陈禹轻声说道。
“恩,这样才对。小丫头,你为什么不怕我了?刚才你不是很怕生的吗?”陈禹伸手摸了摸小王琰乌黑的短发,一脸奇怪的问道。
“妈妈说你是好人。”小王琰忽然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两个小酒窝,嫩嫩的,甜甜的。
“我长的一张好人脸?”陈禹抬头,右手摸着脸,神色古怪的看向林纾。
一个弃妇对着女儿说一个男人是好人,而且还是在准备与其长久‘同居’的情况下。陈禹脑子里立即展开了某些儿童不宜的联想,并且余光偷偷看向林纾曼妙的身段。
第十章 守护一方
第十章守护一方
“我知道你是好人。(顶点小说手打小说)”林纾神情渐渐镇定下来,端着盘子,熏熏袅袅的走了过来。
陈禹皱了皱眉,疑惑道:“你从哪里看出来的?”
一个二十一二的少*妇,有一个三四岁的女儿,虽然身段脸孔更加的风韵迷人,但是她的眼神里,却有着与年龄不符的成熟与沧桑。
“你的眼神与别人的不同。”林纾一边将盘子上的饭菜端下来,一边神色笃定说道。
陈禹微微愣神,旋即恍然大悟:‘怪不得呢,我说我女人缘那么好,怎么就没一个和我好呢?原来我纯洁啊……’
陈禹想了一阵,又抬头看着林纾,眼光灼灼道:“你们……女人是不是喜欢那种眼神色色的,脸色坏坏的男人?”
陈禹心里忽然冒出了一句话:‘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脸色颇为期待的盯着林纾。
‘世道真是变了,都说好人难行,如今又要加上好人难婚了?’陈禹心里又一阵胡思乱想。
他的话音一落,无所谓的胡思乱想,但是林纾却是一阵窘迫,粉脸一直红到了粉嫩的雪颈。再看着陈禹那‘炽热’的目光,林纾低啐一声,一扭小蛮腰,落荒而逃。
陈禹一愣神,看着林纾那丰满娇柔的背,紧致弹性的翘臀,暗暗的咽了咽口水,连忙拿起筷子扒饭,低声嘟囔道:“解放妇女,任重道远……”
林纾被陈禹吓跑了,但是小姑娘王琰却依然镇定自若,嫩白小手在桌上纵横捭阖,右手是馒头,左手是一把猪肉。
看着王琰的模样,陈禹忽然心里一酸,转头看向门口,神情若有所思。他知道,林纾肯定就躲在门后,而小姑娘的行为,肯定是林纾提前要求的。否则一个与母亲相依为命的小孩子,如何能够离开母亲而大吃特吃。
陈禹眨了眨眼睛,低头扒在碗上,大口的扒饭,和着眼泪。大白米饭,除了酸涩,什么味道他都没感觉出来。
“小丫头,这些饭菜都要吃完知道吗?浪费粮食是很不好的行为知道吗?”陈禹擦了擦嘴,站了起来,大声的对着小嘴鼓鼓的小王琰说道。
“叔叔,你不吃了吗?”小王琰不但没有被陈禹吓到,反而大眼睛眨了眨,一口将嘴里的饭菜吐在碗里,急声对着陈禹说道。大眼睛里,满是祈求,或者说是期待。
陈禹鼻子一酸,低声道:“恩,叔叔有事情要出去一趟。”他一边说,一边大步向着门口走去。
“妈妈叔叔不吃了,你吃……”陈禹刚刚走到门外不远处,小王琰就端着盘子冲了出来,小手抓着一块肉,拼命的向着躲在门柱后面的林纾嘴里送。
林纾大眼睛蓄满泪水,轻轻坐了下来,张口嘴吞下那块肉,模糊的眼睛,却一直注视着陈禹缓步离开的背影。
陈禹加紧几步,快速的出了院门。他走到院外外,越过门卫王哲秋,背着他,眼泪忍不住的落下。但旋即,他又不动声色的擦了擦眼泪,耸了耸鼻子,深深的吸了口气。
“我虽然不是以天下为己任的大英雄,无力拯救天下,那就退一步,尽我的全力,守护一方!”陈禹看着冷清的街道,心里默默的说道。
但旋即他又摇了摇头。
“小王,让警备队的队副过来,然后让户籍副主任将户籍送过来。会计也给我喊过来。再喊来几个事务员。”陈禹微微思索一阵,转身对着王哲秋道。
王哲秋一愣,旋即一个军礼,大声道:“镇长稍后,我这就给您喊去。”
陈禹点了点头,又转身进去,在院子里转了起来。
乡政府大院也不大,一个内眷住的院子,一个办公用的院子,中间用一道墙隔开。陈禹背着手,没有多久就将院子给摸熟了。
没有多久,连同冯徳柱在内,被陈禹点到的三人,外加两个事务员,六个人就战战兢兢的出现在陈禹的客厅里。
陈禹坐在椅子上,端着茶杯在嘴边,双眼翻起,眼神淡淡的扫过面前的六人。
冯徳柱一脸恭敬的,户籍副主任刘晓莉三十出头,一袭粉红色旗袍,包裹着玲珑身段,火爆的身材,被衬的紧致丰满。队副张德宏一脸肃然,表情坚毅。会计殷兰穿着比较保守的灰色长袍,俏脸洁净,素雅有致。神情也显的很正经,一看就是良家妇女。
陈禹打量了几人一阵,放下茶杯,神色漠然道:“从今天起,于城镇就听我的了。我的要求也很简单:明定赋税人口,杜绝贪官污吏,打倒豪强恶霸!”
陈禹说完,就神色淡淡的打量众人。
冯徳柱眼里闪过微微的喜色,刘晓莉一见陈禹看来,就抛一个媚眼过来,却看不懂她的态度。张德宏稳重的多,脸色一直如常,态度也不甚明了。最后的殷兰到是先有些激动,嘴唇动了动,悄悄看了眼身边几人,见几人没有说话,她也缩了缩头,不敢吱声。
陈禹也不理会,张嘴又道:“我不喜欢……”
“叮铃铃……”
陈禹刚开口,就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响起。
陈禹皱了皱眉,对着冯徳柱道:“看看是谁?”
冯徳柱一听,连忙走了过来,拿起话筒,一听,神色一变,左手捂着话筒,低声道:“镇长,是76旅旅部。”
陈禹一听,连忙也跳了起来,接过话筒,小心翼翼道:“喂,你好,我是陈禹。”
电话筒那边立即就传出一声厚实的男音:“我是冯有光,陈禹,明天会有一个营人马抵达于城镇,你要给我好好训练,知道吗?”
陈禹一听,尽管没头没脑的,但一听手底有兵了,立即大声道:“请旅长放心,只要到了我手下,就是一直羊,我也能给他练成一只狼!”
“那就好。”说完,话筒就啪的一声挂了。
陈禹微微一愣,看着挂了的话筒,眉头拧成一个川字。好事来的太快,让他有些接受不了。
“算了,反正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陈禹心里转了一圈,最后暗道。
陈禹转过身,看着几人不同的脸色,心里一动,淡然道:“本镇长喜欢废话,也不喜欢废话,我只看政绩,如果干不好,我就让干的好的人上!还有,明天会有一个营的人马过来,你们安排一下,后天我要操练他们。”
说完,漠然的看了几人一眼,施施然的奔着饭厅走去。他刚刚吃的不多,又饿了。
剩下的几人微微一愣,各有表情。这个时候,什么都是假的,唯有枪是真的。
先是张德宏皱了皱眉,看了几人一眼,带头走了。然后是殷兰跟着,随后是刘晓莉艳丽的脸上闪过一丝笑意,扭着水蛇腰,一扭一扭的走了。冯徳柱脸色变幻了几下,最后也纠结着脸走了出去。
第十一章 保家卫国
第十一章保家卫国
陈禹心里盘算着如何练兵,不知不觉就走到了饭厅。(顶点小说手打小说)
饭厅已经收拾极其整齐,桌上也干净整洁。显然,林纾母女没有在这里吃。
陈禹看着空荡荡饭厅,苦笑着摇了摇头,自己这镇长做真是失败,弄到现在,压根就不知道自己住哪?
想了想,陈禹心里一狠,一屁股坐了下来。然后就开始在脑子思索起他的训练大纲起来。不得不说,陈禹的脑袋很好使。很快就将步操、刺枪、劈剑、摔跤给想了出来,至于马术什么的,他现在还没那条件。
“叔叔,你在想什么?”忽然间,一张精致小脸出现在陈禹身边,大眼睛扑闪扑闪的问道。
陈禹微微一愣,看着眼前这张娇嫩小脸,可爱的一塌糊涂,情不自禁的伸手捏了捏:“叔叔在想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什么事情呢?”小王琰嫩白小手慢慢的伸了出来,畏畏缩缩的放在陈禹腿上,昂着小脑袋,大眼睛微带犹豫的问道。
陈禹看着小丫头怯生生的动作,微微一笑,伸手将小丫头抱在腿上,捏了捏他嫩嫩的小鼻子,笑着道:“叔叔在今天晚上住哪里?”
小丫头或许感受到了陈禹的善意,大眼睛一亮,脆声道:“叔叔,住我们家吧,我和妈妈的床很大的。”
陈禹一听,顿时血液沸腾,喉咙干涩,双眼滛光大冒,刚要张口答应,但旋即又一本正经道:“呵呵,小丫头尽瞎说!”
说完,又心虚偷偷的抬头四处看了看,他估计林纾肯定也跟了过来。
陈禹心思的确敏捷,其实小丫头就是林纾派来打前站的。
小丫头一听就不干,大眼睛一眨就说道“叔叔,我没瞎说,妈妈还问我……”
“琰儿!”小王琰还没有说完,一声娇喝就从屋外传了进来。紧接着一个窈窕身影就慌慌张张的冲了进来。
陈禹眼睛眨了眨,有些奇怪的看着有些慌张失措的林纾。
林纾粉脸涨的通红,饱满圆润的双峰,急剧的起伏着。大眼睛水灵灵的满是说不清的色彩。
陈禹又低头看了眼怀里的小王琰,低笑道:“小丫头,妈妈还说什么?”
“不准说!”小王琰还没有开口,林纾却声色俱厉的厉声道。但是怎么听,怎么感觉有些做贼心虚。
林纾一说完,当即就恨不得找个窟窿钻下去。低着头,粉脸滚烫,妩媚的眼神不停的闪躲,柔如凝脂的玉手也交错在一起,神情甚是窘迫。
陈禹眼神满脸古怪的在小丫头与林纾之间来回徘徊,心里隐隐感觉林纾可能和小王琰说了什么关于自己的事情,但又有些不敢相信。
陈禹眼睛一转,伸手拿过边上的一张纸:“小丫头,叔叔送个礼物给你好不好?”
小王琰小脸一喜,但旋即转头看向林纾。而林纾芳心大乱,也不知道为何就慌乱的点了点头。
小丫头大喜,脆声道:“好。”
陈禹将纸张叠了起来,三下两下折成了一只青蛙,放在桌上。
“你看好了。”陈禹大开大合的撸着手臂上的袖子,一副要大干一场的模样。
然后伸出一只手,在青蛙屁股上轻轻的一按。青蛙顿时就是一跃,跳出了陈禹的手指。
“哇,它跳了!”小王琰大眼睛顿时闪亮起来,小屁股一用力跳起来,伸出小手就去抓它。
“哪个,陈镇长,您的房间我给您准备好了。”林纾忽然抬头,大眼睛闪闪发亮的盯着陈禹,急声说道。
陈禹微微一愣:“哦。”
林纾一听,乱跳的心脏,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这个时候,小丫头抓住青蛙,抬着头,大眼睛满是疑惑的看着林纾,眨了眨,小嘴脆脆道“妈妈,叔叔不和我们睡吗?”
……
陈禹终究还是没能与林纾大被同眠,晚上先是熬了半夜写了训练大纲,然后才血红着眼和衣睡了。这个时候,他还不觉得有谁会无聊的对付自己,因此他大胆放心的睡了。
陈禹这一睡,当真是睡的昏天黑地,天昏地暗。直到中午,陈禹的肚子咕咕叫的将陈禹的大脑给唤醒。
陈禹一醒来就是惨叫一声,什么也不顾的直奔军队驻地奔去。
“结巴,咱们这位营长不是个英雄吗?”于城镇军营驻地,200多人坐在一起。一个大胡子对着身边一个白白净净的青年人说道。
“我……也、听……说了,不、不、过英雄……傲、傲气……”青年人结结巴巴的说道。转头看向营地外目光中有些期待。
他边上一个貌似少年人的小伙皱了皱眉,眼神炯炯闪烁着莫名的光彩。
他们不远处一个汉子抽着旱烟,吧嗒吧嗒的响。
许久,他狠狠的抽了一口,然后将烟杆在地上敲了敲,沉声道:“都别说,咱们来不过是为了保留番号,其他的,就不要多想了。”
其他三人一听,脸色微微一变,旋即纷纷沉默下来。
陈禹一路小跑的跑了过来,任何就是气喘吁吁的跑到众人面前,一边缓气,一边打量着自己的队伍:“我是陈禹,你们的营长!”
对于迟到的事情,他转脸就忘到了脑后。
两百人还算没有让他失望,各个神情漠然,丝毫不见稚嫩,很显然,这些人都是战场上磨砺过的。
他打量众人,众人同样打量他。当看见一个文弱书生,气喘吁吁,丝毫没有军人风度的营长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那眼中的失望是掩饰不住的。何况还如此傲慢,竟然迟到这么久。
在这个时候,除了枪杆子要硬,还有的就是靠山,一个好的老大,能够给他们的不仅是生命的保障,还有荣华富贵的期盼。
陈禹很快就注意到了这些眼神,双目冷芒一闪,蓦然间,一声大吼:“起立!”
众人显的有些手足无措,纷纷将眼神投向前面的四人。
四人对视一眼,忽然那个抽烟的汉子低声咳嗽了一声,脸色沉着道:“没听到吗?营长喊起立!”
众人一听,纷纷起身,归列四队,然后大眼瞪小眼,直勾勾的盯着陈禹。
陈禹心里一哆嗦,前世虽然也进行过演讲之类的公众活动,但是面对一群煞气十足的‘骄兵悍将’,陈禹的底气还是有些不足。
士兵对营长,两方就这样,直瞪瞪的对视起来。
‘妈个巴拉子的,怎么说我也是一个有文凭的大学生,还能被你们吓住!’陈禹暗暗咬牙,心里恶狠狠的吼道。
“你们是什么人,干什么的!”许久,陈禹猛然张口,大声吼道。
众人一愣,左右对视,具是一副莫名其妙的模样。
“我们是、是、是军人!”过了许久,那个哑巴青年很是艰难的说道。
“军人是干什么的!”陈禹丝毫没有给他机会,神色冷峻的大声质问。
“保、保家卫国!”结巴丝毫训练过这句话,说有些流利。
陈禹心里冷笑,继续高声喝道:“保家卫国干什么!”
………………………………………………………………
两更完毕,求收藏,推荐!
第十二章 枉做小人
第十二章枉做小人
他的话音一落,结巴顿时涨红了脸。(顶点小说手打小说)小眼睛眨了眨,许久愣是许久没说出一句话来。
众人先是皱眉,然后又将眼神统统定格在结巴身上。
“保护我们国家的人不被外国人欺负!”前头四人中的那个小伙子忽然眼神愤怒的大声吼道。
本来声色俱厉的陈禹说到这里忽然眼睛有些酸胀,近代历史的一幕幕,忽然间在他眼前迅速的闪过。鲁迅先生那一声声激昂的号角,蓦然间在他耳边轰隆隆的炸响。
陈禹脸色阴沉似水,声音低吼:“那你们凭什么保护?!”
陈禹不待回话,厉声吼叫:“外国的枪比我好,炮比我们好,船比我们好,飞机比我我们好……他们什么都比我们强,我们拿什么保护!”
众人一见陈禹几近斯声力竭的吼叫,纷纷具是一愣。漠然的眼神,在这一刻,竟然泛起点点星火。
“说啊,你们凭什么!”陈禹抽*动着脸角,眼神阴冷的再一次厉声吼道。
那抽烟的汉子脸庞微微涨红,嘴巴张了张,陈禹明显看到他暗暗叹了口气。刚才说话的小伙子这一刻也涨红了脸,眼睛急急转着。那个结巴嘴巴张了,却什么也说不出。还有那个中年人,他挪了挪腿,神色凛然,眉头皱了皱,随即咬了咬牙,却什么也没有说。
陈禹这个时候才发现,他竟然是瘸子。
陈禹红着眼睛,抽*动着脸角大吼“我告诉你们我们凭什么!”
他的话,将所有人的眼神都吸引过来,有的神情激动,有的漠然,有的淡然,有的冷笑。
陈禹将这些眼神看在眼里,他眼神泛着冷光,猛然上前一步,举起右手握成拳,咬着牙,脸色冷硬,竭斯里地的大喊:“我告诉你们,我们凭什么!凭骨气!我们凭着骨气!!我们凭着五千年传承的骨气!!!”
年轻一点的激动的连连点头,配合着他先前的传说,许多人都将他当成了偶像。
可是,许多年纪大一点的,虽然神色有些变化,却也没有多么的改变,眼神很快就变成了冷漠。
陈禹双眼涨的难受,但是看着一些激动的年轻的脸庞,他还是笑了,很自觉的将那些冷漠的眼神给忽略了。
陈禹冷着脸,眼神热眼冷眸的扫视着众人。
众人却表情各有不同,神情漠然。
陈禹微微平抑了下激动的心情,扫了眼众人,心里微微失望,暗叹一声,脸色平静的大声道“我也不和你们废话,大战随时都会来。想要活下来,我告诉你们,首先就是你的体力强过对方,大战,往往打的就是坚持!”
“你们也都是在死生边缘上走过几回的人了,我的话你们也该明白。我也不废话,我和旅座说了大话,要将你们训练成精兵,我们76旅,甚至是188师绝对的精锐!”陈禹脸色又冷了下来,目光凌厉的扫过前排的四人,沉声道:“所以,今天我给你们休息,从明天开始,准备接受地狱式训练吧!现在,原地休息!”
陈禹话音一落,众人的眼神,再次回到了前面四人的身上。
陈禹微微皱眉,看着众人的动作,心里微微恼怒。虽然知道旅部忽然将最好的兵给了自己,肯定有些问题,但还是没想到旅部竟然会让自己做个空架子。
“你们四人过来。”陈禹冷冷的看着前面四人,沉着脸道。
“大家休息吧。”那个抽烟的中年人,看了眼陈禹,转身对着依然站着的200多士兵神态淡然道。
200多人一听,纷纷坐了下去,然后又情不自禁的将眼神放在陈禹,或者说是前排四人身上。
“营座。”抽烟的汉子,拿着烟杆走到陈禹身前,一脸的淡然道。
其他三人也跟了过来,低声叫了声‘营座’。
陈禹摆了摆手,先是在附近找了块比较高的地块坐了下来。然后看着面前四人,脸色热情:“坐下啊,都坐下,坐下。”
抽烟汉子直直的看着陈禹,皱了皱眉,旋即又回头看了眼几人,淡淡的就地坐了下去。
其他三人也跟着抽烟汉子,围绕着陈禹坐了下来。
陈禹看了一眼四人,笑着道:“自我介绍一下吧,估计你们都知道我,我就不说了,说说你们。”
抽烟的汉子吧嗒吧嗒的抽了几口烟,然后又放了下来,用大拇指在烟斗里按了按,抬头看着陈禹,神色漠然道:“我刘洪入十六岁当兵,除了辛亥革命,其他的大战我基本都参与过,北伐我基本上全程参与。打了这么多年仗,死了那么多人,我身边的人换了一茬又一茬,就剩我一个。”
说完,他神色不变的又张开嘴,露出黑幽幽的牙齿,咬住烟杆,吧嗒吧嗒的抽了起来。
他神色漠然,语气也淡淡,但是包括陈禹在内,所有人都听出了他话音里面的悲怆。
“我叫秦胡,别人都叫我秦胡子,十七岁参军,先是奉军,后是南方军,后来又上了山当了土匪,在山上娶了婆娘,后来婆娘死了,我腿也瘸子了,抗着婆娘的尸体我又下了山。什么都不会,除了打枪。”中年瘸子双手撑在衣袖里,弯着腰,眼神里闪过一丝痛楚,但是脸上,却丝毫没有露出,除了看破生死的冷漠。
陈禹默默点头,又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我、我叫邱、邱晨,北平人。”结巴说‘北平人’的时候,异常的顺溜。眼神里还带着古都人独有的骄傲。
陈禹脸色闪过凝重,冷静的看着他,默默对他点了点头。
“我叫汪明朝,今年刚刚参军,我以前是384团的。”年轻的小伙子似乎没有听出前面两人人话里隐藏的故事,神情兴奋的对着陈禹说道。大眼睛不停的眨,神色有着明显的傲然。
陈禹忽然有些惘然,怔怔的看着他,蓦然间,他心里有种想要劝他退伍的冲动。
“今天你打我,明天我打你,打来打去,谁知道为了谁!”陈禹心里忽然沉甸甸的,脸上落寞的轻轻一叹。
几人一听,也是表情各不相同。纷纷默默低头沉默起来。
许久,陈禹从神思中回醒过来,神色复杂的看着几人:“我也不要求多少。认真训练,做有良心的军人,保护于城镇一方安宁,也算对得起我们领的那点薪水了。”
陈禹说完,心里却隐隐抽痛。上海或许好一点,但是长江对面……
刘洪一听,双目一闪,眉头皱了皱,对着陈禹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其他三人也附和起来,对着陈禹附和点头。
陈禹心里先是一松,然后又自嘲的冷笑了一声:‘看来我是枉做小人了。’本来还有着许多后招准备威逼利诱,如今一看,却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那好吧,你们今天好好休息,明天我们训练。武器弹药看守好,粮饷我会向旅长要。训练几天我们就在于城镇来场扫黑,打掉那些贪官污吏,豪强恶霸,还百姓一个太平!”陈禹沉吟一阵,猛的一拍大腿,大声道。
“是!”四人一听,忽然神情一变,忽的跳了起来,‘啪’的一声,行了军礼。
四人笔挺站立,目不斜视。但是陈禹却被吓的向后倒了下去,神情颇为尴尬。
陈禹若无其事的又站起来,鼻子出了两团气,没好气的翻着眼看了眼四人,低声道:“稍息!”
说完,又看了眼坐在不远处偷笑的士兵,心里微怒,暗暗将训练大纲的数字偷偷的改了又改。
四人具是一笑,虽然笑容有些不同,但是相同的,眼中都是善意。
陈禹微微一笑,也不生气,眉头皱了皱,低声道:“你们休息,结巴,带我去看看你们的住房与武器库。”
“是、是!”结巴又猛然站了起来,行了个军礼。
陈禹微微一笑,然后又看了眼众人,笑着道:“走吧。”
陈禹与结巴,两人并肩而行,不时的说着什么。
“老洪,你觉得我们的这个营长怎么样?”秦胡子看着两人的背影,闷声对着刘洪道。
汪明朝一听,也连忙伸过头来。
刘洪又吧嗒的抽了一口,看向陈禹的背影,皱眉道:“不是孬货。”
陈禹先是去看了他们的驻地,这个时候,哪里都有驻兵,他们的住房是现成的,大房子连城一片,甚至连岗哨,粗糙的防御工事都有。
陈禹点了点头,又与结巴去了武器库。
一边看,陈禹一边暗自摇头,二四“中正”式步枪、汉阳新步枪以及一些杂牌步枪,轻机枪五挺,重机枪两挺,山野炮两门,步兵炮一门,这些武器,混乱杂乱,根本就不像一只军队,更像一群土匪的装备。
“结巴,旅长为什么要把你们送过来,先前不是说让我自己招兵的吗?”看了许久,陈禹越看心里越疑惑。终究还的没能压制住内心的困惑。
结巴张口,眨眼睛,艰难的说道“番、番号,旅长为、为、为了番号。才、才将、将、将、将我们、我们抽调过来。其、其他、兄弟都、都、都很不满!”
陈禹微微皱眉,旋即也就明白了,估计这又是光头佬管用的驱狼吞虎的把戏。
这些过来的兵,明显都是上过战场的,有的甚至是老油子。
“那武器呢?”陈禹又问道。
“都是、是全旅最、最、最好的。”结巴道。
陈禹一听,忽然恍然大悟,这个时候,貌似这些武器的确很难搞,不说这些地方武装,就是是那些比较先进的,即使是蒋光头也不太好弄。
陈禹心里忽然有种千里马遇到伯乐的感觉,对那个素未谋面的旅长,心里充满了感激。
“恩,不错,明天训练的时候,我会重新划分编制,我不会让旅长失望的!”陈禹拿起一把六轮手枪,与一把指挥刀,沉声道。
哑巴在一旁也是大是点头,激动的说道“恩、恩、恩!”
陈禹随后又让冯徳柱送了些吃喝过来,然后就在营地里,与士兵们吹起牛来。如果说打仗,陈禹没上过,比不上他们。但是说到吹牛,结果陈禹一口,吹遍全营,愣是没人吹的过他。全被他吹的一愣一愣,傻乎乎的满是佩服。
士兵们或多或少的不满与不服,经过他这么一吹,也轰然间消散,一脸笑意的听着陈禹吹起来。
吃吃喝喝,吹吹侃侃,直到半夜,士兵们才放陈禹离开。
陈禹一边摇晃着身子,一边向着乡政府大院走去。一边走着一边笑:“都是一群汉子,呵呵,汉子啊,只要你和他们说到了一起,只要你能够得到他们的认可,他们就能为你挡枪,为你冲锋陷阵……”
刚才的一幕幕,恍若在眼前。诚挚憨厚的笑容,半生不熟的普通话,淡漠含笑的眼神,小心谨慎的动作……
“呵呵,不知道八年后,还有谁会再和我把酒言欢,胡天胡地的侃大山……”陈禹一边左摇右摆,一边大声感慨。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陈禹晃晃悠悠的出现在乡政府大门口。
“这,是我家!”陈禹歪着头,斜着脑袋看着大门,嘟囔一声,猛然快步冲了上去,大声拍门吼道:“开门开门,你家老爷回来了!开门!”
‘吱呀’
随着大门一开,冷风扑面,他酒醉的脑袋也为之一清。
“镇长,您回来了。”王哲秋开门一看见是陈禹,连忙过来搀扶。
陈禹摇了摇头,荡开他的手,看着王哲秋说道:“怎么老是你一人守门?”
王哲秋挠了挠后脑“镇长,这个,其实乡政府就我一人守门。”
陈禹一愣,边走边疑惑道:“为什么?”
王哲秋放下手,低声道“他们嫌薪水少,都走了。”
陈禹微微皱眉,停了下来,想了一阵,忽然眯着眼睛,咬牙切齿的冷声道:“明天你和我一旗去营地,过几天,带一个排过来守门!”
王哲秋微微一怔,脸色奇怪道:“镇长,一个班就够,为什么要一个排啊?”
陈禹脸色一黑:“哼,前门后门中门各一个班,总共一个排!行不行!?”
王哲秋虽然看不道陈禹的黑脸,但是听语气他也听出他的新老板生气了。连忙道:“行,行。”
陈禹翻着眼睛哼了一声,双手背后,向着屋子走去。
王哲秋在后面看着,不禁低声嘟囔道:“当官的脾气就是大……”
陈禹刚刚走出几步,肚子忽然咕咕的叫了起来。陈禹伸手摸了摸,低声自语道:“光顾着喝了,咋就忘了吃了呢?”
陈禹左右看了看,见左右无人,连忙猫着腰奔着厨房方向走去。一边走一边祈祷厨房里有剩饭。
陈禹鬼鬼祟祟的来到厨房,悄步的迈了进去。
借着暗淡的月光,打开锅盖一看:三碟精致小菜,一壶酒。边上还放走五个大白馒头。
“哎呀,这个林纾,还真是想着我呢。”陈禹一边拿起馒头,一边嘴角流着哈喇子,美滋滋的想到。
一个白馒头,陈禹血盆大口也咬了十几口才吃完,然后端起酒壶就往嘴里倒。
“沙沙”
陈禹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