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穿越之狼走民国〗第44部分

,三百多‘日本人’在漆黑的夜晚,悄无声息的走出了陈禹的385团驻地,消失在茫茫的夜色里。
李明博看了陈禹一眼,双目阴冷之芒闪烁,轻轻冷哼一声,带着人也走了。
陈禹本来还想与胖子套套近乎,再商量一下以后合作的事宜,却不想胖子走的这么的急切。心里叹了口气,看着胖子离开的眼神,充满意犹未尽的味道。
“那五十人做好准备了吗?”当五十人消失在大门口的夜空的时候,陈禹脸色冰冷一片,双目冷芒闪烁的低声道。
“已经出发了,很快就会到达埋伏地点。”王哲秋神情也肃然,一脸的冷厉。
陈禹双臂抱胸,双目冷闪道“嗯,让他们做的干净利落些,不要留下尾巴。”
王哲秋沉声答应一声道“是”
“对了,李明博估计不会与日本人一起走,你派人跟着他们。”陈禹稍稍犹豫,又冷哼一声。
李明博,在陈禹看来,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
黑夜里,一辆大卡车歪歪扭扭的行驶在前往析县的小路上,后面整排整排的士兵步伐整齐,鸦雀无声,跟在卡车后面,缓步的慢跑。
胖子坐在卡车里,透过反光镜看着这一切,暗自点头‘不愧是我大日本帝国的精锐士兵。’
他边上的高大威猛的士兵,依靠着车门,轻轻的打着呼噜。
“老大,我打听过了,他们去的是析县日本基地,这里是必经这路。”析县的一个小树林里,林海趴在一块石头上,对着身边的沈霭依低声道。
沈霭依俏脸上粘着露水,秀发沾湿,清冷艳丽,她轻轻点了点头,低声道:“嗯,这次务必将这些人杀光,绝不能放走一个人。”
林海沉着点了点头,注视着路上的动静,忍不住的又低声道“老大,老2已经被日本人处决了,我们虎袍山要不要重新立一个二当家?这样拖下去,兄弟们都有意见了。”
沈霭依斜了他一眼,冷着俏脸道“你现在和二当家有什么区别吗?”
林海一听,尴尬的嘿嘿一笑,转头趴在石头山,神情更加肃然。
经过两个小时的跋涉,卡车终于出了陇县,在析县的小路上歪歪扭扭的行驶着。
期间胖子极其想和高大威猛的日本士兵沟通两句,但是高大威猛的士兵却一直闭目养神,被问了急了就睁开双目斜他一眼,或者就冷哼一声,要不就骂一声八嘎,然后继续闭目养神。
胖子心里怒然,却也不敢得罪这家伙,忍不住的在心里骂道“哼,有什么了不起的,还不是被人抓了俘虏”
胖子哪里能够体会到高大威猛的士兵的心情,怀里揣了一千大洋,终于告别了穷苦的流浪生涯,他心里正在美滋滋的想:‘这下终于可以回去好好滋润的过一下富人生活了,感谢天皇陛下的赐予’
高大威猛的士兵很是虔诚的在心里感谢他们的天皇陛下,顺便也加上了一句‘同样感谢那慷慨的神秘人。’
“来了。”
一个小时后,一个小山丘上,五个黑衣人,全身除了一双犀利如鹰的双眼露在外面,其他的全部都隐藏在黑衣里。在漆黑的夜晚,黑夜笼罩着一切,冷风飘荡,似乎犹如天生的恶魔般,煞气缭绕,阴风阵阵。
领头之人低喝一声,双目冷光闪烁。
“团座的第一次任务,大家办的漂亮些。”第二个人双臂抱胸,眼神里厉芒爆闪。
“好,行动吧”领头之人眼神越过树林,落在了那刚刚出现在视野里,灯光还有些暗淡的,摇摇晃晃出现的卡车上。
五人微微点头,迅速分开。五个黑衣人一闪身,当即就消失在茫茫黑夜之中。
呼呼~~~
嗷嗷~~~
冷风呼啸,阵阵令人心悸,毛骨悚然的凄厉声响在树林里尖锐的咆哮穿越迅速无比的四面八方的蔓延回荡。
阵阵狼嚎,犹如地狱恶魔的招呼般,刺人脊骨,冷人心肺,阵阵吼叫,令人心悸,头皮发麻,顺着冷风,四处波荡。
听着冷风咆哮,野狼厉吼,胖子脸色瞬间苍白起来。外面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阵阵冷风过境,虽然吹不到他,但是他还是感觉后背一阵冰冷,忍不住的哆嗦起来。
他拉紧衣服,战战兢兢的看向窗外,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外面除了各种让人战栗的古怪声响外,什么都没有。远处那飘忽摇曳的黑影,更好似凄厉的恶鬼,摇晃着身子呜呜咽咽的发出森人惨叫。
胖子浑身颤抖,脑门冷汗直冒,哆嗦着嘴唇颤声道“中佐阁下……”
高大威猛的士兵也不知道是艺高人胆大,还是完全无知,他微微睁开双眼,不满的瞪了眼胖子,吼道:“外交官阁下,您必须明白,作为一名合格的外交官,您必须要学会处变不惊,无惧无畏,哪怕前面是刀山火海也要面不改色心不跳,哪怕前面是……”
听着‘中佐阁下’义正言辞的训斥,胖子心惊胆战的连连点头,但是模样却更加的楚楚可怜,令人心疼,好似要闯到高大威猛的士兵怀里才安心一般。
“嗷嗷~~”
一声狼嚎,胖子浑身猛的一个哆嗦,双目圆睁,圆嘟嘟的脸庞满是冷汗,煞白一片。
而车外的士兵却没有丝毫害怕,他们步伐严整,身体笔直,一副慷慨赴死的凛然大义。
“兄弟们收到暗号了?”刚才说话的黑衣领头之人对着身边的九个士兵低声问道。
“收到了。”他靠近的士兵答应一声,眼神里闪烁着兴奋光芒。
“好,给其他四队发暗号”领头之人点了点头,双目也炽热光芒爆闪。
“嗷嗷~~”
“嗷嗷~~”
“嗷嗷~~”
“嗷嗷~~”
“嗷嗷~~”
忽然间,四面八方都响起了狼嚎声,此起彼伏,遥遥相对。车里的胖子双目呆滞,直直的盯着车灯,只有那里才能让他有一丝的安全感。他双唇惨白,双目瞪圆,脖子伸长,嘴巴微张。
他能够感觉到,仿佛狼群在四面八方的向他们包围过来,尖锐的牙齿闪身着寒芒,口水滴啦滴啦的流。
‘我们只有两把枪,二十颗子弹……’
胖子十分清楚自己人的火力。
“当当当”
蓦然间,一排子弹劈里啪啦的就射到了车上,激起道道火光,阵阵令人头皮发麻的声响。
胖子一愣神,猛然脸色大变,转身拉住高大威猛的士兵的胳膊,凄厉的大吼:“中佐,我们的被埋伏了,我们被埋伏了……”
高大威猛的士兵不急不慢,旋即很是不耐烦的拍掉胖子的手,脸色冷肃,训斥道:“外交官阁下,我再重复一次:作为一名合格的外交官,您必须要学会处变不惊,无惧无畏,哪怕前面是刀山火海也要面不改色心不跳,哪怕是……”
“中佐阁下,我们被埋伏了埋伏了,你知道吗?我们被埋伏了,支那人的埋伏”胖子似乎已经处于癫狂状态,他拉着高大威猛的士兵胳膊,冲着他双目浑圆,脸色狰狞的凄厉大吼大叫。
高大威猛的士兵憨厚的脸上露出一丝无奈,道:“外交官阁下,我再向您重复一次:作为一名合格的外交官,您必须要学会处变不惊,无惧无畏,哪怕前面是刀山火海也要面不改色心不跳,哪怕是……”
胖子一张脸完全扭曲,疯狂的拉着高大威猛的士兵的胳膊,依然如故的厉声吼叫“中佐阁下……”
“咣当”
已经停下的卡车,车门大开,外交官阁下四脚朝天的迭出门外,在地上摇摇晃晃。车里,高大威猛的士兵缩回脚,摇晃着大脑袋,若无其事道:“真是啰嗦,这些外交官真是没救了。”说着,他又拍了拍口袋里的大洋,美滋滋的又闭上了眼睛。
‘或许美子还在等我回去娶她呢?’
胖子倒在地上,瞬间有些反应不过来,但是又一阵子弹从他脸颊划过,那炽热的滚烫,让他瞬间又反应过来,定睛转头一看。
三百多士兵,全部倒地,密集激烈的子弹,在空旷的野地,在漆黑的夜晚,犹如饿急的恶魔般,疯狂咆哮,张口血盆大口,吞噬着一切。
胖子傻了,眼神直愣愣的,一片死灰。
忽然间,他又看到了一个身影。那个与他一起来的外交官,他的同僚。他双目一喜,连滚带爬的冲了过来,拉着他就一阵大吼大叫。
那位外交官同样也是一脸的死灰,嘴唇苍白,双目惊恐的挥舞着手臂,断断续续的比划着什么。
胖子登时双眼浑圆,脸上狰狞之色大显,对着同僚就厉吼一声,然后什么也不管,在那密集闪亮的子弹雨中,他疯狂逃串,不时嘴里唔呀呀的厉吼着什么。
两个人,在漆黑的夜晚,如丧家之犬般,疯狂的奔跑。
“好了,让那两个人走吧,还有用的。”黑衣领头之人轻轻摆了摆手,沉声道。
本来密集的火力,瞬间就停滞下来,宁静的夜晚,回荡的枪声渐渐稀落起来。除了依旧咆哮的冷风,什么也没有。
“检查一下,保护兄弟们离开”领头之人挥了挥手,一边说一边走向那领路的,还闪烁着暗淡灯光的卡车。
“是”瞬间,五十个黑影迅速在冷风中串在出来,在狭长的道路上,轻轻呼唤着。
领头之人打开看着打开的车门,微微皱眉,一蹬脚,跳了上去。
高大威猛的士兵怀里搂着一袋钱,嘴角挂着一丝血迹,幸福无比的睡着。
‘美子,我来了。’高大威猛的汉子,轻轻呓语。
领头之人叹了口气,退了出来。
黑夜中,来来回回的人影,井然有序的迅速离开现场。300多人,在凄冷的夜风中,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大队长。”卡车边上,领头之人站在那里。很快,是个黑衣人也悄悄出现在身边。
“其他小队都走了?”领头之人扫了一眼,沉声道。
“是”一个黑衣人答道。
“嗯,那好,我们去执行另一个任务吧。”领头之人点了点头,神色又阴冷下来,双目厉芒闪烁。
……
“老大,日本人怎么还不到?”林海皱着眉头,看着依然冷冷清清的小路,有些疑惑的看向身边的沈霭依。
沈霭依秀媚微蹙,美目凝疑道:“再等一等。”
就在这个时候,两道人影仓仓皇皇的出现在两人的视野里。
沈霭依秀媚一皱,有些疑惑道:“怎么就两人,不是说很多人的吗?”
林海微微一愣,也疑惑不解道:“是啊,我查到的人数是10人,怎么现在就两人?”
沈霭依皱着秀媚,美目盯着两人狼狈的影子,闪烁着晶莹的亮光。
………………………………………………………………………………………………
也许今天灵感好吧,临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劈里啪啦的就写一直写了一夜,第二天修改的时候一看,竟然有了八千字。
呜呼呀,偶滴个亲娘嘞
临风终于有了传说中的爆发了理直气壮的大吼一声:求订阅,月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打赏,求签到,能给的,咱都求
期待吧,有第一次,肯定会有第二次的
第170章 见端平【六千字-求订阅,求月票】
第170章见端平【六千字-求订阅,求月票】
第170章见端平【六千字-求订阅,求月票】
“老大,就两人。(顶点小说手打小说)”林海远眺之后,神色疑惑的对着沈霭依道。
沈霭依秀眉紧蹙,俏脸紧绷,眼神盯着那两个模模糊糊的人影,美眸灼灼闪光,旋即,低声自语道:“不管你是谁,只要杀日本人,我沈霭依就交你这个朋友”
沈霭依回过头,盯着树林里仓皇逃窜的两人,瞪着一双美目,杀气腾腾道“不要杀他们,给几个窟窿就行。”
林海一愣,脸色古怪道:“老大,为什么不干脆杀了他们?”
沈霭依俏脸泛白,秀发露水丛丛,她冷吸一口气,低声道:“留着他们有用。”
林海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旋即跳到石头上,大喝一声道:“兄弟们,杀日本人啦”
“杀日本人啦”顿时,二十个土匪猛然站了起来,挥舞着武器,高声喊叫。那响亮的声音,随着四处呼号的北风,四处飘荡。
两个正在逃串的日本人,猛然冷风灌注,听着隐隐可辩的喊叫声,当即浑身一震,双目瞪圆,黑漆漆的夜晚,人影憧憧。两人脸色苍白,对视一眼,再次埋头奔跑起来。
林海跟在后面,手枪对着黑影,不时的劈里啪啦的看一枪,嘴里大喝道:“小日本别跑”
但是林海喊过,两个日本人跑的更快,黑漆漆的人影时隐时现,在小树林里疯狂穿梭。
林海带着人,跟在后面,当离日本驻析县基地不到三里的地方,他猛然停了下来。抢过身边一人手里的步枪,对着那一蹦一跳的黑影,悄悄的瞄准。
两个日本人如丧家之犬般,衣服破碎,脸色苍白,双目惊恐,鞋子也不知道双目早已经跑掉。他们知道疯狂的奔跑,耳边呼呼的冷风,凄厉的咆哮。让两人心惊胆战,浑身战栗,双腿虽然无力,却硬是跑的飞快。
‘啪’
“呃”胖子身边的那个日本人,一脚还未落地,闷哼一声,连头栽倒在地。
胖子一惊,脚步猛然一停。转过头,倒在地上的的那个日本人痛呼一声,仰着头对着胖子凄厉的呼救。胖子小眼睛眨了眨,心一狠,就要转头继续跑。
‘啪’
又是一声枪响,胖子惨叫一声。大腿上,血流如注。
“走吧。”沈霭依将枪放到腰间,冷冷的扫了眼已经倒下去的两个日本人,面无表情道。
……
往上海的路上,两辆汽车飞驰,掀起一片尘土,瞬间又被冷风一扫而空。
李明博坐在前面一辆车里,摇摇晃晃间,他神情阴冷,双目恨芒闪烁。脸上隐隐的疼痛,随时提醒他这次他是受了多么大的屈辱。对于从车里下来,到离开,在385团的每一个细节,李明博都能够记的清清楚楚。每一分每一秒,他都能够看到自己屈辱的模样在自己眼前晃荡。陈禹在得意的笑,看向他的目光全部都是嘲讽,冷笑,好似在看一个小丑。其他也在笑,笑的很大声,即使是现在,李明博也能够清晰的听到他们那发自内心的嘲讽,快意的嘲笑。
李明博双目厉芒爆闪,嘴角轻轻抽搐,忍不住的回头看了眼后面的车,那里的四人,他忽然间发现,似乎不太一样。但是他又无法确定他们究竟属于哪一派,他稍稍沉吟,双眼冷芒一闪,恨恨的转过头。
他隐隐的记得,这几人,也在偷偷的笑他。
“大哥,你觉得陈禹这人怎么样?值得培养吗?”后面的四人,也在商讨着他们旅程的点点滴滴。其中一个人摸着小巴,饶有兴趣的问道。
他们口中的‘大哥’就是那个中年人,他一听,微微皱眉,不确定道:“这个陈禹是个不错的苗子,但是他现在还只是一个小牛犊,离狼还很远,更不要说虎了。”
中年人一边说,一边想着陈禹这番作为,无论是他目无法纪的暴打李明博,还是他胆大包天的敲诈日本人,在中年人看来,都是属于无法无天,桀骜难驯的范畴。
其他三人沉默了,陈禹这番作为的确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完全没有顾忌后续影响。这种行为,如果放在以前,早就神秘消失了。
中年人稍稍犹豫,又目光闪烁道“不过这也正是我们现在所缺的,好好磨练一番,是块料,值得大用。”
其他三人神色一惊,其中一人不由自主的低声惊呼道“大哥,你是说,辞公?”
中年人一听‘辞公’两字脸色微变,旋即默然低头,沉声道:“我们已经确信日本人已经做好准备,大战在即,该回去复命了。”
四人自然不会是来游山玩水或者说来会一会考察一下陈禹的,毕竟这个时候,稍稍有点责任心的,都不会有游山玩水的兴致,至于陈禹,没有人那他当盘菜,虽然有人欣赏,但那也只是欣赏。
三人也点了点头,即使没有收到情报,上海的气氛也十分清晰的告诉他们,大事已经迫在眉睫了。
……
“大队长,前面那辆车里坐着李明博,团座交代的那四人坐在后面的车里。”黑夜里,十个黑衣人的袍子随风鼓荡,飘飘洒洒。其中一人指着飞速奔驰的两辆汽车,对着中间的黑衣人道。
领头之人双目猛睁,厉芒闪烁的冷冷的盯着那歪歪斜斜飞驰而来的轿车,蒙在头罩里的冷硬脸庞煞气四溢。
领头之人微微沉吟一阵,对着其他九人低声道“嗯,团座交代要做的神不知鬼不觉,毫无破绽。你们有什么办法,都说说?”
其他稍稍一愣,旋即漠然无语。想要将两辆车其中的一辆车里的人神不知鬼不觉的个给杀了,实在有些困难。
“大队长,等他们休息的时候,在他们水里加点东西。”一个黑衣人低声道。
领头之人微微皱眉,摇了摇头。‘这样不是明显给你留把柄吗’
“大队长,可以打爆他们的轮胎,让他们出车祸。”另一个稍稍犹豫,低声道。
领头之人一听,立时双眼一亮,沉声道:“这个办法不错。”
“大队长,这样也会留下把柄的。”一个正在皱眉苦思的黑衣人一听,当即松开眉头,轻声道。毕竟子弹留在那里,稍稍用心便能够发现。
领头之人拧着眉头,冷然的点了点头,道:“围过来。”
迅速,十个人将头伸了过来,围成了一个圈。领头之人嘀嘀咕咕说了几句,众人顿时钦佩之极,连声附和。
领头之人见大家同意,一挥手,沉声道“好吧,行动。”
“是”黑衣人翻飞的风衣,悄无声息的消失在黑暗中。
“老大,就这么放过姓陈的那个小子吗?他**的的实在是不甘心”第一辆车里,一个一把小胡子的青年人坐在前头,回头对着李明博怒气冲冲道。
李明博脸上淤紫还在,眼角的肿胀未退,他抽搐着脸角,咬牙切齿恨声道:“哼,那个小咋种,等我回到南京,我有一千一万办法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李明博几乎是一字一句,字字沾血。
几人一听,当即浑身一颤,哪怕是刚才出言讨好的人,这个时候也紧闭嘴巴,悻悻附和。
李明博冷冷的看了几人一眼,冷哼一声,闭上了双眼。
车子里寂静起来,除了李明博粗重的呼吸声。
猛然间,车子剧烈一慌,旋即忽然两轮离地,整个车子侧着飞奔起来。开车之人脸色苍白,拼命的打着方向盘,众人齐齐惊呼。在众人慌乱无比中,车子一直飞驰了二十多米又突然着地。四人身体猛然一摇一晃,差点撞出人命来
“怎么回事?”李明博惊慌失措,冲着前面开车的人怒吼一声。
开车之人心里也晃悠了一下,刚才车子差点翻到。他悄悄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心里咚咚咚跳个不停,回头嗫嗫道:“刚才可能撞上什么东西了。”
李明博脸色阴沉,他心里本来就堵的慌,如今黑着的脸庞更加趋向发紫了。
“大队长,想不到他们竟然能过冲过来。”十个黑衣人又聚集到了一起,其中一人看着已经着地,速度放缓的李明博的车子,有些意外道。
领头之人冷笑一声,低喝道:“如果这次他们翻车,最多受点伤,没有什么危险。哼,下一次,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众人一听,也点了点头,下面的确让人防不胜防,死了都觉得冤枉。
“大哥,李明博那辆车刚才差点翻了。”李明博后面的车,虽然离的有些远,但是大概情况还是看得出来。开车之人回过头,有些诧异道。
中年人一听,疑惑道“哦,为什么?”
开车之人带着一丝幸灾乐祸味,轻笑道“我刚刚看了,是块长长的平滑的石条,他们一个轮子走了上去,结果差点翻了过来。”
中年人摇了摇头,低声道:“大家毕竟都是同僚,下次不要这么说。”
几人一听,当即点了点头。知道中年人是为他们好,神色也露出恭敬之色。
李明博双眼怒光爆射,刚才的颠簸差点将他的心脏给吓的停止跳动,他极力的大口呼吸吐气,好让自己平静下来。车子平平稳稳的开着,偶尔的轻轻摇晃,让他胃里一阵不舒服,似乎有晕车的前兆。他使劲的咽了咽口水,神色极为难看。
想着自己刚才的丑态,再回想自己这一趟受到的屈辱,李明博就感觉的肺自己好似要炸开一般,心里无边的怨气怒气疯狂咆哮,弥漫整个心神。
“陈禹,我李明博如果让你轻易的死,我李明博三个字从今往后就倒着写”李明博咬牙切齿,脸庞肌肉隐隐抽痛。拳头紧握,细长的手指青筋暴露,苍白的肌肤能够清楚看到里面的骨头,指甲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伸进了肉里,鲜血缓缓的从指甲盖上流出。如果是以往,李明博一定会大呼小叫的药水绷带,可是现在,他一点感觉都没有。
忽然间,车子再次剧烈的晃动起来。
“怎么回事?”李明博一把抓住扶手,脸色不变的厉声大喝道。
“啊~”开车之人惊呼一声,还没来得及回答,忽然间,车头猛然向下栽去
车内的人立即纷纷大喊大叫起来,可是车子跌落丝毫未顿。整个车子忽然间冒出许多火花,沿着陡坡迅速的翻滚,下落。那恐怖的撞击声,摩擦声,在黑夜里,让人听得的心神俱震,毛骨悚然。
尤其是那最后一声,落地巨响,伴随着隐隐约约的凄厉吼叫,在冷风中四处蔓延,冷风飒飒的树林里,更是弥漫而过,令人心悸。那令人悚然的凄厉声响,仿佛整个大地都在颤抖,一时间除了这个声音,其他的,似乎完全停顿了下来。
“大队长,成功了。”不远处的一个小山头上,十个黑衣人迎风而立,十目冷冷闪烁,直勾勾的盯着小坡地,那冒着浓烟,闪烁着火光的汽车。
“等一下,等确定李明博死了他们才好回去交差。”领头之人双目清冷,双臂环胸,淡然道。
几人一听,漠然点头,纷纷将目光投在后面赶来的一辆汽车身上。
四人下车,来到李明博翻车的地方。
“大哥,这里本来应该是个陡坡,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多了一块,李明博估计没有看到,直接开了过去。但是那里根本就受不了汽车的重量,很快就塌陷了,而车子已经伸过头,拉不回来。所以,整个车子都翻了下去。”四人中的一个,迅速的勘察了一遍,神色有些猜疑道。
中年人脸色微变,皱着眉头神情凛然道“你确定这里本来没有这一块?”
那人一听,当即脸色有些尴尬,嗫嗫的低声道“大哥,这里磨损的厉害,现在天又太黑……”
中年人点了点头,自然明白他的意思。推诿责任,一般都是这么委婉的。
中年人脸色沉着,看着浓烟滚滚,火光闪烁的车子,叹了口气道“下去看看还有没有人活着?”
很快,一个人就沿着陡坡走了下去。没有多久,他就冲着上面大喊道:“大哥,都死了,一个没有剩。”
中年人眉头紧拧,沉吟一阵,脸色急急变幻。忽然间,他转过头,对着385团驻地方向,大声喊道“李主任不幸翻车,实属为党国效力,虽死犹荣”
几人一听,纷纷脸色古怪的看着中年人。‘这话是什么意思?’
冷风呜呜咽咽,凄厉咆哮,中年人的声音,四处蔓延,飘飘荡荡。
那小山丘上的黑衣人一听,当即脸色微变。双目冷冷盯着火光照耀,身影通红的中年人。
他自然明白,中年人喊的话,实际上就是喊给他听的。
领头之人皱着眉头,低喝一声道“走,回去复命。”
瞬间,十个黑衣人就消失在黑夜里。
中年人静静的听着,周围很寂静,没有一丝声音回应。
“大哥,你怎么了?”其中一人见中年人四处观望,也看了一阵,黑漆漆的一片,两个鬼影都没有。忍不住的出声问道。
中年人微微皱眉,思索一阵,又苦笑着摇了摇头。
“没事,将他们四人的尸体抬上来吧。”中年人看着山坡下,那个依然冒烟的汽车,不由得叹道。毕竟是同僚,让李明博暴尸山野,确实不该。
几人一听,不管情愿不情愿都点了点头。
驻地。
营房里,陈禹和衣躺在床上,双手枕头,抬眼静静的看着漆黑老旧的屋梁,阵阵出神。
吴珊洁白的衬裤,洁白的衬衫,晶莹的脚趾搂在外面,娇躯婉转蜷缩着躺在陈禹怀里。美目不眨的盯着陈禹坚毅的脸庞,轮廓分明的棱角,以及他出神的神色,玉脸悄悄泛点红晕。
“你说,林纾他们现在到哪了?”过了许久,陈禹忍不住的叹了口气,轻声道。
吴珊美眸一翻,瞪了他一眼。对于这个不解风情的家伙,她实在是无话可说。
吴珊没有理会陈禹的问话,葱郁如刀削的细手轻轻的抚摸着陈禹的胸口,低声道“小禹,我今天总感觉心里不踏实,跳的厉害。”
陈禹淡淡的点了点头,神色不变道:“我也有感觉,不过山雨欲来风满楼,有的预感,很正常的。”
吴珊双目盯着陈禹有些黑黝黝的脸庞,担心道“小禹,你最近把日本人得罪的厉害,他们不会第一个找你吧?”
陈禹淡淡一笑,伸手轻轻拍了拍吴珊的玉背,若有所思的低声道:“既然大战不可避免,那还不如早一点开始,绝了那些人的幻想,齐心协力的打赢这一战”
吴珊也知道南京派系林立,亲日派众多,陈禹这么说,也不是没有道理。
“小禹,你答应我一件事”忽然间,吴珊坐了起来,俏脸肃容盯着陈禹的脸,沉声道。
陈禹微微一愣,笑着拉了拉她的小手,笑着道:“什么事,你说。”
“你先答应我。”吴珊神色不变,美目肃然。
陈禹微微疑惑,不过还是点了点头道:“好,我答应了,你说。”
吴珊一听,芳心松了口气,芊芊嫩手摸着陈禹胡茬遍布的脸庞,柔声道:“小禹,如果打不过日本人,你别逞能,哪怕你当逃兵我也跟着你,不要拼命好不好?”每每想起上次陈禹抗着旗帜在枪林弹雨中怒吼,吴珊就心神一阵跳动,寝食难安。
陈禹微微一愣,看着这个被自己强、暴,又霸王硬上弓的女人,他实在没想到她竟然隐藏了如此深情。
陈禹坐了起来,一把将吴珊搂紧怀里,双臂使劲,使劲,使劲……
“板垣君,去吧,用支那人的头颅,为我们的勇士们报仇”矮胖子神色阴沉,毒蛇般的双眼,灼灼闪烁着寒芒。
两个外务省的外交官,他已经找到,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虽然他明知道是抗日土匪干的,但是在看看来,已经没有多少区别了。他说是中**人干的,那就是中**人干的
板垣贞直脸色同样阴沉的可怕,他厉喝一声,大声道:“是,司令官阁下”
胖子身体笔直,双眼微眯,抬头仰望天空,肉嘟嘟的脸上露出无比虔诚的信仰,他轻声祷告,道“天皇陛下的荣耀,即将洒遍这里的每一处土地。板垣君,神圣的事业,需要你的枪炮开路。我的大佐阁下,你做好准备了吗”
板垣贞直猛然身躯一挺,脸上狂热之色愈浓,双目灼灼发光,脸色沉硬的大声吼道:“司令官阁下,板垣贞直愿为天皇陛下的荣耀付出一切,哪怕是生命,也毫不所惜只为天皇陛下的荣耀,传播四海”
胖子猛然低头,神情变幻,渐渐恢复。他一脸满意的看着板垣贞直,声音柔和道“去吧,板垣君,拔出你的剑,让他犀利的光芒,为你前进的道路照耀一切我期待你胜利的讯息,为我们的前进,提供信心”
“哈伊”板垣贞直一躬身,提着佩刀,神情阴冷狂热的大步离开。
没有多久,整个上海沸腾起来。
第二天,天还未亮,陈禹就将军队召集起来,在天微微亮的时候,他准备开拔了。
吴珊有些疑惑,一边给他整理衣服,一边柔声道“小禹,为什么这么早就走?”
陈禹脸色肃然,眼神里担忧浓的化不开,他眉头紧拧,叹道:“我们的军队毕竟不如日本人,还是早做准备比较好。”
吴珊俏脸微变,声音战栗道:“小禹,开始了?”
陈禹笑着摸了摸吴珊的头,低声道:“大的还没有,不过小的肯定已经来了。”
“小的,你是说析县的日本人?”吴珊是聪明人,一点就透。
陈禹淡淡一笑,道:“嗯,他们是急先锋,这次有了援兵,估计又要安奈不住了。”
吴珊轻轻吐了口气,温柔的盯着陈禹的脸庞,轻声道:“小禹,我不管其他人,你一定平平安安的,知道吗?”
陈禹捧着她娇媚俏脸,对着那红唇就深深吻了一下,然后嘿嘿笑道:“放心好了,这次我们是全团出动,你跟在我身边,随时监视我。”
析县陇县好似商量好了一般,很是默契的这边刚离开,那边也出动了。
………………………………………………………………………………………………………………
感谢‘柳大’的慷慨打赏,鞠躬致谢。感谢‘花间忧月’大大的月票及推荐,强烈九十度鞠躬
ps:弱弱的问一句:各位大大,月票,还有么?
第171章 战前【求订阅,月票,打赏】
第171章战前【求订阅,月票,打赏】
第171章战前【求订阅,月票,打赏】
“小禹”
陈禹刚刚走出大门,留守的士兵就急匆匆的跑来,在陈禹耳边嘀咕一句,陈禹一听,当即慌忙让姜青带领队伍继续前进,自己跑了回来。(顶点小说手打小说)冲进营房,一接过话筒,里面就传来了那熟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