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穿越之狼走民国〗第49部分

有半个小时他的防线就崩溃了。这让他再次对日本人的军力有了一个清醒的认识,对战起来,定然也会更加的小心。
他一边打,一边撤退,呼呼的北风,已经渐渐起来了。陈禹感觉着脸颊的清冷,心里却一片火热。
“团座呢”吴珊刚刚安抚好伤员,一回来见五六百士兵正在加紧布置,严阵以待,却没发现陈禹,当即俏脸一变,急声道。
王哲秋脸色凝重,沉声道“团座还在战壕里。”
如果他不是要控制小树林,又要监视姜青,他肯定会跟在陈禹身边。
吴珊一听,当即俏脸大变,怒吼道:“什么,你们让团座给你们垫后?”
说完,她什么也不顾,直接就越过众人,直奔着第二道战壕冲去。
王哲秋一见,刚要去拉他,却猛然被吴珊的一个警卫挡住,他神色冷漠道:“你们都不是男人,连一个女人都不如”
说完,他也不等王哲秋反驳,连忙带人跟在吴珊身后。
王哲秋脸色滚烫,看着微风起伏的树林,浓浓的油味,随着北风飘荡,再看看身后的姜青,他神色痛苦的咬了咬牙,一狠心,又回到了原位。
姜青几人脸色同样难看,却也无法说出什么来。
吴珊疯狂的奔跑,这个时候,她也忘记了什么顾忌,疯狂的奔着第二道战壕冲去,芳心跳个不停,急急念叨“不要有事,不要有事……”
可是,事情往往总是这样,你越想它不发生,它偏偏往往就发生了。
陈禹带着人一边撤,一边打,行动起来极其缓慢。而小鬼子如同跗骨之蛆,你刮都刮不掉。这些小鬼子离你不近不远,不时的放几枪,直让陈禹恨的牙痒痒。
“团座,你先走吧。”刘洪端着机枪,靠在陈禹边上,一边倒退着打,一边大声道。
陈禹冷哼一声,大声道:“给老子打都是老子的兄弟,老子什么时候丢下不管过”
陈禹神色冷冽,对着小日本就一通扫射,却没有发现他身边的士兵们的脸色的变化。
陈禹带人缓慢的退着,吴珊来的却极快。一见陈禹众人,当即就带人冲了进去,袖珍手枪啪啪啪的连连三枪,然后才转头去看陈禹。
“呃~”陈禹忽然低吼一声,脸上冷汗点点冒出。
……………………………………………………………………………………………………………………………………
没有加班,今天是星期天,临风难得休息。丈母娘喊去吃饭,结果帮了一天的忙。还是媳妇好,说晚上来给我按摩按摩。
临风很辛苦,求点月票,打赏
偷偷的问一句:有么?
ps:感谢‘aqmyj’‘实验小学’两位大大的月票,临风无以言表,明天争取努力一点
感冒中,泣血感谢。
第179章 赢了【求订阅,求月票,求打赏】
第179章赢了【求订阅,求月票,求打赏】
第179章赢了【求订阅,求月票,求打赏】
陈禹刚刚转头,就闷哼一声,双腿不受力的猛然一弯就要倒下。(顶点小说手打小说)
“小禹”吴珊惊呼一声,连忙扶住已经倒地的陈禹,俏脸满是惊容与担忧。
陈禹头上冷汗直冒,大腿小腿同时中了一枪。痛的他龇牙咧嘴,他勉力的支撑着,冷气倒吸的沉声道:“撤”
吴珊看着陈禹已经开始泛白的嘴唇,牙齿哆嗦着,却神色冷沉,肃然凌厉。当即轻声应了一句,架着他,连忙向后退去。
刘洪一见,连忙带人堵在陈禹身前,火力突突响起,为陈禹他们垫后。
陈禹脸色泛白,身体颤动着被架着急速离开。小鬼子已经上当,戏已经演的足够,没必要再让兄弟们牺牲了。
板垣贞直跟在追击的队伍后面,望远镜里远远的看着这一幕,当即脸色大喜,神色一凛,放下望远镜,沉声道:“支那人的团长已经中枪大日本帝国的的勇士们,为天皇陛下效忠的时候到了”
板垣贞直身边的小鬼子一听,当即神色大喜,纷纷厉叫,脚步更加的飞快,奔着陈禹撤退的方向,一股脑子冲了过来。
板垣贞直脸上露出一丝冷笑,阴沉的神色渐渐放松下来。
“团座”王哲秋带人接应陈禹,一见他受伤,当即神色一变,连忙过来抱着他。
陈禹嘴唇干裂,神色苍白,靠在王哲秋怀里,身体虚弱声音沉着道:“放火烧他娘的,烧的狠一点。老子打了两次小鬼子,被打了三枪。这仇一定要报”
“团座放心,小鬼子一个也跑不了”王哲秋神情有些内疚,听着陈禹有些安慰的话语,大声道。
陈禹也没有在意,淡淡的点了点头,嘴唇哆嗦着道“待会儿将我放高点,我要看着小日本如何被我一把火烧死的”
“是”王哲秋背着陈禹,迅速的奔着不远处的一个小山丘走去。吴珊俏脸紧绷的跟在后面,绷带药水什么的一应俱全。
姜青几人神色冷厉,没有心情关心陈禹。
小日本已经摸过来了。
“打”陈禹越过姜青准备的防线后,姜青就神色凝重的严阵以待,一见小日本真的冲了过来,当即大喝一声,手里的手枪迎着小日本就啪啪啪打了三枪,神色冷闪的厉声大吼。
早已经忍无可忍的385团士兵,当即操起家伙,迎着小日本就狂风暴雨般射击起来。
小日本自然也不是吃素的,当即轻重机枪调了过来,迎着对面简陋的防御就热烈的回击起来。
板垣贞直在后面迅速的跟了过来,一走进树林他就皱眉,冷声道“怎么这么浓的油味?”
参谋官鼻子嗅了嗅,眼睛微微转动,旋即大声道“大佐阁下,也许是支那人逃跑时出了什么问题。”
板垣贞直皱着眉头,淡淡的点了点头,旋即再次神色凌厉大步追了上去。他后面的士兵,纷纷跟了过来。如今他们是追击者,是胜利的一方,自然没有人甘于落后。
小树林不是很大,但是两千日本人还是很容易装得进来。
陈禹躺在一块石头上,脸色苍白,头上冷汗直冒。他颤抖着双唇,沉声道:“小鬼子全进来了吗?”
“进来了,现在就点火吗?”王哲秋站在陈禹身边,低声问道。
陈禹一边龇牙咧嘴吸冷气,一边思索道:“别急,再等一等。”
这点王哲秋自然不用陈禹提点,点了点头,低声道:“没有我的命令,他们是不会放火的。”
陈禹点了点头,微微放心。
“参谋长,团座的后手是什么,我怎么现在还没发现?”姜青身边的一个士兵,一边恶狠狠的开枪,一边极其好奇的大声问道。
姜青见小鬼子已经进来,心里也松了下来,背靠着坚硬的石头,大声道:“你闻闻空气中的味道”
那士兵一听,当即鼻子耸动,嗅了嗅,当即面露疑惑道“参谋长,是油味,什么油都有。”
“你马上就知道了。”本来姜青是不会说这么多的,但是一来心情放松,二来也觉得自己跟对了人。当即神情愉悦的多说了两句,还罕见的露出了一丝笑容。
“大佐阁下,对面的支那人极其顽强”那参谋官见他们的勇士五分钟都没有丝毫的进展,当即对着板垣贞直神色凝重道。
板垣贞直现在踌躇满志,他得意的冷哼一声,笑容阴森道:“不要急,支那人现在是穷途末路,我们慢慢和他们玩。”
说着,他冷冷一笑,神色自如道:“让军队吊住他们就可以了,我们有的是时间。”
“哈伊”参谋官虽然不知道板垣贞直是怎么想的,但是他也只能服从命令。
时间快速的流淌,本来堪堪防守正考虑要不要增兵的姜青忽然发现,他们与日本鬼子尽然势均力敌了。他眉头紧皱,思索许久也不得其所以然。
他眼神变动,许久,猛然冷着眉头,沉喝一声道:“继续打”
说完,他便将军队交给刘洪,自己奔着陈禹疗伤的地方走来。
陈禹躺在石块上,忍着痛,注视着不远处的双方战斗变化。见小鬼子竟然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不禁冷哼一声道:“三个月灭亡中国,上海你们就要打五个月哼”
在陈禹看来,如今世道变了,日本鬼子五个月都不见得能够攻陷上海。
远远的,他见姜青走了过来,眉头皱了皱,又看了眼下面,见时机差不多了,就咬着牙对着王哲秋摆手道:“先点火,然后开炮”
“是”瓮中之鳖,王哲秋神色兴奋的大步离去。很快,高高的山丘上,几面旗帜迅速的摆舞起来。
几乎是瞬间,触火即燃的各种燃烧物,当即燃起熊熊大火,在北风呼啸下,迅速的蔓延。滚滚浓烟升空,各种火星弥漫开来,迅速的将火焰带到每一个地方。
北方起火了。
西方起火了。
南方也有浓烟升起。
“大佐,不好了,我们中埋伏了”得意忘形的参谋官一见四处的火焰,当即脸色惨白的大声喊叫。
板垣贞直脸色也瞬间变了,他也没想到,热武器时代,还能玩这种埋伏。他脸色急急变幻,思索该何去何从。南面火小,显然可以突围,以他看到的中国人的兵力,自然不会认为还会有什么埋伏,他可以从容离去。但是他不甘心,看着对面淅淅沥沥的枪声,他还再想赌一次,何况那位矮胖子还在虎视眈眈。
“轰轰轰”
就在板垣贞直内心剧烈挣扎的时候,蓦然间,十几枚炮弹,犹如雨下,落在他身边的不远处,轰轰轰炸响。
这不是迫击炮的迫击炮,是野战炮步兵炮加农炮榴弹炮
久在军旅的板垣贞直脸色瞬间就变了,他忽然间意识到,对面的军队,似乎不是不是那么简单
他眼神闪烁,神色颇为狰狞。这次失败他就没有任何机会了,可是对面的中国人显然是有备而来板垣贞直心里再次犹豫起来,看着对面那不算激烈的火力,他脸庞急急抽搐,神色急速变幻。
陈禹一看,当即笑了。日本鬼子被包了饺子,这一次,板垣贞直这个老小子是死定了。
姜青看着下面双方的激烈碰撞,后脊梁竟然隐隐的发冷。阻挡板垣贞直进攻的实际上只有两百人,后面还五六百人等着。在迫击炮等猛烈的炮火轰炸下,板垣贞直能够聚齐多大的进攻力量才能攻破陈禹与他们火力丝毫不若的防御工事?更为重要的是,即使板垣贞直向南跑,也依然无法在火海里多做挣扎。南面虽然火焰不多,但是只要一炮而下,火焰就会瞬间而起
算无遗策姜青看向陈禹的眼神,起着微妙的变化。
“团座,直接让兄弟们上吧。”姜青觉得,这样磨着板垣贞直,不如直接让他死了心算了。
陈禹刚要说话,却见吴珊俏脸肃然的拿着一根注射器竖着缓缓推动的排气。陈禹当神色一变,颤声道:“珊珊,你干什么?”
吴珊一愣,美眸疑惑道:“给你打麻醉啊,谁让你嫌护士拖累将她们都赶走了。”
陈禹的心脏再次不争气的跳动了一下,也顾不得解释,颤声道:“那,珊珊,你会打针吗?”
吴珊一愣,一边用葱白玉指弹了弹注射器,俏脸肃然道:“嗯,以前学过的。”
陈禹喉咙微微干涩,嘴唇哆嗦道:“那,你打的疼吗?”
吴珊微微一愣,旋即美眸大增,好似发现了新大陆般,紧紧的盯着陈禹的脸。许久,她俏脸微红的娇声道:“团座,你怕打针?”
陈禹苍白的脸上红润一闪,翻着眼睛歪着脖子干脆道:“不怕”
说完,他一副英勇就义模样的转过头,目光灼灼的盯着下面愈加疯狂进攻的小鬼子。心里颤抖着盘算着姜青的话,许久轻声道:“将队伍全部拉上去,将板垣龟儿子给老子打回去”
刚说完,他就感觉腰带一松,靠在岩石的屁股微微一凉。然后就感觉有盐水贴身,陈禹喉咙咕咚一声,闭着眼睛,浑身僵硬。
吴珊娇颜轻笑,看着陈禹身体的紧绷,不禁好笑。被打了两枪也没见他说什么,怎么打个针就害怕成这样?
陈禹心里跳个不停,喃喃自语:‘我是英雄,我是英雄……’可是喊道最后,他还是苦笑着道‘英雄也怕打针……’
猛然间,陈禹身体一颤,就感觉屁股上一凉,却没多大感觉。
吴珊从指尖上感觉陈禹身体肌肉的颤抖,芳心也忍不住的紧张起来。轻轻拍了拍陈禹僵硬的屁股,柔声道:“没事了,打了麻醉就不疼了。”
陈禹感觉不到疼,身体也悄悄的松弛下来。悄悄的抬头看了眼周围的几人,心里默默一松:“还好他们没发现。”
吴珊动作极其麻利的拔出针,又掏出了其他工具。陈禹费力的抬头看着吴珊摆弄的刀刀叉叉,双眼当即又是一黑。心里不禁暗叹道:‘老子来了这里,就和医院结下了不解之缘。’
板垣贞直看到对面的火力猛然增加,各种机枪爆发出无比巨大的进攻性,已经冲进了很远的士兵,被突然起来的火力,蓦然间击溃,那些冲锋的士兵,纷纷撤退,进攻完全受到遏制。
板垣贞直脸色阴沉的要滴下墨水来,他本来是猫戏老鼠,现在才发现,自己其实一直都是一只老鼠,一只将自己当成猫的老鼠
讽刺
他脸庞抽搐着,神情狰狞可怖。
“杀给给”板垣贞直猛然拔出佩刀,迎着对面陈禹的阵地就是一声大吼
“杀给给”刚刚败退的士兵,当即也端起武器,再次冲锋起来。
板垣贞直神色冷沉,目光好似火山爆发一般,闪烁着熊熊烈火,炽热寒烈的盯着对面的阵地,恨不得一口吞下。
“打”刘洪抱着重机枪,那硕大的子弹,随着嘚嘚嘚的响动,一个个被迅速的拉进枪腹,然后又火光闪烁的**而出。
那火光带着炽热的厉芒,凄吼着咆哮,吞噬着它道路上的一切。冲在最前面的日本士兵,猛然间一个个的向前摔倒,身体颤抖着,再也爬不起来。
陈禹的轻重武器,这个时候,完全爆发出可怕的破坏力。在轰隆隆的炮火声中,扮演着横下吞噬的魔鬼。
世事无常。本来立体式肆无忌惮进攻的小鬼子,这个时候也终于尝到了立体式攻击的滋味。
同仇敌忾,385团剩下的士兵,这个时候,个个都疯狂了。他们抱着武器,突突突火光直冒,不停的开火。那炽热的子弹,极其锋利的收割着对面的扑上来的生命,一个一个,毫不留情。
他们不为奖赏,不为保存,不为陈禹。
“大佐小心”
“轰轰轰”
蓦然间,板垣贞直身边的参谋官忽然大吼一声,猛然扑了过去,就在他扑向板垣贞直的时候,一颗巨大的炮弹轰然落下,然后就是一声巨大的咆哮,阵阵烈风尘土倒卷过来,一瞬间狂风漫天,飞沙走石。
“大佐”板垣贞直身边的士兵纷纷被掀倒在地,能够爬起来的,当即神色慌张的大喊大叫。
被掀倒在地的田中行二,也不知道是不是命大,竟然活蹦乱跳的站了起来。他当即也神色寻找起来。
“大佐,大佐”很快,众人就在一颗断树下,将板垣贞直给找到了。
参谋官躺在板垣贞直的下面,被压的脸色苍白,四肢伸直。板垣贞直躺在参谋官的身上,肚皮上被炸的皮开肉绽,血肉模糊,里面的东西甚至都能看的一清二楚。他神色苍白,面容凄惨,嘴唇哆嗦着,好似在说着什么。
田中当即跑了过来,耳朵赌在板垣贞直耳边,结果板垣贞直嘀咕了半天,他硬是什么也没听懂。
也许有了板垣贞直中肉盾,炸弹没炸到他。也许是因为板垣贞直在他身上,大树没压倒他,参谋官神智很是清醒,咬字也很清晰的说道:“大佐阁下说:立即从南面撤退”
田中行二一愣,很快,‘啪’的一声,冲板垣鞠躬道:“哈伊”
直起身,他一挥手,大声道:“撤退”
说完,他立即带人,急匆匆的奔着南面跑去。本来进攻极其激烈的日本士兵,当即如同潮水般,呼啦啦的撤了下来。
躺在树下气息微弱,双目似闭似开的板垣贞直,猛然双目一睁,嘴唇哆嗦着大声道“%¥%¥%”
但是他如今气息不畅,虽然是大声,却也没几人听到。
参谋官依然躺在地上,听着板垣贞直的喊叫,当即神色平静道“大佐阁下,我想田中中佐是误会您的意思了。”
这个参谋官很尽职。
板垣贞直一听,当即胸脯一挺,嘴角的血液汩汩的往外冒。他双目凸圆,脸庞肌肉抽*动,嘴唇急急的闭闭合合,头一歪,过去了。
谁也不知道,板垣贞直临死前,说了什么。
当然,或许除了这个参谋官。
“营座,小鬼子逃了”就在田中带人撤退的时候,刘洪身边的士兵大声道。
刘洪抬头看了看,脸色露出一丝凶狠,大声道:“兄弟们,咱们又赢了”
“赢了赢了……”剩下的士兵,劫后余生,纷纷扔掉枪,站起来,大喊大叫。
他们兴奋,他们震惊,他们仰头大吼,他们伏地大哭。
陈禹嘴唇苍白无血,脸色更是灰白一片,虽然打了麻醉,但是陈禹还是隐隐的感觉后背凉飕飕的。也不敢抬头看下面吴珊在干什么,心里一个劲的颤抖。
“王哲秋”陈禹忽然间双眉一挑,厉喝一声。
王哲秋连忙跑了过来,大声道:“团座。”他也不敢看吴珊以及那几个帮忙的士兵在忙活什么,目光直直的看着陈禹苍白的脸。
“南面也烧吧烧的小一点,我还要板垣小子的人头,烧糊了就分辨不出来了”陈禹心里憋着一口气,沉声道。
“是”王哲秋答应一声,当即转身离去。
姜青迅速的回到了防御阵地,对着兴高采烈的士兵大声道:“快点,趁着火小,打扫战场”
战后善后也是件大事。
极其振奋的士兵,一听,当即醒悟过来。连忙捡起地上的枪,大吼一声,奔跑出去。
385团的的规矩,战利品是根据自己收缴的多少奖励的。你收缴的越多,奖励的就越多。
刚刚跑出没多远的田中,一见后面的追兵呼啦啦的全部涌了过来,当即双腿一颤,也不顾其他人,撒腿就跑。
而其他士兵见了,自然不会留下来给他垫后。当即枪一扔,双腿跑的比田中还卖力。
“轰轰轰”
在田中逃跑的路上,炮火轰轰烈烈的响起,炮火一响,火星只要触及到那到处遍洒的油,便会熊熊大火燃烧,将田中逃跑的路上,映衬的一片通红,熠熠生辉。
田中脸上愈发的惊慌,四肢更是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潜力。
姜青看着田中跑的那么卖力,望远镜再看看南去的路上,大树熊熊燃烧,一棵课大树,哗啦哗啦的倒下,火焰交错在一起,愈发的猛烈。
……………………………………………………………………………………………………
本来还以为今天能多些一些的,呵呵,状态实在不是很好。上海这鬼天气,前几天都26、7度了,最近也呼啦啦的掉了下来。鼻子不透气,大脑晕乎乎的~~~~
第180章 善后
第180章善后
第180章善后
善后的士兵,爆发出无比炽热的漏*点,他们动作矫健,思维敏锐,眼神更是犀利异常。(顶点小说手打小说)他们胆大心细,他们眼明手快,他们争先恐后。
“嗯?”一个士兵忽然间见一个大树下躺着两个人,而且两人的动作很是奇异。不禁神色古怪,端着枪,小心翼翼的走了过来。
那个士兵走到大树前,伸头一看,再次一愕。
这颗被炸烂的巨型大树下,一个男人口歪眼斜,身体僵硬,显然已经去见他们的天照大婶了。而下面那一个,行为很是古怪。
只见他不停的耸动屁股,左右摇摆,双手拉着上面那个死鬼的双手,脸色似痛苦似陶醉的不停扭动着身子。双手不停的用力,屁股更是大摇大摆。
这个士兵走南闯北的也算是见多识广,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诡异的一幕。他当即有些好奇的放下枪,蹲在他边上,目光疑惑的看着他,很是好奇道:“喂,你在干什么呢?”
无疑,这两人就是死了的板垣贞直与活着的参谋官。那颗大树压在板垣贞直的胸口,参谋官被死死的压在下面,动弹不得。
参谋官一见有人,也不管他是谁,当即叽里咕噜的就阵阵大叫,表情还极其丰富,双手却拉着板垣贞直僵硬的手不肯松开。
如果这个士兵懂日语的话,就明白是参谋官喊的是‘救救他’的意思,可惜,他不懂。于是,他又认真的从头到尾的认真打量了一下这个人,旋即摇了摇头,淡淡道:“不好意思,我们只收战利品,俘虏不归我们管。”
说完,他很是可惜的抗着枪,再次投入了打扫战场的伟大而光荣的事业中去了。
参谋官双眼大增,嘴巴哇哩哇哩的大叫,屁股不停的扭来扭去,耸动个不停,可是压在他身上的板垣贞直,却文丝不动。而那位仁兄,已经奔着另一地方跑的没了人影。
很快,又有第二个人过来,不过与第一个人差不多,也是蹲在那里看了一阵,然后无奈的摇了摇头,很是无情的离开了。
第三个,第四个……
这里没有多么激烈的交战,很快,战场就被打扫的一干二净。
最后姜青在众人的簇拥下,来到了这个唯一一个没有被打扫的地方。
那个参谋官已经丧气了,他看着围绕在他身边的众人,叹了口气,颓丧无力的闭上了眼。
姜青走过来,看着板垣贞直身上的将徽,当即神色一变,连忙走了上来,仔细的端详了半天,旋即面露喜色道:“去,报告团座,就说板垣贞直被炸死了。”
众人一听这就是板垣贞直,当即脸色灰败,差点就跳脚:死人可也算是战利品啊。
不过当即还是有一人,飞速离去。
姜青认真看了看,笑呵呵道:“将这两人压下去,到时候赏钱肯定少不了”
众人一听有赏钱拿,当即大喜,七手八脚的将那根大木头抬开,将板垣贞直与参谋官给压了下去。
姜青这边顺利结束了。
田中行二脸被烤的通红,浑身汗如雨下,他扔掉身上的累赘,在火海中穿梭,在林海中奔驰。在奔腾的火海中逃串,在吱吱呀呀倒下的树木中奔逃。他后面的士兵唔呀呀的大吼,同样慌不择路的小心翼翼的疯狂逃命。
路不是很长,但是田中行二却觉得,这比西天取经还要远,还要煎熬。他焦急无比,神色慌张。身上的枪啊炮啊,早就不知道被扔到哪去了。身上汗水湿透,整个人也好似被烤熟般,红彤彤一片。
跑、跑、跑……田中行二心里不停的大吼,脚步更是风驰电闪。
陈禹躺在冰冷的石头上,心里一直在颤抖。他总觉得浑身不自在,总想给自己早就找点事情做。
“王哲秋给旅长发报。”陈禹眼睛骨碌骨碌的转,许久,他终于想起这件事。不管如何,他总是是冯有光的下属,通报一下战况完全符合规矩。
“是”王哲秋答应一声,向后走去。
陈禹两腿间,吴珊秀发沾湿,神色肃然,两只美眸更是凝重异常,贴着妩媚娇软的俏脸,半蹲在那里,姿势十分诱人。双手飞快的动作着,刀刀叉叉更是出出进进,在陈禹大腿上左右开弓。
陈禹躺在那里,心惊胆战,焦虑无比。
“团座,好消息”刚刚离去的王哲秋兴冲冲的跑到陈禹身前,大声道。
“什么事?是不是板垣那老小子抓到了?”陈禹一听,当即脸色大喜道。
“不是。”王哲秋刚刚说了不是,陈禹神色就落寞下去,而王哲秋又道:“板垣那老小子被炸死了。”
陈禹刚刚沉下去的脸色又是一变,双目大睁道“真的?”
“真的,参谋长已经将他的尸体收好了。”王哲秋神色很是兴奋,板垣贞直这个老小子总是针对他们385团,这次干掉了正好。
陈禹神色也颇为激动,神情兴奋一阵后,很快又冷静下来,暗暗思索了一阵,又道:“你告诉参谋长,让他赶紧打扫战场,立即做好撤离准备。”
陈禹喜色过后,眉头紧皱。他并不清楚外面的情况如何,但是他明白,日本人估计已经开始动手了。
“是”王哲秋虽然不明白陈禹在想什么,但还是立即答应了一声。
“等等”王哲秋刚要转身,陈禹忽然又道。
王哲秋连忙转过身,神色疑惑的看着陈禹,这个动作几乎是两人的习惯性动作。
陈禹眉头皱了皱,嘴唇揪着蠕动了一下,王哲秋连忙走到陈禹身边,将耳朵放在陈禹耳边。
陈禹嘴唇蠕动,低声说了几句。王哲秋眼神立即一亮,当即连忙点头,快步离去。
“头,这么大火,小鬼子还能跑出来吗?”辰充身边,四十九个人,玩枪的玩枪,弄刀的弄刀,神色很是悠闲。
“是啊,头,这么大的火,小鬼子就是水人也给蒸干了。”另一个人也神色很是不耐的大声道。
“头,小鬼子除非有三头六臂,否则肯定是跑不出来的……”另一个人也摇头晃脑,神色无聊之极。
辰充不喜欢别人叫他大队长,觉得这个头还不错。他看了眼火势汹汹的树林,心里也没底。不过陈禹的命令是不容置疑的,他微微皱眉,低声训斥道:“让你们等你们就等,哪那么多废话”
几人一听,当即偃旗息鼓,悻悻的老实待着。
汹汹燃烧,浓烟滚滚的树林。并没有像外表那么可怕,内里大火虽然蔓延,却也没有处处置人于死地。田中行二犹如无头的苍蝇,哪里火小就往哪里奔,哪里安全就往哪里跑。他身后的士兵能跟上他的,自然跟着,跟不上的,不是被火烧死就另谋他路。
田中行二的上身早已经光秃秃的不着寸缕,红彤彤的皮肤,在火光的照耀下,显的格外的金黄耀眼。他神色凄惶,六神无主,颤抖着的双眼,躬着身子,猫这腰,不停的跳跃,奔跑,大口的喘气,大口的呼吸,神色仓皇,眼神慌乱。
他后面的几个士兵,几乎差不多,他们跟着田中行二身后,犹如丧家之犬,疯狂的奔跑逃命。
汹汹火焰,随着冷风摇摆,吹风在脸上,犹如炙烤般,疼痛难忍。田中行二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毅力坚持下来,他在一个个火焰中奔逃,一颗颗倒树下跳跃。每一个节奏,都是那么险之又险,危之又危。
田中行二身后十个人,风驰电闪,雷厉风行。现在他们早已经忘记了什么天皇,什么大日本帝国,什么勇士。这一刻,他们心里只有逃,疯狂的逃,逃出生天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田中行二眼神一亮,在不远处,他看到了一丝光亮,那一丝光芒是白色的,隐隐约约的,透露着生机。他双腿当即迸发出前所未有的动力,双腿猛然大跨步前进。
他双目爆发出惊喜的光芒,神色兴奋,双臂大摆,疯狂的奔跑,呼啸的热风,更是耳边呼呼厉吼。
那一丝亮光,渐渐的放大,放大……田中行二双目大睁,肥嘟嘟的脸庞更是紧凑在一起,呼吸屏蔽,大踏步的奔跑。两边烈火冷风呼啸而来,在田中行二的脸庞犹如刀割般,凄厉而过。
田中行二脸上道道痕迹露出,细细的鲜血缓缓冒出,犹如针扎般的疼痛在脸上几乎让田中行二抓狂。他奔跑,疯狂的奔跑,不停的疯狂的奔跑。看着那一丝亮光渐渐的变大,那钻心的痛楚却显得十无比渺小。他看着一丝亮光,心里除了那一丝亮光,其他的什么都没有了。
“头,有人出来”就在田中要奔出小树林的时候,辰充身边的一个士兵连忙惊呼道。
其他人一听,当即神色一变,纷纷将目光投向了那火光更加汹涌的小树林。只见那小树林,一块空地,里面隐隐约约的人影串动,左冲右突,好似在和火魔搏斗一般。
“准备”辰充目光一凝,低喝一声道。
第一小队一听,当即几人踹着枪就奔了过去。
田中行二目光里除了那一丝亮光,什么都没有。他拼命的奔跑,奔跑,再奔跑。
离那一丝亮光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田中行二双腿愈发的用力,冲着那一丝亮光,疯狂的冲击。
奔跑,奔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蓦然间,一道冷风铺面,清冷爽利,沁人心扉。
蓦然间,田中行二一只脚跨过火线,一阵冷风扫过,他猛然连忙头栽倒,趴在地上,犹如死猪一般,动也不动。
第一队士兵见田中如此动作,都是目瞪口呆,诧异不已。很快,接着田中行二之后,许多日本逃兵,也疯狂的冲了出来。有的直接爬在田中行二身上不起来,有的踩过他们,要么直接趴倒,要么直接趴倒在田中周围。所有人都是呼呼大口喘气,闭着眼睛,犹如死人一般。
过了许久,辰充见里面没人了,就笑眯眯的走到田中行二身前。田中行二仿若消耗了所有力气一般,就那么死死的躺在地上,如果没有呼吸,没有那急急鼓动的肚子,那好像死了一般。
“喂,死了没有?”辰充身边的一人,一脚在田中行二肉嘟嘟的脸上碾了碾,‘喂’了一声。
田中行二睫毛动了动,然后低哼一声,再次睡了过去。
辰充又踢了踢其他人,见其人也都差不多德行。当即有些恼怒,陈禹刚刚给他传令,让他培养一下日本友人,做可以互通有无的好朋友。结果这群人一点面子都不给,辰充很是生气。
“能走的都带着,不能走每人给一枪。”辰充眉头挑了挑,神色露出一丝杀气。
“哇哩哇哩……”辰充的话一结束,看着辰充手下的人拿枪向他们走去,当即一个翻身,纷纷跳了起来,叽里咕噜跪在地上大喊大叫。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