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穿越之狼走民国〗第51部分

摇头,一见陈禹犀利冷色杀气腾腾的眼神,当即连连点头。
陈禹满意的笑了,对着王哲秋道:“让他写一份效忠书,然后安排一下,给他逃出去。”
陈禹太了解小日本了,吃软怕硬的货。
这个家伙,肯定会老老实实的给他办事的。
陈禹满意的离开了,又去看了看邱晨等人,见他们伤势渐缓,也稍稍放下心。
吃过晚饭后,陈禹巡视了一圈士兵们的训练,然后默默待在书房里,静静的发呆。看着上海局势的愈发超着他记忆中的轨迹发展,他心里忍不住的一叹。与上一次差不多,只是这次日本人仓促了一些,中国方面准备多了一些,战事虽然不稳,却也堪堪防守。嚣张的日本人,三个月的灭亡计划,实际上从头到尾就是一个可怜的笑话,一个冷笑话。
叹了一阵,陈禹又关心起南京方面。苏锡常镇的防线,在陈禹看来,其实也是多余的,如果南京方面真的有心决战,其实上海就是最好的地方。而不用再转移到南京,而且,南京也不适合决战。
陈禹想了许久,最好也只能归于一声长叹。
摇着轮椅走了出来,陈禹看着满天繁星,心里空落落的。
“现在武器不够,人不够,粮饷不够,哎……”陈禹想着想着,忍不住的就烦恼起来。
打土豪的办法已经用过了,陇县已经没有多少油水。宋寒衣已经离开了钱家大院,陈禹知道,她指望不上了。而上面,陈禹也根本就没有抱任何希望。
‘一切都要靠自己了。’陈禹心里叹道。
“也不知道姜青会如何做?”陈禹想了想,转头看着不远处姜青的院子,低声自语道。
“这么美丽可人的嫂子,跟着陈舜真是可惜了。”不知道怎么的,陈禹的眼神就飘忽到了蔺徽儿的屋子,自言自语的低声说道。
一想到蔺徽儿今天的惊人媚态,陈禹心里就如同敲鼓一般,咚咚咚,荡漾不止,压都压不住。
陈禹双眼放光,皱着眼眸,嘴巴撅起,心里挣扎起来。
“我只是去看看,虽然有些晚,我这个伤残人士能有什么”陈禹一本正经的教训自己,说完,他心里就鼓鼓的摇着轮椅奔蔺徽儿房间走进。
现在也就七八点钟,蔺徽儿的房间里灯光摇曳,三道人影坐在床边,低声说着什么。
陈禹一眼就认出了蔺徽儿的影子,发髻高耸,身段玲珑,纤细玉手不时的拂过饱满圆润的胸脯,姿态极其撩人。
陈禹心里打鼓,神色却是很不甘。他犹豫半晌,给自己找了无数个理由,才一脸恶狠狠的滚着轮椅,向前走去。
“咚咚咚”
本来主仆三人,刚刚换地方,有些心神不安,睡不着,就聚在一起闲聊。一听门外的响动,当即都是神色微变,待想起这是军团驻地的时候。蔺徽儿稍稍恢复仪容,整理了下衣服,对着年轻的女孩轻声道:“去看看是谁。”
女孩连忙答应一声,走到门口。
“陈团长。”女孩打开门一见是陈禹,立即俏生生的叫了一声。
蔺徽儿一听是陈禹,连忙大声道:“请三弟进来。”
女孩连忙走出来,推着陈禹就向里面走去。
陈禹已经整理过自己的脸,如今笑容款款,一副君子绅士模样,坐在轮椅上,仪表堂堂,英俊飘逸。
“嫂子,这么晚,打扰了。”陈禹稍稍抱拳,笑容渐缓道。
蔺徽儿一身白色蕾丝雪纺吊带裙,直至脚踝,露出一截葱白踝骨。两根粉色吊带轻轻的环顾着柔嫩香肩,饱满高耸的胸脯衬着白色的裙子,鼓鼓囊囊,格外的匀润轻柔。光滑细腻的**上,罩着一件淡粉色的围巾,将那晶莹腻滑的肌肤遮盖住,只是偶尔摇曳间,那诱人的*光,依然若隐若现,让人无法定睛,心神荡漾。
陈禹微微失神,连忙收敛,低声笑道。
蔺徽儿起身,风姿摇曳的走到外间,对着陈禹轻轻一笑,道:“三弟客气了,快,上茶。”
女孩连忙过来倒茶,然后规规矩矩的站到蔺徽儿身后,一双俏目定定的看着陈禹,娇俏的小脸露出一丝红晕。
陈禹的目光全部定在蔺徽儿身上,她两只白嫩玉手轻轻的抓着胸前的围巾,偶尔轻轻一晃,平滑的胸脯不时露出一丝酥软嫩滑肌肤,让陈禹有些不敢直视。
陈禹心思难定,咳嗽一声,拳头堵着嘴巴,给蔺徽儿一个眼神。
蔺徽儿微微一愣,旋即恍然,对着身后的两人挥了挥手。两人当即微微一礼,缓缓退了出去。
蔺徽儿一挥手间,半边胸脯完全露出,那晶莹剔透的肌肤,细腻如水,更让陈禹心里狂跳的是,那高耸挺拔的玉峰,竟然也露出了一小部分,尤其还有那一点小小的|乳|沟,肌肤娇嫩酥滑,细腻光泽淡淡流转,陈禹喉咙咕咚一声,眼神差点都陷了进去。
陈禹在蔺徽儿转过头的一霎那恢复了正人君子模样,心里却一个劲的颤抖。
“三弟有话不妨直说。”蔺徽儿重新遮挡起胸脯,声音柔和,轻抿着红唇,俏脸光洁道。
听着蔺徽儿的甜腻腻的声音,陈禹心里直好像无数个虫子在咬,酥酥麻麻,奇痒难耐。
“嫂子,白天我不好问,现在你能不能实话告诉我,二哥到底犯了什么事,我不相信二哥会临阵叛逃”陈禹一本正经,说的神色凛然。
如果蔺徽儿知道陈禹心里是多么的龌龊,也不知道会不会直接将他赶出去。
蔺徽儿俏脸一变,明眸中闪过一丝异色,薄嫩红唇嗫嗫,蠕动着,眼神也变的闪躲起来。坐在那里,陈禹分明能够看到,蔺徽儿的娇躯在微微的颤抖。
陈禹双眼一眯,神色露出凛然之色。他心里早就猜测‘临阵脱逃’这种事怎么会在那种时候发生,就是傻子也会明目张胆的。王昌民或许会,但是他不相信陈舜也会。如今一看蔺徽儿的神色,陈禹就知道,这里面肯定另有隐情。
“嫂子,很为难吗?”陈禹微微倾身,眼神飘忽的盯着蔺徽儿嫩滑的皓腕,神色不属。
蔺徽儿绝美的鹅蛋脸轻轻皱眉,有些不情愿的抬头看着陈禹,神色很纠结,白皙嫩手交错在**前,快速的揉捏着,薄唇讷讷的说道:“三弟,我,我,我也不清楚……”
陈禹不动声色的淡淡点头,倚靠在椅子上,嘴角翘起一丝微笑,玩味的目光在蔺徽儿娇艳玉脸上流转,神色做沉思状。
蔺徽儿一见陈禹这个样子,细手交错在一起,翻来覆去,绝美的鹅蛋脸也充满了挣扎,低着头,眼神闪躲。
陈禹定定的看着眼前这个近在咫尺的熟美人,心里实在是难以抗拒。按理说他也是历经战阵的人,也不是那种见到漂亮女人就走不到路的**狂,可是他不知道为什么,竟然看到蔺徽儿后,就不想离开了。甚至都有些茶饭不思的味道,陈禹理智压着**,心里却十分的疑惑不解。
‘这到底是为什么?’
“嫂子,我也不为难你,你早点休息,我先回去了。”陈禹眉头紧拧,神色有些苦恼。说着,就要转身离去。
蔺徽儿一见陈禹不渝,当即神色一慌,慌忙站了起来,急声道:“三弟等一等。”
陈禹微微一愣,他如今心神慌乱,本来想找个借口离开,认真的思索一下。一听蔺徽儿的急呼,他也只好耐着性子,转过身来。但是刚刚转头,神色却又是一凛,眼神里露出一闪而过的异色。
蔺徽儿见陈禹回过头,稍稍松了口气,白皙玉手扶着颤悠悠的**,柔声道:“三弟,你先等一等,容我想一想。”
陈禹点了点头头,眼神却忍不住的飘忽,看向里间。他惊鸿一瞥,里间蔺徽儿的床头,放着的内裤,好像是粉红色的。
‘这个颜色,貌似很闷烧啊。’陈禹斜着眼,看着眼前这个貌似三十多岁的熟美妇人,心里嘿嘿一笑。
蔺徽儿自然不会知道陈禹惊鸿一瞥就将自己的秘密看了去,她双手抚胸,秀美紧蹙,令人窒息的鹅蛋脸神色变幻不定,犹豫不决。
陈禹也不急,就那么淡淡的欣赏着眼前这个美人儿,心里说不出的得意。
…………………………………………………………………………………………………………………………
稍稍好了一些,头依然有些晕。六千字,求月票
第182章 急【求订阅,求月票,求打赏】
第182章急【求订阅,求月票,求打赏】
第182章急【求订阅,求月票,求打赏】
蔺徽儿神色变幻,熟透的俏脸微微泛起一丝为难,自顾的低声道“三弟,这本来是家丑,我本不该说的。(顶点小说手打小说)”
刚说完,一抬头见陈禹面有异色,还以为陈禹不渝,连忙又道:“但三弟也是自家人,也就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
陈禹连忙将脸色恢复过来,心里还转着那个粉红的影子,再看着眼前的熟美妇人,鹅蛋脸娇艳柔媚,娇躯嫩滑酥软,真正的是一个绝世尤物。陈禹压着心里的躁动,一边寻思着理由,一边神色井然道:“嫂子请说。”
蔺徽儿白皙葱郁的细指轻轻的按在**上,俏脸黯然,轻声道:“其实老爷和王师长早有嫌隙。”
陈禹神色不变,淡淡点头,从上次王昌民来这里的情况就看的出来,两人关系的确不怎么好。
蔺徽儿轻轻皱眉,美艳的鹅蛋脸涌起一丝烦躁,粉嫩红唇轻轻一咬,低声道“他们因为一些事情,几番争夺较量,老爷胜多输少,王师长心里怨愤淤积。因此两人的关系表面上平静实际上却是波涛汹涌,阴谋算计不断。”
陈禹手托下巴,点了点头。两人都是师长,抢功劳,抢位置,抢薪水,有矛盾很正常。而陈舜上面有姐姐罩着,王昌民输的多,也很正常。
陈禹皱着眉头竖着耳朵,可是许久之后,却发现蔺徽儿不说了。他有些奇怪的抬起头,却见蔺徽儿妩媚的俏脸涌起一丝难过,明眸更是泪光闪动,楚楚可怜。柔弱娇躯轻轻颤动,让人一看之下就恨不得揉进怀里,好好抚慰一番。
陈禹心里咚咚咚跳个不停,看着蔺徽儿如此美艳模样,整个人都有些酥了。
“嫂子,有什么事,不妨说出来,说出来会好受一些。”陈禹压着心里的荡漾,将轮椅转动,走到蔺徽儿身前,轻声道。
蔺徽儿娇艳动人的鹅蛋脸闪过一起凄楚的笑意,看着近在咫尺的陈禹,她也没用闪躲,怯怯的答应了一声。
陈禹鼻尖闻着蔺徽儿身上散发出的幽幽香气,不由得心里再次一跳,眼神偷偷瞥着她如同刀削般白嫩纤细的玉指,眼神不禁有些飘忽,神色也微变,喉咙轻轻‘咕咚’一声。
蔺徽儿侧着头,皱着秀媚,好似在思索着用词。陈禹也不催,近距离的观看这个熟透的水蜜桃,直觉她艳若桃李,美艳不可方物,心里一个劲的翻腾。他拼命的压着,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出,自己为何这般‘入魔’。
蔺徽儿想了许久,轻轻吐了一口气,白皙玉手摸着匀润饱满的**,转过头,对着陈禹轻轻展颜一笑,柔声道“三弟,我告诉你,你切不可外传。”
陈禹连忙点头,神色俨然。
蔺徽儿轻轻点了点头圆润柔嫩的下巴,轻轻转过头,神色黯然的低声叹道:“两人明争暗斗,谁也奈何不了谁。可是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老爷竟然勾搭上了王师长的八姨太。这件事让王师长知道了,王师长大怒就要找老爷理论,可是老爷仗着有姐姐支持,他没有把王师长放在眼里,竟然将那个八姨太从王府接了出来,养在了外宅。”
说道这里,蔺徽儿又停顿了一下。美艳如花的鹅蛋脸上,看不上的喜还是怒,只是那皱的秀媚,似乎告诉陈禹,她有些不同意陈舜的做法,却并不反对陈舜在外面勾勾搭搭。
陈禹盯着她娇艳嫩滑的俏脸,心里微转,有些明悟,似懂非懂又道:“嫂子,那后来呢?”
蔺徽儿一听,俏脸微微变色,有些尴尬的看了一眼陈禹,却又急急转开。
陈禹眼睛眨了眨,有些奇怪的盯着蔺徽儿如花似玉的俏脸,猜测她是何处理老公养二奶的。
蔺徽儿长长的玉指交错在一起,俏脸微红,更加美艳不可方物,微微转头,低声道“我每三天都出去透透气,恰巧被王师长碰到,他……他就天天给我送花,写一些露骨的诗。”
陈禹一听,当即摇了摇头,估计王昌民是在报复了,哪里是什么‘恰巧’。不过陈禹见蔺徽儿的神色,又微微一愣,却见她俏脸绯红,嘴角还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两个白皙玉指在一起急急的转动着。陈禹愕然,但旋即双眼一眯,有些明悟,估计这位美艳的嫂子,虽然守身如玉,这心里,却也不是很安分。
陈禹心里嘿嘿一笑,跳动的更加迅速。
陈禹稍稍靠近,目光灼灼的盯着蔺徽儿娇艳羞红的俏脸,更加觉得她美艳无比,天生尤物。忍不住的又低声问道“后来呢?”
蔺徽儿美眸闪动,俏脸绯红逐渐退去,她轻轻抿了抿红唇,低低的吐了口气,又轻声道“老爷发现后,当即大怒,直接带着那八姨太上街,前呼后拥,吵吵嚷嚷,几乎整个上海都知道那是王昌民的八姨太。”
陈禹微微一怔,千年乌龟万年王八想不到陈舜这么狠。这个绿油油的帽子扔过去,这样两人可真是撕破脸皮,不死不休了。
“再后来呢?”陈禹盯着蔺徽儿晶莹润红的耳垂,娇嫩似水,有些心不在焉的深思晃悠道。
“后来就听说王师长与日本人走的近,老爷就命人举报,因此王师长受了训斥,人也受到了限制。”蔺徽儿的脸色已经恢复过来,声音轻轻柔柔道。
陈禹暗自点头,王昌民上面的人估计扛不住陈舜的压力,就只好另找靠山,而小日本也有求他,两人一拍即合,合作了。而南京对日本一直极其警惕,因此王昌民的某些行为被大佬训斥,不得不收敛。
“那后来呢?”陈禹觉得很费劲,他最关心的是两人为什么一起临阵脱逃,却不想这个时候的女人也这么八卦,老是调他的胃口。
蔺徽儿白皙的玉手在饱满的**上轻轻抚了抚,又柔声道:“后来就是打仗了,王师长似乎与日本人在战场上有联系,就被抓了起来。抓起来后,他也把老爷给牵累进去。而老爷的确和日本有过来往,因此也被抓了进去。如今是是非非,黑黑白白搅和在一起,说不清了。”
蔺徽儿说完,轻轻摸着**,长长的吐了口气。
陈禹双眼一睁,原来如此。这时候的人和日本人没关的事情,还真是不多。
陈禹皱着眉头想了一阵,其实陈舜就算干净的如同一张白纸,也不会平平安安一点事没有的就被放出来。如今中日大战刚开始就有人投敌,老蒋肯定震怒,不杀几个,他如何平息怒火。不过陈舜嘛,如果用点力,或许保命是没有多少问题的。
陈禹看着眼前这个如花似玉美艳无比的嫂子,心里躁动的如同猫爪一般,恨不得现在就将这个熟透的水蜜桃给吃了。不过陈禹也不是那么鲁莽的人,他压抑着心里的马蚤动,轻笑道“嫂子放心吧,二哥既然没和日本眉来眼去,就不会有事。”
蔺徽儿似乎也注意到了陈禹眼神的不对,有些不自然的低低应了一声“嗯。”
陈禹见没了话题,时间也不早了,便转动轮椅,笑道:“嫂子天晚了,我也该回去了。”
蔺徽儿也轻轻一笑,美艳如花的俏脸动人一展,柔软娇躯也缓缓站了起来,道:“嗯,三弟慢走。”
陈禹轻轻点头,一边转动轮椅,一边道:“那嫂子也早点休息。”
蔺徽儿连忙走过来,双手松开脖子上的围巾,玉手推着陈禹轻轻的往外走。
陈禹连忙摆手,道:“不用,不用,嫂子我来就可以了。”
蔺徽儿轻轻‘嗯’了一声,却将陈禹推到了门外。
刚到门外,陈禹连忙握住轮子,转头看向蔺徽儿,刚要开口致谢,却顿时双目圆睁,灼灼发光,整个人也瞬间犹如电击,神色怔怔出神。
只见蔺徽儿胸前的围巾大开,晶莹通透,娇嫩光洁的肌肤,如同凝脂般腻滑,闪烁着盈盈的酥软光泽,饱满挺拔的**被薄薄的蕾丝边轻轻勒住,一道清晰惑人的凹陷,让人心肝乱颤。**软腻圆润,饱满弹性,将蕾丝边挺的圆圆满满,尤其是两个饱满之间,那娇嫩如水的沟壑,更是犹如漩涡般,让人的目光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陈禹神情呆滞,口水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流了出来。
蔺徽儿起先还懵懂,但一见陈禹表情,低头一看,当即花容失色,美艳无比的俏脸酡红遍布,惊呼一声,双手连忙拢住围巾,也不敢再看陈禹,娇躯一转,香臀扭动间,奔回了房间,‘啪嗒’一声,将门关起来。
陈禹盯着蔺徽儿的背影,那摇曳的身姿,婉转玲珑的身段,陈禹神色变幻,目光灼灼燃烧。
过了许久,他紧皱着眉头,缓缓转动轮椅,慢慢离开。
蔺徽儿躲在门后,粉背抵门,微微侧着头,俏脸绯红滚烫,美眸更是水光闪动,薄嫩红唇紧紧抿起。她芳心扑通扑通的跳,直感觉要跳出来一般,隐隐的让她有些窒息之感。白皙玉手紧握放在胸前,**挺起,剧烈的起伏着。
过了许久,她才摸着娇嫩的俏脸,感觉着云霞未散,依旧滚烫,忍不住的轻轻啐了一口,神色美艳,妩媚无比。又静静的站了一阵,直到陈禹的身影消失,她才轻轻呼了一口气。摸着滚烫的俏脸,走到床前,爬在被子上,芳心依然砰砰砰跳个不停。
陈禹将轮椅摇到院子里,安安静静的思索着。刚才蔺徽儿*光乍泄,他大饱眼福。可是冷静下来后,他又疑惑了。按理说蔺徽儿的确漂亮,是个懒得的美艳熟女,在床上也可能是个尤物。可是按照自己的性格来说,不应该对蔺徽儿一见钟情而且难以自拔的。更重要的是,他清晰的发现,这里面竟然没有情,没有爱,也没有欲。这让陈禹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还是不得其解,搞不清楚自己这是怎么了。
陈禹坐在轮椅上,仰头看天,神情疲惫,对着漫天繁星,轻轻闭上了眼。
第二天,陈禹收拾心情,开始论功行赏,对军队进行重新整编。虽然他依然坐在轮椅上,却没有人敢小瞧他,即使是刚刚招进来的新兵,也对陈禹畏惧三分,显然知道陈禹也是跋扈之人,不敢得罪。
陈禹没有发表什么慷慨激烈的宣言,也没有高官厚禄的许诺,简简单单的回顾了一下385团走过的历程,然后评点了一下他指挥的两次战役。陈禹实话实说,没有过多的修饰也没有过多的谦虚,没有拗口的文言文,直白的比白开水还通透。
他说了许久,下面的人也听了许久,陈禹也不管他们听没进去,神色淡淡道:“为国争光,建功立业,这是每个人都想的。所以,战场上,大家可以拼命,可以抛头颅洒热血,可以建功立业,光宗耀祖。但是我希望,大家,可以活下去。”
陈禹说完,安静的看着这些人,他们有的是和他历经两战的兄弟,有的一次,有的是刚刚进来的,脸上还带着一丝稚嫩,茫然。陈禹没有说战争多么的残酷,说了他们也不会感觉到。陈禹真心希望他们可以活下去,娶妻生子,成家立业,
众人也同样目光古怪的看着陈禹,自然,除了他的老兵。这些人神色疑惑,甚至还带着一丝好奇,看着陈禹的目光,满是古怪的笑意。
陈禹没有再理会他们,说了几句,然后又强调了一阵训练的的严肃性。最后又与姜青谈了一阵,才带着辰充离去。
辰充跟在陈禹,知道他心里不好受。一些熟悉的老兄弟死的死伤的伤,如今剩下的老兄弟,已经不多了。
陈禹心里的确不好受,早就有心里准备,但是一看到如今剩下的人,心里还是不舒服。
“辰充,你让人注意好了,我担心小鬼子会有什么意外的动作。”陈禹吸了口气,神色冷沉道。
如今整个上海都处于战火中,陈禹也不得不做些准备。
辰充一愣,连忙点了点头。
陈禹又巡视了一阵,见军容还算整齐,士兵的状态也都稳定,心里微微放松。
“团座,电报”忽然间,王哲秋跑到陈禹身前,低声道。
陈禹微微一愣,连忙接过来。一看,当即神色立变。
“看来上海是守不住了。”许久,陈禹叹了口气。
王哲秋神色冷然,皱着眉头。
陈禹想了一阵,又道“让兄弟们做好准备,明天我们撤离。”
从他这个团长到下面的士兵,几乎没有一个完好的,拿什么打仗
“团座,我们就这么走了吗?”王哲秋推着陈禹的轮椅,声音有些嘶哑的在后面低声道。
陈禹微微一愣,旋即双目厉色一闪。王哲秋无意中说中了陈禹心里压抑的想法,这么走了,陈禹不甘心,很不甘心
陈禹双拳紧握,微微吸了口气,神情露出一闪冷厉,低喝道“那你想怎么样?”
王哲秋伸着脖子,眼神炯炯闪烁,他脸角轻轻抽*动,嘶吼般说道“团座,我想再干小鬼子一次”
陈禹双目微眯,眼神里厉芒闪烁。低头看了眼已经渐好的双腿,他冷哼一声,牙齿咬的格格响,道:“嗯,这段时间让兄弟们加紧训练,老子要再干小鬼子一次”
王哲秋神色激动的点了点头,双目爆发出炽烈的光芒。
晚上陈禹坐在书房里,看着收集到的各种情况,对比着地图,神色冷沉,双眉紧锁。虽然战事看似胶着,其实中国方面已经是色厉内荏,撑不了多久。
陈禹一笔一划的在地图上做着推演,目光盯着每一个可能出其不意的地方。看了许久,比划了许久,最后苦笑一声,仰头躺在轮椅上,双手揉着眉心,摇了摇头,低声叹道“哎,越俎代庖了,还是做自己的事吧”
他推演了半天,得出的结论还是日军很顺利的占领上海,中国全面后撤。与他所知晓的,没有多大差异。
陈禹躺在轮椅上,想着最近的战局,说心里不难受,他自己都不相信。可是小人物就要有小人物的觉悟,陈禹可以去关心,可以去推演,也可以去建言,却没有妄想权利。
他闭上了眼,深深的吐了一口气,拉着毯子,躺下就睡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陈禹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许久没有做梦的他,这次竟然做梦了。
梦里是一个雪白的世界,什么都是白的。一个温婉动人的看不清面貌的女子轻轻拉着一个三四岁小男孩的手,缓慢的走着。陈禹看不清那女子的脸,只是感觉很熟悉,很熟悉。
女子牵着他,缓慢的走着,走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来到了一间房子面前。那房子是红色,什么都是红的,小男孩神色有些迷惑,抬头看向比自己高很多的温婉女子。
温婉女子看着这间红色的房子,一直平静的脸庞,忽然轻轻一笑。
小男孩见女子笑了,也开心的笑了起来。
就在陈禹要看清女子的面容时,梦境忽然间,诡异的发生了扭曲,陈禹觉得他们在慢慢的,慢慢的变小。
许久之后,陈禹看到,小男孩蹲在地上轻轻的啜泣,而那女子则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许久,许久,陈禹猛然大喝一声,蓦然间从轮椅上坐了起来,神情惊恐,双目呆滞。
他额头上冷汗直冒,神情扭曲的吓人。他嘴角抽搐着,双目射出一道沉冷厉芒。
………………………………………………………………………………………………………………………………
哎,加班中,偷偷的修改了一下,上传过来。
漏*点四射的感谢‘son970204’大大的月票支持
强烈的再次求月票已经22号了,大家给的多,成绩好,才会有推荐。
鞠躬感谢以往的大大,恳请还有月票的大大,看一下,如果有的话,不妨给一张,临风再接再厉,不辜负大家的期望
第183章 聚变 【求订阅,求月票】
第183章聚变【求订阅,求月票】
第183章聚变【求订阅,求月票】
陈禹神色震惊了许久,才缓缓冷静下来。(顶点小说手打小说)这个深藏在记忆深处的梦,让他恐怖不已。一想到那纯白的世界,红色的孤儿院,他就不寒而栗,浑身冰冷。
过了许久,他镇定下来,旋即苦笑着摇了摇头。他总算明白了自己为何会对蔺徽儿‘着魔’了,蔺徽儿很像梦里自己勾勒出的母亲的模样,这里面应该带着一点淡淡的恨,一点淡淡的爱,还有一点其他说不出的东西。
陈禹擦掉头上的汗,想起那美艳的嫂子,心里苦笑一声,低声叹道:“想不到我也有恋母情节啊……”
陈禹吐了口气,想到美艳动人的嫂子,尤其那玲珑娇躯,心里不知怎么的,忽然涌起阵阵渴望。恨不得将她压在身下,狠狠的蹂躏似乎自己内心压抑的**,要全部爆发在她身上一般。旋即陈禹连忙摇了摇头,连忙低声催眠自己:‘这是嫂子,嫂子,嫂子……不可以,不可以……’
过了许久,陈禹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梦里,他看到自己家里,三个女人围着自己,在桌前悠闲的吃饭,闲聊。周围几个孩子咯咯笑声回旋荡漾,活泼欢乐。坐在上首的陈禹,目光一一扫过桌上的女人,林纾,吴珊,最后,赫然是蔺徽儿。陈禹没有惊讶,没有慌乱,梦境悄然有序的进行着。第一晚林纾那,第二晚吴珊,第三晚……
……
第二天一早,陈禹醒来,脸色涨红的发烧。感觉着裤裆里的湿润,差不多就哭了。
许久,陈禹悲叹一声:“林纾啊,你男人想你啦姗姗,你情夫想你啦”
陈禹声音很大,在空旷的房间里飘飘摇摇的回荡,盘旋。陈禹最后哀叹一声,找衣服。
吃过饭后,陈禹在院子里做着简单的恢复运动,虽然还不能下地,但是陈禹身体基本无恙,过个十几天,照旧活蹦乱跳的。
压腿,甩臂,弯腰,耸肩,陈禹一路下来,轻松自如。
“团座,姜参谋长来了。”王哲秋忽然走到陈禹身边,低声道。
陈禹不假思索的摆了摆手,道:“请他进来。”
姜青来到陈禹的院子,坐在一边的石凳上,看着弯腰伸腿的陈禹,皱着眉头,肃容道“团座,我们这就要撤吗?”
陈禹一边轻轻压腿,一边深吸一口气道:“那你想怎样?如今我们手里只有一千人,而且还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
姜青默然,陈禹讲的这是客观事实,但是主观里,姜青以及其他几个营长,都很希望留下与小日本再决一死战的。
陈禹压了压腿,过了许久,才猛然吐了口气,收回了腿。躺在轮椅上,大口的喘气。姜青将一个毛巾递了过来,神色沉肃道:“团座,其他兄弟们都憋着一口气,如果就这么走了,我担心会发生意外。”
陈禹将毛巾捂在脸上,刚要擦,眉头就皱了起来,眼神闪烁一下,陈禹将毛巾在脸上狠狠摸了一把,脸庞轻轻的抽*动。
陈禹何尝甘心,何尝不想再轰轰烈烈的**一次。但是他已经过了热血冲头不顾一切的年纪,他又兄弟,有女人,有孩子,他学会了稳重,学会了顾虑,同样也学会了前瞻后顾。
陈禹皱着眉头,细细的思索了一阵,道“我已经让辰充注意日本人动向,估计用不了多久小日本就会突破几个战区防线,向我们这里推进。到时候,我们见机行事。”
兄弟们的情绪还是要安抚的,陈禹模棱两可的说道。
姜青似乎还有一些不甘心,眉头皱了皱,又道:“团座,我们不能要求进入正面战场吗?毕竟上海我们也应该是算是战区编制。”
陈禹摇了摇头,不说冯有光不答应,就是自己队伍面前的情况也不允许。
陈禹抬头看着姜青,神色淡淡道“我知道你想为王师长报仇,可是有些事情,必须统筹考虑。”
姜青脸色微变,旋即轻轻吐了口气,神色有些黯然的看着陈禹,叹道:“团座,我是不甘心呐。”
陈禹何尝不是,不过他比姜青多了一份理智,或者说,一份无情。毕竟陈舜是是‘陈禹’的二哥,现在他的表现,在外人看来,完全可以说是无情无义了。而姜青要为老长官报仇,就显的忠肝义胆了。
陈禹渐渐恢复了体力,皱着眉头,神色冷然道“我昨天收到旅座的电报,他让我们立即撤入安徽,片刻不容耽误。”
姜青微微一愣,旋即一惊,道:“团座,你是说,日本人很可能已经渗透进来了?”
陈禹一听,心里也是一怔,暗叹这个时候的人都太聪明。
“嗯,我估计是这样,不然旅座不会十万火急的让我立即离开。”陈禹点了点头,神色凛然的看着自己的双腿,再过了五六天,就应该可以恢复如初了。
姜青神色有些激动,直直的看着陈禹,嘴唇蠕动着,却没有发出声音来。
陈禹看着姜青的激动模样,知道他心里肯定压抑的厉害。淡淡一笑道:“不要急,估计进来的也不多,咱们先搞清楚状况,然后一一收拾他们”
姜青点了点头,神色恢复以往的阴柔,沉声道“是”
……
而就在陈禹与姜青对话的这个时候,刚刚结束浓烟没多久,陈禹与板垣贞直大战的地方,忽然间冒出一小队日本士兵。这些士兵神色冷厉,步伐严整,一看就是精锐之师,杀伐凌厉。
领头之人一手拿着望远镜,一手柱着军刀,站在一块高地上,望远镜缓缓移动,将陈禹与板垣贞直大战的场地几乎看了个遍。许久,他放下望远镜,眯着眼睛神色笃定道:“板垣君应该已经为天皇陛下献身了。”
他身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