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穿越之狼走民国〗第63部分

摆手,对着下面的十几位当家大声道。他的声音沉稳豪迈,似乎看不出年老的迹象。他大马金刀坐在那里,神情说不出的傲然。
主客分坐,纷纷抱拳示意,然后分两排,对面而坐。
秦胡子理所当然的坐在右手最前面,虽然有人暗暗皱眉,却没有人敢上前吆喝。刘福天眼神里闪过一道明亮的笑意,环顾一圈,看着坐在左手最末的沈霭衣,指着左手最前的位置,和蔼笑道:“沈大当家,上前坐。”
刘福天龙杖一指,却是左手最前面的一个位置。这个位置一向都是由刘福天的独子刘从云所坐,坐在这个位置,自然是显示身份与地位的,如今却让沈霭衣坐上前,这里面可就值得玩味了。
沈霭衣虽然不怎么清楚刘家大院的乱七八糟的规矩却也知道第一的位置没那么好做,她站起身对着刘福天抱拳道:“多谢刘爷,霭衣在这里谢过了。不过第一的位置,沈霭衣初来乍到,却是不敢坐”她说的好不做作,理所当然。
刘福天没有失望,反而淡淡一笑道:“让你坐自然有我的原因,坐吧。”
刘福天的话虽然风轻云淡,但是多年的居高临下的发号施令,里面话里的意思还是隐隐的含有不容拒绝的味道。
沈霭衣受了刘福天的恩,自然不能当面打刘福天的脸,她稍稍犹豫,还是抱拳道:“那,多谢刘爷抬爱了。”
说完,她也不拖泥带水,从容淡定的走了过去,在众目睽睽中,坐在那第一的位置上。
望着沈霭衣清秀艳丽的容颜,干脆利落的作风,再想着刘从云的年纪,众人当即心领神会,看向沈霭衣的眼神朦朦胧胧的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沈霭衣却茫然无知,她虽然觉得坐在这里如坐针毡却也没有想那么多,只是觉得刘福天对她比较看重,感受着众人那炽热的眼光,饶是沈霭衣久经风浪也忍不住的有些不安稳,心里隐隐的觉得有些不对。
坐在一边的秦胡子虽然闭目养神神游天外,但是周围的一切却感知的清清楚楚,尤其是沈霭衣的一举一动,更是让他神经有些敏感。这个女人他一定知道的,不仅是这个名字熟悉,隐隐的秦胡子觉得,似乎还很熟悉,在哪里见过。
看着沈霭衣如此容易的就范,他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虽然他也猜不到刘福天的用意,但是秦胡子明白,刘福天这么做绝不简单,背后肯定有什么用意。
上位的刘福天将下面的人的一举一动都尽收眼底,包括秦胡子的皱眉。他心里有数的淡淡一笑,摸着龙杖笑道:“首先我要感谢诸位大家千里迢迢跋山涉水的来到我刘家大院,就凭这个,我也要好好招待诸位当家的”
众人纷纷弯腰点头,‘刘爷客气了’‘应当的’‘不敢当’顿时不绝于耳,好似菜市场买菜一般,为了两毛钱吵个半天。
秦胡子与沈霭衣是两个特列,两人一个弯腰轻声说句什么却被淹没喝众人的吵嚷中,一个依然闭目养神神游天外好似没听到一般。
刘福天双目含笑的环顾众人,从容自如道:“诸位既然来到了我刘家大院,刘老头我自然要好生招待。事情今天不谈,诸位先在我这里住一晚,休息一下,明天再谈如何?”
众人山路崎岖,一步一个脚印的走过来,自然不轻松,一听刘福天的话,当即附和顺从,众人便遣散了分开。
秦胡子与沈霭衣擦肩而过,那种熟悉感再次袭上心头。不过这个地方太过复杂,两人虽然都留了心,却没有谁点破。
“团座,都好几天了,怎么还没有消息传回来?”晚上的梅县,陈禹与姜青在院子里小酌,姜青喝了几口,便忍不住的问道。他现在几乎所有心思都扑在385团,几乎成了管家婆,整日里忙的全部都是一些极其琐碎的事情。
陈禹喝了口酒,拍着姜青的肩膀对着他笑道:“参谋长,相信,要相信。我们的兄弟那是最棒的,要有信心。”
姜青看着陈禹的暧昧笑容,也不生气,仰头喝了口闷酒“团座,你究竟让他们执行什么任务,那刘家大院可不是那么容易拿下的?”
陈禹对于姜青的郁闷自然了解,但是有些东西是不需要用嘴巴说出来的。他往嘴里扔了个花生,淡然笑道:“好了我的参谋长,你是参谋长,不是保姆,不要管那么多,安心的喝酒。”
姜青苦笑一声,嘿嘿笑道:“嘿嘿,团座,我还真是羡慕你,什么事都能放得开啊……”
陈禹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啧啧嘴,一边倒酒一边豪迈道:“参谋长,这个你就得向我学习了。”
“嗯,怎么学?”姜青有些翘舌头涨红脸道。
陈禹花生一个一个往嘴里塞,含糊道:“你是谁?你是参谋长?参谋长干什么的,用我教你吗?总之我就送你一句话:该做的做好,不该做的不管。就这样,生活就是这么简单!”
陈禹本来还想着姜青能够一脸迷惘的咀嚼自己的话一番,然后再恭维一番,好让自己的虚荣心得到满足。不想姜参谋长苦笑一声道:“哎,话是这么说的,做到的能有几个呢?”
陈禹一张老脸憋的通红,恨恨的盯着姜参谋长,闷头喝酒。
‘三不管’的夜晚始终是那么的静谧安详,繁星点缀的天空,充满了神秘的辽阔。偶尔划过的流星与草丛里的鸣叫是最舒服的原生态,黑漆漆的树林里几十个黑影悄无声息的跳跃着。
刘家大院灯火通明,来来回回迅速的家丁一丝不苟,城高墙厚的刘家大院,这个时候就好似一个缩小版的城池,虽然不能说固若金汤却也是守的水泄不通密密麻麻飞不进一只蚊子。
“三当家,你说没枪了,我们该怎么办啊?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们不能束手待毙啊……”辰充坐在秦胡子对面,眼神闪烁一本正经的说着极度让人反胃的媚语。
秦胡子忍着揍他一顿的冲动,皱着眉头咬着野草哼道“怎么办怎么办?你问我呢?我问谁啊?”
辰充当即悻悻的缩回了头,又低声道:“那,三当家,要是有人对付我们怎么办?虽然刘爷说保咱们,但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们还是得小心一点。”
秦胡子冷冷的扫了眼辰充,一边手沾水在桌上写着什么,一边怒道:“怎么办怎么办,你就不能问点别的”
如同两人所料,隔墙有耳,对面的墙壁的字画后有一块是空的,那里有两只耳朵正贴在那里,将两人的话听了个清清楚楚。如果没有意外,不出三分钟,刘福天就会知道两人的对话内容,一字不差
辰充唯唯诺诺,一边在桌上回应,一边低声道:“那,三当家,枪还能拿回来吗?”
秦胡子冷哼一声“你说呢?”
辰充脖子一缩,苦笑一声道:“三当家,这里是刘家大院,没有刘爷的允许,即使谁有枪也不敢拿出来啊……”
秦胡子双目闪过一道怒光,冷笑道“不要急,刘老头召集我们肯定是有事情,没办事之前,他是不会拿我们怎么样的”
秦胡子与沈霭衣的父亲有交情
而这个时候,桌上已经写了好几遍,写一次擦一次,然后再写,两人一边说一边写,迅速的完成了交流。
墙壁后的两人见秦胡子辰充的对话结束,点了点头,一个人悄然离去。
果然,在不远处的刘家主院里,刘福天听着刚刚离开秦胡子隔壁房间的那人的汇报。
“老爷,就这么多。”那人将两人的对话完全复制一份,对着刘福天恭敬道。
刘福天淡淡的点了点头,目光露出满意之色,道:“嗯,你做的不错,去柜上领赏吧”
“谢老爷”那人一听,当即大喜,连忙转身离去。
刘福天见来人离去,脸色变瞬间的沉了下来,双目冷光闪烁许久,忽然轻轻一笑,低声自语弱不可闻道:“看来是天从人愿,我的大将自己送上门了。”
而另一边,沈霭衣也在暗暗皱眉,心里说不出的烦躁。
“大当家,你真的认识那人?”林海眉头紧皱,他是看着沈霭衣张大的,如今却说一个他丝毫满意印象的人他见过,不由得有些奇怪。
沈霭衣用力的点了点头,不可置疑道:“嗯,我肯定,他给我很熟悉的感觉,我肯定是见过的”
林海拧紧眉头,却丝毫想不起秦胡子的一丝印象。
……………………………………………………
求订阅,求推荐。
第217章 探(求订阅)
第217章探(求订阅)
第217章探(求订阅)
“算了,不想了,还是先将刘爷的事情办妥再说。”沈霭衣紧皱秀眉,神情懊丧道。秦胡子给他的熟悉感觉让她心神总算不那么的安宁,总是渴望要寻找出答案,弄的她一直静不下心来
林海也点了点头,如今他们都寄存在刘福天屋檐下,自然要看他脸色。而且刘福天对待他们也极好,他们也对刘福天很是敬重。因此给刘福天办事,出于自愿到是一大部分。
于是,热闹了一天的人们,终于干了他们该干的事。
睡觉。
夜,无所不包的夜。
刘家大院的灯火轻轻摇曳着,寒冷的清光包裹着突突直跳的火苗,在黑浓如墨的夜晚,给人一点点可怜的安慰。远处黑漆漆的树林晃晃悠悠的的树影,为这冷厉的夜晚平添一份寒意。
来来回回巡逻的家丁,面无表情的肩挂着冰冷的长枪,打着瞌睡的缓慢的走动着。偶尔三两声猫叫,一两声狗鸣,也丝毫引不起他们的兴趣。习惯的脚步,习惯的路线,麻木的在黑夜里穿梭着。
今天刘家大院来了这么多人,本来应该热热闹闹沸腾一番,却因为山路劳累白天又有要事而众人休息。客房在刘家大院最前面,一排排连成一片。三山十六寨的十几个当家的被安排在这里,其他人则被安排在另一处。
远远的传出来各种各样的呼噜声,知道的是呼噜,不知道是驴叫,此起彼伏,好似在比赛,在黑黝黝的夜晚上空,盘旋回荡。
“头,厨房在那边,井水在那边。”黑不见五指的墙角下,四五个人影悄然汇聚,低声讨论着。
由于所有人都被解除了武装,刘福天因此也并没有派很多人监视今天来到这里的人,想要出来,费点收脚却也是有办法的。
领头之人轻轻皱眉,沉吟道:“嗯,你们几个将这包药倒入所有的酒桶里,不要让人发现了。”
“是,头”其中一人连忙接过一包药,低声答应道。然后身子悄然一跃,几个串动便消失在茫茫的黑夜里。
领头之人稍稍沉默一下,又对着剩下的人道:“你们每人拿一包,倒入所有的水井里”
“是头儿”几人答应一声,拿着药,飞速的离去。
领头之人见任务吩咐下去,众人也都领命而去。又在原地思索一阵,便悄然离去。
黑夜一如继往,巡逻的巡逻,睡觉的睡觉。清冷的月辉一如往常的吝啬,淡淡的月光笼罩着大地一切,说不出的朦胧与迷离。
“吱呀”黑夜里的一声脆响,秦胡子的房间悄然打开。一道黑影静静的站在门口,清风吹动他的黑袍,他却纹丝不动。
秦胡子躺在床上,盖着毛毯,闭着眼睛,呼噜轰隆隆的炸响,好似睡着了一般。
黑影听了一阵,悄无声息的迈了进来,然后稍稍迟疑,缓慢的向着秦胡子的床边靠近。
一步、两步、三步,越来越近。
时间流逝的极其缓慢,黑暗中的两人好似都听到了彼此的呼吸,一个呼噜依旧,一个动作极其迟缓。安静的房间里,隐隐出现了一丝诡异的气氛。
“嗯”伸手不见五指的乌黑房间里,秦胡子忽然嘟囔一声,翻了个身。
来人脚步猛然一停,旋即便直直的愣在那里,盯着秦胡子的背影,动也不动。
房间里黑不隆冬,两个影子诡异的一立一趟,除了呼吸,再也没有动作。两人的在这个诡异的气氛里,相互默认无声的对峙着。
许久,那站立的黑影忽然轻轻一动,却不是进,反是退。他双目灼灼的盯着床上那个模糊的背影,似有不甘似有不敢,缓慢的向后退着。
“吱呀”这一声比刚才的清脆也更加的缓慢,好似在诉说着转动之人的心情。
“砰”一声轻不可闻的声响蓦然响起。
背靠里的秦胡子听到这声音之后,忽然轻轻转身过来,看着已经关闭的大门,皱着眉头,脸上全部都是不解。
“吱呀”正在秦胡子烦闷的时候,门房忽然间又响起一声轻响。
秦胡子眼睛一转,淡淡道:“事情办妥了?”
来人悄无声息的关上门,然后悄步走了过来,疑惑道:“你们知道是我?”
秦胡子轻笑一声,道“我能听出你的脚步声。”
来人自然就是辰充,他先是惊奇的‘哦’了一声,然后又平静道:“刚才那人是谁?”
“白天那丫头。”秦胡子坐了起来,神情有些古怪的说道。
辰充微微皱眉,旋即漠然,道:“那个女人不简单,还是少接触为妙。”
秦胡子点了点头,沉吟道:“我心里有数,你的事情做的如何了?”
“我已经让人去做了,没有问题的。对了,你这是什么药,为什么要分开放?”辰充坐在秦胡子对面,神色疑惑道。
“哼,那是我一个兄弟发明的,单独用那什么也看不出来,但是两者一旦碰到一起,那就是无与伦比的**,碰到的人,会沉睡三天三夜”秦胡子似乎对自己的药很是推崇,一见辰充如此蔑视,当即就不高兴的冷哼了一声。
辰充听着就是一惊:“真的会昏迷三天三夜?”
秦胡子很自然的道:“当然,不过,就是必须要三天才能见效。”
辰充微微皱眉“一定这么长时间?”
秦胡子无奈的点了点头道:“嗯,我也没办法,这药唯一的缺点就是见效慢。”
辰充淡淡吐了口气,道:“好吧,看来我们要多和刘老头周旋几天了。”
秦胡子也微微皱眉,无奈的点了点头。因为刘老头始终不是个容易糊弄的对象,时间越长,破绽被发现的可能性就越大。但是如今的情况,他们也无可奈何,只能选择与刘老头周旋到底了。
漆黑的夜晚安静又热闹,不过还是在呼呼大睡的人的呼噜声中,悄然溜走。
第二天,三山十六寨的人齐聚一堂,准备看看刘福天召集他们来究竟是为了什么。
但是让众人失望又愤怒的是,刘福天并没有出现,反而是刘家的一个管家来请众人入席。众人纷纷道路以目,一心不甘的前进吃早饭。
席间按照左右两排的顺序围绕着桌子形成一个圈,众人围聚在一起,都是江湖儿女,自然没有那么多矜持,见刘老头不入席,众人当即放开喉咙,大口喝酒大口吃肉,毫无一点客气斯文。
秦胡子与沈霭衣两人坐在一起,一个脸面色从容却不碰食物。而另一个叨着一口菜却愣是没有放到嘴里,俏脸露出极度震惊之色。
“这个味道,这个味道……”沈霭衣芳心剧震,闻着味道,美目说不出的骇然。
秦胡子看着沈霭衣的动作微微皱眉,旋即貌似漫不经心的拿起筷子,大口的吃了起来。
沈霭衣放下筷子深吸一口气,平复着剧烈颤抖的**,一双美目在众人身上流连起来。从她左边开始,她挨个打量,不放过一丝一毫。但是一圈下来,却让她不禁皱眉,除了身边的秦胡子,其他人都没有给她一丝熟悉的感觉。
但是看着同样吃的欢的秦胡子,虽然感觉熟悉也觉得很可能是,但是沈霭衣却也只是在心里笃定,没有说出来,她还要试探一番才能确定她心中的猜测。
第218章豪气
待众人吃好饭,齐聚一堂的时候,刘福天才姗姗来迟,一脸上位者的从容不迫胜券在握。他双目威光凛凛的扫过众人,眼神里带着一道不容冒犯的寒芒冷冽。
秦胡子神色不变,作诚恳耐心状。其实他的心里十分的焦急,煎熬的算着三天时间的每一分一秒。
沈霭衣眼神总算不经意的扫过秦胡子,眼神里满是迷惑与不确定。
刘福天坐在上位自然一目了然的将沈霭衣的异状看在眼里,再想起早上的一幕,他轻轻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悦的扫了眼秦胡子,然后旋即舒展,淡淡一笑,高声对着众人道:“诸位,我们‘三不管’如此整齐的会面还要算到二十多年前,当时国民**如火如荼,我们三山十六寨的兄弟自然也毫不犹豫的勇赴国难当时十几位当家加上老头子我,总共二十人,带领三山十六寨的几千兄弟杀出‘三不管’,纵横苏皖,杀的那些清狗鬼哭狼嚎一泻千里。当时是何等的豪迈,抛头颅洒热血,当真是捐躯赴国难,马革裹尸。哎,一转眼便是二十多载,也不知道还有多少老兄弟活着,哎,老了老了……”
众人不知道刘老头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是却马上脸上挂着献媚的笑意,连连附和,自然是‘宝刀未老’‘老当益壮’‘雄风犹在’一阵马屁,滚滚不绝。即使是心中不耐的秦胡子也连声恭维,沈霭衣也俏脸带笑的说了几句‘刘爷老骥伏枥’。
刘福天这番话自然是起个开头以及承上启下的重要作用,见众人如此热情,刘福天也乘热打铁,笑呵呵道:“嗯,既然诸位还当我刘老头是三山十六寨的老人,我也就不客气了。实话说吧,前些日子,我收到安徽朴省长的电报,要求我们组织抗日队伍,参加救国会,为民为国出一份力。这不仅是光宗耀祖的大事,也是我辈义不容辞的责任。当时刘老头我自认为我‘三不管’虽然属于绿林与当官的不对路,但是如今国难当头,我等却是要抛弃前嫌,同心戮力共赴国难诸位,老夫说的可对?”
刘福天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不但将基调定了下来,又搬出朴省长这个大菩萨兼挡箭牌。众人当即被一棍子敲闷了,先是愕然,然后又是瞬间惊讶的连忙与身边的相顾骇然,最后齐齐不可思议的看着刘福天,眼神里满是惊恐。
‘三不管’的土匪可不种地,有的倒是做些生意,但是大部分还是靠‘劫富济贫’来过日子养活一家老小。这种做法在历朝历代都是不允许的,与官兵那是死对头,如今刘福天竟然与安徽最大的官搭上了线,众人心里第一个害怕的不是官兵更不是传说中的朴省长,而是他刘福天。本来刘福天力压三山十六寨就让各大当即忧心忡忡因此暗地里联盟不断,达成了松散的攻守同盟才让刘福天忌惮,保持了一个微妙的平衡,如今刘福天有了如此强势的外援,众人心神忍不住的战栗起来,看着从容微笑的刘福天,眼神里警惕恐惧忧虑不一而足。
秦胡子隐隐约约的明白这里的关系,顿时嘴角挂起一丝古怪的笑意,坐在那里目光平静的冷眼旁观,不发一言。沈霭衣初来乍到,虽然已经有人拉拢她,但是对于里面的细节,她还是知道的不多。因此她听着刘福天当年的壮观事迹,心里蓦然对刘福天更加的崇敬。
众人心怀畏惧的看着刘福天,这种事关生死的大事容不得这些人不认真面对,他默契的对视一眼,悄悄的从各自的眼神里探寻彼此的心思。
下面的人忙着相互纵横联合,而上面的刘福天却一直面带微笑从容不迫,他对于众人的动作视若无睹,好似智珠在握,一切均在他的意料之中一般。
秦胡子与沈霭衣两人坐壁上观,一脸平静的看着屋子里安静到诡异的气氛,冷静拧紧眉头。
“刘爷,你说你和朴省长搭上线,那将军呢?”终于,众人的联合似乎又达到了一定实力。其中一个人在几人的点头下,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抱拳对着上面笑眯眯的刘福天道。
即使是身为匪徒,众人还是无法抑制心里对‘将军’的敬仰,因此在任何地方,他们都不会有任何的不敬之词。
这句话很是点中了要害,只要在苏皖待过一阵子的人都知道,军政两位大佬不和睦,隐隐的相互拆台。如今这位朴省长已经出招拉拢了,面对势力比之朴省长还要大上三分的‘将军’,众人自然要掂量一番才肯下注。这个赌注不仅关系以后的荣华富贵,更关系着目前自己的身家性命,容不得他们不小心谨慎。
刘福天好似早就算准了众人会问的话一般,淡淡一笑,柱着龙杖笑道:“国难当头,自然是戮力同心。蒋委员长已经讲话,军民一心,以抗日大业为首要任务”
众人一听便纷纷皱眉,他们这些人虽然不聪明,但是尸山血海里过来,没有一个笨的。刘福天擦枪走火的左弯右拐,众人一听就明白,‘将军’与朴省长,他刘福天已经上了朴省长的船并且如今明白着说,就是要拉众人一起上朴省长的船。
众人顿时一阵沉默,刘福天的势力在‘三不管’绝不像看到的那么简单,这里来的都是各山头的当家,自然清楚刘福天的厉害。因此尽管刘福天说的已经是实实在在的威逼,众人还是沉默无语,连连寻找同盟,试探底线。
在‘将军’与朴省长之间,众人隐隐的看好‘将军’。
随着众人的沉默,秦胡子忽然间意识到这里面或许有着非同寻常的东西,但是上层的事情陈禹并没有通报他们几个营长,因此秦胡子只能紧皱眉头苦苦思索里面的关节。
沈霭衣同样轻轻皱着秀眉,随着刘福天的几番动作以及下面几人的古怪表情,她也似乎感觉到了里面的非同一般。但是回想着刘福天的话,她却又找不到其中不对的地方。
刘福天也不催,只是淡笑从容的看着众人,不骄不躁,沉稳沉静。
“刘爷,你知道我们祖祖辈辈在这‘三不管’也不知道多少年,如今外面兵荒马乱的,诸位兄弟都是有家室的人,如果在外面有个好歹,他们的家人可就没有照料了。”众人沉默许久,其中一个人看了看周边的人,悄然站了起来,抱着拳头沉声道。
这句话的言外之意不言自明:我们不愿跟着你下注
刘福天笑着点了点头,微带沙哑的声音充满了理解意味,笑道:“嗯,这个我能理解,兄弟们出来打拼,还不是为了一家人。这样吧,我刘老头做主,凡是在外面牺牲的兄弟,每家抚恤五百大洋,两年后,每家每个月给五个大洋,照顾他们的家人。当着众位兄弟的面,刘老头我绝不食言”
众人神色微微一变,虽然这里的人都不缺钱,但是如此豪气的拿出这么大一笔钱,几乎没有那个山头能够独立拿出来。这么多钱,那他的势力呢?
众人再次心惊胆战的观察着刘福天,想从他脸上看出一丝端倪,看出他说的是真是假。
但是可惜,刘老头是老狐狸了,从容淡定的面容没有一丝破绽,众人只好再次转头,眼神悄然汇聚在一起,如同激女接客一般,羞羞答答的却又勾这眼神不放。
秦胡子这个时候忽然间明白,似乎也不用将这里的所有人都一网打尽。暗暗记住这里的每一个面孔,心里暗想今天晚上要将这个大好消息放出去。
沈霭衣似乎也感觉出了一些什么,上面的刘福天主张出‘三不管’赴国难,而下面的人惜命不愿出去。她冷笑的嘲讽了众人一眼,美目闪烁的看着身边一直平静如水,风波不动的秦胡子,美目泛起一丝迷离惑色。
……………………………………………………………………………………
求订阅,求月票
〖奉献〗
第219章 尾巴
第219章尾巴
第219章尾巴
刘福天不愧是老狐狸,在‘三不管’纵横这么多的他,即使六十多岁,依然宝刀未老,几句话将便将众人推上墙角进退维谷。(顶点小说手打小说)他神色自如的坐在简单古朴的轮椅上,双手握着龙杖,翘着嘴唇,双手轻轻的摸娑着,好似在心里想着什么。
他斜着头,胖墩墩的坐在轮椅上好似右边瘫痪了一般,整个人倾斜着,就像那古老的黑白照片上的丘吉尔,一看就是个残疾人。阴冷的双目带着淡淡的温和隐藏着深处的阴沉与毒辣,他就那么微带着笑容,持久不变,就那么静悄悄的坐在那里,观察着下面每一个人的每一个动作。仿佛隐藏在黑暗里的猎人,紧盯着不远处的狼群。
下面的人早已经无法保持矜持,他们开始大胆起来,公开与身边或者交好的山头低声交谈起来。随着分歧的加剧,很快便演变成了争吵,本来寂静的大堂慢慢的变成了街头的菜市场,众人面红耳赤的争论起来。
秦胡子眯着双目,一脸平静的将那出头的三只鸟暗暗给记了下来。如果他没猜错,这三人便是三山十六寨最大的三股势力。这三股势力是对抗刘福天的最大最坚定的力量,隐隐的代表着其他山头,各霸一方。
但是秦胡子很快就又发现,三山十六寨的十六个当家迅速的分化开来,虽然表面上众人还坐在一起,但是秦胡子还是清晰的感觉到,以那三个人为中心,每个人身后都会有三四个山头支持,或多或少,隐隐的三股势力泾渭分明,不可见的痕迹悄然出现。
秦胡子心里一凛暗暗了然,目光淡淡中闪烁着一道亮光。‘说不定回去后可以向团座多要点人了’秦胡子心里美滋滋的想着。
他身边的沈霭衣虽然没有看他,但是余光却从来没有离开过。那熟悉的味道,熟悉的口感,以及那熟悉的影像,沈霭衣美目中泛点泪光,一向坚强的她,竟然隐隐的颤抖,好似找到靠山要哭泣一般。
她清楚的记得,这个药是他父亲独自配的,由于太过复杂,她也只记得大概,根本就配不出来。如今十几年过去了,她早已经将这个药方忘记的差不多了。可是今天一闻到那个味道,她还是立即就想起了那次贪吃后熟睡留下的恐惧。她确信,这个药,就是他父亲配的那种。无论是味道还是口感,都一模一样。
那个人是谁?他怎么会父亲配的药?还有,他怎么会给我熟悉的感觉?沈霭衣心里有无数个念头在转悠,她很想一下子问个清楚明白,但是眼下的情况,她也只能紧盯着秦胡子,将一切疑问闷在心里。
下面的人分成了三个独立的阵营,这三个阵营以三个人为主,这三个人代表了三山十六寨的三个大势力。他们三人低头皱着眉头,不时和身边的低语一番,然后抬头看向其他三人,眼神里透露的却不约而同的全是无奈。
下面的情况自然都在刘福天的眼里,他眼神不易察觉的闪过一道冷笑,面容柔和的淡淡道:“诸位兄弟,考虑的如何?”
刘福天淡淡的声响,瞬间便将下面吵吵嚷嚷的众人安静下来。那被依为中心的三人相视一眼,犹豫了一阵,其中一人站了出来向着刘福天抱拳道:“刘爷,这件事事关重大,我们必须回去请大当家做主,还望刘爷见谅。”
这个理由却是最好不过了,不论哪个方面都是无懈可击。众人纷纷对这个说话的人投以钦佩的眼神,心里轻轻的呼了口气。
刘福天丝毫不意外,对着说话的那人赞许的点了点头,笑着道:“这是自然。我也没想着一下子就将诸位兄弟说服。不过如今日本人即将攻下上海,诸位兄弟说说,我们‘三不管’究竟该怎么办?”
众人没想到刘福天这么容易就放弃了,被他这么一问,众人竟然都有些不知所措,愣在那里彼此瞪眼。
“刘爷,保家卫国亦是我等本分,上阵杀敌虽然轮不上,但是杀鬼子,却是不分战场不战场的“众人还没有说完,秦胡子身边的沈霭衣却‘忽’的站了起来,抱拳对着刘福天与下面的众人大声道。
他一身紧身的素紫布衣,将凹凸有致的身材包裹的玲珑剔透,尤其是那高耸的**,弹性紧绷的翘臀,让众人忍不住的口干舌燥,心神摇曳。
而她的一番话说的大义凛然铿锵有力比之男儿却也不遑多让,当即让诸位当家拍手叫好,纷纷露出钦佩之色。‘女豪杰’、‘巾帼不让须眉’、‘穆桂英在世’等等恭维之词很快便传入了她的耳朵里。
沈霭衣**起伏俏脸却没有什么得意之色,淡淡的又抱了抱拳,潇洒一退便稳稳当当的坐在了椅子上。
秦胡子看着沈霭衣的慷慨言辞也不禁为这个年轻女孩叫好,虽然他们这些男人都看不起女人,但是有一个出头,就足够让他们佩服一番了。
“沈姑娘说的不错,我们虽然上了山,但是我们还是汉子,是汉子就应该杀鬼子”那三人核心中的一个英俊男子也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一脸狂热的看着沈霭衣,轰然起身大声抱拳对着众人说道。
“不错,咱们这些人都是要下地狱的人,在下地狱之前多杀几个鬼子,说不定还能积累功德,少受点罪沈姑娘说的不错,是咱们男儿应该做的事”又一个人站了起来,一脸愤然口水飞溅的大声说道。
“沈姑娘说的是,咱们是中国人,中国人岂能怕了小鬼子只怕他不来,来了,保管小鬼子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最后一个也不甘示弱的站了起来,抱拳环顾一拳,最后对着沈霭衣大声道。
随着三人的开头,众人也纷纷‘沈姑娘’起来,一时间,刘福天的大堂人声鼎沸好似要**一般,沈霭衣莫名其妙的因为一句话竟然成了众人的中心。
刘福天始终面带微笑的平静的看着众人,始终都是那么的问候和蔼的笑着,一句话都没说。
众人议论一番似乎也觉得有了什么不妥,纷纷停了下来,不由自主的看着上面一直带着虚伪笑容的刘福天,心神暗暗一凛。
刘福天见众人听了下来,勉力的挺了挺身子,笑呵呵道:“看来诸位兄弟对打鬼子都很感兴趣啊?”
“那是当然,我辈义不容辞”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