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穿越之狼走民国〗第67部分

是通篇下来,除了客气还是客气。
最后话锋一转,说道的恭喜身上,恭喜陈禹升官发财。
陈禹看到这里就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脸滚烫的让他自己都觉得在发烧,烧的滚烫。
“回电”陈禹放下电报,平复着滚烫的脸颊,沉声道:“就说我陈禹一定会亲自去给旅座参谋长负荆请罪的”
陈禹心里苦笑,却又没办法,只能如此回答了。冯有光对自己有恩,自己必须要给他个交代。至于什么时候能够见面,什么时候负荆请罪,陈禹一点把握都没有。
不是他没有诚意,战火纷飞,各据一方,他实在没有把握能够安然无恙的再次见面,说不定他什么时候就光荣了,然后就只能在马克思那里申请了。
王哲秋答应一声,转身离去。他也觉得十分的为难,不说这个时候的时机敏感,见面会让别人误会。就说这个时候,大战刚刚结束,新的大战已经在酝酿,谁有空和你没事的‘负荆请罪’去啊?
陈禹与王哲秋对视一眼,两人眼里具是无奈。
刘家大院。
刘福天书房。
刘福天依然躲在书房里,好似一个幽灵般,在黑漆漆的夜晚,只有一盏微弱光芒的油灯在那里摇曳。一个人默默的坐在那里,双目幽冷的散发着道道令人心颤的森然冷芒。
他身前站着许多黑衣人,俱是面容冷肃的看着他,冷清中带着一丝肃穆。
“老爷,少爷传来消息。日本那边已经打好招呼,到时候您不但会成为一个人口数十万大县的县长,而且还可以成为省参议员。我们刘家的无论是财力还是势力必然比现在要膨胀无数倍”一个人黑衣人上前一步,神情激动的挥舞着双臂,兴奋的大声说道。
其他黑衣人也面带微笑的悄悄点头,都认为此人说的是正理。
环顾华夏五千年的历史,哪一朝那一代的统治者不是先收集民心,然后才征伐天下。如今日本人立足上海未稳,正缺人手。而他们雪中送炭般的恰好在这个时候投靠过去,定然会受到重用
这种话,这个逻辑,几乎从他们小时候开始刘福天就一字一句的灌输给他们,这种思想,已经在他们心里生根,在他们骨子里刻下,深入骨髓,没有丝毫动摇的可能。
这个时候他们非常的激动,他们从小就立志将一切献给刘家大院,如今刘家大院大兴,他们自然与有荣焉
刘福天坐在上面,窝在椅子里,在微软光芒照耀下,显的无比阴森的脸庞轻轻展颜一笑,却愈发让人战栗惊恐,不敢直视。
“嗯,说的不错。”刘福天整个人塌陷在椅子上,神情满意的笑着,稍稍沉吟,便道:“你们现在一边要盯紧三山十六寨的各个山头,不要让他们这个时候拖我们的后腿。另一方面要增派人手给从云,让他有足够的实力让日本人高看一眼,占据一个好位置”
众人一听,当即纷纷点头,姜还是老的辣,黑衣人习惯性的对着刘福天做出了佩服敬仰的动作。
刘福天微微挪动已经陷入椅子里的身子,吐了口气,眼神闪烁着说道“嗯,今晚就走,抽调刘家大院一半的兵力给从云送去,听他指挥”
几个黑衣人一听,当即俱是神色大变,脸上露出极度诧异的神色。
许久,众人才醒悟过来,其中一个黑衣人在众人的推举下默然的站了出来,对着刘福天恭敬的低声说道“一千五百人?老爷,这个,是不是有点多了?毕竟,大院才是我们的根,不容有失的。”
刘福天没有生气,摸着下巴淡淡的笑着“怎么?你担心三山十六寨那群后生小子会伤害到我,攻陷刘家大院?”
那名黑衣人眉头微皱,三山十六寨人数最多多的要数天宝山220多人了,其他山头的都在这下面,而最少也也只有三十多人,也就是说整个‘三不管’地带,纯粹的土匪也就一千人多一点。这些人抗着老旧破枪,哪里是他们刘家大院这些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家丁可以比的
黑衣人中的另一个忽然间站了出来,抱拳对着刘福天沉声道“老爷,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们还是谨慎一点的好。多留一些人手看家护院。”
刘福天眉头一皱,看向这个黑衣人的眼神里寒芒一闪而过,旋即低着默默沉吟一阵,猛然抬头沉声道:“哼,那群毛没长齐的小子,老夫当年纵横天下的时候他们还不知道在哪呢哼,调走2000千人,连夜给从云送去,让他一定要在日本人面前站个好位子,也不枉我们父子等待这么多年”
刘福天神色冷厉,话语阴森栗然,没有一丝转圜的余地。
下面的黑衣人顿时苦笑一声,早就猜到这个结果,悄悄的余光碰撞,最后俱是无奈的接受了刘福天的命令。
一个小小的刘建大院竟然能够有三千多私兵这个消息如果传出去定然是滔天大*,将整个‘三不管’,甚至是苏皖,甚至将整个中国都给震动起来。
但是刘福天显然隐瞒的很好,没有外人知道。
很快,黑衣人一出刘福天的书房,便默契的对视一眼,悄然离去。
漆黑清冷的夜晚,刘建大院如同睡熟的狮子,忽然间醒了过来。一阵阵脚步轰鸣,一阵阵低声大喝。将本来宁静祥和的夜晚破坏的一干二净,吵杂声声声入耳,几乎整个刘建大院的人都不用睡觉了。
秦胡子猛然从床上爬了起来,跑到床边打开窗户,定睛一看,只见不远处火把交相连接,绵延无数。火把边上站这一个手举火把的家丁,两排面对面,弯曲曲的延伸下去,让人一眼看不到头。
“看什么看回去睡觉睡觉”秦胡子刚刚扫了一眼,忽然间就有人他她窗户,然后一脸不耐烦的哼哼着要给他关上道。
秦胡子定睛一看,却是一个家丁举着火把一脸不高兴的推着自己的窗户,要自己回去睡觉。
秦胡子再次急忙扫了一眼,顺手将窗户关了起来。然后一脸沉思的坐在桌边,眼神闪烁不定。
“这么大的阵势?刘福天要干什么?难道是三山十六寨的各个老大终于忍不下去打算先下手为强,夜袭刘家大院了?”秦胡子一边给自己倒水一边自言自语般的低声说道。
“咚咚咚”
蓦然间,三声稳而有力的敲门声忽然间响起,将秦胡子给吓了一跳。
但秦胡子很快镇定下来,心里一动,连忙悄步走到门边,耳朵贴在墙上。
就在秦胡子刚刚贴好,敲门声再次响起:“咚咚咚咚咚”
连续不间断的无声敲门声如期响起,秦胡子心里呼了口气,连忙打开门。
辰充立即一个闪身进入了秦胡子的房间,秦胡子手疾眼快立即关门。然后转身对着辰充低声道:“怎么回事,你怎么来了?”
辰充一脸古怪笑意的坐在秦胡子边上,看着满满的一杯子水,当即就拿过来,咕嘟嘟的仰头大喝起来。
秦胡子看着他的动作,没有阻止,坐到他对面,神色肃然的等待着。
“刘福天在调动他的军队”辰充喝完猛然放下杯子,大口的呼气道。
“我当然知道”秦胡子没好气道“等等,你说军队?”
辰充神情心有余悸般的点了点头,沉声道:“对,没错,就是军队。清一色的外国武器,统一的服饰,口令。除了番号外,完完全全的就是一只军队足足有一个加强团那么多人,武器甚至还配备有三门迫击炮”
“三门迫击炮”辰充脸色一变,要知道,一般的**可都没有这个东西。如今竟然在这个鸟不拉屎的‘三不管’看到了,秦胡子神情说不出的怪异。
辰充脸色也变了变,神色肃容道“嗯,这次刘福天调动他们的人马,我看不是与三山十六寨火拼,我现在也还没有找到他们的具体目的。不过你要小心,刘福天不是简单的人。”
秦胡子一听,当即皱起眉头,脸色变幻着暗暗思索:这里还有哪个势力值得刘福天如此大动干戈的调动这么多人马?
难道……
“他该不会是冲着我们来的吧?”秦胡子忽然心里一动,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惊声道。
辰充一听当即双目冷芒一闪,一手拍着桌子冷声道:“他敢”
秦胡子眉头紧拧,又摇了摇头,疑惑道:“应该不可能,团座的背景太过深厚,刘福天胆子再大,估计也不敢去摸团座的屁股。”
辰充一听,也默然赞同。可是刘福天的行动的原因不弄清楚,两人始终是无法安心。
“这样好了,你派人盯着这些人的去向,最好派人打进去。”秦胡子思索了一阵,对着辰充道:“然后将他们的一举一动告诉团座,我想团座应该能够猜到刘福天要干什么。”
辰充一听,愣愣的点了点头。
秦胡子见辰充点头,心里不知道为何竟然悄悄呼了口气,神色露出轻松之色。
…………………………………………………………………………
一章月票都没有,那位兄弟贡献一章?
第227章 计划不容变
第227章计划不容变
第227章计划不容变
辰充自然是先是悄悄的将自己的人替换了几个进去,然后又马不停蹄的再次向着梅县飞奔。(顶点小说手打小说)不是他不信任手下,有些事情不是谁说都一样的。
没有丝毫的停滞,刘福天的两千人马在黑夜中悄然离开刘家大院所在的高地,奔着上海方向开去。黑暗中,他们悄然泯灭了火把,身影渐渐消失在茫茫夜色里。
知道这个消息的人很快都被软禁起来,就连秦胡子沈霭衣也被限制了自由。三山十六寨的十几个当家被囚禁在一个院子里,但是除了自由外,其他基本上没有什么变化。好吃好喝,甚至还能将一些相好的姑娘招过来。可以说,刘福天是相当的人性化的秉持着人道主义精神没有虐待伤害他们。
不过这个消息还是迅速的被传播了开来,首先就是三山十六寨的人。这些土匪世代在这里扎根,与刘家大院对峙数十年,自然不会没有防备。在刘家埋伏几个钉子,那是非常自然的事。
刘家大院外,人影憧憧,四处奔走,然后迅速茫茫然的消失在黑夜中,奔着四面八方跑去。这些人身负重任,都是一些手脚利索,狡猾激灵的人。
他们习惯性的观察四周,然后耳朵耸动中,快速在茂密的草丛里穿梭。
本以为天衣无缝悄然无踪的他们,并不知道,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视线内。
刘福天的书房。
刘福天斜塌在椅子里,一手拿着书,一边面无表情的盯着看,许久,淡淡的开口道“都放出去了?”
他的不远处站着一个黑衣人,笔直挺立的站在那里。随着摇曳翻腾的灯影,他的影子也来来回回忽长忽短的晃悠着,本来就阴森的房间里,更显诡异。
但是黑衣人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场景,他神色不变的从容道:“是的老爷,都放出去了。”
刘福天食指沾了下干裂的嘴唇,然后微微仰着头翻了一页,眯着眼睛盯着书本,神情专注的说道“嗯,放出去了就行。好让他们知道,这段时间听话,乖一点。”
黑衣人脸色不动的站在那里,面色稍稍迟疑,嘴唇微动,却没有说话。
刘福天轻轻扯着嘴角,淡淡一笑,道:“不用想那么多,山里那群人我太了解了。知道情况后,必然是疑神疑鬼的按兵不动。呵呵,这也是我当年敢那么肆无忌惮的一口气灭掉五个山头的原因。”
“那,老爷,他们会不会再上当?”黑衣人始终觉得这么做不妥,但也没有更好的理由反驳。一听刘福天的话,当即心里一喜,面带忧色道。
“呵呵,那些人全都是记吃不记打的东西,不用担心,让人监视着就行,没必要那么看得起他们。”刘福天再次食指翻着嘴唇,神情从容笑道。
一副胜利在望决策与帷幄之中,潇洒从容,说不出的洒脱,老而弥坚。
黑衣人嘴唇动了动,最后颓然放弃。刘福天越来越倔强,他们这些人的话已经没有办法让刘福天听见去了。
……
当这个消息传到‘三不管’的天宝山肥云峰豹头寨的时候,三个当家再也坐不住了。三人想都没想第一件事就是将已经派去见陈禹的人给追回来,然后连夜再次碰头。
天宝山肥云峰豹头寨三个当家以前一年的见面次数也不如今天一天的多。但是一想到刘家大院竟然不声不响的就有了两千的‘正规军’,这让他们根本就无法睡的安稳,甚至闭眼都艰难。他们知道,刘家大院这次暴露出来的实力恐怕还是冰山一角,刘福天的实力究竟有多强,他们稍稍一联想,就感觉浑身发凉。
三人脸色阴沉的再次坐在了今天上午刚刚坐过的位置,不动声色的扫过其他两人,神情阴郁的化不开。
“说说吧,该怎么办?”杨三爷第一个开口,神情淡淡道。黑夜中,每人身后都有两个火把,将对面人脸映衬的极为光亮,闪烁摇曳的灯光,忽闪忽现的将三人的神情装饰的十分诡异阴森。
独疤脸色阴沉,双目泛着阴毒。刘福天一下子展露除两千人的强悍实力,让他悚然惊恐。本来还以为凭借三山十六寨的实力应该能够与刘福天周旋一二,可却没想到,仅仅是刘福天展露的实力就不是他们三个能够抗衡的,何况还有不少山头已经墙头草般的倒入了刘福天的怀抱。这个就好似被毒蛇盯上一般,浑身战栗着心里发冷。
独疤斜着对面脸色丝毫不变的大肚皮,冷哼一声道“哼,大不了鱼死网破”
大肚皮僵硬的脸庞顿时轻轻一笑,那憨厚的格格笑声顿时在空明幽寂的山间幽幽回荡,绵延不绝。
这是赤露o裸的一巴掌,恶狠狠的甩在了独疤的脸上,脆响的在山间飘荡。
三人谁都不是傻瓜,相反,非常的精明。但是越是这样精明的人,越是在精明的人面前显露自己笨拙的手段。
现在仅仅凭借刘福天暴露出来的实力就足够横扫整个‘三不管’地带了,鱼死网破,如今也仅仅是一种奢望,甚至是幻想。
独疤眼角抽*动着看着大肚皮那肆无忌惮的嘲笑,嘴唇发紫,眼神里杀机毕现三人之间恩怨情仇不断,谁都想将对面的置之死地,但是斗了这么多年,三人还是活的好好的。
“好了,都到这个时候了,你们还有心情玩吗?”杨三爷双目一瞪,冷声道。
两人自然不能不给前辈面子,或者担心杨三爷站在对方一边,冷屑一声,不再对抗。
“都说说吧,现在该怎么办?如今的情况你们也都看到了,如果再迟疑估计我们就要被刘福天瓮中捉鳖了”杨三爷神色栗然,在桌子拍了拍,冷肃的低喝道。
独疤冷冷的扫了眼大肚皮,冷笑道:“怎么办?还能怎么办?我们加起来都不是刘福天的对手,还能有什么办法?不如一起投降算了……”
大肚皮眯着双目精光闪烁,盯着杨三爷从容淡然的苍老脸庞神色微变,闪过一道异色。对于独疤的话,只见当成稀有空气。
“大肚皮,你呢?”杨三爷冷冷扫了眼独疤,又转脸看向大肚皮,沉声道。
如今是他们的生死存亡的时候了,杨三爷也没有必要再去摆资格了。他现在迫切的想要解决这件事,只有解决这件事,他才能继续安稳的坐着大当家的宝座,直到入土。
大肚皮呵呵一笑,对着杨三爷点头笑道:“我是晚辈,一切听刘爷的。”
大肚皮话一出,当即让杨三爷独疤脸色一变。然后俱是双目极其诧异看向大肚皮,目光灼灼的审视他,想要从它那肥胖的脸上看出他此刻内心的真正想法。大肚皮是三人中城府最深的人,看着那笑呵呵的肉嘟嘟的脸庞,两人心里俱是诧异,却没有一丝的相信他会尊敬长辈
旋即两人又对视一眼,神色平淡中的两人眼神却飞快的闪过一道警惕之色。
杨三爷神色阴沉的扫过两人一眼,旋即心里微沉,低声道“这样吧,我们三人去见一下385团的团长,只要价格合适,我想他会帮我们的”
有钱能使鬼推磨,杨三爷深深的相信这句话,何况在这个时候,有点权力的谁不想多捞一点
独疤一听就是皱眉,疑声道:“三爷,我们是匪,他们是警,他们会帮我们吗?”
独疤更多在乎的是义气,是道义,对于人性却是没有多少了解。
大肚皮听到杨三爷的话,当即就是双眼一亮,旋即眉头紧皱,开始思索斟酌起来。与虎谋皮亦或是是与狼共舞,这都是极度危险的。
“好了,既然你们反对三爷我也不说什么。我明天就去见他,到时候可别怪三爷我不顾道义”杨三爷见独疤大肚皮两人都不相信他,眼神里狠毒之色一闪而过,旋即冷笑一声道。
独疤一听脸色就是一变,旋即神色凝重的转头看向大肚皮。虽然他们三人一直明争暗斗,但是如今大敌当前,他们却必须团结一致
大肚皮好似在计算什么一般,许久,他抬起头,对着独疤沉声的点了点头。
“好,三爷,我们一起去”两人好似豁出去一般,沉声道。
梅县。
“团座辰充又回来了。”晚上,陈禹在场地上悄悄做着准备,队伍已经集结,随时可以出发。王哲秋悄悄的来到陈禹身后,低声说道。
陈禹一听就是神色微变,低喝道:“发生了什么事?”
王哲秋摇了摇头,低声道:“不清楚,我只听说是刘家大院的事。”
陈禹眉头紧皱,连忙吩咐几句,便向着自己的院子奔去。辰充亲自来,自然是又有大事发生。如今这个敏感时刻,陈禹没有一丝的轻松松懈麻痹大意。
陈禹奔回院子的时候,辰充正在咕噜骨碌的大口喝水。陈禹一进门就直接吼道:“发生了什么事?”
“团座,刘家大院发生了大事“辰充放下茶杯,神色急促道。
“说”陈禹脸色不变,沉声道。
辰充也不打迷糊,直接道:“团座,刘福天忽然间在刘家大院调出了2000多全副武装的人,现在正在赶往上海”
“什么,两千多人?“陈禹一拍桌子神色大惊道。如果刘家大院有这么多人,那么他现在唯一的想法的就是暂停,不,是放弃一切针对‘三不管’的计划。一个能够拥有2000多家丁的地方势力,这个世界实在是太疯狂了
辰充也神色难看的连忙点了点头。这是他亲眼看见的,绝对不会错。
见辰充低头确认,陈禹脸色瞬间变的无比难看,刘福天竟然一下子开走两千人,那他还剩下多少?在这个时候他不会不留下人手来保护自己?那,他还有没有其他底牌?两千多人的队伍,怎么就没人知道?
陈禹心里无数个念头急速转动着,有心搏一搏却又担心不能一劳永逸,为日后留下后患。但是就这样放弃,他又实在是有点不甘心。
陈禹眉头拧成了个川字,在原地来回走动许久,额头上细汗轻轻渗出,更显他内心的烦躁。
“来人,把参谋长喊来“陈禹阴沉着脸,忽然间对着门外大喝一声。
门外传来一声‘是’,然后就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陈禹再次背着手转悠起来,神情茫然犹豫难决。
没有多久,门外就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刚刚一进门,姜青就道:“团座,什么事,咦,辰充?”
陈禹看着姜青意外的神色,皱着眉头一脸苦笑道:“他给我们带来了一个巨大的灾难性的消息。”
姜青神色微变,能让陈禹为难的问题,那肯定是**烦了。
姜青转头看向辰充,眼神透露着询问。
辰充双手摸下帽子,耷拉着脑袋一脸的委屈,然后低头把玩着帽子便将刚才对陈禹说的话又说了一遍。
姜青一听,脸色也僵硬下来。这不是什么坏消息,简直是晴天霹雳啊
如今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可是东风没来,来的却是一阵震天的响雷将他们几个震了个七荤八素,完全找不到了方向
姜青许久才回过魂,满脸苦笑道:“团座,看来我们必须修改计划了。”
陈禹双手抱着头,不点头也不否决,只是坐在那里,一脸狰狞的急速转动着脑子。他不甘,极度的不甘这么好的机会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放弃,但是一想到那‘两千’,陈禹心里又是一凉
他现在对于刘福天,起了滔滔不绝的敬仰之情。无论立场什么样,刘福天能够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拉扯出这么一支人马,都值得人钦佩。尤其还是能够隐忍这么多年才发作,更是一代枭雄的风范
“计划不能改”陈禹沉吟良久,脸色阴沉的低声一喝,果断的否决了姜青的提议。
“为什么?”姜青微微一怔,他不想陈禹会这么断然的否了他的话,因为似乎没有理由让陈禹这么坚持?
陈禹神色冷然的忽的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眼神灼灼发亮的大声道“因为那两千人我要了”
姜青微微一愣,旋即面露惊色喉咙发干的低声道:“团座,我们已经有五千人了?这样会不会让上面……”
“不用担心,我会解决的”陈禹眼睛跳动着,冷笑的一摆手。
姜青见陈禹如此坚决却又没告诉自己具体的操作,心里有些急躁,却又没有开口的话,一时间也皱着眉头黑这脸在哪里苦思。
辰充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两个上司在这里打哑谜,愣是一句话也插不上。
陈禹也不理会两人,对着门口大喝道:“将五个营长叫来见我”
听着门外远去的脚步声,姜青与辰充对视一眼,一脸的无奈。陈禹决定的事,貌似他们一般都插不上手。
刘家大院。
“秦叔,你说刘福天这是要干什么?两千多人啊,就这么开走了……”沈霭衣坐在秦胡子边上,看着他一脸的阴沉,不由得芳心一跳,低声问道。她直觉告诉她,要有大事发生了。
秦胡子双目怒光闪烁的扫过看向他们的几个土匪,双目冷芒杀机直射而去。秦胡子也是煞气满身的人,无论是土匪还是当兵都是杀人如麻的角色,他的目光犀利冷厉,岂是这些半路土匪可以抵挡。他直射冷冷的一瞥,那些脸色贱笑的土匪当即脸色一僵,直觉背后发冷,连忙将脸转开,神色微带惊恐。
秦胡子扫过众人,转头看着俏脸紧绷的沈霭衣,冷笑道:“他们是去上海的,如今**已经撤退,你说他们去干什么?”
“难道是去抗……”沈霭衣一听就是一喜当是刚刚开口却又俏脸瞬变,美目圆瞪道:“他们是去投降日本人,做汉J的”
秦胡子脸色无比难看,扭曲中隐隐杀机涌动。
沈霭衣美目中满是不可思议之色,她实在是想不到在‘三不管’叱咤风云挥手之间**动的刘福天,竟然会主动上门去做汉J如果不是事实摆在眼前,就算打死她,她也一定不会相信
沈霭衣美目含煞,俏脸紧绷道“秦叔,你就不阻止他吗?这么多去投靠日本人,将来我们‘三不管’肯定会有**烦的”
秦胡子冷笑一声,杀气腾腾道:“放心,跑了和尚跑不了庙刘福天这个老贼还在这里,那些人自然是要回来的”
其实秦胡子心里并没有什么计划,他现在想的是自己手底下的人被分出了不少,他已经悄悄的将主意打到了刘福天的这些手下身上。他当时仔细的看过一眼,这些人都是身强体壮的青年人,正是最适合当兵的年纪
沈霭衣一听,面露喜色的脆声道“对,擒贼先擒王,秦叔,只要刘福天还在,这些人就跑不了”
秦胡子淡淡的点了头,心思却飘忽到了他下的药上。药效从今天晚上就会开始显作用,到时候刘福天不怀疑自然最好,即使怀疑他也没有办法,中了这种毒除了昏睡一天外,没有任何办法唤醒沉睡的人。
…………………………………………………………………………
感谢‘ynlxhoo’大大的月票支持临风无比激动,无以言表
ps:弱弱的问一句:六月已经过半了,大家的月票该投了哦~~~
第228章 高看了
第228章高看了
第228章高看了(订阅太少了,求订阅)
第二天,陈禹亲临训练场地,看着四千多人密密麻麻人头攒动的队伍,陈禹脸色不动,心里豪情万丈。这就是他乱世的凭仗,也是他起家的根本
陈禹神色肃整的一挥手,蓦然间,队伍开始运动起来。
“团座,就这么正大光明的进攻刘家大院吗?”王哲秋看着陈禹如此大张旗鼓的整训队伍,当即脸色讶然的低声问道。
陈禹微微低头,脸庞轻轻抽*动,眼神正圆里面全部都是豪迈之情。
陈禹沉吸一口气,傲然道“嗯,我倒是要看看,刘福天到底还有什么底牌不管如何,‘三不管’都是进入安徽的必经之路,刘家大院绝不能留”
王哲秋神色一变,凛然恭敬的站在他身后,不敢再说话。
场地上,五个营长开始点名,队伍也严肃安静下来。
邱晨站在第一营最前面,大声对陈禹喊道“报告团座,第一营全部到齐”
第二营陆房上前一步,对着陈禹大声报告“报告团座,第二营全部到齐”
第三营张德宏也上前一步,面容肃整道“报告团座,第三营全部到齐”
汪明朝小眼睛眨动着,高声大喊“报告团座,第四营全部到齐”
刘洪声音微带沙哑,大声喊道“报告团座,第五营全部到齐”
随着五个营长的高声大喝,场地上瞬间肃杀起来。所有人都知道陈禹要再次打仗了,虽然还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但是显然,他们立功的机会到了。他们很激动,过往的壮观历史,他们每每想到便胸怀壮烈,恨自己入伍太迟,功劳错过。
陈禹双目冷厉的扫过众人,心里憋了一口气,面无表情的上前一步,双目锐利如锋,脸庞沉硬如铁,整个人好似一座大山一般,重重的压在众人心头,让下面的人隐隐的有些压抑的呼吸困难。
“你们即将出发,征讨‘三不管’的土匪”
陈禹声音洪亮,轰隆隆如同炸雷,在场地上轰然炸开。他头上乌云汇聚,阳光渐渐被侵蚀。
但是陈禹慷慨激昂,听到这个消息的人却无不失望,沮丧。他们渴望战斗,渴望与日本人战斗,就像385团以前那样,以死相搏,战果辉煌
对于土匪,他们认为那是那些垃圾的保安团该做的事,他们这些正规军,就应该上战场与日本人决战,生死决战,然后凄厉的惨胜
这才是英雄
陈禹看得出他表情,看得出他们的心思。
陈禹神色微变,眉头耸立,厉色低吼道“你们失望了?你们垂头丧气的失去斗志了?你们的军人秉性也没有了?”
陈禹高亢如雷鸣,轰轰烈烈的在众人耳边炸响
许多人脸色纷纷一变,连忙将已经松弛下去的手臂腿脚绷紧,脸色肃然。但是还有许多人,他们无所谓的冷笑着,四肢无力般的耷拉着脑袋,好似刚刚睡醒一般。
陈禹眼睛微微抽*动,冷冷的扫过这些人,双目冷芒闪烁的再次喝道“怎么?你们这些还没有学会开枪的新兵蛋子就想冲锋陷阵的给日本人消耗子弹,还是觉得活够了急着去阎王给我抬起你们的头,高傲的看着我你们是385团的士兵,你们骄傲,你们执着,你们勇敢,你们无畏给我身体站直,双目直视前方”
陈禹尖锐如利刺的声音远远传来,众人只觉耳膜生疼,心里豪气顿生
本来那些已经颓然丧气的士兵忽然间觉得胸口一阵鼓荡,喉咙干涩的让他们直觉血冲脑门,一股力量凭添,让他们前所未有的觉得充实,觉得澎湃,觉得自信,觉得我可以
这些人纷纷咬着牙立正站好,他们双手放平贴着裤子,双腿绷紧,抬头挺胸,目光炯炯直视前方。
陈禹神色依旧冷清,心里却满意的笑了。其他的可以没有,但是骨气不能少
“很好,你们现在已经完全成长为一名合格的士兵了!你们有着自己的骄傲,有着自己的坚持很好,我对你们很满意”陈禹在队伍前面走动着,神色栗然的高声大喊。
众人神情更加凛然,目光崇敬的看着他们的团座,心里多了一点传说中以外的东西。
陈禹见差不多了,便神色陡然一变,厉声大喝道:“但是,我告诉你们!这次你们要清剿不是一般的土匪!甚至,根本就不是土匪”
众人听到前面的起先还不以为然,但听见后面的全脸色一变。
再见陈禹说的如此郑重,纷纷脸色变幻,眼神里露出一丝异色来。
“刚刚传来的消息,刘家大院昨晚忽然间多出两千多人的正规军,现在已经在开赴上海的路上了。”陈禹没有给他们思考的机会,再次刺激他们,声音轰轰如重锤,狠狠的敲击在他们心头。
众人顿时双眼大睁,先是怀疑,但随后就是不可思议这个时候拥有自己的武装大家可以理解,但是一下子拥有两千多人,这可就是居心叵测了
陈禹见他的士兵们的脸色已经开始变幻,猝不及防般的又再次厉喝道:“上海的战事已经基本结束,而这个时候刘福天却派人进入上海,你们说,他要干什么”
士兵们的起先的想法与沈霭衣一样,是去抗日的,但瞬间众人心神又是一跳,冒出了一个字眼:投降
轰轰,这些士兵脑中轰轰乱响,都是热血汉子,纷纷心里怒骂:当汉J
“没错,就是去当汉J的”陈禹不等他们说话,再次大喝道:“当土匪还可以劫贫济富,可是当汉J,那就是出卖国家,出卖祖宗的事别人我不管,但是我陈禹绝容不得他我这次出兵,就是要灭了他灭了这个汉J你们,385团的士兵,敢不敢灭了他?”
“灭了他”
“灭了他”
“灭了他”
士兵们这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