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穿越之狼走民国〗第68部分

个时候终于明白他们要干什么了消灭汉J这种光宗耀祖的事他们非常的乐意干!
他们群情激奋的挥舞着手臂,一脸兴奋的大声呼吼。声音嘹亮,在整个场地上轰轰回响。头顶上的乌云忽然间来了一阵风,以及聚集在一起的乌云,瞬间被吹散,消失的一干二净
陈禹很满意自己制造的效果,看着激动无比恨不得立即开战的士兵们,陈禹挥了挥手,众人瞬间就缩回了手,一脸涨红目光灼灼的盯着陈禹,一脸的兴奋激动,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
陈禹冷眼四射,看着好似窒息的场面,他心里也吸了一口气,蓦然间,厉声大喝道“好我命令,由五营长带队,全军出发目标:刘家大院”
随着陈禹的一挥手,五营长纷纷接令,大声吆喝起来。
“第一营,向右转齐步走”邱晨猛然转身,大声喊道。
“第二营,向右转齐步走”陆房同时间转身,慢一拍大喊。
五个营的队伍,有条不紊的开始运动起来。
“团座”陈禹满怀豪情的看着自己的队伍,神情不禁有些恍惚。但是王哲秋的一声低唤,却又让迅速的醒悟过来。
“什么事?”陈禹收敛眼神里的恍惚,转头看着王哲秋道。
王哲秋脸色古怪的看着陈禹,有些吞吞吐吐道“团座,天宝山肥云峰豹头寨的三个大当家来了,说是来拜访你的。我已经让警卫将他们围了起来,团座,你看……”
陈禹起先听到这个消息先是一愣,旋即眼珠子便转悠开来,如今这个时候这几个老大来自己这里,而且还是三人联袂,里面的意味可真是耐人寻味了。
陈禹沉吟一阵,对折王哲秋道“嗯,你请他们到客厅,我马上就去。对了,不要怠慢了。”
王哲秋神色微微疑惑,但还是答应了一声,迟疑道:“团座,他们……”
“没事”陈禹沉着脸,看着队伍一队一队的离开,双目泛起道道冷芒。
“慢着,先将参谋长喊过来。”陈禹眼神里闪过一道诡异的精光。
王哲秋再次一愣,连忙答应一声。
姜青很快就跑了过来,他也清楚了事情的原委:“团座。”
陈禹一边走,一边说道“陪我去看看,这些人都是将来的拦路虎,先认识一下。”
姜青气喘吁吁还没来得及缓气,只好答应一声,跟在陈禹身后。
杨三爷,独疤,大肚皮,三人各带着五个人,连夜来到了梅县。他们打听一番,便直接来了这里。但是他们没有任何的凭证,只能被警卫拦在大门口。几人倒是没有惧怕,脸色也没有慌张。三人站在一边,表情具是面无表情冷漠的目光灼灼好似要燃烧一般,直勾勾的注释着缓缓移动的队伍。
他们虽然不是军人,但也是带过队伍的人,看到军容整齐,步伐严整的队伍,他们心里第一个念头就是:精锐心里的那个求安全念头越发的膨胀起来,或许,385团真的能够牵制刘福天
三个人纷纷低头,暗暗盘算起自己能够出的起的价格。
移动的队伍没有停,缓缓从三人身边路过,三人虽然依旧目光灼灼好似燃烧,神情却渐渐的恢复过来。
杨三爷摸着胡须,眯着双目,闪烁着缕缕精光。淡淡的扫过其他两人,眼神闪过一道异芒。
杨三爷眼神转悠着,忽然上前一步,对着看守他们的警卫指着正在运动的队伍,笑呵呵问道“这位兄弟,这可是陈团长手下的兵?”
那警卫脸色古怪的看着他,好似看白痴一般,撇了撇嘴,道:“你说,从这里出来的,能是谁的兵?”
杨三爷脸色一僵,向来是说一不二的大当家,如今被一个小小的士兵训斥,脸面自然挂不住。但如今人在屋檐下,何况还是有求于人,自然不能甩脸色。
杨三爷脸色僵硬不过三秒钟,暗暗吸了口气,又摆上笑容春风满面,道“呵呵,这位兄弟说笑了。这些兵,是去哪里?这么多,乖乖,整个梅县估计都装不下……”
十足的奉承话他身边的独疤与大肚皮都暗自好笑。
那警卫脸上当即露出一丝警惕,端起枪,沉声道:“你打听这些干什么?你是什么人?”
杨三爷看着那指着自己的黑洞洞的枪口,神色尴尬至极,多少年了,他何尝被人这么指过。而边上的两人虽然心里舒服却又有些感同身受,大肚皮上前一步,脸上挂着一贯恶心人的笑容,道:“兄弟别误会,我们是来见陈团长的,就是好奇随便问问,没有别的意思……”
杨三爷一脸难堪笑容,连连点头。他算明白什么叫做龙游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了。看着这个小小的看门的都将自己呛的厉害,自己还要陪着笑脸,心里的憋屈简直用黄河都装不下。
可是那警卫丝毫没有放松警惕,眼神在两人之间扫过,然后又神色微冷的盯着杨三爷,冷屑道:“哼,看你贼眉鼠眼的就不是好东西,老实交代,你们是干什么的?从哪来的?”
杨三爷一张老脸涨的通红,他如此忍让,但人家根本就不领情
“呵呵,兄弟别误会,陈团长知道我们来了。”大肚皮生怕杨三爷暴走,连忙上前一步,一边将手里的东西硬塞给那警卫,一边一脸笑呵呵说道。
“真的?”那警卫丝毫没有放弃,盯着大肚皮冷冷问道。
“真的真的。”大肚皮依旧使劲的塞着,一脸的贱笑好似J诈的商人习惯性的讨好笑容。
那个警卫一把打开大肚皮的手,蓦然间,一地的大洋哗啦啦的响,来回滚动
“都给我老实的站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那警卫神色一变,恶狠狠的盯着僵硬了一脸笑容的大肚皮,手里的枪直指着他,好似随时都会开枪一般。
而其他警卫当即神色也是一紧,枪口更加的靠近,那黑洞洞的枪口,隐隐的冒出黑烟。
大肚皮脸上的肥肉轻轻的颤抖着,僵硬的笑容与他眼神里抑制不住的凶光形成了他极其难看又可怕的阴森脸庞。
但是尽管心里怒火滔天,尽管他恨不得将面前的小士兵给生吞活剥,但是他与杨三爷一样,都必须忍
他们这个没有别的选择,除了奢求陈禹的帮助,其他的,一无所措。
他颤抖着肥肉,对着这个警卫极其勉强的笑了笑,然后后退一步,表示服了,心里的憋屈丝毫不亚于杨三爷。
独疤始终面无表情的冷眼旁观,最后见两人都失败而回,不由得冷笑一声,上前一步,对着基地大门方向抱拳大喝道:“天宝山独疤来访,还请陈团长一见”
声音嘹亮,在基地大门口悠悠回响。
杨三爷大肚皮两人一见,顿时脸色微变,双目警惕的盯着面前依然虎视眈眈的警卫,生怕他暴起杀人。但是让两人意外的是,那警卫竟然一听就将枪给放了下来
“原来你们是那群土匪头子。”警卫将将放了下来,面无表情的看着三人说道。
说完,他对着还围着独疤几人的警卫挥了挥手,所有警卫当即面容冷清的端枪后退。很快,这些警卫就退到了大门之后,消失不见。直到这个时候,杨三爷与大肚皮才一脸古怪的看向依然一脸豪情的独疤,见他还抱着拳头,当即脸皮就是狠狠的一抽,脸颊滚烫滚烫。
独疤看着他一声下去,除了渺渺回音别无他物的场面,当即面容有些烫。不过他余光看到杨三爷两人那无地自容的表情后,当即心里爽的如同喝了蜜雪一般。
他不动声色的收回手臂,然后看向大肚皮,脸上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弯下腰,一边摇头叹气一边捡起地上的大洋。
大肚皮看到他这个动作,当即肥嘟嘟的脸皮再次狠狠的一颤,双目睁大好似要裂开一般,死死的盯着地上一个一个捡钱的独疤,恨不得扑上去一口咬死他。
杨三爷看着独疤的这个动作,当即眼皮也是一跳,眯起的双眼丝丝火光闪烁。
独疤好似没有感觉一般,一个一个认真无比的捡起地上的大洋,然后站了起来,看着双手捧着的大洋,叹了口气道:“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然后在两人目瞪口呆的怒气升腾中,他对猛然对着双手上沾满灰尘的银币狠狠一吹。然后翻腾着,直到确定干净了。才若无其事的将这些钱装入口袋,最后才好似解决了一件无比重要的心事般,深深的吐了口气,抬头一脸无辜的看向两人。
大肚皮那满是肥肉的肚子上上下下咚咚咚的跳着,那一贯笑容满面春风和煦的脸庞,这一刻也阴沉的好似冬天的寒冰,散发着阵阵森寒冷气。
杨三爷脸色同样铁青,那白白的胡须抑制不住的一翘一翘,双目怒火喷然。
“团座,这些人可以用。”姜青低声说道。
城墙的不远处,陈禹与姜青并肩站在那里,远远的看着这一切。
陈禹淡淡的点了点头,国人一向是内战内行,外战外行,这些土匪的确是可以用。将来稍稍用点手段分化制衡就可以了。
“嗯,你派人让他们进来吧。”陈禹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落地了。本来还担心三山十六寨的土匪桀骜不驯,如今看来,却是自己想的多了,太高看他们了。
………………………………
求订阅,求月票
〖奉献〗
第228章 大出血(求订阅!!)
第228章大出血(求订阅!!)
第228章大出血(求订阅)
独疤,杨三爷,大肚皮,三人被警卫压着,缓缓的进入大门。路边上随处可见的训练器材,让三人眼神一阵发热。但见那些粗壮的汉子在哪里挥汗如雨的训练,各种噼里啪啦的声响更是络绎不绝。三人只恨自己后面没长眼,不能将这些全部看完,好记在心里。
“好了,你们三人进去,其他人待在外面”领头的一个警卫端着枪,对着带头走在前面的杨三爷沉声道。
杨三爷独疤大肚皮是什么人?土匪土匪最缺的就是安全感,自然不愿意将手下的人放走,但是看着一脸冷光,虎视眈眈的警卫士兵,却也只能面带苦笑的点了点头,对着身后的人交代了几句。然后三人一脸无可奈何的向着大厅走去。
坐在陈禹的客厅里,三人神色不动眼神乱转的打量着陈禹这个完全木质结构可以说得上是寒碜无比的客厅,心里却暗暗嘀咕起来。
他们本来也打算用大洋金银财宝来收买陈禹的,可是看到陈禹这简陋的客厅,已经不能用朴素来形容的桌椅。他们不禁有些动摇心里的想法。他们都是精明无比的人,自然能够看得出陈禹不像是那种平素装模作样的肤浅的人。
三人平静的脸色渐渐起了变化,相互对视一眼,纷纷皱起眉头,眼神里露出担忧之色。
大肚皮这个时候也失去往日的镇定,笑呵呵的肉脸也渐渐的僵硬阴沉下来。独疤脸上的那道疤痕轻轻的蠕动着如同他焦躁的内心。杨三爷双眼眯起,一只手摸着胡须,眼神里冷光荡漾。
“三爷。”大肚皮暗吸一口气,对着身边的杨三爷低声道。
杨三爷老脸褶皱在一起,眼神闪烁个不停,轻轻转头瞥了他一眼,淡淡道:“说。”
坐在最前面的独疤一听,也将头伸了过来。如今他的心里也起了份担忧。他的天宝山离刘家大院最近,如果刘福天要动手,那自然是他首当其冲。阴沉,心里最急最火的也是他。
“三爷,这次我们要付出的代价可能不会太低……”大肚皮微微皱眉,稍稍凑近杨三爷,低声说道。大肚皮的豹头寨是三个山寨中最穷的,而且还是有很大差距的那种。他的财力根本就无法与其他两家相比,也付不出太大的代价,因此他心里也是十分着急的。
杨三爷一听,也是微微皱眉,他们是土匪,他们都贪财,要是将属于自己的钱财拿出那么一大笔来给别人,他心里无论如何也是不好受的。
“那你说,该怎么办?”杨三爷转脸看向大肚皮,脸色沉寂道。
大肚皮脸色僵硬,吞吞吐吐道:“三爷,你看,我们用地盘换怎么样?”
天宝山肥云峰豹头寨三个山头其实是一个三角形,三家的地盘按理来说差不多,但是豹头寨的右后面却是一大块荒地,无法种地,自然没有办法定居,因此哪里数百年来就是一块没有人开垦过的荒地这也是大肚皮唯一能够拿出却不会心疼的东西。
杨三爷脸色微变,他们是土匪,最在乎的就是地盘。他可没有大肚皮那样的纵深,自己辛苦打下的地盘如今却要割掉,不用说这就像是割他们的肉一般,每一刀都好似心里都在滴血。
但是杨三爷脸色变幻之后瞬间眼神又是一亮,低声道:“你是说,那些小山头?”
独疤在边上一听,也脸色微喜道“对对,三爷,反正那些人都和刘福天暗通款曲,已经生了外心。交给军队,总比交给野心勃勃的刘福天来的好。”
“没错,而且军队现在肯定是想对付刘福天的,这样,刘福天必然会面对军队的压力,不敢先对我们动手。有了这个时间,我们就可以好好准备了一番了”大肚皮也连忙低声附和道。
杨三爷微微点头,旋即眼神一闪,又道“那,他要是反悔,先对付我们呢?”
独疤与大肚皮一听,当即神色一变。他们都知道,如果那个时候陈禹反悔,那他们就等于引狼入室,完全就是待宰的羔羊了。那个是时候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他们离死期也就不远了。
“我也不喜欢随时会被灭掉的感觉。”独疤面上也露出恐惧表情,率先退缩。
大肚皮一听也有些犹豫,脸色变幻着慢慢的坐回原位。
杨三爷余光瞥了两人一眼,沉吟一声,道:“我们必须要有个保证”
“什么保证?”两人又泛起了希望,异口同声道。
杨三爷摸着胡须淡淡一笑,道:“那就不是我们的事情了。”
两人一听,俱是双眼一亮,点头心领神会的坐了回去,脸上渐渐恢复了原本的从容淡定。
而在陈禹的书房里,陈禹与姜青也在讨论着他们三人来的目的。
姜青看着‘三不管’纵横跋扈的山脉,眼神里闪过一道亮色,对着身边的陈禹道“团座,我觉得他们应该是感觉到危险,希望我们和他们联手,共同对抗刘福天,好形成新的平衡……”
陈禹站在沙盘前面,看着一处处可以想象的山壑,心里也是豪情顿生。想着以后这里就是自己的抗日后方,他的心里顿生咚咚咚跳个不停。
‘这里一定要拿下来’陈禹心里恶狠狠道。
陈禹神色清冷的盯着天宝山肥云峰豹头寨的三处大山头,沉喝一声道“嗯,不管他们来干什么,这次一定要他们大出血!”
姜青也自然明白陈禹的心思,看了看手里的怀表,抬头对着陈禹道:“团座,都一刻钟了,要不要去见他们?”
陈禹目光依然盯着沙盘,脑子里暗暗推演着他的马其诺。许久,他才皱着眉头摆了摆手道:“再让他们等一刻钟。”
陈禹手里拿着一颗细竹竿,在那沟壑间,缓慢的滑动着,哪一处地势险要,哪一处可以埋伏,哪一处可以做突袭,哪一处可以甩开敌人的追击,陈禹脑海里不断的闪现着,勾勒着,好似一场大战尽在他掌握一般。
姜青的目光也跟在陈禹的竹竿上,看着陈禹很是熟练却又有些浅显的画法,心里不仅没有一丝好笑,反而有着淡淡的惊讶。因为陈禹的画法虽然看似刚刚入门,但是画出来的东西就是那些熟练工也没有的灵性与闪光点,让人眼前一亮。
陈禹没有看到姜青的惊讶,他现在有枪,有炮,有炮弹,他什么的不缺,他现在信心膨胀,准备好好的与日本人战一场,哪怕是死,他也要死的轰轰烈烈
“团……”
刚刚进来的警卫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姜青用手势打断了。姜青连忙悄悄的向后退了几步,走的那警卫身边,对着那个警卫低声道:“什么事?”
那警卫悄悄瞥了眼依然深情专注勾勒沙盘的陈禹,连忙低声道“参谋长,五营长派人来问,他们的队伍现在已经在外面集结好,问什么时候可以出发。”
姜青眉头一动,转头看向屋里的陈禹,稍稍沉吟,道:“你让五营长将队伍集结好,暂时原地休息,下午会有新命令传来”
陈禹本来是打算堂而皇之的进攻刘家大院的,但是如今三山十六寨的三个大土匪头子都来了,计划肯定要改变的。姜青心里暗暗沉思着。
“是”那警卫答应一声,快速离去。
姜青转身看向屋里的陈禹,又转头看向不远处的客厅,微微皱眉,对着门旁的一个警卫道:“去,给他们三人倒杯水,不用太好,有点苦的那种,茶叶也要用茶渣,去吧。”
那警卫听的目瞪口呆,但是姜参谋长一瞪,他连忙乖乖的答应一声,跑了过去。
姜青的话,正好被刚刚抬起头,眼里还带一丝迷惑的陈禹听了个正着。他当即眼神里迷惑迅速退去然后眼珠骨碌一转,笑容满面的对着姜青大声说道:“老姜,你先去,好好和他们谈谈条件,要的狠一点”
姜青一怔,抬头看着陈禹那诡异的笑容,当即心里‘突’的一跳,然后心领神会,道了声‘好’便向着客厅走去。他要的再狠也无所谓,漫天要价落地还钱。而且何况他谈崩了,陈禹自然会出来救场。而且,这帮土匪如今就是待宰的羔羊,姜青完全可以任意下刀。
“请喝茶。”一名警卫端着三杯有些浑浊的茶水送到三人桌前,然后恭敬的说了一声,转身离去。这个由不得他不恭敬,待会儿这些人是要比进法场还要痛苦的,现在还是给他们点活着的盼头吧
独疤杨三爷大肚皮三人忽然间受宠若惊,想着在大门口的待遇,再看看现在的生活,他们忽然间发现,看大门的就是看大门的,素质果然没有内人高。
“三位,久等了。”姜青一身绿色军装的大步从后门进来,对着三人笑容满面道。
独疤杨三爷大肚皮连忙站了起来,看着姜青一脸的笑容,他们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种被毒蛇盯上的感觉。而且又不知道来人的身份,三人连忙站了起来,躬身一脸僵硬笑意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姜青稳稳当当的坐在上座,放下腰间的枪与皮带,这才看到三人那尴尬的模样,连忙笑着摆了摆了手道:“坐下坐下,别客气,就跟自己家一样。”
三人心里打颤,对视一样,对着姜青勉强难看一笑,屁股犹犹豫豫的坐了回去。
姜青目光淡淡的看着三人,一面暗自打量,一边心里暗道:‘团座说的果然没错,这些人在山里是大王,一到外面就全怂了。’
三人心里本来就十五个竹篮打水七上八下,又被姜青这样一盯,更是犹如芒刺在背,坐立难安。他们本来也都是极其精明的人物,奈何见识有限,思想被局限在了那块小地方,根本就不知道世界之大,大千之妙。先是被大门那一幕给震惊了,然后又是一个下马威,如今又是心理战,三人当即就有些扛不住,心里发抖了。
姜青收敛心情,看着三人淡淡一笑道“介绍一下,鄙人385团参谋长,姜青。各位既然来我385团做客,也不妨介绍一下。”
三人神情一愣,本来还猜测是团长陈禹,却不想是参谋长,不过参谋长也是二把手,三人虽然稍稍失望,却也没有泄气。
“鄙人肥云峰大当家杨三,人称……姜大人叫我杨三就可以了。”杨三爷抢先站了起来,对着姜青又是鞠躬又是点头道。
大肚皮一见,连忙也跟着站了起来,大声说道“姜大人,小人费从,乃是豹头寨的大当家,人称大肚皮。”
“姜大人,小人独疤,没有名字,有也忘了。天宝山是我的。”独疤冷冷的扫了两人一眼,然后很是彪悍的站了起来,对着陈禹大声说道。
姜青听着三人的古怪称呼,自然想不到这是刘福天对三山十六寨的故意封锁以及他们那僵硬的规矩造成的。淡淡一笑,在三人身上转悠了一阵,笑呵呵道:“嗯,既然三位都来了我385团,就是我们的客人,我们385团虽然不是中央嫡系,却也不是地方杂牌,如果有什么不方便,三位不访直说”
姜青毕竟是读书人,而且还是当兵的读书人,说话不会转弯抹角,也不会和左右磨叽,于是开门见山般说道。
三人面色一僵,起先还以为姜青要客气几句,三人都纷纷准备好了词汇好将话题引到他们来的目的上,不想姜青如此直接,俱是有些尴尬的看了看身边的人,眼神里跳跃着‘上’。
最后杨三爷推脱不过,还是低头轻轻咳嗽了一声,然后面带极其虚伪的笑容,对姜青道:“姜大人,我们此次来,是想告诉陈团长一个重大消息的。”
其他两人一听,心里暗道‘果然姜是老的辣’,面上连连点头。
姜青心里想笑,面上却疑惑道:“哦,重大消息?杨大当家请说。”
杨三爷整理了下面容,尽量让自己显的可以让人相信。
“姜大人,刘家大院昨晚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忽然间冒出了一只全副武装的两千多人的武装队伍,现在已经悄悄的开往上海了。”杨三爷神色肃然的沉声说道。
姜青早有准备但是面上还是悚然一变,惊色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姜青睁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杨三爷,甚至还是强迫自己不要笑,露出了强烈的杀机。
杨三爷虽然见识不多,但还是看出了姜青的言不由衷。却不知道姜青是故作不知,只以为他是不相信,连忙道:“姜大人,千真万确,这是我们三人共同得到的消息”
姜青怒睁双目又转移到独疤与大肚皮两人身上,两人自然是连连低头,就差跪下求姜青相信了。如果姜青不信,再去查证,先不说能不能查证,就说这时间,要是发生点什么,他们的身家性命可就没了
他们很着急时间。
姜青心里实在是想笑,但是却又要强忍着,一张俊俏的脸直憋的通红扭曲。而这在杨三爷三人看来是姜青相信了,担忧了,三人悄悄对视一眼,纷纷露出如释重负的一笑。
“我还要查证一番”姜青忍着笑意沉声道。
一句话,让三人如坠谷底,刚刚的轻松烟消云散,顿时又觉得呼吸困难,表情好似要窒息一般,僵硬铁青。
“姜大人,那些人已经走了,这一来一去要很多时间的,而且,他们去的是上海,哪里战火还没有停,也不太好查证的。”杨三爷犹豫着连忙抬头对着姜青说道。
姜青微微皱眉,将心里笑意给压了下去,面无表情道:“那怎么办?难道我因为你们的几句话就相信你们吗?然后呢?”
杨三爷一听,顿时也是老脸一皱,脸色古怪的转头看向其他两人。独疤脸色冷清,‘轰’的一声站了起来,抱拳对着姜青大声道:“姜大人。我们三个都亲自来了,难道还不够让你相信吗‘三不管’现在是你们团的地盘,如果这里出了事,你们也不好交代吧?”
独疤还没有说完杨三爷与大肚皮就神情紧张,他一说,脸色顿时更不好。这话不就是赤露o裸的危险吗?两人都有些心惊胆战的看着姜青,生怕他暴起发难。
但是姜青却没有多少变化,只是脸色不渝的皱起了眉头,坐了不说话。
二人顿时脸色难看,也顾不得埋怨独疤,对视一眼,大肚皮向着姜青说道:“姜大人,独疤的话虽然不中听,但却是肺腑之言,还望姜大人不要往心里去。”
姜青没有往心里去,只是在想着三人来这里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如今第一个伏笔已经完成,那下一个是什么?
姜青没有想明白,挑眉淡淡的扫了几人一眼,道:“嗯,这件事一时半会的确不好求证,这样好了,你们告诉我,你们究竟想让我们做什么吧?你们三个大当家跑过来,不光只是为了通报个消息吧?”
三人一听,脸角纷纷抽搐一番。这次虽然准备了大出血,可是事到临头,他们还是心里痛的厉害。
…………………………………………………………………………
强烈感谢‘老衲没名’的再次5888大洋的打赏。感谢你一直以来的支持,谢谢虽然很俗,但临风还是要说!!
谢谢
〖奉献〗
第229章 讨价还价(求订阅)
第229章讨价还价(求订阅)
第229章讨价还价(求订阅)
独疤杨三爷大肚皮肉痛一番,最后还是杨三爷抬头看向姜青,僵硬着老皮沉声道“姜大人,这次我们三人来,是想请陈团长帮忙剪除刘福天这个用心险恶私藏武装的叛乱之徒的。”
姜青听的连连翻眼,杨三爷这话怎么听都怎么不对味。什么叫做剪除?什么叫做用心险恶?怎么又叛乱了?姜青见杨三爷面不红心不跳的鬼扯,心里一阵好笑。暗道:老狐狸
姜青低咳一声,抬头看向杨三爷,面容肃重道“咳咳,杨大当家,你说什么用心险恶叛乱的?这个可不能乱说的。说对了,你有功,说错了,那在过去可是要株连九族的。”
姜青说完也苦笑一声,暗道自己也被传染了。
杨三爷一听,当即面色一僵,连忙又道:“姜大人,那你说,刘福天蓄养这么多人马,他想要干什么?而且他现在将这些人派往了上海,实在是用心险恶,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
杨三爷现在也管不了那边多了,什么脏水都往刘福天身上泼。只要能够将他搬到,他们后果也不在乎了。
姜青听了这话倒是高看了杨三爷一眼,至少不是闭关锁国的顽固不化死僵老头,还懂点外面的大势。却不知道,杨三爷现在是被逼到了墙角,四处乱咬了。
“嗯”姜青眉头一皱,神色清冷的点了头,沉声道:“如果真是杨大当家说的这样,刘福天的用心的确非常……”
杨三爷一听,当即脸色微喜,暗道:终于让他说通了。
但是姜青接下来一句话,让杨三爷当即面若死灰:“不过,如果刘福天是去抗日的,事情又要另说了。”
杨三爷苦笑着脸,这不还是要查证吗?绕来绕去还是绕了回来,白费那么多口水了
杨三爷苦思一番,却找不到办法,只好眼神无奈的转头看向身边的大肚皮,虽然独疤也不傻,但是论到精明,还是比大肚皮差了点。
大肚皮一见杨三爷的眼神,当即心里也盘旋起来,各种主意飞来飞去。
大肚皮思索良久,忽然间眼神一亮,抬头对着姜青肃然道“姜大人,刘福天真的是有两千人开往了上海,而且,我也肯定,刘家大院现在至少还要有一千人,全副武装,装备精良”
大肚皮一说完,杨三爷也眼神发亮。大肚皮这句话说到点子上了,不仅有挑拨之意,而且证明刘家大院有一千的武装远比证明那已经开走的两千多人来的容易。
杨三爷暗自松了口气。
姜青一听,虽然心里冷笑,面上却微微皱眉,因为大肚皮这句话,的确是他原本心里担忧的。刘福天能够隐忍这么多年,自然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大意。
“哦?这就能证明刘福天用心险恶的叛乱之徒?”姜青微笑着看着三人,淡淡道。有点家丁护院,这个在这时候很正常
本来看的姜青皱眉,三人也是一喜,但姜青一问,三人却是脸色微变。因为三人加起来,人数足足比一千人多了不少,这无疑是挖了坑埋了自己。
大肚皮小眼睛滴溜溜一转,便又心生一计,道“这个,姜大人,我是说,刘福天的确蓄养了过多的人马,违反了政府的政令。”
这个比刚才那个说服力小,但是却正好打在了姜青的软肋上。毕竟政府的政令你得执行吧?在你的辖地里出现了违反的情况,你能坐视不管吗?
姜青却来者不拒,从容笑道“嗯,待会儿我派人去查查,如果真的违反了政府政令,我限令他们减撤就是了。”
大肚皮一听,微微皱眉,小眼睛再次滴溜溜一转,又道:“姜大人,如果刘福天有三四千人呢?”
这句话就是直接点明主题了,如果刘福天仗着人多,兵荒马乱的不改呢?
姜青微微皱眉,有些不喜欢这么被逼问的方式。
但是大肚皮却没有这么想,反而觉得是自己打中了姜青的要害,连忙又乘胜追击道:“姜大人,如果刘福天真的居心叵测,那到时候他一旦准备充分了反扑,就是您这一个团,估计就算平了,也一定会元气大伤的……”
姜青对大肚皮冷冷一笑,目光泛着冷意道“哦?按你的意思,是希望我尽快将刘福天和刘家大院一并给剿了?然后呢?”
姜青的意思很简单,你们这些货色就是老实本分的百姓吗?
大肚皮脸上勉强一笑,觉得说的差不多了,就悻悻的的退了回去。心里暗道:‘我倒是想,你们两家打,打的两败俱伤才好。’但是这样的话,也只能在心底想想,如果说出来,肯定是死无葬身之地的。
姜青目光冷冷的扫过几人,看着几人那老于世俗,J猾狡诈的模样,当即心里有些厌恶,不愿再与之周旋,便暗吸一口气,神色淡淡道“你们还有什么借口没说?一并说了吧,那样我就可以猜出你们来这里的目的了。”
杨三爷独疤一见,顿时脸色尴尬无比,老脸通红,嘴唇哆嗦着一句话也说不出。
独疤见两人被挤兑的恨不得撞墙,心里也有气,再加上从来就是火爆脾气,忍了这么久也算是忍无可忍了。当即一拍椅子站了起来,大声对着姜青道:“姜大人,他们都是搞阴谋的,我不同。我是爽快人,我就实话说了,我们就是希望你能够帮我们牵制刘福天,不要让他有时间机会对付我们,这就是我们来这里的目的”
姜青微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