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穿越之狼走民国〗第69部分

一愣,有些诧异的看着这个脸上有着显眼疤痕的汉子,心道:‘他们是阴谋,你是阳谋,这样阴阳相济,刚柔并济的就想拿下我是吧?’
姜青心里好笑,面上却丝毫不意外的淡淡笑道:“好,想让我帮你们牵制刘家大院,甚至灭了刘福天,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军费得你们出。”
姜青如此爽快的就答应了,三人不禁都是一愣。尤其是杨三爷与大肚皮,均是极其诧异的看着独疤,如果不是两人对她极其了解,都以为独疤是姜青的托了。
旋即三人对视了一眼,然后又偷偷瞟了眼姜青,悄悄的将头凑在一起,低声交谈起来。
姜青无所谓的笑了笑,端上边上刚刚上来的茶,美滋滋的喝了一口。
下面那三人好似起了争执一般,低低的吵了起来,不过很快又达成了妥协,然后又低低的讨论争吵,往返几次,许久才渐渐平静下来。
三人面红耳赤,见姜青在喝茶,便也端起边上已经凉透了的茶水,一大口的便喝了下去。
“噗”
“噗”
“噗”
三人几乎异口同声的一口将送到嘴里的茶水给吐了出来,三人连连吐着嘴里苦不堪言的茶叶,呸呸呸一脸的黄铯。
姜青用茶杯档着,嘴角翘起一个诡异的弧度,当放下的时候,一脸的平静微带迷惑的看着三人道:“怎么了三位?茶不好喝?”
三人脸色忽的一边,连忙将茶杯放到一边,杨三爷摸掉胡子上的茶叶渣,笑容蜡黄道:“呵呵,茶是好茶,只是水冷了,不好喝。”
“哦。”姜青淡淡应了声,对着门外喊道:“来人,再给三位客人上一杯”
三人听后,当即脸色就是一抽。那嘴里的苦味还在折磨着三人,听着外面远去的脚步声,三人不动声色的对视苦笑一声。
姜青将三人的脸色尽收眼底,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乐的开了花。
很快,一个警卫就端着三杯茶上来了,他极其小心的,生怕撒了一滴般,缓缓的将杯子放到三人右边的桌上。
三人神色不动,嘴角直抽抽。
姜青心里忽然一动,然后面无表情的端起茶杯,对着三人热情似火的沉声说道:“来,三位来我385团,无以招待,以茶代酒,欢迎诸位,请满饮此杯”
三人一听,当即脸色僵硬,笑容勉强的好似雕刻一般,颤抖着双手拿起了茶杯,对着姜青摆了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多谢姜大人。”
三人悄悄的对视一眼,均是看到了对方眼里的苦涩,但是看着上面那位依旧目光灼灼盯着自己的姜大人,三人只好苦笑着脸,端起茶杯,将嘴凑了过去。
姜青也端起茶杯,随嘴凑在茶杯上,但是眼皮却紧紧向上挑起,眼神闪烁的盯着三人,监督他们喝,生怕他们漏了一滴般。
三人在姜青的逼视下,哪里还有侥幸,苦笑着脸,凑近茶杯,嘴唇哆嗦着抿了抿茶水。
还好,比刚才好喝一点。三人虽然用茶杯挡着,慢吞吞的喝着,憋着一脸的苦涩,双眼荡漾的彼此来回的对视,苦笑。
“谁再跟我说老姜是好人我跟他急你看他干的这事,焉把坏!我们这些粗人,哪里比得上他”客厅后门的后面,陈禹与王哲秋躲在那里,静静的观察着全局。当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陈禹神色有些气急败坏的低吼道。
王哲秋也是脸色尴尬的看着座位上那极其让他苦笑的姜青,不知道怎么接陈禹的话。
陈禹也是感叹,都说老实人好欺负,这老实人发威,一般人根本就承受不住啊……
客厅里的姜青还不知道陈禹已经来了,依然目光灼灼燃烧一刻不停的盯着三人的茶杯,好似他们随时会作弊一样。
三人艰难无比,慢吞吞的将茶杯的茶水给全喝了。心里苦涩的跟嘴里差不多,嘴里的苦渣吐也不是咽也不是,三人脸色俱是黄里透红,红里透白,皮肤相当的好。
“三位少做,我出去一下。”姜青也不知道是为了让三人将嘴里的苦渣吐出来,还是发现了陈禹在后面,对着三人说了句,便转身向着后门走去。
三人一见姜青走了,连忙将茶杯再次端了起来,嘴巴对着里面就呸呸呸的吐了起来。直到过了许久,才感觉嘴里干净,才悄悄的松了口气,三人软弱无力的塌在椅子上,忍不住的唉声叹气起来。
“老姜,想不到,你真是够狠的,过夜水加上三年前的茶渣,哎,我都有点同情那三个家伙了。”陈禹隔着帘子老远都能看到三人脸上的那份苦涩,不由得感叹着对着身边的加强说道。
姜青也面带得意笑容道:“那三个家伙跟我云里雾里的绕,不给他们点苦头吃吃,还不知道马王爷长几只眼呢”
陈禹摇了摇头,也知道姜青是压抑久了想找点发泄,也只能暗叹三个家伙倒霉了。
陈禹心里苦笑一声,便对着姜青眼神闪烁道“老姜,这样,你呢,钱多要一点,看看他们的财力是多么雄厚。另外嘛,看看他们怎么给,不管给什么,你都看情况的翻倍要。我倒要看看他们的底线在哪里”
姜青一听便会意,点了点头,又向着客厅里走去。
客厅里的三人一脸苦涩,浑身无力,一见姜青回来,连忙将身体坐直,摆了张死人脸,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面色苍白一般。
姜青也乐得的家装不知道,笑容满面道“呵呵,刚刚有点事,对了,刚才我们说到哪了?”
姜青其实是想再上杯茶的,但是这样估计就没法进行敲诈了,极其难受的忍下了这个诱人的想法。
“姜大人,你刚才说到军费要我们出。”杨三爷胡子一翘,便连忙说道。
姜青淡淡的‘哦’了声,坐回位置上,道“哦,对了,那三位,你们商量出结果了吗?”
独疤与杨三爷还没有说话,大肚皮却抢先一句问道:“姜大人,你们的军费,要多少?”
姜青面不改色心不跳,淡淡道“一万大洋。”
大肚皮一听脸色就是一变,苍黄难看无比的转头看向身边的杨三爷与独疤,脸上肥肉抖了又抖,他们都是有钱的主。
杨三爷与独疤一听眉头就是一挑,一万大洋,看似不多,其实已经很多。无论是这次出兵的规模与可能发生的战事抑或是与他们的财力相比,在他们看来,都是有点多,有点贵的。
杨三爷见独疤退缩下来,只好硬着头皮问道“姜大人,一万大洋,是否有点多了?”
姜青微微皱眉,神色冷淡道“多么?我们385团总共四千多人,这一趟下来也划不到一人两个,何况还要吃喝拉撒武器弹药,这一万大洋,其实还是看在邻居与初次合作的份上给你们打的折,要是其他人来,我们团长开口便是三万,少一分都不干。呵呵,也就是碰上我,要是碰上我们团座,嘿嘿……”
姜青的话没有说完,但是下面的三人都明白了,要是陈禹来了,这个价格最起码要翻好三倍。
三倍,那是就是三万?三万啊,那真是在割他们的肉了。
杨三爷微微皱眉与身边的独疤对视一眼,两人默默点头,最后看向大肚皮。大肚皮脸皮一跳,神色激动道:“别看我,我们豹头寨最多也就能拿出一千大洋,再多就没有了。”
但是杨三爷却好似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摸着胡须淡淡道:“两千大洋,其他我们出。”
大肚皮一听,顿时肥嘟嘟的脸皮更加颤抖起来,在其他两人的灼灼注视中,他恶狠狠的咬了咬牙,沉声道:“好,两千就两千不过其他的,我一分都不出”
杨三爷淡淡一笑,与独疤对视一眼,转头看向姜青,沉声道:“姜大人,一万大洋我们出,还希望您能够牵制住刘福天,让他三个月内无法分身对付我们。”
姜青眉头一挑,喝道:“好,只要有钱,三个月就三个月”
他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心里却疑惑起来,一万大洋虽然不是大数目,却也不小,这三人说拿出就拿出了?而且‘三个月’,是什么意思?姜青心里暗暗思索起来。
杨三爷三人一听,俱是悄悄的松了口气。但是三人还没有完全松下来,姜青又道:“但是在刘家大院与梅县的交界可是又好几个山头,三位,我们该如何过去?”
杨三爷一听,忽然间心里就是一颤,然后脸色难看的转头看向大肚皮,然后又与独疤对视一眼,然后皱着眉头看向姜青,沉声道:“姜大人放心,我们会让他们给你们放行的。还望贵军到时候勿要误会。”
杨三爷三人眉头具是紧拧,因为那几个山头对于刘家大院的态度极其暧昧,很可能已经倒了过去。但是我们三人认为,凭借他们的力量,软硬兼施,那几个山头也没有不屈服的理由。他们的担心的,是姜青灰模仿古时候那个借道的故事,醉翁之意不在酒。
姜青眉头一挑,他自然理解杨三爷话里的意思,不过他也没有在意。淡淡笑道“杨大当家放心,我军军纪严明,不会让你难做的”
杨三爷一听,也微微释然,然后又道:“还不知道姜大人要如何牵制刘福天?刘福天在‘三不管’纵横这么多年,手段可不比他人。”
姜青还没有回答,一声洪亮的答案蓦然间从姜青身后不远处的后面响起。
〖奉献〗
第230章 加码(求订阅!!!!!!)
第230章加码(求订阅!!!!!!)
第230章加码
“五千人兵临城下”
一句脱口而出,陈禹也跟着走了出来。他已经听得差不多了,也该和他们摊牌了。
王哲秋面无表情的跟在陈禹身后,目光警告般的盯着三人。
姜青一见陈禹出来,连忙站了起来,走到一边对着还在发愣的三人沉声道:“这是我们385团,陈团长”
本来还在发愣的杨三爷一见,连忙站了起来,毕恭毕敬的大声道:“见过陈团长。”
独疤与大肚皮也连忙站了起来,躬身喊‘见过陈团长。’
陈禹一边走一边淡淡的摆了摆手,在姜青原来坐的地方坐了下来,笑呵呵的看着众人,一副我很和蔼模样说道:“大家都坐,别客气。”
三人依言,又瞥了眼好似舒了一口气的姜青,神色拘谨的坐了回去。但是三人的眼皮却紧紧翻着,偷偷的打量着陈禹,心里不知为何,隐隐觉得有些不安。
陈禹淡笑看着众人,一副尽在掌握般的看了姜青一眼,然后对着众人笑道:“三位,‘兵临城下,围魏救赵’觉得本座这个计划如何?嗯?”
三人一听,当即连连点头,脸上带着僵硬的笑容,连番赞叹:“好好好”
陈禹丝毫没理会他们的马屁,面容肃重道:“嗯,既然你们赞成我的计划就好。那,你们跟我说说,刘福天究竟有多少人马?两千开走了,还有多少?”
三人一听,连忙对视一眼,杨三爷压抑着心里的不安,谨慎的小心措词道:“禀报陈团长,据我们估计,估计还有一千人”
“只有一千人?”陈禹眉头一皱,板着脸神色冷然道。
杨三爷一见陈禹不信,心里一跳,连忙又补充道:“陈团长,刘福天一向隐藏的很深,刘家大院具体还藏多少人,我们也不怎么清楚。”
“哦?是真的?”陈禹目光游移到独疤身上,神色淡淡道。
独疤脸上的疤痕轻轻一动,连忙沉声的点了点头。
陈禹又将目光放在了大肚皮身上,眼神里冷芒闪烁。
大肚皮喉咙咕咚一声,心惊胆战的颤抖着肚皮,低着脑袋也连连点头。
陈禹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眼睛一转,又道:“那好,我们就重新谈谈这次出军的价格好了。”
三人一听就是一愣,但旋即杨三爷连忙小心翼翼道“陈团长,不是,已经谈好了吗?”
陈禹淡淡一笑:“是谈好了,不过有新情况发生,我觉得价格似乎有点低了。”
独疤大肚皮杨三爷俱是一愣,但看着陈禹那似笑非笑的表情,三人心里忽然‘突’的一跳,知道他们担心的事情要发生了,三人脸色都是非常的不好看。
“陈团长,这个价格,似乎已经很高了。”杨三爷一脸僵硬对着陈禹难看的笑着道。其实他也是小心翼翼的抱着侥幸的心里,希望陈禹能够菩萨显灵放他们一次。即使真的不行,他们也可以装可怜将价格压到最低。
陈禹摆了摆手,笑眯眯道“在我看来,这个‘三不管’的三山十六寨远远超过这个价格,一万大洋要是能够买下三山十六寨,我倒是很想做这笔买卖。”
三人一听,脸上难看的笑容顿时僵硬,大肚皮脸上肥肉颤抖抖道:“陈团长,那您说,您要多少?”大肚皮始终是三人中最关心钱的,也是提到钱往往是最先问个清楚的。
陈禹肘子撑着大腿,倾身冷笑道:“三万大洋,另外连同梅县与刘家大院之间的五个山头全都归本座。这样的价格,才勉强配得上三山十六寨。”
三人一听,大肚皮圆嘟嘟的肚子倏的一颤,独疤脸上的疤痕瞬间扭曲,杨三爷却胡子猛然一翘。
陈禹的这个价格无疑打中几人的要害,这样的价格,完完全全不是他们能够承受的。三万大洋,这估计要三个寨子清空仓库才行,而五个山头,那是独疤和大肚皮的实力范围。如果少了这五家,那‘三不管’的内部的另一个平衡就会被打破。杨三爷毫发未伤一家独大,而独疤和大肚皮却损失严重,到时候他们也就只能和其他山头一样,仰肥云峰鼻息才能生存了。
更重要的是,他们会慢慢的沦为陈禹的肉饼,随时都可以下刀宰一块。那个时候,他们就真的是生不如死了。
“陈团长,您的价格太高了。”杨三爷好似绝望一般,神情淡然的对着陈禹说道。他心里也明白,如果这样,他们还不如集体投降刘福天,那样只是可以活的舒坦一些,要是被陈禹拿住,他们就会成天提心吊胆,一天安稳日子也没有了。
陈禹眉头一挑,看着三人那面如死灰的脸,陈禹微微皱眉,也不愿和他们啰嗦,直接沉声道:“哼,这样,一万大洋,加上附近的两个山头给本座,如果再跟我讨价还价,你们就去找刘福天吧哼,我就不信刘福天心会比本座好”
陈禹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冷笑,一旦他控制了两个山头,就等于在三山十六寨的铁壁上打开了一个缺口,等他收拾了刘福天,掉过头就直接横扫三山十六寨
三山十六寨必须完全掌握在他的手里,无论是这些土匪还是那个刘家大院,都是不能存在的
三天一听,脸色又是一振,连忙坐起身,悄悄的用眼神交流起来。
大肚皮可怜兮兮的看着两人,不停的摇头。独疤面容冷峻,脸上的疤痕缓缓扭动,看着大肚皮眼神里杀气升腾。而杨三爷微微皱眉,手里的五个手指头变成了四个。但大肚皮还是摇头,浑身颤抖着脸上颤抖的肥肉冷汗朔朔而下。
独疤双目阴狠的冷哼,杨三爷也微微皱眉眼神冰冷冷的盯着大肚皮,但是大肚皮好似死猪不怕开水烫一般,不住的摇头,任凭两人如何的威逼利诱,就是不松口。
最后杨三爷怒气哼哼的转头看向独疤,独疤面无表情的看向大肚皮,审视了半天,最后皱着眉头一脸不悦的点了点头。
杨三爷眼神冰冷冷的看向大肚皮,将四个手指头变成了三个,大肚皮面如死灰,咬牙切齿的小眼睛圆圆的瞪着杨三爷,最后勒紧裤腰带,恶狠狠的点点了头。
杨三爷冷笑一声,转头与独疤对视一眼,两人的眼神暗自点头。
但是杨三爷转了过去后,大肚皮的圆瞪的小眼睛里精光一闪,然后又飞快的退去,神情唯唯诺诺的连连擦着脸上脖子上的汗,一副心有余悸,劫后余生的模样。
而他这个动作,却正好被陈禹给逮了个正着。
陈禹眯着双眼,在大肚皮身上淡淡的扫了一眼,心里会意一笑。而大肚皮也有所感的抬头看向陈禹,见陈禹嘴角那抹似笑非笑的弧度,当即心里一跳,连忙收腹弓腰,老实的坐了回去,连头上的汗都顾不得擦了。
杨三爷与独疤又开始分摊,但是两人将手缩在袖子里,捯饬了半天,谁也没有看到两人究竟是怎么分的。许久,杨三爷有些得意的抬头看向陈禹,沉声道“陈团长,您的要求我们答应了。还希望您能遵守诺言,帮我们顶住刘福天三个月。”
陈禹眯着眼睛看了三人一眼,心里急剧的转动起来。这三人看似已经是倾其所有,而实际上估计还是有所保留的。
陈禹暗自思索,脸上面带笑容道:“嗯,这样,三位的大洋可以慢点送,大家是第一次合作,讲究个愉快。只要你们先让出那两处山头,本座立即就命令军队开拔,如何啊三位?”
“陈团长的话当真?”杨三爷的胡子一翘,面色微变,惊喜交加道。
陈禹神色肃然,冷声道:“你看本座的话,像是是开玩笑吗?”
杨三爷心里一跳,差点忘了这不是‘三不管’地盘,连忙道:“不像不像呵呵,陈团长放心,我们立即命令外围的两个寨子开口撤出山头。好让您的人通过,放心放心……”
陈禹神色清冷的摆了摆手,淡淡道:“嗯,那就这样,明天之前你们将钱送来,我立即命令军队开拔。”
听了陈禹的话,独疤杨三爷大肚皮三人脸色又是一僵,旋即苦笑一声,‘刚刚还说钱不迟,这就限定时间了……’但是三人有口难言,只能暗自腹诽几句,连忙告退离去。
看着三人狼狈而逃的背影,姜青呵呵一笑:“团座,你这一招高明”
陈禹也不明白姜青说的那一招,但却不妨碍他自鸣得意。有些摇头晃脑的坐在那里,暗自嘀咕这一次敲诈来的好处具体有多少。
“团座,那,军队现在开拔吗?”姜青看着有些得意洋洋的陈禹,有些不太好意思的打断道。
陈禹一愣,抬头看向陈禹睁大眼睛,有些疑惑道:“开拔,开什么拔?军队不是外面休整吗?”
被陈禹这么一反问,姜青反而更是一怔,神色古怪道:“团座,你刚才不是答应他们马上开拔吗?那我们……刚刚五营长还派人来问了。”
“马上开拔?”陈禹眼睛更是迷惑了:“我说过吗?没有收到钱就给人干活,这是什么话?不干不干……”
姜青嘴角微微抽搐,又低声问道“那?”
陈禹或许也觉得有些脸红,翻着眼睛道:“那什么那,命令军队继续休整。”说完将头调到一边,翻着手指继续算账。
姜青被一呛,神色有些古怪的应了声,转身向门外走去。
“陈团长,陈团长……”姜青刚刚出去,外面就想起一声脆脆声响。
陈禹记得这是晴儿的声音,连忙跳了起来,奔到门口急声道:“怎么了?是不是嫂子有什么事?”
晴儿一愣,连忙摆着小手急道:“不是不是,是夫人找您有事……”
陈禹悄悄松了口气,看着眼前小丫头的紧张模样,娇俏可爱,清纯可人,也颇觉有趣,心里一动,笑着弯腰凑上去,低声道:“晴儿,你有没有心上人?”
小姑娘晴儿一听,当即俏脸绯红,一双大眼睛偷偷瞄着陈禹英俊的脸庞,小脑袋就差点低到胸脯里。
这个时候小姑娘还是比较纯的,而且貌似晴儿出身比较特殊,教育程度也不同别人,所以一听陈禹的话,就觉得这是赤露o裸的调戏。小姑娘本能的红这脸,低着小脑袋不敢答应。
陈禹看着小姑娘如此害羞,当真是瞪大双眼,更觉有趣,弯腰蹲了下来,抬头看着小丫头那埋在**里的绯红俏脸,嘿嘿笑道:“怎么?被我说中了,嘿嘿,没事,说出来让我听听,我看看,我们团那小子这么厉害,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竟然将晴儿小姐的芳心给骗了?没事,放心我不会给他穿小鞋的……”
小姑娘晴儿本来就俏脸滚烫,如今被陈禹这么一瞧,哪里还听得见陈禹说什么,小姑娘当即娇躯扭转,美目更是羞的睁不开,在陈禹灼灼逼视下,忍无可忍只好‘嘤咛’一声,扭动着娇躯落荒而逃。
陈禹在后面看的哈哈大笑,而小姑娘跑的更是欢快。
陈禹笑了一阵子,也迈开脚步前往蔺徽儿的院子,最近一阵子陈禹忙的昏天黑地,倒是将蔺徽儿给忘了。如今她被陈舜给休了,一个人又孤苦伶仃,自己这个小叔子又时常拿她开心,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
陈禹一边暗暗自责,一边向着蔺徽儿的院子走去。
陈禹来到蔺徽儿大门口,只见大门已经打开,而且他一抬头似乎还看到了远处的正厅里有一个小脑袋飞快的缩了进去。陈禹微微一笑,迈步走了进去。
道路上没有了灰尘,凌乱的院子似乎也是刚刚打扫过的,道路清新,亭台树木干净,有种焕然一新的感觉。
陈禹暗暗高兴,通过外面的情况可以看得出,蔺徽儿的心情有所缓解。
陈禹来到大厅,只见蔺徽儿已经端坐贤淑的坐在那里了。而晴儿与那老妇人却不见踪影,桌上放这两杯茶,其他的什么也没有。
今年的夏天很热,蔺徽儿内罩一件白色蕾丝吊带裙,外着一件半身粉色坎肩,配合着她娇嫩腻滑的肌肤,整个人显的极为美艳,婀娜窈窕丰腴柔软的身段,修长白嫩水润紧绷的长腿,陈禹一眼看去就是眼神一亮,然后再也挪不开。
蔺徽儿轻轻蹙眉,也觉得自己今天打扮的有些过了,但是她也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的竟然穿的这么的性感,而且还特地将小叔子给喊了过来。
看着陈禹立在门口,那就差点留口水的呆愣模样,蔺徽儿心里莫名的一阵欲情涌动,俏脸上爬起一道红晕,她不动声色的抿了抿红嫩的嘴唇,悄悄并立双腿,心里却又有着莫名的矛盾,希望陈禹能够看到。
“咳咳”陈禹老脸一红,低咳一声,向里迈了一步,低声道:“嫂子,我来了。”
这句话说的就好似古时候那些言情小说里,叔嫂**时,风高夜黑,小叔子左顾右盼的轻声唤着。
这场面,相当的,相当的让人犯罪……
蔺徽儿被陈禹一句话弄的俏脸绯红,一颗芳心扑通扑通直跳。纤细玉手撮弄手里的手帕,气息局促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办
陈禹看着绯红的俏脸,一双美目流连间竟然平添分外美艳,胸前那细腻白嫩的肌肤,以及那露出一丝的**,陈禹的眼神再一次无法自拔。
他也是禁欲多时了,苦和尚的日子不好过,如果以往忙碌不想也就算了,但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蔺徽儿陈禹心里就有点渴望,有些蠢蠢欲动。
“咳咳”陈禹再次咳嗽一声,强忍着收回目光,然后端起一杯水,咕噜咕噜的就喝了下去。
蔺徽儿俏脸滚烫,娇躯一阵燥热。
蔺徽儿俏脸绯红,转头看着陈禹嗫嗫道“小叔,你,你来了。”
陈禹喝了口水,心里泛起的**好似被化解了不少,虽然蔺徽儿唤他,但是他依然不敢转头看她,只好闷声道:“嗯,来了。”
这个场面,相当的暧昧……
蔺徽儿也觉得这个气氛似乎有些不对,想要极力调整,却又不知道该从哪里入手,悄悄的瞥了眼陈禹轮廓分明的脸庞,蔺徽儿不知道为什么,芳心忽然轻轻一跳,然后就有些口干舌燥的感觉,愣愣的看着陈禹,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陈禹也受不了这个场面,心里不平静的胡扯道:“嫂子,太阳太毒了,天气热了……”
蔺徽儿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见陈禹这般瞎扯,心里也觉得有些好笑。但是绯红滚烫的俏脸却还是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但是她毕竟经历的事情比较多,稍稍定神,不敢滚烫的脸颊,柔声道:“小叔,听说你又要去打仗了?”
陈禹心里好似很矛盾,在做这斗争一般,神情恍惚心不在焉道:“嗯,晚上就去……”
蔺徽儿见陈禹心不在焉,颤抖的**稍稍平息,然后又轻声道:“那,小叔,你小心点,晚上天黑,路不好走。”
但是陈禹愣了半天,才缓醒过来,好似恍然大悟般的说道:“嫂子,你让我来,有什么事吗?”
…………………………………………
求月票,求订阅。
〖奉献〗
第231章 推了(求订阅)
第231章推了(求订阅)
第231章推了(订阅惨不忍睹,求订阅,订阅,啊啊啊啊啊啊啊)
听了陈禹的话,蔺徽儿一愣,俏脸绯红间,这才想起是她喊来陈禹的。
蔺徽儿心慌意乱的急于打破现在的这个暧昧诡异的令她心神发慌的气氛,连忙轻轻坐起身姿,一本正经的看着陈禹轻声说道“小叔,是这样的,我,我打算离开梅县了。”
陈禹有些古怪的盯着蔺徽儿那恍若三十出头的粉嫩娇艳的**容颜,略微失神道:“嫂子,住的好好的怎么想起要走了?”
蔺徽儿有苦难言,俏脸变了变,低着头,轻声道:“小叔,打扰你这么久了,我也该走了……”
陈禹神色更为疑惑,盯着蔺徽儿那美艳俏脸,追问道:“嫂子,住的好好的怎么走了?都是一家人,有什么打扰不打扰的……”
虽然陈禹说的情真意切,说的没有任何的客气成分,但是一句‘一家人’还是让蔺徽儿悲从心中来,美目泪光闪烁。
“小叔,我住这里不太方便。”蔺徽儿抿着红唇,轻声说道。
陈禹现在脑子已经有点乱了,他心里十分不舍蔺徽儿就此离开,好似什么事情没有了解一般,心里堵的发慌。
“有什么不方便的?”陈禹心不在焉的皱着眉头问道。
蔺徽儿其实也只是想找个理由离开,被陈禹这么一问,却也有些语塞。她住在这里管吃管喝,没有任何麻烦,一切都不用担心,倒也没有什么不方便的。
蔺徽儿低垂着头,美目闪烁中心里忽然一动,连忙轻轻躬身低声道“小叔,你这里是军营,都是你们男人待的地方,我一个女人住在这里不合适。”
陈禹眉头一皱,也想起那晚偷听他们三人的对话,三个女人住在这些血气方刚的小伙子的的地方,出来进去的这个的确是有些不太方便。不过这也不是不能解决的。
“大不了我不让他们过来好了。”陈禹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忽然间一阵怒气涌动,双臂抱胸的赌气般的哼了声。
蔺徽儿一下子就察觉到了陈禹语气里的不同,当即心神一跳,俏脸绯红美艳异常。看着陈禹双手环胸,一脸气冲冲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蔺徽儿下身忽然间就有些失控,慌忙使劲的夹起双腿,美目一阵*光潮水涌动。
蔺徽儿极力克制自己的异状,心不在焉的连忙轻声道“小叔,为了我,让兄弟们训练受影响,我……”
陈禹黑着脸一摆手,哼道:“这是我的地盘,我说了算。”
这句话说完,陈禹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连忙放下手臂,脸色减缓的坐好。旋即微微皱眉,心里暗暗了解自己的心态,不禁有些苦恼却更多是浓浓的不甘。
蔺徽儿神色变幻,俏脸绯红中又有些愠怒,但是却不敢抬头与陈禹对视。
沉默许久,蔺徽儿轻轻抬头,对着陈禹温声道“小叔,嫂子谢谢你收留我这么久。但是天下宴席终要散,我还是早点离开吧……”
陈禹目光灼灼的盯着蔺徽儿美艳如花的俏脸,心里不知道为何,一阵邪念涌动:‘美吧?不要说她现在已经不是陈舜的老婆,就算是,我要是抢了,谁又能把我怎么样?这样的美妇人如果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她从自己身边溜走,我一辈子也不会快活。而且她其实心里也是很想的,只是披着一层矜持贤淑的外衣,只要我将它剥了下来,那么这个美艳嫂子就是我的了,到时候无论是床前婉转承欢,还是床下的迷人姿态,都只属于我一人……’
陈禹在心里给自己找了无数个理由,越想心里的**就越浓,那蠢蠢欲动的邪念更是疯狂滋长。陈禹脸庞轻轻抽*动着,看向蔺徽儿的眼神,火光突突直冒。那好不掩饰的**更是直接展露着蔺徽儿面前,丝毫没有收敛的迹象。
本来还一脸平静感激他的蔺徽儿一见陈禹的神色,心里‘突’的就是一跳,她看过太多这种眼神了,也清楚的明白它代表的是什么。她惊慌失措的俏脸绯红,连忙将头转了过去,而下身的**却突然间来临,让她有些控制不住,她将**交错在一起,轻轻的摩擦起来。
陈禹心神晃荡,双眼飘忽的在屋子里轻轻一扫,漫不经心道:“嫂子,晴儿和那个催……呢?”
蔺徽儿脸颊滚烫,**摩挲,忍着身子传来的巨大潮水般的异样感觉,也有些心不在焉的说道:“我让他们去县里买东西去了,大概要晚上才会回来……”
陈禹‘哦’了声,眼神不易察觉的一亮,然后又目不转睛的盯在蔺徽儿的俏脸上,下身隐隐的有些失去控制。
陈禹盯着蔺徽儿的美艳如花的俏脸,恍惚许久,有些失神的问道“嫂子,你,还和二哥联系吗?”
蔺徽儿本来绯红滚烫的俏脸稍稍一变,旋即抿了抿娇艳的红尘,俏脸淡淡道:“没有,他现在很忙……”
陈禹心里微喜,脸色却淡漠道:“嗯,听说二哥现在主持政务了,虽然不能继续掌兵,却也是件好事。如今战火纷飞,一不小心就可能捐躯献国,还是在后方比较安全一些……”
蔺徽儿不喜欢谈这些,可有可无的点了点头。对于陈舜,她现在也没有多少指望了。两人本来就是指腹为婚的那种,倒是没有多少感情里面。如今分开了,虽然有些难舍,却也不是无法承受。过一段时间,习惯了也就好了。
蔺徽儿侧着身子,点头间长发飘动,香肩一片雪腻肌肤随着秀发悄然的滑落也露了出来,正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