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穿越之狼走民国〗第73部分

唇靠向了茶杯,三人苦笑一声,对视一眼,低头看着那泛黄的茶水,三人脸庞忍不住的就是狠狠一抽。
就算你不盯着,有陈禹在,三人又哪里敢不喝。
三人对视苦笑一声,猛然端起茶杯。
咕噜咕噜
三人三口做一口,捏着鼻子大口的喝了起来。三人直接将水推倒喉咙,然后咕咚一声咽了下去。
陈禹轻轻沾了一点香甜可口的茶水,然后一脸呆滞的看好似喝酒一般喝茶的三人,眼皮眨了眨,好似明白了什么。
三人一脸铁青的放下茶杯,神情说不出的古怪。三人身体笔直挺立,眼神炯炯闪烁,却直视前方,纹丝不动。
“三位,我们这里的茶就这么好喝?”陈禹一脸疑惑的问向满嘴苦涩,心里战战兢兢三人,还不带三人回答,他又对着门口大喝一声:“再给三位客人上一杯茶。”
三人一听,俱是脸皮抽*动,眼角生疼。尤其是听到外面那警卫高声硬是,低声骂了句‘土鳖土匪’的时候,三人脸色,精彩至极。
姜青眼观鼻鼻观心,悄悄的将嘴里的水给咽了下去,他生怕一不小心会将水给喷了出来。
警卫很快就端着茶水走了进来,面上尽管严肃,却脸色极其不好的暗暗瞪了三人一眼。这么差的水都喝第二边,不愧是山里来的。
害我跑第二趟
那警卫将茶水给三人放在桌上,然后很是礼貌的退了出去,只是至始至终,都带着极其让人觉得窝心的眼神看着三人。
三人却没有多少心思理会那警卫怪异的眼神,而是眼神偷偷的瞧着桌上那泛着黑光的茶水,三人嘴里苦涩却忍不住的想要吐一番。
姜青或许觉得这样喝水是不健康的,他淡淡一笑,道:“三人,我们梅县的风光大好,在这里转悠一个月,一个月后,我保证你们安然无恙的回去。如何?”
三人一听,当即脸色微变,但旋即杨三爷立即眉头拧紧道:“姜参谋长,不是我杨三不愿在这里,只是山头事多杂乱,必须要有我镇守,否则会出乱子的。”
独疤也连忙仰天看着姜青却余光瞥着陈禹道:“姜参谋长,山头的情况您不知道,如果没有我们当家的在,肯定会乱的。而且山头之间爆发冲突也很正常,如果我们不在,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大肚皮已经得到陈禹允许,只是脸色僵硬的低着头,却没有说一句话。他现在心里直颤悠,他总算是明白了,陈禹的心,比刘福天还大,他的目的不仅是三山十六寨,甚至还包括了刘家大院。隐隐明白了这些,大肚皮立即将自己的那套精明收敛起来,小心翼翼的坐在那里,好似一个乖宝宝。他现在虽然与独疤杨三爷三人住在一起,但心里的盟友却已经开始分离。三人若隐若现的已经分崩离析了。
“好了,磨叽了这么多,我也不再和你们啰嗦。一句话,你们三山十六寨必须加速我385团,至少是名义上的”陈禹忽然间想起,应该将刘福天的事情与姐姐通个气,心里装这这事,也就无心再和这三人磨嘴皮子了,单刀直入看门见山道。
三人一听,俱是脸色纷纷变色,极度诧异的看向陈禹,有些摸不着头脑。虽然三山十六寨遭到刘福天的封锁,有些事情无法得知,却也零星的知道,外面国民党已经基本统一全国,实力强盛。
‘怎么会连土匪都招?’三人心里嘀咕起来。
姜青虽然有些诧异陈禹的突然转变,却也立即跟着凝眸,一脸冷然的看着三人,面无表情道:“你们没有退路,要么死在这里,要么成为385团的人”
姜青看似文文弱弱,但是冒起杀气来,三人俱是浑身一冷,猛的一颤。
三人俱是目光闪烁的看着姜青,心里急剧挣扎起来。他们是土匪,经历过血雨腥风,虽然现在已经是一方老大,却是更加的珍惜生命了。三人虽然看重基业,但更看重自己的小命。
“陈团长,加入了385团,我们……”大肚皮缩着脑袋,小心翼翼的问道。
陈禹微微起身,扬眉一脸无所谓道“你们还是你们山头的老大,我只是需要你们的一个身份而已。”
三人一听,心里尽管不信,却也不敢表露出来,大肚皮在其他两人的威逼下,又小心翼翼问道:“陈团长,那,我们的兄弟?”
“你们的一切不变,我只要你们的身份就行。”陈禹有些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道。
姜青见陈禹有些不耐烦,便淡淡的对着三人说道“只要你们加入385团,其他的,就没有你们什么事了。”
三人心里惊疑未定,脸色难看却不敢丝毫的表露。
“那以后,若是征召我们……”大肚皮口干舌燥小心翼翼又低声道。
“不会,只要办好你们入军手续,你们就可以走了。”姜青见陈禹急躁,也有些疑惑,便也存心尽快打发三人。
三人心里一听,却是没有相信,但是陈禹那句‘你们可以走了’却让三人心神震动,心动不已。
“姜参谋长,当真?”杨三爷眉头微挑,神色不紧不慢道。
姜青好似没有看到杨三爷跳跃的眼神,目光冷屑道:“你以为我现在会骗你?”
杨三爷一听脸色也是一僵,如今人都在别人手中,倒也不需要别人多做手段。
“好了,参谋长,你带他们去将手续办齐,然后他们就可以走了。”陈禹目光淡淡的看着三人,心里知道这三人已经无路可走,心里也失去了兴趣,对着姜青沉声说道。
姜青一听,也点了点头,还不待他起身,陈禹却大步离去。姜青虽然心里疑惑什么事让陈禹这么急切,却也还是先带着三个土匪头子去办手续去了。
陈禹来到院子里,眉头却皱了起来。他很不习惯与陈尧说话,哪怕是对话里,都觉得心里惴惴的。
犹豫了半晌,陈禹深深的吐了口气,自语道:“还是发封电报吧。”
杨三爷三人心里惴惴的跟着姜青,办完了一个又一个琐碎的手续,签了一个有一个名字,弄了半天,姜青才放他们离去。几人飞速的穿越树林,人影闪动的消失在梅县基地可控制的范围。
“呼呼呼”
三人大口的喘着气,心里畏惧的同时也倍感庆幸。
“总算是活着走了出来。”独疤坐在地上,叹了口气道。
大肚皮却脸皮抽*动,他可是付出了一个祖上的秘密
杨三爷却眼神闪烁,虽然有着劫后余生的庆幸,却更多的是迷惑:“你们说,那陈禹既不要我们的人,也不要我们的钱,更不要我们的命,只是要我们签几个字,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其他两人一听,脸色也瞬间变了。他们同样倍感疑惑,陈禹弄了这么大一个阵仗,竟然只是签几个字?
三人面面相窥,最后也无可奈何,只好快速逃走,免得再次落入虎口。
……
“胡子,团座让我们立即撤离。”辰充大摇大摆的来到秦胡子的房间,躬身哈腰一脸贱笑的说着一本正经的话。
秦胡子微微一怔,惊疑道:“怎么了?你们暴露了?”
辰充摇了摇头,神色也疑惑道:“我们这边没有任何问题,应该是团座发现新情况了。”
秦胡子当即眉头紧皱,陈禹迫切的想要拿下刘家大院的心情他是了解的,如今陈禹却主动让军队撤离,那么,肯定是出现了不可逆转的强大阻力。
秦胡子皱着眉头沉思一阵,许久凝眸道:“先不要急,药效今天晚上就会起作用,我们晚上走。”
辰充也点了点头,不过神色却很是不甘道:“就这么走了,实在是有些憋气。”
秦胡子也一肚子气,他在这里装了这么久的熊,如今就这么不动声色的离开,实在是有些憋屈。
“嗯,那晚上我们就干点什么”秦胡子眼神里诡异光芒一闪,冷笑道。
辰充一怔,见秦胡子的招手手势,连忙将耳朵凑了过去。秦胡子嘴角轻动,辰充听的眼睛直冒光。
两人又商量了一阵,辰充悄然离去。
秦胡子独自思索了一阵,见计划没有疏漏,便站起身,向外面走去。
“什么秦叔,你今晚要走?”沈霭衣一听秦胡子道明来意就是一惊,但旋即俏脸微微不自然,低声道:“秦叔,那,你的任务?”
秦胡子脸上闪现一股恼怒,目光森然道:“计划别取消了,我晚上必须离开这里。”
沈霭衣嘴唇蠕动,却是没有说出什么。虽然秦胡子是她父亲的挚友,也算是她的亲人。但是天下无不散的宴席,沈霭衣明白,他们之间的缘分,已经到头了。
“霭衣,给我一起离开这里吧。刘福天老谋深算,狡猾无比,在这里,你是讨不到好处的。”秦胡子好似没有看到沈霭衣俏脸上闪过的黯然,神色诚恳的说道。
沈霭衣心里一动,但旋即又是苦笑,她还不知道秦胡子究竟是什么人,如何让兄弟们跟着他走?
“秦叔,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究竟是什么人了吧?”沈霭衣心里挣扎一番,扬起俏脸看着秦胡子轻声道。
秦胡子微微一愣,旋即懊恼道:“你看,我都忘了告诉你了。霭衣,是这样的,我现在神色第三营营长,奉团长陈禹之命前来打探刘家大院虚实的。本来已经计划好将刘家大院一举歼灭,但是如今情况出现了意外,计划被取消了。霭衣,你想的是报仇,跟我们走吧,我们团座和日本人也是有仇的,杀起日本人来丝毫不手软。”
沈霭衣一听就是美目一亮,她一直都想给兄弟们找个归宿,不想让兄弟们跟她一样与日本人生死不两立,为了报仇送命。
“秦叔,在析县与日本人对战的,就是你们团吧?”沈霭衣美目眨动,心里忽然一动。
秦胡子淡淡一笑,笑容里满是自豪:“对,没错。我们团已经干了三个日本联队了,团座打算以三不管为防线,与日本人周旋到底”
沈霭衣美目眨动,很快就下了决心。对着秦胡子深深点了点头,“嗯”
秦胡子见沈霭衣点头,脸上也露出笑容,瞬间他就想到了那个被暗地里称作美女杀手的团长陈禹,眼角瞥着貌美如花的侄女,心里暗暗嘀咕这样做是对还是错。
“嗯,霭衣,你瞧瞧的召集好的你的兄弟,晚上你带着几人来我房里,咱们还有点事情没做完。”秦胡子也不拖泥带水,看向刘福天书房的方向,目光中闪过一丝丝冷意。
沈霭衣一见,顿时一惊,低声道:“秦叔,你要对刘福天动手?”
秦胡子咬牙切齿的犹记得当初进门时候刘福天给他的难看,心里愤恨,脸色阴沉道:“团座没说要他的命,但至少要给他留点纪念”
沈霭衣先是惊讶秦胡子的胆大妄为,旋即却又惊讶秦胡子嘴里的‘团座’。她也听说385团的团长很年轻,可是一个年轻人,如何让他一身煞气的亲叔叔如此听话的?
沈霭衣有些期待与陈禹的会面了。
〖奉献〗
第238章 脏水
第238章脏水
第238章脏水
第三天,是平凡的一天,也是不平凡的一天。(顶点小说手打小说)平凡的是因为‘三不管’附近的势力,无论是陈禹还是三山十六寨都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动作。不平凡的是,刘家大院发生了极其诡异的一幕,这一幕,足以载入史册。
刘家大院依然灯火通明,静悄悄的已经大部分进入了安睡。天空密密麻麻的繁星,闪烁着淡淡星光,给人温馨,温暖。
“秦叔。”沈霭衣带着三人,悄悄的来到秦胡子的屋子里。
秦胡子身后站着辰充,两人脸色阴郁,眼神里闪烁了阴险。
“嗯,走,咱们给刘福天留点礼物”秦胡子见沈霭衣已经来了,便站了起来,沉声道。
沈霭衣俏脸闪过一丝古怪的笑意,悄步站到了秦胡子的身后。
辰充嘴角微微抽搐,也跟在秦胡子身后,奔着刘福天的书房走去。
五人脚步轻轻,走在黑黑漆漆的走廊里,听着身后那始终是慢了一拍传来的脚步声,俱是忍不住的心中一紧。除了秦胡子埋头向前外,其他人都忍不住的回头看,但是后面黑漆漆的什么都没有却传来沙沙的脚步声不停,更是让人心惊胆战,身体战栗。
一路上都是东倒西歪的人群,横七竖八的各种枪支,灯火摇曳,人影憧憧。
“别看了,快点走。真要是有鬼,也是吃最后的那个。”秦胡子皱着眉头回头看了身后畏畏缩缩的几人一眼,冷哼道。
他身后四人身体纷纷一震,连忙心里发紧的加速一步,跟在秦胡子身后,亦步亦趋。
秦胡子脚步飞快,他知道,刘家大院的异状很快就会被外院知道,他必须在外院的人来到这里之前离开这里。
刘福天的大院很大,但是秦胡子已经摸清楚了这里的情况,五人脚步不停直奔刘福天的书房,其他的地方看都不看。
“老秦,我们真的要这么做吗?”就在离刘福天书房没有几步的时候,辰充忽然上前一步,在秦胡子耳边低声道。他知道秦胡子的计划,起初他也很赞成,但是他是一个唯上级的军官,没有陈禹的命令,他这是擅自行动,心里总觉得有些别扭。
秦胡子脸色阴郁,咬牙切齿的头也不回的冷笑道:“从一进门我就看他不顺眼,不给他点教训,我怎么回去见团座”
辰充嘴唇动了动,旋即叹息一声,无声的退了回来。
沈霭衣美目眨动,闪烁着一道欣喜狡黠光芒。魔女本性一直被压抑着,最近时有时无的总是若隐若现。
秦胡子一马当先大步推开刘福天的书房,大步领先的冲了进来。
秦胡子一进门便目光闪动,双目杀气腾腾的在黑黝黝冷气森然的书房里搜寻起来。很快,书房正面,那静悄悄的灯火下,刘福天斜窝在轮椅上的苍老面容就出现在了秦胡子的眼帘里。
沈霭衣辰充几人已经跟着走了进来,当看到刘福天那苍老和蔼的面容时候,众人心里忽然产生一阵古怪的怜悯。如果不是早就明白刘福天的本性,几人肯定会以为躺在这里的是一位慈祥安睡的老人,而不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
秦胡子看着刘福天的那张老脸,眼前顿时又想起了那天他进门时候,刘福天那高高在上,目空一切的视他蝼蚁般的眼神。这个眼神一直是他心里的一根针,时时刻刻的刺的他生疼,难受的如鲠在喉。
“哼”秦胡子冷哼一声,眼神闪过一道诡异冷色,抬脚向着他走去。
“嗯?”秦胡子刚刚迈开两步,忽然间脚下一高,似乎才到了什么软绵绵的东西。秦胡子立即飞速退后,手里一把手枪已经拔了出来,神色阴冷的对着刚刚退后的地方。
沈霭衣几人脸色也大变,脸色紧绷蓦然间掏出枪,对准了黑漆漆的地上。
但黑漆漆的地方毫无反应,黑的黑,幽光的幽光,没有丝毫多余反应。
随着秦胡子动作的晃动,那孤独的火焰顿时也摇晃起来。地上本来就黑漆漆,如今随着灯光的闪烁,隐隐约约的夜可以照射到地面上,看到一个修长的黑乎乎的身影。
秦胡子心里一脚下去就是一紧,稍稍镇静心里下意识的就认为脚下的可能是一条狗,秦胡子目光闪烁,咬着压,提着枪缓慢上前,目光灼灼冷意爆闪的向着那肉嘟嘟的身体靠去,如果稍有动静,他就开枪。
灯火渐渐的又噼里啪啦的笔直燃烧起来,地上也没有了影子的干扰,秦胡子渐渐的看清了地上的身体。
一个一身黑衣的黑衣人。
秦胡子没有放松警惕,对着后面已经神经紧绷的辰充招了招手,辰充面色沉着,缓慢靠了过来,枪对准着地上的黑影,对着秦胡子无声的点了点头。
秦胡子神色阴沉,一手持枪,一边缓缓蹲了下来,一只手去解开那黑衣人的面罩。
随着秦胡子的缓慢动作,黑衣人的真面目很快就露了出来。
一个面色苍白,清俊郎目的年轻人。
秦胡子悄悄松了口气,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秦胡子忍不住的将黑衣人搜了一遍,尤其是身上的武器,更是从脚到头,一丝没有放过。
“嗯?”秦胡子忽然在黑衣人的怀里间摸到了一个硬硬的纸板模样的东西,秦胡子心里微微讶异,轻悄悄的从它怀里抽了出来。
打开一看,隐隐约约的秦胡子大概看得出似乎是一些名字,皱着眉头又仔细端详了一阵子,摇了摇头,不是他点名的花名册,反而有点像地图。
“将这个收好。”秦胡子搞不清楚,只好放弃,将这东西丢到辰充的怀里,面色再次冷幽的向着轻轻呼吸的刘福天走去。他的目标是这里,其他的完全可以忽略。
刘福天斜窝在轮椅里,好似瘫子一般,整个人就像全身都是肉一般,软趴趴的挤在那里,整个人显的臃肿,肥胖。
秦胡子走到刘福天身前,神色复杂的看着刘福天,许久,他双目冷芒一闪,从腰间抽出了一把小刀,在灯光的照耀下,寒芒闪烁,冷气森然。
辰充见秦胡子已经抽出了刀,面容也整了整,对着沈霭衣使了个眼色,转身开始在刘福天的书房里搜寻起来。
沈霭衣对着身后三人使了个眼色,三人当即一点头,端着枪寻找位置,四周防卫起来,沈霭衣见没有问题,她也跟着翻找起来。
秦胡子看着手里闪闪发亮的小刀,眼色里厉芒闪烁,他深吸一口气,脚步很轻的走到刘福天身前,看着他皱巴巴的老脸,心里一股气忽然间堵住了喉咙。
秦胡子使劲的咽了咽吐沫,小刀轻悄悄的伸向了刘福天的那张老脸。
噼里啪啦声中,辰充推倒一个又一个书桌撕掉一副又一副名画,沈霭衣却细心许多,手脚轻巧的在刘福天书房里转悠,寻找着传说中的秘密。
“好了,走吧。”许久,秦胡子收起刀,看着一脸光秃秃的刘福天,脸上快感浓郁,转身对着还在翻箱倒柜的两人低声道。
两人手脚一停,辰充道:“怎么了,不找了?”
秦胡子摇了摇头,目光闪烁道:“不用找了,刘福天的秘密即使藏在这里,我们也找不到。”
秦胡子知道,刘福天心机深沉,有些秘密除了储存在脑子里,其他地方根本就找不到。在这里能找到的,也起不了多大作用
辰充虽然有些疑惑,但是时间紧急,他也顾不得那么多,站起身道:“要不要把这里烧了?”
秦胡子眼睛一亮,看了眼身后依然昏迷不醒的刘福天,冷笑道:“好,烧,将这个刘家大院都给烧了”
沈霭衣三人一听,也露出兴奋之色。大晚上他们跑来一趟什么活也没干,如今可以放放火重温一下已经生疏许久的旧业,三人也面露喜色,点头应诺。
“嗯,那快,每人拿一个火把,能烧的,都烧了”秦胡子丝毫不犹豫,面容沉冷的对着几人沉声道。
四人一听,当即一点头,出门就亮起了四个火把,然后四人四处跑开,秦胡子刚刚出门,只见院子到处都是冉冉升起的火焰,好似吞掉一切的恶龙,带着黑烟弥漫回荡。
在火焰一起的时候,刘家大院的外院救援人马也立即赶了过来,他们毫无疑问的首先救火,然后寻找刘福天。
秦胡子几人寻了个间隙,趁乱很是从容的离开了刘家大院。
深夜,刘家大院的火焰很是震惊了许多人,无论是已经是惊弓之鸟的杨三爷独疤大肚皮三人,还是密切关注刘家大院的陈禹姜青。
“参谋长,你没让他们放火吧?”陈禹看着滔天的火焰,面色古怪道。
姜青面露忧色,摇了摇头道:“没有。”
陈禹闻言皱了皱眉,如今刘福天的身份陡变,他更多担心的是秦胡子野性暴起,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对秦胡子,他反而不怎么担心。
“团座,不必担心,秦胡子的药肯定是有用的。”姜青见陈禹神色阴沉,出言宽慰道。
陈禹也只是心里无奈的叹了口气,大火已经燃了一个钟头了,却还是没有秦胡子等人的消息,不由得他不着急。
“团座。”一个警卫忽然间出现在陈禹身后,大声道。
陈禹身形一震,转头道:“什么事?”
“团座,秦营长来电,他们已经安全,请团座参谋长放心。”那个警卫行了个礼,大声道。
陈禹一听,压在心口的大石轰然落地,对着这位警卫罕见的和蔼的点了点头,满意的笑了笑。
可是那名警卫见陈禹点头示意,却并没有离开。
“还有事?”陈禹好奇道。
警卫脸色扭捏,期期艾艾“团座,那个……”
陈禹更疑惑了,道:“什么事?”
姜青一听,也将身子转了过来。神色疑惑。
“团座,私事。”那警卫见姜青也看过来,不由得脸色尴尬道。
“我的还是你的?”陈禹脸色一板,沉声道。
那警卫很是配合,连忙道“你的。”
陈禹一听,眉头挑了挑,上前几步,低声道:“什么事?”
那警卫比陈禹更加低声道:“团座,夫人已经收拾好东西准备走了。兄弟们偷偷看到的,现在估计已经出门了。”
陈禹一听就是双目圆睁,一股怒气冲脚而起,直冲脑门。
陈禹咬牙切齿,怒气呼呼的对着警卫道:“嗯,你办的不错。”
在那警卫一脸的笑容中,陈禹一脸怒气的直奔蔺徽儿的院子走去。
……
蔺徽儿院子门口,陈禹,蔺徽儿主仆三人对峙着,许久都没人说一句。
陈禹面容冷清,双目凌厉。蔺徽儿俏脸扭捏,眼神闪躲。
“你们两个先将东西都带进去,今天不走了。”陈禹冷着脸对着蔺徽儿的那两个下人沉声道。
那两个下人本来还要请示蔺徽儿的,被陈禹双目冷色一瞪,顿时落荒而逃。
仅剩下陈禹与蔺徽儿两人,在陈禹那怒气腾腾的犀利目光下,一向高贵端庄的蔺徽儿,这一刻也如同犯了错误的小学生,低着头走到陈禹面前,嗫嗫道:“小禹,姐姐说她有点孤单,想让我尽快过去……”
“换个理由,昨天我还和姐联系过,她根本就没提这一茬。”陈禹一摆手,依然虎着脸,气哼哼道。
蔺徽儿纤细玉手交错在一起,又蠕蠕道:“茗竹让我去武汉……”
陈禹根本就不给她辩解的机会,沉声道:“那你怎么不和我说一声,大晚上的悄悄的走好了,明天我给你联系,茗竹那我去说”
“我知道你忙,怕耽误你大事。”蔺徽儿俏脸绯红,低垂着脑袋站在陈禹面前,芳心乱跳的急声连忙辩解道。
“哼,你不是躲我?”陈禹目光灼灼,盯着蔺徽儿似笑非笑道。
蔺徽儿俏脸绯红,连忙否认道:“没,没有,我早就想离开了,现在,是,碰巧……”
陈禹听着蔺徽儿几乎一字一停的话,陈禹心里好笑,脸上却怒道:“那就好,今天晚上去我那,不要找借口,我有话和你说”
“小禹,会,会被别人说闲话的。”蔺徽儿俏脸滚烫,芳心好似跳到了喉咙。两人关系已经突破了那最后一层,大晚上的男儿共处一室,除了那事还能干什么。
蔺徽儿和陈禹都是过来人,话一点对方就透。
陈禹冷哼一声,威胁意味浓重道:“哼,如果你不来,我晚上就来你这里”
陈禹冷哼一声,转身大步离去,只给蔺徽儿一个雄壮的背影。
蔺徽儿看着陈禹的背影,俏脸绯红,玉齿紧咬,恨恨的跺了跺脚,却毫无办法。如果今晚过去,那肯定是羞不可抑,她心里无法承受。但是如果不去,陈禹过来那就更麻烦。蔺徽儿芳心纠结,挣扎。
陈禹摆平了蔺徽儿,便又走到姜青身边,不动声色道:“现在是什么情况?”
“团座,你看。”姜青将一封电报给陈毅递了过来神色古怪道。他也没有追究陈禹做什么私事,一切都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陈禹有些疑惑的看着姜青,接过电报,借着灯光一扫,顿时脸色也精彩起来。但旋即便严肃起来,皱着眉头道:“老姜,你说刘福天会不会怀疑到我们身上?”
姜青稍稍一愣,他倒是没有想过这种可能,不过他很快又道:“应该不会,一来刘福天不晓得我们的计划,二来我听说肥云峰的杨三倒是很擅长下毒勾当,以前他干过不少次……”
姜青的话陈禹很快便明白过来,他眉头紧拧。这脏水要泼到三山十六寨头上,却还要费一番手脚……
“让张德宏带五百人突破野水寨野云寨,阻挡三山十六寨进攻刘家大院。”
没有多久,陈禹便抬头看向大火已经漫天的刘家大院,神色大义凛然道。
姜青暗道一声佩服,连忙转身去下命令。
陈禹又看了一会儿刘家大院的火势,暗道:‘火,太火了……’
陈禹又看了一会儿,直到半个小时后张德宏带着人马离开后,陈禹才放下心事,转身向着自己的院子走去。
他已经决定,今天晚上一定要彻底降服这个美艳尤物嫂子。
陈禹缓慢的度着步子,一边走一边想着待会儿该怎么做才能彻底拿下这个美妇。激烈的怕蔺徽儿反应过大,反而会将这个尤物吓跑,但是温柔的又怕这位经验丰富的嫂子不上当。
陈禹皱着眉头,一路苦思,直到院门口,陈禹还是没有想到毕竟合适的办法。
“这么快就到了?”陈禹看着自己院子的大门,喃喃自语道,但旋即又神色肃然的对着门卫道:“刚才可有人来过?”
其中一名警卫连忙转身行礼,沉声道:“报告团座,陈夫人刚刚来到,现在在客厅。”
陈禹眉头一挑,嘴角翘起一丝笑意。蔺徽儿尽管想遮掩,却也不想想,大晚上的嫂子来小叔子的屋子,不管多么大义凛然的借口,都是有点瓜田李下,月黑风高的意思。
陈禹笑眯眯的迈着四方步,向着屋子里走去。
第239章 满足
第239章满足
第239章满足
陈禹的院子,基本上就是十几个警卫在住,厨房离的比较远,因此陈禹基本上也就算是独身单院。(顶点小说手打小说)他的院子不大,几间厢房,一间客厅,以及他的卧室兼书房。
房门朝南,一字排开,紧凑又大气。
陈禹一进门就眉头微蹙,旋即嘴角翘起一个诡异的弧度。
“连灯都不开,这是心虚吗?这么黑的晚上,小叔与嫂子,多么暧昧浪漫的词汇啊,还真是让人蠢蠢欲动啊……”陈禹迈开肩部,沙沙脚步声在寂静的院子里,悄然回荡。
蔺徽儿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外面的来人,她轻轻伸出头,美目荡漾的看着外面走进来的那个黑色人影,芳心砰砰砰跳动起来。今天上午那**滋味瞬间又涌上心头,娇躯轻轻战栗起来。
陈禹嘴角带着邪魅笑容,脚步极其缓慢的向着蔺徽儿走来。
蔺徽儿看着陈禹的身影渐渐拉长,纤细玉手紧紧的交错在一起。俏脸滚烫,娇躯微颤,美目悄悄闭了起来,只是那精致的眉头却忽闪忽闪的眨动个不停。
陈禹脚步声不轻不重,却每一个步伐都在敲击在蔺徽儿的心头,她芳心剧烈的跳动却又有种要窒息般的压抑感觉。
陈禹远远的看着,黑漆漆的房间里,一身材丰腴,凹凸有致的尤物,静悄悄的坐在那里,陈禹甚至能够感觉到,她拿压抑至极的低低的呼吸声。
“呵呵”陈禹忍不住的得意一笑。
陈禹的笑声瞬间就入了蔺徽儿的耳膜,她只觉得俏脸发烫,芳心更好似要蹦出来一般。她咬着粉嫩红唇想要起身离开,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无论是手还是腿,都没有了力气。
蔺徽儿美目紧闭,俏脸绯红,咬着玉齿,心里急急的不知道在转悠着什么。
陈禹迈开脚步,走进客厅的时候,他的脚步忽然间轻了起来,轻的连蔺徽儿都感觉不到,好似消失了一般。当她睁开眼的时候却又见一挺拔身影缓缓向自己走来,又美目紧闭,悄然缩回了小脑袋。
陈禹嘴角笑容更甚,脚步更轻,目光灼灼的盯着蔺徽儿,悄然来到她身前。
蔺徽儿直觉得自己的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感觉着熟悉强壮的沁人气息,她直觉得浑身燥热,一颗心怎么也安静不下来。
陈禹见蔺徽儿俏脸绯红,美目眨动,眼神里露出一丝戏谑。他轻轻的靠近蔺徽儿的精致如玉的脸庞,对准蔺徽儿那粉嫩红润的嘴唇,重重的呼了口热气。
蔺徽儿娇躯一颤,粉唇紧抿,俏媚眨动,坐在椅子上,丝毫不敢动。
陈禹心里童心大起,侧过头,又在蔺徽儿洁白无瑕的脖颈上轻轻的吹了口气。
蔺徽儿直觉得心里的躁动猛然间膨胀,喉咙更是好似堵住了什么。她悄悄的将腿向一起并了并,然后娇躯不动声色的向后靠了靠。
黑暗中,两个人可以清晰的听到彼此的呼吸,哪怕是对方心跳的频率,也能够清晰的判断。
蔺徽儿看似轻缓的动作,却没有逃过陈禹的双眼,他眉头挑了挑,心里趣味大起。蔺徽儿越有耐心越是强撑,陈禹就越觉得有趣。
陈禹两手握住椅子,整个人都倾斜过来。蔺徽儿美目闪动,她虽然双目紧闭,但是还可以感觉到陈禹咄咄逼人的态势。
陈禹目光灼灼的盯着蔺徽儿已经滚烫绯红的脸颊,盯着那红嫩的嘴唇,轻轻将嘴凑了过去。
“呜”蔺徽儿一声娇唤,却被陈禹堵住了嘴。但是她也只是娇哼了一声,美目依然紧闭,娇躯更是已经彻底的倚靠到了椅子上。
陈禹细细的品着娇嫩嘴唇,只觉得无比美妙,无比的**。但是他也没有失去理智,他也只是那么的咬着蔺徽儿的唇,而舌头悄悄的伸了进去。
蔺徽儿俏脸火红,火辣辣的好似在发烫。感觉在自己嘴里肆虐的陈禹的舌头,她下意识的将自己舌头缩了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