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母巢王虫〗第53部分

衡蝶又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她看向旁边的插座。手中能量动了一下,电脑的插头顿时与插座分离开来。电脑关闭之后,那屏幕上面的对话框消息也消失不见了。因为整个屏幕都变成黑屏了嘛。
十五分钟后。
衡蝶小心翼翼的将电脑的插头重新插在插座上面。
按了一下开关。嗡一声。电脑被开启了。
先是蓝屏,一行行数据浮现,过了好一会儿电脑终于回到了背景页面。
衡蝶看着如常的电脑,终于松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己还算丰满的胸口。就在此时,突然,对话框又重新蹦了出来!
哐!
衡蝶吓得后退了一大步,椅子都因为她的动作而摔在地上,发出一声响。
这依然是一个消息。
【关机干什么?:(】
又是一句话和颜文字!
这颜文字也太老了一点吧!虽然有点心惊胆战的,但是衡蝶还是如是在心中吐槽着。
不。现在应该想的是,电脑对面的人为什么会知道刚刚关机了?难道发现电脑短时间不受控制,从而推测自己关掉了电脑吗?衡蝶想着,她认真思考了五分钟,只是一台电脑。似乎也没有什么好害怕的。
手掌在键盘上飞舞着,一行字出现在对话框上。然而衡蝶并没有发出去,而是删掉了,又打了一行字,又删掉了,又打了一行字,方才发了出去。
【衡蝶:你是谁?】
【你想要问的只有这个吗?】
几乎就是说瞬间跳出来的消息。
【衡蝶:是的。】
【果然如你rì记当中的说的一样,你还真是一个有点特别的存在呢。】
【衡蝶:你看了我的rì记?!你到底是谁?】
【你觉得呢?】
【衡蝶:一个喜欢耍人的无耻之徒!】
【你为什么这么认为?】
【衡蝶:你是衡家的谁?丢下那移动u盘就是为了现在这样和我对话?虽然这台电脑没有联网,但是局域网还是有的,所以你一定是衡家的人,不管你是谁,都不要来招惹我。】
【分析的不错,不过错了。】
【衡蝶:你想干什么?就是为了这一出恶作剧?】
【和你的rì记当中的一些东西不一样的,你现在的口气竟然还有些咄咄逼人啊。】
和对话框的另一人所说,现在在电脑前面的衡蝶,的确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如果面对真实的人,她恐怕连一句话都无法说出来,而现在却有条有理的将先要说出来的话语全部说了出来。
可惜的是,衡蝶所要面对的却是老谋深算的齐墨。在和齐墨聊天的一瞬间,就已经掉入齐墨的陷阱当中了。不过这衡蝶很厉害,也不会因为这小小的聊天对话而将自己的东西迷失掉。虽然她已经不剩下什么了。
【衡蝶:那又怎么样?】
【我只是想要你为我做一些事情。】
【衡蝶:没兴趣。】
【不是你有没有兴趣的事情,而是你拒绝的话,我就将你的rì记在衡家随便传发,让大家全部关注你。】
衡蝶吓了一跳,看着电脑屏幕上的那一行字,仿佛雷电劈中了一样,呆立当场,恐惧与慌张冲上心头,脑子里面一片空白,她只觉得耳朵嗡嗡作响,似乎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脸sè瞬间从常sè变成病态的cháo红,那似乎是害羞,随即就是羞愤,好看的脸上露出狰狞的神sè,满怀着恨意与怨念,她被激怒了,从没有这么生气过,甚至只要那个家伙站在自己的身前,都有可能将他杀死一样。对于她来说,这是已经达到了顶点的愤怒!随后脑子里面自动脑补了,自己的rì记被四散传发然后被众人关注的场景,cháo红的脸sè立刻变成了苍白,没有一点血sè。
手掌在颤抖,打字都不稳了,虽然尽力控制着,但依然控制不住。
【衡蝶:你敢!!!你倒地是谁!?!】
因为太过于激动,到底是谁都变成了倒地是谁。
【你还真是容易将情绪表达出来的人啊】
显然是指刚刚打错字的事情。
【衡蝶:回答我!!!】
【哈。不用这么激动,我只是开玩笑的。难道那rì记对你真的有这么大的威胁力吗?】
【衡蝶:这么可能!这么可能!】
“真的没有可能?”屏幕上的对话框突然消失了,出现一个人。露出怀疑的神sè,盯着衡蝶问道。
准确来说,这是一个人的头。
单单一个头,并没有头颅下面的脖子和身子。
这个人头的面孔正是齐墨。
衡蝶吓了一大跳,猛地退后了两步,脸sè苍白的看着屏幕上突然出现的人头,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已经将她吓呆了。屏幕里面的齐墨并非他的本体意识,而是被分开的意识之一。不过就算是一部分意识,也拥有足够的行动能力,思考能力。
齐墨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直接透过屏幕根本无法看到三维的场景,还需要媒介,凭空出现一只手,仅仅是一只手,并没有手掌以下。手打了个响指,电脑上的摄像头顿时打开,照出了房间里面的一切,
齐墨也看到了聊到现在的对象,衡蝶。
“别那么害怕。”
为你提供jīng彩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第208节 任务
() http:永久网址,请牢记!
虽然齐墨的语气很温柔,但还是将这个女孩吓得脖子再次缩了一下,然后嘴里发出“唔!”一声。请使用http:访问本站。紧接着苍白的脸sè顿时被前的刘海盖下,这是因为她低下头颅的缘故。似乎觉得这样都不是很保险的样子,衡蝶立刻用双手将自己的脸给捂住。
齐墨当场就看呆了,这个家伙是在恶意卖萌的是吧?
不过仔细一看,似乎还不是这样,这个少女还真的有很大的社交障碍,不,这根本就不是社交障碍的级别了,而是自闭症了。很严重的自闭症。看到别人都害怕无比。也不知道这样的人是怎么在这个末世降临的世界里活下去的?而且,从她的rì记当中,这个少女的等级似乎还不低的样子。这样的结果让齐墨相当无语,这便是人比人气死人,自己估计都没有她的天赋高。当然了,是穿越维度除外的修炼天赋。
刚刚缩脖子的动作就像是鸵鸟将头扎进沙子里面,现在用双手捂住脸的动作,就完全和鸵鸟将头扎进沙子里一模一样了。看着她这样,齐墨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衡蝶捂住的双手似乎松了一松,她用分开的手指缝看着电脑屏幕,心想自己刚刚看到的人头,所听到的声音,是不是幻觉与幻听?这电脑怎么可能突然这样?简直就是闻所未闻。事实上,衡蝶的阅读能力很广,不仅仅是地球上的读物,影像制品被她一一细看。记在了心中,那些别的文明的一些东西也被她阅读。例如超文明种族。这个文明的种种神奇,一个移动U盘大小的东西,就拥有几乎无限的储存量,诸多繁杂的科技以及各种科普介绍。例如恶魔种族的‘魂息’,这是一种可以直接通过潜意识来阅读的物品。只要细细感受,就能够直接获取那信息,将其储存在潜意识当中,只要意识一念思索。那些信息就会源源不断涌上来将那些信息提供上来。
不过有些遗憾的就是,这些东西很少很少,轮到供她阅读的东西也就更少了,五年以来,她阅读过其他种族的文明的机会,不过是三次罢了。不过这相比齐墨来说,也算是见多识广了。
因为这样。她深深的知道了齐墨的这种手段,简直就是匪夷所思与闻所未闻。虽然害怕突然出现的人头,但是这和智能似乎没有太大的区别?虽然害怕,但是好奇心也同样推动她的行为动作。将手指的缝隙张开的更大了一些,正看见齐墨眯着眼睛看着她,似乎饶有兴趣一样。
“你。你,你是,智能?”虽然有好奇心,但衡蝶还是有些害怕,嚅嚅诺诺的问着齐墨问题。眼中所掩饰不住的是强烈的好奇心与探知**。
“不是。”齐墨摇了摇头。
“那。那你是怎么出现在我这里的?”除了智能掩藏在移动U盘里,从而侵占了自己的这台的电脑。衡蝶再也想不到其他的可能xìng。可是,从这个人头这里,却得到了否定的答案。
“因为你将移动U盘插在了电脑上面,所以我才出现了这里。不管怎么样都不重要了。我现在所需要知道的就是你愿不愿意帮我去做一些事情?”很罕见的是,从这台电脑里面,根本没有任何权限,所以根本无法入侵衡家的中心计算机,从而知道更多的消息。
根本没有一点权限,只是单单的一个局域网络连接而已,便没有了其他。
按照这个少女的实力,就算是最低层次的权限,齐墨也拥有把握穿过那层薄膜,然后控制整个衡家的计算机,就能够了解云上联盟的各种各样的资料。可惜这一切都因为这台电脑而化作了泡影。看着这个少女的举手投足,齐墨似乎明白了,这台电脑连最基本的权限都没有的缘故。所以现在他主动提了出来,需要你的帮助。
衡蝶听着齐墨的话语,呆了一呆,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漂亮的脸颊,齐眉的刘海,配合着这可怜兮兮的动作,眼角泪痕未消,还真是有一种楚楚动人的样子,若是一般人定然是心动不已,一定要将这个可怜兮兮的小姑娘拉入怀中好好疼惜一番,可是齐墨却从中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让他感觉不舒服的东西。
“这……这个……”衡蝶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拒绝吗?真的要拒绝吗?让这个人将自己的秘密四散传波,让自己受到大家的关注与议论?那简直就是地狱!不敢想象!她想要鼓起勇气去对话,可是不管怎么样都无法生出这样的勇气,握紧的拳头再一次的松开。如果不拒绝的话,她突然打了一个寒颤,说不定后果会非常严重。或者,先问问到底是什么事情,如果是小事情,比如把电脑搬出来,让他看看阳光,这样就同意,如果做什么需要和别人接触的事情,就拒绝好了?
衡蝶在考虑的时候,时间就这样流逝着,她也没有回答齐墨。
“你一直是这样吗?”齐墨的眼中有一种掩饰不住的失望还有一些厌恶。不过,这个不善言辞的少女根本察觉不到这样的目光,恐怕齐墨本人前来露出这样的目光她都察觉不到,更何况是这一台电脑的屏幕上出现而来这样的表情。在齐墨看来,这根本就是一种懦弱的象征,简直就是不可救药的懦弱,害怕承担责任,害怕面对现实,害怕与人交流,只会将头颅扎进沙子里面去躲避一切。
和寄生虫似乎没有任何区别。
完全就是吸血鬼一样的存在。
或许她自己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但是意识是意识到了,改变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很多漫画、电影、小说、电视剧里面都说着主角如何如何改变自己,那些配角如何如何改变自己,大彻大悟,改头换面,金盆洗手,浪子回头。却不想江山易改本xìng难移,克服自己是这世界最难的事情。
也就应了那么一句话,这世界最强的敌人永远就是自己,只有战胜了自己,才能够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强的人。
所以她一直一直会维持着现在这种状态。
不过这也是一个机会,一个改变她的机会,堕落到最深处,这样的人已经拥有了厌恶现在自己的意识。相对于那些觉得纸醉金迷的生活不错的浪子来说,‘回头’的几率更大一些。如果将她拉出这片深渊,那么她定然会对齐墨唯命是从。
但是这样依然很不简单。
话说引导或者控制人最直接的方法无非就是四种——恩报之、仇恨之、利诱之、理戏之。这四种方法中,恩报之最为忠诚,但也是最难的事情。
就在此时!
“叮咚!叮咚!叮咚!”
突然,门铃被不断的连续的按响。频率非常快,连续不断的,烦躁的铃声此起彼伏,一声接着一声。这似乎很没有礼貌,但是却表现出一种格外的无奈,因为从刚刚到现在,这衡蝶都没有意识到门铃一样,对那门铃根本就是视若无睹。相对于和齐墨一起对话来说,她更不愿意去和活生生的人对话!那简直就是不敢想象的事情!
然而按着门铃的人似乎也知道衡蝶的心思,知道这位古怪的少女不愿意出门见人,前两年还出来见过他,当面接受过任务,等到了这两年,亲自上门来发布任务面都不见一个!简直就是嚣张之极的怪咖!连续不断按了一会儿,终于放弃了按门铃。门外的人将一张纸从门下的信件口将任务命令塞了进来,然后对着里面大声喊道:“衡蝶!任务我已经发放了,给我在两rì之内完成这个任务!否则你给我滚出衡家!”
最后一句话虽然太过于出格了,但是对于这个少女来说,却是最管用的,因为发放任务的人知道,这个少女不会因为这种话而生出一点怨念,而是会感觉到由衷地恐惧!所以她一定会将这个任务完美完成。到时候,他只需要再来一次,来到这门口,将任务中的东西拿走就行了。事实上相对于其他子弟的人物完成或许会失败来说,发布给这个女人的任务,不管是多难,似乎每一次都能够出sè完成任务。
说完这句话之后,发布任务的人不再停留,转身离开。
衡蝶犹豫了一下,站起了身子,然而当她站起身子的时候,突然发现电脑屏幕上面的齐墨已经消失了。看着如常的电脑屏幕,由衷的松了一口气,可是在松一口气的同时,却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隐隐的惆怅与失落?这是怎么了?并没有仔细去想缘由,衡蝶连忙小跑来到门口,将地面上的纸张捡起,然后又小跑来到卧室内。低着头看着任务的详细。认真的阅读着,时而眉头紧蹙,时而松开。每年执行任务的时候,是她最难熬的rì子,因为每一次这个时候,就需要和人接触。
为你提供jīng彩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第209节 那就全部杀掉吧
() http:永久网址,请牢记!
好在只是接触。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并不需要交流,因为任务大多是杀人,或者夺取什么珍贵的东西,将其拿回来,就算是完成了任务。对她来说,杀人远远比和人交流难了太多。
看完了这任务,衡蝶抬起了头,发现人头真的已经消失不见了。那种惆怅的感觉又浓郁了几分,捂着脸颊仔细想着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大概是因为自己期待,一些特别的东西,闯入自己的生活中,从而改变自己,将自己彻底的改变,将孤独驱逐。
前一步自己的愿望已经实现了,可是又消失不见了,所更加期待的‘改变’却一下子落空了。所谓的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就是这样。就好像是一个扑街网络写手在新书期一直期待着编辑安排给自己的网站推荐,可是每个星期五兴冲冲的打开作者后台,却发现编辑根本没有给自己安排任何推荐。空荡荡的后台诉说着无奈的寂寞。当然了,这个例子有些扯得远了,但本质上还是一样的。
虽然人头消失了,但是对话框却没有消失,抱着一丝的希望,衡蝶站直身子走了过去,将被弄到的椅子浮起,坐在上面,手指在键盘上飞舞,一会儿一行字出现了。【你在吗?】
想了一会儿,衡蝶又在后面填了一个颜文字。【:D】
刚想将颜文字删掉,可是已经按了回车键将消息发送了出去。
【衡蝶:你在吗?:D】
看着最后的颜文字,衡蝶只觉得自己像是学生时代给小男生递了一封情书一样。脸颊生出一阵阵的滚烫,不过是一个颜文字。也太夸张了一点吧?她这样劝着自己,然而效果似乎并不是太好。但是一分一秒过去了,那个神秘的存在却没有回消息,让衡蝶刚刚生出来的希望之心再次失落起来,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衡蝶正准备站起来的时候,电脑屏幕闪了一下。
【在】
虽然只有一个字,但是却让衡蝶忍不住笑出声来。噗嗤一声,笑若蔷薇,美艳不可方物,比刚刚的楚楚可怜的样子不知漂亮了多少。不过这笑声却难免有点傻乎乎的样子就是。可是看着这一个字,却又发起愁来,该怎么回复呢?自己只想要知道那个神秘的家伙在不在,就没有了其他的事情。对了,他刚刚的问题我还没有回答呢,现在我要不要回答呢?这样想着却难免纠结了起来。
因为如果对方提出一个她无法完成的要求,自己也拒绝了,岂不是再也没有机会对话了?
然而衡蝶的愁还没有发多长的时间,对方再次发了一个消息。
【刚刚怎么离开了?】
衡蝶立刻回复。随后就是三言两语的聊开了。这一次,齐墨并没有再提要她给自己去做什么事情,而是一种单纯的聊天。对于齐墨这样的行为,衡蝶再感激不过。随后手掌在键盘上飞舞,源源不断的消息传递着。
从刚刚的任务聊到了衡家。从衡家聊到了衡蝶的个人兴趣,从兴趣聊到了小说。从小说聊到了动漫,从动漫聊到了各种种族的文明,从各种种族的文明聊到了地球,从地球聊到了神之雨城。等等等等。
衡蝶知道很多的事情,很多有趣的的事情,但是却一直一直没有机会将这些东西分享给别人。现在分享给而来别人,立刻发现,这种感觉是多么的美好。似乎将自己的孤独都驱逐了一般。
在聊天的过程当中,衡蝶的嘴角,一直挂着若有若无的微笑。衡蝶从这些信息当中,有点察觉到对方似乎在刻意打听的味道,但是这并不重要,因为不管是打听什么也不关自己的事情,她只喜欢这样聊天的感觉,这样就足够了。和她的本xìng一样,是一种极其自私的xìng格。
除了对方的一些意图,衡蝶还了解到一些东西,那就是这个神秘存在的xìng格,从一言一词当中,很容易就感觉到对方的xìng格。感受到了这些,衡蝶放下心来,因为对方绝对不会是随随便便将别人**传播出去的家伙。从早晨开始聊,一直聊到了下午,然后就是傍晚降临,衡蝶依然是一副孜孜不倦,‘yù求不满’的样子。这种交流的感觉非常好,既不用和对方对话,也可以这样简单的解决孤独感。衡蝶觉得,自己不知多少个rìrì夜夜累计下来的孤独感,烟消云散了一大半,不,是百分之八十,不,是百分之九十,或者跟多。这种感觉真的是太好了。不过话题总会有点遇冷的样子,一直聊到了二十二点。方才停了下来。
衡蝶觉得此时比早晨的时候还要jīng神一些,见齐墨似乎没有继续聊下去的**,非常体贴的回了一句。
【衡蝶:既然这样,那过一点时间再聊吧。】
【好】
虽然对方依然惜字如金,但是衡蝶并没有感觉到任何不满,反而觉得非常满足。这样就足够了。既然聊天告一段落,那就去将任务完成吧。想到了这里,衡蝶将衣柜打开,将自己的一件件衣服脱掉,露出完美的身躯来,浑身上下非常完美,浑圆的玉峰,挺翘的臀部,浅浅小草,细细的沟壑,配合着齐腰的乌黑长发,有一种说不出的独特气质。她找出了专门做任务的衣服——黑衣。
用黑衣内衣将自己的美妙的身体全部包裹进去。然后重新披上一层厚厚的黑sè外套。带着黑sè的帽子,黑sè的口罩,黑sè的墨镜,黑sè的护手、护膝,黑sè的手套。
满意的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衡蝶握紧而来拳头给自己打气,用力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就当衡蝶离开的时候,齐墨的一部分意识的人头又重新出现在了电脑前面,嘴角若有若无的笑了一下。深邃的眼睛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打量了一下房间,似乎觉得无趣,摇了摇头又重新消失不见。
……%……
此时恰逢神之雨城的规则被取消,这真是极好的。否则要乘车去神之雨城的主城池,难免会和人一阵交流,那样是她最不希望看到的。所以以往神之雨城的规则没有被暂时取消的时候,她总是先离开浮岛,然后绕上一个好大的圈子,再到神之雨城的主城上面,进行任务。
漫天繁星,皎洁月亮高挂,衡蝶的秀眉微微蹙起,无他,这样的天气实在不是杀人的好天气。若是乌云盖月,若是大风呼啸,那当真是杀人的好天气。
不过这是无关紧要的事情,也就不再多想,连忙调整了情绪,深深的呼了一口气,然后吐出。夜间凉,口中呼气竟然化作了白雾,让衡蝶一阵意外,没有想到时间转眼就要入冬了,记得前些rì子还是有些闷热难受。在家中穿的清凉都是无济于事,书中所说心静自然凉似乎也没有什么作用。
冬天来了,希望这年冬天会下雪吧,神之雨城以为维度的关系,冬rì很少下雪。
呼出浊气自后,衡蝶重新将黑sè口罩拉上,将那菱形粉唇掩盖起来,再次变了一个黑衣人。能量排出,全身衣服,无风自舞。神之雨城的二十四个区的地形她可谓是了如指掌,虽然不出门,但是却将外面的世界全部了解通透,这或许也算是讽刺了。
此处任务是去S区的一个叫做‘风源罗’的组织里面去取一样东西,叫做‘葫榆木’。风源罗的组织的大多数人已经被衡家调虎离山,她此去虽然还算轻松,但也有一点吃力。不过这点对于她来说都不是什么问题,她从未将这些放在心上。
将葫榆木取出之后,顺便还要将风源罗所在的基地毁灭,留守人员杀光,杀掉越多,奖赏越多。
这是任务的额外任务,主要任务就将葫榆木拿来就行了。额外任务可做可不做。这种东西全看做任务者的心情,衡蝶不准备去做这个额外任务。并不是不喜杀人,而是觉得做了这个任务,或多或少有难杀的敌人,到时候必然要交流一番,虽然都是老掉牙的无冤无仇为何来报复我风源罗?这样的台词来往,都让她觉得胸口一阵阵压抑。不过,如果是容易解决的对手,她还是准备将对方全部杀死的。
她的速度很快,十分钟之后,就来到了风源罗的外面。将能力全开,她的探知瞬间将整个风源罗的基地给包裹了进去,所有人都在她的掌控之中。单手举了起来,她立于这风源罗的外面,张开了双手,对准了她感知到的人。
都是容易解决的对手,那就全部杀掉吧。
慢慢的握紧拳头。似乎很是吃力一般。
与此同时,在风源罗里面的十几个留守人员只觉得心脏像是被什么重物狠狠的锤击了一下一样!
嘭!
心脏剧痛难忍!
十几个人同时面露狰狞之sè,眼中满是不可思议与茫然,这种剧痛,怎么会突然像是犯了心脏病一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你提供jīng彩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第210节 杀出个朗朗乾坤
() http:永久网址,请牢记!
痛苦的满头大汗,只觉得这是前所未有的钻心之痛,意识渐渐模糊起来,呼吸也变得有些薄弱,恍惚之间,看着周围十几人,竟然也和自己一个德行,不禁瞪大了双眼,能量在体内急速运转,在心脏那里不断环绕,想要找出问题的来源。请记住本站的网址:。
他们似乎已经意识到了,这是有人在暗中下手对付我等!
可恶!怎么会是这样?
更有聪明者竟然想到了今rì所有人全部离开,恐怕就和此事有关!是有人要对付风源罗!可恶!要将这个消息传送出去!可是这个念头刚刚浮现出来,却是无力去执行了,谁来示jǐng?谁来救救风源罗!这个所有人的家!
风源罗外。
衡蝶那小小的拳头依然坚定不移的缓缓握紧,在此时,若有旁人观看,必有一种错觉,她握着的似乎并非是空气,而是在风源罗当中那十几个人的心脏。
这就是她的特殊能力。一种诡异的能力。
哼!
一声娇哼,力气凭空大了几分!
噗!噗!噗!噗!噗!噗!噗!在场的十几人可以清楚听见这样的声音,自己身体内的心脏突然的爆炸了,眼中的痛苦瞬间变作了惊骇,临死之时依然充斥着不敢置信。
“呼。”衡蝶擦了擦额头的汗珠子,将大门推到,进入这风源罗的组织里。三两步来到了风源罗的大厅,找到了一台计算机。她也算是jīng通此道,虽然没有齐墨的逆天。但也会破解一些简单的密码,这风源罗设置的普通密码一下子就被她破解,电脑被打开,地图被带调出。细细的看着这张地图,将其全部记下,方才转身离去。
推开仓库的门,衡蝶刚走进去的时候,突然觉得背后一寒!
这!
衡蝶睁大了她那好看的眼睛。只觉得前所未有的惊惧,这种惊变完全超乎她的预料,怎么会有人?刚刚的感知竟然没有察觉到!
这让她无法反应过来,恍惚之间,都回忆到末世降临之处的那种混乱场景,无数人疯癫的疯狂,那个时候。她还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血液倾洒在她的脸上,无数生命在她的眼前毁灭。
不过此时的危险同样也让他jǐng觉,她可不是什么能够束手就擒的人!虽然柔弱,虽然孤僻,但是她并不打算放弃自己的生命,若是在以往。或许就会听天由命,但是此时此刻脑子里除了那些让她惊惧的回忆之外,还有与电脑里面那个奇怪的家伙聊聊的种种,她想要继续下去!决不能死在这里!既然躲不过,那只有挡下来了!心中一狠。手掌接过攻来的攻击!
砰!
攻击撞击在能量护罩上。虽然没有一下子将能量护罩摧毁,但是那股大力根本无从抵挡。衡蝶手上的能量护罩本是圆球形状,现在猛地扭曲,变作了乱七八糟的形状,与此同时的是衡蝶的身体猛地抛向后方!
她猛地摔向了仓库之中。嘭!!一声巨响,跌落在了一众材料当中,然而这只不过是一个缓冲,这股力道太过于巨大了,她的身子还没有停止下来呢。哗!!撞开了诸多材料,衡蝶的身子在空中不断旋转,在这个过程当中,衡蝶被撞击得头破血流,能量护罩早已经因为这过程当中,彻底消失不见了!
嘭!!
终于,衡蝶止住了,狠狠的撞在了墙壁上,厚厚的墙壁被撞得深深的陷了进去,蛛网一般的裂痕出现在她的身后。
衡蝶头破血流,只觉得自己全身仿佛散架了一般,盯着缓缓走来的五人,眼中满是惊恐的神sè,这五人竟然有一个二十级,其余都是十六级。自己虽然有些特殊,但是面对一个二十级的突然袭击,根本抵挡不住,一下子就失去了全部的战斗力!
“本以为会来一个大鱼,没有想到竟然是一个小虾米,还真是无趣得紧!”二十级的男子冷笑一声,走了过来,这个男子丰神俊朗,仪表堂堂,不过眉目之间与华人有很大的区别,大概是中南亚的国家的人,此时的这中文都说得很是生涩。他赫然就是风源罗组织的最高掌权人。一个二十级的人已经完全由资格坐镇一个组织了。在神之雨城,大多数组织都是由十四五级的存在坐镇,这样的组织每天都不知道幻灭多少。有一个二十级坐镇的组织,一般很少有人攻打,破灭的几率也会少一些。
“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衡蝶有些恐惧的看了一眼那男子,眼中满是不解,衡家不是说,已经将这些引走了吗?为什么会出现现在这种状况?这家伙在这里提前埋伏着,简直就像是知道了自己要来一般!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
说话之间,那男子已经走了过来,细细看着头破血流的衡蝶。衡蝶被他看着一阵阵发毛,心中惊惧无比,低下了头缩了缩脖子根本不敢与他对视。
“你可认得本大爷?我就是枫叶!”男子洋洋自得的介绍着,若有兴趣的看着衡蝶,眼中透着一些欣赏的味道,刚刚这女子杀死风源罗组织里面的人被他看在眼中,愤怒是有一些,不过能将这人招揽过来,那点损失根本就不算什么。
衡蝶的全身上下已经开始了瑟瑟发抖,她根本不敢与这人对话,想要立刻逃走,但是此时身体深深的陷入这墙壁里面,全身的力气与能量全部紊乱作了一团,根本没有一点力量!该怎么办?!她听着这人的话,发抖的频率更大了一些。
似乎是看到了衡蝶的楚楚可怜的摸样,枫叶眼中闪过一些**,并且将这些**不禁掩饰的投shè到这女子的身上,无他。此时这衡蝶这瑟瑟发抖的样子当真是惹人怜惜!让人觉得恨不得蹂躏一番!那才叫痛快!
现在这女子已经失去了力气,完全是一个玩物。更待何时?这样想着,用手掌将衡蝶的下巴抬起,细细看着她那张被血流污的脸,眼中不掩饰的是欣赏的目光,衡蝶只觉得这男子似乎要吃掉自己的目光,更加害怕了,心中充斥着无边的惊惧。她想要摆脱,却没有力量摆脱。眼神一时间充斥着绝望,救救我,谁来救救我?
枫叶稍微动了动手指,衡蝶的面孔上的血液顿时消失不见。这一下当真是好看了很多,更加让枫叶眼前一亮,情不自禁都赞叹了一声,吐着热气在衡蝶脸颊上。sè迷迷说着:“我会好好玩弄你的。”枫叶说出这话,身后的四个人都露出了兴奋的神sè,想来这女子应该有自己的一份羹吧!枫叶自然知道身后这些人的想法,露出邪笑:“自然有你们一份!”
“多谢大人!”
“多谢大哥!”
“不必言谢,都是自己人,”枫叶很大方的挥了挥手。
衡蝶听了这话如遭雷殛。心死如灰,双眼之中忍不住流出清泪,却听得一声撕响,忍不住尖叫一声:“啊!!!”却见枫叶已经将衡蝶的黑衣撕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