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母巢王虫〗第69部分

火焰虫风暴这一招施展的极为顺利。不仅仅能够将攻击过来的能量瓦解,并且这火焰虫碰到谁,谁立刻身体身体被撞出一个大窟窿。虽然短时间内没有死,但是明显已经没有一点战斗力了,如果是等级低一些的,这一下,就会让对方死亡。
火焰虫的战斗力本身就很强悍,更何况是数量如此之多的火焰虫?
无奈对方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并且,二十级的高手火焰虫根本抵挡不住,也难以伤害。齐墨让络丝掩护,就是为了防止突然袭击他的二十级高手。虽然可以用穿越维度解决,但是如果用出那么一招的话,他会短时间内失去与火焰虫的联系,一旦失去联系,这火焰虫风暴就会威力急剧减少。那样一来,形式就会变得十分恶劣。
“能够逃到哪里去呢?”水上村正冷哼一声,瞥了一眼齐墨,语气之中满是不屑的味道。对于这种天才光环笼罩,并且名气极大的绝世天才,这类老牌强者有一种下意识的不屑。
要知道,二十级和二十一级,有着本质一样的差别。
就算他所去的地方那里是一个即将突破二十级的十九级,但新突破的二十级对他来说不过是挥挥手就能够解决的程度!并且看气息也不像是突破二十级的样子!算什么威胁?
同样,水上村正此时看向苏雅的目光中。也隐隐有着不屑,你虽然厉害,但今天我就要让你这个女人知道什么叫做二十一级的威力!将你打败,然后将你的能力废掉,将你这神之雨城每rì高高在上的女神的衣服撕碎,然后肆意的凌辱。让所有人轮流上一遍!活活将你折磨致死!让你们明白杀死我儿子的代价到底是什么!
嗖!苏雅的动作非常迅速,她化作一袭白影,瞬间就带起了音爆,肉眼难以看清的速度冲杀而去,呼啸的风吹向两边,带起了一阵阵的喧嚣,其间还有一股彻骨的杀意。屠戮能量所发出的血红光芒,在此刻十分的内敛,如果不仔细看去,根本无法看清。
然而,在感知时间法则的二十一级的面前,无论多么快的速度,也没有任何意义。水上村正眼中露出讥笑,长刀抽出。水上村正的眼中jīng光暴闪,在这瞬间,他似乎看到了苏雅的下一步动作一样,所以立刻提前刺出!让对方受伤。
砰!
太刀与短剑的交锋,只听得一声清脆声响,随之就是荡漾向四周的能量波动。
这些波动看似不起眼,但事实上却有极其厉害的后劲。二十级以下的存在,在这股能量波动之下,根本无法靠近。所以漫天的人影在这时,也只有水上村正以及苏雅的周围空出了一大片。
苏雅不远处的衡蝶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好强的苏雅,苏雅的实力竟然这么强!
水上村正眼中出现一些意外之sè,本应该被刺中的一刀竟然被她强行用短剑撞开了,这样的意外,已经多少年没有出现过了?也许很多人都忘记我的名字了!忘记了我手中的这柄刀……
老朋友啊,我们已经多少天没有征战了?
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你身上那时还存在的血迹,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你的悲哀,我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你对于血液的渴望。
眼前是妙龄的少女,她的血液一定十分的可口,你一定在期待?
来!
将对方斩杀在地,让她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武器,什么叫做真正的技巧!
苏雅眼中满是惊骇,她本以为凭借自己的实力,完全能够对战这二十一级,齐墨说让自己拖住他,她还有些不以为然,觉得自己完全可以将这个二十一级的家伙斩杀在地,就像以前的那样,简简单单的将高于自己一个两个等级的家伙杀掉。可现在一击之下,差点都受了伤,对方刀子上的刀意让她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真是不简单!不过,这样一来,更加符合苏雅的心意。
在连续突破的这些天,苏雅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实力的暴涨,也不知道究竟达到了哪一个地步?
苏雅的能量,是屠戮能量。
这可不是偶然领悟来的,也不是随便取的一个乱七八糟的名字,这是真正从那一场场战斗当中领悟出来的!
苏雅心高气傲,但是她却知道,自己不过是一个普通的能力者,如果这样继续沉沦,自己一定会被家族里面随意许诺给一个乱七八糟的男人,她不要这样的未来,她要找到自己喜欢的男人,活自己喜欢活的人生。而不是在这腐朽的让人透不过气来的家族里面庸庸碌碌一辈子。
四年前,她的爷爷临终之前,曾经摸着她的小脑袋微笑的说道:“小雅,家族里面的人对我们很不好,你以后长大了……一定不要去妒恨,我不喜欢这样的小雅。记住,你既然不喜欢这一切,那就用手中的剑将这一切全部斩断就好了。努力,用尽你的全力,将眼前的一个个敌人。一个个阻碍,全部斩断,那样的话,你就能够活出……一个……真正的自己。”
自那以后,苏雅开始不断的练习,并且不断的东闯西踱,闹出了不少的笑话以及麻烦。小女孩的心高气傲,惹得看不顺眼的人一阵阵嘲笑,起了一个讽刺一样的外号,她并没有愤怒,并没有哀伤,并没有哭诉。只是沉默的挥出手中的短剑,只要将这些阻碍全部斩杀就好了!随后,伴随着她的不断努力,伴随着她的不断冲锋,名头逐渐出现,与此同时,曾经那个黑不溜秋只有一双眼睛很是明亮的屁大点的小丫头也托变成一个亭亭玉立的美少女。嘲讽一般的外号变成了惊讶的赞叹。
从零开始。到现在这个地步,她需要挥出多少剑,需要斩杀多少的敌人,她的杀意是如何的汹涌?
不过,她没有迷失自己的本心,因为,她知道,自己是为了什么而杀。仅此而已。
屠戮能量伴随着她的怒吼,苏雅的惊悚渐渐化作了无比高昂的战意,二十一级又怎么样!难道让我望其项背就不能斩杀了吗?我苏雅可没有这么简单!不要小看我啊混蛋!
苏雅手中的短剑变得仿佛黑sè一样深沉,那是积蓄到极限的红。
呼!
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
苏雅手中的剑化作了一堵。
她每秒挥出一百多剑,呼啸的屠戮能量还没有撤销就又出现了十几道,以此类推,不断的挥剑。剑影逐渐化作了一样的存在!
水上村正从刚刚到现在都没有反击一下,一直处于被压制的状态。
这样的战局,让周围很多人不可思议的瞪大了双眼,这算是什么?二十一级的家主竟然被一个二十级的家伙给压制了?这正是前所未有!
这就是绝世天才吗?
所有人眼中满是惊骇与不可思议。不过还有不少人看出了门道,家主并不是出于下风,而是一直在积蓄状态,他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家主到底在等待着什么?!
所有人心中抱有期待,家主,一定能够反败为胜的!
因为,这是撑起水上家族一整个家族的男人啊!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被这么轻易的打败?开什么玩笑!
水上村正此时十分吃力,他持着它的老朋友不断招架着苏雅那疯狂的无数攻击,那速度快速无比的墙影可不是什么花花架子,如果一个大意,而疏忽遗漏的话,就算是水上村正,也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老朋友!你还在等待什么?还在沉睡着做什么?没有听见我的呼唤吗?快点从沉眠之中苏醒,听见了没有?我在呼唤你啊!水上村正有些无奈的不断的对着手中的太刀呼唤。
事实上,手上的太刀根本没有什么灵xìng。
他所呼唤的,是他的本人的记忆,那些以前的记忆。
似乎一下子回到末世之初的那段艰苦无比的rì子里面,他不断的挥出手中的太刀,释放出一道道刀气,将一头头发疯的异兽斩杀在地。周围一阵阵欢呼,满是虔诚的赞叹,水上村正你真的是太厉害了!所有人将他当做了心里寄托,毫不留情的将自己所有的希望覆盖在这个年轻人的身上。水上村正只觉得身上沉甸甸的,他所希望的并不是这样,但是,英雄,就是这么沉重的东西。于是他不断的胜利,不断的晋级,一直走到今天这么一步,现在,面对一个小小后辈,难道就要认输不成?开什么玩笑!
轰!
水上村正的身上猛地出现一股无比凌厉的刀意,那股凌厉的刀意刺得苏雅眼睛生疼,让苏雅暗暗惊骇,这水上村正不是普通的二十一级啊!
“老朋友,伴随着我,再出战!再胜利!”水上村正将手中的太刀猛地扬起,高高的扬起,仿佛触及到了天空一样。
刷!
刀子疯狂的滑下,以肉眼难以看清楚的速度,瞬间就触及到地面,仿佛切入了豆腐里面一样,噗一声没入地面。
嗖!
刀子所绽放出的刀光,画出了一道匹练的光线,威力似乎并不是很大,能量波动也不是很高,但如果细细观察,却可以发现,这并不是没有什么威力,而是因为太过于内敛,完全变成了普通的攻击一样。
苏雅能够做到的程度,仅仅是将刀子上的能量内敛,而水上村正能够做到的,却是能够将刀子挥出的攻击内敛。
这二者的差别,简直就是云泥差别。
噗!
刀光一瞬间就没入漫天的血sè剑墙,随后一声清脆的声响,咔一声,将苏雅的短剑斩碎一个大口子。苏雅瞳孔猛地收缩,寒意笼罩全身,她猛地一跺脚,疯狂的扑向旁边,堪堪才躲过这样的攻击。刀光从她的身旁冲过,地面出现一道长达百米的深沟。
苏雅躲过一击,并没有心生侥幸,因为她深深的知道,这仅仅是一个开始罢了!好恐怖的家伙!她心中凛然。
果然,水上村正在挥出一刀之后,头也随着砍动弯下了身子,眼珠子翻着紧紧盯着苏雅,他已经完全锁定了苏雅!通过刚刚的不断招架,如果连这点都做不到的话,他还不如撞死算了。在这一道之后,刀子一个翻转,紧接着又是一刀。
苏雅挡无可挡!
苏雅大骇,抓起手中的短剑,运转全身上下所有的能量,疯狂的举起手中的短剑,想要挡下这一剑。
砰!!
短剑一下子被崩断了三分之二。在苏雅的手中摇摇yù坠,这依然是报废了,看着更随着自己不少rì子的短剑,就这样的宝贝,苏雅眼中怒火四shè,双手成爪,澎湃的能量气息疯狂聚集,达到一个就连水上村正也没有达到的庞大程度。
一如那天,攻击奉节之时的疯狂攻击。
看似疯狂,却实际上除了能量庞大,并不是很厉害。
苏雅每释放出一道攻击,体内的能量就开始了急剧了消耗。
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
苏雅疯狂出招。

第255节 对拼2
() 水上村正的嘴角出现一丝玩味的笑容,果然还是太嫩了,见打不过就疯狂出招,以为这样就能够翻盘吗?真的是太天真了,如果这样也能够翻盘的话,那我早就死了!真是愚蠢的女人,还冠以绝世天才之名,真是笑死人了!水上村正忍不住出口嘲讽:“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能够挥出多少的攻击!你一旦力竭了,嘿嘿,我不会让你轻松死去的,我会好好的疼爱你,将你不断的宠爱玩弄到死!!!”
苏雅听着嘲讽,神sè并没有动摇,这样的话,她听过太多了!到最后,每一个说出这样的话的人,都死了。请记住本站的网址:。
苏雅并不是自暴自弃的狂乱攻击,而是有着她的打算。
苏雅相信着齐墨,不同于上一次的疯狂攻击,这一次看似有着自暴自弃,却是为了给齐墨争取更多的时间。虽然不知道齐墨到底要去做什么,但是苏雅相信齐墨,他一定能够用他的方法反败为胜,只要反败为胜了,自己也自然可以活下来。或许自己就此停止轰杀,用尽所有能力逃走,也可能逃走,活下去,但是这种方法,她想都没有去想。
轰!
苏雅的双手疯狂的挥舞着屠戮的能量,一波接着一波,余威震慑着周围的人,他们惊骇的看着正在疯狂攻击的苏雅,虽然是惊骇,却是因为其真的非常厉害,但是也有着不以为然,因为水上家主正在原地,轻松写意一样源源不断招架下来,虽然没有反击,但却显得游刃有余。只要是明眼人,都能够看出来这点。
“打够了没有?”水上村正却是等不到这苏雅力竭了,虽然不知道那齐墨到底是去做什么了,但不管是什么,他都不会让齐墨去完成,现在被这苏雅拖着。当真有许些恼火,所以水上村正不等苏雅力竭,就这攻击有些颓势的时候,出手了。
大手一探,化作一双巨大的透明的双手,这手横竖足有十丈,从两面夹击。朝苏雅猛的攻来。巨手虽然是透明的,但是其中却有jīng纯的半透明能量扭转,让人感觉惊悚,这双手,仿佛能够碾碎世间的一切一样。
轰!
双手猛地抓向地面,特殊金属铺成的地面。就像是豆腐一样,轻而易举的被捅开,随后那双手下意识的一捏,立刻就是一声爆炸,却是能量互相碰撞所引起的。
苏雅额头流下一滴汗水,好厉害的攻击!要不是方才速度快了些,她就是说身受重伤了。方才猛地朝后方躲避。就是因为她知道不敌,无法硬挡,只有后方有空隙,所以只能朝后方退去。
此时周围有不少人关注着这场战局呢,知道正是因为这苏雅的关系,水上家主才抽不开身去杀那齐墨,齐墨虽然才是十四级,但是那些十五级的火焰虫的数量未免也太多了一些!这些火焰虫疯狂飞舞所形成的风暴。让人无法近身一点!只有二十级的存在才能堪堪攻击,但是无法形成定局,虽然是必胜之局,但是拖延的时间长了,难免会产生意外,且随着这时间的流逝,这二人不断杀死的人也逐渐增多起来。这可不能忍受。也无法承受。现在的水上家族,已经非常虚弱了。要知道这齐墨连空间瞬移都没有使用出来呢,可见就算是二十级的存在也奈何不了他,唯有家主出手才能将其斩杀在地。漫天密密麻麻的能力者。主要原因还是为了让他无法逃走。
也正是因为种种原因,让不少人意识到了,此时只有尽快杀死苏雅让水上村正腾出手来,才能够收拾齐墨!
抱着这个念想,已经有不少人正在等待苏雅的空挡出现了。
就是这时,苏雅猛地向后退去,这身后就出现了空挡,让周围的人眼前一亮,知道这机会来了!当时就有三个二十级的存在,双手抓着手中的宝器,用尽最大的能量,催动了起来,这宝器的威力瞬间被发挥到了极限。
攻击仿若流光,三道流光朝苏雅的身后杀去!
就是此时,捅入地面的巨大的透明双手,也拔了出来,继续朝苏雅捏了过来。
这五道攻击一下子封锁了苏雅的所有生路!
躲无可躲!
苏雅一时间腹背受敌,难以招架与抵挡!她的瞳孔一缩,显然意识到了现在的悲惨状况,不禁有些无语,不想,自己竟然落得这种境地!在这时受伤,等等面对这水上村正的话,会十分的被动啊!但是如果不拼着受伤突围的话,那么就要交代在这里了!真正的高手,会选择受伤,苏雅自然知道这点,银牙一咬,就是准备突围。
便是此时,在苏雅不远处掩护苏雅的衡蝶猛地抬起了头,双眼紧紧盯着那攻击过来的三道攻击。方才苏雅狂攻一番,根本没有半分她插手的余地,现在苏雅腹背受敌,此时不助她,更待何时?这样想着,她的眼睛瞬间就变成了白sè,与眼白一样,但完全变成白sè之后,还翻着银光,让人觉得并不惊悚,反而有几分超凡脱俗之意,若是普通人,便是顶礼膜拜,说着仙女了。
嗡!苏雅突然觉得耳朵一阵震颤,心中骇然,这是什么攻击?突然,苏雅发现那三道攻击竟然消散了!!!这!!苏雅大吃一惊,不再做丝毫的犹豫,猛地一下子突围。
大手的攻击再一次的落空。
三道空寂竟然凭空消失,这种诡异的情况让那三个二十级的存在满是不可思议的瞪大了双眼,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仅仅充满了不可思议,更有诸多的迷惑,立刻打量着整个战场,在这种有心的观察之下,立刻就发现在苏雅不远处的少女。
这少女明眸皓齿,甚是可爱,但就是此时,嘴里喷出一口鲜血,那全是眼白的眼睛,恢复了原样,如此变化,让三人若有所思,恐怕刚刚的猫腻,就是因为这少女所产生的。顿时生出了憎恨,方才多么好的时机?就算无法杀死苏雅也会让她百分之一百受伤,只要受伤了,在水上家主的乘胜追击之下,捏死她还不是手到擒来?就是这么好的战机,让这女人给延误了!
水上村正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冷笑一声,吼了一句:“去死!!!”双手的速度猛地增快了很多,向刚躲过一击的苏雅抓去,这番的不断攻击,就像是猫逗弄老鼠一样,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苏雅呼吸一窒,突然她发现了什么……扑向自己的手紧紧只有一只,另一只手朝衡蝶杀去。她根本没有任何能力去助她!难道自己要眼睁睁看着她被杀死?!
衡蝶的实力就连一个二十级都无法打过,方才用她的特殊能力招架下三道攻击,已然是内伤了,看着急速攻击过来的大手,当时就有些绝望,要死了吗?看来是真的要死了。还真是遗憾啊……这个世界上想必还有更多的书自己没有去看,这个世界上还有更多的新奇自己没有去领略,那叫做齐墨的家伙,自己以后再也无法为他出谋划策,再也帮不了他了。真是可惜啊,现在,就要到此为止了吗……不,自己并不想,也不甘就此为止,想要活下去,很想要活下去,想要去看更多的书,体会更多的新奇,为齐墨出谋划策更多,只有活着才能够做到这些!可我现在要死了……
救救我!谁来救救我!
衡蝶这样想着,却见一道银光瞬间冲击过来,紧接着才是声音,是破空的攻击之声,银光并不是简简单单的银光,如果仔细观察,却是几道光线叠加在了一起,仔细数数,足足有四道光线攻击叠加在了一起。银光瞬间穿透那水上村正的大手,直接就将其穿透!噗!一声,大手直接化作了虚无。衡蝶看着那美丽的银光,顿时呆了,自己并没有到此为止!看向这漂亮银光的源头,正是齐墨所在的方向。齐墨站在了那里。
是他再一次的救了自己!
衡蝶一时间都有些看痴了。
另一面,攻击向苏雅的攻击,也被银光所穿透,赫然是齐墨的方向,苏雅还没有转头去看,就知道这是齐墨所发出的攻击,不禁一阵阵恼火,这家伙还终于出手了啊!真是的!成心想看我出丑不成吗?真是个混帐玩意,如果自己被杀,你可永远也见不到我了!我也,永远也见不到你了!若是死亡不是永恒,而是去了未知之地,你叫如此想念你的我如何度rì?不过,现在出手也不算太晚,原谅你了!
这光线是荷电粒子炮所发出的攻击,只有两道光线,而齐墨所拥有的是八台荷电粒子炮,这光线有重叠的影子,自然是齐墨将每四台荷电粒子炮的攻击合二为一了。
这可不仅仅是将荷电粒子炮的攻击聚集在一起就能够完成的,期间涉及到的复杂数据,仿若满天星辰,若是等闲学者,就算是推演多少个月,才能够堪堪完成这样的壮举,齐墨在那这短短的时间内完成,已经是相当的厉害了。
四道荷电粒子炮的攻击聚集,一下子升华到能够威胁水上村正的地步。但也仅此而已了,这是出其不意才有的效果,因为其需要一定的时间准备,如果交替使用,可以源源不断,但是这样却无法交替使用,就有很大的空挡。

第256节 蛊惑
() 水上村正握着太刀的双手,出现了一些灼伤,显然是刚刚洞穿那双半透明状的大手,带给了他一些伤害。请记住本站的网址:。感受着久违的痛楚之意,水上村正勃然大怒,多少天了?自己有多少天没有受伤了?!该死的齐墨!该死的苏雅!该死的混帐!
水上村正猛地挥出太刀,一道攻击冲向齐墨,却被苏雅挡住,攻击落向一旁。
此时齐墨所在之地,早已经没有什么会议室了。
之所以说会议室,只是指出一个大概的方向,早在交战的过程当中,这一片区域已经完全沦为废墟了。更多的地方,连废墟都没有,废墟化作了飞灰,地面上坑坑洼洼一大片。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这条街以外的居住民众死伤不知好几,也只有实力不错的才能够存活下来,可一点报复的心理都没。实力相差如此之巨大,报复的心理根本生不出,只求这些人不要在来攻打就行!看着那密密麻麻的能力者,谁还能够生出一点怒意那还真是怪了。
没有人敢围观这一战,这个区域的人都纷纷远离这片战斗场地。不少人心中无比的骇然,因为他们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一个二十一级的存在,而且其气息,可以清楚的从中感受到这位存在的怒意。知道这点,还敢围观,那真是嫌命长了!
周围一片寂静,圆月高挂,洒下皎洁的月光,能量的剧烈波动,将天空中的云层都给驱散,让偶尔能够藏到云中的月亮再也没有了躲藏的空间,‘被无私’的将美丽挥洒在这座城市当中。
月光之下,齐墨的身姿甚是挺拔,遇到这种情况,眉目之中也没有一点yīn霾。眼中满是疯狂之意,偶有疾风吹过,齐墨的衣衫猎猎作响。看着漫天的人,齐墨将那能够蛊惑人心的机器,开到最大。
如果有一个异兽保护协会的人在这里的话,一定会为此惊讶以及心疼,要知道。如果将这台能够蛊惑人心的机器开到最大,虽然能够有着巨大的效果,只有二十一级的存在才能够堪堪抵抗,二十级以及以下都无法抵抗,但是如此一来,这不知道花费多少人的心血。花费多少的珍贵资源的这台机器,就会就此报废!
并且,还没有修复的可能,因为运转到了极限,已经让诸多的材质瞬间升温,达到一个奇高的温度,降温系统一点作用也没有了。这所有珍贵材质全部融合在了一起,并且灵xìng尽失。就是这样,这开启的这一刻,距离结束,仅仅只有十五分钟的样子。十五分钟之后,这台远远超乎齐墨想象的珍贵之物就会就此报废!
从战斗开始到现在,也仅仅过去了十分钟,也就是说。接下来还需要十分钟就能够苏醒了,不过计划如果成功,如果顺利,根本不需要要黑牙就能够将这水上村正杀死,并且将所有人全部杀死!
齐墨盯着这漫天的人影,说话了。
既然想要用这蛊惑人心的机器控制人,那么说话是最简单最直接的方法。
也就是演讲。
异兽保护协会之中。就有不少的演讲奇才,个个状若疯狂,他们有着坚定不移的信仰,为了保护异兽的事业抛头颅洒热血。所以演讲起来十分的让人震撼。让人不自觉生出这就是真理的感觉。可不仅仅只有这蛊惑人心的机器的效果。口才方面也是相当重要的,毕竟平时的会议,这种机器不过起到了辅助的作用,除却让新人加入的时候,开启大一些。
“停下来!所有人!停下你们的攻击!”齐墨的声音很大,有着一种威严的味道,经历过诸多的风雨,他虽然还很年轻,但是他的心xìng早已经相当老成,虽然偶尔有出格的事情仿佛小孩子一样,但更多的时候,考虑诸多的事情,还是非常yīn沉,不,是深沉的。
听着这话,天空中,周围的所有人,同时停下了手中的攻击。
水上村正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齐墨,这家伙在干什么?事到如今,还想要做什么?竟然叫这些人停止攻击?开什么玩笑!你叫人停止攻击,他们就停止了吗?他们是听你的还是听我……等等!怎么大家都停下了攻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雅看着齐墨的身影,突然想到了什么,顿时知道了齐墨的打算。
络丝以及衡蝶还不知道齐墨到底要做些什么,听着齐墨大吼大叫,难免有些困惑的望向齐墨,不过紧接着看诸多的人竟然听从齐墨的话语,停下了攻击,当时就震惊了,要知道此时可是战斗的火热之处,并不是刚刚开始,如果开始的时候还没有打起来的时候,你叫停下或许能够停下,现在这打的火热,不少人已经眼红了,还叫人停下攻击,这简直就是痴心妄想啊!可是,这些人还真的停下了攻击!这真是匪夷所思!
周围,天空中的这些人听着齐墨的话,不禁一愣,开什么玩笑!……哎?等等!自己怎么突然停下了攻击,简直就是下意识的行为一样,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该死的,这简直就是鬼迷心窍了一样!
齐墨并不管诸人的震撼,困惑,匪夷所思,继续说着:“战斗固然是解决争端的最好的办法,可是必然会有血液流淌,这是注定的,看看那些尸体,这刚刚还是鲜活的生命,现在,已经化作了冷冰冰的尸体,他们会很快的腐化分解,从这个世界上彻底的消失,在你们的视线中,彻底的消失不见,曾经的一切都只能成为记忆!这是何等的残酷!这是何等的悲惨!这是何等的地狱!痛楚、迷茫、疯狂、愤怒、悲哀、伤感,到底还有多少的情绪伴随着杀意涌来?杀人的痛快究竟有多少的分量?行事之后的悔意,又该让你们何去何从?如果你们的杀戮是错的,那为什么不停止下来?这还是有意义的战斗吗?不!这是没有意义的战斗!没有任何的意义!”
齐墨的声音很大,同样语速也很快,他十分的激动的说着,仿佛这些就是他的肺腑之言一样,实际上齐墨这睚眦必报很是凶残的家伙,却是和他这鬼扯的一番话简直就是完全相反。
在蛊惑人心的机器之下的印象里,齐墨的话瞬间映入所有人的脑海当中,虽然十五分钟之后,无法继续cāo控他们,但是只要现在就行!
所有人听着齐墨的话语,都露出了悔意!
就连苏雅、络丝衡蝶也同样露出了忏悔的表情。齐墨的余光扫向三女,不禁有些无语,这蛊惑人心的机器好是好用,就是无差别攻击着实糟糕,好在只是暂时强制洗脑,在十五分钟之后,就会按照xìng格很大程度恢复原状,如果无法恢复原状的话,三女若有这种慈悲为怀的xìng格,他可受不了!
水上村正也受到了一些影响,他怔了一征,顿时猛地摇了摇头,将这些钻入自己脑海之中的话语排斥出去,这算是什么歪门邪道的话语?但是就这样霸道的进入别人的脑海之中,这种效果简直让人惊惧!到底是怎么回事!?齐墨什时候有这种能力了?
“放你的屁!都给我杀!将这个家伙杀掉!”水上村正指着齐墨大吼,命令周围的人下手杀他,同时突然想到,刚刚这些废物奈何不他,现在估计也无法阻止他!真是一群废物!想到这里,他立刻就准备动手。
周围的人听着水上村正的话,根本无动于衷,因为,他们根本没有办法听到这句话!在开到最大程度的蛊惑机器面前,这种程度的威严吼声,根本不会有丝毫的影响。
“杀人者必被人杀!诸多杀戮,便是痛苦的起源!我们痛苦,我们悲伤,都是因为杀戮!所以我们要懂得,要去阻止杀戮,然而必要的时候,我们却也同样要去杀戮!”
“很多事情终将有着矛盾,然而这却并不是失道,这却是舍得之道,有舍才有得,为了杀戮而杀戮是带来不幸的源头,为了钱财利益名望而杀戮,是带来痛苦的源头,如果为了阻止更多的杀戮而杀戮,却是带来欢唱,带来喜悦,带来幸福的源头!这是不变的道理!”
轰!水上村正的一脚猛地踩向地面,地面顿时出现蜘蛛网一样的纹路,他举起太刀,携带大势杀来,似乎前面有山也能够劈开一样!他要亲手杀死齐墨!就在这冲杀过来的时候,他突然想起,齐墨之所以能够影响众人的原因了,这里是异兽保护协会!这齐墨必然是用了那东西!该死!
“杀戮是诸多痛苦的源头,谨记此道理,将真理传播,必将获得永恒的幸福,违抗者必将受到惩罚与制裁!”齐墨的脸sè庄严无比,指着水上村正:“他是违抗者!”
顿时,所有人面露狠sè,齐齐盯着水上村正,同时冲杀了过来!

第257节 蛊惑2
() 水上村正距离齐墨有不少的距离,在这段距离之间,就很多水上家族的人。请记住本站的网址:。水上村正不会瞬移,想要斩杀齐墨,就必须要跃过这些障碍。而现在他们被齐墨所蛊惑,迷失了本xìng本心,见水上村正竟然要斩杀神的代言人一样的齐墨,顿时红了双眼,怎么可能让水上村正得逞?事实上这些人的脑子里还是有着记忆以及意识存在的,齐墨并非完全控制了他们的思念,而是将自己的话语注入了他们的世界观之中,然后他们的意识的思考就会围绕着这个世界观来运行。所有人知道水上村正的身份,是那敬仰的畏惧的喜爱的水上家族的强大的一家之主,若是平时,根本不可能有半分的忤逆,但是现在,却觉得这又如何?
这身份,又怎么样?
已变得不再意义了。
这世界上真正有意义的只有自身的信念,为了自身的信念得以实现以及永恒。他们不介意付出自己的生命,正是因为这种狂热,将想要打破他们理念的水上村正恨之入骨。就算是家主又怎么样?在这圣道之下,想要违抗,就必须要付出代价!哪怕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