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母巢王虫〗第7部分

惧,麻木,开始了抗争。
这都是一瞬之间的变化,体内的情绪斗争,给齐墨缓出来一口气,智慧在此刻完全运转,jīng灵shè手的箭枝瞬间释放。
嗖!嗖!嗖!嗖!嗖!
五箭齐发,并且,身后的大工蜂,也发狂一般,横冲直撞,将身后的人的攻击挡下。
能够给齐墨造成这种麻烦的,自然是实力最为彪悍的梁老大,此刻的他,浑身肌肉喷张,手里的一柄大斧,上面黄sè能量不停运转,猛地横起一劈!
这一劈!就像是能够吧空间都切开一般,给人一种,无力反抗,无法力敌的错觉。
黄sè的能量,汇聚成刃,浓缩一起,就这之中,随攻击,冲杀过来。
当然,这是齐墨所看不到的一幕,他背对着梁老大。
不过,齐墨还拥有其他的眼睛,虽然那些眼睛并不是多么灵活,无法看到太多的sè彩,但是,能够看到目标与攻击,就足够了。
孕育生物们被齐墨cāo控,在此刻,它们都完全变成了一个个齐墨分身,这是齐墨将智慧运转到极点的感受,一心多用!
可是,这终究是徒劳。
因为,孕育生物不过是五级生物,无论是大工蜂,还是jīng灵shè手,敌人,是七级,相差了两级的等级差,这是几乎绝望的差距!
等级越往上,实力差距越大,三级的生物,或许侥幸能够战胜四级,六级的生物,单个并非群体,如何侥幸,也无法战胜七级。
这是生物的法则。不过生物也有另一项法则,就算是卑微,无论多么弱小,它们的力量,也是存在的。何况三头大工蜂,还有五头jīng灵shè手的合手?
这几乎能够杀死六级的组合,不可能不会给他带来麻烦。
轰!
攻击被生生截下!
就在距离齐墨很近的地方,猛地爆炸开来!
汉字中,无论是爆还是炸,都有一个火字旁,这说明了爆炸一定要存在火焰,但是此刻不同,这是能量的引爆,并不存在火焰,但是,却比火焰的爆炸厉害了很多倍。
“噗!”
距离太近,齐墨第一时间受到了重创!他的背部被这爆炸炸得鲜血淋漓,虽然没有伤到骨头,但已经是非常严重的伤势。
疼痛不断刺激着齐墨的神经,他红着双眼忍住疼痛出声的yù望,借这疼痛,化为莫须有的力量,拔腿狂奔!
这是在逃亡,是与死神竞技。
慢了一刻,等他的,只有死亡,没有其他。
爆炸的威力不容置疑,一下子将三头大工蜂炸成了碎片,就算强悍的自愈能力,也无法将碎片们重新聚集在一起,成功复原,结果自然是三头大工蜂的死亡为代价,给予了齐墨的这喘息之机。
背后的疼痛并未让他失去冷静,齐墨命令jīng灵shè手shè出箭枝,此时,应该是他防御能力最薄弱的时间!
‘嗖!’
“哈哈哈!哈哈哈!”
齐墨继续在奔跑,他隐隐约约听见了狂笑声,他知道,这是在笑自己。
是强者对弱者的嘲笑,是无法回驳的鄙夷,这是上位者给予下位者不容拒绝的权威!
可是,借着jīng灵shè手的视线,齐墨突然发现一个意外,这一箭,应该中了,怎么还能够笑的这么狂妄?
这笑声当然是梁老大发出的,他狞笑着,看着背部已经被炸得血肉模糊却没有闷哼一声,反而不断逃窜的齐墨,又看着贯穿整个左手的箭枝,眼中终于露出的感兴趣的神sè,这个家伙,非常不错!
虽然没有什么特殊能力,只懂得cāo控那些异兽,但是,凭着这份坚忍不拔的意志力,就远远比一般的能力者厉害很多。
不过,这又如何?
在自己的捕猎之下,能逃到什么时候呢?
无畏的挣扎啊。
“你还想跑到什么时候?你又能够跑到什么时候?”
梁老大笑完之后,终于说话了,声音很大,相距不远的齐墨听得清清楚楚。
因为梁老大追得太近,稍不留神就会追上来,就会斧头伺候齐墨,所以齐墨不得不让那jīng灵shè手重点关照这位老大。
这也带来一个隐患……齐墨已经察觉到了。
“倒是让我看看,是你先被我追上呢!还是,你的小shè手们,被我的手下全部干掉?!你很聪明,控制得也很好,但是很可惜,你的对手是我!”
梁老大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眼中出现嗜血的神sè,他抓着斧头,继续说道:“原本是要尽量活捉你的,所以无论是一礼,还是阿伦,都手下留情,但我就知道,手下留情不会有好结果,所以,我决定了,要将你杀死。”
齐墨一言不发,继续往前狂奔,他的唯一希望,就在前面,背部早已经因为运动而出血,加上这个梁老大的能量特殊xìng,齐墨无法控制肌肉让血液停止。
所以一直到现在,血液都在流淌。这就造成了失血过多的症状。
齐墨已经觉得头脑有些晕眩,视线开始变得模糊,他,还能够继续坚持下去吗?
齐墨不确定,他只是一言不发,将自己的所有能力全部用在了逃跑上。
前所未有的狼狈,前所未有的生死一刻。
“哈!我的大斧,已经饥渴难耐了!”
梁老大双目瞪的滚圆,他再次抓到一个机会,随手将三支箭枝拨开,钢铁一般的手臂,猛地举起了大的离奇的斧头,能量瞬间汇聚,随即,一斧劈出!
‘噗!’
齐墨根本无力抵挡,他的右手臂,瞬间与身体分离,整条手臂飞舞在空中,转着圈,与此同时,手臂的断口处,鲜血,好像喷泉,溅潵而出!
第二十八节 杀死他们
() “啊!!!”
齐墨下意识一声惨叫。
手臂脱离身体,他的脸sè瞬间变得苍白无比,完全没有了一丝血sè,也不知道是吓得,还是因为失血过多导致的。
腹部有几乎可以看见肋骨的伤口,背部有变成血泥的大面积伤势,现在又断了一条手臂……这情况,真的是相当糟糕啊。
齐墨几乎绝望,他准备停下脚步,做出最后一个,绝对不能够做出的选择——等死。
可是,就当他准备停下的时候,背后的那个家伙,因为手臂断掉,鲜血喷洒出来的瞬间情景,而兴奋的大笑起来,笑声比之前的要变态无数倍,这是几乎深入到骨头里的狂热。
对死亡与血液的狂热!
正是因为这种笑声,让齐墨放弃了等死,怎么能够输给这样的一个家伙?
但是……
齐墨的意识因为失血过多,而更加模糊了,意识开始了涣散,天地开始了旋转,身体逐渐不在受控制。
断臂的伤势,钻心的疼痛,不断刺激着齐墨的神经,这并没有挽救齐墨昏昏yù睡的意识,反而火上浇油,让齐墨有点昏死过去的冲动。
齐墨从开始到现在,一直在忍耐,承受伤势,让自己不昏厥过去,所以,只要他愿意,只是瞬间就能够结束这现实的一切,离开这给他带来严重创伤的现实。
虽然那是逃避,但是,真的很有效果。
与悬在大树顶端的jīng灵shè手的联系逐渐断开了,这是齐墨主动放弃的连接,让它们自己逃走,有多远逃多远,如果继续留在原地,十有仈jiǔ会被这些人干掉。
齐墨的速度逐渐慢了下来,但是,他依然没有放弃,尽力睁大了无神的双眼,呼哧呼哧呼吸着,不停前进。
“哈哈!越来,越有趣了,这个家伙。呵呵!嘿嘿!哈哈!”
梁老大的笑了起来说道,说完之后,笑声不断变化,不断变大,肆意表达着他那兴奋的情绪。
“饥渴难耐的大斧,现在依然恳求着你的血液呢!”梁老大再次抬起巨斧,高高的举起,仿佛远古的神明一样,判决罪恶还有生死。
与此同时,在不远处,其余七个人,正在看着梁老大追杀这个家伙,随着他们移动,并且不停议论。
“shè手已经消失了,也不知道是逃走了,还是他命令撤走了。”
“十有仈jiǔ,是他自己知道了自己无力回天,所以不想要那些shè手死在这里,就让它们撤走了。可是,既然有这样的想法,为什么这个小家伙,还在跑?”
一言不发的机枪少女突然开口说道:“大概是不甘心吧?我们可是直接攻击他的,恐怕,他连自己为什么会遭到如此惨烈的追杀的原因,都不知道呢!嘿嘿!不过,不甘心又能够如何呢?还不是死路一条?”
在这群人边上的一个yīn森的矮子也接话道:“的确是这样。可惜了,他的cāo控能力还是很不错的,并且竟然能够同时cāo控这么多的异兽,真是一个天才。”
“但是,战力太弱了一些,现在交代在这里,已经算是一个荣幸了。”
“哈!被老大砍死,还是慢慢折磨死去,这是最大的荣幸。”
“的确是,不过,尽管cāo控异兽的能力不错,但是,他的战斗能力,可真是弱到不敢恭维。”
“现在就杀了?后果恐怕不太好吧?任务应该是尽量活捉才对吧?”
“慌什么,老大的意思就是我们的意思,老大这么做,我们就这么做就是了,不需要多考虑什么。”
“说得好。”机枪少女面容冷峻,点了点头,说道:“老大自然有他的想法,我们身为手下,不用考虑那么多。”
画面从这几个人的身上转换到齐墨身上来。
也不知道是移动太过于飘渺了,齐墨竟然一不小心,走出了前所未有的步法,将这个家伙的攻击一下子给躲过了。
梁老大见自己的攻击竟然被躲掉了,当下冷哼一声:“好一个狗屎运,那么,接下来这一招,你该如何挡下?”
说着就将自己的手臂抬起。
巨斧,再次举过头顶。
能量,聚集起来。
瞬时间。
‘噗!’
血液再次喷洒!
手臂再次飞舞!
齐墨的左手臂,一下子被切断。
如果前一次切断右手臂,而没有直接杀死,可以说是一个愚蠢的失误的话,那么现在又切断了左手,就已经说明了一个问题。
那并非愚蠢,而是梁老大并不准备一下子就将齐墨杀掉,想要砍一些其他部位,慢慢折磨致死,这是最狠毒的心思!
脑袋变得迟钝的齐墨,终于意识到了这一点。
‘嘭!’双手被切断,巨量的血液喷洒出去,齐墨只觉得周围一阵阵天旋地转,彻底难以保持平衡,一下子摔倒在地。
钻心的疼痛折磨着齐墨,齐墨的意识恍惚,双眼之中的神光逐渐涣散。
见齐墨摔倒在地,那梁老大也停在了不远处,举起的巨斧落了下来,不屑的看着摔倒在地的齐墨:“什么嘛!这就倒下了?真是无趣,还以为你能够再跑一段路呢。本以为还是个意志力无双的天才,现在看来,也不过是个垃圾啊。”
“作为垃圾,你的命运……”
当梁老大的话还没有说完的时候,他突然停止住了,无论是步法还是他的声音。就在刚刚,他感觉到了一丝心悸?
这是什么感觉?
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真是奇怪!
“错觉?”梁老大嗤笑一声,继续朝齐墨走去,然而就在此时,他的脸sè徒然变化,刚刚的感觉再一次出现了,这绝对不会是什么错觉,是真实出现的感受!
“是谁?!”
梁老大瞪大了双眼,看着丛林里面。
一个身高两米,身长四米的庞然大物出现了!
“怎么会!”梁老大看着那怪物身上散发的强大气息,满是不可思议与震撼,错愕失声说道:“这森林的外围,怎么会有这种等级的怪物出现?八级!?”
后面的七个人,听着队长说出这怪物的等级,感受着那怪物的气息,顿时心中一惊,个个面面相觑,一起小心翼翼围了过来。
这怪物,自然是黑牙。
此刻的黑牙,已经愤怒到了极限,它感受着主人若有若无的虚弱气息,顿时,愤怒更上了一层。
死!死!这些人,都得死在这里!!!
呼应母巢的愤怒,是齐墨的命令。
“给我……杀了他们!”;
第二十九节 凶残的杀戮
() 梁老大还有其他手下,此刻,都惊疑不定关注着,这个移动速度不算太快的异兽。
“这到底是什么种类的异兽?像是虫类?”
yīn森的矮子抓着匕首,此时他的手中,已经满是汗水,这是紧张情绪导致的结果。这个怪物的威压太过于可怕,如果不是这几个人的心理素质过硬,并且这么多年来经历过不少生死,恐怕早就落荒而逃了。
“谁知道!我从没有看见过这种摸样的怪物,气息隐隐堪比九级,等等!这气息竟然还在膨胀,它的真实等级,真的只有八级吗?”
“老大说八级,那就一定是八级。不过这并非是我们能够对付的,希望他早点离开吧。”
这些人都期待着黑牙早点离开,可是黑牙又怎么可能离开?它蠕动到齐墨的身边。
梁老大惊疑不定的看着这一幕,他想要阻止,但是,却在顾虑着,这个怪物是八级,自己硬上肯定打不过。
可如果让它吃掉那个家伙的尸体,就无法交差了,这次的任务,就等于白费了。
这次任务是生死不论,将这个家伙带给那金主。现在如果让这个大虫子,吃掉了他的尸体,还怎么交差呢?
黑牙将齐墨的出血停止,并且注入疗养液体,让齐墨慢慢恢复。
齐墨看着这个熟悉的身体,知道并非是幻觉,松了一口气,有这个家伙在就行了……神sè刚刚一松,疼痛,昏厥,惊惧,太多的负面情绪全都涌了过来,齐墨瞬间被淹没,昏死过去。
黑牙做完这一切,感受着主人虽然微弱,但是已经稳定下来的气息,顿时放下了心,但是,这并不等于放下了仇恨。
它离开齐墨的身边,注视着这群人,这群人也注视着它。
梁老大看着竟然放过齐墨,并且虎视眈眈自己一方人的大虫子,顿时感觉到了一丝的不妙!这是怎么回事!然而就在此时,他终于想通了一点!
恐怕,这个虫子和这齐墨相识,此刻想要为齐墨报仇,但是此刻的对峙完全没有意义啊?
这是从对峙的角度来看,如果在别的角度来看,这完全是偷袭的好机会。
糟糕!
梁老大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顿时一惊,刚准备喊出口来,叫自己的手下马上攻击这头该死的巨虫,可是,却立刻感觉一阵眼花缭乱,神sè顿时变得呆滞起来。
技能、jīng神冲击!
与此同时,看出老大的意思,准备扣扳机,扫shè这条又肥又大的黑虫子的机枪女,也觉得一阵晕眩,根本无法主导自己的意识。
她身边的,其他六个人,都是这样的神sè,都被jīng神冲击影响了!
虽然jīng神冲击的技能等级很低,但是,随着等级的提升,黑牙jīng神力不断成长,这个技能的威力也随之上升了!
并且,并仅仅这么简单,这个技能被不惜代价放大了,黑牙为了复仇,支付了一定的代价,让这个技能变成了凶残的杀手锏!
‘呼~噗~!’
黑牙张口就是酸液喷吐,强酸毒液瞬间激shè出去,八级的黑牙,用出这一级的一招。还是第一次,威力,却没有让它失望。
强烈的腐蚀效果,瞬间就让机枪女手中的机枪腐化,以肉眼可以看见的速度消失着,这些能力者更加坚硬的皮肤也挡不住这突来的酸液,出现了溃烂,溃烂皮肤下的鲜红血液,瞬间质变,成为了脓血。
此刻,jīng神冲击的效果已经过去,这些人已经过过神,“啊!”“天呐!”“我的身体!”他们尖叫着,惊恐的看着自己的手掌,身体,不知所措。
“镇定一点,强酸罢了!用能量将它们驱逐!不要再让其腐蚀身体!”梁老大此刻额头青筋暴露,大汗淋漓,不顾前面的危机,对着身后的手下们叱喝道。
嘭!
黑牙已经移动了,说出这句话的梁老大已经失去了躲避的时间,他匆匆回过头,却看见一片黑影。
那是黑牙庞大的身躯。
梁老大瞪大了双眼,眼中满是惊恐,已经来不及反击与躲过了,他下意识喃喃:“该死的!”
‘轰!’一声,黑牙将这梁老大压倒在地。
“嗷嗷嗷!!”黑牙愤怒的咆哮着,因为在这个人类的身上,感受到了伤害主人的气息!这个该死的家伙,必须死!
在它的咆哮中,梁老大清楚地感受到了离奇的愤怒,忽然,梁老大意识到了一个信息,难道,这头凶残的巨虫,事实上是那个小家伙的cāo控兽之一?
怎么可能!
梁老大不可思议睁大了双眼,看着那凶残之极的巨虫,让人透不过气来的恐怖气息,咆哮而张开的巨大口器,浑身仿佛掉入冰窟窿里一般,他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这是纯粹的暴戾!凶残!死亡!混乱!
恐惧在短短一瞬间占领了他脑子里面的全部。
黑牙却不管这些,咆哮之后,直接张开嘴巴,猛地一吞!
嘎吱嘎吱!
梁老大被吞入了口中,然后,一下子嚼碎,大量的血液从黑牙的嘴中喷溅而出!
这些佣兵见过不少凶残的场景,但是,远远没有看见如此凶残暴戾的一幕,而且,被嚼碎的不是什么普通人,是实力比他们强悍很多的梁老大啊!
开什么玩笑!
这些人顿时恐惧起来,浑身都有些颤抖。
跑啊!逃出这里!这是这些人的共同想法。
可是,来不及了。
jīng神冲击!
这些人顿时个个呆立当场,无力反抗这八级的巨虫。
嘎吱!嘎吱!嘎吱!
一个个人被吞吃掉,这巨虫的肚子竟然没有一点儿鼓胀,依然在吃着。
一时间,逃不走的众人们,终于体会到了那传说中的极限恐惧!
吃完之后的黑牙显得十分疲惫,刚刚超额用出技能的代价有些大,虽然能量得到了很大程度上的补充,甚至增加了百分之二十多的能量,但是这和那个没有关系。
拖着疲惫的身躯,黑牙将齐墨吸入体内,让自己的身体系统,给主人不断治愈。
它不停地前进,寻找齐墨掉落在地的手臂,拾起,然后吸入体内,和齐墨的身体重合。
很快,齐墨的身体渐渐恢复了,但是,血液的缺少,让他无法立刻苏醒。
好在这只是时间问题。
与此同时,离此地三十公里的地方,一个黑sè身影突然睁大了双眼,不敢置信的说道:“梁晓子被杀了!怎么可能……”
第三十节 一路向北
() 战斗结束了,浓郁的血腥味充斥在空气之中。肉眼所看不到的,那些血液的分子,它们随着风迅速的到处传播。
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将这里的血腥事件暴露无疑。
强悍的异兽甚至能够闻出那些血液蕴含的更多讯息,比如这场战斗发生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比如这些血液的主人的实力是什么,比如这被杀死的家伙是哪个种族?
低级异兽,它们只懂得闻出血液,兴奋的奔跑着,想要凑凑热闹,分摊一杯羹,但是它们太过于单纯,和它们的实力一样,没有任何威胁之处。
当它们远远看到,浑身上下散发着恐怖气息的黑牙的时候,都匍匐在地上颤抖着,不敢吼叫,以示诚服与尊敬。
等级的差距,具体并非是实力的差距。
而是更多的表现在基因高低的方面。
进化并非是一个简单的措辞以及玩笑,等级提升的主要推动力就是进化。
进化,从而获得来的力量,只不过是一种附带品而已。
低级基因者进化成高级基因者,这就是层次的跃迁。
低级基因者面对高级基因者,会感到由衷的恐惧,这是发生在潜意识,甚至是更深处的本能,所产生的感觉。
这种感觉,这些低级异能兽,根本无法反抗,它们没有这个实力,也没有这种智慧。
而那些高级一些的异能兽,不过,也没有多么高级,在这片外围森林,最厉害的家伙不过是七级,更多的强大之异兽,都是六级的存在。
这里指的所谓的高级一些,只不过是相对,相比来说。
它们并没有因为空气之中的血腥味,而蠢蠢yù动,它们知道了被杀者的身份,数量,还有实力。
都从那些细节察觉到了异样。
被杀的是人类,那么屠杀人类的,一定是异兽,能够屠杀七级,还有更多的五级,六级的人类,毕竟是一群异兽,加上一头七级巅峰,或者八级的存在。
在这么一个存在的口下,分一杯羹,根本不划算,也没有任何意义。
所以,黑牙在进行着这么一番大肆屠杀之后,并没有受到任何阻碍,便渐行渐远,离开了这个地方。
黑牙一路向北,路过它和主人驻扎的地下室,没有停下,继续向前。
因为气息太过于恐怖,所以,一路过来,根本没有任何一头不知死活的异兽上前挑衅,它们更多的是远远张望到黑牙后,便连忙逃遁离开。
面对这样一群异兽,黑牙无动于衷。它虽然有那种可以傲视群雄的实力,但是非常不好意思,它的速度是一个严重的缺陷。
虽然可以使用jīng神冲击,与酸液喷吐来配合狩猎,但是这样的付出,远远超脱捕猎所得来的,并不划算。
逃走的jīng灵shè手们已经被召回,为了给予主人更好的治愈条件,黑牙已经将这些jīng灵shè手全部回收,转化为治疗粘液,输入到齐墨的伤口处,体内。
齐墨的伤势不停恢复,双臂已经被接上,虽然断口处依然还存在着血痂,红肿,但是这些都在以肉眼可以看见的速度慢慢消散。
皮肤表层的伤势很好解决,关键是里层的伤势,骨头,肌肉,经脉,血管,这些很难迅速恢复,最为关键的是血液,无法刺激恢复出来足够的血液,齐墨始终会保持在这种濒死的状态,无法恢复回来。
黑牙没有停下脚步,一直在前进,从中午一直走到了晚上也没有停下。因为方向感并不是很好,所以前进的距离并不是那么理想。
夜幕降临,四周一片寂静,异兽们都小心潜伏在老窝,游荡的亡灵都苏醒过来。
这黑夜之中,只有它独行,不惧亡灵。
亡灵很特殊,不过它们亦是稀少,连续奔波了一个小时的黑牙,终于遇到了一头六级亡灵。
‘哇哇哇哇!’一个篮子里,一个人类婴儿不停地哭泣着,在他旁边的,是一头诡异的黑猫,那头黑猫眯着眼睛看着婴儿,张开血喷大口,几yù吞噬。
人类的婴儿总是鲜嫩可口的,这是异兽们,最喜欢的食物,那黑猫看样子等级不高,怎么有资格享用这种美食?一般路过的异兽,总会先入为主,用这种思维思考。
而人类,却是以人类自身的角度去思考,想要救下这个婴儿。
所以,不管前者还是后者,都会接触这个婴儿。
但是,黑牙不同,这管它屁事……所以它无动于衷,从这旁边路过,根本不做理睬。
黑猫愣住了,并没有咬下去,而婴儿也停止了哭泣,在这短暂的瞬间出现了一下停顿。
婴儿是刚刚生出的婴儿,皮肤皱纹很多,就像是一个小老头一样,他的眼睛没有睁开,也无法睁开。
但是这哭泣之声停了瞬间,就暴露了他并非是一个简单的婴儿。
猛地,婴儿睁开了双眼。婴儿的双眼,竟然是一双猫眼,因为有和猫一样的瞳孔。
“哇!哇!哇!!”婴儿继续叫着,这同样也是猫叫……是猫的叫chūn,如同小孩儿哭泣一样的声音。
随着它的叫声,它的皮肤慢慢变成了黑sè,身体也开始了急剧的增长,猛地变成了一个chéng rén。
它身上的黑sè,是纯粹的黑。变成chéng rén之后,四周顿时陷入了完全的黑暗,完全隔绝了夜空的星辉。
黑牙不满的看了它一眼,然后就是jīng神冲击!
相差了两个级别,但这个亡灵却试图用特殊能力弄死这个强大的敌人,如果面对一般的敌人,恐怕会是一个非常有胆sè的决定,但是面对的是黑牙,这,就是一个愚蠢的决定。
“啊!!!”它惊叫着,黑牙的jīng神冲击完美的作用在它的身上,它捂着头脑不停地在地上打滚,七窍都流出了血液。
这个强悍的攻击让它彻底对战胜这强悍的敌人失去了信心,惊恐的想要逃走,刚刚抬起头,却发现了黑牙那庞大的身躯。
‘嘎吱!’
……
黑牙继续前进,半天一夜的前进,终于让它在黎明时分抵达了森林深处与森林外围的边界线。
第三十一节 一定要打回去
() 森林的外围和深处,两者之间富有两极化。
森林里面栖息着强大的异兽,它们是整个金字塔的顶端。
森林外围,是和残存的人类接触低级异兽。
没有强悍的实力,在森林深处,只有被当做食物的分,虽然那些强大的异兽,已经很大程度上不用食物也能生存,但是,偶尔兴趣来了,也会捕猎。
当特别强大的异兽,苏醒过来,去捕猎的时候,就算是九级,十级,也会沦落为可怜的猎物。
由此可见森林深处的危险。
外围和深处,是以连续的山脉作为阻隔两地的标示,就像是人类国家之间国界。
不过,和人类的国界不同的是,深处的强大异兽,随时随地都能够越过这条线,然后随心随遇的去捕猎。
但是,很少会有异兽去干这种事情,因为实力强悍的异兽们已经生出了完美的智慧,不屑去做。
这并非是一个简单的设定,拥有一定的依据。
xìng格,很大方面是因为生活环境的影响。
例如,朋友之间的影响,文明教育的影响,父母家庭的影响,所逐渐形成的自我世界观,从而奠定xìng格。也就是说,这是后天形成的。
所谓的‘有其父必有其子’,并非是遗传基因上的变化,而是两者之间一直生存的所产生的潜移默化的影响罢了。
异兽的xìng格形成,和人类有很大方面的不同。
人类的话,不是智障,就能够形成完美的智慧,也就是能够dú lì思考,dú lì行为的自主智慧。
这并不存在某种否定,这是顺水推舟,形成的完整世界观。只要不是特等中二,世界观都会变得完好。
事实上,人类历史上,世界观就在不停的进化,文明,科技,能力……每当一种东西出现,按照和世界观紧密联切的xìng格,就会否定上一样东西。
就好比人类懂得了天文学,生物学,就会对天圆地方这种说法,会对迷信鬼神,彻底否认。
当能力出现,又开始对物理学,生物学进行大规模的否认。
异兽也是同样的,当那些还是懵懂,无知,依据本能而行动的异兽,进化为拥有完美指挥的高等异兽之后,xìng格就会随之形成,世界观会变得完好,就会对之前的,喜欢随意碾压弱者进行否定。
因为对这种东西进行了否定,便找来某样东西作为‘理由’。
高级异兽给自己的理由,就是‘自尊’。
它们不屑于每天无节制的碾压弱者,不得不说,在这一点,它们的仁慈,比人类要好上很多。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让从金字塔顶端掉落下来的人类没有彻底灭绝。
同样的,对人类的仇视,也多半是出自于很久以前人类的统治地位的反感,对其否定的结果。虽然没有将人类屠杀殆尽,但也给了足够多的教训。
书归正传,话说黑牙终于来到了这群山脉。
出乎意料的,它并没有长驱直入,进入深处。
反而停了下来,环视四周,并且寻找了一个山洞,开始朝那里面移动。
因为它发觉了异样,自己吃下去的某个东西的异样。
很快,黑牙寻找到了一个山洞,它深入山洞之中,来到了山腹,停在了这里,开始对肚子里的东西进行消化。
让视角变化一下,切换为黑牙的肚子里。
充斥着强酸的体内不停消化各种难以消化的东西,不停的将其分解为能力。
这里有一截大斧并没有被消化掉。
这正是梁老大的巨斧。
一个非常出sè,非常不同寻常的宝物。
如果武器也有等级,这柄斧子的等级,是十一级。
它也有自己的名字,叫做‘劈天玄斧’。
相隔了两级,并不意味着不能消化,而是过程艰难了很多。
但这是升级的机会,如果能够将这柄高品质的武器消化掉,黑牙很可能从八级进阶到九级。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使得黑牙很是兴奋。因为升到了九级,不禁孕育能力提升,帮助主人恢复的进度,也会大大提升!
事不宜迟,黑牙的浑身瞬间冒出了黑sè烟雾,它疯狂的进行对这病斧头的分解过程。
时间一转眼就过去了半天。
当黑雾散去,黑牙成功晋级到了九级。
它又新领悟了两种孕育生物,它迫不及待想要汇报给主人,看到主人脸上的笑容。可是主人依然在沉睡之中,这让它感觉到了伤心的情绪。
不过,九级的黑牙,治疗能力亦是提升了,很快,在一个小时之后,齐墨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
黑牙高兴的呼喊:“主人!主人!”
不过,齐墨并没有苏醒过来,亦是无法回应黑牙。
好在一个半小时后,齐墨终于张开了双眼。
神sè之中,显得非常虚弱。
齐墨也并非是受到了什么毒伤,什么致命伤,只是失血过多而已,治疗到了这样的地步,没有道理不会苏醒过来。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