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无限穿梭者〗第18部分

叹了口气,对于包惜弱,他没有同情,因为不知道,对于杨康,他同样没有任何怜悯,他只是有些心疼杨铁心。
而此刻,站在旁边的郭靖已经傻眼了,这算个鸟事啊?自己要结拜比武的人,竟然是一个认贼作父的人?不管出于什么原因,这都不是他能够忍受的,所以,直到现在,他还没有回神。
至于黄蓉,倒是没想那么多,她聪明的理解到,自家师父对于那个所谓的岳母和大舅子根本不待见,这让她思虑着,以后看到那两个人是不是给他们一些教训。
看着满是悲戚的氛围,萧晨苦笑一声,得,自己的第一次婚礼竟然被搞成了这个鸟样,出门不幸,看来得罪了系统之后,自己将会走一段时间的霉运了。
就在他准备和杨铁心说将婚礼推辞的时候,杨铁心猛地一震,双眼精光闪烁的开口道“好了,今天可是阿晨和念慈的婚礼,大家不要这么低迷!”
嗯?这是个神马情况?萧晨有些惊讶的看着杨铁心。
穆念慈愣了一下,随即欣喜的看着父亲,这代表父亲恢复过来了,不过随后便是浓浓的羞意,不等众人反应,便急匆匆的跑回了房间。
黄蓉娇笑两声,同样跑进了穆念慈的房间,因为人手的原因,今天她可是穆念慈的伴娘,是要全程陪着穆念慈直到入洞房的。
而郭靖这个时候也反应了过来,憨笑着挠了挠后脑勺,走到萧晨的旁边,道“师父,该去换衣服了!”
尽管发生了一系列的不愉快,可随着杨铁心的恢复,婚礼还是照常进行了,见证人只有郭靖和黄蓉,高堂也只有杨铁心一人,在喝掉了敬茶之后,萧晨和穆念慈便完成了整个婚礼。
随后,郭靖和黄蓉又狠狠地灌了萧晨一顿酒水,但倒下的却是他们两个,将两人送回房间,看着杨铁心紧闭的房门,萧晨再次叹了口气,便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那里已经被改造成了新房,虽然简陋了一些,但却充满温馨,在萧晨走进房间的时候,穆念慈的身体明显的颤抖了一下,双手紧紧地抓在一起,不停的揉搓着,头上的红盖头一颤一颤,显示出主人此刻内心的不平静。
柔和的掀掉盖头,看着貌若天仙的妻子,萧晨的眼神中满是爱意,轻声道“娘子,我们该喝交杯酒了!”
“嗯!”穆念慈羞涩的应了一句。
交杯酒只是一个形式,喝完之后便直接被萧晨送到了桌子上,然后轻抚着穆念慈的面容,缓缓地吻了上去。
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111715321210321218
第十六章突发事变
ps更新来了各位,本月的书评区活跃度还不够二百,无语中,收藏涨的还不错,推荐票有点儿不合比例了,拜托一下各位,多来点儿……
八月十五烟雨楼?
此时的杨康依旧待在石家庄,没有丝毫要动身赶往江南的兆头,甚至连丘处机这个师父也因为被萧晨的一顿打击给弄得心神疲惫,独自赶往了终南山,闭关潜修。
江南六怪依旧不见不踪影,或许还在寻找梅超风的踪迹,但他们却不知道,此刻梅超风正躲在石家庄的王府内,并且收了杨康做徒弟。
深夜,刚刚入睡的萧晨突然被外面的一阵打斗声惊醒,一个翻身站了起来,衣服也直接披在了身上,眨眼之间完成所有动作,闪身出了院子。
穆念慈本来还想着今天晚上萧晨怎么使坏,整个人羞涩难忍,但却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听声音,打斗的地方就在家门口,不管是什么人,和他们有没有关系,总之,今天晚上估计是别想睡了。
刚刚飞出家门,萧晨便看到了万箭齐发的场面,而对象,让他怎么也没想到的是,竟然是杨铁心和包惜弱两个人。
最让他愤怒的是,领着大批人员射箭的,就是杨康这个家伙,他很难想象,究竟发生了什么,竟然让杨康毫不客气的对包惜弱下手,要知道,在原剧情中,杨康对于包惜弱这个娘亲还是非常孝顺的,那种感情绝对不是装出来的。
大手一挥,一股浑厚的先天真气瞬间喷薄而出,将杨铁心两人面前的箭矢全部挡掉,可是为时已晚,在他出来的时候,两人已经身中数箭,奄奄一息,估计在路上的时候已经油尽灯枯,来到这里,不过是为了见一见最后的亲人罢了。
“爹~”
“杨大叔!”
穆念慈、郭靖和黄蓉这个时候也齐齐冲了出来,当看到眼前的情况时,穆念慈喊了一声,便直接晕了过去,要知道,她从小便被杨铁心收养,十八年来早就将杨铁心当成生身之父,两人相依为命,闯荡江湖,今天的情况足以将她的内心彻底击垮。
而郭靖则是一脸悲愤,从小没有父爱的他,在和杨铁心相认的时候,便彻底将杨铁心当成了父亲,更何况杨铁心这些天对他像父亲更多过叔叔,从来不知道愤怒为何物的郭靖,这次是真的怒了。
黄蓉尽管和杨铁心没有那么深的感情,但却不能说不在乎,杨铁心不但是萧晨的岳父,她最好的师娘的爹地,更主要的是,杨铁心从来没有对她摆过脸色,反而像亲女儿一样疼爱着。
她没有大喊大叫,而是死死的盯着对面的杨康,眼神中的杀气毫不掩饰的释放而出,如果不是萧晨在前面挡着,她会毫不犹豫的冲过去干掉这个弑父的**。
“岳父?”
萧晨抱起杨铁心,他早该猜到的,昨天发生了那种事情,杨铁心却依旧满脸笑容的给他和穆念慈举办了婚礼,那个时候他就该想到的,包惜弱和杨康,对他而言太过重要了,不管如何,他都必须去见一见。
只是,杨铁心却怎么都不会想到,自己竟然会死在自己儿子手上,因为失血过多的原因,他连举手的力气都没有,只是怔怔的看着面前的萧晨,露出了一丝解脱似得笑容,溘然长逝,而包惜弱,看着丈夫身亡,眼神一松,彻底涣散。
“杨……康!”萧晨咬牙切齿的站了起来,他来到这个世界,杨铁心可以说是他最想救下的一个人,这个老实巴交的汉子,无论是骨气还是为人,都是值得人敬佩的,虽然他的功夫不高,但他却不比许多武林高手来的黯然。
虽然他出场的时间不长,却像烟花一般绚烂无比,让人想要忘记都难。
尤其是现在,萧晨更是娶了穆念慈,所以,于情于理,杨铁心发生这样的事情,都是他不能允许的。
杨康微微一怔,看着萧晨的眼神瞬间变冷,这个让他在大街上丢脸的家伙又出现了,上次虽然不知道欧阳克为什么会在面对他的时候匆匆退去,但他却知道,眼前这个人的实力估计要比欧阳克还要高一些。
不过,今天他可不是孤身一人,在他的身边,除了欧阳克等几个高手之外,还有百余精锐严阵以待,他不认为萧晨能够在这样的情况下还对他造成威胁。
“放箭!”
冰冷无情的两个字从杨康的嘴里吐出,他身边的精锐立刻弯弓射箭,只是,杨康错了,在他发出命令的时候,萧晨已经施展凌波微步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一巴掌甩在他的脸上,而后抓住他的衣襟将他带到了杨铁心的面前。
砰~一脚揣在杨康的膝盖处,杨康不由自主的跪了下去,待到这一刻,萧晨才放开手脚,双手一缓推拉,一招降龙摆尾轰出,登时一百零八条金色真气巨龙冲进了对面的人群,今天不管这些人为了什么,是不是听命行事,他只知道,是这些人杀了杨铁心,所以,这些人必须死!
“降龙掌?”见多识广的黄蓉登时惊呼了出来,她没见过洪七公的降龙掌,但确确实实被面前萧晨用出降龙掌给震惊了。
轰~轰~轰~
一连串的轰炸声响起,那些士兵甚至连反应都没反应过来便被降龙十八掌的劲气冲击的四分五裂,死无全尸。
一片烟尘过后,一地碎尸,鲜血成河,但依旧有一个人站在那里,虽然衣衫褴褛,嘴角含血,但却双眼有神,直直的看着他!
“你不是洪七公,你是谁?为什么你会降龙十八掌?”欧阳克语气微弱的问道,表情充满疑惑。
在他从欧阳锋那里得到的消息,降龙掌一直都是丐帮的绝学,是不外传的,可今天,他竟然看到了一个和他差不多年纪的人用出了降龙十八掌,这让他如何不疑惑,如何不震惊?
“你是欧阳克?和西毒什么关系?”萧晨故意想了一下,随后问道。
欧阳克他现在还不想杀,一方面不想和西毒在这个时候为敌,另一方面欧阳克和今天晚上的事情并没多大关系,他出来的时候,欧阳克才从后面姗姗来迟,可见他并没有出手。
当然,也有可能是他不想出手,但不管如何,萧晨不会杀他,既然他能够在降龙十八掌下活下来,算他命不该绝!
“那是我叔父!”欧阳克双眼一亮,以为萧晨和自家白驼山庄有旧,立刻开口回应。
萧晨微不可查的点点头,道“滚吧,如果让我知道你在中原为非作歹的话,我会让你知道,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人能够保得住你!”
欧阳克也不反驳,从刚才萧晨的攻击来看,萧晨的实力绝对不比自家叔父低,甚至还要强上不少,所以他直接转身离开,至于杨康,谁认识?
解决掉了那些士兵,萧晨的怒火发泄了一番消掉不少,但看着面前的杨康,他还是忍不住杀机翻滚,一巴掌甩了过去,冷声道“现在道歉,我会让你痛痛快快的死,否则的话,我让你生不如死!”
杨康的嘴角一挑,露出一丝不在意的笑容,道“道歉?我为什么道歉?他们两个一个擅闯王府,一个勾搭男人,我杀了他们有什么错?以下犯上还是六亲不认?”
说到这里,杨康突然大声咆哮了起来“我是谁?金国小王爷,我要杀人,难道还要什么理由吗?凭什么?他是谁?凭什么突然冒出来就让我认爹?完颜洪烈养我十八年,我凭什么跟他走?”
这一刻,杨康爆发了……
第十七章念慈蜕变
ps这两章写的有点儿小纠结,那啥,杨康的好坏不做评价,日后江湖更精彩,各种支持狠砸过来吧!哇嘎嘎~
杨康今天本来在王府里面设宴招待客人,却怎么也没想到,突然来人禀报,有人闯入了后院王妃的居所。
对于将娘亲一直当成港湾的杨康来说,包惜弱是绝对不能出事的,身为人子,杨康还有着最基本的底线,孝顺。
可是,当他怒气冲冲的带着人冲进后院的时候,却发现自家娘亲和一个邋遢无比的男人搂在一起,这让他如何接受?这是光明正大的偷汉子,是要浸猪笼的。
但这还不算完,娘亲竟然突然告诉他,他不是金国小王爷,也不是完颜洪烈的儿子,而是面前这个穷困潦倒的男人的孩子,是汉人,是要反金人的,这更是在他的心中狠狠地刺了一剑。
从小就被完颜洪烈宠溺的他,一路上顺风顺水,什么时候遭遇过这种打击?就像他说的,杨铁心凭什么做他老子?难道就凭一个亲生父亲身份?在杨康的生命里,唯一能够当他父亲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完颜洪烈。
而包惜弱,此刻已经是偷人,作为王府小王爷,这种丑事是绝对不能发生的,所以,他必须干掉杨铁心,只有这样,他才能避免一切的发生。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在杀杨铁心的时候,包惜弱会挺身而出,护住杨铁心,一时失手的情况下,包惜弱被他重伤,危在旦夕。
这一举动不仅没有让他清醒过来,反而让他彻底成魔,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下令杀无赦,虽然一众士兵对于王妃下不了手,可对杨铁心却没那么多顾忌,齐齐的冲了过去。
好在,因为萧晨的关系,杨铁心的实力提升不少,硬是从王府内逃了出来,可追兵太多,再加上包惜弱这个累赘,杨铁心中箭,包惜弱身上同样成了刺猬。
看着面前的一对死亡父亲,杨康抬起头,眼神冰冷的看着面前的萧晨,道“你们汉人有大仁大义,有民族情结,反正在你们的眼里,我的所作所为是认贼作父,啧啧,多么正大光明的理由啊?啊!
可我呢?我算什么?我是人,我不是畜生,我有感情,完颜洪烈对我如亲子一十八年,教导我,爱护我,我凭什么因为你们的一句话就背叛他?你们有情有义,难道我就没有吗?
我承认你厉害,你可以轻而易举的杀了我,但让我背叛自己父亲,我做不到,既然你说了,要让我生不如死,来啊~”
这一刻,郭靖黄蓉沉默了,刚刚醒过来的穆念慈也沉默了,就连萧晨,都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是啊,杨康有错吗?
是,他是错了,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杀掉杨铁心夫妇,可站在杨康的立场上而言,他并没有错,完颜洪烈养了他十八年,他们之间的感情早已经密不可分,让他背叛,岂是简简单单一句话的事情?
只能说,双方立场不同,那就只能成为敌人,就算杨康没错,可他作为一个金人,此时杀了他们最为重要的亲人,也非死不可。
就在萧晨准备给杨康一个痛快的时候,穆念慈虚弱的站了起来,走到杨铁心的面前跪好,道“晨哥,放了他吧!”
“嗯?念慈,你……”萧晨一脸吃惊的看着这个柔弱的女子,这一刻,他发现,穆念慈变了。
穆念慈朝着杨铁心磕了三个头,然后将他抱了起来,道“我不管你是叫杨康,还是完颜康,总之,你是我的杀父仇人,今天你有必杀他们的理由,但从今天开始,我也会将你当成毕生仇人,下次见面,我必亲手杀你!”
杨康忽然感觉自己的心被什么东西狠狠地刺了一下,疼痛难忍,但他还是站了起来,扫视了一眼周围的人,缓步离去。
“师娘,就这么放过他?”黄蓉一脸震惊的走到穆念慈身边问道,这根本不是她心中的师娘好吧?尤其是刚刚穆念慈释放出来的那一股杀机,太浓厚了,很难想象穆念慈以前根本没有杀过一个人。
穆念慈抱着杨铁心走进院子,然后又回到门口将包惜弱抱了进去,默不作声的朝着外面走了出去,萧晨不放心,立刻跟了过去,当他看到穆念慈在收集柴火的时候,便知道这个丫头要做什么!
直接落在穆念慈的面前,轻轻地抱住了正在行走的她,沉声道“念慈,看着我,我知道你很伤心,但你不能这么糟蹋自己,我想就算岳父在天之灵,也不会要看到你这个样子,哭出来,我在这里陪着你!”
没有了外人,穆念慈彻底忍不住,扑进萧晨怀里放声大哭,这一哭,就是足足一个时辰。
“晨哥,我是不是做的还不够?我今天能杀了那个**不如的畜生的,可他是爹爹唯一的骨肉,哪怕他不承认,可事实就在那里,他还承担着杨家传宗接代的任务,我想爹爹肯定不希望我杀了他,晨哥,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
穆念慈的声音狠狠地撞在萧晨怀里,在现实世界里他看这部电视剧的时候就想过这个问题,虽然那个时候杨康是跟着杨铁心夫妇的,可所有人都应该知道,完颜洪烈一直紧随其后必然有人通风报信,而这个人一定是杨康。
可是,就算如此,杨铁心夫妇死后却没有人去找杨康的麻烦,甚至穆念慈依旧跟了杨康,他一直闹不懂这是为什么,还以为是金大大搞出来的狗血情节。
但今天穆念慈的话让他彻底明白,在这个时代,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杨康不管自己再怎么否认,他都是杨铁心唯一的男丁,是要传宗接代的,在后面,穆念慈不负众望的生下了杨过,算是让杨家一脉没有绝后。
可现在不一样,这一次是杨康亲自出手杀掉了杨铁心夫妻,这让穆念慈想找个骗自己的理由都找不到,她如此伤心也就可以理解,毕竟杨铁心的死再加上有仇不能报的纠结,她几乎崩溃。
轻叹一声,萧晨将穆念慈紧了紧,道“那就先不杀他,等他有了孩子,我们将他的孩子弄出来自己养大,我不能让他将杨家一脉彻底并入金人,岳父必须有人供奉!”
穆念慈虽然有些不忍,但还是点了点头,这是最好的做法,虽然对孩子而言有些过分,可父债子偿,没有对错。
两人再次谈了一会儿,在萧晨确定穆念慈没有什么大碍之后,两个人便收集了一些枯树枝朝着家里赶去。
只是,当他们两个走进院子的时候,却发现院子里除了原来的人之外,还多了一个老叫花子,而这个老叫花子的一根手指齐根而断。
萧晨的眉头微蹙,一脸疑惑这个洪七,怎么在这种时候来这里?
111812491410334057
第十八章洪七公
ps三更送上,唔~字数越来越多了,推荐收藏多来点儿,这周咱们冲击一下新书榜,虽然没多长时间了~
院子里,萧晨并没有因为洪七公的到来而忽视杨铁心夫妇,在郭靖黄蓉的帮助下,他们四个人合力将杨铁心和包惜弱火化,整个过程,穆念慈都在哭泣。
不过面对这种情况,萧晨心中松了口气,只要哭出来,那就能够发泄掉心中的郁结,也就不会出什么问题,最怕她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一直将这种痛苦压在心里,这对她的身体将会造成最大的危害。
萧晨可不希望穆念慈日后成为一个花瓶,他还想着和穆念慈以后一起闯荡各大世界,游走各个江湖,如果因为这件事情而发生变化,他会心痛死。
等到将两人的骨灰收拢完毕,穆念慈便直接回房了,她是个聪明而贤惠的女人,更是认识来的这个老头子,因为洪七公曾经教过她三天的逍遥游,她知道,这个人今天过来,是找自己丈夫的,她不想打扰。
而郭靖和黄蓉也齐齐回了房间,因为萧晨的存在,现在的黄蓉对于洪七公并没有那么大的想法,尤其是今天晚上萧晨用出的降龙十八掌,更是让她对洪七公的想法降低到冰点,在她看来,师父的掌法比洪七公的要厉害多了!
片刻的功夫,整个院子就剩下了洪七公和萧晨,而此刻,萧晨也有时间好好地打量一下这个世界的五绝之一,他发现,自己还是有些低估了这个世界的实力,洪七公的实力竟然达到了半步先天的程度。
半步先天其实不是一个境界,而是在后天巅峰的时候,不断的转化自己内力,将内力演变成先天真气,只有将内力全部转化完毕,才算是进入先天,当然,想要将内力转化成先天真气,感悟是不能少的。
既然洪七公有着半步先天的实力,那么最后练成假九阴真经的欧阳锋绝对是先天实力,而且最少也是初期巅峰,否则的话他也不能同时应对洪七公和黄老邪两个半步先天高手的围攻而不落下风。
当然,这一切还是猜测,毕竟华山论剑的时候,洪七公可是经历了中毒事件,在修炼了九阴真经总纲之后,他的实力很可能已经彻底进入先天初期,黄老邪那个时候也差不多是先天高手,照这个推断的话,郭靖应该是后天巅峰,而欧阳锋估计是先天中期。
摇摇头将这些还没有发生的事情抛出脑海,重新开始打量面前的丐帮帮主。
而这个时候,洪七公也在上下打量着萧晨,最后,还是他率先开口“你是谁?为什么会我丐帮降龙十八掌?”
果然如此,在进门看到洪七公的时候,萧晨就猜到了这位爷的来意,毕竟刚才他可是光明正大的用了降龙摆尾这一招,而且他敢断定,他发挥出来的实力,绝对要比洪七公强大的多,毕竟他可是实打实的先天初期巅峰高手,不是现在的洪七公能够比拟的。
但他却丝毫不担心,因为丐帮从来没有规定过降龙十八掌不能传授给别人,只有打狗棒法才是帮主亲传,代代流传下来的。
所以,他早就想好了理由,抱拳道“洪帮主,在下萧晨,降龙掌法乃是在下家传下来的!”
嗯?洪七公微微一怔,随即站了起来,喝道“屁话,降龙十八掌向来是我丐帮的独门绝学,你从什么地方来的家传?”
萧晨直起身子摆摆手,笑道“洪帮主说笑了,在百多年前,丐帮帮主乔峰,额,也就是萧峰,便是家祖,流传下降龙掌法似乎并不为过吧?当然,家祖从来没有透露过关于打狗棒法的任何东西,这些洪帮主可以放心!”
洪七公神色一震,萧峰?他自然听说过,那是丐帮最为出色的一个帮主,没有之一,也正是因为萧峰的身份暴漏,才导致了降龙掌只流传下来十五掌,剩下的三掌还是他自己摸索出来补上去的。
再加上现在大辽早就灭亡,所以也就没有了契丹一族的说法,不过他还是有些担心的看着萧晨问道“既然如此,可还有其他人会降龙掌法?”
萧晨摇摇头,这点他可以百分百肯定,毕竟萧峰当年死的时候可是一子未留,萧家在那个时候已经绝后,怎么可能会流传下来?
“洪帮主放心,我们这一脉一直都是单传,所以洪帮主完全不用担心功法会泄露出去!”
突然,洪七公像是想到了什么,转而问道“你说你是萧帮主后人,可有证明?”
到底是老狐狸,萧晨也没多想,直接道“因为家祖大义,所以我家祖上一直都生活在大理,跟着家祖的结拜兄弟段誉生活,直到八十年前才离开返回中原,所以,段家祖上的武学我们也有流传,如果洪帮主有兴趣,在下倒是可以演练一番!”
“请!”
洪七公双眼一亮,这点他倒是没有怀疑,萧峰当年有两个结拜兄弟,分别是大理皇帝段誉和天山灵鹫宫宫主虚竹,而那个时候,段家绝学六脉神剑可是天下绝顶武学,只是到了现在已经失传,现在只剩下了一阳指这个六脉神剑的基础。
萧晨没有让洪七公失望,一套凌波微步施展的潇洒飘逸,六脉神剑的剑气纵横睥睨,彻底让洪七公大涨了见识,同时也打消了他内心的最后一点疑虑。
“如此说来,倒是老叫花子的不是了,还请萧少侠不要见怪,毕竟这关乎我丐帮传承,由不得老叫花子不慎重对待!”
洪七公到底是个大度的人,在知道自己疑神疑鬼之后,立刻起身道歉,在他这个地位,能够给一个无名小子道歉,可见其胸怀之宽广。
“洪帮主客气了,小子唐突在先,倒是不对,而且,我们渊源深厚,如果洪帮主不介意的话,倒是可以称呼在下一声阿晨,少侠什么的,听着怪怪的!”
洪七公也是个不拘小节的人,听完萧晨的话顿时大笑了起来,道“说的也是,你以后也直接叫我老叫花子就行了,我知道,你收了黄老邪那个家伙的闺女当徒弟,我也不占他便宜,咱们平辈论交!”
“如此甚好!”萧晨也不想弄的乱七八糟,双手一抱,大笑了起来!
洪七公看了一眼外面依旧冒着烟气的柴堆,轻叹一声,道“这里的事情我路过的时候看到了,不过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我还是要说一句,逝者已逝,我们这些活着的人,依旧要向前看,小子,好好保重吧!”
“诶~等一下!”好不容易抓到了洪七公,萧晨怎么也要榨出一点东西,他早就计划好了,让洪七公教郭靖降龙掌,虽然后三掌是他独创的,但威力却并不比原作弱多少,这倒不是他偷懒,而是他想让郭靖和洪七公牵扯上关系,只有这样,日后郭靖才能更好的行走江湖。
最主要的是,他得想办法将打狗棒法给弄出来教给黄蓉,要是因为他的关系而少了丐帮的帮助,那日后守卫襄阳将会彻底成为天方夜谭,这可不是他能够承受的。
“怎么?你小子难道有什么好东西要请老叫化?”
这个吃货,萧晨内心吐槽了一句,道“这个是自然,我这里可是什么美味都有,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吃不到的,不过,在吃这些东西之前,咱们是不是先谈一下吃饭的饭钱?”
“你……你这个滑头,哪有不吃饭先给钱的道理?再说了,老叫化我乞丐一个,要钱没有,不给吃的话我走了!”洪七公作为人精,岂会看不出萧晨有事相求?所以也不低头,说的那叫一个正气凛然!
萧晨撇撇嘴,道“很正常好吧,你看我那两个徒弟怎么样?只要你指点他们几天,我绝对保证让你吃好喝好!”
洪七公愣了一下,他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个要求,他早就看出来了,论实力,他远远不是萧晨的对手,但萧晨又不会无缘无故的让他指点,这其中肯定有他不知道的暗藏条件,一时间哭笑不得的笑骂“滑头小子,你是不是看中了老叫化身上的打狗棒法?我告诉你,那可是只有丐帮帮主能学的,你就别想了……”
111815564810335456
第十九章陆冠英
ps更新送上,唔~求一下推荐和收藏……
江南,太湖之上,碧波荡漾,一条湖船悠悠的在湖泊上划行,好一片江南风情,诱人画面。
船上,两男两女相互调笑着,一副其乐融融的场景。这四人正是从石家庄赶往江南的萧晨四人。
此时距离杨铁心夫妇的死亡已经过去了近半个月的时间,这段时间里,萧晨不但让洪七公将降龙掌法教给了郭靖,同时也将他的逍遥游全部忽悠了过来,教给穆念慈,当然,打狗棒法依旧没有弄到手,这多少让萧晨有点儿无奈。
黄蓉看着萧晨的兴致似乎不高,双眼一转,便猜到了大致的原因,蹦蹦跳跳的来到萧晨面前,哗啦一下将手里的石块扔进了湖中,笑着说道“师父,你难道真的想你乖巧可爱、聪明伶俐的蓉儿徒弟去做乞丐头子啊?”
萧晨翻了个白眼,道“怎么?你还不乐意是怎么地?丐帮虽然和百年前相比没落不少,但依旧是中原第一大帮派,单单是这样,就足以让你尊荣无比,你还挑三拣四的,算了,以后看机缘吧!”
“好了,你们两个也是的,好不容易出来散散心,怎么搞的这么不愉快?”穆念慈摇曳着俏丽身姿走了过来,轻笑着看向两人。
经过半个月的缓冲,她已经恢复了不少,虽然还有一些郁结,但已经无碍,虽然此时的她多了一丝英气,但在三人面前,依旧是那个温婉可人的穆念慈。
将穆念慈拉进怀里,大笑道“念慈说的对,如此,我们就抛开一切,只为今朝!”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
在太湖中心,一艘豪华的帆船上面,站着一位面冠如玉的俊俏少年,大约十七八岁年纪,他正是归云山庄少庄主陆冠英。
今天是奉了父亲陆乘风的命令,前来邀请各路豪杰前往归云庄商讨抗金大业,只是没想到刚刚出门,便听到了这么一首诗。
这首诗本是唐代李白所著,但此时吟唱这首诗的人却让陆冠英感受到了一股从未感受过的激丨情和热血,这是一种意境,如此他肯定,在他的不远处,定然有一位高人到来,而抗金大业,最主要的便是邀请各路豪侠。
因此,面对这首诗,陆冠英立刻下达命令,让人调转方向,朝着声音传来的方位驶去。
半个时辰后,陆冠英见到了目标,一艘很小的帆船,估计只能容纳五六个人罢了,但此刻这艘小帆船,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朝着他这边驶来,速度之快绝对超出了他的理解,这就更让他确定了在船上定然有一位高人存在。
“师父,那人是谁啊?”
小船上,黄蓉定眼看着前方不远处的大船,疑惑的看着萧晨,她算是看出来了,什么游历江湖,萧晨这是有目的啊!
穆念慈依旧笑容恬静,郭靖则是一脸疑惑,不过眨眼之间,两艘船已经相遇,中间不过数十米距离。
“传闻太湖群雄领袖陆乘风在太湖创立归云庄,称雄于太湖上下,如今更是欲邀请天下各路豪杰汇聚山庄,共同商讨抗金大业,我想这艘船应该就是归云山庄的船了,只是不知道这次过来的是谁!”
萧晨淡淡的解释了一句,只是这个解释却将黄蓉给吓了一跳,陆乘风?那不是老爹的徒弟嘛?是巧合?还是另外一个人?
但叫陆乘风,又能够称雄太湖的,绝对不会有第二人,所以片刻的功夫,黄蓉便已经确定,这个陆乘风绝对就是她的师兄,想起老爹经常因为思念徒弟而喃喃自语,黄蓉的脸上露出一丝俏皮的笑容,她在想,如果她做主让陆乘风重归桃花岛门下,自家老爹会不会奖励她呢?
“在下归云山庄陆冠英,不知对面是何方高人,还请现身一见!”就在这时,从对面的船上传来了一声轻喝,中气十足的声音却也显示出了对方的实力,让萧晨无语的是,那个枯木大师究竟什么实力?竟然十几年的时间只让陆冠英达到后天一层巅峰?和穆念慈最初的时候差不多!
难怪在原剧中黄老邪看到陆冠英的时候会动怒,不屑于枯木大师这个称呼,甚至直面陆乘风嘲讽,要是他,他估计比黄老邪做的更过。
“散人萧晨,携内人弟子特来拜见陆庄主!”萧晨轻飘飘的吐出一句,声音直接化作了一条直线进入了陆冠英的耳朵。
陆冠英看着周围迷茫的众人,心中顿时大惊,聚音成线,这种能力他听说过,但也只是当年的中神通王重阳勉强能够做到,可对面的人却如此轻而易举,甚至不漏任何一丝声音,足以见得此人的实力就算是比之王重阳,估计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实力低微的他,眼光绝对不低,所以立刻下令众人向着萧晨这边驶来,他要见一见这个人,顺便看看能不能拜对方为师,如果侥幸让对方收入门下,那么他日后成就再差,也不会和现在一样。
一刻钟后,大船之上。
陆冠英一脸疑惑和惊讶的看着面前的萧晨,太年轻了,就算是比他,估计也大不了几岁,而他确定对方无疑就是刚才的高人,这么年轻,却有如此高深的功力,这让他这个天之骄子一下子有些颓唐的感觉。
“在下萧晨,这位是内子穆念慈,这两位是我的徒弟郭靖和黄蓉,今日叨扰少庄主,多有打扰,还请见谅!”
陆冠英看着朝自己拱手的萧晨,顿时吃了一惊,立刻闪开身子,摆手道“萧大侠客气,在下这次本来就是为了邀请各路豪侠汇聚山庄,有什么打扰的?再说,萧大侠实力高深,能来山庄,是我归云庄荣幸!”
萧晨点点头,所以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而陆冠英也存了要结交萧晨的念头,所以立刻亲自给四人安排了房间,都是船上最为豪华的房间,由此可见他对四人的重视程度。
等到四人进入船舱,本来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