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无限穿梭者〗第2部分

的人大声喊道“都干什么呢?有劲儿没地方使了是吧?信不信我把你们都抓紧巡捕房?”
武痴林吓了一跳,连忙跑到李钊的面前,带着一丝谄笑,道“李队长,这里没事,只是一些小矛盾,已经解决了,李队长累了吧?赶紧请坐,今日一切消费都算在我的身上!”
李钊看了一眼四周的人,连续点了几个人,道“你们这些武夫,如果没事儿干的话就找点儿体力活发泄发泄,再给我惹事我一个个都把你们抓起来,赶紧滚蛋!”
叶问眉头一皱,随即松展开来,哭笑不得的看着萧晨,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带着一丝安慰的目光,他是怕萧晨年轻气盛,做出什么不可收拾的事情来,毕竟在中国,自古以来民不与官斗的思想已经深入骨髓。
萧晨倒是没想那么多,只是带着一丝意味深长的目光打量了一下李钊,便不再理会,朝着叶问点头道“师父,你不在家陪师娘,怎么跑这里来了?不怕回去之后师娘让你跪搓板?”
叶问哭笑不得的照着萧晨的额头来了一下,当然,萧晨说话的声音非常低,要不然叶问的脸估计丢完了。
“我来这里见一个朋友,他马上就到,既然你来了,就一起认识一下,对你日后有帮助!”说完,叶问便拉着萧晨朝着二楼的一个房间走去。
萧晨嘴角一抽,周清泉要出世了,不过叶问却放弃了一个日后生活的保障,当然,这也和叶问自小的生活有关,养成了他现在有些不问世事的性格。
在临进房间的时候,萧晨再次回头看了一眼准备离开的李钊,脑子里想着什么时候亲自去拜访一下,日寇留给他的时间越来越短,由不得他不尽快,想起过去白白浪费掉的五年,他的心里充满了苦涩,早知道会发布这样一个任务,他早就开始做准备了,五千点兑换点啊,一部九阳功才三百点,五千点绝对是一大笔财富啊有木有!
等到李钊离开酒楼,萧晨深深地叹了口气,关上房门,专心应付即将到来的周清泉,有了周清泉的财力,日后也是一大助力,由不得他不严肃对待。
ps两更到了,各位,来个推荐收藏可好?评论也来点儿,新人需要你们的支持,拜求中……
第六章坦白形势
周清泉;
人如其名,阳刚中带着一丝清秀,给人一种温泉般的亲和感,总的来说,第一印象还是非常深刻的,尤其是他和叶问之间的感情,更是让当初看电影的萧晨大感吃味,毕竟在二十一世纪的社会里,金钱似乎成了衡量友谊的标准,没钱人人躲着,有钱人人巴着,徒之奈何!
看到周清泉进来,叶问立刻站了起来,拉着萧晨笑道“清泉来了,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徒弟萧晨!”
“听说了!”周清泉满含欣慰的看了一眼萧晨,如同长辈看晚辈一般,声音清淡中带着一丝满意“五年前你收了一个好徒弟,现在都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怎么样?有这么一个徒弟是不是很幸福?”
“又是永成跟你说的吧?呵呵,确实很幸福,对了,你这个时候来佛山做什么?”
“小伙子不错,继续努力!”说完这句,周清泉才坐在了叶问的旁边,道“这段时间到处都在打仗,被服的需求量大大增加,所以我就思虑着想要开一家纺织厂,生产原棉和布匹,相信会有一个不错的受益,这不,到了佛山,就来拜码头了嘛,阿问,有没有兴趣参上一股?”
叶问眉头皱了皱,随即摇头,道“我就不参和这些了,既然你有把握,那就去做,最多我可以借钱给你!”
周清泉似乎早就知道叶问的性子,所以也就不再多言这个话题,而是准备转移方向,和叶问聊聊最近的一些时事!
就在这时,萧晨忽然开口“泉叔,不知道我可不可以入股?”
嗯?叶问和周清泉齐齐被萧晨的话给震了一下,周清泉是不太了解萧晨的经济状况,他最多也就是从张永成的嘴里知道萧晨是一个不错的练武苗子,替叶问挡下了大部分的切磋者,至于别的,还没来得及了解。
而叶问则是惊讶萧晨的举止,在过去的五年里,萧晨虽然并没有做什么生意,但通过一些手段也陆陆续续的积攒了很大一笔家资,这点儿从他可以买地建造庄园就可以看出来,到现在为止,就算是叶问也不知道这个徒弟手上究竟有多少钱。
最主要的是,叶问是比较反感习武的人经商的,毕竟那会耽误大部分的练武时间,有碍于武学进步,这也是他除了家资丰厚之外,拒绝周清泉的另外一个主要原因。
看着叶问的表情,萧晨便知道自己师父究竟在想什么,无奈的朝着叶问打了个眼色,随即看着周清泉道“我可以出资一百万让泉叔投资建厂,不过我要占六成的股份,泉叔放心,除了分红之外,其余的一切管理我都不会插手,所以泉叔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不用顾忌!”
一百万?这个数字再次吓了周清泉一跳,但随即便恢复了平静,他不认为在叶问的面前萧晨会欺骗他,哪怕他的实力已经超出叶问,最主要的是,能够被叶问收为徒弟,而且一教就是五年,所以人品绝对是有保障的。
沉思片刻,他看着萧晨,轻轻摇头,道“一百万太多了,如果是一百万的话,我分你七成股份,剩下的三成留给我就行了,当然,你所说的我全权管理这个不能变,至于其他的,你就瞧好吧!”
“既然泉叔如此有信心,那我就坐等收钱了,好了,生意谈完了,想必泉叔和师父还有一些私密话要讲,我这个后辈就不参和了!”说着,萧晨便准备起身告辞。
只是就在此时,叶问忽然开口“阿晨,你想做什么,师父没理由去阻止,但能否告知为师你投资清泉的纺纱厂究竟是为了什么?”
周清泉也愣了一下,随后双眼微眯,带着一丝看戏的笑容看着萧晨,想要看看这个后辈能够说些什么!
经过五年的相处,萧晨早就了解了自己这个师父,虽然为人大度,谦逊有礼,但对于原则性的东西绝对是属于必须遵循的顽固分子,如果今天他不给出一个合理的理由的话,绝对走不出这个酒楼,甚至因此师徒之间生出间隙都有可能,而这,是他绝对不允许出现的,哪怕这只是一部影视剧中的世界,他只是这个世界的一个匆匆过客!
看着一眼周清泉,想着他和叶问之间的感情,哭笑不得的重新回到了座位,开口解释“师父,你觉得日本对于我们的态度是什么?”
不等叶问和周清泉回答,他便自顾自的继续开口“从最初的倭寇,到近代的甲午,再有更近的九一八事变,这一连串的事情,师父和泉叔能否看出什么?
日本本身为岛国,整个国家可用之土地不足三分之一,但是人口却足足有数千万至多,资源的紧缺是日本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朝鲜已经被占领,东北大部沦陷,伪满洲国建立成为日本傀儡政权,师父,泉叔,你们认为,中日两国之间会发生什么?”
此话一出,叶问只是眉头皱了皱,周清泉却脸色凝重的看着萧晨,道“阿晨的意思是中日之间会有举国战争?”
萧晨站了起来,神色略显激动“没错,日本日前的举动越来越大,已经成为公开的秘密,按照我的推算,日本的全面侵华战争必定会在两年内彻底展开,到时候整个中国必将沦陷为烽火之地,师父,泉叔,你们认为佛山能够幸免否?”
这话说的如此直白,就算是叶问也坐不住了,身为一个武术宗师,一生的愿望就是富国强民,现在突然听到这样的消息,怎么能够不震撼?
当然,震撼之下是浓浓的疑惑,毕竟这种事情关乎两国民生,绝对不会轻易展开,但萧晨说的又是掷地有声,似乎下一刻战争就会来临,一时间,叶问的心态动摇了!
周清泉却是没有丝毫意外之色,反而赞许的看着萧晨,道“阿晨分析的不错,其实这些我也想到了,这也是我为什么要来佛山的原因,毕竟佛山靠近香港,那里是英国人的地盘,就算是日本也不敢肆意妄为,最主要的是,这里有国军将士数万,相信比起其他地方会安全不少!”
萧晨不置可否的摇摇头,道“此战端一开,必定会席卷华夏,佛山的那点儿兵力是靠不住的,想要生存下去,我们必须自救,所以,我投资泉叔的纱厂,不是为了赚多少钱,而是想让泉叔尽可能的扩大规模,严肃纪律,到时候我会抽出时间教导他们咏春拳术,也算是有一个自保的资本。
除此之外,我还准备在近期开设一家武馆,正式收徒,如果有可能的话,我甚至想要成立民团,但这些在战争没有来临之前,根本无法去做,因为那会被扣上一顶军阀的帽子,我现在还戴不起,所以这些只能换一个方法,暗着来!”
叶问神色恍然,这一刻,他的内心仿佛被什么东西重重的敲了一下,眼前的萧晨,竟然让他产生了一种自愧不如的感觉,虽然很奇怪,但却真实存在。
就算是周清泉,也被萧晨的设想给吓了一跳,随后便是一阵感慨“阿晨有如此心胸,可谓英雄少年!”
第七章金山找
佛山为武术之乡,从广东十虎中的黄麒英,以及后来的黄飞鸿到此落户,发扬传统国术开始,整个佛山的尚武精神可谓满值。
北方拳师金山找,自山东而下,来到佛山,挑战各大武馆师傅,每战每胜,一时心高气傲,在听说叶问之名之后便匆匆朝着叶家庄园赶去,想要一战成名,开馆授徒,混饱肚子的同时成就一代宗师。
听着外面的议论,正在叶家练武的萧晨长长的松了口气,总算是来了,他很看重金山找,这个人不但重义气,而且还是个不折不扣的莽夫,日后绝对是最好控制的人,成为他的左膀右臂不用怀疑,最主要的是,从电影里萧晨看得出来,这家伙似乎有种天然的魅力,当**都能有一大堆小弟的支持,不得不说这家伙魅力爆棚。
收服金山找之后,他就准备鼓动武痴林将酒楼卖掉,然后想办法将李钊拉到自己的阵营,等李钊成为日本三浦的翻译之后,更能够助他们里应外合。
因为他的到来,叶问并没有在酒楼当中给李钊下马威,也没有让李钊看到武术的力量,所以他对于叶问并没有多少惧意,这次事情闹得有点儿大,他不得不过来担任裁判,一路上嚷嚷的声音最大,饶是距离还隔着老远,萧晨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坐在院子里喝茶的叶问眉头一皱,萧晨那日的坦白,导致他这几日心情都不怎么好,因为他忽然发现,他一身的武术,在这个大时代里,竟然帮不了自己徒弟多少忙,这不得不让他检讨自己以往的作为,究竟是否真的做到了学以致用。
金山找的到来,让他的烦闷更进一步,起身道“阿晨,这个人交给你了,我去后面看看你师娘做好饭菜没有!”
叶问的心绪,萧晨可谓了如指掌,轻笑着点点头,他可不认为叶问没用,到时候叶问绝对会是最大助力,毕竟叶问数十年的声望在那里摆着,到了佛山,谁不说一声叶师傅的好?只要叶问登高一呼,必定应者云集,这对于他日后的部署至关重要。
只是现在还需要处理好眼前的事情,所以他也没有多做解释,静静的坐在摇椅上,等待着金山找的到来。
片刻之后,外面的人群蜂拥而至,一个是连续打败佛山数家武馆师傅的北方高手,一个是公认的佛山第一高手,如此盛大的比武场面,怎能不吸引人们的眼球?
看着外面咋咋呼呼的人群,萧晨看了一眼管家,道“叶叔,去把门打开吧,免得等会儿这些人弄坏了东西!”
管家笑着点点头,走到门口拉开门闩,朝着外面的人拱了拱手,道“各位,既然来了,就请保持肃静。”
此话一出,所有人立刻闭上了嘴,一时间,安静的气氛弥漫开来,金山找是由樊少皇饰演,此刻看着熟悉的面孔,萧晨露出了一丝精光,起身走到金山找的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微微额首,道“不错!”
“你是叶问?”金山找毕竟不认识叶问,虽然萧晨很年轻,但看刚才管家的举动,自然而然的便将萧晨当成了叶问。
被萧晨打败的廖师傅此时站了出来,道“这位是萧师傅,叶问师父的高足!”
一听不是叶问,金山找立马抓瞎,一把推开廖师傅,等着萧晨,粗犷的声音响起“你不是叶问在这里装什么大头蒜,赶紧让叶问出来,要不然一会儿把你打坏了可别怪爷爷不讲道理!”
土匪行径,萧晨的眉头微皱,暗道这个金山找不识好歹,冷哼一声转身走了三步,道“既然你那么厉害,就让我来领教一下北方拳师的实力!”
“小子,你作死啊?赶紧让叶问出来,要不然不客气了啊!”金山找咋咋呼呼,显然非常气愤,丫丫的,竟然被一个黄毛小子被挑衅了,这传出去算什么玩意儿?
萧晨可不管那些,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道“只要你打败了我,也就打败了我师父,好了,废话别那么多,要打就打,咋咋呼呼的算个什么玩意儿!”
“哇呀呀,你个混蛋,既然你找死,那就别怪爷爷不客气了!”金山找彻底毛了,呼呼咋咋的摆起手势便冲了过去,他才不会去管萧晨是不是后辈呢!
看到金山找的攻击,萧晨嘴角一挑,暗劲巅峰,比廖师傅高了一个小境界,怪不得,照现在这种情况看来,整个佛山估计也就叶问一个化劲高手了,不过这也没什么可奇怪的,毕竟按照现在武学境界的划分,化劲可谓是巅峰高手了,如果巅峰高手满地走,那算什么?
整整隔着一个大境界的萧晨应付金山找,绝对要比电影里面叶问应付金山找轻松的多,毕竟电影里面的叶问没有萧晨这么妖孽的徒弟,估计他和金山找比武的时候,撑死也就刚刚进入化劲中期!
砰~金山找的拳头被萧晨轻轻松松的接了下来,往下一带,随即一挑,整个人在瞬间欺身而上,一拳打出,轰的一声金山找直接倒退五六步才堪堪站稳脚跟,卸掉那股那他几乎不能呼吸的巨力!
硬生生的承受了萧晨一拳,金山找也收起了自己的努力,认真的打量着面前的萧晨,高手,一个不可战胜的高手,两人的差距太大了,这让他哭笑不得,内心更是充满无奈,没想到信心满满的来到佛山,本以为能够打出一片天下,竟然在一个毛小子手里栽了。
只是,此刻萧晨的惊讶不比他少多少,轻咦了一声,道“没想到你的外家横练功夫不错嘛,竟然能够抵抗住我八成劲道,不错!”
如同长辈教训后辈一般的口吻,听起来别扭了点儿,但却没人笑出来,当然,那些纯粹看金山找笑话的人不算在内。
在传统文化里,向来有学无先后、达者为师的观念,所以尽管心中很不服气,但金山找也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朝着萧晨抱了抱拳,瓮声道“我打不过你,认栽了,我马上就带人离开佛山!”
“哦~”顿时一阵欢呼声响起,萧晨的胜利唤醒了这群人内心的自豪感,才开始的憋屈一去不返,大声庆贺着这场胜利,就连李钊也微不可查的露出了一丝笑容,不管怎么说,现在的他都是一个佛山人。
萧晨看着想要离开的金山找,轻声道“等一下,金山找,你想不想在佛山立足?”
ps二更到了,各位,推荐票为零蛋,这个成绩很让人蛋疼啊有木有?收藏推荐不分家的好不好?拜托了~~~拱手卖萌中……
第八章收服
武痴林酒楼;
萧晨和金山找坐在一间包房内,桌子上摆着两碟小菜和一壶温酒,简单中却带着一丝诙谐,毕竟金山找的形象实在是不适合这种情形。
“你刚才说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过了片刻之后,还是金山找率先开口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寂静,作为一个纯粹的武夫,他实在受不了文人那一套磨磨唧唧的所谓高雅,如果不是面前这个人他打不过的话,估计都会因为这些和萧晨拳脚相向。
萧晨轻抿一口清酒,淡然一笑道“也没什么意思,我知道你带着一帮兄弟从北方千里迢迢的过来就是为了混口饭吃,今天虽然你我比武的结果让你颜面扫地,但你的实力还是非常不错的,刚好我准备在佛山开一家武馆,想请你过来做拳师,有没有兴趣?”
“你觉得我是那种屈于人下的人?”金山找尽管明知不是对手,但还是忍不住跳了起来,太欺负人了吧?
萧晨摆摆手,示意金山找坐下,道“你先别着急,我问你,你为什么好好地家乡不呆着,反而来到广东这偏远之地呢?”
金山找顿时泄气,瓮声瓮气的回应“还能是什么?还不是那群狗日的小鬼子霸占了我们的家乡,要不然你以为我们愿意背井离乡?”
萧晨嘴角一挑,起身拍了拍金山找的肩膀,道“这就对了,小鬼子可恨,你知道,我知道,整个中国的人民都知道,再过不久,小鬼子就会正式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到时候佛山也不可避免的沦为战火之地。
就算你今天赢了,到时候小鬼子来了,你准备怎么办?接着跑?”
“你到底什么意思?”金山找迷惑了。
对于金山找的反应,萧晨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到目前为止,中华人民还没有彻底意识到小鬼子的可恨之处,当然,东北三省除外,对于中华人民来说,只要不是实在过不下去,根本不会在乎究竟被什么人管理,经过两百多年的满清奴役之后,华夏之魂已经磨灭的寥寥无几。
尽管现在有无数的仁人志士在前仆后继,但想要唤醒已经被深埋两百多年的热血骨气,还要等数年之久。
所以,在这个时候,很大一部分中国人都没有反抗的意思,尤其是随着国军的节节败退,甚至大部分人的心里都产生了小鬼子不可战胜的心理,反抗?找死咩?
“我想要为华夏,为佛山做点儿事情,我不仅仅要开馆授徒,还要组建民团,招收有志青年组成防卫队,到时候进行反抗,尽管不知道到底能不能胜利,但我还是想去试试,因为我不想沦为亡国奴!”
说到这里,萧晨的语气有些沉重,忽然,他的语气一变,盯着金山找的眼睛沉声道“你也是习武之人,难道真的只想混吃等死吗?山东向来是英雄的集中地,你金山找还有没有祖辈之风?”
金山找猛地拍了一把桌子站了起来,朝着萧晨吼道“你他奶奶的别激我,我知道自己什么货色,虽然我是莽夫,但也不是你能侮辱的,不就是和小鬼子对着干吗,我怕个毛,只要你说的是真的,老子这条命卖给你了。”
莽夫都是容易冲动的,金山找也不例外,不过这一次虽然他知道自己中了萧晨的阴谋诡计,但却没有任何后悔的心思,家乡被鬼子占领,父老乡亲死伤无数,他早就憋了一肚子气,要不是和那群军队实在合不来的话,他也不会千里迢迢的来到广州混饭吃。
虽说萧晨的年龄小了不少,可他的本事比自己大多了,而且看起来就是那种脑袋瓜子好使的人,所以让萧晨领导,金山找也没有什么不能接受,仅仅是在心底给自己简单的安慰了几句,便心安理得的坐了下去,开始大口喝酒。
就在这时,房门忽然被推开,武痴林从外面端着一壶酒和三个菜走了进来,将酒菜放好之后,在萧晨目瞪口呆中一下跪了下去,道“萧师傅,武痴林恳求拜师,请萧师傅收我为徒!”
轻呼一口浊气,萧晨重新坐了回去,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道“我知道你喜欢练武,我也不会吝啬教你,不过拜师就不用了吧?”
武痴林似乎早就知道萧晨会这么说,直接开口“以前我虽然喜欢练武,但最多的愿望还是希望能够练成之后显摆风头,所以叶师傅一直不肯收我为徒,但刚刚萧师傅的一番话,让我重新确定了自己的目标,我想要为佛山做一些事情,而萧师傅不仅仅有绝强武艺,还有高尚胸怀,日后武痴林必定需要多方请教学习,因此不拜师不行,所以恳求萧师傅收下!”
金山找哈哈一笑,对着萧晨道“萧师傅,我承认你武学不错,但性子太软了,如果你就这样的话,我很怀疑你能否做到你所说的那些,练武之人干脆利索,哪来那么多啰啰嗦嗦的话?收就收,不收就不收,无非是一个字两个字的关系,非得弄那么复杂,怎么?显示你有学问?”
噗嗤~萧晨被金山找说的哭笑不得,但回过头想想,确实如此,虽然他在现实世界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丝,宅男,但在这个世界待了五年,心态却没有丝毫变化,做事依旧小心翼翼,没有一点儿强者心态,这非常不好。
略显感慨的看了一眼金山找,道“没想到我还没有你理解的透彻,没错,我们练武之人一切仅凭心中喜好行事,哪来那么多啰啰嗦嗦的废话!”
说着,他转过身子坐正,道“武痴林,既然你有心学武,那我也不会拒你于门外,磕头行礼吧!”
武痴林心中大喜,虽然这样一来他就成了叶问的徒孙,但萧晨的实力超出叶问这在佛山已经不是秘密,所以心中并没有什么障碍,反而对日后能够有系统的学习武学感到激动异常,所以,他丝毫不犹豫的磕了三个响头。
金山找则趁着这个机会倒了一杯酒递给了武痴林,武痴林感激的笑了笑,举着酒杯道“师父请喝酒!”
萧晨接过,一口干掉之后笑道“人家都是拜师茶,没想到到了我这里却成了酒,好了,武痴林,从今天开始,你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将酒楼盘出去,然后帮为师找一处面积大的院落,用以开设武馆!”
“是,师父,我马上就去办!”拜师之后,武痴林明显年轻了不少,直接从地上跳了起来,急匆匆的跑了出去,看着毛毛躁躁的武痴林,萧晨有些无奈的朝着金山找耸耸肩。
而此刻,在佛山市警局一间不大的办公室里,李钊靠着椅子抽着劣质香烟,这是属下孝敬的,他本身不抽烟,但今天看了萧晨和金山找的比武之后,他的心情格外烦闷,所以没有拒绝属下的讨好。
片刻之后,他一把掐灭香烟,抓起帽子走了出去……
ps三天了,竟然一张推荐都木有?你们要闹哪般?不要钱啊各位大哥,随手点击一下的事情,给一张好嘛?凡是投票收藏的,天天美女帅哥陪着,**桃花伴着,天天买彩票中奖,一百万以下的不要……呜呜~给一张吧……
第九章李钊拜师
收服了金山找,萧晨的心情不错,在帮助他和他的一票兄弟找了一个居住的院子之后,他直接留给金山找一笔钱便回到了叶家庄园。
“事情解决了?”刚刚走进客厅,叶问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张永成带着一丝温和慈爱的目光看着他,小叶准依旧在玩自己的玩具车,丝毫没有习武的念头。
微微额首,道“解决了,过段时间武馆就会开张,到时候还要请师父过去坐镇一下才行!”
对此叶问倒是没有反对,毕竟萧晨开武馆也是传播咏春拳,这和他的观念很契合,没道理反对,最主要的是,萧晨是他到目前为止唯一的徒弟,几年来他一直将萧晨当成自己的儿子培养,给自家儿子撑场面,并不过分。
不过他还是习惯性的开口询问“我到现在都没弄明白,既然你准备来个全民抗日,开武馆到底有多大作用?还有……”
说到这里,叶问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是做了什么重大决定一样开口“还有就是,你觉得我能做什么?”
萧晨一直都知道叶问这段时间的心病,听到叶问亲口询问,他也没有继续隐瞒下去,开口回应“是这样的,师父在佛山的声望很足,堪比市长,我现在开始办武馆,等到几个月后必定能出成绩,到时候就需要师父你来登高一呼了,相信借助你的声望,到时候武馆必定生意爆棚,聚集财富是一方面,最主要的是能够做到全民习武。
这样一来,到时候最少不会坐着等死,而这几个月里我会培养一百到三百左右的人员,然后从佛山青壮当中挑选出一部分来组建卫队,由这批人进行传授,不要求他们多厉害,但最少要有最基本的能力,除此之外,还需要一大部分人进行佛山市的地道挖掘,而这些,都离不开师父。
当然,如果师父不介意的话,我倒是希望师父有空闲的时候可以去亲自指导一下,这样做虽然不会有太大的效果,但对于民心士气是非常重要的。”
听到萧晨的解释,叶问的心结一下子解开了,虽然依旧没有萧晨的作用大,但最少不是废人一个,只要有事做就行。
不过他还是习惯性的看了看张永成,张永成尽管不喜欢叶问练武,但对于大是大非还是很清楚的,她微笑着点点头,道“阿晨说的不错,在这个时候,你身为男人,更是佛山人人敬仰的一代宗师,就更要担负起身为宗师的责任,我去做饭,你们商量一下细节吧!”
只是就在张永成刚刚离开,管家便走了进来,道“少爷,萧少爷,外面李队长来了,说有事要和萧少爷商量,似乎挺急的!”
萧晨愣了一下,随后朝着叶问点了点头,叶问无奈的摆摆手,起身朝着后面走去,应该是去帮张永成的忙。
找了个位置坐下,管家也带着李钊走了进来,刚刚进屋,李钊便迫不及待的开口道“萧师傅,我想习武!”
上钩了,这是李钊说出这句话之后萧晨的第一个念头,自然而然,毕竟他谋划李钊投诚已经想了很多方法,包括在最短时间击败金山找都属于其中的一环。
“习武不是问题,但我为什么要教你?”既然李钊亲自登门,那就说明他想的已经非常清楚,所以萧晨也必须拿出一点风范,否则岂不是让人看轻?
李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虽然我以前有很多地方看不起武夫,可萧师傅和叶师傅却是我佩服的人,你们的武学让我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这几日一直心绪不宁,所以我希望萧师傅能够不计前嫌,收我为徒,要说什么理由……”
话音到这,李钊仔细的想了想,咬着牙道“我没什么大理想,只是想要在这个世道里守护我自己在意的人,请萧师傅成全!”
萧晨早就知道李钊的为人,从电影里,从这些年的接触当中,对于李钊的印象已经很立体,所以他不怀疑李钊的话,但他却不能收李钊为徒,因为李钊将来是必须打入敌人内部打探消息的关键人物,一旦双方确定师徒关系,那么他也就没有那么大的价值。
当然,这不是说萧晨市侩,而是情势如此,由不得他不这样去想,所以,李钊的问题让他陷入了沉思之中。
李钊也不催促,就这么静静的等着,只是他不停搓着衣角的双手却清晰的显示着他此时内心的紧张。
过了许久,萧晨还是开口说道“李钊,不得不说,你是个人物,够隐忍,够坚韧,够疯狂,也够执着,虽然我很想收你为徒,但我却不能那么做,因为再过几年,我需要你去做一件几乎有死无生的事情,这件事情成了,你会流芳千古,一旦失败,你就只能遗臭万年,当然,不管如何,我都会教你武术。”
李钊被萧晨的话震了一下,略带紧张的问道“我能不能知道是什么事情?”
也没什么可隐瞒的,萧晨相信李钊不会出卖他,所以他直接开口解释“最多再过两年,日寇将会彻底发动侵华战争……”
将事情大致解释了一下之后,他接着说道“等到佛山沦陷,我希望你能够化身汉奸,到日本军官的身边做翻译,随时为我们传递日军情报,你放心,为了保证你的安全,我会将全身武学尽数传授于你,至于能学多少,就看你的悟性和资质,但不管怎么样,都会让你有足够的实力自保!”
起初的时候,李钊很震惊,也很忐忑,当然,最多的还是害怕,日本人是什么德行,他早就一清二楚,给那群王八羔子做卧底,说实话,他没多大信心能活下来,诚如萧晨所说,九死一生。
但经过片刻挣扎之后,他还是重重的点头道“好,萧师傅,我答应你,到时候我一定按照你说的去做,不过我希望萧师傅到时候能够保住我的家人!”
“这没问题!”
李钊心中放松了下来,但他还是朝着萧晨躬身道“不过我还是想萧师傅能够收我为徒,放心,我李钊知道轻重,在外面我不会将我们的关系说出去,而且在一些时候,我还会制造出一些摩擦出来,诱导世人目光。”
萧晨双眼一亮,这个李钊果然是个人物,想起金山找的话,他笑着点点头,道“既然如此的话,你就拜师吧,为了保密起见,我也只能给你一个简单的仪式,日后等赶走了小鬼子,我一定堂堂正正的将你收入门下!”
“无妨,弟子李钊,见过师父!”能够拜师已经是幸运,所以李钊根本没计较那么多,在萧晨的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他便直接跪了下去……
第十章发展(上)
有了李钊的加入,萧晨的计划进行的更加顺利。
他先通过李钊在自己庄园的周围买下了足足三百多顷的房屋,几乎涵盖了整个佛山的贫民窟。
另一方面则通过金山找将整个佛山的地痞**全部集中了起来,开始进行初步训练,这些人往日里横行街里,身体素质都还可以,没指望他们能够成为武术高手,但必须掌握简单的杀人技巧,而且这些人将来都会成为最重要的因素。
武痴林因为常年居住在佛山,所以城内的关系比较硬朗,三天内便找到了一家规模比较大的武馆买下,并且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萧晨要开馆授武的消息传播了出去,一时间佛山沸腾了起来。
尽管现在萧晨的声望和叶问的没法相提并论,可他先是打败廖师傅,又挫败嚣张一时的金山找,早就成了佛山人民心目中仅次于叶问的超级高手,他要收徒,简直就是趋之若鹜,用宋丹丹的一句话说就是鞭炮齐鸣,锣鼓喧天,人山人海。
一九三五年六月初三,宜动土、开业、嫁娶。
这一天,佛山中街的咏春拳馆正式开业,当天报名人数超过千人,在萧晨的亲自把关下,录取了超过一百五十人,大大超出他的预料,因为按照他的计划,后面还有两天的招生时间,看今天的规模,三百人已经远远不能满足,估计要扩大规模才行。
但这样一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