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无限穿梭者〗第21部分

求。
随后赶来的黄老邪等人,和突然窜出来的洪七公看着这幅景象,洪七公直接嘀咕道:“这个晨小子,功夫又进步了,唉,人比人,气死人啊!”
欧阳锋此刻同样看到了这里的现象,虽然他承认萧晨的武功高强,可却单纯的认为萧晨这是在装x,纯粹的浪费真气,只是想要保持自己的高人形象,待他等会儿将萧晨大落水中,定然让他在黄老邪的面前丢尽颜面。
按说以西毒纵横江湖数十年的经验,根本不应该犯这种低级错误,但今天他确实被萧晨弄得怒火滔天,试想从二十年前的华山论剑之后,他什么时候受到过今天这种侮辱?哪个人见了他不是战战兢兢?
就算是同为五绝的其他三个,也不愿意轻易的得罪他,因为他最厉害的不单单是武功,还有一手别人如何都比不了的毒门绝技,杀人无形无影。
看着欧阳锋的表情,萧晨随手一招,海面的水顿时沸腾了起来,突然,水面窜出一条细流,稳稳地落在他的手中,随着九阳真气缓缓渗出,这条细流竟然从中断裂,而留在他手中的则慢慢凝实,形成一把长剑,最后,他猛地一震手臂,水流形成的长剑竟然锵的发出一声金属音。
“这……”岸边,黄老邪的双眼顿时瞪直,其余的人也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凝水成剑,这是什么武功?
其实萧晨这是取了个巧,在进入先天初期巅峰之后,他的真气便可以直接凝聚成三尺长剑,用以攻击。
不过为了……唔……装x,是的,就是装x,好不容易今天五绝中的三绝齐聚在这里,他要是不好好的装一把,那岂不是太对不起自己?
最主要的是,经过今天这一幕,相信他的名字必然会传遍大江南北,经历一个世界,留下一段传奇,这可是他一直都在做的,不管是前面的叶问,还是生化危机。
毕竟在得到系统之前,他就是一个单纯的穷**丝,渴望成名,渴望万人敬仰,这本就是无可厚非的事情,所以,在得到系统之后,他便一直这样做,只是为了满足自己内心的一点点虚荣。
而且,对于这种小虚荣,他从不排斥,就像感情一样,随心所欲,这才是他一路追求的生活。
直到此刻,对面的欧阳锋总算是正视起了自己的对手,蛇头杖收回胸前,满脸凝重的看着萧晨,由刚才的攻击形态,转变成了现在的防守形态。
看着欧阳锋的转变,萧晨淡然一笑,道:“老毒物,说实话,我今天是过来给我徒弟下聘求亲的,如果你认输的话,我必然不会追究,只希望你赶紧带着你那个花花公子的侄子离开桃花岛,要不然,我一时间做错了什么事情,可不会负责后果!”
欧阳锋心中一怒,丫丫的,你厉害,我承认,可想让我认输,你脑子被门夹了吗?想当年,就算是面对着王重阳,他都没有认怂,更何况是今天?再说,今天可还有两个和他齐名的人在这里,如果这个时候认输,让那两个人怎么看?他可不想日后被黄老邪和洪七公一直嘲讽着生活。
“你的废话太多了!”越想越怒的欧阳锋见萧晨还有继续说下去的趋势,立刻挥舞着手中的蛇头杖朝着萧晨打了过去,因为真气泄露的缘故,一路过去,两边的水面砰砰乱响,爆炸声携带着数米高的浪花此起彼伏。
萧晨轻松一笑,踏着水面迎着欧阳锋杀了过去,凌波微步施展,九阳真气连绵不绝,在大海的衬托下,他整个人说不出的潇洒飘逸。
岸边,穆念慈看着水中的夫君,双眼中始终带着温柔的目光,在她的内心,不管萧晨有多厉害,或者是多么普通,都是她的夫君,夫字大过天,萧晨就是她的天,只是,在此刻她的嘴角却依然露出了一丝自豪的弧度。
黄蓉更是紧紧的抱着穆念慈的手臂,满眼红心的说道:“师父好厉害哦~”
说完,她又看向旁边的郭靖,嘟嘟嘴,掐了他一下,道:“以后你要好好练功,要是你达不到师父那个程度,我就……我就一辈子不理你,哼~”
郭靖顿时无语,好嘛,他也想和萧晨那样好吧,但咱不是笨嘛,但他却没有摇头拒绝,而是想了一会儿,认真的点头答应,没错,咱是笨了点,可咱能努力修炼不是?他已经决定,待会儿回去就开始修炼……
同时,黄药师走到洪七公的身边,道:“七兄,没想到你也来了,不过正好,如果错过了这场比武,那真可谓人生一大憾事,不过欧阳兄的武功和萧兄弟相差太大,他们之间估计很快便能分出胜负。”
洪七公不置可否的看了一眼黄药师,便继续盯着海面,道:“老毒物的心思已经乱了,我敢断定,绝对不会超过十招,晨小子绝对能将他打飞出去!”
至于欧阳克,此刻已经完全傻眼了,他行走江湖,靠的就是白驼山庄和欧阳锋的名声才能够混的风生水起,在他的认知里,他的叔叔是天底下最厉害的人之一,但没想到,今天竟然会发生这种事情,本来十拿九稳的婚事,现在看来已经彻底告吹。
此刻,海面上,萧晨已经和欧阳锋正面相遇,面对着欧阳锋用尽十成功力砸过来的蛇头杖,萧晨只是抬起剑尖,在蛇头杖上面轻轻点了一下,两者之间便登时爆发出一声不亚于c4爆炸的声音,一道冲天的水柱从两人四周暴起。
在剑尖触碰到蛇头杖的时候,欧阳锋便突然感觉到一股强悍的真气爆发而出,不仅将他的攻击阻挡,还有一股真气竟然顺着他的蛇头杖朝着他的双手攻击了过来,无奈之下,他只好强运真气,将蛇头杖上面的真气抵抗掉。
不过因为他的强行运气,导致他在第一回合的交锋中便落入了下层,身体受了轻微内伤。
收起水剑,挽了个剑花,一道真气瞬间从剑尖透射而出,径直没入了蛇头杖顶端的细孔里面,噗噗噗嗤两声闷响,两条细小的青色毒蛇直接从里面窜了出来,然后被剑气切割成好几段落入水中,染红了这片水面。
倒退数米,萧晨看着对面略显狼狈的欧阳锋,右手一散,长剑顿时化作水滴跌落水中,随后道:“老毒物,想必你早就见识过老叫花子的降龙掌法,今日也来领教一下我的降龙掌法,看看究竟孰强孰弱!”
语落,他的双手猛然朝前一推,刹那间海面突然沸腾了起来,九阳真气配合着至刚至阳的降龙十八掌,散发出一股灼热的气温,几乎要将海面的水蒸发掉。
呼吸之后,窜出来的真气陡然昂首,分成了一十八条金色巨龙有,从各个方位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朝着欧阳锋轰击了过去。
虽然这次只有十八条真气巨龙,但这却是萧晨将一百零八条巨龙硬生生的凝实了起来形成的,威力不但没有减小,反而因为更加凝实的缘故变得更加强大,所以,本来没有准备取欧阳锋性命的萧晨,只是简单的使用了六成功力,就算这样,欧阳锋如果硬扛下来的话,也会受到重创。
岸边,看着萧晨再次用出降龙掌法,黄老邪一脸疑惑的看着洪七公道:“萧兄弟的降龙掌是和谁学的?你应该知道吧?”
洪七公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瞪了黄药师一眼,道:“他祖宗是我丐帮百多年前的帮主,所以算得上是家传的!”
无怪乎洪七公这么生气,降龙掌法本来是丐帮的绝技,但现在突然冒出一个百多年前的帮主后人,使出来的掌法威力比他的还要厉害的多,他怎么可能不吃味?
而黄药师则有些惊讶的看着萧晨,随后恍然的点了点头,作为五绝之一,他自然是听说过百多年前的南慕容和北乔峰的,只是没想到萧峰的后人竟然在如此年纪,便达到如此高度,天资妖孽似乎也不足以形容。
与此同时,海面上,随着真气巨龙在欧阳锋的周围形成包围圈,欧阳锋顿时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危机,不由自主的朝着水面下冲了进去,在真气的作用下直接窜出数十米的深度,而在他缓气的时候,真气巨龙猛然窜进水面十余米处爆炸开来,巨大的冲击波直接将他从水底甩了出来,远远地倒飞出去,一口鲜血喷出,胜负已分……
第二十八章老顽童
欧阳锋败了,比所有人想象的都要快,仅仅只是交手三个回合,这位纵横江湖数十年的五绝之一的人物,便输给了萧晨这位后起之秀,这可以说是一个极大地讽刺,当然,也可以说萧晨的出现,给东邪他们都敲响了一个警钟。
虽然他们已经是江湖顶级高手,数十年来一直横行天下,早就忘记了最初时激流勇进的激丨情澎湃,一直以来都在争华山论剑的天下第一,但萧晨突然冒出来告诉他们,他们争夺的那个所谓的天下第一,简直就是笑掉大牙的东西,在这个江湖上,不知道隐藏了多少老怪物般的存在。
……
当天晚上,萧晨在穆念慈睡着之后,便独自一人来到桃花岛后山,盘膝坐了下来,双目扫视着整个桃花岛,感知也被他全面释放开来,他可一直都没有忘记,这次到桃花岛的主要目的可是老顽童手里的九阴真经。
虽然说后半部在郭靖的手里,可在黄药师骗取老顽童之前,老顽童已经将整部九阴真经全部记了下来,只不过一直以来他都没有修炼而已。
片刻之后,他的双眼一亮,身影陡然而起,眨眼之间已经消失在夜幕当中,片刻之后,他的身影稳稳地落在了一个山洞前面。
而此刻,一道悠扬的歌声从山洞中传出“四张机,鸳鸯织就欲双飞,可怜未老头先白……”
听到这首诗歌,萧晨突然笑了,老顽童看起来疯疯癫癫,似乎像是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而且一直到现在都在躲着瑛姑,可谁又知道,在他的内心,一直都存在着瑛姑的影子?为了瑛姑,他终身未娶,虽然这其中有王重阳的缘故,可自从王重阳去世之后,他已经基本上脱离了全真教,想要娶亲,轻而易举。
就算是后来躲避瑛姑,也只是单纯的因为他觉得自己对不起段皇爷罢了,对于瑛姑,他说不上爱的死去活来,但绝对刻骨铭心。
“咳咳~”待到歌声散去,萧晨才咳嗽了两声,迈步走进了山洞,山洞不大,只有一条一米五左右的通道,里面则是一片面积约百余平米的空间,这片空间被老顽童设置成了三个隔间,虽然相连,但却井然有序,可见老顽童平日里也是一个细心爱干净的人。
“你是谁?”看着突然闯进来的萧晨,老顽童猛地跳了起来,落在萧晨的面前,神色微微有些难看。
毕竟萧晨出现的时间太过巧合,而四张机这首诗歌,又是他心底最大的秘密,就算是一起生活了十几年的黄蓉都不知道,现在突然被一个外人听到,他不急才怪,哪怕他的性子就算生气也有点儿萌的赶脚。
萧晨这时才上下打量了一下老顽童,唔~满头白发,一张瓜子脸,没错,就是一张典型的瓜子脸,眉毛很长,顺着眼角耷拉下来,和下巴的胡子几乎持平,多少有点儿白眉道长的味道。
大约一米七的个头在萧晨面前显得矮了些,最主要的是,此刻萧晨在老顽童的身上,竟然没有发现丝毫的真气流动,这种情况让他大吃一惊,要知道,在他的面前,哪怕是先天高手,他也能清晰捕捉到对方境界,更遑论老顽童?
没有修炼九阴真经的老顽童,实力比之五绝尚且差上一筹,最多也就后天九层巅峰而已,但此刻萧晨确实是没有发现老顽童的境界。
不过,一直到现在,萧晨都有些不解,按照射雕的时间排序,上次华山论剑应该是在十九年前,而华山论剑之前的大致一年到三年左右,王重阳带着老顽童去大理拜见段皇爷,而那个时候,老顽童的年纪应该不会超过三十岁,甚至二十五岁都够呛。
可是,仅仅过去二十年左右,正处于中年时期的老顽童,却已经头发胡子花白一片,看起来完全就是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家伙,这似乎是怎么都对不上号。
其实不仅仅是老顽童,其他四绝都一样,就像黄老邪,冯蘅死的时候他最多三十岁,而今年黄蓉十六岁,也就是说,黄老邪今年最多四十五六岁,可看起来同样超过六十岁,怎么算都不合理。
也不知道是金大大搞错了什么,还是拍电视剧的人弄错了什么,总之,萧晨的心底总觉得有些别扭。
(这个问题方块也挺疑惑的,求各位大大解释……)
“我叫萧晨,今天刚刚到桃花岛,主要是为了给我那个不争气的徒弟向黄老邪提亲,听闻王重阳的师弟周伯通被困桃花岛二十年,所以特地过来看看,希望没有打扰到你!”不管心中有再多疑惑,该做的还是要做,在回神之后,萧晨便朝着老顽童微微拱手,带着淡然的笑容回应道。
嗯?老顽童愣了一下,随后道“那你刚才听到什么没有?”
萧晨错愕的看着老顽童,紧跟着反应过来,哭笑不得的看着这位年纪超过五十岁的老小孩,道“听到了,四张机……”
“不许说!”老顽童一把捂住了萧晨的嘴,朝着洞口处看了看,道“听到了也不许说出去,听到没有?要不然老顽童杀了你,嗯,就是抹脖子……”
看着老顽童略显孩子般的动作,萧晨乐了,点点头道“我明白的,放心吧,这是你和我之间的秘密!”
老顽童松了口气,突然兴致大增的看着萧晨,毕竟二十年没有见过外人了,突然来了个年轻小伙子,他能不开心嘛?
“晨小子,你说你是带徒弟来跟黄老邪提亲的?那黄老邪没有为难你?”相较于其他,老顽童明显对这个问题更感兴趣,要说这个世界上谁对黄老邪最了解,可以说除了死去的冯蘅之外,就是老顽童了,哪怕是黄蓉都有所不及。
所以,此刻看着完好无损的萧晨,老顽童要是没兴趣才怪。
萧晨的表情显得很是无奈,不过他还是回应道“他没有为难我,照我看,黄老邪这个人还是很不错的。”
“放屁!”老顽童见萧晨给黄老邪说好话,登时跳了起来,大声道“黄老邪还不错是什么意思?我告诉你,他就是个大骗子,无赖,混蛋,要不是老顽童我打不过他,我早就把他咔嚓了!”
……
看着因为当年九阴真经被骗,而对黄老邪充满怨念的老顽童,萧晨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对于这种人,说实话,萧晨还真没什么经验,原著中郭靖能够得到老顽童的认可,是因为他够笨,够老实。
“好吧,暂时我们先不谈论黄老邪,我今天过来是有事情要找你商量的!”萧晨无奈之下,打断了老顽童。
一说有事商量,老顽童的神色瞬间紧张了起来,一脸戒备的看着萧晨,道“你是不是看上了我手里的九阴真经?我告诉你,没门!”
萧晨微微耸肩,在老顽童戒备的目光中走到一块突出的石块上坐了下来,道“老顽童,我知道你将九阴真经视作禁脔,可你要知道,当初黄裳创出九阴真经,是为了将自己的武学流传下去,如果你再这么护着,早晚有一天九阴真经会彻底失传,你难道想让黄裳在九泉之下也不安生?”
老顽童愣了一下,急的抓耳挠腮,在他看来,萧晨说的没错,类似于九阴真经这种顶级武功,就应该流传下去,而不是断绝失传,可是他又答应过王重阳,绝对不将九阴真经说出去,这让他很是纠结,毕竟不管他怎么做,都会得罪两个死人。
最主要的是,老顽童除了害怕蛇之外,最怕的就是鬼怪之类的东西,他还真怕那个黄裳突然从坟墓里窜出来找他晦气,这就更让他纠结,一张脸直接被萧晨的一句话给呛得通红无比。
萧晨看着有戏,立刻趁热打铁,道“我知道你答应了你师兄,不将九阴真经说出去,可你也要知道一点,你师兄之所以那么做,只是单纯的为了避免江湖再起纷争,只要九阴真经的秘密你不说出去,我不说出去,谁知道?”
老顽童气的一屁股坐在了萧晨的对面,盯着他看了许久,最后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好吧,我答应你,但在这之前,你必须和我打一架,打赢了,我才能告诉你,因为那样的话我就成了迫不得已,师兄才不会怪罪我,而且,你得到九阴真经之后,不能说出去……”
打架?萧晨顿时无语,怎么到了桃花岛就接连要打架?先是西毒,这一天还没过去,就轮到老顽童?
不过,他思考了一阵之后,还是答应了下来,毕竟老顽童说的不错,在现在这个时代,承诺是非常重的,尤其是对于老顽童这种至情至性的人,如果不让他放下心中郁结,想要得到九阴真经简直难如登天。
“好吧,那我就陪你过过招,但我们只能在这个山洞里,为了避免动静太大,我们就只拼招式,不比内力,怎么样?”
第二十九章九阴真经
ps二更送上,昨天接到了三江通过的消息,估计下周开始推荐了心情激动鸟……求推荐票和收藏,评价和打赏以资庆祝……
只拼招式,不拼内力;
这种打斗方式,只能贴身肉搏,可以说是最为原始的战斗模式;
但对于老顽童而言,这种战斗模式却是他最为喜欢的一种,要不然他也不会创出左右互搏之术,为的就是贴身短打,那种拳拳到肉的感觉是他最渴望的。
所以,在听到萧晨的话之后,他立刻答应了下来,看着萧晨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让萧晨哭笑不得。
其实选择这种战斗模式,除了不想弄出太大的动静之外,最主要的是萧晨想要检验一下,在这个内功横行的世界里,招式究竟有多厉害,因为在这个世界,似乎除了百多年前纵横天下的独孤求败之外,很少有人会注重招式,哪怕是全真剑法,也只是全真内功的辅助攻击手段。
另外,他身负圆满级别的咏春拳和八极拳、太极拳等多种现实中的近现代国术,一直想要检验一下这些拳法和武侠世界中的武功有多大区别的他,老顽童无疑成了他的一个实验小白鼠。
“我准备好了,来吧!”片刻之后,萧晨扎了一个二字钳羊马,摆出咏春的起手式,看着老顽童笑道。
老顽童对于萧晨的马步颇为新奇,但还是快速的朝着他冲了过去,双手左右互搏术展开,一时间他的身后突然窜出另外两只手,四条手臂将前面挥舞的密不透风,带起一股股的劲气扑向了萧晨。
萧晨双眼一亮,左右互搏术不愧是老顽童用近十年的十年琢磨出来的,确实有其独到之处,学会了左右互搏,等于是多了一个和自己实力一样的帮手,乍然偷袭的话,绝对会取得意想不到的结果。
当然,就算是正面对敌,只要实力相差不大,也会将对方虐的欲仙欲死。
但萧晨并没有因此而退缩,反而迈动步伐,一套贴身短打的日字冲拳迎了上去,美妙数十拳的拳速直接在他的面前卷起了一道雄浑的气流,和老顽童带起的劲气狠狠地撞在了一起。
砰的一声闷响,两个人的双手正式接触,随后便是一连串的闷响,真正的拳拳到肉,但因为两个人的拳速太快,所以在两人中间,宛若出现了数百条手臂,不断的攻击着对方,一道道残影看得人是眼花缭乱。
轰~
几个呼吸之后,两人同时运气了全身最大的劲气轰向了对方,相撞的那一刻,从两人中间迸射出一股强烈的旋流,将两人周围数块巨大的石头掀飞了出去,而两人也在这一刻同时分开,各自倒退数步之后停止。
老顽童一脸惊讶的看着萧晨,开口道“你这是什么武功?”
听到老顽童的问题,萧晨才记起面前这个老小孩,除了是一个至情至性的人之外,还是一个十足的武痴,君不见在数十年后,他看到杨过施展出黯然**掌之后,死乞白赖的要杨过教他的姿态,完全就是不要脸嘛!
不过现在穆念慈跟了他,也不知道杨过还会不会出现,但这些都不重要,最多日后杨康有了儿子,他直接抱养过来,取名杨过就是了……
“我这是自己创出来的拳法,叫咏春,感觉怎么样?”萧晨带着轻松地笑容看着老顽童,他期待着,老顽童会不会要和他学这套拳法?
果不其然,听到萧晨的话之后,老顽童的脸再次纠结了起来,片刻之后,还是学习新武功的**超过了他的内心坚持底线,看着萧晨道“能不能把这套拳法交给我?我认输了,九阴真经给你!”
萧晨双眼一亮,心中狂喜,但脸上依旧是一副淡然的笑容,回应道“好吧,我可以教给你,但你必须将九阴真经先告诉我才行,你放心,我虽然年纪轻了点,但说话绝对算话,只要你够聪明,今天一个晚上就能把咏春学会!”
老顽童点点头,急忙窜到萧晨面前,将他推到一块石头上面,道“我这里没有文本的九阴真经,所以我只能背诵,你用心记,至于能记住多少,那就不管我的事情了,而且,我只背诵三遍!”
萧晨无所谓的点点头,他现在的记忆力绝对超出人的想象,本身被系统洗经伐脉之后,他的记忆力和理解能力就超出一般人数倍,在进入先天之后更是大幅度增加,现在就算达不到过目不忘的地步,也绝对相差不大。
别说三遍,就算是老顽童只背诵一遍,他也有信心将其全部记住。
见到萧晨点头,老顽童嘿嘿一笑,坐在萧晨的对面开始背诵“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
萧晨刚开始只是想要记下来,然后教给穆念慈和黄蓉,但随着老顽童的背诵,萧晨竟然惊奇的发现,九阴真经和九阳神功竟然在很多地方出现了互补,原本他以为两本秘籍根本没有任何交集的心思,在这一刻彻底被现实摧毁。
所以,在老顽童背诵第二遍的时候,他便直接盘膝打坐了起来,根据自己脑海中的记忆,开始运起九阳真气,按照着九阴真经的运功路线搬运。
一开始,纯阳真气突然逆向而行,产生了一股极大的冲击力,如果不是萧晨的经脉已经坚韧的不像话,恐怕会被这股真气直接给撑爆,但饶是如此,真气产生的破裂感也让萧晨再次体会了一下什么叫做痛不欲生。
随着运功的进度,他的身体也开始缓缓变化,头顶冒着热气,但他的双手表面却结出了一层薄薄的冰霜。
慢慢的,他的身体左边开始发热,右边变冷,如此循环转换,他的脸色更是一会儿通红无比,一会儿又煞白如霜。
背完第二遍,正准备背第三遍的老顽童突然发现了这种情况,心中大吃一惊,心中怀疑萧晨是不是练功出了叉子,有心想要将萧晨唤醒,但他更清楚,如果他猜测错误,那么后果绝对不堪设想,所以,他只能这么火急火燎的在萧晨面前走来走去,不断的搓动着双手,双眼更是紧紧的盯着萧晨,片刻不移开。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萧晨此刻体内的真气已经适应了阴阳交替的转换,并且在他的丹田内,形成了一个太极阴阳云状的真气团,以极快的速度旋转着,而随着阴阳云的旋转,他体内的真气源源不断的从经过这里,壮大之后冲入经脉。
仅仅一个时辰之后,本来需要一个多月修炼才能够圆满的真气竟然突兀间达到,这让萧晨的心中倒抽了口冷气,顾不得外面老顽童,便调动着真气朝着心中明悟的那层屏障撞了过去。
这道屏障不属于任何丨穴道,只是一种心境上的屏障,在经脉中以透明的形式显现了出来而已,其余对于这种情况,萧晨一直都有些不解,因为这和他以前所了解的根本不一样,心境上的屏障似乎只需要心境提升就可以了,但现在却需要用真气去冲击,不得不说这是一个新发现。
其实他不知道,这是因为他的一切实力都是通过系统得来的,其中他的努力只占用了不足三分之一的功劳,所以看似他的心境很高,可却依旧不足以支撑他先天之境的实力境界,所以,为了保证他不会走火入魔,雪雅在系统的帮助下将他的心境屏障设置成了可以用真气冲击的形态,这也算是系统对于他这个宿主的另类保护了。
轰~足足两个时辰过去,萧晨的体内突然传出一声闷响,萧晨的神色一喜,屏障终于破了,本来在这一区域停滞的真气陡然加快了速度,游走过全身经脉丨穴位之后,汇入丹田的阴阳云中。
就在这时,萧晨忽然发现,自己以前似乎一直都没有想明白的问题,这一刻彻底明亮了起来,心神境界提升了不知道多少倍,一句话形容此刻的他,那就是心念通达,再也没有一丝杂质。
随着心境的提升,他的六识再次猛增不少,感知更是扩张到了方圆千米左右,在这片范围内,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环境里的每一丝动静,或许传闻中的不见不闻觉险而避也不过如此吧?
缓缓地睁开了自己的双眼,看着双眼略显通红的老顽童,他的内心一热,很显然,在过去的两个多时辰里,老顽童始终都在给他护法,要知道,他们可才是第一次见面,而且他还是奔着对方的九阴真经而来,由此可见,老顽童虽然顽劣了一些,但其重情重义的性格,绝对超出无数人。
“老顽童,多谢了!”起身朝着老顽童抱拳一礼,萧晨很是郑重的开口致谢,对此,老顽童绝对担得起。
倒是老顽童一下子跳了起来,连连摆手,道“没有没有,晨小子,我现在才发现,原来你的武功竟然高到了这个地步,和我师兄都相差不大了,唔~不过现在应该比师兄要强一点点!”
嗯?老顽童的话让萧晨吃了一惊,他本以为王重阳只是刚刚进入先天,但看老顽童的意思,似乎王重阳在死前已经达到了的先天初期的巅峰层次,这好像有点儿不照号啊……
第三十章离岛
ps三更来了,周末愉快啊大家,你们开心了,能否将支持留下来?方块可是在四面叩首,膝盖跪地的祈求哇……
三天之后,桃花岛西岸;
萧晨带着穆念慈、郭靖和黄蓉,还有一直缠着他们的老顽童在黄药师的陪同下准备出海回归中原,至于洪七,早在第一天西毒离开之后,他便随后离开了这里,看来他和黄药师的关系并不是多好。
这三天内,萧晨算是正式为郭靖下了聘礼,并且在黄药师的见证下,郭靖和黄蓉进了冯蘅的墓地之中,拜见了一下黄蓉的母亲。
从未见过母亲的黄蓉第一次看到冯蘅的时候,还以为她只是睡着,但当她触摸到冯蘅那冰凉到极致的皮肤时,彻底傻眼,她呆呆的看了黄药师足足一天。
直到前天,她才正式恢复过来,只是她双眼中的忧愁,却怎么也挥之不去,对此,一众人也只能期盼时间将这些给消磨掉。
“哇~好大的船,我要做大船!晨小子,我们做大船回中原怎么样?”刚刚走到岸边,老顽童便跳了起来。
在他的目光触及之处,一艘在这个时代堪称豪华的客船静静的停放在那里,宛若一颗明珠般引人眼球。
萧晨没有理会老顽童的大喊大叫,而是若有所思的看着黄药师,在原剧中,这艘船似乎是黄药师准备给冯蘅殉葬的船,这艘船他准备了十几年,就是在等黄蓉定亲结婚,一旦黄蓉出阁,他便心无牵挂,陪冯蘅而去。
看着旁边依偎在郭靖怀里的黄蓉,萧晨轻轻叹了口气,随手一挥,一道雄浑的真气迸射而出,直接将那艘豪华殉葬船给轰成了碎渣。
对于突然出现的情况,一众人齐齐傻在了那里,而黄药师的脸色却是变幻不定,眼神直直的盯着萧晨,似乎想要看出什么!
“黄老邪,人死不能复生,你执着了十几年,现在女儿业已长大成丨人,你的心里到底还有什么放不下?最少,她还一直在你的身边陪着你,不是吗?”
“哼~”听到萧晨的话,黄老邪的脸色一变,但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他阴沉的眼神却让萧晨知道,他并没有放下。
萧晨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道“黄老邪,不管怎么说,蓉丫头都是我的徒弟,我希望你在做什么事情之前,多想想蓉丫头的感受,如果你一意孤行,那么我会遗憾,甚至会后悔认识你,因为你的所作所为,已经不再是我所认识的那个黄老邪!”
说到这里,黄蓉本来略显暗淡的目光陡然明亮了起来,聪明如她,虽然两人只是打哑谜,可她依旧猜到了什么,再结合那艘船只的脆弱,她猛地挣脱郭靖的怀抱,扑到黄药师身边,抓着他的手臂大声道“爹爹,你是不是不准备要女儿了?你是不是要去陪娘亲?”
黄药师双眼一暗,片刻之后恢复清明,轻轻地拍了拍黄蓉的后背,勉强露出一丝笑容,道“不会,爹爹还要看你成婚生子,怎么可能不要你?”
黄蓉松了口气,但通红的双眼却依旧注视着黄药师,突然,她转过身子看着郭靖,又看了看萧晨,咬咬牙道“爹爹,你和我们一起去中原吧!”
黄药师愣了一下,轻轻摇头,平静开口“爹爹就不去了,不过一年后的华山论剑,爹爹一定会去参加,所以,你完全不用担心爹爹!”
黄蓉知道拗不过黄药师,但她同样知道黄药师说话算话,承诺既然许下,就绝对不会改变,因此,她的心情倒也没有那么恐慌,所以,她轻轻点头,算是答应了下来。
此刻,穆念慈也明白了事情的本质,抓着萧晨的手臂微微紧了紧,双眼中露出一丝艳羡,当然,她羡慕的不是别人,而是死去的冯蘅,虽然冯蘅死了,可她却找到了一个让她值得付出的男人,对于一个女人而言,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幸福了。
抬头看了一眼萧晨,脸上洋溢着淡淡的甜蜜笑容,她相信,萧晨绝对不会比黄药师差,不管是**眼里出西施也好,还是恋爱使人盲目也好,总之,选择了萧晨,她便愿意一直这么想下去。
解决了黄药师的事情,几人再次攀谈了几句,萧晨便带着众人踏上了黄药师为他们准备的船只。
船只不大,容纳五个人勉强够用,好在这里距离中原不算远,快速赶路的话,只需要一天的时间便可上岸,所以一众人也没有再挑三拣四,但经过刚才的事情之后,几个人之间的气氛却显得有些沉闷。
但老顽童却是个坐不住的性子,仅仅过了半个时辰不到,他便嚷嚷了起来,随后独自一个人跑了出去,纵身跃入水中消失不见。
“晨哥,他不会有事吧?”看着跳进大海的老顽童,穆念慈紧张的抓着萧晨的手臂问道,虽然和老顽童不熟,但好歹是自家丈夫的朋友,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