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无限穿梭者〗第23部分

就一直是以这副温婉贤淑的神态示人,无论何时都显得那么高贵典雅,绝对超过现实中的那些所谓贵妇人。
萧晨轻笑着拍了拍郭靖的肩膀,轻笑道“这就对了,我萧晨的徒弟,怎么能被那些世俗的礼法所拘束?什么时候回蒙古,告诉为师一声,为师和你师娘陪你们一起去,想必大嫂也不会发对,哎呀~想想都一年多没见过大嫂了,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
解决了一些事情的几个人氛围放的更开,吃过午饭之后,黄蓉更是拉着穆念慈出去逛街,而郭靖似乎还是纠结西毒杀害江南六怪的事情上,所以吃完饭他便回房打坐修炼去了,对此,萧晨也只能暗暗叹息,只希望郭靖不要被仇恨蒙蔽心智,其他的,一切随缘……
112315382210392227
第三十四章重回草原
蒙古草原;
值此秋高气爽的季节,北方草原已经开始了新一年的物资储备工作,每一个部落都开始了新的迁徙,向着往年牧草最为丰美的地方而去。
再次踏足这片大草原,郭靖的心是激动的,他已经足足一年多的时间没有见过李萍,心中思念的紧,再加上江南六怪新死,他更加渴望在母亲的怀里体会一下幼年时候的感觉,毕竟萧晨虽然重要,但怎么也没有母亲来的更加亲切不是?
而黄蓉是第一次踏足这片草原,放眼望去,一片翠绿,带着丝丝泛黄的景色,一股心旷神怡的感觉从心底腾升而起,似乎在这一刻,她的内心世界被放宽了不少,实力竟然有了丝丝精进,不得不说世间万物的奇妙。
和黄蓉一样感觉的,还有穆念慈,尽管她以前的一十九年都跟着杨铁心到处闯荡,但却从未踏出过燕京以北之地,这次初入草原,领略了草原的无限风光,让她感觉无比畅快,一路上拉着黄蓉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
进入草原之后,经过十天的赶路,一行人终于踏上了铁木真的营地,此时此刻,铁木真已经完成了对整个蒙古的统一,这里位于整个蒙古的正中心,以前的呼伦贝尔草原的地盘,但在统一之后,便被铁木真给征用了。
此时,铁木真的帐房内,刚刚处理完公务的铁木真伸了个懒腰,对着身边的人吩咐了一下晚餐,便继续自己的工作,不得不说,在中国历史上,无论是蒙古的铁木真,还是满清的**哈赤,都是一代枭雄,兢兢业业,雄韬伟略,最主要的一点,他们这些人对于中原的文化,都是知之甚详。
“报,大汗,郭靖回来了,不过他却带着一男二女!”就在这时,一个通讯兵跑进了帐房内,跪在铁木真的面前大声汇报。
铁木真一愣,随即欣喜的站了起来,道“哦?靖儿回来了?快,去将他给请过来!”
顿了顿,他又摆摆手,道“算了,他出去一年多,必定有很多话要和他娘亲述说,还是等等吧!”
好吧,不管铁木真的为人怎么样,他对于郭靖的喜爱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的,要不然他也不会让托雷和郭靖这个汉人结拜为安答,更不会将自己最为宠爱的女儿许配给郭靖,并亲封郭靖为金刀驸马。
通讯兵闻言退了出去,帐房内再次只剩下了铁木真一人,只是,仅仅呼吸的时间,一道身着道袍的人窜了进来,朝着铁木真拱拱手,然后走到了他的身边。
铁木真看到来人,丝毫不吃惊,轻声问道“丘道长,靖儿回来了,那一男二女想必你应该知道是什么人吧?”
如果萧晨在这里的话,必然会吃惊不已,因为出现在这里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一年前被他打击的体无完肤的丘处机。
其实丘处机较之一年前已经改变了很多,经过萧晨的打击之后,他回到了终南山直接闭关,细细的回顾了一下自己的一生,发现因为自己的傲气所做下的错事竟然不下十件,其中更是有几件让他追悔莫及。
而这些事情一度几乎让他走火入魔,好在在王处一等人的帮助下,他走了出来,在听闻铁木真统一蒙古草原之后,立刻意识到铁木真这样的枭雄人物绝对不会满足于一个蒙古草原,他们必定会先破金国,而后南下攻宋。
意识到这一点,他顾不得继续整理自己的过往,便和几位师兄弟通报了一声,单人单骑的来到了草原,并且亲自出任铁木真的幕僚,只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将铁木真心中的戾气消去,为大宋谋取一线生机。
“大汗,那个男的应该是靖儿的师父萧晨,具体实力不知,不过应该当得上中原第一高手的称号,至于那两个女的,一个是靖儿的师娘,而另外一个……”
说到这里,丘处机看了一眼铁木真,微微叹了口气,道“另外一个女的应该就是靖儿在中原喜爱的女子,并且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在过去的一年时间,贫道虽然闭关不出,但却知道他们两人闯出了一个白雕双侠的称号!”
哗~铁木真猛地站了起来,双眼瞪大,对于铁木真的反应,丘处机早就在预料之中,毕竟郭靖可是他钦点的驸马,但现在这位驸马竟然在中原找到了另外一个女孩儿做妻子,这将他置于何地?
不管怎么说铁木真现在也是一方霸主的人物,郭靖的行为已经属于赤裸裸的打脸,而且打的还是他这个一代天骄的脸,这让他如何淡定?
微微叹了口气,丘处机拱手道“大汗,那个女的是郭靖的师妹,同时也是我中原顶级高手东邪黄药师的女儿,若论政治地位,比不上华筝公主,但若论江湖地位,东邪堪比中原武林的皇帝,因此,到底孰好孰坏,不好分辨,但我希望大汗能够认真思虑一下,切勿做出后悔终身的事情!”
“这是什么意思?丘道长,我自认待你不薄,你何以以这种话威胁与我?”铁木真一直在丘处机的面前都是礼贤下士的,但这一刻,他真的怒了,他铁木真什么时候被人威胁过?而且现在威胁他的,还是在他眼中懦弱不堪的宋人!
丘处机摇摇头,哭笑不得的说道“大汗,靖儿的这位师傅,毫不客气的说已经超出了我们的认知,贫道也不是长他人志气,如果大汗惹怒了那位的话,以那位的身手,在数万军中取大汗首级,绝对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哗啦~铁木真猛地将桌子上的东西全部扫了出去,随后一脸颓废的坐了下来,他知道,丘处机没道理欺骗他,但这种事情让他很难接受,虽然汉人一直都有着万军从中取上将首级的典故,但这种事情似乎从唐代以后便消失无踪,到了宋代之后更是逐步软弱,如同绵羊。
“呼~丘道长,刚才是我失礼了,不知道道长能否和那位高人述说一下?本汗如果正是大展宏图之际,正需要各种人才,如果他愿意归顺于我,本汗必定以上宾待之!”前后思考了一阵,铁木真还是放弃了自己的原则,选择交好萧晨,顺便试图拉拢。
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铁木真的胸怀,唔~当然,这也有可能是枭雄必备的一点,如果这点都做不到,他也不可能带着蒙古铁骑一直打到黑海一代,给西方世界带去黄祸的恐惧。
丘处机微微一怔,随即不置可否的点点头,回应道“这点贫道不敢保证,毕竟那位的实力太高,贫道在他面前几乎什么也算不上,最主要的是,贫道在一年前做下了一件错事,和这位产生了冲突,关系并不太好!”
……
就在铁木真和丘处机商讨着郭靖的事情之时,却没有发现,在他们的帐房外面,一道俏丽约十七八岁的娇美少女在静静偷听,只是片刻之后,这位少女的脸色便变得煞白,捂着小嘴儿流着泪水跑了出去。
少女一直跑到一座悬崖边上,才停了下来,抽噎着朝着空旷之地喊道“郭靖,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
没错,这个少女就是和郭靖青梅竹马的华筝公主了,她刚开始听到郭靖回来,是非常开心的,一年没见,她对于郭靖的思念早就到了泉如涌注般的地步,但她却怎么都没想到,竟然会听到郭靖在中原订婚的事情。
本来在半年前她和托雷还去了一趟中原,本意就是想要寻找郭靖,但那个时候郭靖正带着黄蓉闯荡江湖,而且白雕双侠的称呼也未传出,属于籍籍无名之辈,想要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他何其艰难?
所以,在原剧中相聚的人却在这个世界里彻底擦肩而过。
越想越生气,越想越绝望的华筝缓缓地站了起来,自幼便将郭靖当成一生依靠的她,此刻已经生无可恋,如果让现实中,华筝这样的人一定会让无数的女孩儿喷一脸口水,但在这个时代里,这种事情几乎每天都在发生,太多了。
看着峭立的悬崖,华筝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朝着身后的草原看了一眼,流着眼泪嘀咕道“再见了,父汗,再见了,哥哥,再见了,郭靖,再见了,萍姨,再见了……”
话音落下,她的一只脚直接朝着悬空的悬崖踏了出去,双眼一闭,就这么直直的跳了下去,宛如九天玄女落凡尘一般,给人一种极其享受的视觉感官。
可是,华筝不是九天玄女,她只是一个不会任何武功的弱女子,从这数百米高的悬崖上摔下去,除了粉身碎骨之外,再也不会有另外一个结果。
不过,老天总是眷恋好人的,唔~华筝应该是个好人吧?就在她的身体刚刚坠落的时候,一道身影以极快的速度窜了过来,紧随其后的跳了下去,仅仅片刻的时间,这道身影便重新飞上了悬崖……
11249510010400433
第三十五章华筝
ps二更送上,三江推了,各位,各种支持砸过来,咱这可是第一次啊,求各种给力啊有木有……当然,有三江票神马的就最好了,呜呜~
“华筝?”
郭靖急匆匆的跑到萧晨的面前,看着他怀中抱着的华筝,顿时瞪大了双眼,在他的印象里,华筝一直都是一个开朗活泼,乐于助人的小姑娘,所以此刻对于华筝自寻短见,那是万分不理解的,因为他根本想不出任何华筝会自杀的理由。
黄蓉的脸色微微一变,看着萧晨怀中的华筝,瞬间明白了什么,她看着萧晨,眼神中带着一丝疑惑,还有浓浓的担忧,从郭靖的反应看,这个女孩儿和郭靖之间的关系必定不会简单,联想起郭靖自幼在草原长大,那么这个女孩儿很可能是郭靖的青梅竹马。
穆念慈同样是聪慧之人,她轻轻地揽着黄蓉的肩膀,笑道“晨哥,这位华筝公主的行为,不会和靖儿带着蓉儿回来有关吧?”
萧晨不理会郭靖的震惊和黄蓉的担忧,淡淡一笑,道“没错,华筝自幼和靖儿青梅竹马,早就将靖儿视为真命天子,所以在过去的十八年里,她几乎每天都会陪伴靖儿母子,尤其是在过去的一年里,她更是每夜都会陪伴靖儿的娘亲一起入睡,可以说早就将自己当成了郭家媳妇,最主要的是,靖儿可是铁木真,额,也就是华筝的父亲亲自封的金刀驸马!”
黄蓉一个踉跄,脸色煞白,虽然心中有所猜测,但她却怎么也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她直直的看着郭靖,想要郭靖给出一个交代。
黄蓉虽然生活在这个时代,但她自幼在黄药师的熏染下,早就天真的认为他爹地身为五绝之一尚且能够从一而终,其他男人也必定要如此,再加上黄药师从小教导,她的性子格外刚烈,根本容不下和其他女人共事一夫这样的事实。
所以,此刻,她只能期盼郭靖的回答是好的,要不然她真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样,或许,她也会和华筝一样,自寻短见吧?
郭靖略显沉闷的抓了抓头发,道“师父,那个金刀驸马我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当初大汗也只是为了奖励我,所以赐给了我一把金刀而已,却从不知道那把金刀代表的含义,而且我对华筝,只是兄长和妹妹的感情,让我和华筝成亲,我怎么都办不到!”
听到此话,黄蓉心中松了口气,然后看向萧晨,她在乎郭靖,她也不会容忍娥皇女英,可她毕竟是个天真善良的姑娘,也不希望华筝会因此香消玉殒,所以,此时此刻,她也只能将希望全部放在萧晨这个看似无所不能的师父身上。
萧晨哭笑不得的看着黄蓉那一双带着祈求般的眼神,他再怎么厉害,也只是武功而已好吧?他也是个人,是人就有不能办成的事情,黄蓉这分明是将他当做神了啊!
穆念慈略显娇嗔的白了萧晨一眼,然后款款走到他的面前,接过华筝,道“好了,这件事情交给我吧,希望我能在这件事情上起到一些作用。”
丝毫没有办法的三个人同时松了口气,穆念慈的性子柔和温婉,而且天生带有一副菩萨心肠,应该能解决吧?
……
傍晚时分,华筝悠悠转醒,因为她的关系,所以萧晨等人并没有选择今天进入营地,而是就地选择了露营,不过对于露营这些天他们早就习以为常,倒也没觉察到什么不妥,毕竟都是武功高深之人,深秋虽然夜寒,可不会影响到他们。
看着周围熟悉的场景,华筝轻轻地敲了一下自己的额头,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她只记得在跳下悬崖的时候,似乎有人救了自己,然后便晕了过去,不过有一点儿她很清楚,那就是她还活着。
但随后她便想起了郭靖的事情,眼神中划过一丝暗淡,神色显得很是痛苦……
就在这时,一道优雅而美丽的身影进入了她的视线,对方的手里端着一碗热乎乎的汤,额,应该是汤吧?对此华筝有些不太确定,可她知道,这碗汤似乎是给她喝的。
穆念慈在吃完晚饭之后,便直接来了这里,看到醒过来的华筝,双眼一亮,笑着走到她的面前,将汤递了过去,这汤可是她跟着萧晨学了好久才学会的,四溢的清香传入华筝的鼻腔,顿时华筝的肚子不争气的响了起来,让华筝这位蒙古公主直接闹了个大红脸。
“先喝汤吧!”穆念慈在学了九阴真经之后,随着功力的加深,声音似乎便带上了一种魔力,再加上她天生的高贵亲和气质,让华筝这位绝望的女子情不自禁的接过了汤,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等到华筝将汤全部喝完,穆念慈才轻轻地揽着她的肩膀,笑道“我是靖儿的师娘,也大概听说了你们之间的故事,但不完全,现在四周无人,不如你来说说?”
听到穆念慈提到郭靖,刚刚平复下去的心情再次爆发,华筝直接扑进了穆念慈的怀里放声大哭,蒙古女子到底不同于中原女子的拘束,哭声震天,让穆念慈有些错愕,但却也能够理解。
华筝足足哭了近半个时辰,才开始断断续续的诉说着她和郭靖之间的往事,而穆念慈就像是一个倾听着,不发一言,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华筝,可这种眼神却带给了华筝极大的力量,到了后来越说越顺,但饶是如此,她也足足花了两个多时辰才堪堪讲完。
“师娘,你说郭靖为什么会喜欢上别人呢?”经过三个时辰的相处,华筝已经彻底被穆念慈俘虏,将她当成了一个和善可亲的长辈,静静的靠在穆念慈的怀里,疑惑的问出了让她心痛欲绝的问题。
穆念慈轻抚着她的头发,柔柔一笑,道“不是郭靖喜欢上了别人,而是他从未将你当做一个可以共度一生的女子,在他的内心里,你只是他的妹妹,哥哥和妹妹又怎么能够成婚立家呢?”
“可他接受了我父汗给他的金刀啊!”
“那靖儿当时知道金刀所代表的含义吗?”
一问一答中,华筝沉默了下来,虽然她很不想承认,但却不得不承认郭靖当时确实不知道金刀所代表的含义,这让她的内心再次失落了不少。
穆念慈看着华筝暗淡的目光,笑道“好了,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我还是要告诉你,从你刚才讲述的事情来看,你只是将靖儿当成了最好的哥哥和倾听者,华筝,将手放在你的心口,自己细细的体悟一下,你是真的爱靖儿呢,还是只是单纯的觉得和靖儿在一起很开心?”
华筝脸色一红,不过她还是依言将手放在了自己的心口,聆听着自己的心跳,回忆着和郭靖过往的点点滴滴,随着回忆,她开始不断的问自己自己真的是爱郭靖吗?
穆念慈看着华筝越来越平和的神色,心中很是叹了口气,其实她刚才也只是冒险试探一下罢了,因为在她看来,郭靖将华筝当做妹妹,那么一定带给了华筝极大的安全感和平日生活里所不具备的欢乐,而正是这些欢乐,才让华筝觉得自己爱上了他。
但这种爱根本就是错觉,并不是真正能够共度一生的爱,郭靖身为一个哥哥,可以毫无顾忌的对华筝各种好,但一旦两人真的成婚,后面发生的事情绝对不会像现在这么美好,成婚一年多的穆念慈,对于婚姻生活,有了更深切的体会,并且一直感谢老天,让她嫁了一个世界上最好的夫君。
东边的天空微微泛白,不知不觉间一夜过去了,实力达到后天九层的穆念慈并没有感觉到累,虽然精神有些萎靡,可却不打紧。
而此刻,华筝也总算是睁开了双眼,看着东边的光亮,她略显尴尬的看着穆念慈,露出了一丝笑容,道“师娘,谢谢你呢,不过我还是觉得自己有些爱郭靖呢,虽然没有才开始那样激烈,可看着他要和别的女孩儿结婚,我心里不舒服,师娘,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傻?”
穆念慈心中狠狠地松了口气,笑着抚摸着华筝的头发,一股精纯的内力进入华筝的体内,驱散了一夜的寒气,然后她才笑着开口回应“是啊,你就是个傻姑娘,不过傻的可爱,好了,既然如此的话,那就将这份爱转化一下,虽然你和靖儿不是亲兄妹,可我看你们的感情比很多亲兄妹都要来的好,既然如此,那你何不换一个身份和他相处?最少,你作为妹妹,就可以一直粘着他,而不会和现在这样,自寻短见之后让所有人都痛苦伤心!”
华筝的双眼中再次闪过一丝落寞,她知道穆念慈说的是对的,但想要让她放下何其艰难?毕竟糊里糊涂的‘爱’着郭靖十几年呢好吧?
不过在她的内心当中,确实认同穆念慈的,其实想想,换一个身份陪着郭靖,似乎也很不错,妹妹就妹妹吧,总比阴阳两隔,或者成为陌路人来的要好,这么一想,她的心里舒服了不少!
“师娘,我想见见郭靖和他的未婚妻,你带我过去吧,你放心,我现在的心态格外好呢,嘻嘻,师娘的魅力真大!”
好吧,这才刚刚走出阴影,就开始拍马屁了,华筝呦~你啥时候才能长大啊~
112412535510401612
第三十六章铁木真之邀
ps三更送上~继续求支持,各种各样的支持,呜哇~
李萍的帐房内;
听着里间时不时传出的阵阵银铃般笑声,萧晨算是彻底无语了,这算神马事情?昨天还为了对方要死要活的,将对方视作今生最da之敌人,可才仅仅过了一夜,就好的跟亲姐妹一样?
他承认自己老婆的能力很强大,魅力很夸张,但却怎么也没想到会强悍到这个地步,不仅开解了华筝,就连黄蓉也被她给‘强制’安抚下去了!
“大嫂,你对我的提议觉得怎么样?”收回了自己的思绪,萧晨看着面前的李萍轻笑着问道。小说
李萍看着萧晨,微微叹了口气,道“华筝这孩子我从小看到大,但怎么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不过华筝既然没意见,那我也没意见,只是返回中原,会不会太过突兀?我怕华筝这孩子接受不了!”
萧晨微微一怔,眉头轻蹙道“这倒没什么,最多把华筝带上就行了,其实这孩子我也挺喜欢的,活泼开朗,应该能和蓉儿玩到一块去,说不定在中原还能够找到自己真正的真命天子!”
李萍哭笑不得的看着萧晨,笑道“你才多大年纪?就把华筝当孩子看了?”
萧晨愣了一下,随后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好吧,现实世界里二十四岁,叶问里面生活了十年,生化里面近三年,这里又是一年,这么一算的话他已经三十八岁了,而华筝不过堪堪十八岁,称呼她孩子也没错。
就在他们两个商讨接下来的行程安排时,郭靖从外面钻了进来,道“师父,大汗想要见见你!”
这次萧晨过来并没有隐藏自己,所以早就料到铁木真会和他见面,但没想到会这么快,他看了一眼郭靖,道“靖儿,你将为师的身份说出去了?”
郭靖摇摇头,开口回应“没有,我在大汗的营帐里见到了全真教的丘处机道长,想必是他告诉大汗的吧!”
丘处机?萧晨有些吃惊,但还是淡定的点了点,虽然他不知道丘处机为什么还是来到了蒙古草原,但两人之间的关xi并不算太好,也不知道丘处机hui不会借着铁木真的力量给自己出口气。
不过看郭靖的样子,丘处机应该还是很正直的,再加上他也有要和铁木真这位一代天骄会会面的想法,所以也就没有拒绝,再说了,凭借他现在的实力,想要安全脱身实在是太简单了,而且穆念慈和郭靖黄蓉的实力几乎都是江湖顶尖高手,几人联合起来,带上李萍冲出蒙古虽说有困难,但绝对没危险。
……
铁木真的王帐;
萧晨一脸平静的走了进来,看着空荡荡的帐房以及坐在主位上的中年男人和他身边的丘处机,眼神中划过一丝赞赏。
不管历史怎么评价,最少在这个世界里,铁木真浑身上下都透漏着一股强烈的霸气,那种舍我其谁的气势让他这个长相并不怎么样的人魅力增加数倍,当然,最主要的是,这位的身上,还透露着一股儒雅的气质,看来他对于中原的儒家文化研究的很深。
但这种文化想必只是被他拿过来当成了辅助,草原狼再怎么和善,也终究是狼,狼的天性就是野心,行千里吃肉可是狼最深切的描述,所以,尽管铁木真看起来很和善,但萧晨依旧对他抱着十足的戒备。
“你就是萧晨吧?我听丘道长提到过你,而且据说你和丘道长之间还发生过一丝不愉快?”铁木真率先开口,打破三人之间的沉默,而丘处机也在这个时候朝着萧晨行了一礼,算是打过招呼。
萧晨打量了一下丘处机,唔~实力竟然进阶到了后天六层巅峰,应该是心境突破的缘故,看来他也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大彻大悟,那么他在这里,或许和原著中的动机有很大不同。
但萧晨也不会傻乎乎的去问,这个时候应付铁木真,可比询问丘处机来的有热血。
面对铁木真的话,他淡然一笑,微微拱手,朗朗开口“大汗说笑了,我和丘道长之间也只是一些小摩擦而已,并无什么仇怨,只是不知道大汗这次请我过来,有何吩咐?”
铁木真微微一怔,道“吩咐不敢当,只是听说萧少侠是靖儿的师父,所以就想见一见,更是在丘道长的口中得知萧少侠乃中原第一高手,本汗虽然身为蒙人,但也有礼贤下士的决心和胸怀,不知萧少侠能否屈尊降贵呢?”
萧晨嘴角一挑,蒙人就是蒙人,虽然学了不少中原的文化,但这种横冲直撞的性子是发自骨髓的,根本改不掉,如果在中原,绝对不会有人如此赤裸裸的拉拢他,而是想着法子讨他欢心,先套取人情,然hou再试图拉拢。
不过萧晨还真就喜欢铁木真的这种性子,但他的身份却让他注定和铁木真无缘,哪怕这只是一个虚构出来的世界,可在他进入这个世界之后,这就是一个真实的世界,身为汉人,怎么可能帮助蛮夷之辈?
“大汗过奖了,小子在中原不过一无名之辈,丘道长也只是抬爱在下罢了,再则在下逍遥懒散惯了,日后更是以游遍大江南北,四海为家做目标,所以,也只能对大汗说一声抱歉了!”
拱拱手,随意的扯出一个理由应付,而在他说完之后,铁木真的脸色一变,随后硬是狠狠地吸了几口气,才将内心的怒火压了下去。
自从丘处机到了蒙古之后,他在丘处机的手中学到了不少中原文化,所以对于中原人,他是尊重的,这也是他为什么一直都在搜罗汉人为幕僚的原因,可是,他毕竟是蒙古人,再怎么礼贤下士,对于汉人总会有防备之心,隔阂天生存在。
可他又深知中原人的性格,想要一次性拉拢,不太可能,像丘处机这样的,整个中原估计也不会有多少,尤其是那些身怀绝技的人更是如此,所以,他也只能慢慢的去适应这些,谁让他一直以征服中原为目标呢?
想要征服中原,就要学会中原人的处世原则,这一点可是丘处机一直强调的,而对此,他也深信不疑。
因此,压制了内心的怒气之后,他勉强的露出了一丝笑容,道“好吧,既然如此的话,那我也不勉强,只是希望日后少侠能够常来蒙古,我蒙古虽然没有中原繁华昌盛,但也算是地阔天高,放松心情是个不错的选ze!”
“这是必然的,另外,既然见到了大汗,有件事情想要和大汗商量一下,还希望大汗能够准允才是!”萧晨想起了早晨穆念慈的话,立刻开口回应!
“哦?”对于萧晨有要求,铁木真是吃惊的,但同时也是欣喜的,正愁没机hui送人情呢,现在萧晨主dong要求,可要比他一厢情愿来的好的多。
萧晨自然知道铁木真内心的想法,他想了想,道“昨日来到草原之后,有幸碰到了华筝公主,我发现公主天资过人,有练武之姿,所以有心想要收下做徒弟,只是不日我将返回中原,所以希望大汗能够答应在下,让在下带着公主南下中原,以便随身教导!”
铁木真神色一沉,对于他而言,华筝是他唯一的女儿,可谓是真正的掌上明珠,本来郭靖的‘忘恩负义’已经让他恼怒异常,没想到萧晨现在又来收徒,难道真的以为他的钢刀不利呼?
不过他好歹和丘处机学了很多东西,所以随后他便从另一个方面想了一下,绝对如果以华筝为突破口,成为联系他和萧晨之间的桥梁的话,似乎比他直接拉拢更好,如果华筝争气一点,能够让萧晨娶了她就更完美了,虽然萧晨已经有了妻子,可在他这个枭雄的眼里,那一切都不算个事儿!
所以,只是短短片刻的时间,他便起身哈哈大笑了起来,道“萧少侠身为中原第一高手,能够看上小女是小女的荣幸,我这就安排拜师礼,放心,一切都按照中原的规矩来,我知道你们中原人有句话叫做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所以,从今天开始,华筝也算是萧少侠的半个女儿了,这事马虎不得!”
丘处机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萧晨,随后暗自叹了口气,他大概能猜出萧晨内心的想法,不过却没有阻止,或许这在将来将会成为大宋唯一的生机也说不定,不过这些还太遥远,也轮不到他去管理,能够做好他自己的事情,已经实属不易了。
而萧晨考虑了一下,倒也没有拒绝,嘴周三人商定,两天后萧晨将正式收华筝为徒,到时候整个蒙古草原所有勋贵都将过来观礼,萧晨这也算得上是蝎子拉屎独一份了。
结束了和铁木真的谈话,萧晨带着一丝郁结的愁容走出了帐篷,现在事情越来越超出他的掌控,但他又隐隐感觉,想要回到现实,这将是必不可少的一步,该死的系统,一点儿提示都没有,良久之后,一切也只是化作一声深深地叹息,在这片寂静而空旷的天空下传出去很远很远……
112416515410402712
第三十七章念慈孕了
四更送上,爆发第一更哈~求支持,求收藏,推荐和三江票,有什么来什么,来者不拒哈~
石家庄;
辗转了一年多的时间,最终还是回到了这里,首先,这里是他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值得纪念,其次,这里距离牛家村很近,最后,这里几乎是从蒙古草原通往中原之地的必经之路。
看着周遭依旧热闹的街道,萧晨的内心微微叹了口气,汉人,什么都好,无论是科技、文明亦或者说是骨气,但却有一点,那就是自私,这是谁都不得不承认的,各人自扫门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
在这个年代里,被异族统治着的他们,依旧过的歌舞升平,每日里单纯的想着如何吃饱饭,如何去潇洒一次,总之,一切似乎看起来都是那么和谐。
“靖儿,你如何看待如今的金国局势?”忽然,萧晨看着身边的郭靖,轻笑着问了一句。
郭靖微微一怔,然后低着头开始沉思,此时的他已经获得了武穆遗书,并且学了不少,虽然还不能融会贯通,但却有着别人所没有的战略眼光。
只见他沉思片刻,便抬起头开口回应“随着蒙古的崛起,金国已经被蒙古和大宋包围了起来,腹背受敌,如果蒙古一旦发难,以蒙古如今的战斗力,绝对可以形成摧古拉朽之势,大宋要是在南边稍微牵扯一点的话,金国覆灭不远了!”
哦?听到郭靖的话,跟在他们身后的四个女子全部竖耳倾听了起来,穆念慈和李萍是因为对郭靖的慈爱,黄蓉则是因为对自家男人的期许,至于华筝这个蒙古公主,更多的是因为郭靖说到了蒙古,身为蒙古人的公主,她不能不好奇。
“继续,如果金国真的如你所言覆灭了,那么接下来大宋和蒙古该如何相处?”萧晨淡然一笑,继续问道。
这一次郭靖没有立即开口,而是回头看了一眼华筝,随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以铁木真大汗的雄心,必然会长驱直下,直取大宋。以蒙古铁骑的兵锋之锐利,大宋坚持不了多久,所以,汉人亡国之日就在眼前!”
哗~此话一出,除了萧晨之外,所有人全部愣在了那里,尤其是华筝,更是不能相信这些,别人不了解,但她作为郭靖的青梅竹马,对于郭靖太了解了,到时候一旦发动战争,那么他们两个必然会走上对立面,而以郭靖的性格,到时候他们两个别说兄妹,就连普通的朋友都没得做,只能做仇人。
其余三个女人虽然吃惊,但想想确实和郭靖说的差不多,以铁木真的雄心,怎么可能望宋而止?那时大宋必然会被吞的渣都不剩。
萧晨则是微叹一声,崖山之后无中国,大宋是第一个被异族覆灭的汉人朝廷,被钉在了耻辱柱上千年不灭,真正的遗臭万年,以至于后来人早就忘记了大宋的繁华和昌盛,但不管如何,对于汉人而言,大宋被蒙古覆灭吞并,绝对是最大的耻辱。
相信如果不是大宋的覆灭,蒙古入主中原,那么三百年后的那个小部落也不可能有心侵入中原腹地,直接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