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无限穿梭者〗第41部分

心,我们年轻时候的错误,唉……”
李青萝看着无崖子,随即默不作声的拿起碗筷,却被无崖子制止了,李青萝突然提起李秋水,让他彻底没了食欲,眼神中闪烁着缅怀的光泽,似乎一下子穿透了时空的界限,看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
……
少寺山下;
一辆马车缓缓的行驶着,驾车的人正是萧晨,而车内坐着的,不用想也知道是凝紫宸和穆念慈,当然,还有萧晨的孩子,孩子现在已经接近五个月大,长得胖乎乎的,每天都乐得不行,尤其是在和萧晨一起的时候,更是如此,让萧晨每天的心情都非常好,。
当然,除了他们之外,还有几个人,便是王语嫣和阿朱阿碧,王语嫣这次是彻底豁出去了,在萧晨离开的时候,便直接追了出去,因为太急的缘故,甚至忘记带行李,搞到最后被自己的举动给羞得无地自容。
好在李青萝早有吩咐,让阿朱阿碧早早的等候着她,作为她的贴身婢女,虽然有萧晨照顾,可萧晨毕竟是男人,远不如同为女生的阿朱阿碧细心,这也看得出来,李青萝对于自家女儿的心疼和对自家女儿独立性的怀疑。
从擂鼓山下来之后,萧晨便直接打听了一下乔峰的消息,从丐帮弟子的口中他知道,乔峰来到了少寺山,一方面是为了拜访玄苦禅师,另一方面则是为了在乔氏夫妇的面前尽一下孝心。
所以,萧晨任何地方都没去,直奔少寺山而来,今天已经是他们离开擂鼓山的第二天。
“站住,你们是什么人?”就在萧晨等人踏上少寺山的时候,一个刚刚从外面跳水过来的和尚叫住了他们,横身在他们面前,神色肃穆。
这个时代的少林寺可不是二十一世纪的少林寺,在这个世界里,少林寺贵为武林的泰山北斗,绝对不是什么人想来就能来的地方,所以才会有人挡道一说。
萧晨微微一怔,随即笑道“这位小师傅有礼了,在下萧晨,特来少寺山寻找在下的大哥乔峰,有所冒昧之处,还请见谅!”
萧晨?这个和尚微微疑惑的皱了一下眉头,突然恍然大悟的说道“你是萧大侠啊?乔帮主现在还在山脚下的家里,如果萧大侠不介意的话,可以等我一会儿,待会儿我亲自带你过去!”
听到这句话,萧晨的内心松了口气,因为照和尚的话说,杏子林事件之后,萧远山果然没有出来捣乱,乔峰的身份也没有人揭穿,他在擂鼓山上最担心的便是乔峰,所以才会直接过来,现在他可谓是彻底轻松了。
所以,他也不再着急,便拱手一礼,道“那就多谢小师傅了。”
和尚打了个手势,便纵身朝着山上跃去,看着对方的背影,萧晨微微一笑,少林果然不愧是泰山北斗,一个小和尚而已,下盘功夫竟然如此稳健,隐然达到了后天五六层的境界,在少林寺,这样的弟子不知凡几,怪不得能够伫立中原数百年。
不过萧晨知道,随着北宋的灭亡,金国铁骑踏入中原,少林寺便会封山,这一封就是两百多年,一直持续到元朝末年,想到这里,他暗道世事无常,感慨不已……未完待续。。
121521000910791667
第二十三章纷乱的心(一更求订)
少寺山下,乔家;
此刻在乔家后院里,两道人影正窜来窜去,劲气乱飞的比斗,正是重回中原的萧晨和乔峰二人在比武切磋。{{3
其实对于现在的萧晨而言,乔峰在他面前几乎没有丝毫威胁,如果他乐意的话,甚至可以直接秒杀对方,可这毕竟不是生死相斗,两者也不是敌人,所以此时的萧晨只用了不到五成的功力。
而也正是这个时候,萧晨才知道先天圆满和先天初期的差距到底有多大,如果说先天初期是一条河的话,那么先天圆满就是整片海洋,其中可谓是天差地别,没得比较。
在切磋中,乔峰也知道,自己这个二弟的实力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以前他还能隐隐感觉出萧晨的实力,可现在萧晨在他的面前就像是一片看不穿的海洋一样,而他就是海洋中漂泊的船只,是那么渺小。
“停,不打了,大哥认输,二弟,没想到出去一趟,你的实力竟然进步了这么多,以后大哥在你手底下,估计一招都撑不住咯~”在硬憾了萧晨一掌之后,乔峰立刻挥手,大笑着说道。
对他而言,输给萧晨不算什么,再加上萧晨所使用的也是降龙十八掌,这就更让他欣喜,一方面是欣喜降龙掌的威力,一方面则是替自己二弟开心,没办法,乔峰就是这么一个人,似乎他天生就不会嫉妒一样。
“大哥客气了,小弟也是机缘巧合,相信以大哥的资质。迟早有一天能够达到小弟的境界!”萧晨轻笑着回应了一句。
“大哥。晨哥。过来吃饭了!”就在这时,穆念慈走了过来,轻声喊道。
乔峰和萧晨面面相觑,随即同时大笑了起来,跟着穆念慈朝着前院走去。
当他们来到前院的时候,王语嫣正笨手笨脚的帮着阿朱阿碧准备碗筷,看她的样子就知道,过去的十几年里从来没做过这些。想想也是,她虽不是什么大富之家的千金小姐,可却是曼陀山庄唯一的女少主人,那些下人怎么可能让她去做这些‘粗活’?
看着王语嫣脸色急的快哭出来的表情,萧晨心中暗暗感慨了一句不值得,对于王语嫣的心思,他很清楚,但他是真的不想再去招惹女人了,就算是生化危机里面的四个女人,他也是因为过多的杀戮需要发泄。才稀里糊涂的收了进来,当然。其中免不了他自己的一些小yy。
但真正让他心动和感到幸福的,却是凝紫宸和穆念慈,现在他基本上可以说是无欲无求了,额,武功境界除外,因为那是系统给他定的死标准,没办法不完成。
不得不说,王语嫣确实是一位温柔贤惠的好女孩儿,娶了她肯定不会添乱,反而会幸福很多,很多地方,王语嫣和穆念慈很像,是一个可以在你痛苦寂寞的时候,就那么安静的陪在你身边,什么也不说都会感觉很幸福的女孩儿。
再加上她的容颜,足以让天下无数男人为之心折,萧晨自然也不例外,男人本色,这点儿他从不否认。
正因为这样,他现在才不知道该怎么办,自从王语嫣跟着他们一起过来到现在,他一句话都没有和王语嫣说过,一方面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一方面则是因为他有些不敢去看王语嫣那幽怨的眼神。
“语嫣,别在这儿添乱了好不?要不你去拿两张凳子过来?”凝紫宸看着王语嫣笨笨的样子,女神形象一下子坍塌了不少,不过就算如此,她还是很耐心的对着王语嫣说了一句,可她却不知道,她这句话让王语嫣多难过。
果不其然,就在凝紫宸的话音落下之后,王语嫣紧绷的泪水唰的一下掉了下来,慢慢的摆放着碗筷,速度依旧是那么慢,还总感觉弄不好,双眼一抽一抽的,很明显是在哭泣,这一下,凝紫宸彻底无语了,女神难道都是眼泪堆起来的吗?
这时,萧晨朝着乔峰苦笑一声,随后走到王语嫣的背后,轻叹一声,拍了拍她的肩膀,笑道“别听紫宸在那里胡说,你做的已经很好了,慢慢来,毕竟什么事都不是一步登天的,我相信你。”
王语嫣的身体一顿,抬头看着萧晨赤诚的眼神,哇的一下扑进了他的怀里,放声大哭,好吧,这下轮到萧晨不知所措了,他的手就这么张开,怎么摆放都觉得不对劲儿。
噗~唔~噗!
凝紫宸看着这种情况,差点儿笑出来,赶紧用手捂住嘴,可依旧有种爆破般的闷声从指缝里传出来,看得萧晨狠狠地白了他一眼,要是这个时候他还看不出来着是凝紫宸故意的话,那他就白活这么多年了。
只是他就奇了怪了,凝紫宸可是地地道道的新世纪女青年,虽然她老子给她做了一个非常不好的榜样,可她也不用这样把自己男人往别人怀里推吧?
刚开始的穆念慈她虽然有点儿小吃醋,可却表现的平平静静,哪怕是知道了生化中的四个女人,也只是很平淡的吃醋,嗯,就是心里有点儿酸酸的,但却不生气那种,现在更是想着法的将王语嫣往他的怀里塞,这不知道这丫头究竟在想什么。
其实凝紫宸也是有苦说不出,她爱萧晨,而且是爱了几年的初恋,她不想这段感情无疾而终,在她刚刚知道萧晨有别的女人的时候,确实很生气,可后来想想,与其生气,还不如努力一把,将对方挤掉,三妻四妾?拜托,别美了。
可是后来当她知道穆念慈的身份和萧晨所拥有的特殊能力之后,这种想法彻底乱了,挤掉别人?可能吗?
而且萧晨和她说过的话从来都没有食言过,他说在那个世界只爱她一个,嗯,确实是那个世界只有她一个女朋友,可这丫别的世界那么多女主角,要是都收了怎么办?
所以,凝紫宸想了个法子,一个自己能接受得了的法子,那就是时时刻刻的跟着萧晨,然后不断的‘调教’穆念慈,两人形成统一战线,在别的世界里不保证萧晨不胡来,但尽量的选择一些条件好的,性格好的,不会和她们闹别扭的那种女人成全一下萧晨。
这样一来不仅能够保证萧晨日后的感情不会混乱不堪,还能够让萧晨对她们两个产生愧疚之心,如此一来的话,萧晨就绝对不会再抛弃她们,好吧,其实说白了,还是凝紫宸内心的不安全感造成的,毕竟这些个世界里的女主角那是个顶个的漂亮温柔,她不担心才怪。
在王语嫣由放声大哭转为低声抽泣的时候,凝紫宸朝着萧晨投过去一个努力的眼神之后,便匆匆的走到了穆念慈的身边,在她的耳朵边嘀嘀咕咕的不知道说着什么,不过看穆念慈不断点头轻笑的样子,就知道这件事情绝对和王语嫣脱不开关系。
萧晨这下是真的头疼了,好吧,本来潇潇洒洒的日子过的多好?非得弄出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好不容易宁静下来的心,这次又被一个女孩儿给搞乱了,难道不知道哥们儿是那种自制力低下的主儿吗?
好吧,因为王语嫣的事情,今天早上这顿饭吃的那叫一个纠结啊,几乎每个人看着萧晨的眼神都是那么……唔~好吧,是暧昧,可王语嫣这丫头倒好,低着头红着脸,只顾吃饭,将其他人的目光全部抛了出去。
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也无所谓,可这丫头时不时的夹一筷子菜放到萧晨碗里,然后柔情满满的看他一眼,再继续吃自己的饭,在这种眼神与感情的纠结当中,萧晨算是知道什么叫做最难吃的饭了,不是味道不行,是没心思啊。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碗里的饭吃干净,萧晨立时如同一只受了惊的兔子一般,远远地窜了出去,直奔后山,他实在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做些什么了,尤其是面对王语嫣的时候,如果不是妻儿都在这里的话,他还真的想来一次不告而别,可是……唉……千言万语都是一声叹息。(未完待续。。)u
121613020810798911
第二十四章萧远山(二更求订)
北宋时期的少寺山,被整座嵩山包围在中间,虽然已经临近冬季,但依旧郁郁苍苍,一个人扎进去,估计得找半天。
萧晨漫无目的的在山林之中乱窜,轻飘飘的身体仿佛没有一丝重量,就这么飘来飘去,宛若一道幽灵一般,要是晚上有人看见的话,估计能活活给吓死。
时间不知不觉流逝,突然,萧晨的双眼微眯,身体陡然加快,朝着一个方向窜了过去,片刻之后,一道全身黑衣,就连头都被黑色布料包起来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视线里,萧晨微微一怔,随即恍然大悟。
能这幅打扮的,在天龙八部里面似乎也只有萧远山一个人,那么萧远山出现在这里也就不奇怪了。
虽然他当年将乔峰扔上山顶,交给了自己的仇人,可是对于这个孩子,他的内心疼爱绝对不会比其他人的父亲少,反而因为不能相见而更加深沉,要是按照原来的剧情发展,乔峰的遭遇可谓是让他将一切愤怒都发泄到了当年的那些仇人身上,另外欺负他儿子的人也几乎被他全部弄死。
但现在乔峰过的很好,每天都开开心心的,武功高强,身份尊崇,他的恨意也在一点点的消失,要不然几十年里他也不可能什么都不做,所以,萧远山绝对是一个值得尊重的父亲。
可萧晨同样知道,此时的萧远山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他和慕容博以及鸠摩智强练少林七十二绝技,早就透支了身体。导致身体内暗伤遍布。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这些暗伤带走生命。
按正常情况说。萧远山这样也算是圆满了,可他的内心依旧有一个心结未曾解开,那就是当年妻子的死,仇他肯定会报,但绝对不会像原剧情中那样假借乔峰的身份,也不会露出自己的身份,但这样一来,他的报仇计划将会困难重重。
“萧伯父。请留步!”萧晨窜到萧远山的面前,直接开口“如果萧伯父有时间的话,我们不妨到那里去坐坐,怎么样?”
萧远山的身体一震,随即掀开了自己的头罩,道“你知道我?”
萧晨没有说话,而是纵身朝着下面掠了过去,他相信,萧远山肯定会跟过来,因为他刚才一言道破萧远山的身份。已经让其对他产生了好奇,对于高手而言。在好奇的情况下,哪怕再危险,也会过去看看,这是原则问题。
萧晨落在地面之后,甩手一挥,整理出一大片空地,随后掏出两瓶酒,扔给跟过来的萧远山一瓶,便自顾自的靠着一棵树坐了下来,笑道“萧伯父这次过来是看大哥的吗?”。
萧远山神色凝重的看着萧晨,但他还是顶开酒瓶的盖子,大口灌了一口,坐在萧晨对面,道“你似乎对一切都清楚,不错,我确实是来看峰儿的,说吧,你叫我过来,应该不是简单的想要问我这个问题吧?”
微微额首,萧晨轻声道“确实如此,从萧伯父这些年的作为看,你身上的仇恨正在慢慢减少,但内心依旧有一处难解的心结,为了保证大哥日后的生活,也为了萧伯父能够顺利报仇,所以小侄才会拦下伯父。”
“哦?难道你知道谁是凶手?”萧远山好奇的看着萧晨,脸上的紧张之色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兴趣。
萧晨点点头,道“我先给伯父讲一个故事,相信伯父听完了这个故事之后,就知道谁是凶手了。”
萧远山点点头,萧晨随后开口“东汉末年,群雄并起,天子失其鹿,导致诸侯割据,互相攻伐,而那时的塞外之地,鲜卑一族强势崛起,进驻中原,虽然后来被魏晋灭掉,但其已经在中原扎根,并且在魏晋末年建立大燕,而当时的大燕皇帝,复姓慕容。
数百年过去,大燕早已灭亡,但其后人却始终以复国为己任,想要重现当年大燕皇朝的风光,不过现下虽然三国争霸,但百姓却安居乐业,想要复国,谈何容易?所以,三十年前,慕容一脉家主慕容博,便向少林假传信息,说契丹辽人派遣大将,欲要来中原偷取少林秘笈,普及大辽,全民习武,以便南下中原,而少林寺众僧信以为真,再加上当时来的人乃是萧家之人,萧是辽人大姓,可谓皇亲国戚,由不得少林寺众僧严阵以待,所以,当时少林寺方丈便联合一众中原高手,于雁门关外伏击此人。
随后,慕容一脉家主在行动过后,突然炸死,潜伏于少林寺当中,潜心修行,以备将来只用,如今算算时间,已经足足二十七年。”
萧远山脸色凝重的看着萧晨,他很想去反驳,但最后却没有这么做,因为他自己的师父就是中原人士,他的妻子同样是宋人,对于宋人,他可谓是非常了解,少林寺的一众僧人如何,在过去的三十年里,他也算是摸了个通透。
而且根据萧晨所言,跟他调查出来的带头大哥可谓是一个人,他正想着如何让对方身败名裂之后死亡,可现在他改变了这个主意。
因为他已经听出了萧晨的意思,不管是他们一家,还是带头大哥一方,都是受害人,慕容家的目的,就是要为此挑起宋辽纷争,最好兵戎相见,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慕容家才能够崛起复国。
最主要的是,乔峰现在生活的很好,中原人对他都非常照顾,虽然还是不能弥补他妻子的死亡,可足以消弭掉大部分的仇恨,而现在萧晨的话,直接让他的这一丝仇恨彻底消失,转而移植到了慕容家人的身上。
“你是说,那个背后主使人就在少林寺隐藏着?”片刻之后,萧远山的双眼突然绽放出一丝冷芒,沉声问道。
萧晨轻笑着点点头,道“没错,而且他还和伯父你交手不下十余次,每次你们两个都是平局收场,但我相信,如果你们两个知道了对方的身份的话,最后肯定会两败俱伤,甚至同归于尽,所以,我希望伯父暂时压下这些,而先考虑一下自己的身体,我知道,伯父强行修炼少林七十二绝技,但那些绝技如果没有相应的佛学修为的话,不但不能发挥出全部威力,反而会对自己的身体造成巨大的负荷,我想,现在伯父对自己的身体状况应该很了解了吧?”
萧远山摸了摸自己肋骨下三寸处,随即叹了口气,道“那我该如何做?”
“藏经阁有一扫地老僧,其武功境界和佛学修为同为天人之境,如果伯父肯放下仇恨,虚心求教的话,他一定能够让伯父恢复如初,当然,这并不是说不让伯父报仇,而是由小侄代劳,小侄发誓,只要寻找到机会,必然生擒慕容博,将其带到伯父身边,到时候任打任杀,伯父以为如何?”
萧晨的话让萧远山再次陷入了沉思,这一沉思便是足足一个时辰,看着已经偏西的太阳,萧远山站了起来,道“峰儿有你这么一个兄弟,是他的福气,我知道你的意思,就是不想让我破坏现在峰儿的生活,更不想让他认祖归宗,但这些我都不在意,毕竟峰儿同样有一半的汉人血统,但是……”
说到这里,萧远山的语气一顿,沉声道“我希望在乔氏夫妇死了之后,你能够将一切告知峰儿,让他为我萧家留下香火,只要你答应我,我立刻返回少林,拜师剃度,从此不问过往仇恨。”
“好,我答应你!”萧晨看了一会儿萧远山,发现他说的真诚无比,所以他直接应了下来,虽然他不一定能够亲口告诉乔峰,但他已经想好了办法去处理这件事情,目前最主要的,还是要安抚好萧远山,免得他到时候弄出什么太大的动静,破坏掉现在的一切。
在萧晨答应之后,萧远山便哈哈一笑,纵身离开了树林,看着萧远山的背影,萧晨微微叹了口气,随即苦笑着摇摇头,暗道自己多想,不过经过萧远山这么一闹,他的心情好了很多,瞅准方向,纵身而回!
第二十五章灵鹫宫(三更求订)
十日后,西域天山的一条小道上,一辆马车急速而行。
当日,萧晨将一切都告知了萧远山之后,第二天他便亲自前往少林,暗自查探了一下,发现萧远山竟然真的剃度出家了,并且拜在了扫地僧的门下,当看到这种情况的时候,萧晨很是松了口气,最少,有扫地僧看着,萧远山日后想要做什么,估计会非常困难。
再加上扫地僧的高深佛学,说不定真的能够将萧远山内心的仇恨全部化解,从此脱离尘世,六根清净。
七天前,乔峰接到丐帮弟子的传信,西夏和大辽的人马又开始了蠢蠢欲动,所以便动身前往雁门,亲自主持大局。
而无所事事的萧晨,便带着一众女人离开了少寺山,来到了这天山之上,既然答应了要光大逍遥派,那么拉帮手是必要的,天山童姥可是不二人选,当然,李秋水的实力也不错,可现在的李秋水是西夏皇太后,身份不行,萧晨相信,一旦李秋水进入宋境,那么逍遥派的名声肯定会跌落不少。
不过让萧晨等人吃惊的是,在乔峰离开的时候,阿朱竟然以照顾乔峰的理由跟着走了,颇有些死皮赖脸的赶脚,好吧,当时看到这种情况的时候,其余人目瞪口呆,萧晨则和凝紫宸同时感慨了一句,剧情的惯性真的是天下无敌了。
至于阿碧,现在还不知道她会怎么样,但萧晨是绝对不会看着这么一个姑娘重新回到慕容复的身边的,至于将来如何安置她。好吧。这种事情他还真的没什么经验。反正距离离开这里还有一段时间,到时候再看就是了。
马车前行了大约一个多时辰之后,来到了一处断崖前面,在断崖的中间,有一条粗大的锁链连接着两端,除此之外,周围再也没有别的路可以通过。
面对这种情况,萧晨的双眼一亮。露出了一丝欣喜的表情,他本来还想着怎么寻找灵鹫宫呢,没想到竟然直接一头撞在了灵鹫宫的大门前面,如果和原剧情中一样的话,那么过了这条断崖,就是灵鹫宫的地界,九天九部应该就在这里驻守。
“阿晨,怎么停下了?”就在萧晨欣喜的时候,凝紫宸掀开车帘探出头问道,不过当她看到前面的情况时。便了然的点了点头,道“看来我们的运气不错。竟然直接就到了这里,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硬闯吗?”。
萧晨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随后运转内力,大声道“大师伯,逍遥派门下萧晨今日特来拜见,望请现身一见!”
“又是这招!”凝紫宸嘟嘟嘴,朝着萧晨办了个鬼脸,嬉笑着调侃了一句,便转身进了马车,开始招呼一众人下车,毕竟到了这里,马车的作用已经彻底消失了。
萧晨对于凝紫宸的调侃微微一笑,不置可否,虽然这招老套了一些,但很管用不是吗?
果不其然,仅仅过了片刻不到的功夫,断崖的前面便嗖嗖的窜出十几道身影,随后一道面色衰老,头发花白的老妪从上空缓缓飘落,身影说不出的潇洒,来人正是天山童姥和梅兰竹菊四剑以及九天九部的弟子。
“你是逍遥派的弟子?谁的徒弟?无崖子的?还是那个贱人的?”天山童姥落地之后,看着萧晨,声音中听不出丝毫的亲近,也是,当年无崖子伤了她的心,李秋水毁了她一生,她对逍遥派要是有好感的话,那才是奇怪的事呢。
但萧晨知道,此刻的天山童姥对无崖子并没有彻底死心,真不知道已经已经九十六岁的老婆婆,还爱来爱去的,不累吗?
萧晨微微拱手,笑着说道“师侄乃无崖子门下关门弟子萧晨,也是这一代逍遥派掌门人,大师伯,难道不欢迎吗?”。
天山童姥的双眼一眯,随后略显吃惊的说道“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竟然达到了如此境界,甚至师伯都有些不如你,看来师弟收了个好徒弟呢,既然你是这一代的掌门,那么你师父呢?”
“师父他老人家正在擂鼓山上享受天伦之乐,不过师父他老人家最多只有三五年的时光可以享受,所以,师侄这次特地前来,一方面是拜访师伯,寻求师伯重回逍遥派,另一方面也希望师伯能够前往擂鼓山,和师父一聚!”
萧晨躬身一礼,他知道,想要天山童姥心甘情愿的重新回到逍遥派门下,无崖子是一个绝对的底牌,不拿出来,那是想都别想,而萧晨故意将无崖子的年限透漏出来,就是为了给天山童姥一个紧迫感,让她尽快抉择,而萧晨相信,在灵鹫宫和无崖子的面前,她一定会选择无崖子。
果不其然,听到无崖子只有三五年的寿命,天山童姥的神色一下子慌乱了起来,再加上萧晨特意的抚摸着自己的右手大拇指,让天山童姥知道,他的身份不是假的,这样一来,她就不会怀疑萧晨的话。
“你跟我进来,详细的和我说说情况!”天山童姥看了一眼萧晨和他身后的一众女人,道“没想到你也是个花花公子,让她们都过来,跟着九天九部的人先去休息!”
萧晨点点头,对于花花公子的评价自动忽略,不过现在他的身边跟着四个女人,想要不给人留下那种印象都不太可能,对此他除了叹气之外,别无他法,总不能将别人的嘴全部缝起来吧?
朝着穆念慈点点头,穆念慈微微一笑,一手抱着小成麟,一手搀着凝紫宸纵身一跃,直接跳过了断崖,其实凝紫宸自己也能过去,不过她从来没有试过,所以还是算了,省的她一紧张,再掉进去,那萧晨就真的是没地儿哭了。
随后,萧晨一手抓着王语嫣,一手抓着阿碧,脚下轻轻一点,身体便如同一枝利箭一般落在了对面,看得一众九天九部的女孩儿和梅兰竹菊四剑那叫一个目瞪口呆,好吧,她们也见过童姥这样,但萧晨才多大?和她们差不多吧?
萧晨直接将王语嫣她们丢给了梅兰竹菊,随后和穆念慈交代了一下,便朝着前面的童姥跃了过去。
一刻钟后,灵鹫宫后殿内,童姥拿着逍遥派的掌门扳指,眼神中充满柔情,随后微微叹了口气,道“你是说,师弟将所有的真气全部给了你?不过也是,如果不是师弟的真气灌注的话,以你的年纪绝对不可能达到这个境界,但你的资质确实不错,想必在拜师弟为师之前,你的境界已经不低了吧?”
“先天后期!”萧晨点点头,这点儿倒是没有反驳,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得到天山童姥的亲睐,要知道,他可不单单只想着将童姥拉回逍遥派,更主要的是他想要学会天山六阳掌以及天山折梅手这些武功,当然,生死符那也是要学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派上用场,随着以后经历的世界越来越高级,多一些准备总是好的。
虽然这些武功他都能够通过系统兑换过来,可那些兑换点留着岂不是更好?再说了,系统兑换出来的,远远不如自己修炼得来的精深,稳固。
童姥欣慰的点点头,道“确实不错,既然你是这一代的掌门,那灵鹫宫我就暂时交给你了,我先去看看师弟,至于灵鹫宫接下来怎么安排,你自己看着办吧!”
萧晨微微一怔,随即心中欢喜,童姥的话代表她乐意重回门下了,萧晨相信,当无崖子看到童姥的时候,内心的遗憾肯定会少很多,至于最后那一丝遗憾,就只能等李秋水和他碰面了。
当天下午,童姥仅仅是简单的交代了一下九天九部的人,让萧晨担任灵鹫宫宫主,便自己一人离开了天山,看着童姥风风火火的样子,萧晨忍不住轻笑,都这么大的年纪了,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坚持。
不过对于童姥的表现,给穆念慈等几个女人的感触还是非常大的,最直接的体现就是当天晚上吃饭的时候,萧晨碗里的菜几乎就没有和碗沿平齐过……
第二十六章丁春秋(一更求订)
天山童姥走了,留给了萧晨一个温柔窟,让萧晨过的那叫一个欲仙欲死,尤其是梅兰竹菊四剑,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去服侍萧晨洗澡,可这是她们能做的事儿嘛?萧晨可不是虚竹,他可是有妻子和孩子的。
除了洗澡之外,每天早上她们四个还要过去帮萧晨穿衣服,好吧,这都叫什么破事儿啊,最让他可气的是,面对这种情况穆念慈和凝紫宸不管管也就算了,竟然在背后笑他,我说两位姑奶奶,有那么好笑吗?她们四个服侍的可是你们俩的男人好不好?
好在,还有一个王语嫣知道去安慰她,同时也很努力的‘训斥’四剑婢,只是她天生就不是一个狠人,那叫训斥吗?软绵绵的语气说出来的话,更像是在安慰人好不好?
阿碧干脆来了个眼不见心不烦,跟着九天九部的那些个姐姐妹妹去练剑去了,真不知道这丫头从哪里来的热情,竟然想着要练武了。
为了躲避这种温柔罪,萧晨每天早上便早早的起床,随便拿一些吃的便钻进后面的石室内,研究墙壁上的武学秘籍,最先选择的,便是天山六阳掌。
这套掌法同样是以刚猛著称,除了招式路数之外,和降龙十八掌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所以萧晨学起来可谓是顺风顺水,仅仅三天便将这套掌法打的炉火纯青。
接下来的几天,他专门研究了一下天山折梅手,这套武功可谓是掌法中的独孤九剑,任尔等千般变化。我自一招破之。在射雕中研究过独孤剑法的萧晨。对这套掌法那叫一个喜欢啊,没办法,谁让他当初没有学到真正的独孤九剑呢?
这套折梅手他足足研究了十天,才算是初步掌握,随后又花费了足足半个月的时间将其精深,直到这套武功炉火纯青之后,他才给自己放了个假。
至于生死符,那个和六阳掌是一块儿的。在学会六阳掌的时候,他已经掌握了,到了现在,他来灵鹫宫的目的算是全部完成。
为了能够脱离‘苦海’,当他全部学完之后,仅仅在灵鹫宫待了两天,便迫不及待的将一切事情交代给了九天九部的负责人,让她们带着人前往擂鼓山听用,随后带着一众家小落荒而逃。
只是,让他无语的是。也不知道是谁通风报信,当他们来到天山脚下的时候。梅兰竹菊四剑婢竟然正好堵住了他们的去路,好吧,这下连逃也不用想了,萧晨倒是很想拿出尊主的气势,将她们四个赶回擂鼓山,可穆念慈却以他们现在需要几个侍女伺候孩子为由,将她们四个留了下来。
“这算不算是自作自受?”驾着马车,萧晨喃喃自语了一句,要知道,现在他可是有着足足五个婢女在身边,可赶马车的竟然还是他,这让他到哪儿说理去?
哀叹了一声,将车内传出来的笑声自动过滤,专心的驾驶马车,一路朝着中原而去,其实从灵鹫宫返回中原,是要经过西夏国都的,可萧晨专门绕了个路,一方面为了躲避李秋水,暂时还不是和她见面的时候,一方面也是为了好好放松一下自己,好好游览一下这大好河山。
两天后,就在他们临近雁门关的时候,突然从他们的东南边传来一阵阵呼喊声“星宿老仙,法力无边,星宿老仙,法力无边……”
听到这个声音,凝紫宸唰的一下钻出车子,坐在萧晨身边,低声道“丁春秋竟然来中原了,这是不是代表着阿紫已经跑出来了?你说后面会怎么发展?你已经把这个世界破坏的面目全非,武林大会还会不会召开?还有聚贤庄那些,唉,我发现你改变了乔大哥的命运之后,这个世界好像变得没什么意思了呢。”
“所以你就想着法的折磨我?老实交代,你把语嫣推过来就算了,阿碧和梅兰竹菊是怎么回事儿?别跟我说这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