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无限穿梭者〗第52部分

和刚开始相比,到底是差了一些,而趁着这个时间,凝紫宸又开始了自己的普及教师的工作,将这个世界的几个主要人物和王语嫣、穆念慈讲解了一下。
果不其然,当听到帝释天活了两千多年,真龙存在这些之后,对于萧晨的任务,她们两个也不抱什么信心了,这几乎就没有完成的可能好吧?虽然奖励很丰富,可没命了,这些奖励有什么用?
“晨哥,我觉得这个世界挺好的,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就在这里一直生活下去算了,反正以我们的武功,怎么也会生活的很好不是么?而且这样一来的话,我们也不用担心现实世界里面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就在几人即将走到半山腰的时候,穆念慈咬了咬牙,突然走到萧晨身边开口说道。
王语嫣和凝紫宸被穆念慈的话给镇住了,要知道,现在穆念慈和萧晨的孩子就在现实世界,穆念慈想要说出这句话,得需要多么巨大的勇气才能够做到?而这,也可以看得出来,穆念慈对于萧晨的爱,已经达到了可以舍弃一切的地步,哪怕是自己的亲生骨肉。
当然,穆念慈之所以敢这么说,是因为现在儿子在现实世界过的很好,地位尊崇,就算没有他们,以后也会生活的很好,与其和他们一样忙碌奔波,倒不如做一个平常人,好好的过完自己的一生。
凝紫宸这时候也回过味了,点头道“确实,宝儿在现实世界里有爸爸妈妈看着,我们回不去的话,小家伙就是凝家唯一的后代了,爸爸妈妈一定会呵护到骨子里的,我们完全不用担心,只要想办法完成任务,离开这里就行,怎么着我们也不可能花费几十年的时间才能将这个任务完成吧?”
经过他们这么一说,萧晨总算是反应了过来,确实,这件事情急不得,虽然现在时间的比例已经非常小,可只要有,他就有坚持的信念,哪怕只是二比一也行。
“你们说的对,顺其自然吧,走,我们今天第一天进来,好好的欣赏一下这里的风景,也算是在忙碌之前的最后一段放松,以后估计就算我们想要轻松,都轻松不下来了!”萧晨总算是露出了一丝会心的笑容,大笑着说道。
重新恢复了心情的四个人,脚步明显加快了很多,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几个人已经到了山顶,看着映入眼帘,比山体还要高出近百米的乐山大佛,心情一阵震荡,不过,就在几个人还没来得及回味的时候,一声孩童的呼喊声传进了几个人的耳朵里……(未完待续)
1212323811012858
第五章卷入大战(二更求订)
ps二更来了,字数绝对让各位满意,至此新年之时,各位是不是多给一些鼓励?打赏订阅和月票,现在可是急需啊,拜求中……
乐山大佛的手臂处,湍急的湖水呼啸而过,卷起一片数米高的浪头直直的朝着大佛的身体打了过去,而此刻,在那手臂和麒麟洞链接的地方,赫然有两个小孩儿正直愣愣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的看着前面不远处的大浪。
山顶,萧晨一听声音,联系一下剧情就知道,此时应该是聂人王和雄霸打斗之前时候,下面的两个孩子,必然是聂风和断浪,所以,顾不得太多,他直接纵身从山顶跃到了大佛的肩膀上面,紧跟着垂直而下,凌波微步在大佛的手臂上连连轻点,呼吸之间,他已经落在了两个孩子的身边,一手一手提着一个,纵身而上,按照原路返回山顶。
就在他们刚刚离开,一个巨大的浪头便拍击在了大佛的手臂上,巨大的水柱顺着麒麟洞的洞口涌了进去,紧跟着便是冷热交接,发出一阵轰鸣的爆炸声,通红的火焰带着浓郁的烟雾从洞口内喷薄而出。
“谢谢叔叔!”聂风和断浪两个年级虽小,却非常懂事,想想也是,一个是南麟剑首段帅的儿子,一个是雪饮狂刀聂人王的儿子,怎么可能不懂事?
萧晨轻轻地抚摸着两个人的头顶,笑道“怎么就你们两个在那里?多危险啊。你们家的大人呢?”
断浪眼圈一红,看了一眼下面的山洞,道“我爹爹进了麒麟洞。就再也没有出来,我在那里等他!”
“我爹好像要和什么人比武,就在大佛的头顶,我也是在那里等他的!”到底是小孩子,断浪刚刚说完,聂风便迫不及待的开口说道。
萧晨故作恍然的点了点头,随即抬头看着山顶。道“你们两个叫什么名字?”
“我叫断浪(聂风)!”好嘛,异口同声。这俩孩子,萧晨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看着眼前天真的两人,谁能想到日后一个为了成为天下第一而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恶魔。而另一个则为了匡扶正义而堕入魔道?
萧晨轻笑一声,转身对着凝紫宸三人道“你们在这里看着他们两个,我上去看看!”
语落,也不等三人反应,便纵身而上,两个起跳已经消失在云端之中,宛若仙人一般的手段让聂风和断浪看得眼睛发直,好吧,虽然他们一个是南麟剑首的儿子。一个是雪饮狂刀的儿子,但真正说起来,他们还真没见过什么高手手段。毕竟他们的父亲不可能在儿子面前炫耀什么。
“叔叔好厉害!”断浪感慨了一句,换来的是聂风点头附和,看着站在他们身边的凝紫宸三人轻笑不语,这一刻,她们三个似乎猜到了什么,看着聂风和断浪。也不知道会是谁,能够成为萧晨的衣钵传人。
大佛头顶。萧晨如同大鹏一般呼啸而上,随即稳稳地落在了一个角落处,在他的两边,一个端着雪饮狂刀,一个手握火麟剑,而同时,还有一个女人正依偎在雄霸的怀抱里,赫然便是颜盈。
突然出现才萧晨,让严阵以待,一触即发的两人齐齐愣了一下,不过聂人王随后便恢复了正常,而雄霸作为天下会的会长,对于这种‘冒犯’他的人,向来没什么好感,所以脸色略显阴沉。
倒是颜盈,看着萧晨双目微微一亮,好吧,这个女人虽然贪慕虚荣,可还是知道陪着一个老头子不如陪着一个帅小伙来的惬意,前提是这个帅小伙必须得有争霸天下的决心才可以,要不然,免谈。
“你是谁?”萧晨的出现,让现场剑拔弩张的气氛为之一紧,随后雄霸冷冷开口,眼神中闪过一丝杀机。
萧晨朝着两人拱了拱手,轻笑道“逍遥派萧晨,今日得知天下两大顶尖高手雄霸雄会长和雪饮狂刀聂人狂要比武,所以特地前来一观,冒犯的地方,还请恕罪,两位,你们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无知小儿!找死!”雄霸冷哼一声,对于萧晨的轻描淡写很是愤怒,大手一挥,一股极其强烈的剑气轰向了萧晨,很显然,这个时候的雄霸远远没有十几年后那么稳重,这一击明显的是想要要了萧晨命。
萧晨微微一笑,他早就看出来了,这个时候的雄霸,也就是金丹之境初期巅峰,就算是比之他,还差了些许,而聂人王则要比雄霸还差了些许,说实话,这些让萧晨微微有些失望,到底是进来的早了。
如果晚上几年或者直接在风云剧情开始之后再进来,那个时候的雄霸最少也得在金丹之境中期巅峰,甚至是后期,到风云第二部的时候甚至已经达到金丹破碎,虚空以待的元婴境界了,要不然也不会非得风云二人使用摩柯无量才能够对付。
咻~一道锐利的六脉剑气直直点出,和雄霸的剑气来了个硬碰硬,轰的一声巨响将两人中间的佛头直接炸掉了一个三米见方的大坑,这一幕让雄霸和聂人王的双眼齐齐眯了起来,他们两个怎么也没想到,突然出现的这个人,竟然有着如此实力。
尤其是聂人王,哪怕是他,都不敢和雄霸面对面的硬抗,所以才会对萧晨举重若轻的轻松神态给震慑,这是一种自信,代表着萧晨的实力绝对要比他们两个强,最少也是和雄霸持平的境界,天底下,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一个超级高手?
“两位,今天在下前来,只是单纯的观礼,所以,希望二位能够克制一下,要不然待会儿发生什么,还真说不好!”平白受了雄霸一次攻击。哪怕萧晨的心境再好,也忍不住有些怒气,毕竟是顶尖高手的身份。尊严是不容侵犯的。
雄霸和聂人王同时沉默了下来,他们两个之间有着夺妻之恨,所以,两人绝对不可能联手对敌,那么如果萧晨真的加入进入的话,两人的战斗将会变成三方各自为战的大混战,到时候指不定会发生什么意外。
就在这时。萧晨突然继续说道“哦,对了。聂人王是吧?刚才聂风在下面差点儿被大浪给拍死,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我看这孩子根骨不错,如果不介意的话。不知道待会儿在下能否收他为徒?也好传承本门衣钵?”
雄霸的神色一沉,萧晨这是明显的在拉帮手,准备将他彻底给弄死的节奏啊,倒是聂人王的双眼一亮,朝着萧晨抱手道“当然不介意,能够得到萧少侠的看重,是小儿的福分,待得比武之后,人王必定会和小儿亲自叙说。”
颜盈的神色同样显得有些难看。她怎么也没想到,刚刚背叛丈夫找了一个靠山,现在就冒出这么大一个变数。她虽然不通武功,但眼界还是有的,毕竟跟了聂人王那么多年,从刚才雄霸和萧晨交手当中可以看得出来,萧晨的实力绝对不在雄霸之下,再加上一个实力超群的聂人王。一旦两人联手,那么雄霸有死无生。
“哈哈。好,今日出游,能够观一场顶级交手,还能够收一佳徒,可谓是人生之一大快事,当浮一大白!”说着,萧晨从自己的腰带处取下了一个葫芦,掀开盖子便咕咚咕咚灌了两口,大声道“两位,私事已毕,两位可以开始了!”
聂人王点点头,他知道萧晨的意思,所以转身朝着雄霸沉声道“雄会长,既然有萧少侠在这里,那我也就不跟你客气了,今日你我只解决夺妻之仇,其他的,我聂人王不会和你计较那么多,所以,我希望我们点到即止!”
雄霸心中冷哼一声,点到即止?想都别想,他看了一眼萧晨,发现萧晨没有出手的意思,自顾自的坐在那里喝酒,所以准备待会儿直接干掉聂人王,然后和萧晨一对一的打一场,寻找机会,将萧晨也杀掉,要不然留着这么一个超级高手悬在那里,他的心里怎么都不是个滋味儿。
感受着雄霸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萧晨不置可否的轻笑了一声,继续喝着自己的酒,三分归元气他也会,虽然只是精通,可只要会,他就知道雄霸的弱点,现在雄霸的境界比他还差了一小步,他有什么好担心的?
如果不是不想改变太多剧情,导致到了最后没办法收拾的话,他现在就想直接将雄霸给废了,让他陪着幽若安安生生的过一辈子,免得到最后搞风搞雨还弄的家破人亡,简直就是得不偿失。
“美人,在旁边看着!”雄霸一把推开颜盈,手握火麟剑,踏步上前,来到了聂人王的对面,神色中杀机闪烁。
聂人王知道,今天就算萧晨在这里,两人也很难同时完好无损,最次也是一个两败俱伤的局面,杀掉雄霸?他早就不想那些了,从他带着颜盈和聂风隐居之后,那颗称霸江湖的心就彻底沉了下去。
但不杀雄霸,他自己就会死,现在多了一个萧晨在旁边看着,他可以说是命绝对能够保住,但对于萧晨什么时候才会出手,他有些拿不准,别看刚才两个人说说笑笑,真要到了那个时候,指不定萧晨会做出什么事情,就算是落井下石干掉他,也不是不可能。
现在他唯一担心的,就是聂风,娘跟着别人跑了,爹要是再死了,以后他该怎么办?
总之,萧晨的突然出现,让聂人王和雄霸都充满了复杂的心思,原本剑拔弩张的局势,现在变得有些扑朔迷离,此时此刻,两个人的内心都没有了必杀对方的信念,有的只是怎么样才能够让萧晨一直在那里坐着,不要插手他们之间的战斗。
颜盈在脱离了雄霸之后,便走到距离萧晨不足十米的地方坐了下来,神色迷离的看着雄霸,眼角却不时地看一眼萧晨,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一时间,整个大佛的头顶,气氛显得格外诡异,前期是黑云压城,现在则是乌云压顶,唯有萧晨,此时还坐在那里,自顾自的喝着酒,看表情怡然自得,似乎这里的事情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一样……(未完待续)
1217505911014600
第六章收徒(三更求订)
ps三更来了,万字更新,算的上还了一章吧?唔~还有九章要还,唉~苦逼的方块,连假期都被剥夺了,求安慰啊~
乐山大佛顶端,狂风呼啸,大浪滔天;
因为萧晨的加入,使得聂人王和雄霸,都不得不多出一份心思顾忌他,所以,两人的战斗虽然依旧激烈异常,但萧晨却看得出来,两个人最多只使用了不足一半的功力,与其说是在生死相搏,倒不如说是在比武切磋。*
原本剧情中的激烈战斗没有出现,三分归元气和雪饮狂刀的绝技都没有被使用,这让萧晨感觉很是无味,早知道还不如藏起来,偷偷地看着两个人比武,最少那样能带给自己一场视觉盛宴不是?
不过不管如何,这场战斗还是结束了,让人惊奇的是,这次的比武除了聂人王的手臂上多了一道血痕之外,两个人竟然完好无损,最后可能是因为雄霸内心实在没底,所以在击退了聂人王的一招攻击之后,便借势跃上佛头,抓着颜盈逃离了此地,没错,作为天下会的老大,雄霸在这次的比武当中……逃了。
不过萧晨倒是不会傻乎乎的认为逃掉的雄霸终生止于此步,要知道,在原剧情中,风云二人使用摩柯无量将雄霸打的遍体鳞伤,而且武功全失,可数年之后,雄霸却依旧雄起,纵横江湖,由此可见雄霸内心的坚定,所以,萧晨可以肯定,经过今天的事情之后。雄霸的实力必然会在极短的时间内有一个大幅度的提升。甚至一跃成为和他同级别的高手也说不定。这就是雄霸,独一无二。
“你没事吧?”看着一屁股坐在佛头上的聂人王,萧晨轻笑一声,随后将手里的酒扔了过去,他不知道聂人王喝不喝酒,但这是一个态度问题,该做的,他还是要做的。
聂人王摇摇头。接过萧晨递过来的酒猛地灌了两口,微微叹了口气,道“我没想到,雄霸作为天下人雄,竟然会逃跑,不知道怎么搞的,心里总觉得空落落的,难道我的红尘之心还没有彻底散去?”
萧晨不置可否的轻笑一声,背负着双手站了起来,遥指着前方的大好景色道“你之所以空虚。是因为你还没有彻底放下,不是说江湖俗世。而是对于人世感情,红尘不断,你岂能避世?而且来时我听闻你们聂家素有一种遗传病,疯血症,这些年你苦苦追寻治疗疯血症的办法,找到了麒麟洞,寻到了血菩提,但依旧没有成功,你心里的牵挂太多,如何能真正的避世潇洒?”
聂人王心神一震,起身恭敬的朝着萧晨行了一礼,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人王受教了,萧少侠,不知道你刚才所说的话是否做数?如果可以的话,人王准备今日就让风儿拜师,然后专心寻找血菩提,希望早日解决这一病症,风儿还小,不应该受这种苦楚!”
萧晨微微一怔,他刚才之所以说要收聂风为徒,只是想要给雄霸多一些压力,让他对聂人王出手的时候无法全心全意投入,免得聂人王和原剧情中一样,托着重伤之躯进入麒麟洞,如果聂人王没有受伤的话,哪怕是火麒麟想要杀掉他,也是难上加难,君不见绝无神和后期的雄霸都能够正面和火麒麟对抗了么?虽然他们没打赢。
随即他便陷入了沉思,因为一旦收徒聂风的话,那么整个风云的剧情就全部被改变了,不说别的,就算是泥菩萨给雄霸的提示依然是‘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雄霸在知道了聂风是自己徒弟之后,也不会过来强行带走聂风,因为他还没那个把握。
当然,雄霸也可以寻找另外一个和聂风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名字叫风的人,毕竟这个世界每天都有那么多人出生,总有一两个是相似的,只是就这么改变了聂风的命运,会不会太过于搅局了?
只是这种想法仅仅在他的脑海中存在了十几秒钟,便被他扔出了脑海,心神一片清明,可谓心念通达,心神境界再次提升,不为别的,只因为他想到了当年在天龙世界当中无崖子和他说的话。
人活一世,需率性而为,瞻前顾后,岂是强者所为?逍遥派为何叫做逍遥,逍遥就是要随心而行,不让内心受到约束,过多的约束只会让自己止步不前,一旦如此,那么终生再也不可能踏入更高境界,而且这样的生活,还有什么乐趣可言?
是啊,想那么多做什么?系统的任务就是要成为天下第一人,仅仅是这个,就足以让他面对未知,改变一些剧情又怎么了?在天龙的时候,他还不是把整个剧情改的乱七八糟?如果一切都知道了,那还有什么乐趣和激丨情?
人,只有面对未知,改变未知,征服未知,才能够彻底的体会那种快意恩仇的畅快感,前怕狼后怕虎的,算什么?
想通这些,萧晨笑着抬头,看向聂人王,道“当然,我本意就想要收下聂风为徒,只是有些顾虑,但现在无所谓了,反正师门之内只剩下了我和三位妻子,想必师门规则,还是能够通融的!”
聂人王心中一定,刚才萧晨沉默的时候,他还真的有些无奈,担心萧晨拒绝,一旦那样,他必然不敢全身心的去寻找血菩提,可麒麟洞内又是危机重重,稍有不慎就可能命丧黄泉,现在好了,什么都不用担心了,如果运气好的话,他还能够找到聂家先祖留下来的冰心诀,有了冰心诀和血菩提双重保障,必然能够让聂家从此摆脱疯血症。
“既然如此,那事不宜迟,我们立刻赶到山下,有些事情,我还是需要和风儿交代一声。不过从今日之后。风儿就有劳少侠多多照顾了!”聂人王颇有些迫不及待的感觉。不过也可以理解,活了几十年,他可是深切的知道疯血症对于聂家人的威胁。
虽然说疯血症一旦发疯,自身的实力会随即攀升数个层次,但那毕竟不是自己的,这种次数越多,对于身体的危害就越大,当有一天压制不住的话。那么也就是身死道消的时候,所以,现在好不容易有了希望,聂人王又岂会不急?
山下,已经足足等了一个多时辰的凝紫宸三女脸上都带着丝丝的担忧之色,凝紫宸是知道雄霸和聂人王的厉害,而穆念慈和王语嫣虽然没见识过,可却知道凝紫宸不会无的放矢,所以三人都有些担心萧晨会不会鲁莽的加入他们的战团。
倒是聂风和断浪两个小家伙,没心没肺的在那里玩耍。还学起了大人要结拜为兄弟,互相告知年龄之后。断浪比聂风小一个月多一点,所以聂风是大哥,断浪成了小弟,两个人‘大哥’‘二弟’的叫个不停,让凝紫宸三人忍不住想起了天龙里面的乔峰。
“看他们相处的这么好的样子,真的很难想象以后会变成不死不休的关系,世间万事,还真是让人难以捉摸!”凝紫宸感慨了一句,随后露出一丝笑容,她相信,有了萧晨插手的话,两人之间的关系必然不会和原剧中一样。
就在这时,萧晨和聂人王相继从佛头上面落了下来,轻步走到三女的面前,萧晨轻轻地刮了一下凝紫宸的鼻尖,笑道“想那么多做什么?对了,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就是聂风的父亲,北狂刀聂人王!”
聂人王朝着三女拱了拱手,道“聂人王有礼了!”
三女齐齐还礼,乖乖,这可是风云中曾经独霸一方的人物,竟然朝她们行礼,虽说萧晨的身份也差不多,可总是有些受宠若惊。
“爹爹~”就在几个人互相道礼的时候,聂风拉着断浪跑到了他的面前,道“爹,这是我刚刚结拜的弟弟断浪,怎么样?是不是很帅啊?”
噗~萧晨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蹲下身子,抚摸了一下聂风的头顶,笑着说道“聂风是吧?刚才我和你爹爹商量了一下,现在我要问问你,如果让你拜我为师,跟着我学武,你愿不愿意?”
聂风微微一怔,随即抬头看了一眼聂人王,在得到了聂人王肯定的答案之后,立刻兴奋的拉着断浪的手,道“哦~有人要收我做徒弟了,弟弟,等我学会了武功,我一定要好好保护你。”
断浪的小脸儿涨的通红,道“我也要保护大哥!”说完,他直接跑到萧晨的面前,双腿跪地,道“叔叔,你也收我做徒弟好不好?”
萧晨依旧带着一副温和的表情,笑着问道“你叫断浪是吧?你能不能告诉叔叔,为什么要学武呢?”
“我要找我爹爹,我要保护大哥,我要……我要……”好吧,到底是小孩子,但就凭前面两句话,就足以说明人之初,性本善了,四岁的断浪如果调教好的话,绝对会成为一代大侠。
不管有没有任务,萧晨都想着要亲自教断浪,彻底扭转这个南麟剑首儿子的命运,所以,萧晨故作沉思之后,便笑着点点头,道“好吧,等会儿你和你大哥跟着你聂伯伯去准备一下,然后拜师,记住,以后要记住自己的诺言,可不要学坏了!”
“耶~”断浪立刻开心的跳了起来,其实如果不是在天下会雄霸处处压制断浪,再加上天下会的那些个下人一直对断浪不屑一顾,甚至出言讥讽的话,断浪的命运绝对不会那么疯狂,那么悲剧。
两个小家伙跟着聂人王离开了,直到他们的背影消失之后,凝紫宸才跳了出来问道“你收了他们两个做徒弟,不怕以后雄霸和你死磕啊?要知道,少了聂风的雄霸,估计会被气疯。”
萧晨嘴角一抽,道“已经晚了,经过今天之后,我和雄霸之间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行了,不说这些,反正总有一天是要面对的,晚来不如早来,我们也准备一下吧,收了他门两个之后,就找个地方安安稳稳的等待剧情开始!”
“如今也只能这样了!”凝紫宸叹了口气,一副忧心忡忡的神色……(未完待续。。)
1222374111017639
第七章剧情开端(一更求订)
ps更新送上,元旦最后一天,各位疯狂一点嘛,扭扭捏捏的不像过年的人哦~求订阅,打赏,月票~吼吼~
“师父,我们回来了!”
乐山大佛下面的一座小山谷内,一套简陋的竹屋静静的伫立在那里,被群山环绕,细水围转,好一派人间仙境。\ 
萧晨蓦然抬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两个翩翩少年,心中忍不住一阵恍惚,这就十三年过去了,好快的速度,好惊人的流逝。
没错,到今天为止,萧晨一行四人,来到这里已经足足十三年,当年两个四岁的娃娃现在已经是十七岁的翩翩少年郎。
在过去的十三年里,为了不继续破坏剧情,也为了能够让自己静下心来好好的钻研自身武学,寻求更大突破,萧晨直接在乐啥大佛这里选择了隐居,带着凝紫宸三人每日修炼之余游山玩水,倒也乐得自在。
由于心静下来了,所以在十三年里,萧晨四人的进境是惊人的,萧晨由原来的金丹中期,一举迈入金丹巅峰,并且触碰到了更高层次的门槛,只需要一个契机,就能够彻底摆脱**凡胎,成为陆地神仙般的脱凡之境。
而凝紫宸三人由于服用了萧晨给予她们的洗髓丹,进境更是惊人,一个个全部迈入了金丹之境的初期,尤其是王语嫣,更是后来居上,不但追平了凝紫宸和穆念慈,反而处于三人之中战力第一人,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为了增加她们三个人的实战经验。在过去的十数年间。萧晨没事的时候就会带着她们出去会尽天下‘杂碎’。那些在武林当中声名狼藉的人大部分被她们三个给收拾掉了,所以,她们现在不但是武林中真正的超级高手,更被江湖人送‘白衣三侠’的称号。
当然,对于自己的两个徒弟断浪和聂风,萧晨也是教的尽心尽力,聂风依旧是风神腿的绝技,除此之外还有他们家的冰心诀以及逍遥派的凌波微步。血饮刀法萧晨不会,所以将自身的天山六阳掌教给了聂风。
断浪则是六脉神剑加上凌波微步和降龙十八掌,总体而言,萧晨是尽可能的让两个人的实力持平,免得到时候出现什么意外。
让人可喜的是,断浪在他们的教导下,不仅没有了原剧情里的嚣张跋扈和不折手段,反而成了一个重情重义的逍遥侠客,嫉恶如仇,孝敬师父。尊重师兄,总之。在这片山谷,一片祥和,每日里温馨和睦,倒也是人间至乐!
一个月前,已经进阶到先天中期的两个徒弟,被萧晨派了出去侦察江湖上的情况,他来这里可不是享受的,还有着任务要去完成,更要经历足足三部风云的时间跨度,期间何止十年?
要知道,现在这个世界的时间比例和现实世界已经变成了十五比一,也就是说,现在外面已经过去了将近一年的时间,如果再过上一段时间,他都不知道回去之后儿子还认不认识他。
最主要的是,也不知道因为什么,是他和凝紫宸三人境界的原因,还是别的什么,总之在过去的十三年里,凝紫宸三人竟然没有一个人怀孕,这种几率,如果不是三人的寿命大大增加的话,估计凝紫宸和王语嫣都能被急死,毕竟穆念慈好歹也有了个儿子不是?
“调查的怎么样了?”萧晨收回心中乱七八糟的思想,端坐在那里,看着两个徒弟满意的问道。
先天中期,在这个世界并不算什么超级高手,但也算得上是一流高手了,毕竟金丹之境,整个风云世界才有几个?剑圣算一个,无名算一个,破军也是,雄霸、绝无神这些都是这一境界,总而言之就是二十之数估计都算的有点儿多。
“已经调查清楚了,天下会的雄霸果然不是一个安分的人,在半年前,他分别派出了他的三个徒弟南征北战,势要一统中原,如今已经只剩下了无双城和其周边的一些势力还没有遭到清洗,但我相信无双城那边撑不了多久!”作为大师兄,聂风开口回应萧晨,神色间带着一丝说不出的忧虑,作为一个谦谦君子,他是非常看不惯雄霸的行为,但也仅仅如此而已。
倒是断浪听完师兄的解释之后,立刻接口道“不仅如此,雄霸还打出了‘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口号,不管善恶,只要归顺就能活下去,不归顺的男女老幼全部被杀,其中就有师兄的外公一家。”
萧晨没有理会两个人,而是淡淡的问道“风儿,你刚才说的是,雄霸有三个徒弟?说说看,都有哪三个?”
聂风点点头,道“三个徒弟分别是大徒弟秦霜,一手天霜拳使得出神入化,二徒弟步惊云,排云掌据说威力无穷,三徒弟柳乘风,奇怪的是这位三徒弟的绝技竟然也是风神腿,江湖人称风神,师父,他的风神腿和我们的一样么?”
萧晨轻轻额首,叹息一声,道“雄霸的三分归元气本就源自于我们逍遥一派,只不过是流失在外的,总的来说,三分归元气到了雄霸手里,不但没有断绝,反而被他完善的**不离十,威力也不比原来的差,而你所说的天霜拳、排云掌和风神腿都是三分归元气中演化出来的,自然是差不多的,但究竟如何,这还要以后交手之后才知道。”
断浪和聂风齐齐一震,随即脸上浮现出一抹自豪,连天下会会主的武功都是出自逍遥派,可见自己门派是多么强大,更何况,作为武学奇才的他们,自然知道现在自己所学的武功,不管哪一种放到江湖上,估计都是被无数人哄抢的绝顶功法。
顿了顿,萧晨轻轻咳嗽了一声,起身道“行了。师门的一切辉煌。都是祖师们闯出来的。作为师门一份子,你们自豪可以,但绝对不能自傲,以后要更加谦虚谨慎,争取将自身的一切融会贯通,将师门的辉煌推到更高的地步。”
“谨遵师命!”两人立刻收敛了自己的表情,躬身应道。
萧晨满意的点点头,继续道“风儿。你准备一下,明天赶往无双城,我估计就在这几天,天下会一定会派人前去无双城,将无双城主独孤一方杀掉,所以,你的任务就是无论如何都要保住独孤一方,或许,这一次你就可以见识一下天下会风神堂堂主的风神腿,究竟如何!”
“是!”
聂风应下之后。萧晨又看着断浪,道“浪儿。你的任务则是赶往天下会,尽可能的接触步惊云,告知他当年真相,离间他和雄霸之间的关系,如果有可能的话,将他争取到我们这边来。”
断浪神色兴奋的点点头,道“徒儿遵命,师父,我们是不是要和雄霸开战了?”
开战么?萧晨忍不住叹了口气,确实要开战了,以现在天下会的霸气而言,雄霸绝对会趁势向自己发难,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十三年,可对于雄霸而言,哪怕是二十年,三十年,他都不会忘记当年那一幕。
所以,尽管萧晨躲在乐山大佛十几年不问江湖事,可他知道,只要雄霸想,就没有他找不到的人,他现在的所作所为,只是想要将主动权抓在自己手里罢了。
当然,最主要的是,他不相信十三年后的雄霸,能够进步比自己还大,十三年前他不是自己的对手,十三年后,更别想。
论起傲气,萧晨不比任何人的低,哪怕他十三年前对于系统的任务一度怀疑自身,可现在,他信心满满,不但要完成,而且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他可不想回去之后,儿子都十来岁了。
“行了,你们下去准备一下吧,对了,记得去和你们师娘打个招呼,这次你们离开一个多月,她们可没少在为师的耳朵边念叨,说为师不疼你们~”说到这里,萧晨忍不住露出一丝苦笑,眼神却满是温馨。
而断浪和聂风则齐齐双眼一红,十三年前,段帅进入麒麟洞,一去不返,同样是那一年,聂人王进入麒麟洞,同样是一去不返,两个人都知道,他们的父亲已经葬身麒麟洞,五年前,萧晨第一次突破之后,悍然的进入麒麟洞,将雪饮狂刀和冰心诀带了出来,还有几颗血菩提,但他同样是身受重伤,那一次直接将凝紫宸三人和断浪聂风给吓了个半死。
而也正是那一次,萧晨才知道了火麒麟的强大,到底是神兽之一,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