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无限穿梭者〗第53部分

哪怕是从未修炼过,实力也不是当时的他能够对付的,当然,现在则很难说谁强谁弱。
自从他们两个成了孤儿之后,凝紫宸三人便对他们极尽疼爱,在他们两个看来,师父没有孩子,他们虽然名为师徒,但却亲如家人,在他们两个心里,早就将萧晨和凝紫宸三人当成了自己的父母。
在竹楼的另一边,有一颗参天大树,足足二十人合抱才堪堪能够抱住的树围让人一度怀疑这棵树是不是已经成精。
当年发现这棵树之后,凝紫宸便爱上了这里,直接拉着王语嫣和穆念慈将这棵树掏空,整出了一间面积大约六十多平米的树屋,作为她们三个平日里休息的地方,当然,萧晨来的时候自然不会被轰出去,不过萧晨大部分时间还是在竹屋居住。
走到树屋前面,断浪推了一下聂风,嘀咕道“师兄,你先过去探探口气?你平时那么乖,师娘肯定不会责怪你的!”
聂风哭笑不得的看着面前的兄弟,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最后还是无奈的朝着树屋走去,就在这时,里面传来了凝紫宸的声音“浪儿,给我进来,要不然,后果自己想去!”
站在聂风身后的断浪猛地打了个寒颤,由此可见,这些年来,他没少被凝紫宸这位师娘‘折磨’,无奈的叹了口气,垂头丧气的跟着聂风的脚步走到了树屋的门前,齐齐跪了下去,道“师娘!”
嘎吱一声,树屋的门被打开,里面走出三个青春靓丽的女子,正是凝紫宸三人,好吧,进入了金丹之境之后,三人的寿命大大增加,虽然都是三十多岁的人了,可依旧看起来和十七八岁没什么差别……(未完待续。。)
1312322111029978
第八章无双城(二更求订)
ps二更来了,今日是假期的最后一天,大晚上的就别玩了,看看书,给订阅个,投个月票什么的,再温一壶小酒儿,啧啧,多惬意啊不是?还等什么呢?我可是等不及了呢!
缘分这种东西很奇妙,如果两人命中有缘的话,你是想摆脱都摆脱不掉,就比如现在,弯月当空,竹巷深幽,一男一女面面相视,两人的双眼中虽没有什么情义,但也互有好感。〖
好吧,这两人正是赶来无双城的聂风,以及无双城中的明月,在原剧情中,聂风是过来杀独孤一方的,最后被无双城逼的和明月齐齐跳崖,最后明月不知所踪,很可能直接死掉了,至于现在,聂风是来保护独孤一方的,也不知道两人的命运会怎么样。
“你是谁?”明月的声音很清脆,宛若黄鹂一般沁人心脾,再加上朦胧的白纱遮住半边脸颊,一出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画面让聂风这个见惯了自家师娘美貌的人,也忍不住一阵心动,双眼闪烁了一下。
片刻之后,他才开口回应“我叫聂风,奉师命前来无双城寻独孤一方城主,有要事相商!”
明月微微一怔,道“你是雄霸的徒弟?那个人称风神的风神堂堂主么?”
“为什么这么说?”聂风有些愣神,因为现在柳乘风在江湖上的名气应该非常大了才是,可为什么会有人将他聂风当成柳乘风?而且平白给人背黑锅,饶是聂风的心境很好,也忍不住有些憋屈。
明月看着聂风的脸色有些变化。顿时有些慌乱的解释“因为现在天下会已经雄霸大半个中原武林。只有无双城还在和他们抗衡。所以这个时候几乎所有的江湖人都把无双城当做是瘟疫避之不及,而你在这个时候过来……”
好吧,后面的话不用明月说,聂风也知道是什么意思了,只是这算不算是无妄之灾?
“姑娘别误会,在下想逍遥派萧晨门下的聂风,并不是雄霸的三弟子柳乘风,所以身份不同。目的自然不同,看姑娘身手不错,想必在无双城中地位不低,不知能否帮助聂风引荐一番?”
明月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今年的她才十六岁,是一个从未走出过无双城的单纯小丫头,心地善良,看着聂风一派真心实意的表情,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拒绝,可关键是她和无双城主府根本没什么交集。也只有姥姥能够进去。
可要是让姥姥知道了她随便帮助一个来历不明的男子的话,必然会惹姥姥不喜。心中顿时一阵纠结。
良久得不到回答的聂风大概明白了明月的意思,倒也没有什么别的心思,只是微微拱手,道“既然姑娘为难,那么聂某也就不再请求,今晚之事就此作罢,聂某还有要事在身,所以就不多留了,有缘再见!”
“什么人擅闯我无双城!”就在聂风转身即将离开的时候,一道沙哑中带着无尽威严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朵,同时三道箭矢以及其凌厉的态势射向他上中下三路,看其形势,分明是要置人于死地。
聂风一个凌波微步躲开这些暗箭,温声道“在下逍遥派萧晨门下聂风,奉家师之命前来拜会无双城独孤城主,商议要事,但不知前辈是何人?为何要暗箭伤人?”
萧晨门下?隐藏在暗处的姥姥缓缓地走了出来,看了一眼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的明月,便继续看向了聂风。
在过去的十三年里,不仅仅是凝紫宸三人闯下了偌大名声,萧晨自己也不例外,因为其飘渺的身姿和艺术般杀人的手法,再加上其杀的都是江湖上无恶不作的恶棍流氓,武林中的败类,所以江湖人送‘飘渺仙’的称号。
这个称号按道理说已经超出了一些人能够容忍的范畴,可却没有任何人反对,因为在五年前,萧晨曾经和武林神话无名一战,谁胜谁负无人知晓,可却知道随后无名闭关足足两年,而萧晨却依旧游走江湖,所以结果是显而易见的。
既然武林神话无名都不是萧晨的对手,其他人就算是再怎么不服气,也不会傻乎乎的跳出来去和萧晨作对。
所以,哪怕是无双城内的第二人,姥姥在听到聂风的身份之后也只能走出来和聂风见面,因为如果她执迷不悟的话,得罪的就是萧晨,是整个逍遥派,而在过去的十数年里,萧晨和他三个妻子护犊子的性格被无数人传颂。
“原来是萧掌门坐下高徒,老身失礼了,冒犯之处,还请勿怪,但不知少侠今日前来,有何事情?”姥姥走到聂风面前,神色平静,温文有礼,让站在一旁的明月看得有些错愕,这都怎么了?还是还姥姥么?
聂风见对方服软,也知道这是因为自己师父的原因,再加上师父的教导,更不敢失礼,立刻回礼道“是这样的,家师听闻雄霸日前已经雄踞大半武林江山,仅剩下无双城和其周边势力还在抱团抗衡,所以家师担心城主会被天下会的人暗算,便让在下过来看看,尽量帮帮忙!”
姥姥微微一怔,随即笑道“萧掌门有心了,天下会的势力扩张极快,由此也可以看出天下会的实力很强大,无双城虽然底蕴雄厚,但也有些人开始自乱阵脚,现在有萧掌门帮助,必然可以让天下会损兵折将,老身在这里先谢谢少侠了,但不知尊师会不会来?”
聂风笑着摇摇头,解释道“家师不会过来,因为这次雄霸不会来,日前家师得到消息,雄霸已经派他的三弟子柳乘风前来无双城,算算日子就是这几天了,而这位柳乘风的绝技是风神腿,晚辈不才,承蒙师父看得起。传授的武学里同样有一招风神腿。所以便自告奋勇。前来会会这位在江湖上如日中天的风中之神!”
“哦?”这次姥姥是真的震惊了,他知道萧晨很厉害,但没想到连雄霸的武学都能够弄到手,眉头顿时忍不住一皱,开始怀疑萧晨插手无双城的目的,会不会是为了无双城内的‘倾城之恋’?亦或者是剑圣的‘剑二十一’?
聂风虽然没怎么在江湖上行走过,可也在萧晨的教导下知道了察言观色,看着姥姥的表情。心中一阵无语,开口解释“前辈别误会,据家师所言,雄霸所修炼的三分归元气,本就是从我逍遥派流出去的武学,只不过当时雄霸得到的是残缺版的,被他完善了而已,所以,虽然威力依旧强大,但其中还是有一些不同的。家师的意思,也是让晚辈试一试对方的风神腿究竟如何罢了!”
姥姥心中一震。不过随后却狐疑了起来,雄霸修炼的三分归元气,这个倒是不怎么清楚,只知道雄霸非常厉害,武功已达到当今武学巅峰之境,如果说他修炼的是逍遥派的武学,没必要这么遮遮掩掩的吧?
不过如果不是逍遥派的,那萧晨为什么要这么说?要知道,萧晨的实力虽然没什么人见过,嗯,见过的人大部分都是坏人,被杀掉了,只有一个无名活了下来,但可以肯定的是,萧晨的武功比之雄霸可谓是只强不弱。
这样一个人,会说那些无聊的谎言吗?答案是显而易见的,所以,这个时候的姥姥,内心有些纠结,但最后还是迅速收敛了心神,不管如何,这都是针对雄霸的,无双城没有任何坏处,想那么多做什么?
所以,片刻之后,她抬头看着聂风,道“既然如此的话,那老身就带你去无双城主府一趟,老身也想见识一下萧掌门的高徒,是何等样的风采!”
“那就多谢前辈了!”聂风此时已经看出来了,眼前的这个老妪实力还不如他,但对方毕竟是武林前辈,该有的尊重,他还是给足了,这是萧晨经常教育他们的一句话,低调做人,高调做事,不要小瞧天下任何一个人。
无双城主府内,接到了姥姥的通知之后,独孤一方亲自带着人出现在待客大厅里面,整个大厅林林总总的坐着数十个人,这些人都是无双城的顶梁柱,可以说每一个都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由此可见独孤一方的心态,一方面给予对方足够的尊重,毕竟萧晨的面子在那摆着,另一方面就是给对方一个下马威,免得到时候聂风在这里找不到属于自己的位置。
是,你萧晨确实厉害,一个人估计都能将整个无双城给弄的彻底垮掉,可在无双城,他独孤一方才是城主,你们才是客人,喧宾夺主的事情,最好不要做。
聂风走进大厅之后,看着周围的阵势,顿时对于独孤一方的心思给猜了个**不离十,心中一动,拱手道“在下逍遥派聂风,见过独孤城主。”
独孤一方哈哈一笑,道“早就听闻萧掌门坐下两大高徒的名字,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不知聂少侠今日来此,有何贵干?”
聂风轻笑一声,不卑不亢的直起身子,道“天下会扩张迅速,短短一年时间横扫整个中原武林,现下也只有独孤城主的无双城还在抵抗,家师断言,雄霸作为一代雄主,必然不会止步于此,所以,一方面是为了了结十三年前家师和雄霸的恩怨,另一方面也为了向独孤城主讨个人情,特地派聂某前来助阵。”
“哦?照少侠所说,雄霸就那么有把握能够吞掉我无双城?”独孤一方虽然心中赞叹,但还是忍不住出声询问,毕竟无双城雄踞中原武林百多年,现在被人看不起,他就算再怎么大度,也忍不住一阵气愤,好吧,经过这么多年的时间,他已经完全忘记了他是个假的,而真的到现在也杳无音讯。
聂风不置可否的看了一眼独孤一方,道“独孤城主以为呢?”
独孤一方的内心一震,不知道怎么搞的,他在聂风双眼的注视下,竟然感觉到了一震心虚,要知道,这种感觉他已经足足近二十年没有过了……(未完待续。。)
1317482911031841
第九章风中之神(三更求订)
ps三更来了,依旧是万字更新,召唤订阅和月票,最后一天假期,好吧,虽然知道没什么希望,唉……
郁郁葱葱的树木,伴随着清脆悦耳的溪流,期间夹杂着一声声明亮的鸟鸣之声,祥和的大自然生态,让人流连忘返。《
轻轻地摘下一片树叶,放在鼻子下面轻轻一嗅,萧晨淡然开口“三天了,风儿这个时候也该到无双城了吧?”
“晨哥可是要出山了?”王语嫣双眼一亮,开口问道,凝紫宸和穆念慈也是跃跃欲试的表情。
好吧,萧晨不得不承认,人都是会变的,而且变得有时候你自己都不太相信眼前的这个人和你认识的是一个人。
无论是凝紫宸,还是穆念慈或者王语嫣,最开始的时候都是温柔贤惠的典型,是男人心目中最适合居家结婚的女人。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她们的性格可以说来了个天翻地覆的变化,尤其是最近几年,自从她们的实力达到了金丹之境之后,一个个便按耐不住自己的性子,非要行走江湖,行侠仗义。
在得到了‘白衣三侠’的称号之后,她们的兴致就更高了,可是三年前,三人突然被萧晨留在了山谷,原因很简单,不想让她们改变太多剧情,有些人,有些事情,还是需要雄霸去做。
再加上萧晨的心疼攻势,直接让三女软了下来,就这么在山谷内一待就是足足三年,可以说。在过去的三年里。真的是把她们三个给憋得够呛。现在好不容易出谷有望,怎么可能不激动的难以自己?
哭笑不得的萧晨面对三女的表情,最后还是点了点头,道“没错,我们确实该离开这里了,雄霸现在已经出手,估计最多半年时间,泥菩萨就该给他后面的批语了。成也风云,败也风云,相信天下会的内讧马上就会发生,到时候,就是我萧晨扬名江湖之日!”
“嘻嘻~晨哥,你现在都已经是飘渺仙了,还想怎么扬名啊?难道真的要和无名一样,当个武林神话,被万人敬仰?”王语嫣在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之后,心中一片欣喜。开心的调侃起了萧晨。
“飘渺仙?那是假的,什么都是假的。只有神话,才是真的,为夫不但要成为武林神话,还有成为这个世界货真价实的神话,行了,都回去准备一下,明天我们就出发离开这里,第一站,步家庄!”
萧晨话音一落,三女便齐齐一怔,步家庄?要知道,步家庄早在十二年前已经被雄霸给灭门了,现在去步家庄做什么?
萧晨看着沉默的三人,嘴角勾起一抹轻微的弧度,他之所以去步家庄,就是为了等步惊云,因为很快,步惊云就会察觉到雄霸当年所做的事情,并且会深入天下会地牢之中将步家庄幸存的人给救出来,并且将他们护送至步家庄。
虽然萧晨相信断浪能够将事情做好,可想要深入有雄霸镇守的天下会总部,难度绝对不是一般的大,估计在他还没有接触到步惊云的时候,步惊云已经发觉了什么了吧?
不过三人虽然疑惑,可还是选择了闭口不言,虽然她们的性格改变了很多,可对于萧晨的爱,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愈发深,不离不弃,海枯石烂神马的现在都太不能够形容的了他们之间的感情。
……
无双城内,聂风站在城头之上,遥望着远方的景色,在他的旁边,站着明月,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总之,今天一大早,明月就莫名其妙的来到了他的身边,成了他在无双城的陪侍。
因为心中对明月有着一种天然的好感,所以聂风倒也没有拒绝,再说,他一直坚信师父所说的话,人要随心而为,不可拘束住自己的内心,因此,如果有可能的话,他甚至想将明月直接带出无双城,成亲生子。
突然,前方在他的视线内出现一道身着白衣的身影,留着一头飘逸的长发自然下垂,面容清秀,骑着一匹洁白的骏马,正在朝着无双城的方向急速奔驰。
就在他神色疑惑的时候,这道人影突然从马背上窜了起来,双腿连续摆动,身体陡然窜出数十米的距离,稳稳地落在了距离城池大约百米之处,随后朗声开口“天下会柳乘风前来拜会无双城独孤城主,请速速通报,柳乘风在此恭候大驾。”
城头上,聂风的双眼一眯,轻声道“果然是人未至,腿先至的风神腿,看其威力,应该不弱于师门绝学,不过这个柳乘风来的倒是真快。”
说完这句话,聂风回头看了一眼明月,换上轻松的笑容,道“明月,你先回去告诉独孤城主,就说天下会风神堂堂主柳乘风已经来了,我先下去会会他,看看究竟他是风中之神,还是我逍遥派更胜一筹!”
明月的心神一阵恍惚,随即连忙抓住聂风的手,道“可不可以不要去?我看那个人很厉害,要是你出了什么意外的话,我……”
说到这里,明月才猛地发现自己好像做的有点儿过了,可怎么说呢?虽然两个人才认识不到一天,可对于聂风,她的内心深处隐隐有种感觉,似乎就认定了聂风是自己这一生的真命天子。
因此,她才会担心聂风,如果可以的话,她甚至不想聂风和任何人交手,哪怕那个人只是一个普通人,但在这样一个年代里,她知道,自己越轨了。
聂风则不然,反而心中欣喜若狂,原来他还担心自己是一厢情愿,但现在看来,分明是郎情妾意,到时候只要跟师父说一声,必然能够让师父亲自过来,为自己提亲。那个时候。谁人能够阻止他们两个在一起?
不过正因为如此。他反而直接抓住了明月的手,低声道“明月,我知道你的心思,但现在你应该做的是去告诉城主这里的事情,你放心吧,如果一个柳乘风就能让我聂风受到伤害,那我也就没脸去见师父了。”
明月咬咬牙,想要反驳什么。可被聂风抓住双手,她的内心迷迷糊糊的只剩下了娇羞,所以在聂风的推送下,她直到走到城墙下面,才反应过来,担忧的看了一眼城墙之上的聂风,便快速的朝着城主府跑去,她相信,只要城主出手,那么柳乘风绝对不足为惧。杀之也只是反手之间,到时候聂风就安全了。
嗯。不得不说,陷入恋情中的女人啊,智商绝对是已经下降到了负数的,如果她细心一些的话,就应该在昨天晚上的宴会上发现,独孤一方在看着聂风的时候,眼神中流出来的震惊和心虚。
没错,这个假的独孤一方实力很强,可那也只是在这一代而已,在原剧情里他被聂风轻易杀掉,不能说他防备不强,只能说实力不如人,更何况是现在的聂风?较之原剧情不知道强了几分。
在明月离开之后,聂风的内心呼出一口闷死,脚尖轻点,身体陡然拔空而起,直接从城墙上‘飘到’了距离柳乘风不足十米之处,从这个情况看,就可以看出来,聂风的实力在柳乘风之上,当然,也有可能是刚才柳乘风故意藏拙。
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聂风,柳乘风双眼一眯,因为现在的聂风,同样是一头自然下垂的长发陪着一套白色的长衫,举止打扮和他有八分相似,再加上刚刚他从聂风的轻功里看出了一丝风神腿的痕迹。
“你是什么人?”
聂风不理会对方的身份,依旧拱拱手,笑着说道“在下聂风,逍遥派门下,想必阁下就是被人称为风中之神的天下会风神堂堂主柳乘风了吧?据闻柳乘风的绝技风神腿,乃天下一等一的绝学,出道以来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为雄霸的江山立下了汗马功劳,今日在下不才,从家师那里同样学来了一套风神腿,所以想要和阁下切磋一番,希望阁下能够不吝赐教!”
柳乘风的眉头此时皱的更深,他刚才以为聂风的轻功只是人仿照着风神腿弄出来的二流轻功身法,但没想到竟然真的是风神腿,要知道,此时他的武学,几乎只有一套风神腿能够拿出手,其他的武功不是没有,但基本上不上档次。
不单单是他,步惊云和秦霜也是一样,说白了,雄霸就是将自己的三分归元气拆成了三套武功教给了他们三个,其他的武功?抱歉,雄霸自己会的都不多,更别说去教他们了,再加上雄霸唯我独尊的性格,就算真的有别的武功,也不可能一股脑的全部传授给徒弟,君不见,他连风神腿和排云掌这些武功都被雄霸私藏了最后一招么?
“逍遥派?不曾听闻,不过柳某今日来无双城有要事要和独孤城主商议,所以切磋之事,还是等来日最好!”柳乘风想了片刻,还是觉得这个时候不要节外生枝的好,所以开口婉拒了聂风。
但聂风今日过来,就是为了阻止柳乘风,又岂能让他如愿的进入无双城,所以,面对柳乘风的拒绝,他不置可否,淡然一笑,再次拱手道“柳兄的事情聂某大概可以猜出一二,现在尊师威名赫赫,统御中原武林大半江山,想必这些柳兄过来是为了让独孤城主率众归附的吧?而按照尊师的行事风格,一旦独孤城主拒绝,柳兄的任务就多了一条带着独孤城主的脑袋回去吧?”
聂风的话让柳乘风的神色一紧,此时他才郑重的观察起了聂风,现在就算他是个傻子,也知道聂风是过来阻止他的,何况他是一个聪明人?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柳乘风清楚,今天只要聂风在这里,他的任务就很难完成,唯一的办法就是打败聂风,强行闯入,至于说无双城内的重重危机,说实话,他柳乘风还真没怎么看在眼里。
所以,沉思片刻,他猛然抬头,看着聂风道“柳某敢问,如果柳某和聂兄切磋的话,如果侥幸胜出个一招半式的话?”
“那么聂某立刻离开,从此不再过问无双城的任何事情,柳兄,请~”聂风自信的伸出了一只手,笑意怏然。
柳乘风略显无奈的叹了口气,纵身而起,聂风则随后跟上,眨眼之间,两人已经消失在了城墙前面的一片树林之中……(未完待续。。)
1322463911035008
第十章孽缘(一更求订)
ps更新来了,各位,继续召唤订阅和打赏,还有月票,另外,感谢离合分纷和书友120226215958570两位读者送出的月票,拜谢中……
无双城的剑拔弩张,与相隔了数千里之远的天下会似乎没有任何关系,这里看起来是那么风平浪静,人来人往,如果不是深知天下会的风格的话,或许会将这里当成盛世之地,安居乐业。
在距离天下会不远处的一座酒馆里,断浪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其实就是从一个天下会弟子的身上弄下来的那种最底层的杂役服装,因为只有杂役,才不会被所有人都记住,他才能保证不动声息的潜入天下会。
说实话,此时此刻的断浪内心有些小激动,如果不是萧晨的话还在他的耳边响起的话,他估计会毫无顾忌的大闹一场,让天下会所有人都知道,他们逍遥派出山了,要来找他们的麻烦了。
但他知道,一旦这样做的话,说不定当场就能将他灭杀,对于雄霸的实力,他从来不会去怀疑,哪怕是他师父萧晨对雄霸不怎么在乎,可他师父是什么境界?他又是什么实力?他自己清楚的很。
出了酒馆,断浪晃晃悠悠的走到了天下会的大门前面,手里提着一些酒肉,这是他在这里观察了好几天才做出来的动作,一举一动都和天下会的那些杂役毫无二致。
“呦呵?兄弟的日子过的不错嘛。你是哪个堂的人?”守在大门口的两个守卫看着断浪喝着小酒儿,吃着牛肉,双眼中散发出一抹贪婪的光芒问道。
断浪的嘴角一抽。暗暗鄙视了一下这两个人,但他还是露出一丝谄媚的笑容,道“小弟是飞云堂的杂役,这不昨儿个和管事的请了个假,到家里看了看妹妹,今天回来的时候带点儿东西给管事的,两位大哥要来点儿么?没事儿。我这次带的多!”
两人一听,顿时点头。在接过断浪递过来的酒肉之后,一个人拍着断浪的肩膀,笑道“不错,你小子上道。以后要是再有这种好事的话,记得叫上我们,我们会给你大开方便之门的!”
“那么,小弟就多谢了~”断浪笑笑,随后在两人的嘀咕声中进入了天下会总部,在走到一处角落之后,将手中的酒肉放下,断浪一个纵身,施展着凌波微步迅速消失在了原地。
虽然在来之前。他已经尽可能的调查天下会三大堂口的位置,可真正进来之后,他还是被弄的晕头转向。突然,一群巡逻的人急匆匆的朝着他这个方向赶来,搞得他心中一惊,速度再次加快,略显慌乱的朝着一个方向爆射而去。
好吧,虽然断浪在萧晨的教导下沉稳了不少。可是这种独自面对强敌的情况,他毕竟是长这么大第一次遇到。紧张是必不可少的,只有踏出了这一步,他以后才能走的更远。
在天下会的后面,有一片幽静是桃花竹林,旁边一条宽约两米左右的小溪顺流而下,哗啦啦的水声将这里点缀的宛如仙境。
在河边花丛正中的位置,一座两层的小阁楼富丽堂皇,却不失自然之气,此刻,在阁楼的二层阳台上面,一道美妙的倩影坐在栏杆旁边的一张凳子上,双手托着下巴,若有所思的看着前方的风景。
女子大约十六七岁的年纪,容貌俏丽,双目灵动,一头乌黑秀发被错错落落的盘出了许多细小的辫子,配合着发簪和留海,让她看起来更加清纯了不少,活力四射,只是双眼中的忧愁,却让这幅画面失色不少。
幽若今天很烦,作为雄霸的独生女,幽若可以说生活优渥,从来不用担心什么东西,但她就是烦,以前觉得下人对她恭恭敬敬,是因为她自己厉害,所以沾沾自喜,现在的她从来不觉得自己多么厉害,只希望有一个可以说知心话的朋友,可在天下会,每一个看到她的人都会躲得远远地,要么就是低声下气。
尤其是今天,一个侍女竟然在和她说了两句话之后,被文丑丑的人发现,然后告诉了雄霸,那个和她说话的侍女竟然被活活打死,这让她重新认识了一下自己生活的环境和自己的父亲,这一刻,她感觉到无比的孤独,如果可以的话,她甚至想要从此远离这里,再也不要回来,至于那个冷血的父亲,在她的眼里,那是一个从来不会关心她,一心只有雄途霸业的人,这样的父亲要不要有什么区别?
更何况,她现在生活在这里,看起来诗情画意,可又有谁能够知道,她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出去走一圈呢?
嗖~突然,一道身影飘然而过,直接落在了她的面前,然后在她错愕的目光当中毫无顾忌的从她面前端起一杯茶喝了起来,好吧,这杯茶是她自己喝过的,嗯,能在这里喝茶的,除了她也没别人了。
可她怎么也没想到,今天竟然碰到了一个登徒子,不闻不问的就直接将她喝过的茶给喝了,难道不知道男女有别?授受不亲么?
只是,在这无比忧愁的时候,突然出现的人,却并没有让幽若感觉太过恼火,反而觉得很开心,终于有人不怕她了,虽然这个人不知道为什么会来这里,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天下会的人,可一直向往外面世界的幽若,又岂会在乎那么多?
好吧,这个时候的幽若是不可理喻的,她甚至都没有想想,这个突然出现的人会不会伤害到她。
咕咚~断浪一口气将茶水全部喝完,才一屁股坐在凳子上,自语道“奶奶的,这群人究竟在找什么呢?为什么那么紧张?难道说有什么人找上门了么?”
经过短时间的思考之后。断浪也明白了,肯定不是有人发现了他,而是别有隐情。所以他现在倒也乐得轻松。
只是,随后当他看到幽若的时候,直接愣在了那里,双眼中闪过一丝精光,随即便被他收敛了起来,露出一丝嬉笑的表情,道“这个……姑娘你好。这里是什么地方?”
噗嗤~幽若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道“真没见过你这样的人。你刚才喝了我的茶,还是我喝过的,你这个登徒子,我要揭发你哦~”
断浪从小就没少见自家师父和师娘们打情骂俏。所以对于幽若的话是不是玩笑一眼就辨别了出来,毫不在乎的回应“揭发我?好啊,你怎么揭发我啊?我就是路过这里,然后渴了,喝了一杯茶,难道你要出去说,喂,有个男人喝了我喝过的茶么?唔~倒也不是不可以,不过那样一来你就得嫁给我了!”
说到这里。断浪站起来打量了一下幽若,右手托着下巴,啧啧有声的说道“啧啧~你长得这么漂亮。做我断浪的媳妇儿搓搓有余了!喂~你怎么掐人呢?”
好吧,看断浪越说越口无遮拦的,幽若直接傻眼了,随即气不过的她伸手在断浪的腰上掐了一下,怒气冲冲的瞪着断浪,道“谁叫你轻薄我的?哼~你叫断浪是么?我记住你了!”
断浪毫不在乎的笑了笑。然后坐在幽若的对面,仔细的看着她。发现越看越好看,这种眼神看得幽若很不自在,但内心却隐隐有些欣喜,好吧,原谅这个单纯的可爱妞吧,一向被人示若猛虎的她,今天总算是有人欣赏她了,她怎么能不欣喜?
“喂,你都知道我叫断浪了,那你是不是也该告诉我你的名字呢?还有,这里还是不是天下会的地方?”断浪足足看了近十分钟的时间,才开口问道,不过他却没有起身,依旧趴在石桌上面,怎么看怎么轻浮。
“我叫幽若,是这里的主人,这里当然是天下会的地方了,咦?你穿着天下会的衣服,却不知道这里是不是天下会,你难道不是天下会的人么?可是你是怎么进来的呢?这里守卫那么森严!”
幽若一脸疑惑的看着断浪,却没有去想这个人会不会对天下会不利,好吧,此刻的幽若巴不得有个人站出来把她那个无情的老爹给好好的教训一顿,让他能够真正的疼她,陪她,至于生死?好吧,这点儿她还从没想过,毕竟雄霸一向唯我独尊,她也不太相信有人能杀了雄霸。
“幽若?你是雄霸的女儿啊?我说呢!”刚刚听到幽若的介绍,断浪便明白了对方的身份,因为在过去的十几年里,他师父萧晨和师娘们没少议论过这个世界的美女,什么孔慈啊,什么紫凝,什么幽若、明月、第二梦之类的,从小耳濡目染的断浪,自然知道幽若的身份。
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随便闯闯,竟然会闯到雄霸闺女的地方来,如果按照萧晨所说,幽若几乎是被软禁这里十几年的话,那么眼前这个女孩儿还真的是可怜的紧。
“你果然不是天下会的人呢,要不然也不敢直呼我爹的名讳,你到底是什么身份啊?还有,我刚才见你那么厉害,你能不能打得过我爹爹啊?”幽若颇感好奇的趴在石桌上,和断浪的脸只有十五公分,说出来的话带着热乎乎的气呼在了断浪的脸上,让断浪一阵心猿意马,嗯,还请老天原谅这个未经人事的处哥。
断浪哭笑不得的摇摇头,收回自己的思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