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无限穿梭者〗第55部分

强大,也总归是一个别人的复制品,剑晨,你的资质和悟性都不错,唯一缺少的,就是心境的磨练,你太急功近利了!”
剑晨心神如同遭遇雷击一般,轰隆一声,让他彻底愣在那里,就在这时,后院突然传来一声咳嗽,将剑晨的思绪给彻底拉回了现实,搞得他满头大汗,刚才太险了,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导致心魔提前降临。
“萧晨,你是故意的吧?剑晨的问题我相信只要再给他一段时间,他必然能够悟通,你现在这么一搞,不是逼着人去开导他么?他还怎么走出自己的道路?唉算了,看来你还真是我的克星,进来吧都!”无名的声音充满了无奈。
而听到无名的话的剑晨,却内心一阵愧疚,悟通么?他可不那么认为,因为在萧晨开口之前,他一直都以为自己是对的,如果不是因为萧晨的身份境界,估计萧晨所说的话都会被他忽略掉。
但现在无名一开口,便彻底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萧晨所说的都是对的,这让他怎么对得起一直对他信任有加的师父?
萧晨拍了拍剑晨的肩膀,轻笑一声,开口道“别听你师父在那里唧唧歪歪,只要你想走,总有一条属于你自己的道路,以后慢慢的沉淀自己,这一天不会太远!”
说完,萧晨便率先走进了后院,凝紫宸三人齐齐朝着剑晨点点头,这让剑晨有些受宠若惊,现在天下谁不知道‘白衣三侠’的威名?哪个不明白那三个貌若天仙的主儿都是飘渺仙的妻子?
以这样的身份地位,向他打招呼,哪怕他是武林神话的徒弟,也忍不住一阵心神悸动,连忙回礼。
倒是聂风,走到剑晨的面前,拱拱手,笑道“在下聂风,我想我们以后可以多交流一下!”
“还有我,我叫断浪,是聂风的师弟,我们也能成为朋友吧?”断浪不甘示弱的跳了出来,一脸嬉笑。
走在前面,听着后面断浪的话,萧晨和凝紫宸相视一笑,好吧,在原剧情里,断浪害的剑晨强上了楚楚,和步惊云结下了生死之仇,虽然后面关系有所改善,但楚楚的孩子却永远提醒着步惊云,楚楚是不干净的。
可以说,宿命中的断浪和剑晨,应该是不死不休才对,但现在,一切都被改变了,而且这种改变,让人很舒服,很祥和。
走入小院,萧晨便看到了坐在阁楼中间石凳上面的无名,这家伙此时正拿着一颗棋子,凝视着面前的棋盘,似乎遇到了什么巨大的难题一样,好吧。对此萧晨表示很无奈。似乎很多电视剧里。那些高人都喜欢用这一招装x,丫丫的,真以为哥们儿不懂还是怎么滴?搞得全天下就你自己知道一样?很有意思么?
最主要的是,萧晨很难想象,无名这样一个武林神话,在被人打败之后,还能在打败他的人面前装x,这得是一种什么样的心神境界啊?这脸皮都快赶上长城的厚度了吧?唔好吧。在这个世界上也是有着长城的。
萧晨一把拉住想要张嘴说话的剑晨,竖起一根食指放在嘴边嘘了一声,道“剑晨,你看看你师父,发现什么了没有?”
剑晨一脸疑惑的摇摇头,这种情况在数天前就已经出现了,当时一个莫名其妙的人拿着一份棋局跑进了中华阁,从此之后,无名便对所有的事情都不加理会,专心的研究那份残缺棋局。不过这有什么?大惊小怪!
萧晨丝毫不管剑晨心里的想法,而是自顾自的说道“唉。你们这些人啊,就是不会发现乐趣,难道你们没有发现,无名这样很装x么?好吧,大概你们也不知道装x是什么意思,反正就是你们好好想想,是不是每一个有点儿道行的人,都喜欢这么做以显得自己高深莫测?”
噗好吧,深知装x意思的凝紫宸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而且毫无顾忌的大笑,指着萧晨道“阿晨,你到底脑子里装的是什么啊?这都能联系到一起去?”
无名这个时候也抬起了头,看着萧晨,轻声道“小子,你的意思是在说我故作姿态吧?行了,你也别解释,我知道你的意思,但这份棋局确实让我难以继续,数天以来,我也只能勉强走上一步而已,剩下的……”
萧晨不屑的撇撇嘴,他本身对于围棋就不怎么感兴趣,也不懂,所以不明白无名那种心情,所以他大大咧咧的走到无名的对面,一屁股坐了下去,随意的瞥了一眼棋盘上的棋子,好吧,虽然不想承认,但萧晨还是很无奈的选择承认,这……这他娘的不是天龙八部里面无崖子弄出来的珍珑棋局么?
萧晨现在很想回到现实,然后去香江见一见创作风云的马荣成大大,您老当时创作这一段的时候?可曾询问过金大大的意见?这算是侵权了吧?
不过萧晨也知道不可能,毕竟在原著里面,是没有这一段的,这一段完全就是他进来之后才出现的,关人家马大大什么事情?
不过,虽然他疑惑重重,但还是随手操起一颗白子,啪的一下放在了一个位置,这一步直接将残存不多的白子杀掉大半,可以说,这是自杀的路,所以,在萧晨的棋子落下之后,无名便猛地站了起来,想要辩解几句,只是,当他随即沉静下来的时候,便一脸煞白。
紧跟着,无名突然发出一声狂笑,大声道“哈哈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想我无名一直以来自认看透世间诸事,参透人家生死,原来到了最后,还是一个普通凡人,萧少侠,这步棋叫什么?”
“置之死地而后生!”萧晨淡然一笑,他明显的感觉到无名的心境又上升了一个层次,虽然只是很小的一步,但对于他这个阶段的人而言,这么一小步,就等于打开了另一扇通往更广阔的世界的大门,只要继续下去,无名的实力必然会突飞猛进,好吧,不愧是徐福的后代。
“置之死地而后生,呵呵,原来如此,不经历生死,怎可能悟透生死轮回?参透人间百态生死?呵呵,萧少侠,今日老夫受教了,请受老夫一拜!”说完,无名竟然真的恭恭敬敬的给萧晨行了一个大礼,如果是别人的话,估计早就躲开了,但萧晨没有,虽然无名是公认的武林神话,可那又如何?类似于这种情况,萧晨说是无名的授业恩师也不为过,别说受一个鞠躬礼,就算是跪拜大礼,萧晨也承受得起。
这一幕让旁边站着的一众人倒抽一口冷气,哪怕是凝紫宸也忍不住吃了一惊,要知道,在她的印象里,无名虽然谦恭有礼,但毕竟是武林前辈,被神话的人,所以,无名不管对任何人,都是一副教育的口吻,骨子里的高傲。完全不逊色于那些老顽固。这种印象。在今天这一刻,轰然破碎。
等到无名行完大礼,萧晨才洒然的笑了笑,开口道“无名果然是无名,心境再次提升,实力又一次精进,你的资质估计能让天下无数武林人士羞愧致死!”
无名哭笑不得的重新坐了回去,道“我的资质在你萧少侠的面前。又算的了什么?不过话说回来,萧少侠今日来此是为了拜剑山庄的事情吧?昨日拜剑山庄的人送来请帖,半月后群雄汇聚拜剑山庄,共证绝世好剑的出世,同时也为了给绝世好剑选择一个新的主人,这样的热闹,想必萧少侠必然不会错过。”
“没错,这次过来确实是为了绝世好剑而来,这柄剑其实在铸造的时候,就已经有了主人。今日过来,我只是想和你联手。为这把剑的主人扫平道路,免得到时候随随便便的蹦出一些宵小,而引发一系列不必要的冲突!”萧晨点头承认了下来,他的目的本就如此,没有什么不可告人,所以他说的理直气壮。
无名倒是微微一怔,随即道“哦?萧少侠可知道,就算是我,也对绝世好剑有些好奇,这样一柄神兵利器,还未出世,你就说它有了主人,是不是有些武断了?”
萧晨轻笑着摇摇头,在原剧情里,步惊云之所以能够获得绝世好剑的认可,大部分原因是因为他用自己的血血祭了绝世好剑,其中更是有着,萧晨的这个消息,让无名很是松了口气,他点点头,轻笑着说道“既然如此的话,那我就拭目以待,如果步惊云真的能够改邪归正。帮他一把也是理所应当!”
“如此的话,萧某今日的目的也就完成了。接下来萧某还要去天下会和无双城走一趟,为我两个不成器的徒弟提亲,所以,就先告辞了,半月之后,我们拜剑山庄再见吧!”无名松口,让萧晨放松了不少,为了赶时间,他直接站了起来,抱歉的朝无名拱了拱手,没法子,这件事情不能拖的。
无名微微一怔,看了一眼站在凝紫宸三人两侧的两男两女,恍然的点了点头,道“那我们半月之后再见,请!”
“告辞!”语落,萧晨便带人转身离开,毫不拖泥带水。
只是,在他们离开之后,无名看着他们的背影,低声道“萧晨,你到底在想什么?”
“师父,有什么问题吗?”剑晨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无名,毕竟无名这句话说得有些太过高深,以他目前的境界,根本无法理解其中的含义,或者说,他的年纪根本不会让他想太多。
无名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徒弟,微微叹了口气,解释道“刚才萧晨说的很清楚了,他要亲自去无双城和天下会给两个徒弟提亲,你认为,凭借现在萧晨在江湖上的名声,有什么人,值得他亲自去提亲的?”
剑晨到底不是傻人,在无名提示之后,他便猛然醒悟,脱口而出“师父,你是说?那个聂风和断浪身边的女人,分别是天下会帮主雄霸的女儿和无双城的城主千金么?”
“差不多吧,具体为师也不太清楚,所以我才会疑惑,按照萧晨以往的行事风格,再加上他满身浩然正气,这个人绝对不是一个坏人,而且嫉恶如仇,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现在类似于联姻的动作,究竟想要表明什么?亦或者说,他最终想要做些什么?对于萧晨,五年来为师一直没有看透过,就像……就像他根本不属于这个世界一样,一直都是那样超然物外,再加上他几乎冠绝天下的实力,唉……也不知道对于江湖而言,究竟是好是坏!”
剑晨彻底被无名给震住了,搞得他的脑子一片浆糊。
而就在萧晨离开中华阁的时候,天下会总坛同样发生了一件大事,一件足以影响整个武林未来走势的大事。
在这一天,雄霸突然召集了整个天下会的中高层以及一众留守在总部的人,正式宣布,将自己的义女孔慈,许配给大弟子秦霜,择日完婚。
这一举动让整个天下会彻底震动,现在谁都知道,雄霸的唯一亲女不知所踪,只有一个义女,那么雄霸的目的可想而知,这等于是直接宣布了秦霜就是未来天下会的主子,一时间,整个天下会无论是普通兵卒,还是领导层面,都对秦霜投入了羡慕的眼神。
只是,在这些人当中,有一道锐利的眼神猛然射向了秦霜,搞得秦霜非常不自在,他猛然抬头,看了一眼目标的方向,当他发现是步惊云之后,神色一愣,随即明白了雄霸的用意,虽然他确实喜欢孔慈,可现在他和柳乘风哪个不知道孔慈的心里,只有步惊云一个人?
以前他们可以单纯的认为那是孔慈一厢情愿,毕竟步惊云给人的感觉一向冷酷,很少有人会去联想他的感情生活,可这一刻,秦霜发现自己大错特错,这步惊云明显就是和孔慈私定终身的表现啊。
既然如此,作为天下会的龙头,雄霸不可能不知道,但他依旧将孔慈许配给了自己,秦霜就算是再怎么傻,也知道雄霸这是要挑拨三兄弟之间的感情,可是。雄霸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仅仅是因为前些日子步惊云救走了步家庄的人么?
突然。秦霜想起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在两天前,泥菩萨来了一次天下会,并且给雄霸揭示了雄霸后半生的批语成也风云,败也风云;
想到这里,秦霜什么都明白了,风云是雄霸必然要铲除的对象,而孔慈作为他的义女,自然不可能嫁给他们两个。这其中只有他是最忠心,也是唯一能够值得他信任的,所以,孔慈的下嫁,可以说是拉拢,也可以说是示好,总之,秦霜知道,接下来就是他选择阵营的时候了。
到底是站在步惊云和聂风那边?还是站在雄霸这边?这是一个让秦霜一辈子都不愿意去面对的问题,前者和他是生死兄弟。从小一块长大,感情深厚。不能不仁不义,后者却对他有着养育之恩,不能不忠不孝。
轰当大会结束之后,步惊云回到了飞云堂内,一掌拍飞了面前的石桌,怒气冲冲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恨声道“雄霸,不杀你誓不为人!”
杀机弥漫,天寒地冻。
就在此时,门外突然窜出一道身影,白衣柳乘风,柳乘风没有经过步惊云的允许,便直接迈步走进了他的房间,冰寒刺骨的温度让他忍不住皱了皱眉,但他还是走了过去,道“二师兄知道了?”
“什么?”步惊云神色不善的回头看了一眼柳乘风,言语间冷酷无情,如果不是现在还不到时候的话,他必然出手,虽然以前感情最好,但柳乘风是雄霸的人,他无论如何都要杀掉,这就是他,不哭死神步惊云的行事风格。
感受着步惊云对自己的杀机,柳乘风毫不在乎的走到凳子边上坐了下来,自顾自的倒了两杯茶,道“就是雄霸当年所做的事情,想我柳家虽然在江南一带没有什么名气,却也是富贵之家,但却一夜之间化为废墟,血流成河,为的仅仅是一句没有任何根据的批语,想必二师兄的家人也是如此吧?”
说起这些,柳乘风的脸上忍不住闪过一丝怒色,当时他在无双城外,和聂风大战,仅仅十几个回合,他便被聂风犀利无比的风神腿给打败,就在他不敢相信的时候,聂风却没有继续下手,而是絮絮叨叨的和他说了一大堆。
本来他是不相信的,可是最后聂风却告诉他,步惊云的身世和他一模一样,这让他很是疑惑,直到他回来之后,听说了步惊云的事情之后,便一切都明白了。
以前他还以为雄霸多么好,那是因为他从未想过太多,但步家庄的事情却告诉他,这一切,都是雄霸做出来的,而他这么做的目的,仅仅是一个叫泥菩萨的人给了他一个十四字的批语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
起初他是慌乱和不敢相信,可是这几天他连续密查了一番,发现了不少蛛丝马迹,心中顿时冰寒彻骨,对雄霸的恨意也是直线飙升,他本想直接找雄霸理论,可想想雄霸动辄灭人满门的行事风格,他那么做的后果只有死路一条。
所以,他再次想起了当初聂风和他说的话,如果有事,可以和步惊云商量,前两天他有些谨慎,不太敢靠近步惊云说这些谋反的话,谁能确定步惊云的内心究竟是怎么想的?在这种生死关头,他不能有丝毫大意。
而且,他这么做也是为了保护步惊云,免得雄霸看出什么,到时候就只有他们两个一起去死的结局。
但是今天的事情,却让柳乘风看到了机会,也不能说是机会,只能说现在两人的身份和秘密,已经被雄霸看穿了,否则的话,雄霸又岂会做那种令人心寒的事情?所以,在大会结束之后,他只是回了一趟神风堂堂口,便来了步惊云这里。
既然已经被发现了,那么隐藏已经没有任何作用,要不是忌惮雄霸和秦霜的武功,柳乘风甚至想要主动出击,打雄霸一个措手不及。
“难道风师弟你也?”步惊云听到聂风的话,身上的杀气顿时消失,一脸错愕和震惊的看着柳乘风,他怎么也没想到,柳乘风竟然会和他一样,这也让他彻底明白了雄霸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内心对雄霸的杀机越来越重。要知道。在过去的十几年里,他和柳乘风的关系是最好的,除了孔慈,没人比得上。
柳乘风点点头,一脸凄然的开口“没错,我柳家满门一百一十三口,全部被雄霸杀掉,只留下我一个被他蒙在鼓里。可笑我十几年来对他恭恭敬敬,奉若亲父,如此不忠不孝的事情,真不知道我父母家人在天堂会如何看我。”
“雄霸该杀!”步惊云也想起了自己的父亲,眼神中杀机一闪而逝。
沉思了片刻,随着房间里的温度逐步回升,两个人的心情也恢复了一些,不管如何,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那么再怎么多想。也是无济于事,与其如此。还不如想想接下来该怎么接招,毕竟雄霸的实力在那摆着。
突然,步惊云叹了口气,道“等吧!”
“等?”柳乘风有些疑惑的看着步惊云,要知道,这可不是他所认识的云师兄能够做出来的事情,哪次战斗步惊云不是保持着主动进攻这个节奏的?
步惊云点点头,沉声道“不错,等,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现在逍遥派的萧掌门已经在来天下会的路上了,他说过,要替他的徒弟断浪向雄霸提亲,到时候幽若也会回来,而且萧掌门还和我说过,他会将我和孔慈的事情,一并向雄霸提出来,到时候看雄霸怎么反对!”
说到这里,步惊云的双眼中闪过一丝快意,以萧晨的实力,雄霸就算是想要反对,也得掂量掂量自己够不够分量,能不能敌得过萧晨,要知道,天下会因为今年扩张太快,根本没有好好地笼络好人心,下面的人都是畏惧雄霸的实力才在这里的,对于这一点,雄霸自然一清二楚,可他从未在意,因为他唯我独尊,因为他太过霸气,不屑于去做那些破事。
但这种情况,只要有一个人能将雄霸打败,那么雄霸接下来能做的,就只有看着整个天下会分崩离析,这对于雄霸这个将权势地位看得比生命还重的人而言,是绝对不能承受的后果,所以,步惊云已经可以预见到时候雄霸吃瘪的情景了,当然,如果可能的话,他甚至希望萧晨当场废了雄霸,或者,干脆直接杀了雄霸。
“逍遥派萧掌门?”听到步惊云提起这个名字,柳乘风的思绪再一次回到了无双城,那一天,是他出道以来第一次失败,而且是败在了自己的成名绝技之下,想到这里,他的眼神同样迸发出一抹慑人的光芒。
尤其是当他看到步惊云那期待的神色之后,他可以毫无疑问的断定,那位萧掌门,那位能够培养出聂风这种弟子的人的实力,绝对要比雄霸高,到时候再加上聂风和步惊云嘴里的断浪,他们的实力绝对超过天下会。
“既然如此的话,那么就按照云师兄所说的,我们按兵不动,静静的等着就行了,不过如果时间太久的话,或许会出变故,不知道云师兄能不能提前和萧掌门联系一下?让他们加快速度?”柳乘风想了片刻,朝着步惊云开口问道。
步惊云微微一怔,随即伸手摸了摸自己的怀里,在那里,有一张字条,他很想告诉柳乘风,但最后还是叹了口气摇摇头,道“我也没有萧掌门的联络方式,不过我相信,既然萧掌门的话说出来了,那么就一定能够及时赶到!”
对此,柳乘风没有多说,既然步惊云相信萧晨,那么他也要学着去相信一次,毕竟现在萧晨现在可是他们两个唯一的期望。
不出步惊云所料,从中华阁出来的萧晨等人,直接一路向北,朝着天下会总部而来,因为这是最划算的路程,解决掉天下会的事情,他会带人南下,前往无双城,而无双城和拜剑山庄之间的距离,只有区区百余里,也算是一途两用。
至于这样会不会打断他的计划,他根本不在乎,没错,他是不在乎孔慈的生死,可他却不想步惊云变得和原剧情中一样,要经历那些痛苦之后才能走出心里阴霾,他希望得到的,是一个和现在一样,虽然表情冷酷,但却始终阳光,外冷内热的徒弟,所以,就算真的因此救下了孔慈,大不了到时候自己帮他一把就是了。
“阿浪,我有些害怕,你说如果我爹爹不同意我们之间的事情该怎么办啊?”半路上,和断浪共乘一骑的幽若,面色担忧的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心上人,语气里说不出的不自信,好吧,看来以前的她被雄霸祸害太深了,这都有心理阴影了。
断浪露出一丝自信的笑容,道“你放心吧,就算你爹心里再怎么不愿意,也不敢和师父正面相抗的,而且,你爹那么看重权势,你认为我师父提亲,会不会让他有一种联姻的感觉?这样一来,他也不见得会拒绝,所以你根本不用多想,静静的等着做我断浪的妻子就行了!”
幽若嘟嘟嘴,虽然还是有些担忧,但却少了很多,静静的依偎在断浪的怀里,看着越来越近的天下会,内心反而平静了下来,不过想着即将要嫁作他人妇,一丝丝的害羞却冒了出来,让她双颊粉红,格外可爱。
另一边,和聂风共乘一骑的明月羡慕的看着走在前面的萧晨和凝紫宸三人,柔声道“风,真羡慕师父师娘他们,你说,我们以后会不会也和师父师娘一样这么恩爱?”
好吧,女人的浪漫毛病又犯了,可聂风偏偏就吃这一套,温柔的笑了笑,在明月的耳朵边亲了一下,道“一定会的,有着师父师娘做榜样,如果我们还不能幸福的话,那就是老天在嫉妒我们,不过我们会怕他的嫉妒么?”
不管怎么说,这一路上,他们虽然增加了两个人,但气氛却更加温馨,尤其是断浪和聂风两人,对于萧晨和凝紫宸三人的感情,在这一刻再次上升,可以毫不犹豫的说,如果有人胆敢伤害萧晨四人,他们两个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去,哪怕是死,也要给师父师娘争取到离开的时间,这种感情,已经完完全全取代了亲情,也可以说是他们之间的师徒之情,彻底变成了亲情。
相信如果萧晨和凝紫宸他们愿意的话,聂风和断浪会毫不犹豫的叩头认他们做爹娘。
“不过,风,你说师父师娘将你们从小抚养长大,怎么他们看起来比你们两个大不了多少呢?”明月羡慕的看了一会儿,突然开口问了一个问题,好吧,她最在意的,还是凝紫宸三人,按照聂风的话,她们三个怎么滴也接近四十岁了吧?怎么看起来比她还年轻呢?
说起这个,聂风便一脸自豪的解释“师父说过,当一个人的实力能够打破枷锁,进入另外一个全新境界的时候,就可以逆转阴阳,增加寿命,修炼到极致的话,甚至能够改写生死,长生不老,是真是假我不清楚,但我知道的是,师父他今年已经接近六十岁了!”
嗯,没错,萧晨是这么说的,毕竟按照他现实和影视世界的叠加算,他确实五十多快六十了。
但这句话却让明月和旁边的幽若吓了一大跳,幽若看了看断浪,见断浪点头,立刻开口道“我不管,我也要学武!”
明月也是一脸期盼的看着聂风,好吧,长生不老对于女人的诱惑力,没的说了……未完待续。。
1514020311059385
第十四章天下会(七千字求定)
ps还在忙碌当中,所以先来个七千字大章让各位解馋,晚上还有一更,今天的一万字不会少,拜求订阅,打赏和月票,叩首拜谢中……
前面说过,人生不如意的事占了十之**,还有句话叫做意外总是会在人不经意间出现,搅乱人生轨迹。《
自从雄霸将孔慈许配给秦霜之后,现在已经过去了两天时间,可就在昨天晚上,雄霸突然宣布,将会在今天为秦霜和孔慈举行婚礼,而他的这一动作,直接将步惊云和柳乘风的所有计划全部打断。
飞云堂内,步惊云脸上被憋得通红,一股股杀机起伏不定的向着四周蔓延,前两天因为事情还有转机,所以他还能忍得住,但是今天,他知道,一切都处于绝望的地步,他实在是忍无可忍。
在他的面前,柳乘风同样的眉头紧锁,思考着为什么雄霸会突然加快步伐,难道他不知道这样做的话,只会让天下会在最短的时间内陷入内讧状态么?一旦天下会的两大弟子叛变,不管雄霸能否收拾残局,对于整个天下会而言都会是一个巨大的危害,这似乎并不像是雄霸的行事风格。
就在两人焦头烂额的时候,门外突然跑进来一个飞云堂的弟子,只见他径直来到步惊云的面前,单膝跪地,道“堂主,风堂主,天霜堂的堂主来了,要不要见一见?”
可以说,雄霸分出来的三个堂口,基本上都是各自为战。而下面的人。都是秦霜他们三个各自培养起来的。对于雄霸的敬畏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可以说,如果步惊云当场宣布改旗的话,他的飞云堂绝对会站在他这边。
而这段时间,步惊云和雄霸之间的关系,再加上孔慈事件,让整个飞云堂的人都知道,天下会和他们之间。完了,这也是为什么秦霜这个以前经常来飞云堂的人,被挡在门外的原因。
步惊云听到弟子的汇报,刚想发怒让人将秦霜赶出去,不过柳乘风却第一时间拉住了他,朝着他摇摇头,步惊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挥了挥手,道“让他进来!”
片刻之后,秦霜脸色匆忙的走了进来。刚刚跨入大门,便迫不及待的开口“云师弟。风师弟,你们两个赶快离开,雄霸打算在今天对你们动手了!”
惺惺作态?兄弟情深?这一刻,秦霜的话直接让步惊云和柳乘风陷入了一阵错愕和迷惑当中。
而秦霜似乎没有注意到那些,自顾自的来到两人面前,沉声道“你们两个这两天的动作实在是太大了,雄霸想不注意到都难,这也是他为什么要在今天举办婚礼的主要原因,另一方面就是要在今天,彻底解决你们两个,所以,为了安全起见,你们两个赶快离开,要不然就来不及了!”
“我们走了就没人打扰你和孔慈了吧?”虽然迷惑不已,可步惊云还是忍不住吐出一句话,他忍无可忍的一句话,他现在闹不清楚秦霜的态度,所以没有直接出手,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柳乘风在旁边不断的暗示他。
秦霜微微一愣,随即露出一丝苦笑,在前两天他就猜到了雄霸的目的,没想到果然应验了,他虽然有些累,可还是不想师兄弟之间有什么隔阂,便无奈解释“你们知道泥菩萨给雄霸的批语吧?成也风云,败也风云,前面的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已经应验,对于雄霸而言,现在的八字批语一定也会应验,所以,他无论如何都会除掉你们,将孔慈从云师弟那里夺走,只是他的第一步,而第二步,就是彻底挑拨我们师兄弟之间的关系,让我们自相残杀。”
顿了顿,秦霜继续道“如果我踩得不错的话,雄霸很快就会有动作,让你们两个产生隔阂,矛盾,甚至是仇恨,云师弟,我在这里什么也没办法和你保证,只能说,你们先离开,孔慈就算和我成亲,我也不会碰她,等日后一切归于平静,我会送她一纸休书,让她回到你的身边,这也是现在我这个做大师兄唯一能做的!”
秦霜满含真诚的神色让步惊云和柳乘风全部震在了那里,如果真的按照秦霜所说,那么着绝对是一个绝佳的主意,就算是步惊云,也不得不感慨秦霜的智慧,当然,他最看重的还是他们之间的兄弟情义。
只是,就在步惊云准备松口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声轰隆巨响,随后,一道倩影倒飞着朝着三人窜了过去,看到这种状况,步惊云双目欲裂,咬牙喊了一声“孔慈~”身体便陡然射出。
没错,被人扔进来的,就是孔慈,这突然出现的一幕,让在场的三个人谁都没有想到,或者说,他们根本不会去想,毕竟孔慈怎么说都是雄霸的义女,从小到大,雄霸对孔慈都极尽宠爱,在他们的心里,雄霸无论杀了谁,都不会对孔慈下手。
可现在,将孔慈扔过来的,分明就是雄霸,这个养了他们十几年,杀了他们全家的人,就算是化成灰,他们也不会忘掉。
“雄霸,你该死~”步惊云此时已经顾不上打不打得过雄霸,满含杀机的接住孔慈,朝着雄霸冷冰冰的吐出两个字,因为他在刚才,已经探查过孔慈的身体,经脉俱断,绝对没有任何生机可言。
雄霸神色冰冷的扫视了一眼步惊云三人,突然放声冷笑“呵呵,呵呵~哈哈~我该死?我养了你们十几年,如果不是我,你们早就死了,哪里有现在的荣华富贵?可你们竟然窜通一起,要杀掉我,如此叛逆,我留着何用?”
步惊云已经懒得多说什么了,直接将孔慈揽入自己怀中,空出一只手朝着雄霸挥出一招势大力沉的排云掌。从这一刻开始。他们之间。不死不休!
同一时间,秦霜和柳乘风相视对看了一眼,同时拿出了自己的成名绝技天霜拳和风神腿,一招招势大力沉的攻击朝着雄霸轰了过去。
但就算是他们有三个人,雄霸也不会看在眼里,因为他们实力最高的秦霜,才不过先天中期而已,步惊云和柳乘风都只是先天初期巅峰。和他这个金丹之境中期巅峰的人相比,根本就是天壤之别。
“你们难道忘记了,你们所使用的招式,都是我教给你们的?欺师灭祖,该杀!”语落,雄霸挥掌将三人的攻击逼退,随即双手在胸前摆了一个上下交错的姿势,一颗透明的雄浑能量球迅速形成,并且变得越来越大,正是雄霸的成名绝技三分归元气。
咻~噗~轰~连续三声不同的声音响起。而后雄霸再次回到了原地,此刻。整个大厅已经彻底变成了一片废墟,阁楼也坍塌殆尽,在他的面前,柳乘风和秦霜单膝跪地,嘴角带着一丝鲜红的血液,脸色煞白。
柳乘风甚至能够感觉到,此刻他的丹田正在一寸寸的断裂,如果一旦丹田被毁,那么他将永远成为一个废人,想到这里,他的嘴角忍不住露出一丝苦笑。
而秦霜,则和柳乘风的遭遇差不多,至于站在一边的步惊云,此时却双目冰冷,看起来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只是他的右手却直接从肩膀处消失不见,如果不是他及时点住了丨穴道的话,这短短时间,仅仅是喷射出去的鲜血,都足以让他命丧黄泉。
“不堪一击,真以为在江湖上闯荡了半年,混下了一个个名声,就天下无敌了?可笑至极,今天,我就告诉你们,背叛我雄霸的下场,究竟是什么!”雄霸看着三人,脸上露出一丝快意,成也风云,败也风云?去他娘的,今天,他就要将这两个人全部杀掉,至于秦霜?留着去做一个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