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无限穿梭者〗第58部分

解释“萧大侠客气了,为您准备的请帖就在大厅存放。何来不请自来一说?只是萧大侠神龙见首不见尾,所以下面的人没有将请帖送到,这是拜剑山庄的失职。要请萧大侠原谅才是!”
“我说你们两个能不能不在这里说这些客套话了?好无聊哦~爹爹,有没有什么好玩的啊,我和师姐们去逛逛~”好吧,能说出这句话的,除了楚楚之外,没有其他人了,只是这丫头故意在傲天的面前喊萧晨‘爹爹’。倒是有些小女孩儿的虚荣心理,没办法。谁让萧晨的名声那么重呢?
只是这丫头的话却让一直跟在旁边的于岳哭笑不得,干爹就这么变成亲爹了,他这个做亲生老子的该如何自处?唉~
果不其然,听到楚楚的称呼。傲天双眼一亮,道“原来是萧小姐,山庄虽然不是什么名胜古迹,洞天福地,但也是别具一格,我立刻让人带几位小姐前去后面的花园游玩,希望几位玩的愉快!”
看着傲天恭敬的神态,楚楚的双眼眯了起来,宛若两道美丽的月牙。很可爱,好吧,这丫头的虚荣心爆发了。
咚~萧晨不轻不重的在她的头顶拍了一下。笑骂道“你这丫头,等会儿不要在这里胡来,听到没有?去玩儿吧!”
楚楚朝着萧晨嘟嘟嘴,表示自己的不满,随后便兴高采烈的拉着孔慈三人朝着后院走去,在那里已经有专人等候。毕竟傲天刚才的话并没有多加掩饰,所以听到的人不少。在知道了这几个女孩儿的身份之后,一个个噤若寒暄,尤其是刚才那个想要轻薄楚楚的家伙,此刻恨不得自己给自己来一剑,他娘的,找死也没有这么找的好不好?
楚楚几个女孩儿走后,众人再看萧晨的目光已经彻底变了,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楚楚的身份,萧晨的女儿,可他女儿都那么大了,他怎么看起来那么年轻?好吧,仅仅是片刻时间,他们便已经想通了,只是想到的结果,却让他们的心都寒颤了起来,毕竟那样的答案让他们根本无法相信,却又不得不去相信。
没有了几个女孩儿的‘烦扰’,萧晨和傲天的聊天顿时放开了不少,只是就在这时,一道朗朗笑声传了过来“萧老弟,没想到你已经到了,我还以为要在这拜剑山庄等你一段时间呢。”
萧晨闻言一怔,随即转身看着来人,哈哈一笑,道“无名老兄,你来的可是有点儿晚了,等会儿你我出去共饮一杯如何?”
“好!”无名的话不多,可却很重,尤其是对周围的人而言,更是如此,此时此刻,他们觉得自己今天这一趟等于白跑,不管是萧晨,还是无名,都不是他们能够对抗的,与其和他们争斗失败,还不如自己主动退出,换取他们一丁点的人情。
当然,这其中还有几个人是不以为意的,其中最为明显的便是剑贪和剑痴,当然,还有一个剑嗔没到,也不知道是死了,还是在做别的事情,除了他们,第三猪皇的心思也完全不在这里,虽然刚才确实吸引了一下他,但却还没有到让他忘乎所以的地步,毕竟不管怎么说,二十年前他都是江湖上公认的第三高手。
“咦?梦梦,你在看什么呢?”突然,第三猪皇看了一眼身边带着面纱的女孩儿,一脸疑惑的开口问道。
这个女孩儿同样身着一袭白衣,无论是装束还是其他,都和萧晨队伍中的明月有着八分相似,只是她的脸上带着一块白色面纱,让人看不清容貌,但仅仅从她的双眼中就可以看出一丝端倪,没错,这位正是第二刀皇的女儿第二梦,也是第二部风云当中聂风的心上人,不过最后为了救聂风,死掉了而已。
“哦~猪皇伯伯,我没什么,只是刚才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而已!”第二梦被猪皇的声音打断了思绪,猛地回神开口解释。
第三猪皇有些吃惊的看着第二梦,要知道,他的这位侄女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却自幼聪慧,心思稳重,所以很少会有她奇怪的事情发生,所以,此刻第三猪皇的内心微微掀起了一丝波浪。
“嗯?呵呵,能让侄女你都感到奇怪的事情,定然非常有趣,不如说出来,让伯伯我也开开眼界如何?”
第二梦咬了咬嘴唇。轻声道“我刚才看到那位飘渺仙的身边,有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女孩儿,她竟然和我长得一模一样。所以我才奇怪,难道她是我流落在外的孪生姐妹不成?可又不太像,毕竟我父亲从未和我说过这些,猪皇伯伯,你知道是什么原因么?”
第三猪皇的神色明显一愣,随即便皱着眉头沉思了起来,片刻之后无奈的摇摇头。叹息了一声,道“不知道。我也从来没有听说过你娘是生的双胞胎,不过这些都不要紧,是不是我们过去问问就行了!”
第三猪皇是个急性子,所以话音落下。他便拉着第二梦朝着萧晨等人的方向走去,至于说这样会不会得罪萧晨,不好意思,他从来没有想过,而且他是谁?第三猪皇,武林名宿,哪怕是无名见了他也得称呼一声猪兄。
倒是第二梦,被猪皇给吓了一大跳,要知道。她可是个未出阁的女孩子啊,就这么去见一大堆男人,会不会不太好?要是被她爹第二刀皇知道了。还不知道会怎么训斥她呢,哪怕这不是她自己的意愿。
因为无名的到来,让傲天的内心更加苦涩,但还不得不打起笑脸应对,要不然得罪了人,他的拜剑山庄可能就危险了。什么叫做形势比人强?这一刻傲天可是深有体会。
就在这时,一声如同破锣一般的声音传了过来“那个谁。萧晨是么?你身边是不是有一个穿白衣服的女娃娃?咦?去哪儿了?”
随着声音落下,猪皇那肥硕的身形便出现在了场中央,再加上他身边的第二梦,直接让一众围观的武林人士大呼过瘾,丫丫的,这是什么剧情?难道要来一场龙争虎斗?还是其他的什么?
反正一句话,中原人向来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所以,一个个眼神立刻变得热切了起来。
聂风的眉头一皱,快步移到了萧晨和猪皇的面前,沉声道“你们是什么人?”
无怪乎聂风会如此凝重,毕竟在萧晨的队伍里,除了萧晨的三个妻子之外,就只有明月今天穿的是一袭白衣,而第三猪皇不管不问的冲过来就要见对方,这其中的猫腻太大了,由不得聂风不慎重。
而萧晨只是微微愣了一下,便回过神,当他看到猪皇的身形时,顿时恍然大悟,哈哈大笑着道“我道是谁,原来是猪皇啊,没错,我这里确实有一个叫明月的女孩儿,嗯,不过我想这件事情我们在这里谈是不是有些不太好?如果猪兄不介意的话,不如让庄主为我们安排一个房间,详细说说这件事情?”
猪皇微微一怔,刚想说什么,无名便来到了他的身边,在他的耳朵边嘀咕了几句,猪皇的脸色瞬间变得有些奇怪,但更多的还是凝重。
无他,无非就是猪皇对于萧晨的称呼有些不满,毕竟他一个成名数十年的武林名宿被人同辈相称,多少有些腻歪,而无名和猪皇的交情不浅,所以立刻知道了他的想法,便快速的在他耳边告诉了他萧晨的真实年龄。
五十五岁,这是无名告诉他的答案,当然,这个年龄也是从萧晨嘴里传出来的,这些年龄是他综合了所有的电影世界和现实世界中一起加出来的,倒也不算错。
可这个年龄对猪皇的打击就太大了,要知道,他今年不过才五十多岁而已,可看看他现在的样子,再看看萧晨,这他娘的是一辈人么?要不要差别这么大啊?
也就是到了这个时候,猪皇才开始慎重的对待萧晨,能够达到这种驻颜的地步,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萧晨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一个连他都不敢去想的地步,再看看萧晨的三个妻子,既然萧晨的年龄在那摆着,那么这三位的年纪,想到这里,猪皇自己都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难道这个名不见经不传的逍遥派,都是一些怪物不成?
“好,既然萧兄如此说了,那老猪我也没什么意见,傲庄主,麻烦你给我们安排一个房间,老猪我记下你的人情!”猪皇很是艰难的平复了自己的心情,朝着傲天拱拱手开口,语气已经不如刚开始的散漫。
傲天立刻吩咐人前去安排。他已经知道了这位胖子的身份,第三猪皇,又是一个牛人。傲天感觉今天自己的运气特不好,怎么随便拉出来一个,都这么牛x?江湖上什么时候跑出来这么多隐世多年的家伙?他们都隐了那么多年,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出来?
苦笑,嗯,傲天现在剩下的也只有苦笑了,等到萧晨他们全部走进了内院。他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朝着周围的一众依旧在目瞪口呆的武林人士大声道“明日的祭剑大会将会在午时三刻举行。今天大家可以在这前院随意攀谈饮酒,但希望诸位不要踏入内院,以免引起不必要的慌乱和麻烦,各位。请了!”
拜剑山庄的前院说大不大,但说小也不小了,五千多平米,四百多间房子,足够容纳这些前来的武林人士,内院?不好意思,本来就算是萧晨他们也别想进去,可当傲天真正面对萧晨的时候,他真的没有让萧晨住在前院的勇气。再加上无名和第三猪皇,算了,内院就内院吧。想必这几个人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去找他拜剑山庄的麻烦,因为没必要。
在前去内院的路上,萧晨让一个拜剑山庄的侍女前去后面的花园将明月叫过来,对于明月和第二梦的碰撞,说实话,萧晨还是很有兴趣的。在原剧情中,可能是因为明月死了。所以作者马荣成才会安排一个第二梦出来取代她,毕竟不能让主角聂风孤独伶仃一辈子不是?
但他的到来,让这个世界发生了不小的变化,明月未死,第二梦又如期出现,那么,她们两个接下来会是什么表情呢?
好吧,好奇的不单单是他,凝紫宸也同样不例外,当然,略微知道剧情的穆念慈和王语嫣也有些期待,不过没有萧晨和凝紫宸这两个看过电视剧的人来的强烈罢了。
傲天还是很会做人的,给他们安排的房间是一栋三层的阁楼,面积很大,里面足足有接近二十个房间,也就是说,这个房间今天晚上就是他们这一群人的。
“猪皇一生未娶,邪皇则因入魔而杀妻杀子,灭绝血脉,那么,想必这位就是有着无情刀皇之称的第二刀皇的儿女吧?不知道侄女芳名?”
房间内,萧晨和无名以及猪皇相对而坐,穆念慈给三人分别倒了一杯清茶,便领着凝紫宸和王语嫣走到了另外一边。
猪皇吃惊的看着萧晨,随后苦笑着点点头,道“逍遥派还真是一个神秘的门派,没错,这位确实是第二刀皇的闺女,叫第二梦,刚才萧兄说你身边的那位女娃娃叫明月?不知道她年龄几许?哦,别误会,只是我这闺女今年一十七岁,所以老猪想要了解一下而已。”
萧晨双眼一亮,笑着回应“一十七岁!”
“什么?”猪皇刚开始还以为萧晨是在重复他的话,只是瞬间便反应了过来,一脸吃惊的看着萧晨,眼神中满是不敢相信,暗道“难道第二这个家伙当年真的是生了个双胞胎?可他为什么从来不说呢?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片刻之后,楚楚带着明月她们回来了,刚刚回到房间,楚楚便扑进了萧晨的怀里,道“爹爹,什么事情啊?我们才刚刚开始游玩呢,哼,要是不说出个所以然来,我以后就再也不理你了!”
好吧,这句话让萧晨哭笑不得,于岳则是满心感慨,他很怀疑,要是再过一段时间的话,楚楚会不会就不认他这个亲生老子了,看看,这都什么事儿啊这,他现在跟个打酱油的差不多了都,泪牛满面啊~
萧晨摆摆手,然后看着明月道“明月,你过来!”
而那边第三猪皇也将第二梦喊了过来,在看到明月的时候,猪皇也明显愣了一下,像,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所以,在众人吃惊的眼神当中,猪皇朝着第二梦点点头,第二梦会意的摘下了自己的面纱,除了左脸颊有一片不大的红色胎记之外,完全就是另外一个明月。
这一幕,直接让整个房间里面的人都愣住了,哪怕是有着冷酷性格的不哭死神步惊云,此时也张大了嘴巴,没错,这个世界上相似的人是有。而且估计还不少,可如此像的,几乎没有好吧?
好吧。萧晨对此保留意见,最起码在这个世界上这是第二对,第一对则是真假独孤一方,所以他现在只是好奇,而不是吃惊。
其中冲击力最大的,就是明月,她愣了一会儿之后。干脆跑到第二梦的面前,伸手在她的脸上轻轻捏了捏。喃喃自语道“竟然会是这样,可怎么会是这样的?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第二梦,不知道姐姐的生辰是什么时候?”第二梦因为已经见过明月的原因,所以还算比较冷静。声音甜甜的问了一句,好吧,连声线都是一样的,这就让人难以相信了,嗯,好吧,谁让这两个人在电视剧里是一个人演出来的呢?
“八月初三!”明月迷迷糊糊的吐出四个字,随即猛地反应过来,看着眼前的第二梦。第二梦此刻也是震撼无比,好吧,她的生辰也是八月初三。再加上两个人都是十七岁,此刻一众人彻底傻眼了,乖乖,这两个人不会真的是孪生姐妹吧?
可这也不对啊?明月是在无双城内长大的,而且似乎有着自己的父母,不过她的父母早亡而已。但现在这种情况你让人怎么解释?难道是一个人同时投胎到了两个女人的肚子里么?这种事情真的有可能么?
就连一直好奇的萧晨,此时也忍不住皱了皱眉。随即咳嗽了两声,道“好了,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以后再说,天色将晚,待会儿吃完饭之后,明月和第二梦可以去好好聊聊,说不定会有什么蛛丝马迹,其他人全部养精蓄锐,准备明天的祭剑大会!”
“是,师父!”一众人齐齐应了一声,离开了房间,顿时整个房间里只剩下了无名、萧晨和猪皇三个人,就连穆念慈三人,也直接带着明月和第二梦离开,去后院赏花去了。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好了,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情他是摊在明面上的,总会有一天水落石出,所以猪兄也不必太过放在心上,大不了到时候见到刀皇的时候问一下就行了,我们还是谈谈正事,你们觉得如何?”
萧晨的话让猪皇微微点头,确实,不管他现在怎么纠结,事情还是那个事情,不会有丝毫变化,想要知道具体结果,问一下刀皇比什么都来的直接。
至于无名,根本就不在乎这些,虽然他刚才也很是吃惊,但这件事情毕竟和他的关系不大,说多了反而不好,与其如此,还不如保持沉默,现在萧晨主动转移话题,他就更没有理由拒绝了。
看到两人同意,萧晨很是欣喜的点了点头,道“据我所知,猪兄一生未娶,而且所使用的武器也不是剑,那么这次猪兄前来,应该不是为了绝世好剑,所以,萧某在这里希望明日猪兄能够伸一把援手,助我那徒弟步惊云得到绝世好剑,如此,萧某必然感激不尽,日后但有所求,无不应允!”
猪皇微微一怔,疑惑丛丛的看着萧晨开口“步惊云?他不是雄霸的徒弟么?什么时候成了你萧兄的徒弟了?”
无名无奈之下将这段时间的事情跟猪皇简单的解释了一下,可这个解释再次让猪皇震撼不已,随即不断感慨自己老了,可刚刚感慨完,他便脸红燥热,丫丫的,忘记萧晨和他并没有差几岁,他老了,那萧晨算什么?
三个人在绝世好剑的问题上笑谈,茶水也被换成了酒水,桌子上更多了几碟小菜,推杯换盏,笑语不断。
与此同时,在一间比较宽敞的房间里,穆念慈三人看着坐在她们对面的明月和第二梦,凝紫宸趴在桌子上,双手托着下巴,笑着说道“你们两个怎么都不说话?再这么看来看去的,也看不出什么好吧?”
两人的脸色一红,明月有些羞涩的道“大师父欺负人。”
好吧,这样的话凝紫宸听过太多次了,不管是小时候的断浪聂风,还是最近新收的几个弟子,几乎每个人都对她说过这句话,可她就是乐此不疲,在她看来,这才是师徒之间感情深厚的表现,要是没这么深的感情,徒弟敢这么没大没小么?
“好了,大师父也不是取笑你们,不过说实话,我还真的被你们给震撼的不轻,所以依我看啊,你们两个就算不是孪生姐妹,甚至不是亲生姐妹,那也是有着莫大缘分的,所以,我的建议呢,不如你们先做结拜姐妹怎么样?到时候等我们查清楚了事情的始末,再说其她,这样总比你们两个这么尴尬的面对面要好的多吧?”
嗯,不得不说,凝紫宸虽然变得调皮了不少,但她的脑子还是转的很快的,所以,立马就转移了话题,虽然依旧没有脱离两人,可这个话题明显让两人升起了不小的兴趣,那放光的双眼足以说明一切。
看到这种现象,穆念慈这个大家公认的最亲切师父(娘)也开口说道“你大师父说的不错,既然现在我们弄不清楚原因,那你们就先做姐妹,虽然是结拜的,可只要真心相待,和亲生也并无多大差别,如果你们两个不介意的话,师父在这里给你们两个做见证人,当然,也可以到大厅里面,将所有人都喊上,你们自己觉得呢?”
明月倒是没什么,在她看来,有三位师父就已经很完美了,可第二梦毕竟在这里还有一个长辈,所以她有些沉默,但还是在片刻之后开口“我也想和明月姐姐做姐妹,不过这件事情我需要去问一下猪皇伯伯,所以……所以我们能不能等吃晚饭的时候再讨论这个?”
“当然可以!”穆念慈看了凝紫宸一眼,凝紫宸微微叹了口气,然后从怀里拿出一瓶药递给了穆念慈,穆念慈笑着眨了眨眼,然后走到第二梦的面前,道“这里有一瓶药,可以祛除你脸上的胎记,不过我并不建议你这么做,因为胎记是与生俱来的,是你这一生唯一对你忠诚的,虽然祛除之后你的确会变得漂亮,可……算了,这件事情你还是自己想想吧,不管你做什么决定,都希望你不会后悔!”
第二梦微微一怔,祛除胎记?她的确是想祛除胎记,因为她再也不想去带纱巾了,她最大的梦想,就是光明正大的走在街上,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说得好听点叫犹抱琵琶,说的难听点就是逃避,躲闪,她受够了。
可穆念慈的话却又让他陷入了沉思,祛除胎记,真的好么?这真的是自己想要的?一时间,第二梦陷入了纠结之中,而穆念慈则招呼着房间内的几个人离开了房间,将空间留给第二梦一个人,免得影响了她的决定……(未完待续)
h
199015911102506
第二十章绝世好剑(三更求订)
ps这章是今天的,一万一千字,接下来还有一章万字更新,没办法,昨天的空白,就注定了方块今天的劳累,加上前面的两章,三万字啊三万字,各位,这么给力的更新了,订阅啊,打赏啊,投票啊~
次日,风和日丽,暖暖的阳光洒在地面,唤醒了一个个喝的醉醺醺的人,整个拜剑山庄再一次恢复了生机勃勃的景象,虽然其中更多的是因为昨日喝的过多而不断拍头的声音,伴随着一声声低沉而难受的呻吟让整个山庄显得略显嘈杂。
因为今天午时就是绝世好剑出世的时间,所以哪怕再怎么难受,那些武林人士还是不断的想办法让自己清醒,以便更好的恢复实力,因为谁都知道,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必然少不了一场激烈的战斗,哪怕在他们的心里,已经没有报多大希望,毕竟有着萧晨和无名的存在,他们这些人想要夺取绝世好剑的机会等3同于零。
可不管怎么样,该做的还是要做,要不然日后必然会遗憾终身,除了那些贪生怕死的人之外,其余的几乎都抱着必死的决心去做这件事情。
剑冢内,拜剑山庄的高层在傲天的带领下早早的便来到了这里,一片巨大的地下广场内,最为明显的就是在广场正中间的一个巨大熔炉,在熔炉的顶端,一柄看着就寒冷刺骨的宝剑倒挂在那里,散发着幽然的光泽,似乎能够吸人魂魄一般,让人忍不住就想盯着它。一直看下去。
毫无疑问。这把剑就是绝世好剑。即将出世的神兵利器,傲天看着感慨了一会儿,快步走到熔炉旁边,对着负责锻造这把剑的负责人开口道“怎么样?今天午时三刻,让绝世好剑出世,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问题不大,现在最主要的就是要看看今天来的人里面有没有符合剑魂的血液了,只要有。那么一定能够成功激活绝世好剑的剑魂,但庄主,我还是那句话,绝世好剑乃是天下当之无愧的神兵利器,一旦融合血液,那么它就会自动择主,所以,这样一来,庄主你的计划就会彻底泡汤,因为如果不是剑选择的主人的话。绝对发挥不出这把剑一成的威力,而且。还会得罪人……”
这位负责人在拜剑山庄同样待了数十年,对于自家庄主的心思,他再清楚不过,可有些话,他必须说在前头,要不然真的出了什么事情,难保这位庄主会不会发疯发狂,到那时,不单单是他们这些人要遭殃,就连外面的那些拜剑山庄的女眷,估计也会牺牲不少,所以,虽然他说出来的话很容易得罪傲天,可他别无选择。
傲天听着这位负责人的话,眼神中闪过一丝黯然,随即叹了口气,道“就算你不说,这次估计我的计划也会落空,就在昨天,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逍遥派数人突然到来,不仅如此,雄霸的三个徒弟现在也成了那位飘渺仙的徒弟,人多势众,且实力超群,最主要的是,无名竟然和他是前后脚到,看无名的表情,很可能是来帮助萧晨的,所以,哪怕我们计划的再怎么周全,在他们绝对的实力面前,也只能认栽,所以,这次你只需要好好地负责这次的祭剑大会就行,其余的事情不用操心!”
此话一出,整个剑冢内的气氛瞬间沉寂了下来,尤其是那位负责人,他抬头看着自己锻造出来的绝世神兵,眼神中闪过一抹炙热的光芒,随即恢复了平静,他从小便以铸剑为生,如今已经足足六十余年,而心中最大的愿望,就是为自己锻造出来的这把绝世好剑寻找一个合格的主人,在他的心里,傲天,算不上,只是因为他是下属,不好明说而已,所以,在听完傲天的话之后,他的心中最大的感觉不是紧张凝重,而是期待,他期待着绝世好剑的择主,期待着接下来的祭剑大会。
“我明白了,庄主尽管放心,只要有合适的剑魂血液,属下保证整个祭剑大会必然精彩非凡,且一定能够成功。”
傲天的内心微微叹了口气,他对于这位家族里的老铸剑师的心思,一清二楚,可他同样知道,强迫让这样一个人才扭转心意,几乎没什么可能,所以他有些话想说,却害怕伤了这位老人的心,当然,他也不会放弃,因为在拜剑山庄里面,除了这把绝世好剑之外,还有一把剑,一把威力比绝世好剑更强的剑——败亡之剑!
败亡之剑是上一任庄主锻造了一半被迫无奈停下来,因为上任庄主足足寻找了五年,都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剑魂血液,但不管怎么说,败亡之剑的威力是经得起考验的,正是因为败亡之剑的失败,才锻造出了这把绝世好剑,就算是负责锻造这把剑的上一任负责人,也亲口说过,绝世好剑和败亡之剑虽然各有优劣,但败亡之剑依旧胜上一筹。
当然,对于败亡之剑的魔性他还是很清楚的,如果一个人不能够将败亡之剑的魔性彻底压制,甚至是驱逐的话,那么迟早有一天会被魔性吞噬,成为一个无恶不作的恶魔,所以,哪怕他有这种心思,也只能强制自己压下去。
“行了,这件事情你看好就行了,千万别出什么岔子,别让我们拜剑山庄丢了宝剑,再丢了面子,那样的话,我无颜面对天上的列祖列宗,所以,今天我只以一个后辈的身份拜托你,一定要尽善尽美!”
傲天甩出脑海中的思绪,郑重的对着这位负责人鞠了一躬,沉声开口。
傲天的行为让这位负责人吓了一跳,连忙躲开半个身子,肃然道“庄主说笑了,就算没有您的吩咐,我也一定会将这次的大会搞好。毕竟绝世好剑可以说是我从最初一直看着完成的。就像是我的孩子一样。现在她要出嫁了,我这个做父亲的,岂能让她的婚礼出现丝毫差错?”
有了负责人的这句话,傲天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轻轻地呼出一口浊气,他再次抬头看了一眼上方的绝世好剑,如果不是现在绝世好剑的温度超过人的承受极限的话,他真的很想上去触摸一下。因为这很可能是他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这一次,他足足看了超过一刻钟的时间,才依依不舍的带着一众人离开了剑冢,从这些高层的脸上,所有人都能够看出不甘心,但那又能如何?现在是形势比人强,哪怕是拼上整个拜剑山庄,也搞不过别人,玩儿什么?
没看天下会的雄霸都被灭了么?论起实力。拜剑山庄虽然底蕴不错,可和天下会的实力比起来差了绝对不是一星半点。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哪怕是再怎么不甘心,也只能该做什么做什么。
内院,第三猪皇早早的在院子里打坐了一会儿,便起身上了二楼,走到第二梦的房间前面敲了敲房门,道“侄女儿,起来了没有?伯伯有些话要和你说!”
“起来了,马上就好!”第二梦的声音依旧轻柔,丝毫听不出有任何的感情波动,可见昨天给她的震动虽然大,但还没有让她失去狼。
片刻之后,第二梦打开了房门,依旧是一袭白衣长裙,青丝柔发自然垂下,白皙的脸上看着还没有打理,不过也是,在这种地方,如果没有主人的允许,是没有下人敢进来的,但饶是如此,仍然能够清晰的感觉出第二梦的美若天仙。
“猪皇伯伯,有什么事情进来说吧!”第二梦虽然没有打理,却表现的淡定自然,看来她在猪皇的面前确实没什么掩饰,由此可见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必然很深,不过想想也是,第二刀皇因为醉心于无情刀道,所以对于这个女儿虽然不会打打杀杀,可却实在没什么感情可言,自幼第二梦便是跟着猪皇长大,在第二梦的心里,猪皇更像是她的父亲。
猪皇也没有丝毫客气,便钻进了第二梦的房间,随意的走到凳子边坐了下来,皱了皱眉,道“侄女儿,昨天你们商量的事情,萧夫人和我说过了,你是怎么想的?如果你愿意的话,今天的祭剑大会结束之后,伯伯就给你们做见证,如果不愿意,那我们就和萧大侠他们商量一下,一起去见你父亲,这件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所以还是赶快弄清楚的好!”
第二梦走到床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床铺,听到猪皇的话之后身体一顿,随后继续着自己的动作,道“我没什么意见,毕竟看那位明月姑娘也不是什么坏人,做姐妹没问题,再说了,就凭着我们两个长得一模一样,就代表今生的缘分很大,我为什么要拒绝?最主要的是,那位萧大侠,似乎很厉害?”
猪皇微微一愣,随即明白了第二梦话里的意思,这段时间以来,也不知道刀皇那个家伙究竟怎么了,突然间想要再次成婚,而他成婚不是放弃了无情刀道,而是要进一步加深自己的无情修炼,他的目的也很简单,就是要找一个情投意合的女人结婚,然后杀掉对方,彻底斩断自己的情丝。
当然,他可以直接杀了第二梦,可有着猪皇保护的第二梦,他根本无从下手,前后两次都被猪皇给挡了下来,只是在这两次的争斗中,猪皇受了不轻的伤势,到现在都没有好利索,所以这一次他们来这里,纯粹的就是凑热闹。
联系这些,那么第二梦的目的也就清晰可见了,萧晨的武功高强,是显而易见的,最少猪皇自己是看不透萧晨的境界,很可能已经达到了一个让他都不敢去想的地步,如果是这样的话,让萧晨去告诉刀皇,什么才是真正的武学,或许这件事情会有转机也说不定,实在不行就让萧晨好好地教训一下刀皇,省的他成天像个神经病一样。
“好吧,看来侄女儿你已经有了决定,不过伯伯的意见和你差不多,那个萧晨虽然伯伯看不透,但却可以感觉出他身上的浩然正气。是一个好人。而且他对待三个妻子的感情。我们也可以感受出来,所以,他修炼到有情之道绝对会对你父亲有一个巨大的冲击,再加上日后你有了他的庇护,想必生活也可以安定一些!”
猪皇的话虽然有些利益的因素在里面,但人和人的交情,不就是从利益结合开始的么?有了利益,才会有交集。有了交集,才有可能交心,等到交心以后,才有可能变成知己,所以,他们的想法无可厚非,哪怕是萧晨知道了,也会洒然一笑,任由发展。
他们两个想法,在最短的时间内反馈到了萧晨那里。对此萧晨有些哭笑不得,虽然他昨天听了穆念慈的建议。但总觉得有些不靠谱,因为只有他知道,第二梦和明月之间屁的关系都没有,纯粹就是马荣成为了补偿聂风的因缘,才塞进去的人物,也可以说是强行加进去的。
比如说第一邪皇、第二刀皇和第三猪皇这三个人,在马荣成的漫画里,这三个在二十年前都是江湖一顶一的高手,而第一邪皇更是天下公认的第一高手,那么无名的师父算什么?真的独孤一方算什么?剑圣算什么?还有被无名的师父邀请见证无名和破军两个人比武的那几个高手算什么?
如果第一邪皇真的是天下第一,那么和他并列的第二刀皇和第三猪皇实力定然不差,可为什么二十年过去,他们连绝无神都打不过?这是最明显的,就算是邪皇断了双手,可刀皇还在吧?为什么要聂风入魔?这不是纯粹的扯淡么?
所以,在这种时候,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解决这件事,难道因为他的到来,这个世界变化就这么大么?
可根据聂风所说,明月的父母都死了,而且明月是实实在在的在无双城出生的,难道有人狸猫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