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无限穿梭者〗第60部分

,一方面为了让明月和岳父聚聚,另一方面则是家师算到最近一段时间。很有可能会有外来势力入侵中原,想要登临天下。所以让风儿过来助岳父一臂之力!”
说到这里,聂风忽然转头看着绝天,眼神中闪过一抹疑惑,因为他从绝天的身上,看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至于是谁的,他想不起来,但想到正事,他还是沉声开口“想必这位就是东瀛来的无神绝宫的使者吧?家师让我奉劝你们无神绝宫一句,你们来中原,可以,但前提是不能搅风搅雨,如若不然,家师必然出山,将无神绝宫彻底绞杀殆尽!”
绝天被聂风的气势一压,顿时感觉压力如山,但他高傲的性子绝对不允许他低头,所以他硬撑着咬牙道“哼,跳梁小丑,真把自己当回事了?还绞杀殆尽,有本事让你那个缩头师父亲自过来,看我爹爹不将他杀的尸骨无存!”
“小小年纪,好狠辣的心肠!”聂风语气一冷,随手就是一巴掌扇了出去,正是在这一年里新学的天山六阳掌。
绝天虽然实力不错,可和聂风相比,却是一个天一个地,中间足足相差了四个层次,再加上聂风本身掌握的各种绝技,绝天连还手的余地都不会有。
而聂风之所以如此狠辣,就是因为他看得出绝天对于人命的蔑视,这样一个人,这么小的年纪,究竟是在什么环境下才能够养成这样的性格?聂风本来还对萧晨的话有怀疑,却在见过绝天之后的这一刻,彻底消失殆尽,这个无神绝宫,比之天下会更加狠毒,必然要铲除殆尽,否则后患无穷。
绝天从小到大,什么时候遇到过这种事情?而且是被人当众打脸,虽然聂风出手不重,可依旧让他半边脸都肿了起来,所以,这一刻,绝天看着聂风的眼神,恨不得生撕了聂风,而这,也让聂风对他的感官更加恶劣,如果不是来的时候萧晨吩咐过,在他没有出山之前不要和无神绝宫闹的太僵的话,他都想直接杀了这个人。
只是他还有些疑问,那就是为什么萧晨不让对无神绝宫做绝?
其实萧晨有着自己的考虑,一方面是因为无神绝宫是东瀛人,这样的人根本不能当成丨人看,全是一群畜生,而聂风和明月又是形影不离,如果一旦闹僵,对方很可能会朝着明月下手,到时候聂风纵然有万般功夫,也只能束手就擒。
其余的几个弟子也是一样。
另一方面则是萧晨自己想要和绝无神对上看看,到底是金身不坏厉害,还是金刚不坏神功强大,这可是他为数不多的几个愿望之一,所以哪怕现在他的实力已经半步反虚之境,超出绝无神太多,可他依旧想要去试试,这也算是人生的一个乐趣。
“你是谁?”绝天知道自己此时如果动手的话,绝对会引发不可预知的后果,最有可能的就是命丧当场,但就让他这么放弃的话,他还是不甘心,所以,他只求对方能够大方一些,把名字告诉他,以便于他日后报复!
对于绝天的心思,聂风又岂能不知?可他聂风是谁?逍遥派的大弟子,实力更是逍遥派年青一代第一人,只差一步就能够进入宗师之境,他会害怕绝天的报复?哪怕是绝无神来了,凭借着自己的武功,聂风相信也能斗上一斗。
所以,面对绝天的问题,聂风很淡然的笑了一下,道“我叫聂风,逍遥派萧晨坐下弟子,你可以回去查一下,还有,随时等候你的报复,但是现在,你可以滚了!”
话音落下。绝天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被聂风一挥手甩了出去。擒龙手,好吧,在过去的一年里,这些个徒弟快把萧晨的老底儿都掏光了,以至于到了后来,萧晨只让这些徒弟融合各种武功,而不再传授新的,没办法。他真的不多了,除了北冥神功不外传之外,他的九阴九阳修炼之法也不打算传下去。
倒不是因为萧晨不想传,而是因为那种逆转阴阳的修炼方法,他也不知道适不适合几个徒弟,要知道,当年他之所以能够修炼成功,更多的是因为系统的原因,如果不是系统帮着他梳理真气的话,估计当年他会爆体而亡也说不定。
但就算如此。他的一帮徒弟们的武功也足够用了,就像现在这样。聂风一出手,直接将整个大殿里的人给雷了个外焦里嫩。
……
就在无双城内剑拔弩张,绝天被当众打脸之际,在无双城不远处的拜剑山庄内,同样上演着一幕招降的戏码,只是,拜剑山庄的戏码,要比无双城内的温和多了,因为来这里的人,是绝心。
相较于绝天的高傲,绝心更懂得以柔克刚,心思沉稳的他,似乎见了任何人都是一副笑意怏然的样子,看起来亲和的紧,就算是他杀人的时候也是一样,同样的,和绝天比起来,绝心就更加难以对付。
待客大厅里,傲天稳稳地坐在主位上,手里同样拿着一份请柬,当他看完之后,并没有说话,而是将请柬递给了旁边的一个穿着灰色长衫的年轻人,这个年轻人正是奉了萧晨命令前来的秦霜,在秦霜的身边,则是丁宁。
秦霜疑惑的看了看傲天,随后打开了请柬,只是当他看完的时候,嘴角勾起一抹不出所料的笑容,盖上请柬,他看着坐在下面的绝心,轻笑道“你就是那个无神绝宫宫主绝无神的长子绝心吧?据我所知,你现在在无神绝宫内的地位有点儿尴尬啊!”
绝心神色微微一变,看向秦霜的眼神充满凝重,要知道,他们昨天才刚刚来到中原,而他和绝天以及绝无神之间的关系,整个中原都没人知道,可是今天却被人一语道破,这又怎么会不让绝心震惊。
秦霜比起绝心而言,更加温和,只不过前者是正义的温和,而后者则是披着温和外衣的恶魔,但毫无疑问,对于熟知绝心性格的秦霜而言,想要对付绝心,有的是办法,因为两人最少从表面上看,都是一类人。
想到这里,秦霜不得不感慨自家师父的能耐,他来之前,萧晨就告诉过他,如果碰到的是绝心,那么他自己看着处理,如果是绝天,那就只管打出去,其他的他来收尾。
片刻之后,看着没有回答的绝心,秦霜端起茶杯自顾自的抿了一口,继续道“你是绝无神的长子,但据闻你现在却经常被绝天,哦,也就是你的弟弟挑衅甚至羞辱,但绝无神却始终都站在你弟弟那边,这完全是因为绝天有一个好娘,所以,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你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将来谋逆篡位吧?”
绝心的双眼猛然一缩,随即轻笑着摇摇头,道“这些似乎都是我无神绝宫的家事,而且我们就算关系再怎么不好,那也是一家人,所以,尊驾的这些猜测,都是不成立的,但尊驾既然能够知道这么多消息,敢问尊驾高姓大名?”
“逍遥派,萧晨坐下弟子,秦霜!”秦霜坦然一笑,有些佩服绝心了,在这样的情况下都能收敛心神,可见这家伙的心智绝对高到了一个极其恐怖的地步。
“逍遥派?闻所未闻,算了,这些都不是我们今天应该讨论的重点,在下这次过来,只是想要通知一下傲庄主,三日后我无神绝宫开宫大典,希望傲庄主能够准时参加,正事说完了,在下告辞!”
说完,绝心也不等傲天反应,便起身潇洒离开,毫不拖泥带水,由此可以看出,在关键时刻,这家伙绝对是个心狠手辣,果断异常的主儿,日后见到,必然要小心面对,一不小心就有可能阴沟里翻船。
绝心离开之后,傲天有些无奈的重新拿起请柬,道“秦少侠,这……你说我三日后到底去不去?”
秦霜不置可否的笑道“去。为什么不去?无神绝宫是家师一直都在等待的一个势力。家师曾言。现在出现的无神绝宫,势力比之当年的天下会也不遑多让,这样一个庞然大物,如果庄主不去的话,很可能会遭受无妄之灾,但就算去了,估计也免不了一场腥风血雨,不过这些家师早有预料。所以事先让秦某过来协助庄主,日后时机到了,家师必然会亲自出山,应对接下来的事情。”
有了秦霜这句话,傲天的心一下子放松了下来,随即眼神中闪过一丝庆幸,好在当年没有交恶萧晨,要不然的话,现在的他要么被灭掉,要么就只能做东瀛小儿的走狗。而这两条路,无论哪一条。都不是他能够接受的,不过现在,这两条路他都不用选了,他还是他,拜剑山庄的庄主。
……
同一时间,江湖各大势力都接到了无神绝宫的请柬,说是请柬,其实就是逼降书,真正的绝无神的那句话,顺者昌,逆者亡。
一时间,本来风平浪静的中原武林再一次掀起了一阵滔天巨浪,无数的中原武林人士奋起反抗,但这些反抗的人,无一例外,在第二天不是被杀,就是失踪,这样的事情让本就激烈的中原武林情况再次恶化,反对者纷纷而起,整个中原武林的人和无神绝宫一下子对峙了起来,针锋相对。
而也是在第二天,乐山峡谷内的萧晨,接到了聂风和秦霜两人写来的飞鸽传书,看完之后,嘴角不置可否的撇了撇,本以为他的出现会让无神绝宫收敛一些,但没想到对方依旧是这么狂妄。
而造成这种情况的因素只有两种,第一是对方根本就不在乎他,这是最有可能的,必经绝无神在东瀛可是当之无愧的霸主,来到中原,仅仅是霸主的傲气,就不会允许他向一个根本没见过的人低头。
而另外一方面就是颜盈根本就没告诉过他自己,想想也是,当年他和颜盈也仅仅是见了一面而已,根本没有交流,随后颜盈便远离中原,踏足东瀛,做了绝无神的入幕之宾,对自己这些年的事情不了解也是情有可原。
再加上中原和东瀛一向势不两立,所以消息传递非常闭塞,由此可以推断,绝无神就算听过自己的名声,也仅仅是只言片语,根本不能对他形成什么有效的震慑。
“晨哥,来消息了么?”王语嫣端着一壶茶走到萧晨面前,将茶壶放下,笑着问道。
经历了两个世界之后,王语嫣的性格也改变了许多,笑着的她虽然在萧晨等人面前依旧温柔娴淑,但在敌人面前,她可真的会杀人,这点她可是比起凝紫宸都强不少。
额,凝紫宸虽然比起王语嫣多经历了一个世界,但毕竟是从红旗下的教育中长大的乖孩子,哪怕她现在已经杀过不少动物,可每次对上敌人,她都过不了心理那一关,每次也仅仅是将敌人给打残,更严重的就是废掉,杀人?拜托,做不到。
穆念慈则要强很多,毕竟从小跟着杨铁心在那种环境下长大,从十岁开始就有了杀人的经历,现在更是对杀人风轻云淡,这也是为什么萧晨哪怕进入风云这样的危险世界也带着她们的原因,因为她们根本不用自己过多操心。
“是啊,来消息了,两天后,就是无神绝宫的开宫大典,看样子这个绝无神没有丝毫收敛,将整个中原武林的人都当成了酒囊饭袋,唉~也不知道无名和剑圣这两个人现在怎么样了,要是他们和原来的命运一样被下了毒药的话,那么这次还真得我出山一趟!”萧晨略显无奈的开口回应了一句。
其实按照他的安排,绝无神那样的人根本用不着他出手,他更多的是需要修炼,哪怕再给他一年的时间,他都有把握进入反虚的境界,到时候对上帝释天至少不会没有还手的余地,当然,这主要是他对帝释天不了解,仅仅是从帝释天两千余年的真气上去分析的。
可不管怎么说,两千多年啊,就算是笨蛋,也能够修炼到反虚之境了吧?更何况是融合了凤血的帝释天?所以,萧晨推断,帝释天的实力最少也是反虚。而且是在反虚中期之上。甚至是反虚圆满。
如果是前者。他还能拼一把,但如果是后者的话,那他就真的该哭笑不得了,真到了那种情况,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这个世界继续等,等真龙出世的那一天,等着帝释天和真龙拼个两败俱伤再出手。可如果按照那个时间段去算,他还得十年等,想起这个时间,他就有些抓狂。
王语嫣柔柔一笑,给萧晨倒了杯茶,道“这样啊?那我们就出去一趟好了,反正解决绝无神也花不了多长时间,还是说,晨哥你的心里有着什么别的计划?”
萧晨微微一怔,随即哭笑不得的摇摇头。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道“这次还真的没什么计划。我只是在想,如果我现在解决了绝无神之后,你说帝释天那个一直隐藏在暗中想要操纵天下的人会不会出现?如果他出现了,那么我们的生活还能不能继续平静下去?这些都需要考虑,所以,说实话,我现在真的有些后悔,如果当初不将雄霸给废掉,现在让雄霸和绝无神去斗,他们两个怎么也得斗个十来年吧?”
萧晨的话让王语嫣一阵目瞪口呆,就在这时,他们的身侧传来了凝紫宸调侃的声音“阿晨,我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心翼翼了?现在我们对帝释天一无所知,他不出来,我们就算是再怎么修炼,心里也总会没底,毕竟我们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达到现在的境界,那么帝释天那个活了两千多年的怪物该是什么境界?”
顿了顿,凝紫宸直接坐在两人中间,继续道“既然徐福号称帝释天,那么他的实力最少是反虚之境,这点几乎不用怀疑,可我们也不能一直茫无目的的修炼下去,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想办法去试他一试,有了目标之后,我们才有方向不是?你难道还真的准备在这里再等十几年啊?”
凝紫宸的话让萧晨愣了一下,随即心中像是破开了什么一样,心神通达,一下子原本卡在反虚之境的半片隔膜瞬间破裂,顿时一股浩然正气从他的身上散发而出,带着浓浓的亲和自然之气扩散开来,直接将整个乐山峡谷内所有的生灵都给惊动了,留守在这里的断浪等人更是纷纷朝着这边疾驰而来。
“哈哈哈哈~”突破之后,萧晨放声大笑,随后毫无预兆的抱着凝紫宸亲了一口,朗声道“紫宸,谢谢你了,这次如果不是你,我可能就要在这个境界上卡个一年半载,甚至更长,到时候任务就更加难以完成,所以,这一次你居功至伟!”
这话倒也不错,萧晨的实力在两年前就卡在了金丹圆满之境的巅峰,半只脚跨入反虚,但因为心境跟不上,所以迟迟无法突破,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帝释天的事情一直压在他的脑子里,而他一直想的,就是达到什么境界再去和帝释天交手,从来没有想过,作为一个强者,他的所作所为已经有些畏缩的表现,和强者之心背道而驰。
而今天凝紫宸的话却将他的疑惑彻底打碎,想通了,境界也就到了,进入反虚之境也就水到渠成,随着全身真气滚滚流淌,汇入体内丹田,金丹破碎,化作万点星辰,萧晨闭着双眼,静静的享受这一刻的美妙。
现在他才知道,反虚之境和金丹之境的差距究竟有多大,毫不客气的话,金丹之境依旧是凡人,而反虚之境,就是实实在在的地仙之境,到了这个地步,不仅寿命将会大大延长数百年,实力更是浩瀚如海,脱胎换骨,比之服用洗髓丹之后的人也要强上不少!
断浪等人到来之后,看到萧晨的情况,一个个屏住呼吸,生怕打扰了师尊,导致什么意外状况出现,不过仅仅半刻钟的时间,萧晨便已经将境界稳固了下来,睁开双眼,看着周围一众后辈,眼神中闪过浓浓的欣慰之色。
“恭贺师尊实力再次精进,踏足仙道!”一众弟子无论男女,齐齐跪了下去,放声开口。
……
两日后,萧晨带着妻子和一众徒弟离开了乐山峡谷,而同样在这一天,原来的天下会总部声势浩荡,人声鼎沸,无神绝宫以压迫性的手段昭告江湖,正式踏足中原。
风波席卷,打碎了往日的宁静,乌云压顶,狂风暴雨轰然而至……(未完待续。。)
1916165511105385
第二十二章风起云涌(万字求订)
ps依旧是一万字的更新,嗯,等到孩子满月了之后,方块会恢复到三更的,现在是没办法了,只能瞅准时间就码字更新,全部挤一块了,不好意思啊,不过字数是不少的,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了!
夏日炎炎,艳阳刺眼,微风拂面,沙尘移位;
原本已经荒废了足足一年多的天下会总部,再一次迎来了属于它的辉煌,这一刻,万众瞩目,这一刻,暗潮涌动,这一刻,杀机四伏,同样也是这一刻,一些野心家的野心,疯狂增长。《
三天前,绝无神命自己的两个儿子和一众无神绝宫内的高层分别前往中原武林各大势力去下请柬,实则就是逼迫那些人臣服,其余的人如何,暂不做概论,但两个儿子一个被人打脸,一个被人羞辱,这些事情绝无神都是知道的。
所以,在他们回来之后,绝无神便立刻开始着手调查关于萧晨和逍遥派的一切,而其他的那些小势力,则被他杀的杀,抓的抓,反正已经来了,仅仅因为一个从未露面的人就让他收敛,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就在他调查萧晨的时候,颜盈无意间看到,起初有些疑惑,随即便恍然大悟,随即将自己所知道的关于萧晨的一切说了出来,既然她已经成了绝无神的女人,那么只能一条路走到黑,因为绝无神如果失败,那么她只有死路一条,因为她实在是找不到接下来还有什么人能够庇护她。
听到颜盈的解释,绝无神先是凝重了一番。随即便不做评论。因为颜盈知道的。还是十几年前的萧晨,现在的萧晨,仍旧是一团迷雾。
只是,让颜盈没有想到的是,绝天当天晚上就跑进了她的房间跟她哭诉自己白天的遭遇,当绝天说出聂风两个字的时候,颜盈的身体微不可查的顿了一下,她猜测过千万种可能。但无论如何也没有猜出来,聂风竟然投入了萧晨的门下,更让她没想到的是,打了自己儿子的,竟然是另一个儿子,这让她一时间无所适从。
没错,她确实喜欢权势,但她仍旧是个女人,是一个有着孩子的女人,现在不可避免的。因为绝无神的野心,她的两个儿子必然会面临自相残杀的局面。这让她的内心充满了矛盾和纠结,当然,更多的是心痛。
可她同样知道,想要让这两个儿子把手言和,根本不可能,先不说聂风如何,单单是绝天就不现实,自幼在绝无神的熏陶下,绝天的野心可以说比绝无神还要可怕,而聂风是无论如何都会阻止绝天的野心,唯一的办法就是她带着绝天重回东瀛自此不踏入中原一步,但这现实么?
颜盈有些颓然的坐在床上,看着面前仍旧在絮絮叨叨的苦诉着的绝天,心思烦躁的几乎想要自杀,她不知道究竟是怎么样一个心情,此时此刻,她忽然发现,自己一直宠爱的儿子,在这一刻竟然是这么陌生。
昏昏沉沉的她最后晕了过去,是的,就是晕过去的,因为她实在不知道接下来自己应该怎么去面对即将出现的一切,与其如此,还不如晕过去,眼不见心不烦,至于以后,算了吧,一个女人做到她这个地步,她才知道是多么可悲。
但晕过去并不代表她真的能躲过去这些,第二天她便被绝无神利用真气给救了回来,此时此刻,她依旧得陪着绝无神,站在这座曾经象征着中原武林霸主的高台上,俯视着下面无数的人群,看着他们愤怒,看着他们绝望,最后,看着他们死亡。
只是,让她怎么都想不到的是,在她出现在高台上的时候,下面的一个角落里,陪着独孤一方来到这里的聂风猛地捏碎了手里的酒杯,本来要喝掉的酒也顺着他的手流了一地,但对此他恍若未闻,只是呆呆的看着站在高台上的女人,不知所措。
独孤一方有些错愕的看着聂风,可以说,自从他认识聂风以来,这样的聂风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以前的聂风给他的印象,一直都是翩翩若然,谦谦君子,但现在……
随即他顺着聂风的目光看向了高台,绝无神?不可能,那么只有站在绝无神身边的那个妩媚妖娆的女人了。
不过这个女人究竟和聂风是什么关系,片刻之后,他将目光投向了自己的对面,在那里,坐着拜剑山庄的人,当然,还有秦霜这个原雄霸的弟子,现在聂风的师弟。
秦霜自然也发现了聂风的异常,顺着聂风的目光看了一眼便恍然大悟,对于这一幕,在来的时候萧晨已经特地跟他交代过,还告诉过他,一旦发现聂风的异常行为,立刻将他带回乐山峡谷静修,在无神绝宫的事情没有结束之前,不许他出谷一步。
想到这里,秦霜拍了拍聂风的肩膀,道“风师兄,你没事吧?”
聂风微微一怔,随即回神,看着一众人错愕或者担忧的目光,略显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我没事,只是……”
顿了顿,聂风的语气变得有些颤抖“只是,十五年了,我一直以为她死了,为什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她怎么可以出现在这里?”
独孤一方神色一震,略显不悦,但随即想到聂风的为人,所以压下心中的不快,将疑惑的目光看向了秦霜,而傲天也是一样。
秦霜苦笑着摇摇头,开口解释“那个人是风师兄的生母,十五年前背弃风师兄和他父亲聂人王跟了雄霸,不过却被雄霸抛弃,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现在她毫无疑问是绝无神的女人,所以……”
说到这里,所有人都明白了,换位思考一下,无论是谁遇到这种情况。都会忍不住愤怒吧?可就算再怎么愤怒又如何?那个女人毕竟给了聂风生命。是聂风无论如何都摆脱不了的亲娘。所以,聂风此时的表现也就理所当然。
独孤一方略显愧疚,毕竟刚刚怀疑了聂风,随即,他朝着一直站在身后不远处东张西望的明月喊了一声,在她的耳边嘀咕了几句之后,便拍了拍她的肩膀,拉着傲天和秦霜。带着一帮手下离开了这里,将这个地方,留给聂风两口子。
“风,义父刚才说的是真的么?”明月的好奇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此时满脸的担忧和不知所措,她很难想象如果这种事情放在自己身上的时候,自己会是一个怎么样的表现,或许会失去理智,或许会自寻短见,总之根本无法承受。所以,她很担心聂风会做出什么让关心他的人无法承受的事情。
聂风感受着明月内心深深地担忧。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虽然有些勉强,但他还是笑着说道“你放心吧,这个女人虽然伤害了我和我爹,但她终归是我娘,可是,她所作出的事情,必须受到惩罚,我会向师父请求饶她一命,从此将她禁居幽谷,了却余生!”
“哦,这样就好,我相信师丈一定会同意的,好了,现在我们不要想这么多了,先过去和义父他们会合,等会儿可能要打架了!”明月虽然依旧担忧,但也只能转移话题,毕竟在这种情况下,想要让聂风不去想,根本不可能。
高台上,绝无神意气风发,傲气冲天,一手揽着颜盈的纤腰,一手遥指着下面,大声开口“各位,今日是我无神绝宫踏足中原并且君临天下的日子,你们将会成为这个伟大日子的见证人,我……无神绝宫宫主绝无神,在这里像大家保证,只要你们臣服于我,我可保你们荣华富贵,权势一生,但如果不臣服的话,那么,就不好意思了,我会让你们知道,无神绝宫的威严,是用鲜血浇灌出来的!”
作为一个东瀛人,在东瀛霸道惯了的绝无神,在这里依旧是直来直去,宛若此时的他已经是武林至尊一般,丝毫不顾及下面那些武林人士眼中的愤怒和杀气。
但是,中原人什么人都不缺少,哪怕是武林人士中也有一些贪慕虚荣和贪生怕死之辈,经过两天前的杀戮之后,这些人大部分都投靠了无神绝宫,所以,在绝无神的话音落下之后,这些人便齐齐从两边跑了过来,站在一众武林人士的前面,单膝下跪,朗声庆贺“宫主寿与天齐,君临八荒!”
这一幕直接让后面嘈杂的武林人士傻眼,因为他们在那些人里面看到了太多熟悉的面孔,其中不乏一些往日里的谦谦君子,或者名门正派人士,但现在背叛中原武林的,竟然是这些人在打头阵。
在看看自己身边的人,很大一部分都是往日里他们看不起的邪魔外道,可就是这些人,依旧在坚持着中原正统,天呐,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了?难道说善恶已经彻底被颠覆了么?
同时,在这些人的内心深处,也深深的感觉到了一抹愧疚,毕竟现在和他们并肩而战的,是往日里的仇敌,所以,在万人齐贺过后,很大一部分武林人士都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做出了自己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哈哈哈哈~好,统统有赏!”绝无神被下面近万的中原武林人士恭贺,心中大感舒坦,因为这代表着,他踏入中原的第一步,是成功的,虽然后面还有无数中原人在硬撑着不肯低头,但他相信,这些人低头的日子,不远了。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直直的飞了过来,落在了一众武林人士的前面,看了一眼台上的绝无神,冷声道“无神绝宫?不自量力!”
“是剑圣……剑圣来了!”此人刚刚落地,后面的一众武林人士便发现了对方的身份,齐齐大声呼喊了起来,虽然在一年多前剑圣一招败于萧晨之手,可是剑圣的实力是众所周知的,那次战斗,不是剑圣弱了,而是萧晨太强,所以,这一次剑圣的出现,让整个武林人士这边普遍低迷和迷惘的士气顿时大增。
剑圣本身是不打算来这里搅合这些事情的,毕竟对他而言,搞风搞雨的去追求权势。远远不如追寻武道来的更加实在。
但是随后他便想起了一年前的那一战。萧晨有了实力。不是争强斗狠,而是想法设法的为武林做些什么,那一刻,他深感萧晨的心境之高,尤其是最后萧晨告诉他的八个字‘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所以,在经过了深思熟虑之后,剑圣还是决定出山。他知道自己的实力想要再进一步,可能性不大,但如果能利用自己的实力,为中原武林做一些事情,或许就是他此生最后能做的。
绝无神略显迟疑的看了一眼下方不修边幅的老人,眼神中闪过一丝迫人的光芒,道“剑圣?据传剑圣和中原武林神话无名是齐名的人物,没想到今日我开宫大典竟然能得到剑圣的赏光,不胜荣幸!”
剑圣对于绝无神明里恭维,内则讥嘲的话不置可否。冷眼瞥了一下那些已经归顺绝无神的中原人,大手一挥。道“拾人牙慧,行了,大家都别在这里待着了,该做什么做什么,无神绝宫?早晚收拾了他!”
剑圣这话说的可谓是霸气冲天,直接将无神绝宫两天前强势的作风给压了下去,蔑视,赤裸裸的不屑。
所以,在他的话音落下之后,绝无神的神色便一下子冷了下来,绝天这个向来会看脸说话的人立刻跳了出来,对着绝无神道“父亲,这个人也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老东西,还不要脸的号称剑圣,让孩儿去打杀了他,为我无神绝宫的开宫大典添上一抹色彩!”
绝无神瞪了绝天一眼,他忽然发现,自己这个儿子似乎被宠的有些过分了,以至于养成了他看不清形势的蠢货属性,剑圣是谁?那可是中原武林数一数二的超级高手,就算是他,也自问只能和剑圣平分秋色,谁胜谁负尚未可知,可这个儿子竟然傻x一般的说出了这种话,让他这个做父亲的脸面何存?
“下去!”
“父亲!孩儿……”绝天一向被绝无神宠爱,什么时候被绝无神用这种目光看过?一时间,他将目光看向了站在一边一言不发的绝心,在他看来,这一定是绝心从中挑拨,要不然绝无神绝对不会对他如此。
狂妄不可一世的绝天,从未去想过绝无神为什么会冷眼对他,更没有想过,就算绝心想挑拨能不能成功,他想的,只是这件事情是绝心弄出来的,所以,此时此刻,他对绝心的杀机已经分毫毕现,不加掩饰。
绝心距离绝天并不远,仅仅是几步之遥罢了,感受到绝天释放出来的杀气,他心中的怨恨更重,不单单是对绝天,绝无神和颜盈也没有逃脱他的记恨范畴,他在此刻定下决心,一旦有机会,必然让绝无神三口子死无葬身之地。
不过这也只是他内心的想法,此刻他看着绝天,依旧露出了淡淡的温和笑容,似乎丝毫不在意绝天的杀机一般,谦恭温良。
可他不知道的是,正是他的这一抹笑容,让绝天彻底想歪,以为是绝心承认了他内心的想法,朝着他冷哼一声,愤愤不已的退了下去。
对于自己两个儿子之间的争斗,绝无神一清二楚,从内心深处讲,他喜欢的是绝心,可绝心这个人太老谋深算,所以他不能给绝心太大的权势,因为他不能保证,绝心一旦得势的话,会不会掀翻他的统治,可不得不承认的是,绝心绝对是一个继承他家业的最佳人选。
至于绝天?算了吧,这孩子现在宠宠,只是他为了对抗绝心而故意做出来的,如果到了最后关头,他必然会毫不犹豫的将绝天废掉,赶出自己的势力范围,然后将绝心扶上正位,以便无神绝宫的传承能继续下去。
可无奈的是,这两个孩子都不明白他的心思,一个野心勃勃,一个暗藏杀机,以至于发展到了如今这个地步。
而在这父子三人各怀心思的时候,站在绝无神身边的颜盈,则双目茫然,因为她刚刚扫了一下周围的人,发现了一个很熟悉的身影,那个身影在她的记忆里只有四岁,可是她毕竟给了对方生命,心有所感也能确定对方的身份。
聂风来了。来到了无神绝宫。这让她一时间心思重重。以她的聪慧,自然猜到了聂风现在已经发现了她的身份这一事实,可让她无法接受的是,聂风现在竟然当她不存在一般,和旁人谈笑风生,这一刻,作为一个娘亲,她明白了。可也愤怒了,她发誓以后要是抓到聂风,一定要问问他,心里究竟有没有她这个娘。
“剑圣,你的这句话说的有些过分了吧?我无神绝宫虽然是从异地而来,但也不是你能够随意评价的,既然剑圣你有如此雄心,今日老夫也只有下场和你斗上一斗,看看究竟是你中原武林的实力强大,还是我东瀛武功更胜一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