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无限穿梭者〗第61部分

!”
绝无神收敛自己的心思。看着下面的剑圣沉声开口,因为他不得不开口。要是他选择沉默,或者任由剑圣组织下面的中原武林人士退去,那么他的威严,或者说整个无神绝宫的威严,必然会一落千丈,就算那些已经投靠了他的人,也会心生他念,这足以动摇他实现自身野心的根基,所以,无论如何,今天他都必须和剑圣打一架,以此决定中原武林至尊的归属,他相信,只要打败了剑圣,其他人,不足为虑。
剑圣看傻子一样的看了一眼绝无神,这孩子是不是没吃药就出来了?他说过要和你绝无神比武么?他有说过其他的什么么?他只是说迟早灭了无神绝宫,可从来没有说过是他灭的好吧?
但作为剑圣,作为一个成名已久的前辈,他却不得不应战,本来只是想着打打酱油,给中原武林增加一些士气,但没想到竟然会有架打,说来自从一年前他和萧晨一战之后,还从未出过手,手也有些痒的感觉呢。
“见过蠢货,没见过你这样的蠢货,不过既然你要比,那老头子就陪你比比,也好让你收了不该存在的野心,绝无神,今天,我会告诉你一个现实,你们东瀛,和中原比起来,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话音落下,剑圣的身体陡然消失,下一刻便已经出现在了绝无神的面前,眉心一动,剑一登时发动,一道锐利无匹的剑气朝着绝无神的眉心爆射而去。
绝无神虽然心中吃惊,但还是在第一时间将颜盈推了出去,金身不坏发动,硬生生的将剑圣的剑气挡在了距离眉心不足三寸之处。
“剑圣?不过如此,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绝无神的不坏金身!”绝无神挡下剑圣的一次攻击之后,心中大定,因为他发现剑圣和他,其实也就半斤八两而已,谁也奈何不得谁,想要分出胜负,没有个几千招是想都不用想的。
所以,他今天也没想过要打败剑圣,只要能够和剑圣斗个旗鼓相当就可以了,因为剑圣毕竟是中原武林的标杆,是当之无愧的武林宗师,和他打的旗鼓相当,其余的那些人必然会受到不轻的震撼。
虽然不至于让那些还未归顺的人归顺自己,可那些已经归顺的,却也不会轻易生出其他念头,只要做到这样,已经足够,而且他相信,只要再给他一段时间,他的实力必然能够再进一步,到时候再杀掉剑圣,威临江湖。
有着不坏金身的绝无神,完全放弃了防守,不管不顾的朝着剑圣的各大要岤招呼,招招都是杀机四溢,而剑圣也是以攻击为主,防御?在剑圣看来,只有实力不行的人才会去注重防御,所以他也完全没有任何防守的动作,和绝无神完全就是硬碰硬的对打。
轰隆声此起彼伏,高台被两人拆的四分五裂,青花石地面被两人打的坑坑洼洼,现在两个人又开始破坏周围的绿化带,好吧,这俩家伙现在就像是人型坦克一样,走到哪里,哪里就得被毁的面目全非。
剑圣的攻击已经从剑一使用到了剑十三,但两人的交手却已经足足过了两百招,一刻钟的时间过去,两人的争斗不仅没有丝毫减弱,反而越来越激烈,以至于下面不管是中原武林还是无神绝宫的人,都忍不住倒退了很大一段距离,将中间的位置空出了数千平米,以防被两人战斗的余波给伤到自己。
“没想到这个绝无神的实力还真是不容小觑,怪不得敢如此狂妄的踏入我中原武林,风师兄。你觉得他们两个谁能胜利?”秦霜站在最前面一排。感慨了一句之后看着身边的聂风问道。语气中充满好奇。
聂风微微一怔,他刚才还在想颜盈的事情,听到秦霜的话之后,先是看了一眼战场,随即道“说不清,两个人的实力属于不分伯仲,想要取胜,就只能看谁先露出破绽。因为对于他们两个而言,任何一个细小的失误,都有可能造成命丧当场的局面,不过最少两千招以内,我们是别想知道谁会赢!”
“话虽然是这么说,可我还是觉得剑圣前辈会赢,风师兄不要忘了,剑圣前辈可是和师尊交过手的,他的眼界必然要高于绝无神,可绝无神呢?估计在东瀛称王称霸的这么些年里。早就忘记了什么叫做一山更比一山高的道理吧?”秦霜笑着点点头,赞同了聂风的话。不过后面却说出了一个和聂风相悖的答案。
聂风微微一怔,随即哭笑不得的看了一眼秦霜,道“或许吧,不过霜师弟,你说我们收到的消息,师尊他武功又突破了,你猜猜看师尊现在到了什么境界了?”
“断师兄不是说了么?反虚之境,按照师尊的说法,就是陆地神仙,这个境界还不是现在的我们能够去窥视的,还是老老实实的按照师尊所说,赶紧将自身的武学融会贯通,进入金丹之境才是正途,你看看,现在随便蹦出一个绝无神,都是金丹之境,这让师尊根本不敢放心的让我们行走江湖!”
这一次聂风没有反对秦霜的话,确实,这么多年,虽然萧晨时不时的会让他们这些徒弟出去走走,可交代他们的任务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其他时间必然是随身跟随,这虽然说明萧晨对他们的爱护,可也证明了他们实力低微,萧晨不放心他们,这一刻,师兄弟两人都有些懊恼。
“行了,我说秦贤侄,你也不用这么自卑吧?如果你们两个还是实力低微的话,那我们这些老家伙该怎么办?我们岂不是一个个都该去自杀了?”站在两人身边的独孤一方接住了秦霜的话,哭笑不得。
秦霜和聂风这个时候才注意到旁边的人,顿时尴尬不已,好吧,他们两个只想着自己现在还不能独当一面,但这种独当一面也只是在萧晨的眼里而言,可对于江湖上绝大多数人而言,他们两个已经很牛x了好吧?
场中,绝无神和剑圣的战斗依旧在继续,而且场面也愈发的激烈,护体真气和剑气的相互碰撞,一道道冲击波让围观的人不停的后退,哪怕他们距离中心位置已经够远。
和聂风他们这边不同的是,绝天则是一副见鬼的表情看着场中的战斗,对他而言,绝无神绝对就是神了好吧?要不然绝无神也不会取这个名字,因为在绝无神的心里,他就是神,除了他之外,天下再无神的存在。
再加上绝无神一直以来的强势,以至于让绝天的内心,一直对于绝无神的理念深信不疑,也一直将绝无神当成真正的神看待,所以得到了绝无神的宠爱,他可以有恃无恐,随意践踏他人的尊严,也可以将绝心这个哥哥当成废人一样随意羞辱和污蔑。
可是,在今天,他竟然看到了有人竟然可以和他心目中的神如此激烈对抗而不落下风,这样的冲击对他而言,简直就是一场灾难,再联系刚才绝无神对他的冷眼,这让他明白,绝无神刚才是在保护他,而不是不再喜欢他。
好吧,虽然他知道自己误会了绝心,可对于绝心的杀机,却丝毫不减,因为他看到了一片更为广阔的天地,绝无神的无神论已经彻底崩塌,那么就代表着绝无神也是可以抗衡的,是能够杀掉的,这一刻,他的野心无限制的增长了起来,他甚至期待着,期待着绝无神死掉,因为只有绝无神死了,他才能够真正的登临至尊。
至于绝无神死后,无神绝宫即将面临什么样的险境,好吧,这个问题对一直生长在温室当中的绝天而言,根本不会去考虑,因为他的脑子,除了至尊的位置之外,再也没有其他,可是现在。唯一能够威胁到他位置的。就只有绝心一个人。所以,绝心必须得死。
一直站在绝天身边的颜盈也感觉到了绝天的情感波动,眉头轻皱了一下,但她却没有说什么,因为她知道,多年的溺爱,已经让绝天的性格彻底扭曲,虽然她是绝天的娘。可她敢保证,她的建议绝对起不到作用,甚至还会被绝天猜忌,以至于母子感情破裂,最后甚至有可能死于绝天这个儿子的手里。
这一刻,颜盈是真的感觉到了失败,她自问这一生的追求并没有什么过错,她期待那种万众瞩目的目光,她喜欢被万人敬仰甚至是畏惧,可她怎么都没有想到。想要达到这个目的,竟然会付出如此惨痛的代价。
轰~战场中间。绝无神和剑圣硬拼了一招,两人齐齐借着劲气的力量退后数十米,面对面的看着对方,眼神中的战意不断腾升。
就在刚刚,剑圣已经用出了自己的剑二十,而绝无神也使出了自己的十成功力,两人斗得是不相伯仲,近千招的战斗,彻底点燃了两个人内心深处对于战斗的渴望,所以,仅仅是相视对望了数秒钟,两个人便再次欺身而上,朝着对方爆射过去。
随着两人战斗的再次打响,下面的议论声轰然而起,嘀嘀咕咕的声音再数万人的作用下宛若一群数之不尽的苍蝇一般,将这股议论声无限放大,而这些讨论的声音也被分成了两个派别
无神绝宫这边的人是惊讶于剑圣竟然能够跟绝无神缠斗这么长时间不落下风,这让一向将绝无神当成擎天柱的他们大吃一惊,尤其是那些跟着绝无神从东瀛远渡而来的班底,更是如此,毕竟以前绝无神给他们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以至于他们这边的士气有了不小的跌落。
至于中原武林这边,则是惊讶于绝无神的实力,剑圣的能耐他们都知道,可现在绝无神竟然同样如此强势,这让他们本来陡然提升的士气一下子平复了起来,没有没落,但也不会增长。
一涨一落之间,双方的气势形成了对峙的态势,谁也不让谁,针锋相对,不过中原武林这边还是占据了一些上风,毕竟在这边除了剑圣之外,他们还有一个无名,更加有一个恐怖至极的萧晨在背后撑腰。
至于说萧晨会不会出手,这点根本不用多想,因为要是萧晨不想理会这件事的话,就不会将他的徒弟聂风和秦霜派出来,所以,现在的剑圣对于中原武林而言,只是一个先锋而已,但就是这个先锋,已经能和绝无神斗的不相上下,那么能够一招击败剑圣的萧晨,对付绝无神还不是手到擒来?
所以,有着坚固后盾的中原武林,士气自然要稍稍强于无神绝宫,毫不客气的说,如果现在萧晨出现,说要毁了无神绝宫,那么中原武林这边绝对是士气顶天的将整个无神绝宫轰个底儿掉。
正在和剑圣决斗的绝无神,自然也感觉到了下面的对比,心中一阵懊恼,不过事到如今,他的目的也算是初步达到,最少那些叛投过来的中原人没有背叛他,只要有了这些人做根基,他虽然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光明正大的吞并中原武林,可慢慢渗透的话,总有一天能够将整个中原武林抓在手里。
最主要的是,只要给他一个掀翻武林至尊的机会,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够夺取中原武林龙脉,坐上武林至尊的宝座,到了那个时候,手握龙脉的他,就是正统,在极其重视正统的中原地带,谁敢反对他?
“剑圣,你我之间想要分出胜负,最少还需要两千招以后,以我看不如今天就此罢手,待日后有机会的话你我再战个痛快如何?”再次交手百余招之后,绝无神逼退剑圣,朗声开口,神色间一股不可察觉的敬佩充斥其中,但也只是一闪而逝,现在的他依旧是那个高傲不可一世的绝无神。
绝无神的话让剑圣露出了一丝不置可否的笑容,此时的剑圣战意依旧高昂,但他知道,再打下去,两人最多也是筋疲力竭,不分上下,除非他活着绝无神在战斗的时候故意露出破绽,而这样的可能性对于他们这种级别的高手而言,几乎没有任何希望。
所以,片刻之后剑圣抬起了头,看着对面的绝无神,沉声道“你果然是一代人雄,虽然老夫知道今天想要分出胜负的几率很小,可我同样担心,我们没有下一次比武的机会,绝无神,看在你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对手的面子上,我奉劝你一句,尽早离开中原,要么解散无神绝宫,否则的话,你的下场,绝对要比雄霸惨的多!”
绝无神微微一怔,而这个时候剑圣已经转身,缓步走到中原武林这边的阵营,看了一眼聂风和秦霜,微微额首,随后道“各位,这里的事情和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都回去吧!”
此话一出,整个中原武林顿时仰天长啸,因为他们刚才看的真切,是绝无神首先罢手停战的,这也可以看成是绝无神自己挺不住了,也就是说,绝无神在这一次的战斗失败了,败给了剑圣,这如何不让他们欣喜若狂?
长啸过后,这些人一个个对着无神绝宫的人投去了鄙视的眼神,随后三五成群的转身离开,而面对这种情况,无神绝宫的人却不敢有丝毫异动,因为他们不确定,他们一旦动手,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随着中原武林人士的离开,无神绝宫很快便恢复了平静,只是一直等待中原人全部离开之后才转过身的绝无神,第一眼便看到了自己的两个儿子,绝心依旧是一言不发,神色虽然凝重,但绝无神知道,那一切都是假的,绝心这家伙的心里指不定已经乐成什么样子了。
而当他看到绝天的时候,内心猛地腾升起一股怒火,他看到了什么?阴险、狂傲的笑容,没错,此刻绝天的脸上就是笑容,也就是说,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之后,绝天不仅没有丝毫挫败感,反而笑了,还笑的那么阴险,从这股笑容里,绝无神看到了浓浓的野心,和一股森然的冷意。
绝无神心中一痛,随即便是浓浓的愤怒,他有种感觉,如果给绝天逮到机会的话,这个被他宠爱了十几年的儿子,必然会毫不犹豫的杀掉他,而他死了不要紧,可整个无神绝宫的霸业,将会彻底断送在这个蠢蛋一般的儿子身上。
“来人,将绝天给我带到他的房间,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得探望,更不允许放他出来,如遇反抗,杀!”绝无神这一刻做出了一个让他自己都没有想到的决定,但他不知道,正是因为他的这个决定,保住了他一条命。
众人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便齐齐吃惊的看着绝无神,只是,一般人吃惊,可常年作为绝无神卫队的那些亲兵不会发愣,他们太熟悉自己的主子了,所以,在绝无神的命令下,他们第一时间按住了一脸错愕和不敢相信的绝天,将他拖了下去,而最让众人吃惊的是,这一刻,一向对绝天宠爱到骨子里的颜盈,竟然没有出口求情。
同样的,不单单是那些人吃惊,就算是绝心,这一刻也拿不准绝无神的心思了,这还是那个对自己冷酷无情的绝无神么?
只是绝无神并没有给他时间想这些,而是直接打断了他的思路,道“绝心,你跟我过来一趟,其余人按部就班,严密警戒……”(未完待续。。)
11015035311115680
第二十三章提前出世(求订阅)
ps一万字,更新来了,订阅,订阅,打赏,打赏,月票,月票,唉,喊了这么多了都……
秋风萧瑟,一转眼距离无神绝宫开宫大典和剑圣独斗绝无神之后已经过去了足足四个月时间,真正的应了那句话时光如水,片刻即逝;
从四个月前的战斗之后,无神绝宫的行事风格陡然转变,不再像刚开始那样咄咄逼人,张狂傲慢,而是稳步推进,以德逼人,四个月以来,虽然并没有多大战果,却让无神绝宫开始深入中原腹地,慢慢的在中原武林崛起,底蕴也在一点点的增加着。
不过诚如萧晨所说的那样,只要绝无神不再残杀中原武林人士,那么对于无神绝宫入驻中原,他还是很欢迎的,因为萧晨知道,只要无神绝宫在中原待上个几十年,便会被彻底同化成中原人,有这么一批生力军加入中原武林,是好事不是么?
无错小说只是让所有武林人士诧异的是,刚开始以极度傲慢姿态出现的绝天,似乎一下子消失在了所有人的面前,四个月别说看见他了,连听都没有听说过,而对于绝天身世已经知晓的一众武林人士心中的诧异可想而知。
……
临近中秋时分,而在这一天,无神绝宫突然迎来了一个特殊的客人,一个全身被黑衣覆盖的女人,就连脸上也被一层薄薄的黑丝纱布遮掩,单单从形象看,这人绝对不是什么好人,可无神绝宫的人。也一向不以好人自居。
聚义堂内。绝无神略显凝重的看着站在下面的女人。眼皮微微抖动,因为他发现下面这个女人,竟然处于半步金丹的境界,心中大感惊异,要知道,他的资质是非常好的那一种,可他却依然在四十五岁的时候才堪堪进入金丹,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太大进步。所以,这一刻他对于中原武林的底蕴认知,再一次增强。
“阁下是什么人?冒然来到我无神绝宫,难道就不怕被我无神绝宫彻底留下么?”场面话还是要说的,作为当今中原当之无愧的第一霸主,绝无神有资格这么说,虽然他猜到在女人身后站着一个更加庞大的势力。
女人抬头看了一眼绝无神,声音冰冷如天山雪莲一般,拒人千里之外却又让人感觉沁人心脾,身心舒畅
“天门鬼子神母骆仙。奉天门门主帝释天之命梳理人界一切大小事物,四个月前无神绝宫未经允许。擅自踏入中原,按天门律当全部斩杀,但我天门向来以德服人,统帅三界,所以今日本神母过来,就是为了解决此事,只要你们无神绝宫从此听命于天门,过往之事一概不究,否则,按律行事!”
好嘛,绝无神感觉自己已经够狂了,但没想到今天遇到了一个更狂的,天门?什么东西?还统管三界,真把自己当神仙了?最主要的是,无神绝宫可以说是他绝无神一手打造出来的基业,现在平白无故的跑出来一个人说是三界领导者,就要让他归顺,开什么玩笑?
怒极反笑的绝无神冷哼一声,沉声道“哦?那我倒要看看,你们这个所谓的天门,究竟有什么能耐将我无神绝宫满门灭杀,哼!”
骆仙表情不变,自幼被帝释天收养的她,从小就被灌输不能有任何感情存在,否则难免会出现感情用事的事情,一旦发生,对于整个人界都会是巨大灾难,所以,一向将帝释天视作天神领导者的骆仙,从来不敢,也不让自己拥有任何感情。
十数年下来,她的心已经渐渐的被彻底封闭,别说绝无神现在的表现,就算是再怎么冷酷的人身攻击她也经受过,想让她的感情产生波动,比登天还难,好吧,虽然在原剧情里这丫头最后爱上了怀空那个拿着天罪的家伙。
“无神绝宫拒绝天门领导,数罪并罚,七日后执行!”得到了绝无神的答复之后,骆仙只是微微抬眼看了绝无神一眼,便转身离开,下一刻突然凭空消失在了原地。
这就是所谓的圣心诀,也是帝释天专门自创出来的绝顶武学,只是当时帝释天在挑战十强武道失败之后,创造出这部功法,究竟是为了增加自己的实力,还是为了装神弄鬼,愚弄下面的人,就不得而知了。
骆仙走后,绝无神的内心突然感觉到了一阵危险,似乎自己刚刚做错了什么,但身为枭雄的他,哪怕是危险再怎么大,也不可能低头认输。
不过不认输不代表不准备,他招了招手,道“去,派人出去跟中原各大势力打听一下,这个天门究竟是什么东西,一旦查清楚,立刻回报!”
“是!”下面的一个穿着统领服饰的人恭敬的应了一声,便匆匆的跑了出去,作为绝无神的心腹嫡系,绝无神的表情清晰的告诉他,这件事情很重要,也很急切,绝对不能有丝毫耽搁。
将任务下发出去之后,绝无神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虽然现在在中原已经慢慢站稳脚跟,可他总感觉自己不远千里的从东瀛来到中原,有一种错误感,或者说,从他来到中原之后,就一直没有顺心过,自然而然的想到了一些不该想的念头。
一天后,中华阁;
正在陪着雄霸下棋的萧晨眉头忽然一皱,转身看着站在自己身后的聂风,道“你是说天门?天门的人去无神绝宫了?”
聂风轻轻点头,回应道“是的,昨天下午便有无神绝宫的人去到无双城打探天门的一切消息,但天门是什么?”
就连雄霸和坐在旁边观棋的无名也是一阵疑惑,只是萧晨凝重的表情告诉他们,这个天门一定不简单,雄霸虽然现在甘心养老。可对于自己的女儿和女婿还是很在乎的。断浪跟着萧晨。萧晨又是个好打不平的性格,所以,突然出现一个让萧晨都如此紧张的神秘天门,他的心也微微有些紧张。
“看老兄你的表情,似乎你对这个天门有所了解?既然如此,何不说出来,让我们大家也听听?”无名虽然心中疑惑,但他的性子是固执而可爱的。他从萧晨的表情中看出了天门对于中原武林的危害,所以迫不及待的问了出来。
萧晨微微一怔,这让他怎么回答?他虽然知道天门里面有个帝释天,可对于其他的,他知道的并不多,就算解释,估计也是一塌糊涂。
就在这时,凝紫宸的声音带着一丝期待和忧虑传了过来“天门是由两千年前秦皇坐下的丹药师徐福一手创建,当年徐福奉命前往东瀛仙岛寻找不死药,最后在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凤凰之血。并且练成了长生不死药,但他却并未将药交给秦皇。而是自己服用,随后,他花费了数百年时间,经历过各种人生,当过杂役、做过徒弟,登过皇位,也荣获过武林霸主……”
说到这里,凝紫宸的声音微微一顿,继续道“徐福花费的数百年时间,将当时整个天下的武学尽收于手,后来不甘寂寞的徐福开始挑战隐居江湖多年的十强武道,但最终以失败告终,自此徐福方知天下隐秘颇多,随自创圣心诀,并一手创立天门。
时至今日,天门已经形成了一个庞然大物,只是这个天门的驻地非常隐秘,再加上常年不再俗世行走,所以很少有人知道有这个组织,只是,徐福在后来自命帝释天,统管天下苍生,将天门一分为三,分别为天地人三界……”
说到这里,所有人都倒抽了口冷气,萧晨则有些诧异的看着凝紫宸,好吧,凝紫宸看到萧晨的眼神之后朝着他眨了眨眼,这些话是她好不容易才想起来的,但绝对不完整,比如说天门如何创立的,里面都有什么职位等等,她也是一概不知,可就算是现在她说出来的话,也足够让人对天门有一个直观的了解了。
“嘶~”聂风一脸震撼的看着凝紫宸和萧晨,道“师父,师娘,如果照这么说的话,那个帝释天,哦,是徐福,岂不是活了两千多年了?”
萧晨微微点头,道“是啊,两千多年了,他虽然荒废了数百年的时间,可自从他开始学习武功到现在,也足足有一千七百余年,所以,这个人的实力深不可测,哪怕是为师现在,也不敢说能够和他正面相抗,本来为师还以为帝释天要出来会等到十年后,可却没想到天门竟然会在这个时候露面!”
“十年后?”无名诧异的看着萧晨。
萧晨微微额首,起身道“天地间四大瑞兽凤凰、龙、麒麟和玄龟分别镇守着中原大地,凤凰虽然在两千多年前被徐福放了凤血,但涅槃之后重新复活,现在不知身在何处,可十年后,另外一大瑞兽真龙就会降临人间,而真龙的龙元同样可以让人长生不死,所以……”
说到这里,雄霸微微叹了口气,接话道“所以对于掌控了人间数百年甚至上千年之久的帝释天而言,他是绝对不会允许有另外一个和他一样长生不死的人出现的,天门出世是必然,那么接下来萧兄有什么计划?”
萧晨微微一怔,随即摇了摇头,道“没什么计划,不过也不能看着天门就这么在俗世中搅风搅雨,虽然我不一定能够斗得过帝释天,可帝释天想要杀我,也是千难万难,所以,我这次准备前往无神绝宫一趟,探一探天门的底子。”
此时此刻的萧晨有这个自信,因为心境的突破,他不但进入了反虚之境,自身所有的武功绝学也都达到了巅峰之境,就连一直未曾突破至最高级别的金刚不坏神功,也在境界突破的同时进入了最后一层,一旦施展,就算是天雷也未必能够伤的了他。
帝释天虽然自命天神,但他毕竟还属于人的范畴,要不然也不会被断浪杀掉,所以,哪怕是帝释天的圣心诀,萧晨也有把握去拼上一拼。
五日后,在距离无神绝宫百里处,萧晨仅仅带着一众弟子来到了这里。至于凝紫宸三人和一众女眷。则被他留在了无双城。毕竟现在除了凝紫宸三人之外,其余的人还差的远,进入江湖尚且有危险,更别提和天门这样的庞然大物对抗了。
地处黄土高原的天下会总部,在这个中秋的季节里,几乎十天里有七天是狂风呼啸的时间,真不知道当时雄霸是怎么想的,竟然将天下会放在这里。不过绝无神也没什么眼光,去哪儿找驻地不好,非得来这里?
“师父……”再次前进了五十多里之后,聂风走到萧晨的身边,有些欲言又止的看着萧晨,刚刚准备好的说辞,这一下全部给咽了下去。
萧晨淡淡一笑,拍了拍聂风的肩膀,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娘那个人势力了一些。虚荣了一些,所以她所作出的事情。虽然过分,但为师也知道你的性格,为师不会伤害你娘,但你那个弟弟,呵呵,到时候再说吧,现在无神绝宫能不能逃过天门的魔掌还未可知,说不定现在的无神绝宫已经不在了呢?”
这话就是纯粹的安慰人了,毕竟现在天门突然出世,将整个江湖都给弄得乱七八糟,所有人都知道天门将会在一天后绞杀无神绝宫,以天门的神秘性而言,只要他们还想在江湖上立足,就不会做出什么言而无信的事情。
聂风虽然心中不信,但也只能潸然的萧萧,缓缓地退了下去,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和萧晨说,毕竟这件事情是他娘颜盈的错误,就算是萧晨真的失手杀了颜盈,那也是颜盈自己找死,怨不得别人。
……
同一时间,天山之巅,一处陡峭的悬崖之上,骆仙飘飘然的从半空落了下去,抬头望着半山腰处的一个石台,眼神中闪过一丝敬畏之色。
就在她准备继续登山的时候,天空中忽然变色,一大片白云缓缓地朝着一个方向汇聚,仅仅是呼吸之间的时间,这些白云便形成了一句巨大的头颅,尖锐的下巴更像是一个恶魔。
“骆仙见过天主!”看到这个头颅出现,骆仙马上单膝跪地,恭敬的朝着出现的头颅行礼。
帝释天看着下面的骆仙,神色中充满冷酷,声音如同腊月寒冰一般的传进了骆仙的耳朵“是谁让你擅自行动的?你知不知道你的这一次突然露面,直接将我的所有计划全部打乱?自此天下中原武林对我天门防范戒备,日后我如何汇聚七大神兵屠龙?”
骆仙抬头看着帝释天,沉声道“骆仙知罪,但无神绝宫骤然从东瀛踏足中原,已经违背了我天门律法,其宫主绝无神更是藐视上天,滥杀无辜,所以我才会按照人界律出言招纳,但没想到绝无神竟然拒绝,为了我天门荣耀,弟子必须让无神绝宫从此消失,否则我天门日后如何统帅三界?望天主明察!”
骆仙的解释让帝释天一时无语,好吧,帝释天的威严很重,可骆仙的一切都是他教出来的,现在他总不能自己推翻自己的言论吧?那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么?
所以,帝释天沉思片刻,开口道“既然如此的话,那你就尽快将这件事情平息,现在世人对我天门的了解不多,这次的事情做完之后,所有人界监察使立刻隐退,从此不得干涉人界事务,如今真龙即将出世,一切以屠龙为首要目标!”
“是!”骆仙应了一声,帝释天的头像砰的一下消失无踪,似乎一切都没有出现过一般,对于这一点,骆仙已经领教过多次,所以并未觉得有什么惊讶,只是再次看了一眼石台的位置,便纵身离开。
天门内,帝释天在骆仙走后,独自抿着茶水,眼神飘忽不定,突然一道人影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调查的事情怎么样了?七大神兵现在能够为我所用的,有几个?”帝释天对于突然出现的人并没有任何反应,而是直接开口问道,语气平淡,但却让来人额头冒汗,毕竟帝释天是做过武林霸主和皇帝的人,再加上他统帅天门数百年时间,威严岂是一般人能够抵挡?
来人先是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才堪堪回应“回天主的话,具体的事情已经调查的差不多了。但能够为我所用的神兵。现在只有一把。其余的还需要不断的渗透,必要时刻估计还需要天主亲自出手!”
帝释天微微一怔,转过身看着站在那里低着头的人,突然笑了出来,道“有一个人能为我所用啊?呵呵,这已经不错了!”
这倒不是反话,因为帝释天自己也清楚,整个天门除了他之外。其余的人里面,就属骆仙实力最强,但也仅仅是半步金丹的境界,其余的人大部分都是先天境界而已,可以说,整个天门都是靠着他一个人在支撑着。
可他喜欢这种感觉,门下的弟子也不会让他们实力太强,免得这些人生出什么不必要的心思,而那些拥有神兵的人,实力绝对不弱。所以,对于这样的结果帝释天可以说是早有预料。
本来在他的计划里。一个人都不会有,每一个都需要他亲自用天威去慑服,因此,现在汇报上来有一个,这让他很是惊讶,但也仅仅如此罢了。
“好了,事情要继续调查,将那些人的背景和实力都调查出来,一个月内,我要看到剩下人的所有资料!”
“是!”来人应了一声,便匆匆离去,一个月,太短了,可他又不能反对或者拒绝,所以只能抓紧每一分每一秒的时间去做。
“或许,骆仙这一次的行动会给我带来一些意外的惊喜也说不定!”重新恢复空旷的冰房内,帝释天端着茶杯突然自言自语了一句,眼神中闪过一丝期待。
……
在外面的小镇上休息了一个晚上之后,萧晨等人再次踏上天下会总部的道路,半个时辰后便已抵达,看着被装饰一新的恢弘宫殿和守在门口的那些侍卫,萧晨的思绪微微一怔,似乎再次回到了两年前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
那时的雄霸意气风发,誓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