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无限穿梭者〗第62部分

要铲除阻挡在他面前的风云二人,从威临天下,统领中原武林,成就不世霸业,只是往日烟云,沧海桑田,地方还是那个地方,但人,却已经不再是原来的人了。
无神绝宫内,绝无神从床上坐了起来,颜盈在刹那间睁开双眼,而后温柔的替绝无神穿上衣服,等到绝无神一切都妥当之后,她才自顾自的开始穿衣,对于暴露在外面的大片春光毫不在意,想想也是,都十几年的老夫老妻了,还有什么值得去在意的。
“咚咚~”就在绝无神洗漱的时候,房门突然被从外面敲响,随后一个低沉的声音传了进来“宫主,外面来了几个人,为首的一个自称逍遥派萧晨!”
绝无神神色一震,他刚刚来到中原的时候,就听到了萧晨这个名字,而后来因为一系列的原因,他还专门调查过,颜盈更是和他说过十几年前的萧晨,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就在无神绝宫遭遇大难的时候,这个人竟然会突然登门。
回头看了一眼颜盈,颜盈被绝无神看得有些慌乱,随即轻笑着起身走到绝无神面前,道“怎么了?”
微微摇头,绝无神叹了口气,道“没什么,只是今天就是那个劳什子天门给出的最后一天,可能经过今天之后,我无神绝宫就会彻底从世界上消失,所以一时间有些感慨罢了,行了,你在这里好好休息,我去见一见这个被中原武林给捧到天下的萧晨。”
颜盈笑着将绝无神送了出去,当绝无神的背影消失,房门被再次关上的时候,她的脸色瞬间变得极其难看,因为萧晨来了,那么也就代表着聂风来了,对于这个儿子,从四个月前见过之后,她几乎没日没夜的在想,在念,可不管她再怎么想念,也不能出去相认,因为中间隔着太多的因素,最主要的是,她害怕,害怕绝无神会因此杀掉绝天,甚至是杀掉聂风,最后再杀了她。
她怕死,怕的要命,所以,她只能将这种想念放在心里,一遍遍的去回忆以前有聂风陪伴的日子,那时的她虽然没有如今的风光,但不得不说那个时候她确实很幸福,有疼爱她的丈夫,有和她嬉闹的儿子。
有得必有失,得失之间的错与对,谁能够说得清楚?随即她想起绝无神刚才的话。微微叹了口气。是啊。天门下达的最后通牒,就是今天了,说不定过了今天,她就真的变成了红粉骷髅,葬身这里,还想那么多做什么?
可是,想到这里,她猛地想起了绝天和聂风。顾不得太多的她急急忙忙的穿上了衣服,连洗漱也顾不上的便跑了出去,当然,她第一个去的地方不是大厅,而是关押绝天的地方,她要放了绝天,让绝天逃出去,然后自谋生路。
可接下来的事情再次让她绝望,因为绝无神早就预料到了这一点,所以在去大厅见聂风之前。先吩咐了这里的人,不管任何人。都不能在这个时候探视,否则一概格杀,颜盈更是他点名的人,有了绝无神的话,那些守卫又岂能放颜盈过去?
从来不懂武功的颜盈,这一刻是真的绝望了,但这一抹绝望并没有持续太久,她看了一眼周围密密麻麻的守卫,迅速转身,朝着大厅走去,她要和聂风相认,她要让萧晨逼迫绝无神放了绝天,哪怕为此绝无神会杀了她,可是在这一刻,她只是一个母亲,而不是那个爱慕虚荣的颜盈。
看着急匆匆离开的颜盈,负责守卫在这里的人立刻将这个消息通报给了后面坐镇的绝心,绝心只是稍微一想,便清楚了颜盈的用意,他招了招手,一个侍卫快步跑了过去,随即绝心在他的耳边嘀咕了一阵,便挥手让他离开。
而这个侍卫则直接走出了院子,同样朝着大厅的方向跑去,比起颜盈,这个侍卫的速度快了太多,毕竟是有武功傍身的人,轻功稍稍施展,便将颜盈远远地甩在了身后。
一盏茶的时间之后,绝无神便知道了后面发生的一切,只是告诉他这一切的,却不是绝心派来的人,而是他自己安排的人,由此可见,整个无神绝宫是多么的复杂,父与子,兄与弟之间的感情可谓是纷乱复杂,杀机重重,丝毫不比电视剧里的那些宫斗剧来的弱。
吩咐下人拦住颜盈之后,绝无神终于收到了萧晨抵达大厅外面的信息,整理了一下妆容,恢复了心境之后,他施施然的朝着大厅走去,这一刻,他凝重的表情宣告他内心的紧张和期待!
“逍遥派萧晨!”来到大厅之后,萧晨看着坐在主位上的绝无神,微微拱手,笑着介绍了一下自己,便不再言语。
虽然萧晨的笑容很亲和,语气也很平淡,可是,绝无神却感觉到了一股窒息般的压力,这让他的内心大为震动,要知道,他可是真正的霸主级别,一身实力深不可测,和中原的泰山北斗剑圣斗得旗鼓相当。
可是,就是这样,他却被萧晨淡然亲和的气势给压制的喘不过气,这该是一种什么样的境界啊?
此时,绝无神才知道为什么每当中原武林中人提到萧晨的时候,会是一副敬畏至极的表情,面对这样的人物,估计是个人都提不起什么反抗的勇气吧?
经过四个多月的沉淀,绝无神稳重了很多,这从他这四个月里的行事就可以看得出来,现在见了萧晨之后,他的野心轰然崩塌,只感觉自己以前很可笑,也很幼稚。
更让他惊讶的是,他已经用尽自己的能力去查看萧晨,竟然感觉不到任何修炼的气息,虽然身为东瀛人,可他依旧知道,这种情况只有两种解释,一种是萧晨根本不懂武功,第二种就是萧晨的武学修为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第一种有可能么?
将一切都联想起来之后,绝无神立刻站了起来,顶着萧晨的压力拱手道“飘渺仙的大名如雷灌篮,只是一直以来,飘渺仙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想见一面极难,今日飘渺仙亲自登门,令我无神绝宫蓬荜生辉,请上座!”
说着,绝无神直接从主位上走了下来,将萧晨迎到了他的位置上,而他自己,则在左下首的第一个位置坐了下来,道“不知飘渺仙尊驾这次前来我无神绝宫,有何吩咐?”
这几句话说的,让萧晨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绝无神,姿态放的如此之低,简直将自己当成了萧晨的下属,这还是那个绝无神么?
只是这些并没有影响到萧晨的心境,到了他这个境界,世界上已经很少有什么事情能够让他心生波澜。或许真龙出现的那一刻会让他稍稍激动吧?毕竟虽然经历了那么多的世界。可他始终都以龙的传人自居。所以,在面对心目中的图腾的时候,哪怕他真的成了仙,估计也难以保持心境不变。
“客气了,这次过来只是听闻天门突然出现在俗世之中,所以特地过来看看,顺便看一下这个天门是不是还如数百年前那样强势无匹!”
萧晨倒也不客气,自接开口说了出来。而他之所以这样说,一方面是为了震慑绝无神,毕竟天门的突然出现给了绝无神太大的压力,而萧晨说出这样的话,就代表着逍遥派以前和天门是有过交集的,这比他自身给绝无神的压力更大。
其次则是为了告诉绝无神,我这次过来是来帮你的,让绝无神从内心深处烙下印记,让他一辈子记着欠萧晨一个人情,如此双管齐下。日后只要萧晨在一天,绝无神就会老老实实的。至于和绝无神比武切磋的念头,在萧晨突破之后已经完全消失了。
毕竟对于现在的他而言,绝无神就像是一个蚂蚁一般,哪怕他不动用金刚不坏神功,绝无神想要破掉他的防御也没有任何可能,在这样的情况下,怎么去比?
不出萧晨所料,在听到萧晨的目的之后,绝无神的脸上直接浮现出一抹震惊,随即便一脸疑惑的看着萧晨,他想要知道,萧晨为什么要帮助他,毕竟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东瀛人,而东瀛和中原之间的关系一向不好,再加上他刚来中原的时候所做的事情,一直以保护中原武林为己任的萧晨,不灭了他已经出乎预料了,怎么现在反而反过来帮助他?这其中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
突然,他看到了站在萧晨两边的一众弟子,联系刚刚颜盈的表现,不,应该说是从四个月前颜盈的表现就开始有所不对,萧晨?直接被他排除了,因为这段时间他调查过萧晨,知道萧晨有三个绝世美貌的妻子,并称白衣三侠,所以萧晨和颜盈有交集的可能性为零。
那么,除了萧晨之外,就剩下他的徒弟了,可究竟是哪一个徒弟和颜盈有关系呢?他知道颜盈跟他的时候不是初夜,刚开始没想那么多,但现在由不得他不多想。
绝无神的反应被萧晨看在眼里,心中微微感慨了一句,这个绝无神在收敛了自身的狂妄和嚣张之后,心思还是很可怕的,而现在的绝无神,才像是一个真真正正的霸主,而不是如同刚开始的时候那样,类似于一个暴发户。
但现在的萧晨可没有和绝无神攀亲戚的想法,他这次过来只是为了探查一下天门的底细,以便日后在和天门的争斗中有一个具体的计划,至于聂风和颜盈这对母子,还是等以后天下风平浪静之后再说。
“无神宫主可是在疑惑我为何会帮助你无神绝宫?”虽然是明知故问,但萧晨还是得问,不问怎么去解释?
“不错,想我无神绝宫曾经做下许多错事,虽然这几个月的时间一直都在弥补往日过错,但这似乎和飘渺仙的原则已经产生了冲突,所以无神的内心却是有些疑惑,还望飘渺仙能够如实告知!”面对萧晨的问题,绝无神知道自己躲躲闪闪,远不如直接坦诚,因为这样还能给萧晨留下一个好一点的印象。
萧晨轻轻一笑,点头道“宫主很坦诚,萧某这次之所以过来帮助无神绝宫,主要是因为萧某想要借此机会探一探天门的底细,数百年前天门门主帝释天突然率众隐退,从此消失在江湖人的视线里,数百年过去,萧某很想知道帝释天究竟是怎么个想法,竟然会重出江湖,所以这才冒昧前来,以至于让宫主多想,实在罪过!”
绝无神被萧晨的话给吓得不轻,诧异无比的脱口问出“数百年前?现在?帝释天?飘渺仙的意思是帝释天活了几百年了?”
“准确的说是两千多年!”萧晨是本着这次非得将绝无神的野心给彻底吓走的原则来说话的,真可谓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果不其然,萧晨的话让绝无神跟见了鬼差不多,两千多年的怪物,他倒不会去怀疑萧晨的话,因为逍遥派和天门都是极其神秘的门派,根据他得到的消息,逍遥派也是从十余年前突然出现在江湖上,而且一出现就惊动了整个江湖,一男三女,一仙三侠,将整个江湖给雷了个外焦里嫩。
现在突然出现的天门和当初的逍遥派是何其相似?所以,在绝无神此时的内心深处,已经将萧晨归类到了和帝释天一样的怪物身上,毕竟他现在看到的萧晨只有二十来岁,可萧晨仅仅出道的时间就已经十五年之久,那个时候萧晨就和现在一样,甚至娶了三个妻子,他可不认为萧晨有什么驻颜之术,必然是武学修为已经脱离凡人范畴,长生不死了。
这一刻,绝无神才知道自己和萧晨的差距有多大,心中的那点野心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此时此刻如果说他最大的愿望是什么,那就是带着老婆孩子退隐江湖,从此做一家普通人,再也不理江湖中事。
“如此的话,那么接下来天门的出招,就全赖飘渺仙帮衬了!”略显颓然的绝无神站了起来,朝着萧晨拱拱手,徐徐开口。
萧晨微微点头,这本来就是他应该做的,只是现在他却没有过多的去注意绝无神,而是将感知释放到了大厅的后面。
刚才的那些话固然要彻底镇住绝无神,但他可从来没有忘记过一个让他都心寒的人,绝心,这个家伙的隐忍能耐太强了,他敢保证,只要给绝心一个平台,这家伙绝对会做出比绝无神或者雄霸更加残暴的事情,因为他长时间被压制,心理早就扭曲的不像样子,哪怕现在绝无神将一切大权都交给了他,可想要将他的性格扭转过来,那是想都不要想。
还好,他的话让绝心的表情不断变化,他的心境已经产生了波动,虽然现在已经逐步趋于平静,但这个烙印已经打了下去,日后必然会在绝心的心底形成一个心理阴影,牵制住他扭曲变态的性格。
萧晨之所以如此费尽心思的敲打震慑无神绝宫,一方面是为了聂风,另一方面则是为了在他和帝释天对抗的时候,整个中原武林不会产生什么大的波澜,毕竟现在绝无神收拢了太多江湖败类,一旦无神绝宫倒下,这些败类必然会成为整个江湖追杀的对象,到时候腥风血雨,不好。
“奉天门门主之令,东瀛凡人绝无神,擅自率领无神绝宫踏足中原武林,搅乱人界秩序,按照人界律,特于今日处以灭绝之刑罚!”
突然,一道带着沉稳雄厚真气的声音,透过整个无神绝宫远远地传了过来,就像是平地惊雷一般,将整个无神绝宫内的人都给震得七零八落。
大厅内,绝无神唰的一下站了起来,双目带着熊熊火焰看着大厅的外面,虽然那里空无一人,可他知道,生死一线的时刻,就是现在。
萧晨则是不屑的冷笑一声,装神弄鬼可以说让天门给玩烂了,但装神弄鬼就是装神弄鬼,再怎么诡异也不是真的鬼神,他忽然发现,自己对于天门的整体实力,似乎有些高看了……
11117542311124893
第二十四章风云变幻(求订阅)
ps更新来了,每天万字更新,各位看的可爽?
鬼神之说,自古有之,直到现实世界之后,这种鬼神之说才被打入封建迷信的范畴当中,但饶是如此,依旧有无数的人烧香礼佛,崇拜上帝,迷信?什么是迷信?
鬼神?何谓鬼神?虚无缥缈的东西,大部分都被扫到了鬼神的范围当中,因为不知道,因为不了解,但内心深处又渴望有一种精神寄托,鬼神随之而产生,当然,这只是科学的*,但究竟有没有鬼神?
经历了数个世界之后,萧晨非常肯定这个世界是没有鬼神的,但游离能量还是存在的,可那些究竟是不是鬼,亦或者是不是神,他就不知道了,当然,日后他肯定会见到真的鬼神,毕竟他清楚,风云世界,不过是他踏上更高世界的一个起点而已。
……
无神绝宫内,刚刚的一道雷霆般低吼,搅乱了整个无神绝宫的秩序,随即,在一众人惶恐或者不屑的目光当中,无数个黑衣人凭空出现,就像是撕开了原来的空间,从另外的地方跳出来一样,好吧,这一幕确确实实吓到了许多人。
为首一人赫然便是上次来过的骆仙,虽然绝无神没有透露过关于天门的其他一切情报,可熟悉剧情的萧晨还是第一时间将对方认了出来,毕竟骆仙的身份太好认了,谁让天门内就只有她这么一个女娃娃呢?
不过好像今年的骆仙才十五岁吧?看着下面似乎被催熟到二十来岁模样的骆仙。萧晨有些哭笑不得,唔~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他到来的缘故。所以骆仙提前出生也说不定,虽然这种概率是零,谁让他到现在来到这个世界也不过区区十五六年呢?
绝无神想要上前说两句,但想起刚才萧晨的话,还是将目光投向了萧晨的方向,他知道,萧晨今天过来。绝对不是看戏的,而是要探探他的老对手的底细。所以,这个时候的他,还是选择隐身的好。
萧晨对绝无神此时的表现很满意,虽然其中很可能有绝无神要坐山观虎斗的想法。不过一切都无所谓,最少此时的绝无神对他表现出了敬畏,有了这个前提,比什么都重要,至于他的死活,还是看他以后的表现再说。
“绝无神,七天前已经给过你最后通牒,如果现在你反悔的话,还来得及。否则再过一时三刻,你将再无反悔的余地!”
骆仙瞄了一眼萧晨,随即不再注意他们。声音清冷的对着绝无神开口。
“呵呵~”萧晨听到骆仙的话,忍不住轻笑了一声,然后在骆仙疑惑和愤怒的眼神当中开口说道“几百年过去了,帝释天还是那么妄自尊大啊?小姑娘,你难道不知道你面对的这个绝无神的实力,可以轻易的撕了你么?到底是你太过狂妄了。还是帝释天根本就没有教过你什么叫做看清形势?”
骆仙的眼皮猛然抖动,她可是清楚的知道。帝释天在俗世已经足足近百年没有露过面了,哪怕是救她的时候,也是以徐福的身份出现,并且没有被任何人知道,但眼前这个看起来比她大不了几岁的人竟然知道帝释天,而且,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嗯,很好,从你现在的反应看,也完全不是不知道害怕,行了,今天的事情如果你现在离开,我可以不追究你们天门擅自插手俗世的事情,要不然,呵呵,我很想知道帝释天在失去了鬼子神母之后会是一个什么样的表情!”
萧晨看着骆仙的神色,嘴角微微一挑,淡然开口,说话的语气平平稳稳,可以说将自己放在了和帝释天一个平台上,这种情况让骆仙有些拿不准注意,毕竟帝释天给她的压力太大,虽然她身为鬼子神母,在天门内地位尊崇,可对于帝释天的了解很少,唯一知道的就是帝释天活了两千多年,一身实力惊天地泣鬼神,甚至很多时候,她都将帝释天当成了真正的神仙去对待。
所以,这一次是她游走人界之后发现的第一件事,打心底想要将这件事情做好,以求获得帝释天更多的看重,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这次的行动竟然会出现这么大的一个变数。
“你是什么人?”骆仙的眼皮子狠狠地抖动了一下,挥手制止了后面蠢蠢欲动的人,她虽然年轻,可是却沉稳的很,要不然也不可能被帝释天放到鬼子神母的位置上,去负责整个人界的一切事物,在没有弄清楚萧晨的底细之前,她怎么都不会出手,以免引出一个巨大的麻烦,破坏掉帝释天的计划。
萧晨微微额首,对骆仙点了个赞,随后起身,身体轻飘飘的从主位上落在了骆仙的面前,这一幕让骆仙的眼皮子猛跳。
是,她因为学习了部分圣心诀的缘故,也可以做到一些常人难以想象的事情,可如果让她像萧晨这样,丝毫不动用真气做出什么,她是想都不会去想的,因为差距太大,根本没得想,这一刻,她从萧晨的身上,隐隐看到了帝释天的影子。
不是说她怀疑萧晨是帝释天假扮的,毕竟帝释天很喜欢扮作另外一个人行走人间,这她是知道的,可她同样知道,为了自己的身份不暴露,帝释天向来是独来独往,从不会带任何人,更不会在人界搅风搅雨,所以,面前的这个人显然不是帝释天,那么,她是谁?
这一刻,骆仙内心的疑惑是一重接着一重,越想,她对萧晨的疑惑就越大,内心处对于帝释天无敌的印象就越动摇,她甚至不敢去想,如果再过一会儿,她会不会崩溃掉,毕竟十几年的信念一朝崩塌。对任何人而言都是一个几乎不可承受的打击。
“你在怀疑我的身份?”萧晨微微一笑,道“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不是帝释天假扮的。毕竟帝释天的身份已经玩儿烂了,而且,我的门派和帝释天有着一段不解的恩怨,这些以后你就会知道,那么,现在的你,鬼子神母骆仙是吧?能不能告诉我你此时的选择?”
骆仙神色一震。猛地退后了几步,一脸错愕的看着萧晨。就在刚才,她发现自己的思维根本不听使唤,就像是被人将身体内的魂魄给抽走了一样,那种浑身无力。任人摆布的感觉虽然只是短短一瞬,可却让她刻骨铭心,她怎么也没想到,对方竟然有如此神乎其技的手段。
好吧,其实刚才就是萧晨对着骆仙的脑子施展了一下移魂大法,嗯,这个在神雕里被杨过学会,却学的乱七八糟的武功,其实这个武功萧晨也没有怎么系统的去学。没有兑换,也没有抽奖,纯粹就是当年在射雕里面机缘巧合之下得到。然后大致翻了翻而已。
可哪怕是他从未系统的学过,在他突破到反虚之境的时候,这部武功也被他自动的领悟到了极致,以他此时的实力和境界去施展,威力可想而知。
“我……”骆仙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发现自己根本说不出话,因为她不知道接下来自己该怎么说。服软?如果是那样的话,等她回到天门,必然会引起帝释天的极大怒火,因为一旦她服软,那么将会吧天门的威望彻底打落,让所有人都知道,原来天门也是一个欺软怕硬的主儿,并不是什么真正的天界。
可不服软?那样一来后果更加惨重,她毫不怀疑萧晨在她拒绝之后,会不会直接将她带来的天门弟子全部杀掉,要知道,这些可都是在天门内记录在案的人界监察使,损失一个,都会让帝释天暴怒,所以,此时此刻的骆仙,陷入了人生当中第一次的纠结之中。
而就在萧晨和骆仙交谈的时候,站在他们后面不远处的绝无神,却陷入了极大的震撼当中,首先是萧晨鬼神莫测的手段,其次便是骆仙这个前些天还狂妄不可一世的女人对于萧晨的态度。
从骆仙的表情里,他看出了一丝端倪,毕竟骆仙是见识过帝释天的,有着帝释天在前面做榜样,还能让她露出这种恐惧的表情,那么最少说明,萧晨和帝释天是一个层次的人,或许正如他所猜测的那样,帝释天和萧晨是宿敌,两个人都是活了几百年的老怪物。
好吧,不仅仅是绝无神,就连聂风他们这一帮萧晨的徒弟都怀疑自己师父对自己所说的年龄是不是真的了,更遑论外人?
萧晨轻笑着摆摆手,道“行了,帝释天那个老东西的性格我是知道的,今天让你为难了,不过你回去之后,只要将我的身份告诉他,我相信他一定不会责罚你,而且说不定我们距离下次见面的时间,不会太长!”
骆仙微微一怔,随即眨了眨眼,强自让自己镇定下来,道“那么敢问前辈高姓大名?”
“逍遥派,萧晨!”
“骆仙记下了,今天的事情一笔勾销,骆仙告退!”说完之后,骆仙根本不给萧晨任何说话的机会,便匆匆离开,看着这种情况,萧晨格外无语。
随后,萧晨让绝无神给自己安排了一个安静的密室,走进密室之后,让一众弟子在外面护法,而他则千年难得一遇的进入了系统空间,嗯,是的,就是系统空间,而不是他的体内储物空间小世界。
进入空间之后,萧晨自顾自的走到雪雅和萧潇的面前坐了下来,道“我说雪雅,你为什么会让我那么说?今天我本来可是想要将这些所谓的人界监察使给全部留下来的!”
雪雅轻哼了一声,似乎对萧晨已经好多年没有过来陪她不高兴了,就连萧潇也是爱理不理的坐在那里摆弄自己的新身体,好吧,没有萧晨陪伴的两个小女孩儿,现在只能做些类似于这种无聊的事情来排忧解闷了。
这一幕让萧晨格外心疼,连忙道歉,而后道“现在储物空间内的规则已经基本上完善了。要不你们两个都去那里生活怎么样?最少在那里,我会不时的进去放松一番,紫宸她们三个更是每天都会进去休息。最少你们也不会孤独不是?”
两个小女孩儿相视对望了一眼,然后齐齐比出了一个胜利的手势,这一刻萧晨彻底傻眼,好吧,现在的他才想起来,一旦他进入了影视世界之后,雪雅是有能力让整个系统空间的时间静止的。也就是说,不管他在影视世界内待上多长时间。这里其实都一直在原地徘徊。
被耍了……好吧,虽然被耍了,但能让两个小丫头开心,他也算是物超所值了。
“好了吧?我说我已经逗你们开心了。雪雅是不是应该告诉我你的真实目的了?要知道我来到风云的世界不过短短十几年,帝释天他知道什么啊?”萧晨大为疑惑的看着雪雅开口问道,别看他当时对骆仙说的时候是自信满满,其实那也是他临时得到的授意,要不然打死他也不会那么说,那不是纯粹的自毁形象么?
雪雅和萧潇嘻嘻一笑,而后萧潇跳到萧晨的怀里,道“那是因为雪雅姐姐在你进入这个世界的时候,就稍稍的修改了一下这个世界的背景。嗯,也就是给你安排了一个身份,很合理的身份哦~”
“什么身份?”萧晨这下更疑惑了。
“顶替十强武道的修炼者。也就是当年打败过帝释天的那个人就是你了!”
萧潇的话音刚刚落下,萧晨的脑子里便如炸雷一般轰然裂开,神马东西?逍遥派萧晨成了十强武道的修炼者?还在数百年前打败过帝释天?丫丫的,要是这是真的,那他没什么可说的,但他现在满打满算才堪堪修炼了几十年而已好吧?虽然进入了反虚之境。和帝释天或许有着一拼的实力,但他也不是平白给人背黑锅的人好吧?
况且。十强武道是什么?那只是被人修炼出来的十种绝技而已,真正的十强武道可是数百年前的武无敌研究出来的玄武真经,可丫丫的,他对于玄武真经是一窍不通好吧?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雪雅?”
“我们快走,哥哥似乎要发疯了呢!”雪雅拉着萧潇,在萧晨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便咻的一下消失在了萧晨的面前,搞得萧晨是哭笑不得。
不过既然进来了,他打算在这个地方稍稍整理一下脑子里的思路,尤其是刚刚雪雅硬塞给他的身份,这他么的不是玩人么?人都被玩烂了好吧?
当然,任何事情有坏处,自然也就有好处,最少如果他的身份彻底捅出去的话,以后整个江湖对于他的尊崇和敬畏必然达到巅峰,对于他想要整合中原武林的秩序还是有着非常大的帮助的,当然,这件事情还是要先和凝紫宸她们三个商量一下的好,省的到时候因为她们不知道情况,而闹出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只是就在他想着怎么去理顺一切的时候,却清晰的感觉到了时间的流逝,没错,就是时间的流逝,这个时候他对于雪雅和萧潇为什么会给他安排这个一个身份有了更清晰的了解。
没错,这个空间的时间确实是静止的,但雪雅和萧潇的思维却没有静止,也就是说,她们两个依旧在承受着漫长的孤独,虽然雪雅和萧潇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类,可是她们俩的感情,却和人类并且无区别,尤其是萧潇,感情可能更加敏感,毕竟她从出生到遇到萧晨之前,所承受的一切让她的感情承受力脆弱到了极致。
“这两个丫头,算了,以后多抽空过来看看你们!”萧晨说完这句话,便离开了空间。
而在同一时间,萧潇和雪雅再次出现,两个人齐齐比了一个y的手势,脸上全是开心,看得出来,她们确实很想萧晨。
……
两天后,无双城;
“你说什么?”城主府的后院内,凝紫宸一脸惊讶的尖叫出声,呆呆的看着面前的萧晨,好吧,这内院在萧晨等人住进来之后,就没有了外人,哪怕是独孤一方的妻子孩子,都被转移到了其他的院落,为的就是给他们一个清净的环境,当然,独孤一方的家人。在得到允许之后还是可以进来的。
“你那是什么反应啊?”萧晨哭笑不得的看着凝紫宸,王语嫣和穆念慈则是一脸茫然,浑然不知道他们两个在说什么。好吧,从这一刻起,她们两个决定,等到从这个世界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地看电影和电视剧。
凝紫宸朝着萧晨翻了个白眼,道“你知道你说的代表着什么吗?玄武真经诶,那可是武无敌的绝技。如果按照时间算的话,那也是数百年前的事情了。现在你平白无故的将武无敌给顶替了,你说对于帝释天而言,他会做什么?”
萧晨不置可否的淡然一笑,道“杀了我!”
“知道你还笑?”
虽然凝紫宸帮助萧晨解开了心结。也知道现在他们根本躲不过帝释天,就算萧晨没有现在的身份,以后也必然会和帝释天对上,所以,这一刻她的内心虽然焦虑,也只能徒呼奈何。
萧晨知道凝紫宸在想什么,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道“行了,别想那么多。今天过后,我们就返回乐山大佛那里,我必须前往凌云窟去看看。玄武真经还在不在,如果在的话,那我就修炼一下,如果不在,那就代表从我们进入这个世界之后,武无敌已经被雪雅给彻底抹除了!”
凝紫宸狠狠地瞪了萧晨一眼。没有说话,她知道。现在也只能这么做了,毕竟萧晨如果真的学会了玄武真经的话,对上帝释天的时候,胜算也能够增加个一两成,其实她更加清楚,萧晨来这个世界,最主要的就是获得帝释天体内的凤血和真龙的龙元,毕竟只有有了悠久的生命,才能够抵达更高的境界。
而就在萧晨等人为下一步计划的时候,骆仙也终于从无神绝宫赶到了天山脚下,望着半山腰处的天门登仙路,眼神中上过一丝忐忑,虽然萧晨告诉她,只要报出了萧晨的名号,那么帝释天必然不会杀她,反而会对她更加重视,可自幼在帝释天的抚养下长大的她,对于这句话的真实程度实在是怀疑。
“看你的样子,任务应该是失败了,作为人界的神母,区区一个无神绝宫都收拾不了,你说吧,按照天门律例,该当何处?”就在骆仙忐忑不安的时候,突然出现一道风,随后帝释天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冷声喝问,语气中听不出任何感情,由此可见,她在帝释天的眼里,也不过只是一枚棋子而已,可有可无。
骆仙神色一震,急忙跪了下去,道“按照天门律例,应当投入万丈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既然你知道,那就自己过去吧!”帝释天背负着双手,转过身体准备离开。
骆仙的脸色瞬间苍白,萧晨的话成了她唯一的救命稻草,所以,在下一刻,她便急促开口“天主荣禀,这次之所以任务失败,是因为出现了一个人,而这个人,他……他认识天主!”
帝释天的身体微微一顿,数百年了,他自认从未在俗世中露过面,认识他的人?认识他的人早就死绝了,谁还能认识他?
只是他同样知道,骆仙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跟他说谎,所以,他施施然的转过身子,看着骆仙的眼神,慌乱,恐惧和不安,还有丝丝的希望。
“说~”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