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权少溺宠,娇妻难养〗第1部分

《权少溺宠,娇妻难养》
第001章 摔死活该
坐落在帝都黄金地段的岭林大楼,此时一片混乱,警报声响个不停。
顶楼的总裁办公室灯火通明,落地窗前站着一个身材伟岸的男人。
他的五官十分精致却不失阳刚味,脸部的轮廓异常深邃,咋一看去有种混血儿的味道,可一细看,又是充满着东方的韵味。眉宇浓墨,眼神犀利的注视着夜空,唇角噙含一丝冷笑,若有人看到只觉得妖孽又冰冷。
他的眸仿佛夜色下的深海,一望无垠的海面下暗流涌动,扑朔迷离。有棱有角的容貌往往让人觉得刚硬、很冷漠,但是身上散发出来的帝王般的气势给他增添了君临天下独特的霸气。
黑色的西装传递出浓烈的阳刚味,肩部的线条完美得无可挑剔又不失严肃庄重。
此时,敲门声响起来,权昊微微斜视一眼门口,薄唇冷冷的吐出“进来”两个字。
门外的陈潇听到自家少爷的声音,心底本就生出一个冰湖,现在更是全身恨不得变透明变消失。
想到对少爷最为重要的玉佩被偷走了,他身体就由不得哆嗦了,小心翼翼打开门,心悬空着,就怕自家少爷若是盛怒起来,自己必是遭遇悲惨的对待。
陈潇眼神闪烁着,不知道看哪里,眼睛没有焦点。
“抓到没有?”权昊冷眼睨着陈潇,眼眸被一层冰雾蒙上,隐隐有些怒意和杀意,全身的气势像是被冰冻过般,寒气逼人得厉害。
“少爷,那小偷现在在楼顶上。”陈潇不敢注视着权昊的眼眸,视线不由得看着地上,有些畏畏缩缩,同时心底也有些害怕。他虽是和自家少爷一起长大,可这么多年来都没有摸清自家少爷的脾气,现在少爷这个模样甚是吓人。
这句话使权昊眸里染上了一层火红色,冰冷无度的眼眸注视着陈潇,“一群废物。”说微微握紧了些,他的心隐然作痛。
“少爷,您别急,玉佩很快就能拿回来的。”权昊话中的寒冰使陈潇身体隐隐发抖,说话也有些紧张,心跳加快了很多。
冰眸冷冷注视着紧张、害怕无比的陈潇,权昊俊美的脸庞彻底被寒冰包围,浑身散发出来的寒冷使人畏惧。“滚。”三分钟后,权昊启开薄唇,寒气渗人道。
得到一个滚字,陈潇心里别提多开心了,额头上的冷水停止了滑落,一直悬空的心也放下了半截。“是,少爷。”虽是害怕,可陈潇对权昊还是恭敬的说道。
双手有些颤抖的打开门,背后有着一双似乎能把他看透的双眼,陈潇心中的害怕越发厉害了,双脚竟是有些哆嗦,就像是在冬天般的寒风冷得他发抖。
关上门,门把自己和自家少爷隔绝,陈潇擦了一把快要滑落下来的汗水,长呼了一口气,以缓解心中的害怕。推了推鼻梁上快要滑落的眼镜,他紧抿着唇,想要哭的心都有了。他当权家的管家容易吗,现在少爷最宝贝也最重要的玉佩居然被一个小毛贼偷走了,若是找不回来,估计他…。
一想到这里,陈潇全身都被汗水湿透了,惊吓明显的写在他脸上。
他不再敢想下去了,这太吓人了。
为了使自己不再陷入幻想中的恐怖,陈潇用力的打了一下脸上。痛感侵袭他的神经,他从幻想中走出来。目前最重要的还是到楼顶,从那小偷手中夺回玉佩。
打起精神来,扬起一个苦涩的笑容,陈潇苦着脸往楼顶走去。
此刻,作为一个偷天神盗的林希儿正被一大堆黑衣人围着,她即使是武功很好,可她终究是一个女孩,体力都被消耗得差不多了。
横扫一脚,一个黑衣人应声倒地,林希儿心中松了那么一丝丝的气,手上的玉佩也越来越觉得冰凉,TMD,她来偷这个玉佩就是一个错误,玉佩是偷到了,可根本就不能全身而退啊。
打倒一个接着一个的黑衣人,可还是这黑衣人根本就是源源不绝的,她就要快累死了。喘着粗气,使劲把周围似障碍的黑衣人扫清了,林希儿都要为自己拍拍掌了,她偷东西这么多次以来,就是这次最累了,为了这么一块破玉佩,这值得吗?
“你们这帮饭桶,一个小毛贼都对付不了,等权少真的发怒时,我看你们都要被外派非洲。”陈潇大汗淋漓的跑到楼顶上,看到的居然是一大帮保镖竟是打不过一个女小偷,他心中急起来,便就大吼道,他身为管家的尊贵范都没有了。
保镖们都听到要外派非洲时,个个都紧张起来。
权家的地盘虽是遍及全球,可真正的总部还是在天朝帝都,他们都好不容易成为权少的近身保镖,若是被外派,那么这辈子的出头之日可是没有了。
想到这个可能性,保镖们都像是被打了鸡血般,化身凶狠的狼性动物,准备和林希儿来个你死我活。
被了遮挡住容貌,林希儿脸上是戴了一个口罩的,和她对打的保镖实在是太多了,也因为她的体力逐渐消退,她的拳头无力起来,根本就无法一拳把敌人打下,反倒是她脸上的口罩被一个保镖无意的揭下来。一瞬间,林希儿毫无遮挡的容貌赫然露在众人的面前。
绑好的马尾此时也松散了,妩媚的长卷发随风飘落在肩上,林希儿微微张开朱唇,气突然不顺了。做她这一行的,最忌讳的就是偷东西时,暴露自己的容貌。现在她的面容一点都没有遮掩的暴露了,她可以想到以后的处境了,她就是被权家追杀的命。谁让她偷权家大少的玉佩来着,这算是自找虐不可活吗?
在旁边一直观看的陈潇,当看到林希儿的容颜时,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尼玛,鼎鼎有名的女神偷竟然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女孩,还要长的非常清纯的那种。
眼见林希儿的动作越来越缓慢,陈潇立马指挥保镖把林希儿包围,“她的体力已到极限了,你们快把她抓住。”看着林希儿手中那翠绿的玉佩,陈潇恨不得立马自己亲身去夺回来,可想想自己的三脚猫功夫,他还是默默的当个指挥官吧。他可是尊贵的权家管家,可不能轻易动手。
保镖们在陈潇的指挥下,发挥得非常好,现在处于上风的状态下,也把林希儿逼的快要束手就擒了。
脚下一打滑,林希儿差点摔倒了,忙着把身体平衡好,她却是忘记了保镖们的进攻,她的脸被保镖毫不留情的打上了一拳。唇角霎时僵住,林希儿暴怒了,尼玛,打哪都可以,竟然打她的脸,简直是找死。
她想奋力反击,围着她的保镖们也越来越多,她苦逼的发现,她现在就是插翅也难飞。眨眨灵气十足的水眸,林希儿手脚越发无力起来,眼看自己就要被抓住了。
看看周围的环境,她想捶胸口。
她这是自寻死路啊,当时偷玉佩成功,被一大帮黑衣人追逐时,她逃到楼顶上,想借着飞行伞在这里逃走。
但现在呢,尼玛,她就要被抓个现行了。
身边的一大堆保镖,可正是等待着生擒她呢。
这可怎么办呢?怎么办呢?
忽然,林希儿视线再一次转移到手中的玉佩上,一道灵光闪过。
“都给我住手,要不我摔了啊。”林希儿高高拿起,作恐吓状。
这些人为的不过是她手中的玉佩,现在为了保命,这个玉佩就是她的护身符了。
保镖们见林希儿不像是说笑的表情和行为,心中大为紧张,本来正想生擒林希儿的行为也停止了下来。对比起生擒这林希儿,还是她手中的玉佩重要啊。
“别,有话好好说。”陈潇紧张得心再一次提起来,看着林希儿手中的玉佩,他急忙说道。抓不到林希儿可以算了,可拿不回玉佩,这可是会死人的啊。
保镖们的停止进攻,还有类似指挥官的男人这样紧张,林希儿知道自己押对宝了,心想这一招果然奏效。“让他们离我远点。”林希儿冷冷道。
本来就准备把这女神偷生擒了,现在来这一出。陈潇直觉自己的心快要被吓得停止跳动了,女神偷就算是死了都没关系,可这玉佩要是有一点损伤,死的可就是他了。
见类似指挥官的男人犹豫着,林希儿心中有些怀疑,莫非这玉佩还是不够威胁力,咬咬牙,她作势要把玉佩摔在地上,“真摔了啊,我真的摔了啊。”
这行为配合着她威胁的话语,陈潇还真是怕她把玉佩给摔了,权衡了一下利弊,很为难的抿抿唇道,“你们都离她远点。”
刚才还不知道如何是好的保镖们,现在一听陈潇的话语,纷纷离林希儿有三步之遥。
围在她身边的保镖们都退了三步,林希儿的紧张稍稍缓了一些,气也顺了点。
“这位小姐,你还是把玉佩乖乖归还,或许这样还能保住你的性命,若是你真的把玉佩摔了,后果会是怎么样的,你能想得到的。”这不是威胁,也不是恐吓,陈潇只是很直观的陈述事实。
在帝都谁人不知权少是怎么样的一个人,惹了他的人,通常只有两个下场,那就是直接惨死或是半死不活的活着。
陈潇的话语,林希儿想翻个大白眼,很想苦着脸。
她也知道她后果很糟糕,可这没办法啊,没办法啊。
“归还可以,但前提是你让他们离我再远点。”思考了一分钟,林希儿想出个完美的计划。
注视着林希儿的双手,就怕她一不小心就把玉佩给摔了。“你们离她再远点。”精明的陈潇又岂会看不出林希儿想逃,他倒是好奇她在这样的情况下怎么逃掉。
保镖们再退离远点,个个都是紧紧盯着林希儿。
楼顶为了防止有人不慎掉下去,建了一米二高的围墙,林希儿离围墙很近,现在没有人围着她,她很轻松的站在围墙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众人。
唇角微微翘起,林希儿扬起一个甜美的笑容,“说来,今天还是我倒霉了。”偷权昊的玉佩本不是她意,只是她师傅派给她的任务。
“你知道你倒霉就行了,现在把玉佩抛给我,我可以让你离开。”陈潇双眼一眨不眨的注视着玉佩,很大度的说道。
“你当我傻啊。”林希儿脸上展现大大的笑容,眼中全是狡黠光芒。“不好意思,这玉佩我是势在必得。各位再见啊。”
此时的风向正适合飞行伞的飞行,林希儿在话音降落之际,打开飞行伞,纵身一跳。
看着围墙上的林希儿往楼下跳去,陈潇就想狠狠给自己个两巴掌,让自己自信,让自己自大。现在好啦,玉佩没拿回来,也没抓到那女神偷。
正当陈潇懊恼时,他身后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
“人呢?”
听到这冷漠的询问,陈潇想要切腹自尽了。
看不清的眼眸被浓墨般的阴影所笼罩,让人不由得生出一种畏惧和渺小的心态。
“少爷,抱歉,我们办事不力,让那女神偷给跑了。”与权昊对视着,陈潇双脚发软,只想逃跑。
呜呜~他好怕自己会被外派到第三世界国家,为权家打江山啊。
周围的一众保镖心中也是忐忑着,可出乎他们意料的是,权少竟是什么都没说,转身走了。
这情况,让他们摸不清头脑。这算是权少饶他们一命吗?
正在极速飞行的林希儿却是笑得无比开怀,本以为自己逃脱不了的,没想到最后关头竟然还是给她逃了,还成功把玉佩带走。
心里美滋滋的想着,林希儿忘记最重要的一件事了,那就是飞行伞飞行时,一旦没有风,她是会从半空中掉下去的。
现在她就是这么个杯具啊,飞行得好好的,风突然停了。
这一瞬间,她愣了。
尼玛,不带这么耍人的啊。
她连人带伞从高空中呈直线状往下掉,这掉落的过程中。林希儿只能想到一个问题,她现在这个样子,是活该的啊,谁让她偷东西来着。
若是有下辈子,她不要当小偷了。
尼玛,为了偷东西,摔死可太不值得了。
------题外话------
懒冉在歇息五个月后开新文了,亲们多多支持哈~
第002章 一小乞丐
林希捧着一个饭碗,眨巴着大眼睛,很无奈的看着自己的父母。
尼玛,作为小偷时摔死就算了,可为嘛她要重生到十二岁的小乞丐身上。这小乞丐还是要叫做林希,和她之前的名字就差那么一个字。
好不容易接受自己重生的事实,可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她要有这么一对不靠谱的父母,为什么她是个小乞丐?
嗷!嗷!捧着一饭碗站在帝都最高级的酒店门口,林希欲哭无泪。
重生为一个瘦小的丫头上,可这还要到酒店里讨钱,这太丢人了。好歹她也是一代神偷来着,虽然现在什么都不是,就是一对寒酸乞丐的女儿,可她真的不想去讨钱啊。
林父和林母看到女儿今天那小脸纠结的表情,心里都觉得很奇怪,平时他们一家三口去讨钱的时候,一般都是女儿出马的,原因无他,就是因为女儿那副天使落难的模样,总是引起很多人的同情心,会讨到很多钱,而女儿也很喜欢去讨钱。那为什么,女儿现在一听到要进酒店里讨钱,那虽有些蜡黄依旧漂亮的小脸却是苦巴巴的皱着,看起来就不想去的模样。
“希希,快点去讨钱啊。”见迟迟没有行动、依然是站在原地的女儿,林母忍不住催促道。
似是闹别扭的嘟起娇唇,林希作出不情愿的样子,拧巴的说道。“妈妈,我不想去。”开什么玩笑,她作为林希儿活着的时候,童年虽是过得不好,可也没有去乞讨过,现在成为林希,让她去讨钱,她非常非常不愿意。她就不明白了,眼前的父母都是身体健全的人,怎么就不愿意去通过劳动来获得钱财,非得去乞讨。
林父、林母闻言一顿,互相对视一眼,都能从对方眼中看到疑惑,今天女儿怎么这么奇怪,要是换了以往,她还不高高兴兴的去讨钱。
摸摸空空如也的肚子,林母皱了皱眉,“希希,乖,去讨钱,妈妈和爸爸在这里等你。”
“希希,听你妈妈的话,你也不想我们一家人挨饿吧。”见女儿依旧是不情愿的别扭样子,林父好言好语的哄道。
过了一分钟,林希还是站着不动,扑闪扑闪好比洋娃娃眼睛的大眼睛透着水汪汪的水雾,很委屈般。
女儿定定站着不动,林父和林母都急了,“希希,你哥哥生病还没有完全好呢,这时候需要吃点有营养的补品才行,现在我们都没有钱,你又不去讨钱,难道你要看着哥哥的病一直好不了吗?”
林希脸上充满着小孩子那种别扭的表情一瞬间褪去,心中暗暗地在骂着面前这一对夫妇。真是有没有搞错啊,还没见过这样的父母的。
见女儿有些动容了,林父继续用着有些沙哑的声音道,“希希,快去,哥哥还没吃饭呢。”
这副身体的记忆很清晰的告诉她,她有一个比她大三岁的哥哥,叫做林辰,现在正卧病在床。这个家庭贫穷得有些可怕,也导致林辰因为生病了也一直得不到好的治疗。
想到这点,林希很无奈也有些无力。
这副身体太嫩了,才十二岁,而因为长期的营养不良,外表看起来就更小了,和八九岁的小女孩差不多似的。她就算有心想改变这家庭的状况,暂时也做不到,豆芽菜般的小身板做不了什么啊。
对上他们那乞求的眼神,林希被打败了,无可奈何的白了一眼这夫妇俩,往酒店门口走去。
注视着女儿那娇小的身子往酒店门口走去,林父和林母唇角都露出一抹得逞的笑容,耐心的坐在离酒店不远处的地方,等待着女儿满载而归。
这酒店平时都是招待一些达官贵人的,现在是白天时间,客人没有很多。看着堂皇的酒店门口,林希没有像土包子似的惊叹,她作为一代神偷,该享受的都享受了。
拿着这都掉漆的饭碗,林希哭笑不得,很苦逼的眨了一眼貌似充满着童真的眼睛,无奈的呼出一口长长的气,抬头挺胸的准备踏进这酒店。
还没有靠近酒店的大门,林希就被严守职责的保安们拦住了。
眼都不眨的看着挡在她眼前粗壮的手臂,她小脸上扬起一个可爱透着讨好的笑容,用稚嫩的童音甜甜说道,“哥哥,我是进去找人的。”尼玛,她活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准备讨钱。
仔细的打量着林希,保安轻蔑的翘起唇角,“小孩,你还是回家吧,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眼前的小女孩,不及一米三高,身上的衣服很破旧却是很干净,五官很精致可脸上很黄,一看就知道是营养不良的样子,这手上还拿着一个掉漆的饭碗,这分明就是一小乞丐嘛。
第一次行动,就是这样失败了。
原路返回,林希无奈看着林父和林母。
“希希,你这次怎么这么笨啊。”在看到了女儿想要进去酒店的情形,林母就想扶额哀叹,她女儿今天怎么变得这么笨啊。“你不用进去酒店里,你待着那门口,看到有人从豪车下来,你就问那人要钱就对了。”
“可…。”林希想要反驳,可还没来得及反驳,她的小肩膀就被林父轻轻一推,她不受控制的往前走了一步。
“希希,去吧,给哥哥卖补品的钱还等着你讨回来呢。”不给女儿反驳的机会,林父叮嘱道。
这么不靠谱的父母,林希只想翻白眼。
可这幅身体的哥哥真的需要钱去卖补品也需要钱去医院看病,她也没办法,咬咬牙,心理建设一番,大义凛然的再次往酒店门口走去,准备按照林母说的话去做。
一代神偷竟是沦落到去讨钱,真是TM的霉!
林希心里恨恨的想。
站在酒店门口的不远处,林希被那保安盯得死死的。
转头看着那保安把她盯得紧紧的,她撇撇嘴。
她又不打算进酒店里面讨钱,就别这样盯着她了,累不累啊?!
过了五分钟,一辆黑色劳斯莱斯停在了酒店的门口。
大门两边的迎宾准备上前打开车门,可被林希抢先一步。
使劲吃奶的力气打开了车门,林希笑得格外灿烂。
在车上充当着司机的陈潇,在停下车后,抹了一把冷汗。
自从那女神偷林希儿给摔死了之后,他都没能找回少爷的玉佩,而少爷的脸色也日渐不好看。少爷虽是迟迟没有发话,把他外派到哪里,可他现在的地位呈直线下降是绝对有理由的,他身为尊贵的管家,现在竟然沦落到当司机,比起以前人人巴结的日子,这是一个多大的落差啊。
心里想了个够,陈潇通过后视镜,看到坐在后座一脸冰冷的权少,呲呲牙做个鬼脸。谁知下一秒,权少却是看到了他幼稚的行为,那被寒冰围绕的眼眸闪过一抹嫌弃的光芒。
陈潇见此身上一个哆嗦,瞬间车里的温度骤然下降了。
“少爷,到了。”在近乎零度的车里,陈潇顶着后背那两道冷光,硬着头皮恭敬的说道。
权昊不悦的微微抿着唇角,俊美的五官笼罩着冰冷的气息,不着痕迹的拧了拧眉。
这一瞬间,权昊身边的车门却是被打开了。
见到打开门的人,这一霎那,世界放佛被定格了。阳光洒满了大地。陈潇傻眼了,权昊的眼睛里出现了一抹名为温暖的笑意。
------题外话------
喜欢的亲收一下撒~
第003章 命定之人
那是一个极美的男子,极精致的面庞,刀削似立体的五官,深刻却又有着一种俊美的感觉。浓密乌黑的发丝,干净利落的寸头,露出了光滑饱满的额头,增添了一分幽暗的美。挺直而优美的鼻梁下,是薄而性【感】的嘴唇。颀长的身上,穿着黑色的西装,显得优雅万分。
车门打开那一瞬间,映入林希眼帘的是一个极美的男子。
有一霎那,她很惊讶。
尼玛,这算是冤家路窄吗?
这不就是那被她偷了玉佩的权昊吗?!现在重生了,她要乞讨的第一个对象竟是他。幸好她是重生,要不然,她都怀疑自己死了好几遍了。
“哥哥,我饿了,可以给钱我买饭吃吗?”林希尽量装作一个小女孩应该有的笑容,表面上笑眯眯的,其实心里早就把林父、林母骂了无数遍,这都什么父母啊,竟然教自己的女儿去乞讨。
美丽如小扇子的长睫毛衬托着墨色的眸子,水汪汪的,没有任何的杂质,水晶晶般,显得无辜至极。不及巴掌大的小脸有些蜡黄,却依旧笑得甜甜的讨人欢喜。在阳光的照耀下,本就有些枯黄的长发显得更为枯黄了,也把她的小脸映得还蜡黄一些。
心跳突然乱了,薄唇微微张开,他的头脑一片空白,双眼看着眼前的小女孩的笑脸,心竟是得到极大的满足。这些感觉是他二十二年来从没有过的。
一直举着饭碗的林希,看到权昊迟迟未做反应,眨巴着眼睛,很是懊恼。
看到是权昊的时候,她就要走掉才对的嘛,像权昊这种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怎么会有多余的同情心,又怎么会给钱她呢?
“哥哥,你给不给钱啊?”娇滴滴的童音有些不耐烦,林希准备把饭碗收回来。
她的声音使他的视线落在饭碗上,看着她小脸有些气鼓鼓的脸蛋,权昊那寒如冰块的脸顷刻间散去了所有寒冷,闪现了一个浅笑,唇角微微弯起个弧度。
权昊拿出自己的钱包,拿出了所有的现金,都放到她的饭碗上。“还要吗?”冷漠惯了的声音化作如春风般柔和的声音,眸中全是她那惊讶的小脸。
低头看着自己饭碗里装满了粉红票票,林希很是吃惊,不敢置信的注视着权昊。“不用了,谢谢哥哥!”这一叠钱怎么说都有五千吧。
话音一落,林希就拿着饭碗疾步如飞的跑掉了。
她这是怕权昊后悔啊,与其说是这样,其实更多,她还是怕惹上麻烦,在帝都混的人都知道,权家的人惹不得。
当看到自家少爷脸上露出浅笑时,陈潇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还有少爷从自己钱包拿出钱给那小乞丐时,他揉了一下双眼,听到少爷那不再冷漠甚至有些温柔的声音时,他下巴都要掉了。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看着眼熟的小身影消失在远方,两个迎宾脸色有些不好,心中也有些哆嗦着。今天是少爷来巡视的日子,他们准备做好自己的工作,可今天,那个小乞丐林希又来了,又和他们进行着抢饭碗的工作。原本他俩准备去打开少爷的车门,可却是被小乞丐林希抢先一步,他们等待着少爷用那好比利箭的目光杀死他们两个,可令人吃惊的是,少爷面对着小乞丐的行乞时,竟不生气,还给钱小乞丐。
从车上下来,冷冷扫视周围一圈,随后权昊把视线定格在那个瘦弱正在远去的小身影,那一双冰眸第一次温柔的光芒。
把吃惊的嘴巴合上,陈潇跟随自家少爷的目光愣愣看着那小乞丐离去的身影,关于自家少爷那吓死他不偿命的举动,他脑海中闪过无数的猜测,最终,命定之人四字闪过他的脑海里,这一刻,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陈潇。”见到小小年纪的她和一对年轻夫妇离开他的视线之内,权昊缓缓冷声道。“我要她所有的资料。”
“是,少爷。”陈潇愣神过后恭敬说道。望了一眼自家少爷眼中的光芒,陈潇似是担忧又是开心的眨了一下双眼。
夜幕降临,繁华的帝都灯火通明,而权家大宅相比街上的热闹,显得冷冷清清,没有丝毫的人气,奢华的屋子就像是没人住般。
书房里,陈潇手上拿着一份文件站在权昊的面前。
“少爷,这是小姐的所有资料。”他口中的“小姐”自是尊称。
一直在看着书的权昊在听到是她的资料时,下午被压抑的喜悦此时再度席卷全身,未曾有灿烂笑容的脸上展现了一抹还算是温暖的笑容,又长又密的睫毛眨了眨,眼皮抬起来,深邃的眸注视着陈潇,唇轻启,“我明天要看到她。”
明明是很淡的语气,陈潇还是能听得出自家少爷压抑的喜悦,心中快速的想了想,他认为这样有点不是很适合,看着少爷那冰冷有所减退的脸,他咬咬牙,决定把心中所想的说出来。“少爷,小姐年纪还小,让她离开父母的身边,这恐怕不太好吧。”
权昊脸部表情小小的变化,牵动着唇的弧度,此时他抿着唇,眸中被寒冷包围,“我的命令你只需要执行。”心被喜悦和暖意围绕着,脑海中那张小小却笑得犹如天使般纯洁的脸,从下午开始就一直环绕在他的脑海中,一想到明天就能见到她,他全身的细胞似乎都在释放着开心的因子。
不敢去违抗,也不想去违抗,陈潇思索了一会道,“小姐父母那边?”
放下手中的书,拿起桌上的资料,权昊眼皮都不抬一下,“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早知道会是这个结果,陈潇毫不意外。“是,少爷。”
权昊的注意力在资料上,陈潇对他来说彷如空气般透明不存在。
小小的字体,在权昊眼中,却是温暖了他的心。
原来她叫林希,原来她今年十二岁了,比他小十岁。
可为什么她的外表只有九岁女孩般那么大?
……。
看着完全沉醉在自己的思想的权少,陈潇推了推眼镜,心中甚是无奈。看来权家又要经历一番惊天动地的变故了,命定之人永远都是权家人的劫。
这难道就是权家人的宿命吗?
遇上了命定之人就再也逃不开。
第004章 莫名其妙
在权昊那里讨了五千块,回家的路上,林希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权昊会给钱她。当时她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问权昊要钱,谁知道权昊真的给了。
传闻中的权昊就是一个冷血无情的人,可她今天看到的权昊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传闻虽是不可信,但关于权家人的冷血无情,她还是有所看见的。
“希希,到家了,进去吧。”林母对于女儿讨到五千块心中很开心。
“嗯。”林希表情有些闷闷的,走进林辰的房间。
“哥,你身体好了没?”一进房门,见到林辰正精神抖擞在做着作业,林希纳闷了,出门时,她这个哥哥可还是卧病在床的,怎么现在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病人。
“好点了,希希你快去睡觉吧。”林辰奋力的做作业,头也不抬道。
“希希快去洗澡睡觉,不要打扰你哥哥。”林母没有重男轻女的思想,只是不想被女儿看穿他们骗她的把戏,因为她这个女儿心思太单纯了,没有理直气壮的理由,女儿根本就不会行乞。
林希狐疑的看着林母有些闪躲的眼神,也大概猜出了。“知道啦。”她重生的这副身体不仅是营养不良,还有先天性心脏病,不能劳累,一定要按时休息。
“妈妈已经帮你放好水了,快去吧。”林母见女儿闷闷的,不由得失笑,揉了揉女儿的头顶。
林希不喜欢林母揉她的脑袋,小手拍打了林母一下,往浴室走去。
林希一觉醒来,已是第二天了。
窗外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了进来,地上稀稀落落的照着几缕阳光,林希光着脚丫子踩在地上,伸伸懒腰,把窗帘都拉开,看着清晨的阳光,抿唇一笑,阳光照耀在身上,感觉暖洋洋的。
自然醒的日子总是美好的,她已忘记她有多久没有过自然醒了。
视线落在桌子上那一块玉佩,她深感奇怪。
玉佩是她从权昊那里偷的,可她就在摔死那时候,玉佩也应该掉了才对啊。可是为什么她重生了,这玉佩居然在她身上。
拧紧双眉,林希想不通这个问题。
打开房门,林希眨了一下双眼,她差点以为她眼花看错了,因为林父、林母和林辰都齐刷刷的站在她房门前,还都是一副凝重的表情,眼中还能隐隐看出悲伤。
把三人从头到尾的扫视一遍,林希只觉得莫名其妙。“你们干嘛?一大早就站在我房前,吓我一跳。”什么情况?
“希希,妈妈做好了早餐,一起吃吧。”林母看起来眼眶有些红红的还有些肿肿的,现在一说话,湿润再次侵袭了她的双眼,可她极力忍住心中的悲伤。
林希心中的疑惑更大了,看着这三人的表情,她微微抿紧唇。“你们肯定是有什么事。”这副身体中的记忆,可是记录着这三人没事可不会这样子,若是有什么事情需要她做时,这三人肯定是齐齐上阵来演戏。看着三人的表情和眼神也不像是演戏,难道是真的有什么事情?
“希希,你多想了。”一瞬间,林母好像回到了昨天那种没心没肺的状态,眼神中充满了慈爱。
十分钟过后,林希坐在椅子上,面对着一桌丰盛的早餐,疑虑一丝丝在心里扩大。这个家说穷吧,可又在帝都房价贵死人的二环地段有一套一百五十平方的房子,说小康吧,可一日三餐和衣着又寒酸,还需要去乞讨为生。
平时吃个早餐,不过是简单的小菜白粥,今天却丰盛无比,林希直觉有问题。
“希希,喝点牛奶。”林母低头一直沉默吃着早擦,久久未见女儿喝牛奶,双手紧紧握紧,手背上凸出的青筋出卖了她的愤怒和紧张。
斜视一眼旁边放着的牛奶,林希咽下口中的面包,抬眸注视着林母,“不想喝。”她最不喜欢喝的就是纯牛奶,让她喝牛奶,还不如让她喝开水。
“希希,听话,你身体需要补充营养,喝点牛奶。”林母双眼中飞快掠过一丝悲伤,女儿不喝牛奶的行为,她心中既是伤心也是害怕。
“我喝就是啦。”林希对纯牛奶有一种抗拒的情绪,她很不想喝,看着林母脸上的关爱,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拿起牛奶,像是喝毒药般把牛奶喝了。手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