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权少溺宠,娇妻难养〗第10部分

敢继续哭泣了,而是默默擦干净脸上的泪痕,“林希,我堂姐现在已经为她所做的行为得到教训了,请你放过凌家。”
林希缓缓拿起杯子,浅浅喝了一口温水,眼神一丝波澜都没有,淡淡道。“打压凌家的命令不是我下的,是权昊下的,你要是想为凌茜茜求情,那你就去找权昊吧,你找我没用。”
凌灵本以为她和林希都认识两年了,交情怎么说都有一点,她找林希帮忙,可没想到林希会这么直接拒绝她。这一霎那,她的心有些乱了,来之前想好的台词还没开始念就结束了她的表演。
“林希,求你了。”眼底闪过一丝怨恨,咬咬牙,凌灵双膝跪在地上,以卑微的姿态求着林希。
冷睨一眼凌灵,林希唇角勾起了弧度,眼中带了些冰凉笑意。“你回去吧,我会和权昊说的,你也不用太担心,凌家不会倒的。”听闻了凌家的遭遇,她也觉得权昊做得有些过分了,凌茜茜再怎么不懂事,可凌家人都是无辜的。
“谢谢你。”这一秒,凌灵没有看懂林希唇角的笑意,她悬在半空的心终于落地了。
------题外话------
米有存稿!
下一章女主直接十五岁~
懒得写铺垫了,直接开始感情吧~
第037章 教唆离开
一年后,林希已十五岁了。
一年里没有特别的事情发生,日子该怎么过就怎么过,
时间可以改变很多,当然包括林希的外貌,相比三年前,林希可谓是发生了质的变化,那枯瘦的小身板现在已变成了一米六五高挑的身材,五官也越发精致,轮廓也越来越立体,那一双灵气逼人的大眼睛蕴含着他人看不懂的深幽。
站在湖边,她眼睑垂下,全神贯注的看着清澈的湖面。
一阵凉风吹起,平静的湖面起了波澜,樱花吹散洒落在地上,碧绿的草地和美丽的樱花形成一幅美丽的画。
环视寂静的周围,高挑却瘦弱的背影透着落寞,她脸上勾起若无似有的笑意,迷恋在眸中转瞬即逝。
“林希,你在看什么?”凌灵看着林希一动不动的看着湖面,觉得好奇。
听到凌灵的话语,林希不转身,直直的凝视着湖对面正在飘落的樱花,唇角微扬,“凌灵,你回去吧,我一个人走走。”一年前因为凌茜茜的关系,凌家被权家打压得喘不过气时,她和权昊说了没必要做得太过分,所以凌家才没有在帝都消失,只是凌家不再是二流小世家,而是变成了普通的官宦家族。
凌灵停住脚步,咬咬唇,“那我先回去了,你自己小心点。”
听着渐远的脚步声,林希扫视周围一圈,皱紧眉头,对着隐藏在周围的暗卫道。“你们都回去,我一个人走走。”现在她身边的暗卫真是有增无减,天天跟着她,厌恶至极。
没有听到周围有动静,林希坐在湖边的椅子上,交叠着修长笔直的双腿,头微微往后仰,整个人呈现女王的姿势。
三分钟过后,林希有些不耐,冷眼看着一棵树后面的李胜,“李胜,你真的是特种兵出身吗?隐藏能力太差劲了,我都能看到你的衣服了。”
躲藏在树后面的李胜嘴角一阵抽搐,一年前他没保护好小姐,导致被罚,现在一旦小姐在外面,他都不敢掉以轻心,小心翼翼保护着自家小姐,现在被小姐发现隐藏的地方,好丢脸。
“算了,你们爱跟着就跟着吧。”帅气无比的甩甩额前的斜刘海,林希抿唇一笑。
三年了,她在权昊的保护下过了三年的安逸生活,太过安逸的生活,她都忘记了她曾经是一名能力高强的神偷。
微微拧头看一眼跟着她的暗卫,一丝阳光笑意在她脸上溢出,明亮眼珠子骨碌碌转着,好像是在想着什么鬼主意。
坐上车,戴上超大墨镜,遮挡住精致无暇的小脸,扭动着方向盘,踩着油门,法拉利以风驰般的速度行驶着,通过后视镜,她看到了李胜正在奋力想追上她。
俏脸上洋溢着笑意,她加快速度,灵活的避过周围的车子,法拉利如一条滑溜的泥鳅的超车,十分钟后,她看着后视镜照映出来的陌生车辆,她很轻松的让李胜追不上她。
来到一家夜店门前,林希摘下墨镜,注视着这家在帝都闻名的夜店。
歪着脑袋沉思了一下,她决定要到里面玩一下。
装了三年早熟的小孩,挺累的,现在到里面轻松一下吧。
心动不如行动,她走进夜店里面,看到各式各样的帅哥美女们。
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十指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吧台,她抿着唇浅浅笑。
“林希,你怎么在这?”肖晨本来是想到夜店玩一下,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到林希。在他印象中,林希是高不可攀的权家二小姐,平日里被权昊保护得十分好,不和其他高干子弟闹着玩。
转过头看着一脸惊讶的肖晨,林希喝下了半杯的长岛冰茶,不紧不慢道。“不要问我这种蠢问题。”肖晨是她一年前就认识了的,现在他是她大学同学,两人关系也挺好的。
肖晨无奈笑笑,摸了摸自己俊帅的脸蛋。“你一个女孩在来这种地方玩,小心被人占便宜。”
“那你呢,在这里找猎物?”林希语气讥讽,话语里大有看不起肖晨这种浪荡的作风,不过是十八岁的年纪,竟然有过不少女人。
果然还是这种犀利的语气,肖晨讪讪一笑,摸了摸鼻尖。“林希,现在都晚上八点了,你还不回去,小心权少派人满城的找你。”这不是开玩笑的,有一次他们一帮人和林希在凌灵家里玩到半夜,结果呢,等不到林希回家的权少,不仅派出暗卫满城寻找林希,他还亲自到凌家接林希回来。
“你好烦啊,权昊给了你多少钱,让你代替他监视我啊。”说起这三年无时无刻被人监视的生活,林希没好气的暗讽肖晨。
“林大小姐,我哪敢啊。”肖晨佯装投降状,可怜兮兮道。
“既然不敢,赶紧一边去,别打扰我今天美好的心情。”林希嫌弃的摆摆手,小脸上写满了不耐烦。
环视周围来回走动的女子,肖晨感到有些失望,今晚没有合他胃口的猎物呢。似听不懂林希话语中的不耐烦,肖晨厚脸皮坐在她身边。
“离我远点。”把剩下的长岛冰茶喝完,斜眼看着肖晨,林希嫌弃道。很久没有来过夜店这种地方玩了,真是怀念她以前是林希儿自由自在的生活,哪像现在啊,不管什么时候都被一大堆监视着。
“林希,不是我说你,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喝什么烈酒,等你醉了,被人占便宜那可是得不偿失。”肖晨同样点了一杯长岛冰茶,语气心长的教育林希。
双耳像是没听到肖晨的话语,林希看着不远处的一桌人在摇色子玩,以前的记忆一点一点浮现在脑海里。
“林希,你看着别人摇色子干嘛啊?”见林希目不转睛的看着别人摇色子,肖晨打趣道。“难道你也想玩几把?”认识林希一年,她给他的印象就是,对什么都不在乎,偶尔在乎一下钱财,如今看到她眼中的兴趣,他也感兴趣了。
右手的五指摇晃了一下,林希笑得很妖媚,眼睛流露出的光芒引人目光。“很久没玩了,想玩几把。”
肖晨明显是被林希的话语惊讶到了,平时看起来像是乖小孩的林希竟是喜欢这种赌博性的东西。“可以,到澳城去玩就是了。”
“澳城?!”
“既然想玩这种东西,去澳城玩就是了。”身为精通吃喝玩乐的高干子弟,肖晨对这种东西无比了解。
“好,一起去玩几把。”
“你来真的啊?”肖晨有些犹豫。
“废话,肯定是真的。我都很久没玩了,今天难得甩开那些人,当然要玩一下才回去。”
“可是权少?”他担心权少会发怒。
一眼看透肖晨的担心,林希嗤笑一声。“拜托,你不是担心权昊会发怒吧?有我在,你担心什么,走吧,玩一玩就回来。”
肖晨心里也在动摇,他也很久没到澳城玩几把了,既然今晚林希心血来潮,那他就陪她玩玩咯。
“林希,我先说明白了,现在都晚上八点了,我们去澳城玩的话,那肯定要明天才回来的,你要不要和权少说一声,免得他…”接下去的话语,肖晨不继续,但是他真的有这种担心。
“不用担心,ok。”她也担心权昊会像上次一样惊动全城,想了个主意。
第038章 是否厌恶
澳城某赌场内,看着周围来往走动的人群贪婪的面容,林希勾起唇笑得格外美丽。
澳城是一个岛屿,和内地的制度不同,这里的赌博是合法的。很多内地人想要玩几把,多数都会选择坐船过来这里。
“林希,你想玩什么?”随意的拿着几个千元筹码,肖晨微笑问道。
“随便。”这间赌场是澳城最大最高级的,各种各样的玩法都有。她来这里是寻乐子的,不是找刺激的,赌博可以玩几把,不是什么赌神,一旦上瘾了,再多的家产也不够输。
目光扫到一家纸牌的桌子上,肖晨抿唇一笑。“那就玩纸牌吧。”
“那就玩几把。”
……。
一个小时后,林希面前的万元筹码是越来越多了,几乎是堆成了一个小山,粗略估算一下,这都有五百多万了。在澳城一夜暴富的神话永远不缺,但输的要跳楼的也一抓一大把,而能在短短一小时内以十万元本金赢了五百多万的人真的不多。
“林希,你的技术也太好了吧。”肖晨看着金灿灿的万元筹码,几乎要看傻眼了。真没想到,林希玩纸牌能玩得这么好,一小时就赢了五百万。
大眼睛魅惑人心似的眨眨,细长而翘的睫毛都沾染上笑意,粉唇勾起诱人的弧度,林希抿唇浅笑道。“指派我十岁就会玩了。”
赌场里人声鼎沸的,很能刺激人的神经,肖晨拉着林希去到贵宾室。
贵宾室内,林希陪着据说是这赌场内最厉害的高手玩色子,当她再次摇出三个六时,这年轻高手脸都黑了。
最后还是林希觉得没点意思,停止了赌博,反而是带着肖晨在大街上逛起来,完全充当游客来游玩的了。
林希和肖晨两人在澳城玩得开开心心,在帝都的权昊可是不好过。
晚上十二点,林希的身影还是没有出现在权家。
伟岸的身影站在窗边一动不动,深邃的眼眸添上了担心,权昊紧皱眉头,美丽的夜景越看心底越凉。
“少爷,你还是先休息吧。”对权少忠心耿耿的陈潇劝道。
往日这个时候小姐早已回来睡觉了,而今晚小姐迟迟未归,派出去的人又未能查到小姐的去向。自家少爷担心到吃不下饭也不去休息,神色冷漠的看着窗外。
“还没有希儿的消息吗?”这么晚了,她还未回来,他如何睡得着。
“是的,少爷。”陈潇停顿了一下,眼神中闪烁着担忧。“少爷,小姐的车技太好了,开车的速度堪比顶级的赛车手,谁都不知道她会把车开到哪里,也没有人知道她现在哪里?但是按照小姐的性格以及做事方式,是不会出意外的,所以少爷你不要过于担心,先休息吧。”
“陈潇,世事没绝对,你怎么就肯定希儿不会出意外?”他担心的不是这个,而是担心希儿就此消失在他的世界里。前几天希儿和他抱怨,她不喜欢那么多人跟着她,也不喜欢现在生活的方式。
“少爷,不知道有些话我该不该说?”陈潇心里掂量了一下,终究还是想把藏在心底里的话语说出口。
“说。”
“小姐不喜欢这种生活方式,她讨厌一帮人暗中跟在她背后。”他照顾二小姐都有三年了,她的性格了解不多,但是她的怒和厌恶他是很了解的。“昨天您不在家时,小姐对着李胜发了很大的脾气。”
正待权昊要说话时,李胜匆匆忙忙的走进来,低着头,不敢与权昊直视,浑身都在颤抖,有些哆哆嗦嗦的。“少爷,小姐的车我们在海边找到了。”
“希儿呢?”他眼睛泄露了紧张。年初时她就会开车了,为了讨她开心,他买了很多她喜欢的跑车。有了车后的她,出门再也不需要司机。
李胜害怕的咬紧牙,“我们没有找到小姐。”
果然,如陈潇所料,没有听到自家小姐消息的权少脸黑了,薄唇抿成一条直线,看起来非常不悦。
“继续找,还愣着做什么?”权昊还是动怒了,怒气直线上升,低吼道。
“是,少爷。”李胜吓得不敢多逗留,脚步慌乱的走出去。
“少爷,要不要加多人手寻找小小姐?”陈潇听到这个消息,心中也觉得颇为不对劲。
冷着脸睨了一眼陈潇,权昊神情淡漠,眼睛装满了担心。
没有她在身边,身体泛着无尽的空虚,不安充斥在他的心底。
血液不再沸腾,心此刻乱了,慌了,脑海中她厌恶的眼神再一次浮现。心空空的,好像有什么正在离他而去,这种无力感让他浑身一颤。
窒息般的喘着粗气,他左手扶着墙壁,右手紧紧抓着心脏处。
“少爷,您怎么了?”陈潇关心问道。今夜不是月圆之夜,为什么少爷看起来如此痛苦?
空虚感和痛苦席卷全身,权昊越发用力的抓着心脏处。
半响后,权昊恢复正常,面色冷漠,眼神深幽。
海边上停放着林希的车,红色法拉利炫目夺人眼球。
迎面吹来的海风,乱了黑发,也乱了人心。
“少爷。”强劲的海风吹得陈潇站不稳。
夜幕下的海边,迷人的天蓝色不再见,迎面扑来的海风有着咸味。
“周围全部重新找一遍,直到找到她为止。”冷酷的声音响彻在海边,俊美如天神的脸庞被冷意包围。权昊站在海边,任由海风扑打他的脸。
“是,少爷。”
已是冬天了,这冷风吹得着实让人不舒服。陈潇无奈叹口气,摸了摸光滑的车门,从衣袋里掏出手机,拨打着熟悉的号码。
耳边再一次传来,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播。
“小姐,您到底去哪了?”
另一边的林希和肖晨在船上玩得很开心,或许是感应到什么,她拿出了一直放在包包里的手机,发现手机不知何时关机了。
刚开机,看到显的150通未接来电和30多条短信,林希愣了一下。
这些未接来电只有一通是陈潇的,其余的都是权昊的,这30多条短信全都是权昊,短信内容几乎都是一致的。
趴在船的栏杆上,林希拨打陈潇电话,觉得有必要和陈潇说一声她今晚不回去了。
握着手机无奈看着大海的陈潇,听到铃声响起时,不在意的拿起一看。当看到来电显示是自家小姐时,他眼睛瞪得圆滚滚的,急忙按下接听键。“小姐,你在哪?”
林希垂眸看着海水,“我在…。”话还没说完,她身旁的肖晨和美女打闹时,不小心碰触了一下她的右手臂,右手一松,手机顺着直线掉入了海水中。
大眼睛眨巴了一下,林希微张小嘴,定定凝视着手机消失在她视线内。
发现不对劲的肖晨,转身看了一眼林希的无奈表情,觉得好奇。“林希,你怎么了?”
空空如也的右手摊开在肖晨眼前,林希郁闷,“我手机掉水里去了。”
“不就一手机,有什么好郁闷的。”挥金如土惯了的肖晨,不把林希那不值钱的手机看在眼内。他推了一下混血帅哥来到林希面前,下巴微微扬起,“要玩就玩得开心点,来,这混血帅哥归你了。”
------题外话------
知道为什么是找小小姐吗!
下一章,本文男二登场和本文女二登场~
什么坑我懒得挖了,再过几章~感情纠纷啥的开始吧~
第039章 那个男人
黑夜下的大海没有白天的美丽,有的只是大浪声音。
冰冷的海风吹在俏脸上,乌黑秀发随风飘扬,黑眸中的五彩光芒点点黯淡下去,双手随意的放在栏杆上,林希静静站在原地不动。喧嚣的周围与寂静的她格格不入,她彷如是与世隔绝的仙女般,高贵、神圣、不可侵犯。
“林希,现在都凌晨两点了,你不去房间睡觉啊?”玩了一整天的肖晨脸显疲惫,看到林希双眼眨也不眨的注视海面,好奇问道。
“你累了你去休息,不用管我。”林希声音有些低沉,视线不曾离开海面。
“这大海有什么好看的?”林希都站在这里看了两小时的海面,还没看够啊,这海有什么好看的。
转身直视一脸疑惑的肖晨,林希微微一笑。“我很喜欢海。”
“喜欢归喜欢,可不用三更半夜的看海啊?”
“三更半夜看海碍着你啦?”
“没碍着,可起码也看得也不爽。”
“滚。”林希没好气道。
“那你继续慢慢看海吧,我去二楼大厅玩了,你看腻以后记得回房间休息。”他们身处在一艘豪华游轮上,陆地有的东西这里全都有,什么娱乐设施更是不缺少。
“嗯。”林希点点头。
转回身继续看着起了涟漪的海面,林希的眼眸越来越暗,灵气全无。
左手按在心脏处,感受心脏的跳动,唇角微上挑,倨傲浮在眉间。不知看了多久,她感到双脚都酸掉了。
垂下眼睑,注视着平坦的地面,林希转身准备回去休息,不料迎面走来一个令她意想不到的人。
他,一身正式的黑色西装,棱角分明的脸庞,俊美却又带着一丝妩媚的味道,偏偏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子冷漠气息,综合了这妩媚,给人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狭长的眼眸专注而深情,仿佛只要一眼,你便会沦陷。
眼底闪过一丝惊讶,她抿着粉唇,眨了眨眼眸,视线清晰无比,确定她没有眼花,也没有出现幻觉。他是真真实实出现在她眼前,时隔三年,她没想到还会再见到他。
不自觉的低下眸,不直接与他对视,她勾起唇冷笑。
沈景琦注视了数秒眼前的女孩,玉唇微微抿着,一抹笑意浮现在脸上。
现在的她在他面前就是一个陌生人,而他对她而言是熟悉的陌生人。
脚步没有停止,她走过他的身边,经过他身边时,她闻到那股熟悉沁人心脾的味道。再次遇见,很淡然,她脸上挂着淡淡笑意,以前的一切仿佛未曾发生过,她和他生活在不同的世界里,前世如此,今生也是如此。
仿佛能摄人心神的眼眸没有眨动,他直直凝视着她走过他的身旁。
就在她准备消失在这平台上时,他低沉好听的声音响起。“希儿。”
步伐没有为他这声叫唤而收住,她神色不变,眼眸升起无尽的笑意。
近乎无声的脚步声消失在他身后,他转身直直注视着她的背影,爱意在眸中转瞬即逝。他缓缓抬起右手,隔着衣衫抚着心脏处,如是低吟如是呢喃道。“希儿,是你吗?”
走在走廊,林希步伐不复刚才的沉稳,有些乱了,脸上满是纠结,哪还有刚才的淡然。
真是见鬼了,时隔三年,他们竟会以这种方式重逢。
郁闷的抓着长发缠手指玩,林希紧抿着唇,秀眉紧拧。
“喂,服务生吗?”郑水晶推门走出,看到林希,不是很尊重的问道。
服务生!林希反射性往声音发出处看,郑水晶正皱着眉头看着她。
前看看后看看,这条走廊上,只有她一人,她不难怀疑眼前长得还蛮漂亮的女子是在叫她。“不好意思,我不是服务生。”低头看了看身上的黑白女子西装,她此时想暴打肖晨一顿,给她准备的衣服是什么玩意?
郑水晶狐疑的看了看林希,不太相信的模样。“你不是服务生,穿服务生的制服干嘛?”
林希视线无意扫到凶神恶煞的黑衣人正往这边走来,隐隐听到黑衣人的话语,她颇有兴趣的打量着眼前的女子。
一群黑衣人看到郑水晶颇为激动,一阵奔跑,眼看就准备走到郑水晶面前。林希伸出食指,往黑衣人走来的方向一指,“我是不是服务生不要紧,可是那帮人好像在找你。”
郑水晶往林希指的方向,看到那帮熟悉的冤鬼,俏脸好比苦瓜干。靠!这帮死要钱的竟然这么快找到她!心里默默骂一句,她撒开脚丫子跑得飞快。
看着女子飞快的背影,林希不禁笑出声。
真是有意思的一个人!
这里是四楼,她的房间是在五楼,慢悠悠走上五楼,她掏出房卡,刚打开房门,一个身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进了她的房间内。
双眼眨了眨,她没眼花吧?
“小姑娘,有看到一个穿得很风骚的女人吗?”一满脸横肉的男人,口吻凶猛大有恐吓问她话。
心底虽是想笑,但脸上的淡然她还是保持得很好。想到刚为得到她允许就闯进她房间的女子,她皱着眉,不悦道。“没看到。”
一群黑衣男人似乎有点不太相信她,伸头往她房间瞧了几眼,没有看到郑水晶的身影。考虑到住在五楼客人身份都很不凡,他们也不敢过分,不甘的离开五楼,继续到他处寻找他们要找的郑水晶。
关上门后,她眼前出现紧张兮兮的郑水晶。
“这位小姐,麻烦请你出去。”不多看这陌生女子一眼,林希很不客气的下逐客令。她不想知道这女子为什么被人追赶,现在她只想请她出去。
郑水晶撅起红唇,眼眶里蓄满了泪水,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小妹妹,那群黑衣人心肠歹毒,竟然要我去陪一老头子睡,你就可怜可怜我,收留我一晚吧。”
从上到下审视了一遍郑水晶,林希生不出半点同情心,目光定在她饱满诱人的胸部上,再联想到刚刚那黑衣男子说的风骚女人,她很不厚道的笑了。
“我凭什么相信你?”笑完,林希双目含鄙夷。“你要么是自己离开,要不等我叫保安过来赶你离开?”
戏再也演不下去了,郑水晶收起娇弱样,“同是女性,遇到这种事,你好歹也拉我一把吧,怎么就见死不救呢?”
“等你快死的时候再说。”
第040章 权少癫狂
“你怎么这么没有人性啊。”急于想找个地方隐藏自己,郑水晶心里泛着寒意,害怕令她不禁打了个哆嗦。
转眸细细端详着眼前女子的模样,林希坐在沙发上,“说说你遭遇了什么?”这个女子眼中的惧意和无助,都是她曾经历过的。
郑水晶一双妩媚勾人的双眼此刻布满水雾,紧紧咬着牙,不让自己把泪水流下。人心都是脆弱的,受了委屈自己一个人时能保持笑容,可一旦有人问自己怎么了,眼泪就会忍不住掉下来。
林希也看到了郑水晶快要哭的表情,想到了二十年前的记忆,她忽然有点能理解眼前女子了。轻皱了一下秀眉,她指了指沙发,下颚微扬起,“坐下来慢慢说吧。”
眼前这个女孩看起来虽像是个未成年人,但她身上散发出的沉稳是她不能所比。情绪只是一时失控,郑水晶把眼中的水雾收起,故作没事般轻松微笑,殊不知她泛着苦涩的笑比刚才快要哭的模样还要难看。
斜看一眼坐在她身旁的郑水晶,林希用眼神示意她可以说了。
“我是出生于贫民家庭的小孩…。”郑水晶梳理一下自己的回忆,打算从小就开始讲,她不介意把自己的经历都说给旁边女孩听,压抑了太久,想要把这些话都说出来。
“我不想听什么从小到大的故事,你挑重点吧。”
双手小小的颤抖了一下,郑水晶抿唇笑笑。
“穷人家的孩子,自小就被人欺负,因为喜欢上一个人,为了能更靠近他,所以进入娱乐圈,没想到娱乐圈那么黑暗,他们硬要逼我陪一个老头子上床,我不肯,他们想捉我回去。”本想详详细细把她的经历说出来,可看到旁边女孩不耐神色,郑水晶短短几句话就把她的前半生经历概括了。
“我叫林希,你叫什么?”听到郑水晶的话语,林希没有多余的情感认为郑水晶很可怜。
“我叫郑水晶。”林希的眼神太过犀利、气势磅礴,郑水晶忍不住想要臣服。心里隐隐猜测,林希是哪个大家族培养出来的。
突然站起来,林希居高临下的俯视郑水晶,“你今晚可以睡在这里。”对于这个闯进她房间的郑水晶,她感受不到一点其他,从郑水晶的眼眸中,她可以看到浓浓的害怕和无助,既然如此,她就让她留在这里一晚。
“谢谢,刚才真是对不起。”郑水晶心中怀有感激道,同时也为刚才不好语气道歉。上了这艘船以后,她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无助,现在遇到一个收留她的人,她很感激。
林希从床上拿来一床被子和一个枕头,“你就睡沙发吧。”
“谢谢。”郑水晶从没奢望自己能睡在这房子唯一的床上,能有个地方睡觉她已经很满足了。明天过后的她不知道该怎么做,可今晚至少还是温暖的。
深夜时分,玩了一整天,即使是铁打的也累了。躺在床上的林希闭上双眼,早已进入了梦乡。
郑水晶没有这么快睡觉,借着淡淡月光,她注视着窗外,心不断的下沉,晶莹的泪水滑落而下,沾湿了精致无暇的脸蛋,哽咽着,她不知道她未来的方向在哪里。
在澳城的林希睡得不安稳,梦中都是她是林希儿的场景。
帝都大街上,深夜的寒风刮得呼呼响,刺骨的冷。
这条街是希儿最喜欢逛的,此时夜深人静,街上没有几个人。
权昊站在街上,眼眸直直凝视着远方,无尽的空虚感蔓延全身,眸含着浓浓的悲伤,心一点一点的下沉,他的世界仿如正在崩塌,突来的黑暗吞噬了他的所有。
已是凌晨三点半了,陈潇无奈叹一口气。十二点时小姐打电话给他,本以为是一个希望,没想到现在却是变成了绝望。
权家人都会爱上命定之人,经过三年相处,足以自家少爷爱上了小姐,但小姐从不曾自觉去正视少爷一眼,少爷的心意也被无视得彻底。这些大家都可以理解为小姐还太小不懂爱情,可现在小姐突然不见了,对少爷的打击是巨大的。
“少爷,夜已深,您还是回去休息吧。”
“找不到她,我如何休息?”深邃的眸子里洒满了悲伤,月光下的他如是虚幻般。
陈潇不知道该如何把话接下去,他也不知道小姐在哪里,以他对小姐的了解,自家小姐难得甩掉李胜他们,她清楚的说过她讨厌这样的生活,很有可能到国外找她的父母去了。毕竟少爷是从小姐父母身边抢来小姐的,小姐当时没有哭闹着要父母,但小姐心中怎么想的却是无人得知。
月亮被乌云挡住,毛毛细雨落下。
自家少爷在街上焦急的找来找去,陈潇只得跟上他步伐。看着这悲伤的背影,他心里祈祷,希望自家小姐只是出去玩,而不是彻底消失,这样,少爷会受不住的。
“希儿,你在哪里?”平日里高高在上不可亵渎的权少,此时低声呢喃着,呼唤着自己心爱的人。
找遍了街上的每一个角落,还是没能找到她。
雨越下越大,雨水沾湿了他的全身,权昊还是坚定的继续寻找林希。
冰凉的雨水加上寒风,刺骨的寒冷令人受不住,打了个冷颤,陈潇抹去脸上的水珠,视线模糊的追随着自家少爷的身影。
“少爷,别找了,回去吧。”陈潇不敢让自家少爷生出一丁点意外,他想劝他回去,找小小姐的任务还是交给暗卫们。
眼眸已沾上癫狂,权昊在害怕失去她的思绪出不去,陈潇劝他的话语他听不到,他口中低吟着她的名字,在雨中寻寻觅觅,想要找到她的身影。
雨滴拍打他俊美非凡的脸蛋,他双手紧紧握着,心脏近乎没有了跳动,他已陷入癫狂的状态。
为什么?为什么找不到希儿?
希儿,你在哪里?
这些都是他心中的呼喊,上天没有听到他的呼喊,大雨中,她的身影未曾出现过,有的只是绝望和冷意。
第041章 沈家少爷
深夜淋雨,加上巨大打击下,一天一夜不眠不休的权昊失望之极回到家时,倒地不起。吓得权家大乱,最后还是陈潇出来镇定局面。
经医生的检查,权昊因为淋雨引起的高烧。
距离自家小姐不见已有一夜了,陈潇来回不停地踱步,嘴里不停地念念叨叨:“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自家小姐不见,少爷又生病了。
李胜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碗药,看到他这样子,奇怪的问:“管家你在干什么。”
陈潇叹了一口气,眉头皱的紧紧地,说:“少爷病了,小姐又没有找回来,等少爷醒过来,看不到小姐,会大发雷霆的。”
李胜脑海中升起自家少爷暴怒的模样,他不禁点点头,放下碗,说:“你说得很对,可是,我们现在也没了办法。”
“李胜,你这话什么意思?我们只要加大力度,一定可以找到小姐的”陈潇拧着眉,不悦呵斥道。只要小姐还活着,以权家的权势想要找到小姐还是很容易的,只是现在一时半会找不到。
被呵斥了,李胜讪讪摸摸鼻子。
此刻,气氛一片寂静。
这时,“希儿,希儿,不要走,希儿……”躺在床上的权昊突然呢喃呓语。
陈潇身体一震,立即跑过去,轻轻叫着:“少爷,少爷……”
可是,权昊闭着的双眸却依旧紧闭着,仿若刚刚只是错觉。
“我看,要是找不到小姐,少爷的病也好不了。”陈潇叹息了一声,眉头紧锁,满脸愁苦地说道,上天保佑,小姐快点回来吧。
又是一阵静谧,权昊无意识的呢喃又传来,“希儿,不要往那走……不要离开我。”声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