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权少溺宠,娇妻难养〗第12部分

年前,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粉唇紧紧抿着,嗤笑一声。“沈景琦,你不觉得你很搞笑吗?你和我不过是第四次见面,前三次你都没能给我好印象,我又凭什么想看到你?”停顿了一下,她继续冷声道,“还有,我叫林希,不叫什么希儿。”
这般令人难堪的话语,沈景琦毫不在乎,分不清是痴恋还是怀念道。“你真的很像她呢。”
像她!林希心底冷笑几声,苦涩从心里蔓延。
绕过沈景琦身旁,林希身体忍不住微微颤抖,泪水逼满了她的眼眶,霎间,她仿佛在她的世界迷路了。
“林希,我很高兴认识你。”
淡而喜悦的声音传到她的耳边,她用力逼回泪水,想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我不高兴。”
“林希,难道你不好奇你像谁吗?”沈景琦认定了她就是林希儿,虽然容貌不同,但她身上的气息和希儿如出一辙。
林希迈开步伐,不理睬身后的沈景琦。
他今天来找林希,为的就是鉴定她到底是不是希儿,又哪会那么轻易让他离开他的视线内,他一手握住她纤细的手腕。
第046章 带她看海
寂静的车中,一股冰冷气息环绕在林希身上,她自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唇紧紧抿着,俏脸上的不悦越来越明显。
开车的沈景琦时不时转眸看她一眼,上翘的唇角挂着浅浅笑意,如同星辰般璀璨耀眼的眼眸装满里喜悦,脚下用力踩着油门,车子以极快的速度奔驰着,他急于把她带到目的地。
所到之处越来越荒凉,林希不悦拧着眉,温热的心似是处在寒冬,无力、冰冷正在侵占她的身体,不好的回忆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她整个人如是窒息般,难受使她面色迅速苍白,没有血色的唇微微张启,明亮有神的眸子布满了黑暗,灵气不再。
“沈景琦,你想带我到哪里去?”捂住心脏处,她凭借强大的意志力,压下身体所有的不适,眼眸中的灵气瞬间回来了。
距离目的地越来越近,沈景琦一阵喜悦。“很快就到了。”
车中再一次陷入沉默,林希烦躁的揉了长发。
他拉住她手时,不肯放她离开,硬是把她塞进车里,说是要带她去一个神秘的地方。
神经吧!她是林希儿时,他的行为说得过去,可她如今是全新的一个人,她叫林希,和沈景琦见面也就只有几次,他这样对待她,用神经病三个字来形容再适合不过。
十五分钟过去,兰博基尼在大海边停下了。
蔚蓝的海水映入她眼帘时,她面露疑惑看着沈景琦。“你带我来这里干嘛?”
沈景琦神秘一笑,什么都没有说,动作利落下车。
林希见状,也打开车门。
站在松软的沙土上,她垂眸看着金黄铯闪亮发光的沙滩,心里有些酸酸的,苦涩在口中蔓延开来。表面上她不露出任何心中所想,眸中遍布寒冷,突然间,她很想冷笑。
海风吹乱了她乌黑油亮的长发,白皙无暇的小脸没有表情,秀眉微微拧着,似是讽刺似是不悦,如同珍珠般散发着五彩光芒的眼眸淡淡看着眼前一切。
这一刻,沈景琦迷惑了。
希儿很喜欢海,每一次到海边都会很开心,开心得眉眼弯弯的,十足十小孩般样子光着脚丫在沙滩上走来走去。
可林希看到海,一点反应都没有,这样的结果出乎在他意料之外。
她沉静得可怕,一双明亮的眼眸似是看穿了一切。
希儿从来不会这样子,希儿说过,不管她的伪装能力再好,只要在他面前或是在大海边,她都会卸下伪装,做最真实的自己。
心在黑暗中不断下沉,沈景琦的俊脸阴阴沉沉得像是狂风暴雨前的乌云。双手无力垂下,刹那间,他觉得自己很可笑,完美的唇角自嘲往上翘起,眼角闪出泪花,喉咙哽咽,苦涩浸透了他的心。
两人并肩站着,林希直直看着眼前蔚蓝的大海,风扑在脸上,感觉不寒冷有点舒服。
湛蓝的天空,蔚蓝的海水,空中海鸥飞翔着,暖洋洋的阳光,形成了一副极美的画。每当看到海,她的心情都会莫名好起来,如今再看,她的心情不会好起来,反而厌恶。
“沈景琦,这大海不会就是你所说的神秘地方吧?”她毫不给沈景琦面子,十足嘲讽口吻道。
沈景琦扬起迷人的微笑,认真观察林希眼神的变化,可惜看了很久,林希眼中还是淡然,“林希,你不觉得这海很美吗?”
“美或者是不美,与我何干?”林希淡漠道。
“你喜欢海吗?”
“不喜欢。”
“那沙滩呢?”
“你问那么多干嘛?”这一次,林希反问道。
“只是想了解了解你。”浓眉微微扬起,狭长诱人的眼眸写满了魅惑,沈景琦恢复往日里温文尔雅的模样。
“我不觉得一个年近三十的男人了解我会有什么好事。”林希语气瞬间犀利起来,“沈景琦,有病记得去治。”
沈景琦突然不正经起来,脸上展现玩世不恭的笑容。“林希,光看表面,你还真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女孩,但和你相处后,我怎么觉得你像二十几岁似的?”这不是错觉,是很真实的感觉。
林希利眼一瞪,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无聊。”
“身为权家二小姐,却不姓林,你的父母也不是权家人,你只是被权昊带进权家的二小姐,这样的身份你还真能接受。”
“我接不受接受这是我的事。”她心底冷笑一番,还真是熟悉的作风,见面就把别人家底查清楚。“既然你都调查我了,何不妨调查得更详细点。”
“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难怪你小小年纪就能接受权家二小姐的身份,换了别人被权昊这样特殊照顾,肯定会努力爬上权昊的床,以保一世荣华。”沈景琦没有开玩笑的意思,很认真的在说。
“请问你是在暗示我要努力爬上权昊的床?”
“你要想爬上,那也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为了一世荣华你要爬上他的床吗?”昨天一见权昊,他看林希的眼神和看他人有很明显的不同。
林希抬起手,仔细端详着她的手心,“你应该庆幸我今天心情不错。”
她的动作,他一阵激动,刚才他认定她是希儿的心已经动摇了,现在却是无比的坚定。“林希,你就别再装了,你就是希儿。”只有希儿发怒前才会这样。
林希一阵冷笑,冰冷的眼神看着沈景琦。“就算你所认识的希儿长得很像我,可我不是她。”
“身体可以变,但是灵魂换不了,你就是希儿。”
对于沈景琦一口咬定她就是林希儿,林希轻轻抚摸着他的脸蛋,视线对上他的双目,冷若冰霜道。“你是聋了还是瞎了?我说我不是希儿,下次你要是再出现在我的面前,别怪我不客气。”说罢,摸着他脸蛋的手用力一推,把他脸蛋推倒右边去。
沈景琦紧紧握着她的手,身体激动并颤抖着,面露乞求道。“希儿,不要这样。”
林希犹如是甩脏东西的甩开沈景琦的手,“真是搞笑。”
------题外话------
卡文卡得很厉害!
第047章 神经病吧
岭林大楼最高层总裁办公室里,权昊办公桌摆放着一个与这里摆设不相符的闹钟,看到时针指着十一点时,他拿起披在桌椅的外套往身上穿,极快的往外走去。
到达B大门口,权昊没有受到阻拦直接把车开进去了。
大概等了十分钟等不到她的身影,他拿起手机拨打她的号码,甜美提示音不断告诉他,她没有接他的电话。
心一抽一抽的,深邃彷如幽深古井的双眸微微低下,他静静看着地上,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查一下希儿在哪里?”听了无数遍的提示音,权昊还是打电话给陈潇,让他去调查。
为了改变她和他相处的现状,她的身边再也没有出现一个暗卫,要想找到她,现在只能靠调查。
接到自家少爷电话的陈潇,无力叹息一口气,认命的调查去。
“小姐现在和沈景琦在海边。”陈潇的话语一遍一遍响起他的脑海里,面色有些发白,脚下越发用力踩着油门,黑色宾利以极快的速度行驶着。
与此同时,林希满脸讽刺看着沈景琦,“你说我是希儿,那么你有什么证据?”林希儿早就死了,她现在是林希。
急于求证的沈景琦,用力拉着林希的手腕,死也不放她走。“身体可以摧毁,灵魂却是换不了,世界上用很多外表相似的人,但灵魂却是没法变。”他就像是个溺水的人,拉住了林希宛如捉住了救命稻草。
“什么逻辑啊?”林希很想甩掉沈景琦,却无法甩掉,咬着牙怒视他道。“沈景琦,你要再不放开,就别怪我不客气。”
“希儿,别这样,我会心痛的。”沈景琦空着的另一只手紧紧捂住心脏处,颤抖伴随着悲伤的声音发出。
沈景琦脸上的悲伤一点都不能感动林希,她只觉得厌烦。
虚伪到极点的人,现在跟她说会心痛,真是笑话。
左手腕被他握住,右手还是自由的,林希扬起右手,对准沈景琦左脸狠狠的扇了一巴掌,她下手并没有留情,沈景琦的脸上微微肿胀,五个手指印浮现。
“我说了,有病记得去治,我不是什么希儿。”若换了五年前的林希儿,定然是舍不得伤害他一丁点,五年后的林希却是没有这种思想,她厌恶的人必定是永远打入黑名单,永无漂白的可能。
被打耳光的沈景琦,微微一怔,脸上的热胀感在提醒他,他被希儿打了。曾几何时,他这个掌握着生死大权的沈家大少,却是被人打了。坚定认为她是希儿的心动摇了,若是希儿,定是舍不得如此对待他,她甜美可人的脸蛋对着他时,永远都是笑眯眯的。
趁沈景琦愣神间,林希抽回自己的手腕。
“希儿。”沈景琦眸中蕴含着一丝眷恋和不敢置信,声音有些抖。眼前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冷漠气息的林希,真的是他的希儿吗?
“再重复一遍,我叫林希,不是什么希儿。”林希不耐的再次重复道。没有舍不得,隐藏在心里那些美好回忆的画面瞬间被黑暗覆灭,曾经再也回不去了,她是林希,新生的林希,和沈景琦再也没有了关联。
黑色宾利停在兰博基尼的旁边,车内的权昊注目海边,双手紧紧握成拳状,骨头都在咔嚓咔嚓的响,手背上的青筋凸显,指甲深深的嵌入掌心中。
沈景琦!
他们为什么会在一起?倆人又在说什么?
他很想很想走到倆人面前,想要清楚倆人是什么关系?
就像是用尽了身上的力气,半响后,他才下车。
眼尖的林希,在权昊下车时,就看到他了。
斜睨一眼似乎正陷入痛苦边缘的沈景琦,林希向权昊走去。
“希儿。”她正在向他走来,他身上的痛楚减轻了一些。
“希儿。”林希身后的沈景琦利眼看着权昊,声音蕴含眷恋道。
前后都有人叫她,一个无感甚至带有些厌恶,一个则是厌恶到嫌弃,相对后者,林希很自然选择回应了权昊。“你怎么来了?”
“我来接你。”她脖间的围巾已不见,被海风吹得红扑扑的小脸看得他心里一阵疼痛,他脱下脖间的围巾,围在她脖间,顺便整理了她一下凌乱的秀发。
倆人如此亲密的画面,刺痛了沈景琦的双眼。
“这里风大,我们回去吧。”权昊熟练的拥着她上车,体贴入微的为她绑好安全带。
“希儿,你是想回家吃饭还是想到外面吃饭?”已经很了解她的他,看到她眸中的不悦,他害怕见到的情愫一点都不见,他心中大石微微降落了一点。
“吃火锅吧。”他都没有提起沈景琦,她又何必说。
火锅店内,权昊一直忙着烫菜和夹菜,而林希对他照顾的行为,心安理得的享受着。
两人之间寂静的气氛持续了许久,权昊心头的疑问却是一直无法解决。“希儿,你和沈景琦是怎么认识的?”其实按照权家的权势,要想查清一个人的所有事情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但如今他清楚的认识到他在希儿心中的地位就是一个比陌生人好一点的人,防止她对他印象恶化,他不敢去查。
喝下一口橙汁,林希拿起餐巾擦了擦唇角,“在澳城那时认识的。”放下餐巾,她眨了一下眼眸,她像是想到什么,严肃建议。“不过他就是一有钱的神经病,你要想知道他是谁,你叫人去查吧。”她敢保证,权昊去查沈景琦的背景时,一定会被吓一跳。
说完,她都被自己逗笑,板了一整天的脸也绽放笑容。
“希儿和他是什么关系呢?”没有其他意思,她只是淡淡笑着,但就是因为她这笑,他的不安被抚平。
“问这个干嘛?”即止了笑容,林希反问。
“只是想多了解你。”她很反感他人对她的事情过多的追问,深知这点,权昊也不打算继续问下去了。既然希儿都说,他若想了解就去调查,那他就去调查。
“我们只是陌生人的关系而已。”
第048章 她照顾他
吃完火锅,两人到处走走,大概晚上六点才回去。
刚踏入权家门口,林希就注意到权昊的不对劲,见他脚步不稳,剑眉拧着,如是在忍受着巨大的疼痛。
“你怎么了?”
骨子里都泛着痛,权昊骨节分明的十指紧紧握着,额头上滴落着冷汗。“希儿,你先进去,我有事出去一趟。”
一年前的画面浮现在眼前,林希一手握着权昊的手腕,“你是有什么病吗?”一旦发作起来,或者说就像是一年前那样疯狂自虐?
她的触摸,他的痛减轻了一点,可依然还是很痛。
喉结滑动了一下,他艰难地说,“我没病。”
“管家。”他痛苦得大汗淋漓的模样,让她生疑。
早已在旁边守候的陈潇,闻言,立刻出现在倆人面前。“小姐,请问什么吩咐?”
“叫医生过来。”林希紧握着权昊的手腕,不让他离开。
陈潇表情僵硬,几乎石化。少爷的问题不是找医生来就能解决的,如果是硬要找医生,那么小姐就是最佳医生的人选。
已经痛到极致的权昊,想要赶紧离开,不想让自己狼狈的一面呈现在她面前,可她拉着他的手腕,他舍不得伤了她,只得强忍着疼痛感。
“不用叫医生过来。”薄唇被咬得已露出血丝,权昊痛苦道。
“你是有什么难以启齿的病吗?”一向倨傲的权家大少,难道真的有什么病?林希心里偷偷八卦的想着。
“没有。”关于这点,权昊坚决否认。
“小姐,现在怎么办?”陈潇小心翼翼的开口。
“去找止痛药吧。”
“是,小姐。”陈潇临去找药前,充满同情的眼神看了一眼自家少爷。看来今晚少爷是离不开了,过去三年中,每当月圆之夜,少爷都要去别的地方度过痛苦无处宣泄的夜晚,少爷这样做,为的就是不想让小姐知道。
“我扶你上楼吧。”不容拒绝的话音刚落,林希就扶着权昊上楼。
鼻尖传来她香甜的味道,他的意志逐渐在瓦崩,指甲狠狠嵌入掌心中,鲜血流了出来,疼痛刺激他的神经。
把权昊扶上楼,她掀开床上的被子,让他坐下。
“小姐,止痛药。”陈潇拿着止痛药和温水走进来。
林希接过陈潇手中的东西,“吃了会好一点。”
止痛药只能缓解一点痛,无法解决他根源的痛。
权昊抬眸看着她,身体微微颤抖,双手宛如痉挛般的接过水杯。
“小姐,请您出来一下,我有点事和您说。”
林希撩了一下长发,走出门外,把门关上后,下巴微微扬起示意陈潇可以说了。
陈潇壮了壮胆子,以免会有几天前的场景,他提早做了逃跑准备。“小姐,今晚您可不可以陪少爷一晚?”
“什么?陪一晚?什么意思?”林希目露不解,“说清楚点。”
“小姐,您看少爷都这么难受了,您难道就不可以照顾他一晚吗?”陈潇鼓起勇气,迈开腿,准备随时逃跑。
考虑良久,林希很难明白的皱了一下眉。“他到底是什么病啊?”
“您就当少爷病了吧。”说罢,陈潇溜之大吉也。
回头望着门,她不想再进去,可想到好歹权昊也是她的移动提款机,他难受的样子老是在面前晃悠,加上一年前看到那个恐怖场景,抿着唇推门而入。
只不过短短几分钟,干净整洁的卧室就变得一片狼藉,权昊蹲在地上痛苦的喘息着,他看起来就像是一头受伤的野兽,此时正在的低吼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天生就带来的疼痛折磨得他面容微有些狰狞。
这什么病?林希很纳闷的想着。
她走到他面前,学他一样蹲下,“你还好吧?”
不好,一点都不好。
权昊伸开双手,狠狠的抱着她。
他的喘息声很急促,被紧抱着的林希瘫坐在地上。“很难受吗?”
“希儿,我很难受。”他如是个小孩般在撒娇,话音里蕴含了浓浓的痛意,他依恋般在她脖间蹭着。在她身边三年了,月圆之夜的痛渐渐在减轻,可这痛还是能夺人心智。
他给她第一印象,是冷漠、高贵的,相处了三年,她觉得他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当然和普通人还是有质的差别。三年中,她只见到他一次失控自虐的样子,而今晚是她第二次见他这个如小孩般的模样。
滚烫的体温虽是令她不适,面对着如此脆弱的权昊,她也没有绝情到推开她,双手环上他的背,轻轻拍打着他的背。
他贪恋她怀抱里的温暖,她则是满心疑问。
两人不知维持这个姿势多久,她双手都要酸掉了。
月光透过窗照进来,柔和光芒点缀卧室,两人温馨又美好的抱在一起,所谓良辰美景就是现在的写照,突然林希很杀风景的来一句。“你这到底是什么病啊?”
正当权昊沉迷于这个怀抱时,她清脆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身体虽还是疼痛,但心中的空虚和空洞早已被她的体温填满,他唇角微翘。“我没病。”就算他有病,能救治他的,只有她一人。
“你确定?”说着,林希松手了,想要推开他。
权昊紧紧环着她的柳腰,不给她任何机会推开他,贪恋吸取她身上的香甜味道。
抱都抱那么久了,他看起来也没事了,她也累了啊。
任她怎么推动他,他就是纹丝不动,像是八爪鱼似的粘在她身上。
“你都没事了,放开我。”她与他面对面,呼出的热气喷洒在他的脸上。深邃无际的眼眸仿若大海般,此刻专注的看着她,有一种难言的魅力。
“你生气了吗?”听出了她话语中的不耐。
“再不放就真的要生气了。”
“好,我放开你。”他说到做到,双手随即离开她身上。
终于能站起来了,她的骨头都要酸死了,捶了几把酸痛的腰,下一秒,她就看到了权昊赤红着双眼,他这个模样看起来如疯狂前的症状。
容不得多考虑,她赶紧把他压下在床上,“你刚才不是好好的吗?”怎么她松开他一瞬间,他就这样?
权昊身上盖着被子,可疼痛还是令他想翻滚,他紧咬着唇。
林希一看这样,就知道今晚她肯定要照顾权昊了,她如泄气般的气球般呼出一口气。毫不介意的和他同睡在一张床上,任由他抱着她。
得逞的某人,刚才还痛苦不堪的面色立即转变成喜悦的。
已不是第一次同床共枕了,林希也没有别扭,主要是她还没想歪。
她这算是陪睡吗?
睡着前,她终于想歪了。
圆月挂在天空下,柔和光芒普照大地。
此刻权家里,一对男女正相拥而眠,男子唇角带笑,怀里如是抱着绝世珍宝般,不舍得放手,也不会放手。女子则是梦中都带了点不耐烦,很想挣扎,梦中的男子又怎么会给她这个机会,环着她腰身的双手更用力了。
第049章 二代集合
一大早,林希揉着惺忪睡眼从权昊的卧室里走出来,很早之前就在门外装雕塑的陈潇,双眼笑成一条缝,正在守候自家小姐。
“你装什么雕塑啊?”清晨看到的第二人是陈潇,林希捂住小嘴懒洋洋个哈欠。
“小姐,早餐您是想吃中式的还是西式的?”陈潇眉眼都透着一股喜悦的气息,心里暗暗为自家少爷高兴。
“这种小事就不要问我,你让人随便弄就行了。”昨晚一夜都是被权昊揽着睡,想换个姿势都不行,弄得她腰酸骨痛的。
“是,小姐。”陈潇眉开眼笑的应道。
林希觉得他莫名其妙,陈潇虽然不敢给脸色她看,可这几天她能从他冷淡的话语中听得出他的不悦,现在对她笑得那么开心,搞什么?
也是刚刚起床的权昊,身与心都是满足的,脸上流露出幸福感。视线往门外一落去,看到她站在那里,皱着眉似有什么想不通。
心涨涨、暖暖的,他走近她。
“希儿,你在想什么?”
背后冷不丁响起权昊的声音,林希没有被吓到,抬起眸扫一眼权昊,“没什么。”
——分割线——
“希儿,真的不去跟我一起去吗?”对林希行程十分了解的权昊,在吃完早餐后,就一直缠着林希,想和她一起到岭林。
“去工作吧你。”林希眉宇之间隐隐有些不耐烦。“现在都几点了,身为总裁的你还不去带好榜样。”
受不了权昊叫她去岭林,那里有什么好去的?
“你还不去啊?”林希往楼上走去,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回头一看是紧跟她步伐的权昊,她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去说权昊了。
“希儿,你今天没课,就当是陪我。”权昊依然坚持他最初的想法,在还没查出那沈景琦是何人,他的危机意识还没去除,他要和她二十四小时都在一起,在她还没真正属于他时,这过程不能发生任何变故。
林希抿抿唇,真想翻白眼。“我今天是没有课,可是我有约。”
“跟谁一起去约会?”刚还温和的口吻在听闻她有约后立即变为冷漠,他紧紧注视着她的眼眸。
“你发小马娇晨。”林希眼白都要翻出来了,略有些不耐道。在三年中所认识到的人,就马娇晨和她合拍一点。
权昊情绪明显低落了,眼中转瞬即逝的失望恰恰能表达了他心中所想。“那你玩的开心点。”
在她心里,是不是马娇晨都比他重要?
这个问题一直缠绕着权昊心中。
“你赶紧去工作吧,时候不早了。”看到都十点半了,林希忍不住催促。
临走前,权昊多看了一眼林希,心中不太放心她出去玩。很想派人在她身后跟着保护着,可考虑到她会生气,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站在楼梯中间,注视权昊走远的背影,林希扫视了一眼在某角落作隐形人的陈潇,灵气眸子转了转,飞快的走到她的衣帽间。
权昊出门还没半个小时,林希打扮好后就跟着出门了。
陈潇本来在训斥佣人,一见到自家小姐光鲜亮丽的开着法拉利从车库出来,看样子似乎准备去约会,他立马飞奔走到车旁。“小姐,您准备去哪里?”为防止自家小姐上次无故去玩到忘记回来了,问清她去哪里很有必要,到时找人也方便点。
摘下炫酷的墨镜,林希唇瓣的笑意越来越浓,心情好的她此时不觉得陈潇很罗嗦。“马娇晨的私人院子。”
“小姐去哪里干嘛?”刚说完,陈潇就想扇自己几个耳光,怎么不把问题加以修饰就说出来了。看到自家小姐眼中没有恼怒,他谄媚的笑起来,“我是说,小姐您去马小姐那里有什么事吗?”
“一群闲着没事做的二代聚在一起,你说能干嘛?”
陈潇微眯起眼眸,想想也觉得是这样的,配合的点点头,“那您什么时候回来?”把这话说出来,他想把自己灭了,小姐眸中隐隐有些火苗,他立刻改口。“我是说,今晚要不要准备您的晚餐?”
“不用了。”回答完最后一个问题,林希懒得理会陈潇,脚下一用力,便离开权家了。
远去的法拉利,陈潇看得一阵忧伤。
马娇晨现在已是几家上市公司的总裁兼董事,交际圈很广,几乎什么人都有,不过在天朝,再有钱的人比不上有权人这是铁打的事实,即使她的个人财产不是很多,也不足以上什么富豪排行榜,但红色子弟的背景令她在商界地位是非常高。
今天她在她的私人四合院里举行了聚会,所谓聚会,不过是扩展人脉的手段。林希的到来,她非常开心,在核心圈子里,谁不知道,林希就是代表着权少,她亲近的人,旁人也要给三分面。
看着院子里形形色色的人,林希唇角勾起一丝笑意。
“林希,你也来了。”肖晨捧着一杯红酒往林希身边走来。
“她办的聚会,我当然会来。”林希眉眼弯弯的,没有往日不可亲近的气息。
“林希。”凌灵看到林希现身后,很惊讶。因为凌茜茜的关系,现在林希对她的态度是越来越冷淡了,再不加紧和林希之间的友好关系,她心中的主意就会永远无法达成。
凌家在政界虽是失势了,但在商界还是很有影响力,作为生意人的马娇晨当然邀请了这个凌家大小姐。
看到凌灵,林希不咸不淡的应声。
随着林希的到来,在这个院子里和她认识的人都来和她打招呼,很快,她身边就围了一大堆人,如是众星捧月般的受瞩目。
柳树下面站着的凌若依,一双水眸紧紧盯着林希看,红唇紧紧抿着,宛如是不悦般。想到自己姐姐被废掉的一双手,她心中涌出不能让人发觉的恨意,双手用力握紧,尖锐好看的指甲都快嵌入掌心里了,身上散发着戾气。
同样正在柳树下面看林希的沈景琦,帅气的脸庞上被金黄阳光照耀着,身着白色西装的他犹如是天上降落的天使般。看到她勾起的唇角伴随着一丝不耐,他轻笑,昨天不愉快的场景全部消失。
当林希离开原地处,他迎面走过去,低沉迷人的嗓音响起。
“你好,我是沈景琦,沈氏集团的总裁。”
------题外话------
为了防止有些亲误解,我在这说一下~
此文框架在一百万字左右,我现在才写了十一万多字,都还没让女主不讨厌男主,连心理变化都没有写,让女主过早的接受男主,我还写什么,直接写婚礼打上完结二字结局算啦,然后皆大欢喜,我写新文去~
这不是全宠文,是宠文和女强文的结合~
那些表示讨厌女主的,请尽情讨厌~
第050章 宣示主权
林希看到这张满脸春风的帅脸时,眼都不眨一下,目光立即转移,直接跨步走过去,这等姿态是彻底把沈景琦无视。
沈景琦脸上的笑意凝结,敛去眸子里的喜悦,伸出的右手维持原来动作,他转身看着和他擦肩而过的林希,神色有些落寞。
“林希,沈景琦和你打招呼,你怎么不理他?”马娇晨恰巧看到倆人奇怪的场景,林希一脸的淡漠,她看了觉得奇怪。
“为什么要理他?”林希唇角嘲讽翘起,冷冷反问道。她找不到理由理睬他,不过是已经在她世界抹去了的人,她没必要再去认识。
“你跟他是第一次见面吧?”马娇晨认真端详沈景琦。他是她新认识的生意人,沈氏集团是近五年崛起,短短五年内在沈景琦的经营下,集团资产已达到五百亿以上了,这样的商界新贵,对她有帮助,所以她才把他邀请来这个聚会。
“林希和我表哥当然不是第一次见面。”在一旁的肖晨,听了两人的对话,见林希没有回答马娇晨的意思,他替林希回答了。
什么!马娇晨表面上似乎没有值得好惊讶的,心里却是震惊了,要知道平时权少不允许雄性生物在林希身边出现的,而肖晨因为林希关系不错,顾及到林希也需要朋友,权少才没对他下手,可这个沈景琦是怎么跟林希认识的?这需要告诉权少吗?权少知道了,会灭了沈景琦吗?
一连串问号在马娇晨头顶冒出,想得越多,她纠结了。
“林希和你表哥是怎么认识的?”马娇晨眼角余光瞄到林希面无表情,八卦心起,她还是把这个问题说出口。
“马姐,能不要这么八卦吗?”肖晨笑笑,拒绝回答。
“马娇晨,有喝的还堵不上你的嘴啊。”林希的长腿轻靠在桌边,她随意的拿了一杯香槟递到马娇晨唇边,语气中带了丝不可拒绝的命令。
目光在沈景琦和林希身上转来转去,马娇晨拿着香槟,微眯起眼眸,发现了一点不对劲。林希对沈景琦是厌恶的,为什么沈景琦的眼神是夹杂着一丝悲伤看着林希?这两人之间是不是有点什么?
“林希,你还在对昨天的事情生气吗?”良久后,沈景琦再次踏步迈向林希身边,温文尔雅的外表如翩翩佳公子,狭长魅惑的眼角轻挑起,悲伤被他隐藏起来。
林希不拿正眼看着沈景琦,目光落在柳树上,她觉得很可笑,冷笑一声。“我有什么好生气?”她有什么好生气,现在被权昊护着,衣食无忧,过着优渥的生活,偶尔被权昊一些过分的行为气得半死以外,她过得很好,好得快要忘记以前的任何事。
沈景琦幽深如海底般的眼眸直直注视她,浓眉拧了拧,压抑住心底涌起的悲伤,心如刀割是对他现在最好的形容。她不承认是希儿没关系,只要他认定便行了。
抿了抿玉唇,他浅笑,“对不起,前几次是我不对。”
在她记忆中,他是一个不会道歉的人,如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