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权少溺宠,娇妻难养〗第13部分

今他对她说对不起。说不惊讶,那是假的。或许是太过惊讶,她眼中流露出的鄙夷泄露了她所想,因为鄙夷微扬起秀眉,眉宇之间那抹倨傲显得那么清晰可见。
“看来你今天吃药了。”沉默半响后,她淡淡讽刺道。
肖晨呈石化状,眨着双眼,不敢置信的看他表哥淡笑的表情,他微张开嘴巴,随即紧皱着眉头。
“鉴于前几次见面的不愉快,我重新介绍一下自己。”她的讽刺,沈景琦半点影响都没有,他甚有风度的扬起微笑,伸出右手,“你好,我叫沈景琦,沈氏集团的总裁。”
垂下眼睑,看着这好比女子白皙细腻的手,林希微微拧头。“装模作样我实在是不喜欢。”她不是十六岁、十八岁小女生,更不是处于爱做梦的年纪,她心理年龄已经二十五了,或者说对于十年前的她,他这般的微笑是天使的微笑,十年后的今天再看,她感到恶心。
沈景琦抿唇一笑,令在场的人看不懂,为什么被讽刺了还能笑出来?
林希拿着一杯香槟,浅浅喝着,站在她身旁的沈景琦,她宛如没看到,当他空气般透明,他专注认真的眼神对她来说毫不影响,那颗还在跳动的心再也没有当年狂跳的感觉,一切淡漠安静。
垂眸注视她,他心中划过暖流,这般宁静美好的画面,仿佛只存在他的记忆里。曾经珍贵、他没有珍惜的画面如今重现,他如拾回珍宝般想要好好呵护。
她的身体虽是换了,可她还是希儿。
或许对他们来说,希儿换了身体是一件好事。
一个淡漠,一个浅笑,马娇晨看得着实觉得诡异,无声的走开,顺手打了个电话给权昊。
工作有些心神不宁的权昊,一接到马娇晨的电话,急忙忙的开车赶来。刚踏进四合院门口,他就看到希儿和沈景琦站得很近,犹如是一对闹别扭的情侣般。
周围瞬间弥漫醋意,权昊咬紧牙,沉稳的步伐有些乱了走到林希身边。“希儿,怎么喝香槟?”
关心的话语响荡在院子里,引得众人张望是谁说这话的,当看到是权昊时,他们脸上的巴结已露出,碍于权昊注意点在林希身上,他们不敢上去接近他。
沈景琦看到权昊那一瞬间,面色瞬变,眸色阴沉。
希儿,这个称呼在曾经来说,是人人都可以称呼的。
希儿现在的身体叫做林希,权昊称呼她为希儿,如此亲昵的叫法足以知道她在权昊心目中有多重要。
认识到这一点,沈景琦紧紧抿着唇,俊脸上有种说不出的阴郁。
都不用看发出的声音是谁,她就知道是权昊来了。咽下口中的香槟,她淡淡道。“挺好喝的,所以就喝了。”看到眼神有些闪躲的马娇晨,她不用猜了,也知道是马娇晨打电话叫权昊来的。
扫视眼台上的香槟,权昊眸色微变,心中记下了。
他大手揽上她的肩膀,倆人亲呢的姿态,引来不少人注视。
沈景琦看到权昊的不屑时,紧握着双手,牙齿咬得咯咯响,怒火熊熊烧着。在他看来,权昊揽着林希的动作,是在向他宣示主权。
林希有些不喜,碍于在这种场合,她也没有甩开权昊的手,任他揽着。
第051章 潜在情敌
冰冷的目光流连眼前倆人间,沈景琦唇角翘起不悦的弧度,说不清是讽刺还是妒忌的他怒中烧火,淡淡道。“权少和林小姐的感情真好,就算是亲兄妹也未必能像你们这样。”
权昊的手依旧亲密的揽着林希的肩膀,没有为沈景琦的话语而感到恼怒,眼眸闪过一丝深幽光芒。
林希放下手中的香槟,眉梢稍有不悦的扬起,俏脸如是敷上了一层薄薄的冰,皱紧的眉头蕴含着淡淡的怒气,“我和权昊感情好不好,关你什么事?莫名其妙。”
“药,记得别停。”在众人讶异之际,林希犹如是为沈景琦着想的说道。
看着表情都凝结,眼中只剩下不敢置信的沈景琦,在一旁站着的马娇晨竟然觉得心中有一阵快感。看林希对沈景琦这种态度,证明先前是她多想了。也对,一个十五岁什么都不缺的女孩,怎么可能对一个二十八岁的男人起了兴趣。想到这点,她有点担心的望了一眼权昊,话说权少今年都二十五了!
权昊俊脸上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深邃幽深的眼眸中闪现着点点光芒。那颗不安的心不得愉悦,那一丝担心也没有了。
沈景琦惊愕过后,狭长魅惑的眼眸眨了几下,耳边还在回荡着她的话语,呼吸突然变得急促起来,寒意从手心里传到心脏,血液瞬间逆流,他不敢相信这是她说出来的。
“林希,这位沈总是你朋友吗?”马娇晨看出了林希很不喜欢沈景琦,所以她故意问道。
冷眼扫了一下马娇晨,林希有些不耐,“什么朋友,别乱说。”
明明是一句很淡的话语,却是化作了利刃,狠狠的插在了沈景琦的胸口上,他紧抿着唇,面色变了。
斜睨一眼面色越来越不好的沈景琦,马娇晨心中就大为疑惑,眼神闪烁了一下,选择继续问道。“可我看你和沈总好像很熟悉的样子,真不是你朋友吗?”这个沈景琦对林希态度那么奇怪,要知道林希是权少未来的妻子,她发小的妻子决不能容许他人惦记。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成哑巴的。”熟悉两字,惹起了林希的怒意。
马娇晨装作很受伤的捂了一下胸口,“林希,能不讽刺我吗?”
“再说下去,就不是讽刺了,而是人身攻击了。”林希拧紧秀眉,冷声道。
Ok,看到林希有生气的迹象,她也得到了她想要的效果。马娇晨知道见好就收,撩拨一下额前垂下修饰脸型的秀发,她嫣然一笑,“你们慢慢聊,我去招呼客人。”
马娇晨转身那瞬间,特地瞟了一眼权昊,唇角露出一抹得意的笑。
来这里见到沈景琦,她已经有点不爽了。垂眸注视着搭在她肩膀上的大手,她不着痕迹的皱皱眉,轻轻拿开权昊的手。
“林希,你就这么讨厌我吗?”沈景琦调整心态,满是自信的微笑道。
不等林希回答,权昊抢先替她答道。“我家希儿,对于一些莫名其妙的陌生人一向都是讨厌的。”
沈景琦冷笑一声,眼中溢出讥讽的笑意。“据我所知,林希和权家一点关系都没有,怎么可能是你家的?”历经三年,他才找到希儿,绝不可能放手。
四周空气如是结冰了般,寒意在每一个人身上蔓延。
“权昊说的没错,我是权家的二小姐,怎么就不是权家的了。”林希语气一转,瞬间犀利起来。“沈景琦,我们只是陌生人的关系,这些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你瞎操心什么?”
对待厌恶的人,她不介意借着权家的权势去打他们的脸。
沈景琦一时语噎,脸上的笑意褪去,心脏那无形的利刃变成了两把。
心中的紧张和担心全在她的话语中消散而去,权昊眉眼中都透着暖意,专注而神情的目光注视着她,唇角情不自禁的翘起,眼眸中满满都是她。
转身不去看沈景琦那脸上深掩着的受伤,她一步一步往马娇晨身边走去。“我先回去了。”
马娇晨也猜到林希不会久留,她扬起微笑。“嗯,改天再约你。”
林希离开之前,眼中含着讽刺的睨了一眼沈景琦。以往已过去,如今再想找回,迟了。
权昊眉眸含笑,快步跟上她。
看着倆人并肩而行,沈景琦一张脸乌云密布,阴沉得可怕。
肖晨手拿着一杯红酒,忘记了要去喝,他直直看着林希离去。林希的身影消失不见,他转眸看着自己的表哥,垂下眼睑仿若想掩盖心中所想。
站在另一旁的凌若依和凌灵,四目注视着林希的离去,眉眼间隐隐闪过一丝不知名的东西,她们的手微微握紧。
林希是有开车来的,可权昊怎么说都不让她开车,硬拉着她上了他的车。
狭小的车中,她的身上气息扑鼻而来,他抿唇一笑。
“希儿很讨厌沈景琦吗?”
无聊看着窗外风景的林希,闻言后,有些惊讶的扬眉,“可以这么说吧。”讨厌沈景琦在五年前,她是怎么也不会想得到的,现在她讨厌他,不得不说,世间的事情就是这么奇妙。
他像是吃了蜜糖般,从口腔中就开始蔓延着甜。
与此同时,付长青看着桌上的一堆照片,照片中的帅气男子,她怎么看怎么碍眼?要不要她动手处理一下?
第052章 景琦纠缠
冬天的阳光格外温暖,林希静静的坐在湖边,晒着阳光浴,美眸闪现点点光芒,仿若最珍贵羊脂玉雕琢而成白皙无暇的小脸泛着笑意。
平静湖面上飘散着樱花,微风吹来,她的一头秀发被吹乱。
“林希。”一声包含着太多太多的叫喊此时响起来。
交叠着的双腿松开,林希拧头看来人,看到是沈景琦时,她皱紧眉。
沈景琦迈起仿若有千斤重的步伐,缓缓往她身边走来,居高临下的注视着她俏丽脸蛋的冷漠,他的心犹如被无数的针刺伤,玉唇微微颤抖。
林希眨了眨眼眸,没有抬眸去看沈景琦,视线定定凝视着清澈的湖面。“沈景琦,你还真是神出鬼没。”
沈景琦自嘲的笑笑,坐在她身旁,学她一样注视着湖面。“为什么你就不能承认你是希儿呢?”很想装作云淡风轻的语气,却是装不出来,话语中带了一丝悲伤。
“因为我是林希,不是你口中的希儿。”
沈景琦毫不意外她会这样说,翘起唇角,浅浅泛着自嘲的笑容扬起,似是自言自语又似是对着林希道。“我口中的希儿,全名叫做林希儿,和你的名字只有一字之差,今年二十五岁了,三年前因为一次意外,她死了,而你林希从三年前开始,就开始改变了性格,和她的性格几乎一模一样。”
林希当做没有听到,依旧注视湖面,仿佛这些话语荡漾不起她心中的涟漪。
“你知道她是怎么死的吗?”沈景琦好像是说来劲了,嘴角那抹笑意显得那么凄凉又那么自嘲。
“怎么死的?”林希转眸与沈景琦对视,淡淡的问道。
“她是从高空中摔下来摔死的。”
“真是不幸。”林希表现得就像是个局外人般,淡然的语气根本就看不出她是被摔死的那位。
“是啊,真是不幸。”沈景琦顺着林希说下去。
对话结束,两人都不再说话,只是安静的注视湖面。
他们的身后一直站着一个人,凌灵淡漠的眸子注视他们的背面,双手紧紧握紧,指甲嵌进了手心里,鲜血流了出来,她丝毫不知,紧咬的贝齿泄露了她心中所想。
“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叶子,也没有完全相同的人。”沈景琦很享受这种时光,彷如回到了当年青涩的少年时代。
“你知道就好。”林希目不斜视的回一句。
“你知道吗?人死了可灵魂依旧还在。”
“现在是新时代,迷信可不好。”
“现在多得是不能用科学解释的事情,肉身虽不在灵魂却未灭,我一直相信。”
“那你赶紧去死吧,看我能不能见到你的灵魂。”
“希儿,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无情,你的心怎么就捂不热呢?”
“捂不热关你什么事?”
这刻,林希都有点忘记她是林希的事实,而不是林希儿,听到沈景琦叫她希儿,她条件反射的回一句。恰恰是她一句话,让沈景琦看到了希望,不管是几年前还是如今她的回答依旧是一样的。
“你的心扉依旧紧闭,为什么你就不能对我打开心扉?”
“你今天忘吃药就赶紧吃药,问这么无聊的问题,你也不嫌无趣。”
“为什么你还是这么自私呢?”
“首先我不是什么林希儿,我只是林希,我自私不自私的问题就不用你去担忧,再说人本就是自私的,以后别说这种蠢话了。”
沈景琦笑了,笑得那么肆意,“重生的事情对你来说,要承认就这么难吗?”
“科幻片看多了是吧,你的脑子不好使,我说了几百遍了,我不是林希儿。”林希再次重复道,眉梢扬起。
“那你能解释一下,为什么你的行为和你的性格都这么像她吗?”说完,随即沈景琦靠近林希,恰好她拧头,她的脸庞和他的脸庞正正对着,他可以清晰看到她的眼眸。“世界上外表一模一样的人多了去,但是性格却不能一模一样。”
近在眼前的俊脸,林希无奈,率先站起来,“你爱怎么认为就怎么认为吧,随便你。”
手极快的抓住了她的手心,沈景琦同站起来,神情激动,“为什么就不能承认,你难道就永远看不到我的痛苦吗?”
“放开。”林希冷声呵斥。
“希儿。”沈景琦如是乞求般的叫道,眼中露出的悲伤不能掩盖住,内心的伤痛赤裸裸的展现在她面前,晶莹的泪光浸湿了他的眸子。“我找了三年,终于找到你了。”
以往一直是高高在上、永远是高傲的姿态俯视众人的沈景琦,如今变成这般模样,林希除了不敢相信,内心坚守的那层障碍正在一点一点褪去。她转开目光,任他抓着她的手,他滚烫的温度仿若烫伤了她。
“沈景琦,我不知道林希儿是你什么人,不过她既然去世了,你得学会接受她已不在,而我是林希,不是林希儿。”她的心就然坚硬,但语气却是放柔了,似乎是安慰他。
沈景琦不说话,逼回眼眶中的泪光,拉着她上车。
“你干嘛?”林希挣扎不了,冷声道。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说完,沈景琦利落的关上车门,车子绝尘而去。
在树林中一直隐藏自己身影的凌灵,手上的手机一直亮着,屏幕上的照片精彩而又美丽。
“沈景琦,你停车。”看着窗外一闪而逝的风景和被甩在身后的车辆,林希急了,怒意也上来了,口吻冰冷。
沈景琦不发一言,不管她如何,车往目的地开去。
林希见下车无望,只得接受。
半个小时后,车停下了,沈景琦为她打开车门。
双脚刚刚落地,她就看到了刻在墙上的天堂墓园四字。“你带我来墓园做什么?”
这里可谓是帝都最好风水的地方,也是权贵下葬的墓园。
沈景琦没有回答她,拉着她的手就往里面走。
冰冷没有生气的墓园,林希深深的不喜欢,路过的墓碑也看得她心中发凉。
最后沈景琦停在一个墓碑前,他放开了她的手。
“这是我四年前来不及对你说的话,现在我希望你能看到。”他每当看着墓碑上的照片,疼痛蔓延全身,他恨!
林希往那块墓碑上看去,犹如是被雷劈了般,霹雷响在她的耳边,她瞬间失神,久久不能正视那块墓碑。
敛去眼眸中的淡漠,她的眼睛有些发热。
“希儿。”她的反应,他看在眼内,他欣喜的叫她。
抬眸注视沈景琦,林希觉得她已经词穷了,抿着唇,不知说什么好。
身体欣喜得有些微微颤抖,沈景琦张开双手,把她拥在怀里。
久违的体温是他渴望的,他的脸埋在她脖间,贪婪的闻着她身上的气息。“希儿。”
全身僵硬,她没有拒绝这个拥抱。
赶来墓园的权昊,远远就见到倆人拥在一起,面色发白,呼吸急促,心中的血一滴滴滴落。脚步如是生根了一样,他艰难的往她所在方向走去。
“希儿。”权昊声音有些哽咽。
听到熟悉的叫声,林希用力推开沈景琦。
看着权昊,她皱着眉,“你怎么来了?”
“你不是说,你讨厌他吗?”权昊忍着心中巨大伤痛,薄唇隐隐颤抖,他捂住心脏处,痛苦不堪问道。
沈景琦嘲讽的笑了,“她要是讨厌我,你也一样。”
权昊的面容微微狰狞,咬紧牙齿,目光落在他们面前站在的墓碑上,看到那五个字,眼眸瞬间睁到最大。
------题外话------
这是最后一章公众章节,明天这文就上架了。
说实话,我一个字的存稿都米有,早上发的章节都是前一晚写好的。
上架后,有新读者加入,也有读者离去,我不能阻止你们的去留。
矫情的话,我向来不喜欢说,愿意支持下去的就继续愿意支持下去,不喜欢的请默默离开。
我是一个朝九晚六的上班族,码字只能在晚上码,我码字不快,一个小时也就两千字左右吧,上架后我只能保持更五千左右,万更,嗯,明天可以。
感谢一直支持我的亲们,最后祝大家看文愉快!
第053章 爱我好吗
“沈景琦,你不要乱说话。”林希看到权昊不对劲,面色冷漠呵斥道。
爱妻林希儿,五字赫然刻在墓碑上。
“林希儿。”权昊低声呢喃,随后抬眸注视林希,“希儿,和我回去。”
已消失的不安全都涌上心头,沈景琦给了他危机感。
“希儿。”沈景琦拉住了她的手腕,不肯让她离去。
眼眸中烧着熊熊烈火,权昊紧紧盯着沈景琦。
“沈景琦,我说了,我不是林希儿,你带我来看这种东西不能更改我是林希的事实。”林希无情的拨开沈景琦的手,淡漠道。
林希任由权昊牵着她的手,倆人并肩往门口走去。
注视她渐远的背影,手无力垂下,泪水刹那间在眼角滑落。在她面前,他所有的骄傲都放下,却始终换不来她一个回眸。
回到权家,林希的脑海里很乱,一直想着在墓园看到的字。
她心神不在的模样,他看到,心在滴血。
“希儿,你在想什么?”
她连眼皮都不抬,似没有听到他说话。
“希儿。”
他提高音量叫她,却换来她一个冷眼。“干嘛?”
“你是在想沈景琦吗?”他压抑着怒意。
眼底掠过一丝不悦,林希不耐烦的回一句。“我想谁关你什么事?”
“你前几天才跟我说你讨厌你,而现在呢?”她不耐烦的语气引发了他的怒意。
“莫名其妙。”从沙发上站起来,林希皱紧眉。
“对你来说,我永远都是那么莫名其妙吗?”
“懒得跟你说。”她冷冷扔下一句话,向二楼她的卧室走去。她的心很乱,那五个字给了她太多的震撼,她需要好好整理一下她已乱的心。
“林希。”权昊近乎咆哮的叫她名字,换不来她的回眸。
心在下沉,他世界那一丝光明被黑暗驱逐。
全身都在发冷,他跟上她脚步,想阻止她的步伐。
“林希。”他冷冷叫着她的名字,紧抿的薄唇透露出他太多的怒意和醋意。
相比他的怒意和醋意,她显得冷漠多了,一声不发,想绕过他身旁,回到她卧室。迈开步伐那一瞬间,她的手被他拉住。
“今天的事情,你不觉得你要好好跟我解释一下吗?”他神色冷酷,咬牙切齿道。
“有什么好解释,你不都是看到了吗?”
“正是因为我看到了,你才要解释。”
“没什么好解释的。”
她凉薄的语气太伤人,他嗤笑一声,随即把她拉往他卧室。
砰一声,他彷如把怒意都发泄在关门上。正好经过的陈潇,吓得浑身一震,目瞪口呆的,这又是发生什么事了?
关上门后,她被他压迫在门上,他的胸膛很烫,贴在她身上。
“我是不是太纵容你了?”他双手握着她的手腕,不让她有反抗的机会。
他的脸近在咫尺,他呼出的气息喷洒在她脸上。她拧着秀眉,抬眸与他注视,“放开。”
“希儿,你真是一头养不熟的白眼狼。”他自嘲道,身体越发用力贴近她,她身上的体温令他很舒服,可心中的怒火依旧浓烈。
她唇角溢出一抹讽刺的笑,感受不到他身上的怒意,“三年前你就应该知道的事实,现在才领悟是不是晚了点?”被扰乱的心,沈景琦的身影紧紧缠绕在她脑海里,这一切令她很不舒服。如今他的话语,更是让她不悦。
薄唇咬紧,血丝溢流,他看着她的粉唇,狠狠吻上去。
他的唇,是微凉的,就像他手指、面颊的温度一样,比普通人的温度更低一些。当他的唇贴上他唇瓣的那一霎那,她的心脏在狂跳着,几乎就像是要跃出了嗓子眼。
唇,在轻颤着,是他,还是她?
她的鼻尖,尽是他的气息。
他的双手猛地环住了她的腰身,牙齿猛地咬住了她的下唇瓣。
唇上顿时传来了一股刺痛感,令得林希蹙起了秀眉。
很痛!就好像是要把她的唇瓣生生咬掉一样。
她不敢动,美眸流露出不敢置信,身子僵硬着。
他吻了她,这个如是晴天霹雳的事实,她一时半会接受不了。
“希儿,我喜欢你”他的牙齿终于松开了她的唇瓣,清冷的声音低低地说着。
喜欢她?!一瞬间,她的身体颤栗了起来。
他的话语太过让人震惊,她的思绪都被震飞了。半响后,她眨了眨双眼,他的脸庞突然变得陌生起来。
皱皱眉,咽下因为震惊的口水,她突然口干舌燥。
他轻抚着她的脸,让她双眸与他对视。“本来我还想你太小,不能和你说,可如今,我再不说就晚了。”
脸传来的温度,她用手捂住他游移在她脸上的手,“权昊,你开玩笑吧?”
心紧了起来,他专注而深情的目光紧紧注视她微小的变化。“我不是在开玩笑,我是认真的。”
“别玩了,你怎么可能会喜欢我?”她拨开他的手,皱着眉不悦道。心里压根就不相信他所说的,他喜欢她?!想想就觉得恐怖。
他苦涩的笑起来,薄唇再次吻上她的唇,舌头撬开她的贝齿,用力吮吸她的香甜,这香甜如罂粟般会让人上瘾,双手紧紧环着她的柳腰。
吻,使他沉沦,这就像是个美好的梦境,他舍不得醒来。
他的舌在她口腔中搅拌,她如是受到惊吓般,忘记了挣扎,被逼接受这个吻。
历经三十秒后,他停止了这个吻,唇瓣靠近她的耳畔。“现在你相信了吗?”
没有欣喜,只有惊吓,林希急着想要推开他。
“希儿,你不能接受吗?”他把她压在门上,不让她挣扎。
他的额头抵着她的额头,垂下眼睑,看着她眼神的变化。
“你说对了,我不能接受。”他滚烫的身体贴在她身上,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了。接受权昊,想想就吓死她了。
他抬起下颚,蜻蜓点水般轻轻的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我给时间你接受,不要让我等太久。”充满了无限爱恋的话语不自觉带了一丝乞求,他害怕她的拒绝。
她抬起手,把他的脸推远点,不敢直视他的眼眸,她怕看到她不想看到的。“不用给我时间,我不能接受你。”
“为什么?”他双手还是环着她的腰,不肯放手。
“没有为什么,只是不喜欢罢了。”她用力的想拨开他的手。
“你现在太小,是不能接受我,我会等你长大。”他深邃的眸子真诚而认真。
俏脸苦巴巴,她现在想哭。
她能理解三年前他把她弄来他身边,就是喜欢她吗?!
“你是有钱有势的权少,我受不起你的喜欢。”事到如今,还能怎么办,只能贬低她自己了。
三年前她怀疑过权昊是个恋童癖,可她没想过他会喜欢她啊!
“有钱有势又能怎么样?能买来你的喜欢吗?”他自嘲说道。权家人不管多厉害,都逃不过爱上命定之人的宿命,如今,他遇上了她,已逃不开。
这个事实让人心惊胆跳的,她微微低下头,唇角正在抽搐。
“好吧,你先放开我。”逼于现实,她只能这样说。
“好。”他慢慢松开,俊脸上扬起幸福的笑容。
她摸了摸下巴,对他一笑,随即转身,想打开门离开。
他想,他这辈子已经无法逃开。
在她打开门那一瞬间,他从背后拥着她。“希儿,你不会让我等太久的,是吗?”
身体瞬间僵硬,她脖间传来他的温度,换做平时,冬日里他的怀抱对她来说很温暖,但现在,除了惊吓还是惊吓。
“对,我不会让你等太久。”她哭着脸,很没骨气的答道。这个时候她根本就不敢挣扎,她不敢说什么刺激他的话语,谁知道他会不会发什么疯?
“希儿,你真好。”得到想要的答案,他眉眼流着淡淡的笑意。
好什么好?她不想的好吗?这诡异的场景就是为了吓死她吧?
松开双手,他注视她的离开,心划过暖流。
关上他卧室的门后,她背靠在门上,拍打太过震惊的心脏。
“小姐,您这是做什么?”陈潇从他们进去后,就一直站在门口,等待着自家小姐出来,他隐隐约约听到了什么。
“没什么。”说罢,她打开她卧室的门,走进去。
陈潇跟着,看自家小姐惊讶过度的表情,他猜到了。“小姐,是不是少爷向您告白了?”
被陈潇猜中,林希没有好面色,“关你什么事?一个管家做好你应该做好的事情就行了,多管闲事没什么好下场。”
“小姐,不,相信不久的将来,我要改口叫你少夫人了。”陈潇略有调侃,当看不到自家小姐恼怒的表情。“其实小姐
”去死吧你。“林希拿起抱枕就往陈潇身上砸去,”马上给我滚。“
软绵绵的抱枕砸在身上,陈潇感觉很舒服,看到自家小姐的怒目,他识相的滚了。嗯,现在他还是不要打扰自家小姐,让小姐一个人独处,慢慢消化这个令她不敢置信的事实。
躺坐在沙发上,怀里塞了一个抱枕,她几乎想把脸都埋在抱枕里。脑海里乱糟糟的,很混乱,今天的事情都刷新她对他们的认知。
爱妻林希儿五个字如同刻在她脑海里,沈景琦痛心欲绝的脸挥之不去,权昊的告白,这一切令她狂躁不已。这都什么事啊?!神啊,请告诉她,这都该怎么办啊?
一个下午,林希纠结躺在床上滚来滚去的。
门被权昊打开,他浅笑看到她在床上滚来滚去,”希儿,怎么了?“
以前没觉得这个希儿蕴含了什么,如今一听这个亲呢的称呼,林希顿时想泪流满面,她以前是有多迟钝啊?
”没什么。“林希从床上爬起,不想多看权昊一眼,她现在纠结着。
是一下子接受不了他的爱吗?权昊心中有这个担忧。
他走到她面前,伸手轻抚着她的额头,她的体温没有变化,”希儿。“
林希拨开他的手,”干嘛?“
”和我一起回本宅吃饭。“
”哦。“林希兴趣缺缺的应一声,心里还是纠结着。
晚上,她怀着纠结的心情去权家本宅吃饭。
一轮半月挂在天空时,她和权昊才回到家中。
期间权昊对她的各种体贴入微,差点没吓死她。
以前不觉得权昊的行为有多暧昧,如今再看权昊的行为,这人简直就是把她当做是童养媳来养。两条宽面条泪很想落下去,她真是迟钝死了。
摸着被他吻了一下的额头,林希愣住了。
他口中晚安两字,她白眼都要翻出来了!
躺在床上,淡粉色的天花板看得她心慌慌的,过了许久,她实在是睡不着,满脑子都是白天的场景,她郁闷得从床上爬起,光着脚在房里走来走去。
”这该怎么办啊?“烦躁不已的她,用力挠了挠脑袋,自言自语的。
叉着腰看着黑漆漆的窗外,她很想一跃而下,然后离开这里。可是想到隐藏在暗处的暗卫,这个想法消去。
过了三年安逸日子,突然来这么一惊吓,她想安逸下去都不行啊。离开的话,以权昊的权势,找到她那是迟早的事情。不离开,当童养媳!妈呀,杀了她吧,她真的不喜欢权昊啊。
现在不仅有一个让她头痛的权昊,还有一个神经病一样的沈景琦,这是天要亡他的节奏吗?该怎么办?!
与此同时,她对面卧室中的权昊,唇角含笑正在梦乡。
同一城市另一边的沈家,沈景琦身边全都是各式各样的酒瓶子,他手中拿着一瓶烈酒,不知是何味的狂喝着,酒水洒得他衣襟到处都是,他本以为心很早以前就已经麻木了,想到希儿三年前逝去,她重新附生在一个新身体上,可她不肯承认她就是希儿,这个事实,疼得他无法呼吸。
若时光可以倒流,那该有多好,回到四年前,一切都会改变,可惜却不能。
——分割线——
纠结了一晚上的林希,睡得不好的结果就是浅浅的黑眼圈围着她的眼眸,精神有些萎靡。
她醒来的时候,权昊已经不在家中了。
捂着小嘴,她双眼朦胧的踩着楼梯下楼。
”小姐,早!“陈潇的精神很好,满脸笑容的向林希打招呼。
”早。“拿过陈潇已为她准备好的包包,纯净眼眸里蒙上了水雾,她淡淡回应道。
”小姐,少爷交代,我一定要送您到学校。“陈潇手中的车钥匙并没有交到林希手上,他要完成自家少爷交给他的任务。
水雾立即褪去,利眼横了一眼陈潇,林希唇角微扬起,伸手把陈潇手上的车钥匙拿走,有些漫不经心的道。”如果你要送,那就开车跟在我身后就行了。“
开车跟着小姐!陈潇的双眉拧在一起。在权家,谁不知道小姐的车技很好,李胜开车都被她甩掉,他这半吊子开车不用跟了,三分钟之内铁定被甩掉。
”小姐,别为难我好吗?“陈潇苦巴着脸,可怜兮兮的乞求。
没睡好导致心里有些烦躁,林希不喜的扯了扯袖扣,”拿天价的薪水,那就要承受我的刁难,你爱跟不跟。“说完,她利落的往门外走去。
陈潇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