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权少溺宠,娇妻难养〗第15部分

昊一没生病,二没吃错药,白天时还惹毛她,现在跑来跟她睡,找抽吧。
“我就是神经了。”权昊厚颜无耻的承认了,就像黄博说的,要想得到希儿的心,不厚脸皮怎么能行。
“现在大半夜的,我不想跟你吵,你识相点就赶紧滚。”也不知是谁教权昊厚脸皮的,想权昊以前就是一傻×样,现在,靠!
权昊用手梳理了几下林希的秀发,关怀道,“很晚了,你需要休息了。”
林希不悦抿唇,眼刀甩了不少在权昊身上,“你要想在这睡就在这睡。”话音刚落,她往门外走去。权家大得很,不在这睡,她可以到别的房间睡觉。
“希儿。”权昊拉着她的手,使用哀求政策,“陪我一晚好吗?”
“不好。”考虑都免了,林希直截了当拒绝。
今天是十四,他心中的空虚如同化作了无底洞,他怎么都填不满,只有她才能填满空虚。
“希儿。”他的脸凑近她的脸。
林希往后退一步,“白天做了什么,你好像忘记了,我气还没消呢!”言外之意就是,哪凉快滚哪去。
“对不起。”
又是对不起,听着烦。林希指着门外,“你可以滚了。”
“不可以。”随着话音刚落,权昊动作极快的抱起她。
被抱在权昊怀中的林希,怒火更旺盛了,“权昊。”由下而上看到的俊脸,怎么看就怎么碍眼,她拳头都发痒了,恨不得一拳砸上去,让你丫死不要脸!
她身子发着淡淡清香,鼻间都是她的味道,他贪恋的多吸了几口,她的怒他没有看到,只顾把她放到床上。
刚躺在床上,林希还没来得及坐起来,手快的权昊拿起被子盖在她身上,他也躺下,双手紧紧扣住她的腰,感受到她的体温,空虚感立即被填满。如同哄婴儿般,他轻声细语的。“希儿,乖,睡觉。”
海藻般的秀发凌乱散着,她的脸对正他的脸,“权昊,你放开。”
以前的经历告诉她,她要是这样睡觉,明天起来肯定腰酸骨痛。
他的下颚埋在她脖间,涉趣她迷人的气息,稚气的道。“不放,就是不放。”
真是没气了,该死的权昊。
“权昊,我数三声,你马上给我放开。”她与他亲密的贴在一起,除了不舒服更多有不爽。她定定凝视他的双眸,冷声数着数,“一,二,三。”
三都数完了,权昊依旧揽着她,毫无动作。
“找抽吧你。”林希彻底怒了,用力一推,长腿踢在他的小腹上。
没有任何防备的权昊,从温暖的被窝里掉落在地上,过程实在是太快了,他眨巴了一下双眼,揉了揉疼痛的膝盖,“希儿,你怎么这么大力气?”
她掀开被子,坐在床上,居高临下的姿势俯视地上的权昊。“既然你都想找抽了,我何不妨成全你。”死权昊,皮痒了,不抽真是不老实。
“希儿,你这是谋杀未来的亲夫!”她下手的力气一点都不轻,小腹火辣辣的痛,他皱着眉控诉道。
“亲什么亲?”她拿起枕头砸在他脸上,“赶紧滚,看着碍眼。”她下手已经算轻的了,换做别人,她铁定让那人做太监。白天已经和占她便宜,晚上还敢黏着她说和她一起睡觉!不抽他怎么对得起她自己。
权昊重新审视和他同一屋檐下生活了三年的她,真没想到,她还有暴力倾向。“希儿,下次动手轻点。”
“再有下次,我让你变太监。”林希冷哼一声。
站起来,他不怕死的重新爬上床。
她微眯着眼眸,危险光芒一闪一闪的,“你还真想变太监,我不介意成全你。”话音还未落,她长腿一伸,准备攻击。
他速度极快,右手握着她的脚裸。漆黑的眸中,满满的都是她的俏脸,“希儿,很晚了,睡觉吧。”
撅起小嘴,她想抽回脚,发现抽不动,她的力气还是没有权昊大。“权昊,你…。”横眼冷瞪着他,她话音未落,她整个人被他压在床上。
一手捉住她的双手,他一手为她盖被子。躺下,他双手环扣住她的背,“希儿,睡吧。”
她现在想捶胸口,果然比力气她都赢不了她。
他睡着后气息很浅,双手还不忘放开,还未眠的她恨得牙痒痒的。睡着之前,她心里都是想着,一定要在尽快离开权家。
------题外话------
我生活作息一直很规律,晚上码字时间一直很稳定,所以更新以后都是早上的八点~
第055章 他的独占
岭林大楼顶层总裁办公室里,林希和权昊大眼瞪小眼,紧张在蔓延。
“我要回去。”恶狠狠的瞪一眼权昊,林希也不和他比斗鸡眼了,紧紧抿着粉唇不悦到极点说道。昨晚被逼和他睡,不能忍她也忍了,现在是没法忍了,为什么她要陪他一起工作!
“等我下班了,再陪你回去。”权昊勾起唇角形成一抹淡淡的浅笑。
纯净仿若小孩子眼睛的眸中闪着熊熊烈火,林希觉得自己不能再忍了,再忍下去都内伤了。骂一声“神经病”,她脚步就往外走。
“希儿。”见她怒气冲冲的准备离开,他快步跟上。
“权昊,我忍耐是有限度的,你一二再而三的挑战我的底线。”自从前天他说喜欢她后,她之前是厌恶,如今厌恶再次升级变成恼怒。白嫩嫩的双颊因为恼怒而变得绯红,明亮有神的大眼睛锐利瞪着他,抿紧的粉唇冷冷吐出“让开。”
“希儿。”权昊小心翼翼的看她脸色,轻声叫她。
“你发神经吧,我虽然没有课要上,你要工作就工作,你拉我来作陪算什么?”林希垂眸看着手上没什么攻击力的包包,非常想砸在权昊的脑袋上,让他发神经。
还有几天,就可以让沈景琦离开这个圈子,沈景琦纠缠她的原因也会查清楚,现在防止沈景琦找她,他得阻止这样的情况。这样的理由,一向不善于表达自己情感的权昊说不出口,他只得陪着笑脸。
“我前段时间过生日,你现在陪我就当是补送我礼物好吗?”思虑前后,权昊只想到这个蹩脚的理由。
瞪着他的脸蛋,她一阵气结,“我没记错的话,你生日是在六月份那时候,现在都过了这么久了,你好意思这样说吗?还有,这样的借口很烂。”
眉宇间皱了一个浅浅的川字,她不爽的移开视线,打开房门准备踏步。秀眉一拧,她猜到了后面欲言又止的权昊想要说什么,“你敢叫人装追踪器或者是派人跟着我,等我回来,有你好受的。”
心思被猜到,权昊也没有尴尬,保持浅笑。“你回去小心点。”
“你好烦。”林希冷冷抛下三个字后就离开了。
他的眸中印满了她倩丽的背影,口头上他没有答应不派人跟着她,等她走远,他淡然的掏出手机,“李胜,派人跟着希儿。”
在某墙角蹲着的李胜,一接到命令,像是打了鸡血般精神。拿出随身携带的平板电脑,划拉了几下,他便知道了自家小姐身在何处。
刚从电梯出来的林希,怎么也没有想到她身上还有追踪器。
踏出岭林大楼门口时,她才觉得奇怪,这次权昊怎么这么好说话。她皱着眉想了想,片刻后,把目光停留在她手腕上的手表。
嵌有点点碎钻的手表很精美,很适合女孩戴,这是她今早上刚戴上的,以前都没怎么戴。防止权昊有装追踪器在里面,她脱下手表,顺着垃圾桶的方向一扔。
注视空空如也的手腕,她翘起唇角。
一个小时后,拿着平板电脑一直在晃悠的李胜,见红点都没有移动过,他不由得觉得奇怪。怎么回事?怎么显示小姐还在岭林大楼那里?
以闲情写意出名的听风楼里,林希开心的微微眯起眼眸,看着人妖们在表演,唇角的弧度越来越优美。
黑锋看着眼前自始至终都没有显示害怕的小女孩,郁闷了。“喂,小女孩,你还要不要交易啊?”身为道上鼎鼎有名的文物贩子,他手上沾过不少血,如今贸然被一个小女孩找上门,说要有好东西与他交易,见小女孩迟迟没有动作,只是看着歌舞表演,他有些不耐烦。
浅尝一口茶,苦涩中带着甘甜的味道令她回味无穷,面对黑锋的催促,她张扬的笑了。这家伙果然没变,不见他的三年,倒是蓄起了胡子,嗯,挺有男人味的。
“急什么,你又不赶时间。”轻轻放下古色古香的茶杯,林希翘起二郎腿,悠闲自在的模样。
“小女孩,耍我玩可不好的。”黑锋本就是没有什么耐性的人,对着一个和他耗时间的人,面色阴沉,有些凶狠的味道。
“黑锋,你都金盆洗手三年了,怎么杀气还是这么重?”林希眼神尖锐,端正姿态,没有表情的俏脸格外的冷漠,用自身的气势压倒黑锋身上的杀气,
黑锋一阵惊讶,随即起了杀意。除了那几个人,没人知道他曾经是身份,怎么第一个见面的小女孩就知道他的曾经身份?
凶神恶煞的脸孔,她看来看去还是觉得很粗犷,轻笑几声,她眼神中带着轻蔑的注视黑锋。“你想杀了我?别急啊,先看一下我的货嘛!保证你会开心的。”
小女孩波澜不惊的模样,以及轻蔑的眼神,都给黑锋带来了巨大的耻辱感。他今天竟然给一个小女孩蔑视了,真是岂有此理。手下意识摸了一下腰间,他想一枪毙了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女孩。
在他还没得及行动下一秒,林希从包包里拿出了一副字画,“这是王羲之的字画,你鉴定一下真伪。”
其实黑锋不懂得什么文物,他认为这些老古董就是拿来忽悠有钱人。看着眼前铺开的字画,再看右下角的印鉴,他看到了王羲之三个字。皱了一下眉,他拿起字画细细的看。
片刻后,黑锋也看不出真假,挥手让他养着的文物专家过来辨认。
文物专家如获至宝的看了半个钟,过程中,林希也不急,一脸笑容看着歌舞。
“老大,的确是王羲之的字画。”
听到手下确定的话语,黑锋感觉颇有些意外,轻蔑的抬高一点下巴,“开个价吧?”既然小女孩诚心想交易,他又何必灭了她。细看女孩明亮大眼睛,他总觉得有一些熟悉。
“五十万。”林希很随意的开价。“我只接受现金,不接受支票。”
文物市场上,王羲之的字画随便一副,可比这个价高了不少。
黑锋直皱眉,“你确定?”五十万对于市场价格来说太低了,低到他认为这字画来历不明,他不怕东西来历不明,就怕惹上不该惹的人,在帝都,多的是他惹不起的。
“这是我从家里偷出来想换点零花钱的,你不用担心这东西来历不明。”看出了黑锋的担忧,她撒点小谎。其实她是在为离开权家做准备,离开权家后,避免被权昊找到,能泄露身份的事情她都尽量避免。
黑锋听后只有一个感觉。这是哪家熊孩子啊?!
帝都中有太多纨绔子弟,荒唐事他也听了不少,一听眼前小女孩说是从家里偷出来的,他就没有了担心,爽快的让人提了装有五十万现金的箱子来。
“这是五十万,我们俩清了。”
“拜。”拿着箱子,林希也不久留。
能知道他私人号码,也敢独自一个人来见他,黑锋想这是哪大家族的大小姐啊?为什么这小女孩给他熟悉感?那双狡黠的大眼睛好像在哪里见过?
把五十万藏在只有她知道的地方,她才慢悠悠的回权家。
慵懒坐在沙发上,林希眼角余光看到李胜神色纠结的拿着平板电脑,秀眉一挑,“李胜,这次追踪器又装在哪里?”端起茶,她有一下没一下的摇晃着。
“小姐您这次误会了,这次没有装追踪器。”李胜坚决否认。
“是吗?”林希放下茶杯,讥讽笑道。
“是的,小姐。”李胜捣蒜似的点头,深控林希误会。
“真是越来越会说假话了。”林希踏步上楼梯,身后僵着脸的李胜,她也不去看。
打开衣柜,看到琳琅满目的衣衫,她转动着灵气眸子,想了想还是把行李袋打开,把看中的衣服都装进里面。扫一眼梳妆台上的东西,她也随意挑了几样也装进去。
躺在床上,林希闭上眼睛思考。
钱有了,住处没有找到。照权昊对她的态度,发现她不见了,还不得把帝都翻天了,所以她不能继续留在帝都,不留在帝都,那去哪里好呢?
想来想去,她还是觉得先离开再说。等过个几年,权昊对她也没有感觉时,她再回来。
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正当她想事情想得入迷时,权昊打开了她卧室的门。看到她闭着眼眸平躺在床上,他以为她睡着了,轻手轻脚的走到她身边,拿来被子准备盖在她身上。
睁开眼眸那一瞬间,她看到了权昊,翻身坐起来,往桌上的闹钟一看,显示才下午四点钟,皱眉问道。“你干嘛?”这个时候,他也没下班啊,怎么回来了?
“醒了吗?”权昊揉了揉她的头顶,宠溺问道。
“这不是废话吗?”林希冷眼一瞪,没好气道。
权昊坐在她身边,双手轻轻揉着她的肩膀,“希儿,我跟你说一件事。”
他的力度刚好,她有些僵痛的肌肉被揉的很舒服,一时间,她也没有让他滚。“什么事?”刚说完,她就忍不住乱七八糟的想,不会又是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吧?
“你跟你父母有三年没有见面了,我想,是时候让你们见面了。”在公司时,他一直在想,正如他母亲说,希儿现在还小,不能这么快和她结婚,能说动她和他在一起的人也只有那么寥寥几个,那么这次他可以借助林家夫妇成为自己的助力。
有这么好吗?林希不由得怀疑。“行了吧,你有这么好心吗?”
“希儿,你就这么不相信我吗?”他的唇瓣凑近她的耳畔,话音中隐隐带有些哀怨。
相信!林希回头白一眼正在卖乖的权昊,“继续揉。”讨厌权昊是一回事,可享受又是另一回事,她也没傻得让这个苦力离开。
隔着薄薄的衣衫揉着她白嫩的肌肤,他唇角一直挂着浅笑,指尖有意无意摩挲她的脖间,似感受到一股电流直击他心里,酥酥麻麻的,舒服之极。
大约五分钟过后,林希想到了三年前刚重生那几天,“三年前,你给了什么好处给我父母?让他们心甘情愿的离开天朝。”说起我的父母,她很别扭,她这辈子也是第一次这么说话。
“也没给什么好处,就给了一点钱,还给他们办了移民手续。”
“你还真大方。”身体的父母,她没什么感情,时隔三年,怎么说都有些尴尬。等一下,林家夫妇要是回来,岂不是阻碍了她离开权家的计划。不行,得想个办法才行。
“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她试探性的问道。
“这几天就会回到,希儿高不高兴?”他替她按摩的十指逐渐不安分起来,食指透过衣衫,与她陶瓷般的肌肤来个亲密接触。
林希心里大喊糟糕一声,皱眉想着对策的她,也没有注意到他的十指越来越进入她的身体内。虽是冬天,室内有暖气,她很随意的穿了一件圆领的薄衫,正是因为这圆领给了他占她便宜的机会。
该怎么办?一走了之?还是对着林家夫妇演一场戏再走?
这成了一个难题,一时之间,林希也不知道怎么做才好。
此时,权昊的双手已经转换阵地,双手透过衣衫,抚上了她的腰身。细腻的触感,他几乎要沉迷了,下颚轻靠在她的肩膀上,脸和她的脸摩擦着,双手越来越往上。
已经尝过她肌肤滋味的他,心里一直惦记着她,现在有机会吃豆腐,肯定使劲吃啊。小腹传来的一阵热流,他不由得轻咬着下唇,抚摸着她肌肤感觉太美好了,他舍不得停下来。
回过神的林希,发现腰身多了一双在作怪的大手,她怒了。“权昊。”
她的怒声,唤醒了不少他的理智。他的双手没有停止,继续感受着这美好的触感,薄唇轻吻着她娇嫩脸蛋,声音稍有些沙哑叫道,“希儿。”
两人已形成一个极为暧昧的姿势,忽略林希的怒容,再看两人,其实可以认为这两人正在那啥的前奏。
手快的他捉住了她的双手,俊脸还是仅仅贴在她脸上,“希儿,今天十五呢。”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内心的空虚和疼痛越来越明显,和她亲密接触,他很舒服,舒服得不想放开她。
什么十五啊?莫名奇妙,今天是农历十五,可这关她什么事。
单纯比力气,她真是比不过他,可没办法啊。
她整个人被他禁锢在他怀中,她挣扎不得,只能动嘴了,“权昊。”
有句话说,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现在想来,这句话绝对暗讽了绝大部分男人。而权昊是有这个心,但现在绝对不敢的,因为他怕她恨他。一想到她会恨他,他全身的血液就倒流,这样的后果他赌不起,只能现在吃一下豆腐解一下馋,毕竟做了二十五年的和尚,看到心爱的人,也是生了吃豆腐的心理的。
“希儿,乖。”虽想到她可能会像昨天一样生气,可色心上来的他,还是想吃一下豆腐。
“昨天就玩了这种游戏,你腻不腻啊?”前世历经不少情事的她,个中滋味享受了不少,三年没沾过腥的她,也有些清心寡欲。不管今生还是前世,她的敏感点之一都是在小腹,昨天被他一摩挲,愤怒下她差那么一点就动情了,还好他及时刹住,要不然接下来发生的,她绝对捶地。对于她来说,生理反应和心理反应完全无关,该享受的还是要享受,可现在他又玩这招,她控制不住情绪啊,拳头直砸他脸算了,让他吃她豆腐!
“一辈子都不会腻。”他轻笑道。
“混蛋。”她大骂。
从背后禁锢她就是有个坏处,他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
他的手臂如是钢铁般坚硬,她弄不开。
忽然,她的耳垂传来一阵湿热感,愣了一下,她明显感觉到不对劲啊。眼角余光一瞟,她看到什么!看到权昊正在用舌头舔她的耳垂!
昨天都还没玩这么大,现在玩这么大,这是要失身的节奏吗?
绝对不可能,因为她不会允许的。
下一秒,她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她身上压了沉重的他。
四目以对,他的眼睛写满了情愫,很纯净,没有其他。只是他粗喘,加上他压在她身上,他的眼神就没有那么干净了,情绪中隐藏了一丝欲火。
他的脸越来越凑近她的脸,她被逼拧头,“权昊,立刻给我滚。”
唇吻上了她小巧的耳垂,一阵喘息后,他低声说道。“希儿,你是我的,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不管多少辈子,你都是我的,我们生生世世要在一起。”
她满脸黑线,“靠。”
她的重生到底是为了什么啊?重生前遇到一神经病就够了,为什么重生后还得遇上一变态?老天,这是在耍她吗?
呼了一口热气,他缓缓离开她身上,“希儿,我有事出去一趟,你今晚不要晚睡了,记得好好吃饭。”十五,他极少留在家中。
她不解看了一眼权昊,嫌弃的挥挥手,“滚吧,滚吧。”
------题外话------
话说,我打算过个几章就让女主失身~
你们说可以吗~
或者不失身,毕竟女主身体才十五岁~
你们挑一个吧~
有时候,生理反应不代表心理反应,而女主恰好就是那一款~
第056章 父母回国
日子平淡的过了几天,林希闲着无聊正在看时尚杂志,手机铃声便响起来了。目光不经意一扫,她看到一连串陌生数字,当即心头有了不祥的预感。“喂,哪位?”
清脆动人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林母眼眶中的泪水一下子就流了出来,浑身激动得发抖,“希希,我是妈妈。”三年来,他们没有见过她,也不知道她过得怎样,如今被权少允许回国见她,他们都高兴疯了。
“妈妈!”林希皱眉,在她的人生词典里,妈妈是一个不可触摸的词,现在听到,她有一瞬间的愣神,随即想起是怎么回事。
“希希,妈妈回国了。”林母拿着手机的右手颤抖起来,滑落的泪水越来越多。
还真回来了!林希一点都不想他们回来,现在身体母亲都打电话来问了,她自然要装一下,甜甜的叫了声“妈。”
“我们家希希真乖,这三年有没有想我们?”女儿的声音熟悉又陌生着,他们不在的三年,女儿的声音都变了,要不是权少告诉他们女儿号码多少,他们听到这个声音,肯定是认不出来的。
“有。”林希违心的说道,实则她有些不耐烦了,眉宇之间都是散不去的烦恼。
女儿想他们!林母泣不成声,抹着脸上的泪水。
在一旁的林父和林辰,眼眶中都装满泪水。
这个电话有点长,长到林希几乎没有耐心了。
挂掉了电话,林希合上杂志,脑海里都是关于林家的场景。
“希儿,我们该出发了。”权昊开门进来,看到她面色凝重,略感奇怪。这个时候林家夫妇应该打过电话给希儿,接到三年未见的亲生父母电话,应该高兴才对,怎么反倒希儿面色不太好。
“去哪?”
“你父母回国了,当然是去见他们。”
“你等一下。”林希想装出开心的样子,可实在是装不出,淡淡道。
“不急,你要做什么就做什么吧,我等你。”
片刻后,她换了一身衣服,对着镜子照了很久,确定打扮没有什么问题才出门。
“快见到你父母了,希儿你怎么看起来不太高兴的样子。”
都不是她亲生父母,她高兴什么劲啊!她努努嘴,不咸不淡答道。“我心里高兴。”
“那就好。”
一路上,他们都没有太多的交流,林希静静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心里不断在想着,该怎么离开权家。
“希儿,到了。”权昊体贴的为她打开车门。
抬头看着金光闪闪的餐厅招牌,林希不着痕迹的轻轻拧眉。
“他们在8888包厢。”权昊与她并肩而行。
打开房门,林希看到了林家夫妇和林辰,三人在见到她那一刻,眼眶里的泪水不停在打转。
“希希,妈想死你了。”林母是最快行动的,把林希拥入怀里,眼泪鼻涕都流了出来。
林希全身僵硬,毕竟三年再见的陌生人和她拥抱,她很不习惯。考虑到林母是这身体的母亲,她勾唇嫣然一笑,宛如拍婴儿的背轻轻拍着林母的背。“妈,我也很想你。”
接下来,林希轮番被三人抱了个遍,心中虽是不悦到极点,她还是强忍着。谁让他们是这身体的亲人呢,为了防止权昊看出什么,她还得挤出点点泪光。
大约半个钟后,这拥抱大会才算结束。
“希希,三年不见,你变得很漂亮,妈看到很欣慰。”林母拿着纸巾不断擦着脸上的泪水,看到女儿出落得亭亭玉立,深感欣慰,看来权少没有亏待女儿。
“女大十八变,越变越漂亮。”林辰笑眯眯的称赞自己妹妹。任谁现在看到他妹妹的模样,都无法想象出自己妹妹三年前营养不良的瘦弱模样。
“希希长得像我。”林父厚脸皮的说一句。
林希没多大感觉,他们的话语,她只是笑而不言。
林家三人激动完毕,才有空打量站在一旁看了许久的权昊,他们心想,这是哪位啊,长得可真帅气。不会是希希的男朋友吧?
“希希,这是哪位?”林母细细的端详起权昊,心中大感奇怪。
“希希,这不会是你男朋友吧?”林辰打趣道。表面似是在调侃,实则他心想,这男子不太可能是自己妹妹的男朋友。因为这男子身材高大,一张精致的有些过分的脸庞帅气至极,身上散发着沉稳和尊贵的气息,光看脸庞他大约能猜出这男子在二十四岁左右,而妹妹才十五岁,就算找男朋友也不会找年纪这么大的吧!
权昊却是给林辰所说男朋友三字说得心花怒放,他喜欢这个称呼。
林希不动声色的斜看了一眼权昊,抿抿唇,冷冷介绍。“你们想太多了,他叫权昊,是权家的大少爷,你们也可以叫他权少。”
林家三人一听这眼前男子就是权少,眼珠子都几乎要掉出来了。
当年,有一个叫陈潇的男人找上门,要他们自动放弃希希的抚养权,权少会好好抚养希希,他们不肯,陈潇就说了一堆大道理和威胁的话语,他们没办法,拿了权少的钱去新加坡生活了。
权少这个称呼是权家人的专属称呼,作为帝都土生土长的林家三人,怎么会不知道权少所代表的是什么。
他们吓得面色惨白,不安的看着林希。
“希儿啊,你怎么不早说啊?”林母刚才还敢打量权昊,知道他的身份后,则是不敢了。
“现在不是说了吗。”
“伯父,伯母,你们好。”权昊礼貌浅笑,微微点头。
“不敢当,不敢当。”林父和林母何时见过像权昊这等权贵人物,他们见权昊如此称呼,自认为是小人物的他们吓得赶紧扭头。
随后,林母突然想到一件事,她当初就不懂为什么权少要拿希希的抚养权,还把希希接到权家一起生活。现在见他和希希一起来见他们,他打的是什么主意?
“爸,妈,不用跟他客气。”林希斜睨一眼权昊。
“你们不用拘束,我只要是来陪希儿的,你们随意就好。”这是权昊第一次这么和颜悦色的和陌生人说话。
林家三人见权少这么好说话,心里惶恐得很。
其后的就餐过程,林希明显感觉到林家三人因为权昊的存在而不自在,很拘束的感觉,现在要扮演女儿角色的她又不能说什么,只能心底咬牙切齿的好好演绎女儿这角色。
这一顿饭,除了权昊吃得开心,其余四人都不开心。
“希希,我们这次回国,打算住一周就回新加坡,你看,你是不是和我们一起住?”碍于权昊在场,这些话林母在心中憋了好一会才说出来,现在希希是权家的二小姐,他们也不敢随意的让女儿和他们一起住。
和他们一起住,林希无所谓。
还不等她回答,权昊面色一变,替她回答了。“希儿认床,到陌生的环境她睡不着的。”话语中的意思就是说,希儿不可能和他们住的。
林家三人也不傻,听懂了权昊话语中深藏的意思,他们很失望,却又不敢反抗,只得脸上笑笑。
“你们很快回新加坡了,我和你们一起住吧。”和林家人住,好过好权昊一起住,她就是看不惯权昊处处管她的模样,她这次就是要和他唱反调,让他半夜没事跑到她床上,逼她和他一起睡!而且,她可以趁这次机会,离开权家,不用再见到权昊。
“真的吗?”林母和林父眼前一亮,能和女儿多相处是他们求之不得的事情,说完话后,他们偷偷看了一眼脸色不好的权昊。
“是真的。”林希用力拧了一把权昊手臂上的肉,有些咬牙切齿。锐利眼神示意权昊面色赶快给她变好。
他的肌肉虽是坚硬,可也抵不过她三百六十度拧啊,手臂上传来一阵痛,他微微一笑,脸上的乌云随即消散。
林家三人看到权昊面色的变化,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在餐厅门口,拉着林希吱吱喳喳说了很久。
坐上权昊的车,她松了一口气,果然演技还是有待加强!
“希儿要记得想我。”一想到要和她分离七天,他心里就不太舒服,浓浓的不舍浮现在眉头。
林希拧开头,不看权昊不舍神情。“早知道你这个样子,我就不坐你的车了。”真是的,摆出一副怨夫样给谁看呢?
“你父母坐的车你坐不下,你只能让我送你。”
“专心开你的车,不要跟我说话。”她闭上双眸,想着事情。和林家三人住在一起,一来没有紧盯人的李胜,二来没有烦人的权昊,她顺利离开的几率很大,但得确认身上有没有追踪器什么的。
剩下的路程里,权昊都没有说过后,静谧的车中从外看去,很温馨的一幕。
“希儿,到了。”
林希睁开双眸,拿起属于她的东西,瞟都不瞟一眼权昊。
“希儿,记得想我。”
“你恶不恶心啊!”最终林希回头瞟一眼权昊。
权昊勾起唇笑得肆意,幸福光芒流转在眸里。
这次林家三人回来,住的地方依旧是以前的房子,他们未回来之前,陈潇就派人打扫过了。
林家三人很开心,围着林希转。
旁晚六点时,林母一拍脑袋,“看我这脑袋,忘记煮饭了。”
“妈,小心把你脑袋敲坏了。”林辰逗乐道。
“老公,为了我们家希希吃上大餐,快,和我一起动手吧。”林母一心想着做大餐给女儿吃,急匆匆的拉着林父进厨房。
林希看到林家夫妇这般模样,不由得翘起唇角。
这间房子很普通,可处处显示着温馨,这才是家吧!不由得她心里的防备被他们攻陷了不少。
“希希,你现在在哪读书啊?”过去三年,林辰对自己妹妹一无所知,现在难得回国见她,自然是要好好打听妹妹的情况。
林希拿起苹果,咬了一口,才慢悠悠道。“B大,工商管理专业。”
“你不是应该读高一的吗?怎么上大学了?”林辰听到后吃惊不已,瞪大双眼问道。他才高三,怎么自己妹妹就上大学了。
“我聪明呗。”林希调侃道。
正当林辰要说话时,在厨房的林母大声说道。“我忘买酱油和盐了,林辰你和希希去超市把它们买回来,记得,顺便买点坚果。”
“哦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