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权少溺宠,娇妻难养〗第16部分

。”林辰应一声,随即对着林希说道。“希希,走吧。”
小区里面就有超市,林希想不过是走一段路,也没反对。
俩兄妹在超市里很快买好东西,有说有笑的一起往家里走回。
林辰是一个很幽默的人,他说了很多笑话,逗得林希笑个不停。
还未走到家里楼下,林希远远就看到了站在那里等待的沈景琦,秀眉不悦皱紧。
林辰只顾着说笑话,却没有看到林希的面色早已变了。
站了有十来分钟的沈景琦,心情烦闷,不知道该不该到林家找林希。这一周以来,他很想很想见到她,可权昊根本就不给机会他,保护得滴水不漏的,这次他好不容易得知她离开了权家,他又有些退缩了。
视线无意中看向远方,他看到了正在向这边走来的她,欣喜两字已经无法形容他现在的感觉了。
林辰看到一个俊美男子,没什么感觉,准备绕过去上楼。拧头一看,发现自己妹妹面色冰冷,他纳闷了,刚才不还好好的吗?
“希儿。”沈景琦如获至宝的叫道。
林辰奇怪的看着沈景琦,心想这是谁啊?怎么认识自己妹妹?
真是瘟神!怎么赶都赶不跑!林希心里暗骂几句。
“哥,你先上去吧,我迟点上去。”她把手中的东西都交到林辰手上。
“你要做什么?”林辰颇为紧张。
“没什么,你上去吧。”林希挥手赶人了。
“好吧,你小心点。”狐疑看一眼俊美男子激动模样,林辰不太愿的上楼了。
等林辰身影一消失,林希眼眸里的温度迅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寒冷一片,冷声道。“沈景琦,这一次你又想做什么?”
“希儿,给我一次机会重新追求你好吗?”沈景琦现在是死死认定林希就是林希儿。“以前都是我的错,请你原谅好吗?”
“沈景琦,已经重复很多遍的话我不想说了,你好自为之吧。”他卑微的乞求,她心里没有一点动容。这几天,她有所耳闻权昊对沈氏集团下手的事情。
是不是每一个人生命中,总有一个人令自己束手无策?
在沈景琦二十八年生命里,林希儿就是那个令他束手无策的人。
“为什么就一定要拒绝承认你是希儿?”沈景琦颇为激动,玉唇抿得紧紧的。
“不是,又怎么承认呢?”承认是林希儿,对她而言有什么好处?一旦承认就意味着无休止的麻烦又再找上门,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为什么要做呢?她没那么蠢。
“你是不是爱上权昊了?”她淡漠的眼色总是让他心一抽一抽的痛,想到近日来权昊搞得动作,沈景琦只想到这个可能。
“想象力太好不是一件好事。你这样纠缠我,我很厌烦。”
“是吗?”他不太相信呢。
“不想和你多废话,你赶紧滚吧。”或许曾经爱过的人,如今再次在自己面前这般卑微的姿态,心里固然有些快感,可更多的,她怕再度惹上麻烦,她的重生不是为了再次死亡,所以她很惜命。
“我不走。”
“你不走,我走呗。”林希无所谓。
她跨步准备踏进电梯,却被沈景琦握住她的手心,软软的触感冲上脑海,他感觉美妙至极,“我们谈一谈。”
他高估了他在她心目中的地位,她的心比起以前更加坚硬了。事到如今,除了谈一谈,别无他法。
“我们没什么好谈的。”她抽回手,头也不回道。
眼睁睁看着她进入电梯,沈景琦深感挫败,脸上自嘲的笑比哭还要难看。
回到家中,林希坐在沙发上思考着,响了一遍又一遍的门铃与她无关。
“希希,你怎么不开门啊?”在厨房煮饭的林母,听到门铃响了很多遍,出来看到自己女儿干坐着也不去开门,她很无奈。
“不要开,是无聊的人。”
“什么无聊的人啊,你这孩子真是的。”
林母用纸巾擦擦手,往门口走去,把门一开,一个气质非凡的年轻俊美男子出现她的面前。“你找哪位啊?”
“阿姨,你好,我找林希。”沈景琦彬彬有礼的,温文尔雅的气质一览无遗。
“希希,有人找你。”
林希眉宇间蕴含着怒气,不善的眼神往沈景琦身上瞪去。“妈,你去做饭吧。”林母目光有些怪异,她看不过眼说了一句。
第057章 情敌见面
江边的风很大,林希的一头乌黑秀发吹得凌乱,寒风扑在脸上,真不是什么舒服的事情。双手随意搭在栏杆上,粉唇紧闭,她目光直直看着江面。
“有什么事你就说吧。”良久后,她把额前的秀发都撩到耳后,露出白皙无暇的小脸,口吻淡淡的,心中十分厌恶沈景琦的做法。
“离开权家,回到我身边。”
她清澈的大眼睛闪烁了一下,随即皱眉。“沈景琦,人有时候太执着不是什么好事。”若是她回到沈景琦的身边,没病也会整出病来。
“你以前不就是喜欢我的执着吗?”沈景琦的唇抿得紧紧。
“别把我和林希儿弄混了。”她一如既往的否认。
“这一周之内,我的父母都会留在国内,你也就整些什么事出来。”她现在很确定,身上没有追踪器,身边也没有人跟在身后,正是离开权家的好时机,她可不允许这个时候出了任何差错。
“一周之后,你回到我身边是吗?”
“想太多了。”
“你舍不得离开权家,还是迷恋权昊给你带来的权利?”一提起权昊,沈景琦整个人身上都透着一种不悦。
“在权家有什么不好,既有高高在上的身份地位,也有掌握别人生死的权利,对于我这种贫民出身的人来说,迷恋是正常的,没有人会舍得放弃手中的权利,包括你在内,比如说,你舍得为一个女人放弃整个沈家吗?不可能吧。这就是现实。所以别再说这些蠢话了。”为了摆脱沈景琦,她说的违心话可真是不少,就是不知道他能否听懂她的话语。
“你回到我身边,你一样可以拥有高高在上的身份以及权利。沈氏集团已经在倒闭的边缘了,这是谁的杰作,你应该很清楚。”她,沈氏,在他心里,没法比出高低。
“沈景琦,权昊对你下手,这是你活该。”林希大有幸灾乐祸的意思,眼角上挑,魅惑又水灵灵的。
“一周后,我派人来接你。”沈景琦不想再把话题继续,三年前破碎的心,遇到重生的她时,好不容易缝合了一点,如今再次被她无情的话语刺激,他的心碎成了粉碎。
“沈景琦,别给脸不要脸,一周后,你敢派人来找我,你就等着承受后果。”一周后是她计划离开的日子,若是沈景琦破坏了她的计划,就等死吧,旧情她不会念的。
“希儿,权昊对你真有那么好吗?好到你可以为他无视我的真心。”沈景琦痛苦咬紧牙,心底不断涌出悲伤。
“懒得给你废话,你根本就听不懂人话。”林希嫌弃十足道。想让她承认是林希儿,门都没有,要是承认了,她宁愿现在就跳江自杀。
“权家大少爷对你而言,真的有那么大的魅力吗?”
“我在意的不是权家大少爷,我在意的是权家二小姐的身份,不管身在那个时代,有权有势过得也不会很差,起码不用为生活劳累奔波。”
“回到我身边,你一样可以有权有势。”沈景琦停顿了一下,注视着她布满了霜冰的俏脸,他自嘲的笑了。“你知道权昊为什么对你这么好吗?”
“知道和知道那又怎么样,这都改变不了我是林希的事实。”鬼才知道权昊对她那么好的原因啊,反正她不太相信,他三年前就喜欢上她,一个面黄肌瘦的小丫头令一个成年男子喜欢上,这是世界奇人异事吗?!虽说这年头变态很多,但是她不觉得这种事会狗血的发生在她身上。
“你是他的命定之人的事,你知道吗?”收起暴躁和伤心的情绪,沈景琦淡淡问道。“权家的隐秘,你知道多少?”
三年前听过命定之人这一个称呼,那年她觉得有些好奇,三年后的今天,她没多大好奇,她都要离开了,权家的隐秘关她什么事?
“我知道啊,就因为他才对我这么好!”林希微微撅起粉唇,佯装知道的样子。
“你在说谎!”直直注视她清澈明亮的大眼睛,没有看到眼波流转的他,直觉认为她是在说谎。“权家每一代都有一人继承被诅咒的血脉,那个人每当月圆之夜都会痛苦不堪,要是找不到命定之人,活不过四十岁。月圆之夜时,你难道没见过权昊疯狂的模样吗?”
面对情敌,他做的只有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权家的这些隐秘,他花费了很大力气才查到的。
说到这个,林希的记忆慢慢清晰起来,说来,月圆之夜那一晚,权昊是极少留在家里的,而她在月圆之夜见到她时,他都是疯狂自虐的样子,倒是符合沈景琦所说的样子。联想到三年前那两个家丁的话语,她心中不得不怀疑沈景琦所说的话语是真的,只是这个命定之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希儿,你的表情告诉我,你对这些不了解,这不像是你的风格,以你的能力,怎么可能安心待在一个陌生人的家里,这些你都不去打听吗?还是说,你为了缓解权昊的疼痛,已经跟他上床了。”沈景琦越说下去,面色越来越青,一想到她会承欢在别人身下,他的心就是止不住的痛。
“沈景琦,说话放干净点,我林希怎么说,也才十五岁,我用得着这么早和别人发生关系吗,你以为我是你啊,私生活混乱不堪,上过的女人没有一千也有几百,也不知道有没有染上性病。”他的话语,令林希非常不舒服。
“对不起。”沈景琦很抱歉,是他刚才说话激动了。
“别拿你的思想来衡量我,你就一神经病外加放荡不堪送给别人都不要的烂货。”看不惯沈景琦每次错了,都会摆出这个抱歉的面色,装给谁看呢,她不稀罕。
“希儿,对不起。”
“我不需要对不起,你要真想道歉,立刻、马上给我跳江自杀,我看到你恶心。”
“对不起。”除了对不起,沈景琦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林希横眼一瞪,转身往林家的方向走去。“以后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恶心死了。”
她的离去,他没有打算去追。“一周后,我派人接你,权昊那边我会摆平。”
回头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沈景琦,林希看到地上的树枝很想拿去抽死这不要脸的,“你能摆平权家再跟我说。”
权家是天朝排名第一的世家,纵横黑白两道,势力不仅仅在国内,国际上也是有名的大势力,帝都是权家的大本营,沈景琦要想在这摆平权家,恐怕权家在这之前就把他灭了。
“一周后,我期待你和我一起生活。”权家对他固然是个威胁,可为了希儿能回到他身边,损失一些又何妨。
“懒得理你。”有些距离的林希,依然能听到沈景琦说的话语。
沈景琦妖魅的弯起唇角,颠倒众生的眼眸闪现把握点点光芒。
路边停留了许久的跑车,车主终于打开了门下来。
冰冷无度的眸注视站在江边的沈景琦,权昊面上掠过一丝戾气,关上车门,他一步一步走近沈景琦。
迎面走来的权昊,沈景琦一点都不意外,唇角微抿,开声便是讽刺。“真没想到,不可高攀的权少,也爱玩监视这一套。”
“总比你得不到的好。”权昊毫不孙色的讽刺道。
“我怎么可能得不到,得不到的是你,高贵的权家人也是有致命的弱点的,得不到命定之人的爱,你能撑得过四十岁吗?”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对暂时抢走了她的人,沈景琦没办法做到心平气和,一开口都是讽刺。
“这用不着你担心,你还是担心沈氏集团吧。”权家的隐秘,很多暗中的大人物也是知道,毕竟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沈景琦知道这些又何妨。
“为了命定之人,你真是舍得。”沈景琦冷冷一笑,“沈氏集团我根本就不在乎,那不过是我的一个玩物,你要毁就毁。”他沈景琦不靠做正当生意活着,是否毁了他正当的生意,请随便。
“沈家的少当家果然名不虚传。”沈景琦在她出现那一天起,他就派人查沈景琦的家世背景了。“你来纠缠希儿,无非就是因为林希儿罢了,把她当成林希儿的替身,你很理直气壮。”
“她不是替身,她就是林希儿,她的灵魂附在林希身上。既然你都把我的家世背景调查清楚了,必然知道希儿和我之间的爱有多深,你现在把她绑在你身边,终有一天她不会属于你。”大家都是站在金字塔顶尖的人,跺一跺脚能带来多大的震动,他们清清楚楚。权昊调查他,他调查他,一样的作风而已。
“真是荒谬,你口中的林希儿今年二十五岁,在三年前偷我的玉佩时,由于操作飞行伞不当,已经去世了。”
“身处于世家,不能用科学解释的事情看来你不接受。你喜欢她,不过因为她是你的命定之人,无非就是让她和你发生关系,来止住你该死的疼痛。”说到这点,沈景琦忍不住激动起来,他不允许希儿被人玷污。
权昊双拳握紧,面色铁青,滔天的怒火蔓延全身。
“沈景琦,你侮辱谁都无所谓,惟独不能侮辱我对她的爱。”话音刚落,愤怒的权昊扬起拳头,准确的打在沈景琦的嘴边。
又被打了,唇角溢出血丝,沈景琦咬紧牙。“权昊,别以为有权家给你撑腰,你可以为所欲为,我沈景琦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挥起拳头,他闪电般的速度一圈击中权昊的脸上。
俊帅的脸很快起了一片青紫,权昊眼睛出现嗜血的光芒,”我能有今天,可不是权家能给的。“说罢,他的拳头又快又狠把沈景琦的头颅打歪。
烈火在两人身边烧着,烧的他们满心难受,他们高傲的自尊都因为对方而受损害。
”权昊,既然你想打,我奉陪。“作为沈家的少当家,他还真没怕过谁,今天没有枪没有其他武器,他就赤手空拳揍死早就应该死的权昊。
两人很快扭打在一起,对方都是自小开始铁血训练的,动起来手,可是招招致命。两人俊帅的脸蛋青紫交错,唇角溢出血丝,显得狼狈至极。
俩帅哥对打,经过的人好奇八卦的远远观看,也没一个人去劝架,原因是不敢,这年头扶个老人都能被敲诈,去劝架万一打伤这不亏大了。
在江边时,林希就发现权昊在不远处,只是她不想让沈景琦知道,也不声张。回到林家时,她迫不及待的拿个望远镜走到阳台看江边情况,这不能怪她,实在是好奇心上来了。
调整好望远镜,看到江边上聚集了不少人,再一转移方向,看到的场景惊得她下巴都要掉了。她竟然看到权昊和沈景琦扭打在一起,两人出手可没有温和之说,招招都能毙命。
看了好一会儿,她摸了一下下颚。
为什么两人是势均力敌的,为什么权昊就不能抽死沈景琦这个神经。
”你在做什么?“林辰拿抹布到阳台晾,意外看到自己妹妹一脸纠结。
”没看什么。“林希收起望远镜,斜眼看了一下正在江边搏斗的两人。
晾好抹布,林辰跟着回到客厅坐着。”来找你那个人是谁啊?“
”你一男的,也这么八卦干吗?“甩了个眼刀子给林辰,林希不想提到沈景琦。
”身为哥哥的,关心一下妹妹的生活很正常吧?别拿鄙视的眼神看着哥,哥不是那种长舌妇。“自己妹妹甩的眼刀,林辰错认为是鄙视。
”我没鄙视你,我只是看不起你。“林希气死人不偿命的说句,拿起望远镜就回到自己卧室。
关上门后,她趴在窗边,用望远镜继续观看刚才的场景。
江边上,打斗了半个小时的权昊和沈景琦,他们体力虽好,可也禁不住遇到身手差不多的对手,他们累了,便停止了动手。
两人没有气喘,那青紫交错的脸上不悦冷着,目光都不愿意放在对方身上。远远围观的人民群众,见到打架的两人停止了动手,也逐渐散去,江边上只剩两人面对面。
”养尊处优的权家大少,身手还挺不错的。“抹着脸上的血迹,沈景琦狠狠道。
”你也不差。“难逢对手的权昊,经过一场淋漓尽致的对打,也不吝啬称赞。
”我不会把希儿让给你的。“
”她爱的只能是我,而你注定是过客。“权昊十分笃定的说道,只是他现在的脸不好看,说起这话,气势是足了,可这血迹斑斑的脸看起来缺少了说服力。
沈景琦嗤笑一声,轻蔑道。”别高估你在她心目中的地位。“
”拭目以待。“权昊冷冷扔下这句话,便回到车上。
目光往林家所在的楼层看去,沈景琦唇角一抿,不悦的开车离去。
此时此刻,正欣赏得开心的林希,看到没有了打斗场景,心里满满是不舍啊。两个都是讨厌的人,怎么都不用全力把对方打死打残呢,她会很开心的!
脑海里幻想的情景即止,林希忽然想到有些事情要做,急忙放下望远镜,匆匆地往楼下走。沈景琦一来找她,权昊就出现在这里,这证明什么,证明权昊对她的行踪还是非常的清楚,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权昊注视了许久林家的方向,觉得是时候离开了,他关上车窗,准备发动车子离去。视线往前方一看,看到她正急匆匆往他这边走来,他马上开门落地。
因为急着跑来的林希,气有些喘,果然日子过得太安逸,体力变得也不太好了。
”希儿,怎么了?“她面色带潮红,他轻拍着她的背。
远处看人打架挺爽的,怎么一近看权昊的脸,她不禁笑了。”你好丑啊!“看惯了权昊俊美的脸庞,突然看到他面带血迹有些红肿的样子,她觉得有点搞笑。
”过几天就会好了。“他摸了摸脸。
”下次不要和沈景琦那神经病打架了,他疯就疯,你不要陪他疯。“不是非常清楚两人打架是为了什么,不过她还是能大致猜到。两个同样出色的男人为她打架,这种感觉,作为一个女人是很有虚荣感,不过呢,暗爽以后,就是厌恶了。”
“嗯。”他听她的。
林希伸手摸了摸他红肿的脸蛋,“痛不痛啊?”
伸手握住她的手,权昊笑了,“不痛。”她的触摸胜过良丹妙药,她是在关心他吗?心里暖流划过,热热的、胀胀的感觉,他全身都很舒服。
从他手中抽回手,她眨巴了一下眼睛,细致的想要看出权昊眼中的不同。没有看出不同,她只得直接问了。“你现在还在我身上装了追踪器或者是窃听器什么之类的吗?”
“没有。”他很诚实的回答。
“真乖!”得到想要的答案,林希吻了一下手心,再把手心贴在他脸上。“这是给你的奖励。”
第058章 选择离开
时间流水飞快,一周已经过去,期间林希陪伴着林家三人到处游玩,有开心也有感触,这种家庭活动,她是从出生以来第一次参加。
林家三人盼望着时间可以过慢点,当权昊规定的时间过去后,他们最后那一晚,集体失眠了。
机场内,林母泪眼朦胧看着眼前漂亮的女儿,哽咽着说不出来,紧紧握着女儿的双手,是她表达母爱的唯一方式。林父和林辰,作为男人,也不好在这种人来人往公共场合表露出泪水,他们喉咙哽咽,不知如何表达离别之殇。
回到新加坡,他们又不知多少年可以见面了?
明明是至亲的家人,却要生活在两个完全不同的国家。
拥抱了一下在哭泣的林母,林希也被这种悲伤的情绪感染了,她勉强的挤出一抹甜美笑容,水灵灵的眼眸露出一丝不舍。“不要哭,脸都花了,很丑的,有空我会到新加坡找你们的。”
“希希,爸妈不在你身边,你要照顾你自己。”
“我会的。”
“我们走了。”林父情绪很低落,泪水情不自禁的从眼角滑落,在女儿面前哭了,他觉得很不好意思,用袖子擦了擦泪水,感伤道。“不知道这次离别,我们又要多少年才能见面了。”
“我们很快会见面的。”她有想过,条件允许的话,她也会移民到新加坡。
“希望如此。”林母情绪不能自已,频临到崩溃的边缘。她疼爱的小女儿,因为身为父母的他们没用,只能让女儿生活在权家,他们对不起女儿。
催促登机的广播一次又一次响起,林希轻轻用纸巾擦干林母脸上的泪水,紧闭的心房悄然裂开了一条微小的裂缝。这是第一次有人为她哭,为她伤心,这是她从没有感受过的,原来被人关心,被人疼爱是这么一件美妙的事情。
“你们快点登机吧,不然来不及了。”
“希希,好好照顾自己!”
林家三人带着不舍,看着林希越来越远的容颜,他们过海关。最终,随着他们的登机,在大厅的林希,他们再也看不见,探亲之旅也到此结束。
机场里,最不缺少的就是离别,同时也是泪水挥洒最多的地方。
环视一圈周围正在拥抱的家人、爱人、朋友,林希唇角微扬,想到这愉快的一周,她终于笑了,笑得那么肆意,俏脸上绽放着青春的光芒。
这一周里,其实林父林母有跟她说过,权昊是她最好的归宿,一听到这个,她就知道权昊让他们回来没那么好心,林家三人回来不过是权昊想让他们当他的说客,可惜啊,她不是原装的林希,林家夫妇的话语对她没有影响力,只是他们表达出的浓浓关爱打动了她。
深呼一口气,精致的五官笼罩着灵气,她扫视一圈身边,决定没有权昊派来的人跟在她身后,她淡定的回到林家。
为了能顺利离开,不再回到权家生活,这些天,她做了许多准备。
以前在权家三年,她抱着过安逸日子去生活,可以抱着权昊大腿去拉高她的身份。现在,不行了,以前的敏锐、情商、观察能力和身手必须要回来,她林希,不能靠人活一辈子,她要做回以前最真实的她,要不,十年地狱般的训练白费了。
说她自私也好,说她没良心也罢,总之她离开权家快变为事实。
戴上早已准备好的黑框眼镜,她抬起下颚,迈着最完美最好看的步伐离开国际机场。
刚出到国际机场,她就看到了几个颇为眼熟的黑衣人,黑衣人四处张望,似乎在找什么。她转动眸子,想起这些黑衣人都是沈景琦贴身护卫,刹那间,她知道他们在找她。拧了一下秀眉,拿起背上的衣帽戴着,她双手插在衣袋里,跑到一个身躯庞大的路人身边,悄悄的想避过这些黑衣人。
路人甲看到一个女孩子跑到他身边,他略微紧张,手心里都冒出了微微汗水。要知道因为他太胖的原因,在街上,遭遇他搭讪的女该通常会给予一个白眼,现在有一个身材高挑、面目不能全看到的女该走来他身边,这是多好的运气啊,虽然不知道女孩长啥样,这都怪女孩微微低着头和带着眼镜。
黑衣人们,四处张望了一下,没有寻找到他们要找的目标。
突然一个黑衣人的目光放到一个胖子身上,他皱眉,难道现在胖子的女朋友都是瘦子!正准备移开视线前,他多看了几眼胖子身边的女孩,觉得这女孩的背影倍感熟悉。
低下头仔细看着台阶的林希,敏锐的她感受到有一道尖锐的目光正在注视她,心中掠过不好的预感,她微微拧头一看,发现目光的主人正是黑衣人的其中之一。
幸好,还差几步就可以走到她的车旁边。
黑衣人皱着眉细细回忆,这背影是在哪看过的?直至他看到女子打开车门上车了,他使劲一拍脑袋,这不是少爷吩咐一定要接回来的林小姐吗?!“别看了,林小姐在那呢!”反应极快的他指着林希的车子,大声对着兄弟们说道。
剩下的黑衣人们闻言,大惊看着林希的车子,“快,林小姐的车技非常好,我们赶快追。”
林希踩着油门,扭动方向盘,车子以很快的速度离开这里。
黑衣人们急急忙忙的上车,看到林希所开的车子越来越远,他们急了。
作为一代神偷,身手要厉害,逃跑的速度更是要快。过了三年安逸日子,可不代表她的能力退化,只是体力没有前身体好而已,一路上不断的超越其他车,时速开到最高,跑车在林希的行驶下灵活到不得了。
红灯时,路上没有行人也没有其他车辆通行,她发动油门冲过去。
遇到挡着她道的车辆,她一律鸣喇叭。
帝都的交通是天朝出了名的糟糕的,上下班高峰期时赛车是常有的事情,林希此时身在高架桥上,不幸的是前方发了车祸,她被逼停车。烦躁的打开车门出去,虽然沈景琦的暗卫们都被她甩掉了,时间紧迫,权家那边下人分分钟来接她回权家。
泄愤似的捶打了几下车身,林希没有感觉到痛,摘下眼镜,在副驾驶的位置拿起自己随身携带的包包。“算了,这车就留给交警处理。”
林希步伐极快,很快下了高架桥。手机铃声响起,她一看来电显示是权昊打来的,她笑了笑,“有事吗?”
“希儿,管家已经去机场接你了。”
川流不息的车辆,她抿唇轻笑,“知道了。”
不给机会权昊说再见,她立即挂掉电话,停下步伐,若有所思的站在一个垃圾桶面前。按了几下手机,她做起手势,手机准确的扔在了垃圾桶里。“再见了!”从今天开始,她要和权家说再见了。
耳边响起熟悉的忙音,权昊漆黑的眸中闪现一丝疑惑。
戴上眼镜和衣帽,她坐上出租车,往目的地去。
帝都繁荣之处的街道都是有摄像头的,为了避免不要的麻烦,她把钱放在了郊区某废弃工厂里。
付了打车的费用,她看着废弃的工厂,眼眸快速掠过黑暗光芒。
这里是归帝都管的县级市,山清水秀的,经济明显不发达,身上的衣服全都换掉,包包中除了现金她别的不拿。
把长发绑起,头上戴着一个短发头套,打开化妆镜,细心的化了个淡妆,戴上时尚大墨镜,把身上的悠闲装换成成熟装,前凸后翘的,忽略她过于青春的下颚曲线和光滑的巴掌脸,乍一眼看上去,这是一个充满着妩媚和女人味的妖娆女子,即使是细细看,此时的林希也是一个惹人目光的漂亮女人,只是没有那份成熟韵味罢了。
她垂下眸打量自己的打扮,Ok,乔装完毕。
找到藏钱的包包,她似笑非笑的摸了一下脸蛋。
在机场守候的陈潇,四处找了很久,都没有发现自家小姐的踪影。
有了上次自家小姐去澳城玩而没有通知人的经验,陈潇立刻动用权势,调了机场监控视频来看。仔细盯着监控视屏看,当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离开了机场,陈潇已经有了不详的预感。
陈潇身子抖了抖,决定给自家小姐打个电话,甜美的系统女音提示了很多遍,机主暂时无法能接听电话。
瞪着手机屏幕看,陈潇想瞪出个洞来。
自家小姐电话打不通,通常来说只有两种情况,一是她不想听电话,二是她不知道去哪里玩了,为了避免被人打扰,谁打电话来都不接。
这两种情况,自家小姐是属于哪种呢?若是第一种还好,如果是第二种,那么杯具了,少爷又得翻遍全城了。
“管家,小姐已经离开了机场,我们该怎么办?”李胜见陈潇神色凝重,小心翼翼问道。由于他作为小姐暗卫时,失职太多次,现已贬为司机了。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找人了。”陈潇苦着脸,他身为管家容易吗?他才三十出头,现在弄得跟六十岁的老头子似的!
“我们去哪里找?”
“你一司机做好你的本分就行了,啰嗦那么多做什么?”陈潇没好气呵斥一顿,想自家小姐会到哪里去。这段时间,自家小姐和少爷偶然闹别扭,但是相处得还行啊。
如今想要找到自家小姐可没那么容易,一来小姐身上没有了定位器和追踪器,二来上次小姐因为暗卫跟着她而脾气大发,少爷见状再也没有派暗卫跟着小姐,三来小姐不愿意听他们的电话。
要是小姐想让他们故意找不到她,凭借权家的势力,把帝都翻个底朝天,他们还真要花费几天才能找到她。为了避免权少再次因为找不到小姐而癫狂,当务之急就是把小姐找到。
“还愣着干嘛,还不走!”心急如焚的陈潇,看到李胜愣愣站着,又是一阵吼。
“是。”李胜快步跟上陈潇。
两人急匆匆的赶到林家,没有发现林希的身影,陈潇打遍了林希所有朋友电话,他们都说今天没见过她。
在原地上不停的转圈,陈潇敲打着自己的脑袋,自言自语道。“小姐到底去哪里了?”自家小姐最爱去的地方无非就只有两个,一个是夜店,一个是游乐场,可那两个地方的人都汇报说没见过小姐,那么小姐在哪?
距离权少下达接小姐命令两小时,陈潇咬着下唇,愁眉苦脸的。“看来只能动用权家的势力了。”光凭他和李胜两人是不太可能找到自家小姐的,那么只能寄望于权家的暗卫和护卫们。
陈潇心惊胆跳的拨打了个电话给权昊,在岭林正在工作中的权昊接到陈潇电话时,唇角弯起微笑,他以为陈潇把她接回家了,一周没有见她,满心都是对她的思念。
电话接通那一瞬间,陈潇手一松,差点把手机摔了,这都是给吓得啊。“少爷,小姐不在机场。”
权昊弯起的唇角下一秒随即抿紧,脸上乌云密布。“你说什么?”
寒冷的声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