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权少溺宠,娇妻难养〗第17部分

音,陈潇身体颤了颤,“小姐不在机场。”
“立刻去找。”他两个小时前刚打电话给她,她都说在机场,怎么现在就不见了?!
“是,少爷。”陈潇战战兢兢打完这通电话,随即另打电话给属于权少的暗卫头领。“行书,查一下小姐在哪里?”
那边的行书接到命令,不出半个小时就回了个电话给陈潇。“两个多小时前,小姐到了XX县的废弃工厂里,现在不知所踪。”
废弃工厂里!听得陈潇直皱眉,自家小姐没事去郊区做什么?“小姐的手机有定位功能,你查一下。”
行书敲打了几下键盘,很快查到位置。“在XX街上。”
“位置有移动吗?”
“没有。”
“你现在立刻派暗卫到XX街找小小姐。”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多点人去找比较好。“找到小姐以后,第一时间向少爷汇报。”
“是,管家。”
陈潇挂掉电话,又和李胜匆匆忙忙赶去XX街,暗卫和他们一同寻找。他们把街上的角落来来去去找了几遍,没能发现林希的身影,根据定位,最终他们在垃圾桶里找到被自家小姐扔掉的手机。
紧紧盯着自家小姐的手机,陈潇翻个白眼,“加派人手去找小小姐。”
手机都被扔了,看来自家小姐早就知道这手机有问题。自打少爷向小姐告白以来,小姐都比较反感和少爷的接触,他那时只是想,小姐一时半会接受不了少爷,得过段时间才行,现在倒好,小姐扔了手机,人又不见。
精心乔装打扮的林希,为怕留下线索,她没有坐车,选择走路到一汽车客运站,半小时后到达了一个不知名小镇。
权家势力有多大,通过找林希这件事彻底展示了。
权昊一声令下,全城为权家卖命的人都开始寻找林希。
想不留下线索的林希行踪,很快被查出来了,线索还是停留在她在那个废弃工厂出现过。有了这条线索,大批人马赶到xx县,拿着林希的美照逐一的询问当地人民。
功夫不负有心人,最后一个住在废弃工厂的村民,揉着那头凌乱短发,“我看到这个女孩进入那厂里,但是没见到她出来,只见到一个长得很美穿得也很时髦的女人走出来。”这位村民当时在晒玉米,恰好看到了林希。
听到这条线索,陈潇满头黑线,不用想太多了,也不用分析,也知道后面出来的女子肯定是自家小姐。送家人坐飞机,随即到这里进行换装,自家小姐这样做是为了离开权家吗?
关乎能不能找到林希,陈潇很紧张,他家小姐有多聪明他就不说了。但她要离开,是万万不能的,先不说少爷愿不愿意,首先夫人和老爷就不会让她离开权家离开少爷身边。
他仔细回忆着小姐这些时日来的行为,真没发现小姐有要离开的迹象。
“继续问人。”陈潇冷声命令道。
没有了高科技,只能使用人海战略了。
夜色降临,权昊的心越来越不安,疼痛侵袭了身子,看着窗外他疼得不能言,额头冒出大量冷汗。今天不是月圆之夜,他骨子里都泛着疼痛。
为什么希儿又不见了?
随着陈潇汇报的信息,他下唇咬破了,血丝沾满了唇,面色苍白。
痛已麻木,寒意遍布全身,他如身在冰潭。
经过不懈努力,终于再次打听到自家小姐往哪个方向走去。寒风中,陈潇带领众多手下,奔赴汽车客运站。
与此同时,不知名小镇因为庙会,而非常热闹。
在街上闲溜达的林希,一手拿着热肠一手拿着热奶茶,看着淳朴人民在游神,觉得挺有趣的她,打算今晚就在这里住一晚,不急着离开。
“小姐。”在汽车客运站又是一番打听的陈潇,赶到了不知名小镇街上,正好看到不远处的林希。
听到熟悉的叫声,林希咽下口中的食物,心想,陈潇也没这么快出现在这里吧?!
“小姐。”陈潇气喘吁吁的跑步。
再次听到,林希可不认为是幻听,一看远处,天哪!陈潇已经追来了!
------题外话------
卡文卡得很销魂~
讨厌找小姐这个禁词,每次非得改成找小小姐!
第059章 失而复得
林希双眼猛的瞪大,随即手中的热肠和饮料掉落在地上,撒起腿就跑,形象什么的早已不顾了。
陈潇找人的速度快了点吧,不过半天时间就被他找到了。
望着眼前的自家小姐,陈潇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这是什么节奏啊?为什么自家小姐一看到他就跑?难道小姐真的要离开权家?
“小姐,不要跑,小心摔倒!”陈潇边狂奔,还不忘让林希小心点。
跑在前面的林希,拧头看一眼陈潇,她加快速度继续奔跑。不跑是傻瓜!
“你们跑那边,你们跑这边,你们跟我来。”陈潇停下脚步,指挥手下们。
陈潇带来的手下立刻分成三批,分别往不同的方向准备围堵林希。
街上因为庙会,人群太多,林希灵活的身子穿梭在人海。
“小姐,小心。”看到一个身材高大的路人甲准备撞上了林希,陈潇急的大喊。
林希反应极快,迅速闪开。“陈潇,你能不能别追我?”
“不能,请小姐跟我回权家。”
步伐一收,林希面不红气不喘,面对着气喘吁吁的陈潇,“我体力比你好多了,再跑下去,累死的会是你。”
陈潇步伐是越来越慢了,身体泛着无力,“小姐,您想去哪里玩?您也告诉少爷一声,免得少爷担心。”现在小姐身边没有暗卫,也没有定位器和追踪器,找到小姐靠的是人力寻找。
林希无辜眨巴着大眼睛,唇角溢出一丝笑意。“我不打算回去了。”顿了顿,她摸了摸衣袋,掏出烟雾弹和催泪弹,“告诉权昊,谢谢他三年来的照顾!”预料到陈潇他们会在半路围堵,她早就准备好必要的东西。
话音刚落,白茫茫的烟雾在陈潇周围升起。
陈潇还没分析出自家小姐话语中的意思,经验老到的他,眼睛干碰触到烟雾时,他就知道是催泪弹了,眼眶情不自禁的堆满泪水,不过一会儿的功夫他泪流满面。等烟雾消退,他回头看着身后同样泪流满面的护卫们,再看着前方,发现自家小姐早已不见踪影。
“小姐。”陈潇望着周围没有自家小姐的身影,他急的大喊。
小姐那番话不是真的要离开权家吧,糟糕!
泄愤的在空气中恨恨甩了甩手,陈潇环视一圈人群,愁眉苦脸。这下该怎么办?
当陈潇如无头苍蝇带着众多手下在街上寻找林希时,此时她却是看着一条河流发愣了。
河中清水缓缓淌流着,冷风吹起,林希忍不住哆嗦一下。
回头看着那条黑漆漆的小路,翻了个白眼,她半蹲下用手试探性的碰触了一下河水,刺骨的寒冷渗透了她的身体。
现在没有船家,要想到对岸坐车,她就必须游泳过去!
想到陈潇很快会追过来,她咬咬牙,眼睛一闭,纵身一跳。
艰难的游到对岸,她全身湿透,整个人显得狼狈不堪,回头一望对岸,她没有丝毫留恋。
夜已深,美丽雪花飘落,陈潇和众多手下还在街上寻找着。
雪白的世界,黑夜在降临,灯火通明的权家,权昊站立在窗边,深邃无边的眼眸注视夜幕下的世界。悦耳的铃声响起,他垂下眼睑,低看桌上的手机。
“找到希儿了吗?”
“少爷,小姐让我告诉你一句话。”陈潇心里忐忑着,不知道说完这句话,会有怎么样的后果?
“什么话?”
“她说,谢谢你三年来的照顾。”说完,陈潇大气都不敢出,静谧的等待着暴风雨。
三秒过后,果不出陈潇其然,权昊愤怒的把手机砸在地上。
照顾!呵!对她而言,他三年来对她的就是照顾吗?!
可悲又可笑!
拿着手机,心里七上八下的等待了许久,最终陈潇小声问道。“少爷,您还在听吗?”
冷眸凝视地上的手机,权昊把它捡起来,声音淡淡蕴含着一丝无奈,“加派人手,继续找。”
不管她到哪里,天涯海角也要把她找出来。
“是,少爷。”
三天过后,帝都几乎被权家翻遍了,依旧不见林希的踪影。
权家的佣人这几天过得战战兢兢的,陈潇更惨,忙着找林希,睡觉的时间都没有。
拿着一张调查后的结果,陈潇面色发白,推开书房的门而进。
“找到了吗?”三天里没有睡过的权昊,眼睛布满血丝。
“没有。”陈潇紧张无比,递上文件袋,“这是小姐这段时间的行程。”
“出去吧。”接过文件袋,权昊也不打算继续问了。
“是,少爷。”陈潇微微鞠躬,心里为自家少爷担忧,这都三天都没休息过了,铁打的也撑不住啊!小姐啊,你在哪呢?你再不回来,我们都得遭殃啊!
拆开文件袋,拿出纸张阅览,权昊看完后,充满悲伤和自嘲的笑扬起。
原来,她这段时间已经在为离开做准备。
原来,她是这么不愿意和他生活在一起。
屋子里暖气充足,可他的心却寒冷无比。
他一直不知爱而不得是什么感觉,如今他明白了,刺心的痛。
泪花闪现在眼角里,苦涩蔓延全身,闭上眼眸,泪水无声的滑落,沾湿了他的脸,也化作剧毒腐蚀了他的心。
屋外雪花在飘落,屋内的他宛如被万箭穿心。
与此同时,某海滨小城市,林希欢快的在海边玩。
日月如梭,时间飞逝,一年半后。
权家,陈潇听到一个电话后,急匆匆的跑进权昊的书房。
“少爷,有小姐消息了,小姐现在在海市。”
正低头看文件的权昊,一听到她的消息,他立刻抬眸,“立刻准备私人飞机。”
一年半了,他终于找到她了。
习惯了她的陪伴,没有她在身边,他的心如被人掏空了,只是行尸走肉的活着。
如今听到她的消息,心满满的,活着的气息似乎回来了。
“是,少爷。”陈潇恭敬答道,默默把未说出的话语吞回口中。或许那女子不是小姐,只是和小姐长得相似。看到少爷欣喜的表情,他不想把这个猜测说出来。
世界不是缺少了谁,地球就不会转,可少爷没了小姐,真的会活不下去。
沙滩上的大排档里,林希喝着香甜的椰汁,欣赏着一望无际的大海。
海风中有咸咸的味道,她喜欢这个味道。
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一年半已经过去了,抚着小巧的下颚,她满脸都是笑意。这里海市,一年四季如春,空气清新,环境优美,她有一种想法,那就是一辈子生活在这个地方,日子平平淡淡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看到天边美丽无瑕的彩云,她低眸轻笑,把杯子里的椰汁都喝光,天色不早,是时候回去了。
“李芸,我要回家了,拜拜。”从钱包里拿出十块钱放在桌上,她扬起手向李芸道别。李芸是她在这里认识的朋友,二十岁的女孩,是个孤儿,身上总透着一种坚强的气息。
“好,拜拜。”正在为客人点菜的李芸,笑容很甜美,眉眼弯弯彷如天上的半月,清澈又明亮的眼眸泛着点点笑意。
拿上今天在海边捡到的贝壳,林希正往家中走去。
刚回到楼下,她就察觉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皱着秀眉注视一辆劳斯莱斯,抬眸看了一眼面前普通的民房。她租住的房子是一栋很普通的民房,周围都是一些学生和白领,他们根本就没有能力买这种豪车,住在这里一年多,她也没听说这附近谁成了有钱人。
不需回眸,她眼角余光就看到了一个黑色身影。
听到一些碎步声,刹那间,她转身盯着树后面的人。“哪位啊?”
当初,怕权家很快找到她,她可谓是历经千辛万苦才来到这里的,一路上小心翼翼的伪装,再来,防止留下线索,她都是坐长途汽车的,七拐八拐的才到这里来的。
“不出声啊,别怪我不客气了。”随手从桶里拿起一个贝壳,她对准那棵树后面的人影,快、狠、准把贝壳砸在那人脑袋上。
某无辜的暗卫,摸摸后脑勺鼓起的包,欲哭无泪,他招谁惹谁了,他不就充当了一次司机,所以就遭受到这样的待遇。
摸着后脑勺,某暗卫淡定的走出来,假装不知道林希是谁,口吻有些埋怨道。“这位小姐,我只是在这里站一下,你不用这么狠吧?”
她审视眼前五官端正,眉眼中有些英气的男子,把记忆筛选了个遍,发现她并不认识这个男子,这男的看起来似乎也不是权家的人。她略微抱歉的笑笑,“不好意思,你这样的站姿和动作会惹人怀疑的,下次不要这样了。”
敢情错都在无辜被砸的他身上,某暗卫挤出一丝很勉强的笑容。“我在等我家少爷,无聊站在树后面玩一下。”揉着脑袋,他还是感觉到好痛。在权家这么久了,他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小姐长什么样。
“你家少爷?”多久没听过少爷这个称呼了,似乎从她离开权家后就没停过了。林希若有所思的注视旁边的劳斯莱斯。“你家少爷是谁?”
“抱歉,我不能透露。”某暗卫怕透露太多的消息,选择了闭嘴。
“奇怪的人。”林希自言自语一句,随后往家门走去。
站在自家门前,她准备从衣袋里掏出钥匙开门,视线无意落在门锁上,准备拿钥匙的动作僵住。锁不认真看,不会发现有什么不同,可一旦仔细看,能够发现这锁被撬过。
锁被撬里了,这是进贼的节奏吗?
这里的治安一向很好,居然有贼光顾她家!
粉唇轻轻抿着,她缓缓放下水桶,极为小心的用钥匙打开门。
与此同时,权昊细细看着周围的一切,唇角的笑意越发浓郁。目光停留在墙壁上的照片,他垂下眼睑,思考了下,认真端详照片。
已经做好准备要捉贼的林希,门被她打开,看到客厅背对她的人。那一瞬间,她石化掉了!这是倒了多少辈子的霉?
听到开门声,权昊眼眸中闪现欣喜,笑意越来越浓,无比笃定开门的就是林希,一声含有浓浓思念的“希儿”叫出来。
俊帅如今蕴含着成熟韵味的精致脸庞,林希再次看到时,她想立刻拨腿就跑。她空闲时会想,权昊对她的喜欢也许是同一屋檐下产生的好感,只要她离开几年,他对她的好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消失。可如今看来,她发现不是这么一回事!到底他喜欢的是她什么?说吧,她一定会改的!
眼睛眨都不眨的看着权昊狂喜的表情,林希表示她很忧伤,本以为是个贼,原来却是权昊,贼还好搞定,可权昊不好搞定啊。这离帝都很远,权昊都找来了,这代表着她逃不出他的手掌心吗?
一年半的时间,她长大了,以前有些婴儿肥的鹅蛋脸,此时却是标准的鹅蛋脸,明眸一如既往的清澈又充满灵气,身高也长了几公分,笔直的腿更显修长。
“希儿。”一年半来,随着她的离开,他每天如是活着黑暗的世界中,如今再见到她,那颗被冰冻起的心脏似乎温热起来,暖暖的,她彷如他世界中的太阳,只要有她,他的世界每天都是被阳光照耀着,温暖中夹杂着喜悦。失而复得的心情,难以用文字来表达。
他面上的喜悦笑容,她想无视都无视不了,他的笑太过耀眼。
看着他一步一步向她走近,她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快跑,再不跑就没时间了,她一定又会回到权家的。瞬间转身,她快速往楼下跑去。
她转身离去的身影,无疑是利刃狠狠插在他心口上,血液宛如廉价的汁水无情的流着,她的行为,就像是在讽刺他的痴,他的傻。
没有她在身边的日子,度日如年就是最好的形容。
原来,权家人只要找到命定之人,就舍不得TA的离开,
原来他对她的爱那么深,明知道她不爱他的情况下,他还是执着的想要把她留在他身边,哪怕她什么都不做,只要站在他的身边,他就会喜悦,没有了她,世界除了黑白再无任何色彩。
她可知,她的离开对他来说是多么大的伤害,为什么她就不能有一点留恋?
失而复得的心情没有维持多久,他随即狂躁。“林希。”
甩甩头发,林希仿佛没有听到权昊那蕴含着不悦的叫声,她加速的往前跑。这实在是太恐怖了,还是赶紧离开的好,天知道,她回到权家会怎么样?她这是重生错身体的报应吗?
走廊上,他冷冷看着她飞奔的身影,薄唇抿成一条直线,眉眼中悲伤不断在流走。
跑了一半的林希,没有听到身后有人追来,感觉有些奇怪。
她停下脚步,看到正在走廊上静静凝视她的权昊,眼中闪过疑惑扫视周围一圈,她发现了很多的不寻常。比如为什么花丛后,她为什么能听到有人急速往这里跑来。
没等她找到答案,兵分三路的安慰们已经把她团团围住。
无力抚着额头,她彻底无语了,原来权昊早料她会跑,人家早就安排好暗卫围堵她。她大意了,竟没能发现周围的特殊,果然没事站在树后面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人。
“小姐,请您上去。”被林希砸中脑袋的某暗卫弯下半腰,恭敬说道。
环视一圈围着她的暗卫们,她无奈舔了一下唇瓣,她就说。权昊怎么这么淡定,他这是等着她往他的坑里跳呢!
白嫩的双手握着拳头,她计算着,如果要动手的话,她的胜算会是多大。算了一下,她还是不做无力功了,这边把人给打倒了,谁知道另一边还有多少人啊?
无奈伴随着郁闷,她听话的乖乖上楼。
呼出一口气,她无聊吹着额前刘海,有气无力的道。“你想怎么样?”艾玛,前世好不容易摆脱一神经病吧,现在却是遇上一变态,还有什么比这更倒霉的吗?
权昊不发一言,定定凝视她的容貌。
“说吧,你这次来的目的是…。?”话语还没说完,她被他狠狠拥入怀中,他有力的双臂感觉要把她的腰身勒断了,他坚硬的胸膛,她很不适,感觉自己快没气了。
薄唇轻轻贴在她的耳畔,他眼眸中的迷恋淹没了一切,“你这辈子只能和我在一起。”
第060章 爱是疯狂
她的身子被他紧紧拥着,他有劲的力度,宛如想把她揉碎,嵌进他的骨子里。只要这样,她就不会离开他了。
空气彷如被隔绝,她喘不过气来,厌恶的皱起眉,“权昊,你放开我。”
“一旦放开,你不会再属于我。”浓重的不安浮上心头,他就像是个迷路的小孩,历尽艰难才找到回家的路,此刻,说什么他都不愿意放手。
她清新的体香总是让他有种莫名的安心感,她不在他身边的一年半里,他的心空荡荡的。找到了她,他的心被填满,她对他而言有神奇的魔力。
林希粉唇紧紧抿着,感觉她的腰快要断了,故而不悦的她黑着脸,不悦道。“权昊,你再不放开,我要生气了。”老天啊,她这是上辈子欠了他的吧。她的力气比平常男子大很多,可一对上权昊,她就觉得她是柔弱的娇女子,有力使不出,只得受制于他。
低眸注视她诱人的唇,他的心噗通噗通的跳着,装满了满满的喜悦。“希儿。”微微低头,性感的薄唇吻上了她的唇,温热的触感让他忘记所有,他的心,他的脑海,他的身体,只记得她。唇,没办法移开,他暖暖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上,弄得她脸上有些痒痒的,
她身子猛地一僵,想要拒绝,想开口说话。
突然,她感觉到温温热热的东西在舔着她的牙齿。
她用力想推开他,万恶的男女体力之差,她推不开他。他的舌畅通无阻的进入她的口中,他的舌一点一点和她的舌缠绕在一起。
睁大眼眸扫视周围已经移开目光的暗卫们,她怎么有一种感觉,他们像是动物园的动物正在表演给观众看。他的吻技相对以前来说,有所提高,不过还是有些生涩的。
想要拒绝不了,面对着权昊,她又下不了狠劲,把他的舌头咬破。
氧气似乎不够用,身体泛着酥酥麻麻的感觉,如是触电般,他舍不得这个吻。过去的五百四十七天的夜里,对她的思念想要此刻倾泻出来。
有些小喘气,她依然被他拥着,抬眸注视他的黑眸。
“希儿,我们回家吧。”
回家!林希一下子炸毛了,俏脸布满阴霾。他们的家?吓死她,她的家不是权家,她家在这。
“希儿。”他放开她,轻轻用手摩擦了一下她白皙的脸,眼中的爱恋一览可见。
林希咬了咬下唇,没有回答权昊,指尖梳理了一下凌乱的发尾,随后转身走进屋子里。权昊见状,也跟着她进去。
懒洋洋的姿势靠在软绵的沙发上,看着坐在身旁的他,她不由得纠结起来。双手十指紧扣平放在小腹上,目光落在电视屏幕上,她一向没有波动的心面对此情此景,有些乱了。
原以为,时间会消磨一切,看样子,这句话不是全对的。
她很怀疑一点,是不是只要她没死,她即使是在天涯海角,权昊都能找到她。权家的权势到底有多大,她略知一二,权家想要找到一个还生还的人,不过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哪怕她现在再离开,被找到也是迟早的事情。
“希儿,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家吧。”
“我不会跟你回去的。”林希站起来,直直对视权昊,清冷的声音在说着无情的事实。她很清楚她并不爱权昊,三年的相处,他依旧是陌生人,和他过一辈子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漆黑的眸中,满满都是她冷漠的脸,刚才还温热跳动的心,瞬间被冰山覆盖,明明是夏天,此刻屋子里的温度却是比寒冬还要冷,透入骨子里冷令血液在倒流,他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压制住悲伤,他身体微微一颤栗,“为什么?”
“三年前我没有对你说的话,看来我现在要对你说了。”明眸比任何时候都要淡漠,她冷冷把话语继续,“我是一个很自私的人,只要我自己过得就行了,我不愿意的事情,谁勉强我都没有用,何况我不喜欢你,你是权家的大少爷,只要你勾勾手指,大把女人任你挑选,你又何必纠缠我不放呢?我们之间不仅有年龄上的差距,世界观和价值观,…。”
还未听完她说完,他已经受不了,恐慌爬满了他的身体,他呼吸不过来。她冷漠的话语如同世间最锋利的刀剑,一刀一刀在刮着他的心,腾地站起来,他眼中的爱恋全化成疯狂。“对,我是权家的大少爷,可我也只是爱你的人,我只要你一个,其他人我不要。”
宛如誓言的话语,听得她皱起秀眉。“权昊,你已经二十七岁了,是一个成熟的人。我不知道你喜欢我哪一点,但是我想告诉,强扭的瓜是不会甜的,就算我跟你回权家,那我以什么身份回去,权家二小姐?哈,你那圈子里,谁都知道我和权家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这个称号对于我来说,只不过是好听一点的称呼。或许说,我以你女朋友的身份住在权家,别傻了,我林希这一辈子,不喜欢这种生活。”
原来她介意的是这个吗?
血红着双眼,他急了,抓着她的手腕,生怕她像一年半前消失。“希儿,我们结婚,我们名正言顺的住在一起,好不好?”他都不知道话语中带上了恳求,他只知道他这辈子只爱她一个。
她一脸黑线,她说的话他到底有没有理解?“我说的不是这个问题,而是我不喜欢你。权昊,你理解能力有问题吗?”
他捂住耳朵,稚气的扭头道,“我听不到,我听不到。”自欺欺人的话语,想要安慰自己。“希儿,我爱你。”他以前不敢说出爱这个字,怕吓到她,如今顾忌不得,他想让她知道,他爱她爱得有多么深。
她无奈咬着下唇,白眼一翻,“权昊,你别这么幼稚行吗?爱什么爱?”见他还是捂住耳朵,像个小孩似的,她恼了,用手想扒开他的手,“我真搞不懂你,你都二十七岁了,就别像个小孩一样。”
“希儿,你不爱我,我爱你就好了。”她不爱他没关系,他爱她就好。
他可怜兮兮的,仿佛是被抛弃了,看得她想翻白眼,她怎么都想不明白,第一次见他时,他是一个尊贵无比的世家公子,如今看他这般模样,她郁闷了。
“你真够烦人的,都说了我不喜欢你,更别说什么爱。你赶紧回帝都吧,就当我们从来没认识过。”她十分嫌弃他来找她,平淡如温水的日子她还没过够。
他面色一阵发白,摇摇欲坠的模样。“希儿。”
“我叫林希,别叫希儿了。”她推着他的背,想要把他推出去,还她一个安静的环境。
他猛地转身,紧紧盯着她不放,“没有你,我活不下去。”
她秀眉一挑,不以为他是在说真话,不以为然回道。“时间会改变一切,你只是没有找到你真正深爱的那个人,况且,地球少了谁都一样在转,没了我,你可以找到更好的,我不值得你喜欢。”
来之前的希望,如今却变成了绝望,比起以前,她更残忍了。
双手紧紧握着她的肩膀,他眼神发生了变化,坚定道。“我就要你爱我,哪怕不择手段。”
他的表情很认真,她想一口老血喷在他脸上,“你这是威胁我吗?”
“不是。”
“那你把手放开。”她的肩膀被他捏着,她想动都动不了。
“黄博说,你只要生下我的孩子,你就不会离开我了。”
其实黄博的原话是:女人嘛,只要有了孩子,哪管什么爱不爱,都会留在孩子的爸身边。
这句话不能说对,也不能说全对,只能说因人而异。
什么?她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在他眼中,她捕捉到一丝危险的气息。“你想做什么?”
“希儿,生一个我们的孩子,好吗?”明明是征求的语气,在他口中说出来,就变成了肯定句。
她身体绷紧,“你疯了?”吓死人了,前一秒还是伤心不能自已下一秒就是坚定,这变换太快了。
“如果我疯了,就是因为你而疯的。”
“有病吃药去,别没事就来吓唬我。”
“不是吓唬你,我是认真的。”
“抱歉,不管你是认真还是不认真,我不接受。”
“没事,只要我接受就行了。”说着,他行动了,把她打横抱起,往她卧室走去。
“权昊,你神经啊,放我下来。”他行走的速度太快,她怕掉下来,紧紧揽着他的脖子,她大为紧张。喂!喂!
在门外的某暗卫,听到自家少爷和小姐的对话,脸不红心不跳,默默把大门关上。
他把她轻放在床上,强势以跪趴姿势压制住她,她动弹不得。她只得睁大明眸,一脸紧张看着他。
“权昊,你放开我。”男上女下的姿势太惹人遐想了,她双手被他紧紧握住,她想反抗都反抗不了,除非…。用了那招,她估计会被权家追杀吧。
他弯下腰,轻轻摩擦她的脸,很舒服的触摸。“希儿,爱我好吗?”
不好!她想大叫出声,现在这个情况,她不能激怒他,所以她怂了。“你让我考虑考虑呗。”
“一辈子够吗?”
等多几百辈子吧,她心中默默回答了,可依旧不敢说出来。
眼眸眨了一下,他在等待她的答案。
“够了。”她有些焉焉的,眼中的光彩褪去了。怎么办?怎么办?换了平常人,她哪需要什么纠结,直接一招搞定。
她的床是单人床,一个人睡刚好,两个人睡有点挤,反观两人现在的姿势,咳咳,单人床是刚刚好的。
他的唇吻上了她的脸,她的味道很清新。
她眼睛一闭,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了,也不是说他的碰触让她恶心,是她不能接受这种情况下被那啥。她也不是什么纯情少女,装贞洁烈女的事她做不出来,只是,只是,她为什么要强迫的。
他的胸膛紧紧压在她的柔软的胸脯上,她觉得她的心脏不好使了,心跳都漏了一拍。他的唇吻完她的脸,来到她肉肉的耳垂,舌伸出,如同品尝美味般细细舔着,眸色变得幽深,他还想要更多,他不满足如此。疯狂的想法已经吞噬了他的理智,他不能没有她,不管用什么手段,只要她留在他身边就好。
想挣扎吧,挣扎不了,想动手吧,又得掂量一下后果。
为什么可以这么纠结?难道她只能被吃掉?
睁开眼眸,她皱紧秀眉,“权昊,不要。”
她抗拒的声音,在已痴迷的他听来,她因为是第一次,所以有些害怕。他放开她的手,抚着她皱紧的秀眉,他不喜欢看她不开心的模样,“你不要害怕,你会喜欢的。”
他的话语等于没说,她唇角抽得不能再抽了,能动的右手狠狠掐上他的脸蛋,咬牙切齿道。“我不是害怕,我是不想,你下来。”
“不要。”他拒绝。“我们不发生关系,你不能怀孕,这样你就会离我而去。”
除了翻白眼,她想不到做什么更能表达她的郁闷了。
老大,如果一个女人不爱你,你就算让她怀孕,又能改变什么。如今不是封建时代,别忘了,这年头还有人流这手术,怀孕了不想要孩子的大有人在。
“就算我恨你,你也要这样做吗?”她很想泪流满面,以前她最讨厌的就是矫情,现在她也要说着矫情的话语,琼瑶式的话语她真不愿意说的,情势所迫,请允许她矫情吧。
“没有爱哪来的恨。”他彻底曲解了她的意思,“希儿,你不爱我,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