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权少溺宠,娇妻难养〗第18部分

你至少喜欢我。”眉眼中掠过一抹惊喜,他的唇吻上她的额头。
一直自认为是淑女的她,听到这曲解的话语,爆粗口的冲动很强烈。这到底是听不懂人话,还是智商不太高。
摸了一下沾上了他唾沫的额头,她下身抵着他的火热,敏感的她心中绷紧那条弦快要断了,她果断的用手捂住他的嘴巴,“权昊,你别冲动,我们有话好好说。”
他握住她小小的手,舌舔着她如葱白的指尖,“这时候不适合说,适合做。”
指尖上传来的湿润感,他的动作毫不Se情,看上优雅至极,漂亮的眉眼藏了什么,她一览可见。她浑身一颤,指控道。“你这是强Bao。”
“你用词错误了,这是你情我愿。”他慢慢的放开她的手,恶劣的双手抚上了她的柔软。“希儿,你身材很好呢。”
“靠。”她还是忍不住不爆粗口,什么你情我愿,这分明她是被逼的好吗?隔着衣衫传来的触感,她吓得极快用手捉住他的双手。“权昊,再这样我真的生气了。”以前被他玩笑似的占便宜,她可以不在意,现在不行,他这是来真的。
“你不会生气的,你会喜欢的。”她的力道,在他手中轻易被化解,反而变成他捉着她的双手。心和脑海都是疯狂的状态,他听不入她的话语。
被强迫的状态,谁会喜欢啊,她又不是受虐狂。
“我真的生气了。”她很认真很认真的说道。
他如是没听到,胸膛离开她的胸脯,继续舔着她的指尖,。
“权昊,你聋了吗?”她气得大叫,想抽回自己的手却是做不到。
“你很累的,留点力气待会再叫,我会喜欢的。”这些明面看起来很正经的话语,实则暗藏什么,成年人都能听懂,偏偏在他口中说出,带了一种致命的诱惑。
“你喜欢是你的事,可我不喜欢。”他的姿势改变了,变成跪坐的,她上半身没有被压住,她得以起来,明眸恶狠狠的瞪着他。
他松开了她的双手,改为单手揽着她的腰,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脖间,右手掀开了她的衣衫,游走于她的肌肤上,摩擦着,温度逐渐在升高。
他滚烫的火热有越来越大、硬的趋势,顶得她很不舒服。
敏感的肌肤有他炙热的大手,正好摸中了她的敏感点,粉唇微微张大了点,眼神一变。她想阻止他继续探下去,再继续,这恐怕她不是被强迫的了,而是自愿的了,太可怕了。
握住他的手腕,她放柔了态度,“权昊,我才十七岁,不适合做,你放开。”说完,她都要鄙视自己了,这什么烂借口?!
唇停止吻她的颈间,他有些茫然的眨了眨眼,“不小了呢,可以做了。”他的身体在叫嚣着,他要她,只有这样她才不会离开他,然后他们会孕育一个属于他们的孩子。
“我来大姨妈了。”
还能有比这更强大的理由吗?
“你生理期不是这个时候。”说话期间,他的手还不忘来到她背后的内衣扣上,正在研究怎么解开。
“可是…。”苦逼的她,继续想理由。
“你太吵了。”还没等她说完,他的唇封上了她的唇,美妙的感觉让他沉醉于此,小腹的火苗已变成烈火。
她背后的酥麻感令她身子一软,感觉她的内衣快被他解开了,一眼一瞪,看他迷醉的表情,知道他正是放松的时候,用尽全力把他一压。
两人的姿势变成女上男下,她坐在他身上,粉唇抿着。“你这么喜欢强迫是吧?我就让你尝尝什么叫做强迫!”
------题外话------
重逢第一件事,就是做那啥,做那啥~
咳咳,下一章提示,或许有点肉末,为怕不过审核,我尽量写唯美点~·
唯美,呜呜~不太想写唯美,太清水的言情看着伤胃啊,得有点肉~
第061章 关于名分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干柴遇上烈火,一点即着。
一开始林希只是想逗一下权昊,谁知道到最后却变成了烈火。
她中间有装病过,权昊也上当了,担心的他倒了含有洗洁精的水给她喝,结果破功了,当场装不下去。
他又不肯放过她,她拒绝不了,这场欢爱倒变得理所当然。
说不清是谁诱惑谁,理不清是心理上的反应,或是更多的是她渴望。
是厌恶,还是渴望,还是愿意…。
然而这一切变得不再重要,她已迷失方向,在他身下尽情享受,一起攀至最高峰。
放纵、沉沦的夜晚过去,卧室里的床上躺着一对相拥而眠的男女,带有炎热气息的阳光透过窗户照了进来,她展翅高飞蝴蝶般若的睫毛颤了颤,金黄阳光有些刺眼,睡得迷糊中的她皱眉。
随手一拉身上的被子盖过头遮挡阳光,闷热的气息一传来,她半清醒过来,快速把被子掀下。
海市虽是一年四季如春,可六七月比平时来说还是很热,房间里不开空调会很闷。
“把空调开一下,热死了。”她半睁着眼眸,烦躁不已的说道。
早已醒来的权昊,看了她还处在半醒半迷糊的状态,悬空的心如是被她紧紧捏着。
揉着眼眸,她在桌上一阵乱摸,摸到遥控器,按下开关键,卧室里开始清凉起来。
往左一看,看到满脸笑意的权昊,她大脑空白一秒钟后,想起了昨晚所有的事情。
是要害羞?还是淡定?闪亮的眸子里焕发神采,嗯,她应该是淡定的。
当做无事发生的抿唇一笑,她把所有头发撩到右肩上,这样的动作充满了无限风情。瀑布般美丽的乌黑秀发随意散在肩上,殊不知她洁白的颈间有许多惹人遐想的吻痕。
“希儿。”他直视她,觉得她的行为有点不太能理解。
“你可以闭嘴了。”她掀开被子,利落的下床。俏丽的脸庞有滋润过的痕迹,她彷如昨晚没有放纵过,撕裂的疼痛已忘记,双腿虽是有些酸涩,可她还是很精神,没有什么小说和电视上形容第一次后的夸张情况。她不是真的处,只是身体上才是处。
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她现在不想回忆起来,实在是太丢脸了。
低下眼睑,看着身上的睡衣,她的太阳丨穴隐隐发痛。
权昊从床上下来,紧紧拥着她的身子,贪婪地闻着香甜气息。“希儿,还痛吗?”
“痛就不会这样了。”她嫌弃他的贴近,“离我远点。”
“我们有名副其实的夫妻关系,希儿打算什么时候给我名分?”
额头冒出黑线,这话她听得怎么这么别扭?
好像角色反了吧!一般发生关系的第二天不是女的要名分吗?怎么到她身上,角色就反了,弄得她好像强迫良家妇男似的。
“没名分,死远点。”林希皱着眉,口吻十足嫌弃。
昨晚可以当做是意乱情迷,但是现在不能给承诺,男欢女爱不能决定爱情。
脸轻轻摩擦她的俏脸,热气正在蒸发,他唇角微翘。昨晚的一切是他所料未及的,他由一开始的冲动最后转变成主动,大部分原因是因为她的愿意。她若是不愿意,他也不会强迫她的。一个女人愿意和你发生关系,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她就算不爱你,也是不讨厌你的,意识到这个,他的心是狂喜的。
“没名分也可以,起码你也得承认我是你男朋友。”他眉眼溢着幸福的笑意。
男朋友也算名分吧!林希歪着头想了想,“死远点。”
“我们今天回帝都吧。”他舍不得放开她,深拥着。
“不回。”林希不悦拧眉头。
“希儿在这里还没玩够吗?”权昊就像是个听不懂的。
“不是没玩够,是我现在不想回帝都。”推开他,她走到梳妆镜前梳理头发。
回去那干嘛,在这都还没腻,当然不想走。
“希儿要住多久才回去?”
“一辈子。”
“希儿是要在这里定居吗?”这里山清水秀,的确是个好地方。
她放下梳子,郁闷回头,冷眼瞪着他。
“权昊,能不能别曲解我的意思?你是理解能力有问题,还是压根就听不懂我的意思?”
“这里环境好,很适合居住,我们结婚以后可以在这里定居。”
她紧皱着眉宇,“权昊,你是没睡醒吧?”
真不想说太多,她的意思他也歪曲得太厉害了吧,还结婚以后定居在这里,吓死人的节奏吗?
“睡醒了。”他很认真的回答。
“那就好,你赶紧回帝都吧。”她心里咆哮,神呐,快把他带走。
“你不回,我也不回。”对于这点,他持坚定的态度。有她的地方,他总能莫名的安心,一旦身边没有她,连呼吸都是锥心的痛,他不能没有她。
简直没办法继续把话说下去,林希打开衣柜,挑选了她今天要穿的衣服。“算了,你不走我走。”
“希儿,你这是跟我闹脾气吗?”她恼怒的模样,他轻笑问道。
这算是牛头不对马嘴吧,林希扬起手中的衣服就想这么砸上去。“我要是闹脾气,绝对不会是这个样子,现在请你出去,我要换衣服。”
“我去准备早餐,你换好衣服就出来吃早餐。”
“去吧,去吧。”她嫌弃得扬扬手,像是赶人般。
拿着衣服站在镜子前面,她脱下身上的睡衣时,无意看到了床上遗留的痕迹,不是纯情少女的她当然不会脸红。糟糕,她差点忘记,昨天他们没有做安全措施,万一不好运怀孕了呢?
一想到自己大着肚子穿着婚纱,心不甘情不愿的被逼着嫁给权昊,她浑身发冷,赶紧把这个荒唐的想法驱逐出脑海。咬着下唇,她微眯着眼眸,不会真的那么巧吧。
边纠结边把整理自己身上的衣衫,当擦上护肤水那一霎那,她决定了。何必纠结呢,吃事后避孕药就是了。
李芸做了很多煎饼,一大早兴致勃勃来到林希家门口,用力的敲了几下门,扬起笑容准备给她一个大大的惊喜。
在暗处藏着的暗卫们,看到一个大概二十岁左右的女孩敲自家小姐的门,全都想着,要不要现在去把女孩请走,免得她打扰了小姐和少爷的二人世界。
没等暗卫们做出反应,在厨房中正忙碌的权昊听到敲门声,用纸巾擦了擦手,便出来开门。
门被打开那一瞬间,李芸笑眯眯的把手中的煎饼扬高,“林希,你看,这是我做的煎饼。”急于想要展示自己手艺的李芸,她正准备打开饭盒,意识到不太对劲,她眼前站着的人不是林希,而是一个俊美男子,他正用疑惑的眼神看着自己。
李芸先是愣了愣,后退两步看了看门牌号,确定自己没走错。“林希在吗?”
“你找她有事吗?”权昊面无表情道。
“她在吗?”被冰冷的眼神注视,李芸吓得后缩一步,小声问道。
眼前的男子虽然真的是很帅,李芸可没那心思欣赏,她现在满心都是问号。怎么林希家里突然多出了一男的,也没听她说过她有男朋友什么的,这个男的是谁啊,怎么看起来冷冰冰,身上散发着一种生人勿近的气息?
“你等一下,我去叫她。”权昊转身向卧室方向走去。
“谢谢。”李芸不知自己为何突然感觉有些心虚起来,为什么她有一种罪恶感,好像是打扰了什么?
“希儿,你换好衣服了吗?有个女孩找你。”他轻轻敲着房门。
当面对的是林希时,权昊的声音温柔得如是要滴出水。
没有权昊的话语,李芸硬是不敢踏进林希家里一步,听到俊美男子叫林希为希儿时,她直觉,这男子和林希肯定是亲密关系,听听,刚才对她冷冰冰的话语,一对上林希就是温柔的声音了。林希这死丫头,认识她这一年多来,竟然没提过她有男朋友,待会她要逼供。
刚穿上拖鞋,林希便听到敲门声,淡淡回道。“知道了,我等会出去。”
“她到等会,你等一下吧。”权昊脚步不离开房门前,神色淡漠的对着在门外的李芸说道。
“谢谢啊。”李芸感觉自己除了谢谢就不会说其他词了。
三分钟后,洗完脸的林希终于舍得走出房门了,看到门口站着李芸时,她扬起一抹甜美的笑容。“怎么这么早就来我这?”
见林希出现,李芸快速走到她身边,用着打探的口吻问道。“那帅哥是你男朋友吗?”八卦比什么都重要,她忘记来这里的目的了,饭盒装着的煎饼已不再重要。
“你干嘛那么八卦啊?”林希拒绝承认权昊是她男朋友。
李芸斜着眼注视林希,一副姐俩好的表情。“拜托,好歹我们都认识一年多了,问一下这很正常嘛,再说我们什么关系啊,好朋友耶,好朋友有男朋友当然要关心一下。”
林希瞟了一下厨房所在方向,笑了笑,“随便你怎么说。”
感觉有戏哦!李芸故意坏坏的眨着眼睛,刚好林希是把秀发撩在右肩上,颈间的吻痕非常明显,就像是在昭告大众她昨晚做了什么。一开始只顾着八卦的李芸没有看到林希的颈间,光看脸了,现在目光落到她颈间深浅不一的吻痕上,眼珠子要掉下去了。
“林希,你昨晚该不会…”剩下的话语,李芸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眼睛睁得大大的,惊讶看着林希。
疑惑李芸的惊讶,林希摸了一下颈间,突然醒悟过来了,赶紧把秀发披散,掩盖住吻痕,“不要想歪。”
“我怎么可能不想歪,你真的和他做了?”吻痕,换衣服,帅哥,把这些联想起来,除了那种事还能怎么想?
李芸坐在沙发上,视线往厨房看着,皱着眉,这件事对她来说太震惊了。林希才十七岁,那帅哥看起来怎么说都有二十五岁了。未成年人对上成年人,这算怎么一回事啊?林希也傻,没到十八岁,就和别人做这种事!
“你可以把音量降低一点的。”林希好心提醒。
“林希,你傻啊,你还这么小,怎么就这么不爱惜自己,和别人做这种事呢?那男的是不是看你年纪小,骗你啊!”看到林希无所谓的表情,身为朋友,李芸都要为她着急起来了。怎么平时看起来一聪明的人,怎么到这种事上就傻了呢?
“大小姐,请打住,这是你情我愿的事情,请不要说得这么不堪。”即使她不太喜欢权昊,可这种事情是你情我愿的,没必要贬低权昊,何况权昊对她不差。
“林希,不是我说你。”李芸痛心疾首的口吻,很为林希的想法着急。“我知道现在的人早熟,可不管怎么早熟,都不该那么快吃禁果,何况你和那男的年纪差这么大,有没有将来还说不定有没有结果呢,你怎么就这么傻呢?”
“他叫什么名字,几岁?什么工作?住哪里?哪里人?你俩怎么认识的?快说出来,让姐给你把关把关。”自持比林希大三岁的李芸,总是爱装是林希姐姐。
林希哭笑不得,抬眸注视从厨房出来的权昊,只见他黑着脸,眼神冰冷的看着正在喋喋不休的李芸。
“李芸,别说了,再说他都要生气了。”她觉得李芸说的蛮好玩的,可看到权昊的面色都黑了,她有些于心不忍,好歹人家也是世家子弟,不仅在商界有一番作为,黑道上也蛮有地位的,如今被李芸这么说,他不爽是很正常的。
还打算继续说下去的李芸,抬头看到权昊面色阴沉注视她,她吓得心跳一停。“喂,不用这样看着我吧?这件事怎么说都是你的不对,你怎么可以拐骗未成年人呢?”心有些发毛的李芸,为了林希,壮起胆子冷声道,别看她表面上挺强硬的,其实她心里挺害怕的。
“没了解到事实,你乱说些什么?”权昊不悦拧紧眉头。
“喂。”李芸突然站起来,试图和权昊对视,最后还是逼于他身上的强大气势,她视线乱瞟,“我认识林希一年多了,从来就没见过你,你突然冒出来,一看就觉得不像是好人,别以为我家林希好欺负。”
第062章 结婚问题
“你家林希?真好笑,希儿什么时候变成你家的了?”权昊抿着唇。
“不是我家的,难不成还是你家的!”李芸双手叉腰,想强硬一点,最后发现像是个泼妇的造型,她默默垂下眼睑。“叫什么希儿,肉麻兮兮的叫她,你以为就能改变你拐骗未成年人的事实吗?”
“可笑。”薄唇冷冷吐出两个字,权昊眼眸里溢满了笑意对着看林希说道。“希儿,早餐准备好了,去吃早餐吧。”
李芸低头看着林希脸上的笑容,霎时,感觉到碍眼至极,心里暗骂,没良心的家伙,自己替她出头,她倒好,还在笑,丝毫不知道吃亏了,缺心眼的小孩。“林希,说,他是你谁?是不是他哄骗你?别怕,姐给你出头。”
“我是她男朋友,你是她的谁?”见希儿久久不说话,权昊代替她说了。
“我是她好朋友,林希都没说你是她男朋友,你说什么我都不会信的。”李芸坚决护着林希。“林希,别怕,说出事实,姐替你出头。”
林希缓缓站起来,脸上勾勒出浅浅的笑容,充当和事老道,“你俩就别吵了,吃早餐吧。”
“先说他是你的谁,你可千万别给人骗了,别以为你年纪小就玩得起。”李芸利眼瞪着权昊,傲娇的撅起小嘴,就像是在向他宣战,她不怕他。事实是,她心里怕得要死,现在的动作只是为了掩饰心中的害怕,谁让她是弱女子,她打不过男人。
“李芸,很感谢你对我的关心,但是他真不是什么坏人,我来着这前就已经认识他了,你也别紧张,只有我骗他的份,他骗不了我。”林希感觉,不作出解释,她别想吃早餐了。
“可他看上去就不像好人啊!”李芸坚持权昊是坏人,就算不是坏人也不是什么好人,哪有正经男人骗未成年的小姑娘上床的,搞不好,这美丽的皮囊下藏有一颗黑心。
“我叫权昊,今年二十七岁,岭林集团的现任总裁,欢迎你去查证。”李芸护着希儿的行为,他看在眼里,想到她是希儿的好朋友,他勉强压下心中的不悦。
“林希,你还说他不是坏人,都比你大十岁的老男人,也不知道结婚生子没,来骗你这小姑娘,太可恶了。”李芸自动屏蔽功能太强了,权昊后半句完全当没听到。
一直介意比林希大十岁的权昊,听到李芸这么说,浓眉一皱。
“李芸,你自动屏蔽功能还是这么强啊。”林希若有所思的摸摸下巴,“他不是什么坏人,你也不用这样,一起吃早餐啦。”
“不行,你必须老实交代,你和这人怎么认识的?”
“你就别用你那第一印象去判断一个人的好坏,告诉你很多遍了,这是不好的习惯。我饿了,吃早餐吧。”
“我说,我们是不是好朋友?”李芸严肃的板起脸。
“嗯。”
“那你告诉我,你这个权昊是怎么一回事?一个比你大十岁的老男人你是怎么看得上的?”无视权昊已经黑透了的面色,李芸不怕死的再次重复权昊比林希大十岁的事实。
林希本来不想笑的,架不住看到权昊的扑克脸,她抿唇笑了。“李芸,你说话小心点,小心他生气把你给灭了。”停顿一会,她接着说道。“我跟他的事,迟点再给你说,现在啊,吃早餐重要。”
李芸偷偷瞟了一下权昊的面色,为自己刚才不知死活的一番话冒汗,林希给了台阶她下,她自然也是要顺着下的。“我拿了煎饼给你。”
“谢谢。”接过李芸带来的煎饼,林希斜睨一眼权昊,“吃早餐吧。”
餐桌上的气氛很诡异,李芸吃东西同时偷偷打量权昊。
一个十七岁青春少女,一个二十七岁成熟的帅哥,怎么看都不觉得配,怎么林希就看上了这冷冰冰的权昊?除了人长得很帅,还有什么优点吗?
“李芸,吃东西时,麻烦你不要东张西望,想做贼吗?”对面的李芸时不时打量权昊的目光太明显了,林希想不看到都难。
“吃你的啦。”李芸放下手中的勺子,不满道。
散发着诡异气氛的早餐吃完后,李芸想离开的,但是想到林希和权昊之间的事情,她又舍不得离开了。
趁权昊洗碗之际,李芸拉着林希进入卧室。“林希,快点老实交代,你和权昊是怎么一回事?他怎么突然冒出来了?”
“总之他不是我的男朋友,你也不用怀疑他是坏人。”她和权昊之间的事情哪能一时间就说清,想了想,她还是简洁回答。对于他们之间的关系,她定位为熟悉的陌生人,至于昨晚发生的事情,抱歉,她不是非常在乎,这又不是什么封建时代,贞洁没那么重要。
“什么?”李芸目露震惊的盯着林希看,“你疯了吗?不是你男朋友,你跟人发生什么关系啊!万一怀孕了,怎么办?你是要当未婚妈妈?还是要去医院搞定?”
“哎哟,这种事情一时半会跟你说不清楚。我会让他尽早回帝都,这期间内,你不要像刚刚那样说他,你要记住一点,他不是你能惹得起的人。”她突然好想念以前的身体,不像现在未成年的身份,真是够麻烦的。
“我真不知道该说你聪明,还是说你蠢死了,一个女孩子家,随随便便就和别人发生关系。”李芸开始喋喋不休的说教,“你图人家什么?长得帅,还是那啥好…。”
听了一大堆像是老妈子说的话语,林希感觉烦死了。“ok,ok,求你不要说了,万一被他听到,你就死定了。”她不是在恐吓李芸,权昊自出生就是天之骄子,哪有被人这样说过,李芸再这样随意猜测还当着他面说出来,他要是背后搞点小动作,够李芸下半辈子活在悔恨中了。
“他到底什么身份啊?”李芸被林希语气吓到了,弱弱问道。
“高干子弟。”
“怎么高干法?”高干子弟也分很三六九等啊。
“权家是一个世家,存在也有几千年了吧。”
李芸一听到有几千年历史的世家,眼睛瞬间瞪大了,冒出星星光芒。“靠,林希,你是怎么认识这种高干子弟的,要不给我也介绍一个。”
“可以啊,不过你得有手段驯服那些高干子弟,高干家庭不是那么好进的,就算你进去了,你也得有实力护住你自己的地位。”
“这倒也是。”李芸自认手段不够高明。
两人还想把话题继续,门在这一刻被打开了,权昊脸上扬起温润的笑容。“希儿。”
“有事?”
“我们回帝都吧。”
“李芸,你先回去吧。”林希想了想,还是让李芸离开这里。
看一眼林希,再看一眼站在门口的权昊,李芸一头雾水,默默的点点头,继而迈开步伐离开。
“我说了,我不回帝都,你都没听见吗?聋了吗?”她不回帝都,坚决不回。帝都不仅有权昊,还有沈景琦这神经病,回那有什么好的?
权昊握着她柔暖的手心,“那希儿想在这里住多长时间?”
“这个问题已经说过了,我不想再跟你继续说,我是不回帝都的。”
“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这里,我想在这里住。”这个勉强算理由吧!
“我们回帝都结婚,我们在这定居,好吗?”权昊小心翼翼看着她面色,提出了这个建议。她不喜欢在帝都没关系,只要他们结婚了,就定居在这里。
“首先我才十七岁,还没到法定年龄,更何况你觉得我们结婚合适吗?”她不想装嫩,可这种情况下除了装嫩还能做什么。结婚,一想到和他结婚,她就要晕了,住在一起已经够呛了,还要下半辈子都在一起,不用活了。
“没到法定年龄没关系,可以找关系,我们是天生一对,是绝配。”
“你要么就住在这里,不提这件事,只要你敢提结婚这件事,你就给我滚。或者你现在就一个人回帝都。”
——分割线——
她所租的房子是面朝大海的,楼下不远处有个海滨公园。
坐在秋千上,晒着强烈的阳光,她想中暑的欲望是越来越强了。
让她晕吧,让她晕吧,这下子要怎么离开啊?
“林希,你怎么愁眉苦脸的?”李芸吃着雪糕,见她苦着脸,很不解。
“能不愁眉苦脸吗,我现在都快烦死了。”一说起这个,她感觉头都要爆炸了。
“因为权昊吗?”舔了一下雪糕,李芸想起今天权昊没有跟在林希身后,觉得有些奇怪。权昊在这里也住好几天了,一点要离开的迹象都没有。
“这不废话吗?”
“我说林希,你这人够奇怪的,你既然不喜欢人家,又要和他发生关系。你不想和他在一起,就让他走就是啦,有什么烦恼的?”听林希说,权昊的家世和背景真是非常好,对林希也好,十足十对待老婆的态度,看得她挺羡慕的。
“拜托,如果真的可以让他离开,我就不会是这个表情了。”权昊是普通人还好办一点,可问题不是啊。
“你就是这种态度,才会让他以为你是喜欢他的,你真不喜欢人家,你就不要和他发生关系,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就等于是给了他希望,有了希望怎么可能轻易离开呢?”
“面对一个美男的诱惑,我就一时间脑子短路了。”如果是因为这个,她会撞墙的,问题不是这个,她以为只要时间就能抹掉权昊对她的感情,现在啊,这不是感情不感情的问题了,这是结婚不结婚的问题了。
“权昊家世很好,长得也帅,你从了人家嘛。”
“普通恋爱还行,我可以甩了他。问题是他跟我说,他想结婚!”
李芸目光停留在林希小腹上,想到他们每天都是睡在同一张床上,难免想歪了。“说实话,这几天你都和权昊那啥?”
“你当我什么啊?当然没有啊。”权昊倒是想,她不想啊。
“那不就简单了,你让他走就是啦。”
“说了八百遍了,他不肯走。”
“那你从了人家嘛。”有钱、有权,长得又帅,这样的男人哪里找。遇到了还不好好把握,纠结个什么啊。
“跟你说,真是气死我。”
“气什么气啊,人家现在对你这么好,你不好好珍惜,放弃了,以后你确定你能找到对你这么好的男人吗?人要惜福啊!”
“你跟陈潇还真是像。”林希从秋千上下来,居高临下的俯视李芸。
“陈潇是谁啊?”
“权昊的管家。”
李芸远远就看到了往这边走来的权昊,想要说出的话语全都咽下肚子里。其实她真搞不懂,像权昊这种男人,为什么林希就是不喜欢?
“希儿,这里很晒,我们回家吧。”她晒得红通通的俏脸,他心中掠过心痛。
“今晚去你家吃饭,你记得做好吃点,我先回去了。”这几天权昊老是在她面前晃悠,看着烦。临走之前,她特意叮嘱李芸。
“知道啦,你回去吧。”看权昊打开伞尽量不让阳光晒到林希时,她超羡慕的。她好想敲醒林希,这么好的男人不珍惜,上哪找去啊?
回到家中,林希懒洋洋躺在床上,准备睡个午觉。
“希儿。”权昊打开衣柜的抽屉,拿出一个包装很精美的小盒子。
“有话就说。”闭上双眼,她略感厌烦道。
“你起来,我有东西给你看。”
“什么东西啊?”睁开眼眸,她没点期待。
“你来打开。”
“麻烦!”林希不情不愿的坐起来,看着他手中的小小盒子,她只觉得熟悉感,戒指一般都是拿这种盒子装的,她皱着眉,“不会是戒指吧?”
“希儿真聪明。”还想给她一个惊喜的,可她看出来了,他有点失望。
“结婚我是不会答应的,戒指你也不用送给我。”她烦躁的挠了挠脑袋,一年半的第一次见面是在床上用身体去交流,第二天就说要结婚,真是够了,她至今都不明白,她有那么大的魅力吸引权昊吗?
“我没说要结婚,这只是送给你而已。”她的拒绝,他也知道结婚是有点操之过急了。
“不要。”
“看一下,你会喜欢的。”他拆开盒子的包装。
盒子里躺着一对帕金戒指,做工很精美,一看款式就知道是情侣款的。她看了几眼,不要说喜欢,她看不上这种戒指。送她帕金戒指,还不如送她钱。
“喜欢吗?”他满脸期待问道。
“不喜欢。”她真实的感受,“送什么好,送什么情侣戒啊,这么丑!”
权昊并不失望,他重新去打开抽屉,拿出一本杂志,“希儿,你看,你喜欢哪一款?”
杂志上面有很多情侣戒指的介绍,看起来很高端的都有,她随意的看几眼。“所有饰物,我只喜欢戴水晶手链,其他的我都不喜欢。”
合上杂志,权昊随后从抽屉里拿出另外一本杂志,“这里有很多款,希儿你看一下。”
“我服了你,我只有心情好的时候才戴手链,其他时候我很少戴,你也不用忙活了,不用弄什么情侣之间才戴东西,我都不喜欢。”不答应结婚,就那这种东西来烦她,真够烦的,她现在就想一脚踹开他。
权昊很明显情绪有些低落了,“我们订婚好不好?”
“郁闷了我。”她被他打败了。“就算你真的很爱我,或者说你很喜欢我也好,求婚的话起码也要跪下吧,请问,你这是什么求婚态度?”上辈子,这辈子,她都没有遇到过比权昊还感情白痴的人。
活学活用就是对权昊单膝下跪的最好形容,他深情款款的注视她。“希儿,请你嫁给我。”说着,双手还奉上了戒指。
如果她是脑残少女,一定会被权昊感动。如果她是大龄未嫁还没谈过恋爱的剩女,也会被权昊感动,可惜,她现在清醒得很。
“快被你气死了,能不能别提这件事,马上给我滚。”没那么气的,看到他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