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权少溺宠,娇妻难养〗第19部分

单膝下跪的模样,她头上都快冒烟了。
“你别生气,我现在就出去。”看到她的怒容,他缓缓站起来。
林希重新躺在床上,盖好被子,闭上眼睛,准备入眠。
出去没一会的权昊再次进来了,拿着手机。
听到脚步声响起,林希厌烦的低吼道。“你烦不烦啊,我想睡觉,你出去。”想睡午觉都那么困难啊,烦躁!
“希儿,你母亲来电话了。”
她母亲来电,林希愣了一下。对喔,这幅身体还有亲人,只是一年多没联系的人,怎么会知道她的电话号码?
烦闷的掀开被子,她坐起来,狐疑的看着权昊,接过手机。
“妈,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
林母一听到女儿的声音,先是嘘寒问暖一番,随即把权昊交代她的话语,一句一句的变作关心女儿感情的话语说出来,不断重复权昊是个好男人,说值得林希托付终身。
林希脸色越来越难看,还未等林母说完,怒火冒上来了,使劲把手机砸在地上。“权昊,你有完没完?”
第063章 设法离开
“你要是这么喜欢结婚,你自己去结就好了,不需要拉上我母亲来为你说好话。”现在算哪样啊?他说结婚就算了,现在还动员林母。
“希儿。”权昊坐在床上,如拍打婴孩的动作轻轻拍着她的后背。“不要生气,我只是怕失去你,所以才想和你现在结婚的。”
“你老是会重复说,不要生气,不要生气,可我真的很生气。”
轻拥她入怀,柔软身子贴紧他身体时,他才会有她不会再不见的想法。薄唇吻了吻她的粉嫩耳垂,他彷如哀求般。“希儿不要生我的气,我只是太爱你了。”他怕她的再次离开,怕下半辈子没有她的陪伴。
“你确定这是爱吗?根本就不是爱。”她突然想起沈景琦对她说的那番话,“还是说我是你的命定之人,你才会如此紧张?”她是不太相信这些东西的,权昊的态度令她不得不去相信,除了这个,没有更好的理由让她去相信权昊会爱上她。
在她口中听到命定之人,他身体微微颤抖,所有思考都在这一分钟失去,越发用力拥紧她,像是把她嵌进他的血肉里,想和她融为一体。“希儿,不是的,我是真的爱你。”他一直把这件事掩盖的非常好,到底是谁告诉她这件事的?
他紧张的解释,她感觉很可疑,莫非沈景琦说的话都是真的。“那你说,你爱我什么?我人是长得漂亮了点,除了这点我没其他优点了,最大的缺点就是自私,自己开心就好,从不理会你的感受,这样的我,你到底我哪一点?”自私是她最大的缺点,这是与生俱来的她想改又改不了。
“爱情不需要理由,真要理由,我爱你的点点滴滴。”
“天底下没有莫名其妙的事,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你的说法,我一点都不相信。命定之人倒是什么样的存在?”
“我爱你。”话语中带有些颤音,他不想让她知道命定之人是怎样的存在,他害怕她知道后,她会再一次离他而去,这样的后果,他承受不起。
“你放手,很痛。”他的力道很大,大得很不舒服。
“不放,我一辈子都不会放手,哪怕你不爱我,我也要和你在一起。”
“你疯啦!”被抱得很难受,眉眼间显示了她的痛意。
“如果爱你会疯,那我选择疯掉,只要和你在一起就好。”脸深深埋在她颈间,他声音沙哑,眸色深幽,口中的话语认真无比。
“你还没疯,我先疯了。”换个情景,换个心态,有个男人对她这样说,她就算没感动,也会有小小的喜悦。现在呢,她要疯了,她的人生为什么这么坎坷,不是遇到神经病,就是遇到变态!
“命定之人到底是怎么样的存在?”她低声自言自语。
“不要说了。”痛苦浮上他的眉眼。
“那你倒是给我说说,命定之人到底是什么?”她蛮好奇的,能存在几千年的世家,在全世界来说,只有权家,那么这个底蕴深厚的世家到底有什么秘密呢?
他松开她,双眸与她对视,“你真的想知道吗?”
“也不是想知道,只是想知道你为什么会喜欢我?”不想用爱这个字,她不觉得他真的很爱她,喜欢她的人多了去,敢爱她的人没几个。
“我爱你。”话音刚落,他吻上了她的唇。
唇被侵袭,她懵了一会,怎么说着说着,就变成接吻了?
他搂着她的腰,纵情的吻着她,吸允她的丁香小舌。
半响后,这个有些野蛮的吻结束。
他喘着粗气,低眸注视她的眉眼,深情道。“我爱你。”
她伸出舌,舔了一下上唇,皱着秀眉看他,“我知道。”
他伸手触摸她小腹,一脸幸福,“也许,你已经怀孕了。”那晚,他们没有做任何的避孕措施。
做梦吧,她已经吃了事后避孕药。
“不会怀孕的。”要真是怀孕了,给她一把刀吧,真不该意乱情迷。
“希儿,不想生我的孩子吗?”他喉咙一紧,抚摸她小腹的手僵硬。
没错,她就是不想生。看他痛苦神色,到了嘴边的话语硬生生咽下去,改为说道。“你也不想想我才几岁,生什么孩子?”
“希儿,你真好。”浅浅吻了一下她的额头,他欣喜道。
好什么好?她不是什么好人,就不要这样对她说话了。
“满了一个月,医生会为你检查的。”他还是执着于想用孩子绑住她,只要有了孩子,她一定会在他身边的,他们下半生会在一起。
“没怀孕你会怎么做?”她有些好奇了。
“等你成年后再让你怀孕。”他很认真。
“你可以去死了。”一巴掌轻轻打歪他的脸,她吐槽似的说道。
“有了孩子,你就不会离开我。”他的右手和她的左手十指紧扣。
“你是不是没恋爱过?”怎么有这么单纯的人,如果孩子能绑住一个女人,这天底下就不会有为情所困的男子了。
“嗯。”他想要的从来只有她一个。
“我还真荣幸是你的初恋。”她要仔细回想,她的初恋是谁了?
“权家人一旦动心了,就会爱一辈子。”
林希推开他,“你可以出去了,我要睡觉了。”
“希儿,我想要。”他湿漉漉的眼眸宛如小鹿眼睛。尝过情事滋味的他,这几天晚上都是和她睡在一起,香软的身躯躺在身旁,能看不能吃,是巨大的折磨,那晚的缠绵一直浮现在他脑海里,一闭上眼睛,那晚的缠绵,他无限回味,感觉自己身下都要爆了。
“我不要,离我远点。”她满脸嫌弃他无辜的表情。
“我难受。”他握着她的手,碰了一下他的炙热。
刚碰触到,滚烫的感觉传来,她飞快的收回手,“你赶紧滚远点,我要午觉。”什么人啊,真是!刚刚还一脸深情对她说,他爱她,现在就要那啥那啥!
“很难受。”他白皙的脸上涨满了红潮。
无奈呼出一口气,她黑着脸,“自己想办法,别来烦我。”
美丽到极致的脸蛋,可怜兮兮的眼神,看得她有些心动的感觉。
“真的很难受。”他的双手摸着她的脸,对准她的唇狠狠吻上去。
…。(和谐N字)
傍晚,凉风吹来,池塘边的柳树飞舞着。
林希郁闷的坐在椅子上看着日落,李芸拿着冰淇淋,吃不是,不吃也不是。“林希,你中午和权昊回去的时候,不会是又做了吧?”视力很好的她,自然看到了林希锁骨上的吻痕,她扶额。
叹息一口气,她托着下巴,“你说对了。”她要怀疑自己了,怎么这么没有定力了,权昊的魅惑,她竟然抵挡不了,下午滚了床单。
“你没救了,既然不喜欢人家,就不要给希望人家,你这样一二再而三和他做,没感情也会做出感情啊!”
“说话文雅点好吗?”她已经够烦了!
“难不成我还要很文雅的说,你俩怎么又发生关系了?”李芸嫌恶,“不说这些,你现在想怎么办?”这才是关键,权昊她看着不错,作为男朋友还行吧。结婚的话对林希来说太遥远了,连二十岁都没有,结婚太早了。
扫视一下周围所隐藏的暗卫,林希抚着隐隐发痛的太阳岤。“李芸,你不觉得周围有什么吗?”
李芸奇怪的看着周围,看完后一脸奇怪,“没什么啊!难道你能看到我们常人看不到的?”
果然!林希面无表情,“你想太多了。”
“反正你和权昊该做的都做了,要不你跟他试试看交往。”十七岁就失身了,这早了点吧。
“他的交往,不是普通人的交往。”
李芸也没辙了,她都没谈过恋爱,出不了什么主意,把冰淇淋递到林希面前,“吃吧,吃完到我家吃饭去。”
“我不喜欢冰淇淋,你自己吃吧。”
“讨厌。”吃了一口甜腻的冰淇淋,李芸想到了个很重要的问题,“你吃事后避孕药没?”
“吃了。”她肯定要吃的啊,不吃等着怀孕啊!
“你是当着他的面吃,还是偷偷的吃的啊?”
“偷偷吃。”哪敢当着权昊面吃啊。
“你要是打算一直发展这段关系,避孕药吃得太多对你身体不好的,你俩还是做防护措施。”李芸歪着脑袋想了想,“我劝你,还是和权昊交往看看,毕竟他一表人才,又是个家世了得的。”
“这里有水,你自己跳下去淹死算了。”林希指着池塘,没好气道。
“本来就是嘛,权少夫人,多好听的称呼啊!”换了她,有这么一个男人对她死心塌地的,她肯定好好把握的。
“好听什么,瞎。”
“不说那么多了,权昊都等你很久了,去我家吃饭吧。”快要化身为望妻石的权昊,李芸看着也有点腻味。
“好吧,吃饭吧。”
一行三人往李芸家里走去,晚饭很丰盛,林希如同嚼蜡。
踏进家中,打开客厅中的灯,林希纠结了会,还是坐在沙发上。权昊见她好像累着了,轻轻揉捏着她的肩膀,纾解她的酸痛。
“捏一下腰。”她有气无力的命令。下午那场床上运动累得够呛的,不仅两腿累,要也很累。
权昊的按摩技术堪比专业的按摩师,按得林希很舒服。
大概十五分钟后,林希觉得够了,“不用按了。”
她劳累的面色,他看得心疼,转而蹲下,脱下她的鞋子,按着她的脚底岤位。
痛伴随着舒服,林希垂下眼睑,注视很认真在为她按脚的权昊。“你按摩怎么这么好?”一个世家的少爷,重要的是脑袋聪明,按摩他怎么学会的?
“为你而学的。”他仔细的按,头也不抬的答道。
一个生在就高高在上的世家公子,为她而去学按摩,听起来是有点感动,但是更多的是,看着他低下的脑袋,她想一脚踹过去,让他累着她。嗯,这念头还是想想过瘾,她并不付之行动。
“行了,不用按了。”过了好一会儿,她喊停。他毕竟不是专业的按摩师,按得不是非常专业。
她叫停,他才停下动作,坐在她身边,仔细看着她的舒缓的眉头。
诺大的客厅中,只有他们两个人,气氛,咳咳,有些暧昧。
打开电视机,她看着屏幕上播放的电影,眼皮沉重起来,脑袋有些昏昏沉沉的,想要睡觉的状态。当看到女主人公被男主人公鞭打那一刻,她清醒了,不是情绪波动,而是因为肌肤上多了一只在游移的手,两眼冒着火焰拧头瞪着他。“权昊,拿出你的手。”
趁她困倦,想吃豆腐的权昊,被发现了,一丝一毫的羞涩都没有,反而是大大方方的抿唇微笑。“夜深了,我们休息吧。”他口中休息两字,含有其他意思。
林希看了一下墙上的时钟,发现显示才晚上九点,哪里很晚了,分明就是他想做。下午才做完,现在又想来,烦躁!男人啊,一旦尝到腥味,就想一直吃下去!
推远他靠近的唇,她沉默了,眼神一直在变换,脑海里闪过无数的想法。他俩已经突破最后一道防线,他也一直要说结婚之类的话语,她真的不想嫁给他,更不要说他过完下半生。目前周围藏着很多暗卫,眼前还有烦人的他,到底要怎么离开呢?
他趁她在想事情,趁机舔着她的指尖,美妙的感觉一直围绕他。直到舔完,她还没有想完,他不由的问道。“希儿在想什么?”
抽回手指,她微微一笑,暗地为自己想到的想法点个赞。“没什么。”说话的时候,她目光是看着电视柜下面的抽屉。“你身上汗味很重,臭死了,赶紧去洗澡。”
他嗅了嗅衣领,闻到淡淡的汗味,“我去洗澡,你看电视。”
看着他伟岸的身影消失,她立马走到电视机面前,蹲下,在抽屉里翻找着东西。她记得之前李芸失眠,李芸来这里睡,带了一些安眠药,后来她失眠好了,安眠药也剩了一点在这里。
一阵乱找,终于给她找到了安眠药了。
权昊出现那一刻,她就想过要离开这里,太多的暗卫使她离不开,更何况身边还有个寸步不离的权昊。要想离开,第一件事要做的就是让权昊晕倒。唇角翘起微弯的弧度,她看着手中安眠药,一个很好的主意形成。
她走到厨房里,打开冰箱,正准备拿出青菜,忽感到身后有些不对劲。盯着窗户看了好一会儿,嗤笑一声后,她用力的打开窗户,看到了一张黑黝的脸,“作为一个暗卫,你能力太差了。”话音还没落,她用力一推,某暗卫惨叫一声落地了。
听到惨叫一声,她笑了笑,打开天然气,煮着开水,便开始磨碎安眠药。水滚了,把面条放下去,已变成白色粉末的安眠药放进去,搅浑,再放点青菜和肉片。Ok,加了药的夜宵做好了!
刚煮好了面,她身后就走来权昊,他惊奇的望着她手中的一碗面,“希儿还会煮面啊!真棒!”他知道她是个厨艺白痴,很少下厨,如今看到她煮面觉得很惊奇。
“你表情还可以更假了。”她本来就会做饭,煮一碗面有多难。
“真心称赞的!”
“让开。”她捧着面,走到门口,没好气呵斥。
权昊听话的让开,看着卖相很好的面,他被引起了食欲,他还没吃过她做的面,很想尝一下是什么味的。
把面放在桌上,她拿来勺子,尝了一下面汤的味道。味道刚好,安眠药的味道很淡,可还是能尝得出,看来只有油和盐不能掩盖安眠药的味道。想到厨房还有辣椒酱,她转身就回去拿。
她轻笑,她还在想要怎么要能哄他吃面,现在看来,不需要哄了。
放了一勺子的辣椒建在面里,她搅拌着,试了一口面汤,很好,这强烈的辣味掩盖了安眠药的味道。“你要不要吃?”
“要,希儿煮的面一定很好吃!”她的问话,权昊开心极了。
“想吃就去拿碗来。”他高兴的表情,她看了,有一种冲动,想在面里下毒药,看他吃不吃。
权昊兴高采烈的去厨房拿碗,而林希则是尝了好几口面汤,不太放心,还是多放了一点辣椒酱。
把面分了一半给他,她严肃道。“我煮的面,你全部要吃光。”
“一定会吃光的。”权昊就差没有拍胸口保证。
“吃吧。”为了不让权昊怀疑,她也打算吃几口。
只是普通的一碗面,在权昊心里大不同,这是她做的。
刚吃下一口面,他仿若吃到世间最美味的食物,脸上尽是满足。
吃了几口,她就不再吃了。“我去洗澡了,你把我的也吃了吧,记得洗碗。”
“嗯。”嘴里还塞着面,他笑意满面,眼里都是幸福。
多看他几眼,她放心的去洗澡,希望她出来时,他已经睡着了!
第064章 回到帝都
半个小时后,林希从浴室出来,擦着湿润掉落水珠的秀发,视线不经意看到有些困倦的权昊。怎么还没睡着啊?
“希儿。”权昊擦了一下迷蒙的眼眸,看到林希,笑容满面。
斜看一眼墙上的时钟,林希放下手中的毛巾,“你怎么还不去睡觉啊?”
她放了很多安眠药,在半个小时内足够他陷入沉睡,为什么他现在看起来还是很精神?
“我在等你。”
眼眸掠过奇怪,林希转身走进卧室里,坐在梳妆镜前,用吹风机吹着头发。
而权昊坐在床上,专注的看着她吹头发,眼皮逐渐重了起来,睡意阵阵袭来。
透过镜子,她看到他微微闭上的眼眸,笑意渐浓,赶紧睡着吧!
秀发吹得差不多干了,关掉吹风机,她唇角弯起的弧度美丽而又狡黠。
她轻柔的梳着发梢,垂下的眼眸透着丝丝笑意。
“希儿,我们睡觉吧。”等到她吹干头发,他睁着眼眸,满是期待的说道。
“嗯。”撩了几下长发,她轻快答道。
一对男女躺在床上,肯定不能盖着被子纯聊天的,不一会儿,林希就感觉到身上多了两只作怪的手。利眼瞪着他,她抿着唇角,难道她放的安眠药分量不够,这都开始打瞌睡了,还有心思想这些!
“希儿。”他声音低沉含着微丝情欲。
见他眼皮都在打架,依旧还是想做的样子,她想笑。
她抿唇笑笑,并不拒绝他的动作,任他想做他想做的。
大概二十分钟后,权昊能吃豆腐的同时,双眼已经困得快要睁不开了,即使有林希温软的躯体拥着,他还是陷入沉沉睡意中。结果就是:他还没来得及把林希吃干抹净,他本人就在林希轻拍着背睡着了。
她拿过柜子上面的杂志翻看,看了很多页,转头注视已熟睡的权昊,轻声叫道。“权昊,你睡了吗?”
熟睡中的权昊,完全听不到她的叫声,双眼紧紧闭着,气息浅浅的。
林希并不放心,还轻轻的摇晃了他的肩膀,发现他一点要醒来的迹象都没,她放心的下床了。
换好衣服,拿上钱,发条短信给李芸,嗯,可以离开了。
小心的关上门,她尽量不发出声音,脚步很轻很轻的走出去。
刚走出大门,她就注意到附近还是隐藏着很多暗卫。天朝第一世家的公子这个身份足够蔑视天下人,去哪身边都有一大堆暗卫保护着,这次跟在权昊身边的暗卫,更多的作用是看着她的。
她的出现,立刻引起了众多暗卫们的注意,他们紧紧盯着她,看她有什么举动。
孩子气的咬着下唇,她缓缓走下一楼。
“小姐,夜深了,请问您去哪里?”还没离开这栋楼半步,她的面前就走来了暗卫询问。
“去哪里关你什么事,做好你要做的事情就行了。”
“小姐,为了您的人身安全,我们要时刻保护着你。”某暗卫完全不惧林希的冷脸,尽忠职守的说道。
“周围有多少暗卫?”她扶额,感觉有点头痛。
“有三十名暗卫。”
“权昊一共带了多少暗卫来?”
“六十名。”
“轮班制做的不错。”白天一批,晚上一批,都是不同的人。
“谢谢您的夸奖。”
林希把眼前暗卫从头到尾打量一遍,静静的向前走,身后跟着好几名暗卫。
走在寂静的路上,偶尔的风声,她听到,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怕黑这一点真是没办法了。
不时回头看着身后的暗卫,她慢慢的往偏僻路走去。
暗卫们不知道自家小姐到底想去哪里,他们觉得有点奇怪,怎么小姐一直在往偏僻路走去?
来到一条很黑,周围都是破烂建筑物的小巷里,林希转身直视六名暗卫。“我去哪里你们都要跟着吗?”
六位暗卫一愣,随即恭敬说道。“是的,小姐。”
“如果在你们的眼底下,我不见了,你们会遭到什么惩罚?”她蛮好奇这一点的,以她的身手,眼前这六个人完全不是她的对手,她现在要溜走容易得很。很久没动手了,有点生疏了,不知道会不会弄痛她的手。
“小姐,请您别开玩笑。”暗卫们异口同声。
少爷花了一年半时间才找到小姐,如果这次小姐再次消失,少爷非疯不可。
“我不是开玩笑,我很认真的。”
“小姐,您要想离开,也得打倒我们几个,不然您是离不开的。”
“你口气很狂啊,你是在蔑视我吗?”握着拳头,林希似笑非笑的勾起唇角。
“没有,只是…。”某暗卫唯恐自家小姐误会,想要解释,可惜他话语还没说完,他的脸就被林希一拳打歪了。
“来吧,我好久没动手了。”白皙无暇的手背没有青紫,完好无损,她很满意。
某暗卫苦逼擦着唇边的血丝,还得态度恭敬说道。“小姐,请您回去,夜深了。”
“你以为我三更半夜出来玩啊,当然是要离开。”
“小姐,请原谅我们的不敬。”某暗卫说完,准备和兄弟们敲晕林希。
他们刚想动手,林希就闪电一脚踢在首当其冲的暗卫小腹上,“不敬算什么,有本事你们就打晕我。”
被踢中的暗卫,苦着脸,捂住小腹,小姐的力道很大啊。
很少人经过的小巷里,不断传出惨叫声,黑暗中一个倩丽身影走了出来,小巷中躺着六具身体。
林希用力甩着有点青紫的拳头,俏脸苦巴巴的,太久没动手了,手有点痛。
走在乡村的小路上,她想哼几句,没人跟在身后的感觉真好!
数了数包包里的现金,嗯,够她活几个月了。
公路上很少车辆来往,周围的树木阴森森的,她不太喜欢。昏黄的灯光下,她一人独自走着。
同一时间,还在沉睡中的权昊,惯性的伸手一揽,没有揽到柔软的躯体时,眼眸立刻睁开。
一看,身边没有她的身影,他猛的抓住胸口的衣襟,呼吸急促起来。
她不在,她去哪里了?
他慌忙的走下床,把屋子里每一个角落都寻找了个遍,没有找到她。
面色煞白煞白的,仿佛所有的血色此刻都在他脸上褪去。
不好的预想闪过脑海里,周围的空气宛如停止流动,他几乎窒息了。
没有她的夜晚就像是以前的夜晚,孤寂透着冷意,心被寒冰侵袭,他急忙叫来暗卫。
在外听命的暗卫,听到自家少爷的命令,统一走到客厅里,等待少爷的命令。
“把附近都找一遍,一定要找到她为止。”不见她,他整个人都狂躁起来。
墙上的时钟已经显示凌晨一点了,她能去哪里?
“是,少爷。”众暗卫听令,立刻在附近开始寻找。
月光柔和,黑暗中能当明灯,可有树木的遮挡,也不好使了。
远方的黑影,吓得林希一跳,她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黑!半夜想要离开,为什么就是这么艰难?
想要捂住双眼,摸黑行走,但是心里建设不行,这是心理的问题,她克服不了。
找到一处光亮,她的身影有些模糊,静静的看着向前开着的车辆。半夜想要打的,真的不容易。
远处的光逐渐在靠近,她如是知晓什么般,目光一直落在远处,安静等待即将到来的。
夜幕下的景物,都变得模糊不清起来,他不安的行走于黑暗中,想要找寻到她的身影。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不安变成了慌乱,当他看到远处熟悉的背影时,他的不安和慌乱全部被抹平。快步向她走去,彷如找回稀世珍宝般把她拥入怀里,摩挲着她的脸,感受她的温热,“希儿。”
他怀中的林希恨不得翻白眼,真的是离不开吗?这样的情况需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两人并肩而行回到家中,她坐在床上,胡乱翻着杂志。他什么都没有问,也不敢去问。
雾气有些重,她起身关上窗,“凌晨三点了,睡觉吧。”让她想想,要怎么才能甩开他?
“嗯。”他乖巧得不太像是平时的他,今早眉眼还是溢着幸福,如今却是环绕着悲伤。
他的反应引起了她的兴趣,按照以前来说,她要是去哪里不告诉他,他肯定有大动作,现在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有点奇怪了,这不太像他的性格。“你不问我为什么吗?”
睫毛颤了颤,他垂下眼睑,注视地板,“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好。”
这算什么答案?她感觉没意思,撇撇嘴。“睡觉吧,我困了。”
这个夜晚有不安,也有满足的。
他拥着她而眠,没有去想,她为什么半夜不在,他只知道,只要她在他身边,一切都变得不重要。
睡着之前,她还在想着,这得多少安眠药才能让他真正沉睡?
翌日醒来,她的身边没有了他,她有一瞬间的疑惑,随后就去洗漱了。
刚穿好衣服,房门就被李芸粗鲁打开,她凝眉,“李芸,你干嘛?”
“林希,你要回帝都啊,怎么不告诉我一声?”李云今早刚醒来,就被穿着黑色制服的男人通知,林希今天要回帝都。昨晚她准备睡觉时,收到林希的短信,感觉没什么,但今早被告知的消息太过震惊了,所以她早餐都还没吃,急匆匆的跑来向林希求证。
“没有啊,你听谁说的?”她要离开,也不会回帝都啊。
“有个男人告诉我的,看起来很严肃,身上有一股杀气。”李芸仔细回忆。
听李芸一描述,林希几乎可以肯定,那个男人肯定是权昊带来的暗卫之一。是不是昨晚她的离开,使权昊提前准备回帝都的?这下还真的是得不偿失。
“林希,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啊?”
“没什么。”尽量使自己的怒气降下来,她梳理着柔顺的长发。
“你回帝都的话,我怎么办?我在这里很无聊耶,只有你一个朋友。”想到林希要离开,李芸很舍不得。
“别摇我的手了。”她抽回自己的手。“你不是说你要做最出色的服装设计师吗?你到帝都可以有更好的发展,这是一个旅游城市,不适合你。”
“这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李芸很认真的思考着。
“希儿,吃早餐了。”权昊彻底漠视了李芸的存在,柔情的对着林希说道。
“嗯。”她淡淡的应一声。
已经厚脸皮厚惯了的李芸,自然是发挥她厚脸皮的作用,没人邀请她吃早餐,她自发的到厨房拿碗筷来吃早餐。
餐桌上的气氛很奇怪,李芸一边吃着白粥和小菜,一边观察两人的面色和眼神。
“希儿,吃完早餐,我们回帝都。”权昊宣布待会要做的事情。
“不想。”林希拒绝。
“娇晨明天订婚。”
“我跟你一起去。”听到马娇晨订婚的消息,林希选择了妥协,她相信她若是不回帝都的话,权昊一定有办法捉她回去的。
“嗯。”权昊轻声应道,眼中闪过欣喜。
听他俩对话,李芸听得云里雾里的,林希不愿意做的事情谁都勉强不了她,这个娇晨对林希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吗?
林希等于是空手回去的,除了一个包包随身携带着,其他什么都不带。神色淡漠到如漠视一切,她登上了权昊的私人飞机。
窗外的蓝天白云仿佛触手可摸到,她看得有些出神,不知道该有怎么样的心情回到帝都,回到帝都后,一切又该怎么打算,想着,想着,她缓缓闭上有些沉重的眼皮。
权昊眼中泛着柔情,温柔的为她盖上被子。
坐在旁边的李芸,扶了一下额头,她什么都没有看见。
五小时的飞行中,林希没有睁开过眼,一直在梦乡中。
“希儿,我们到了,醒醒。”见她睡得这么香甜,他想她睡久点。
才她揉揉迷糊不清的眼眸,半清醒的看着眼前的权昊,不悦的抿着唇。“到了吗?”这一觉她睡得很沉,不愿意醒过来。
“我们到家了。”他小心的扶着她站起来。
“林希,我们是去权家吗?”李芸有些兴奋,她是一个平明百姓,托林希的福,她才见到私人飞机,现在又要到有几千年底蕴的权家,她感觉一切就像是做梦一样。果然,来帝都发展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
“是权昊住的地方,不是权家本宅。”只需一个眼神,林希就知道李芸所想的,她很快的戳破她的幻想泡泡。
“哦。”李芸撅着小嘴,脸上明显写着失望两字。
飞机是降落在权家的私人小机场里,她走到舱门时,垂眸看了一下在地上迎接他们的护卫们。她和权昊的出现,护卫们九十度鞠躬对着他们。
以前从来不觉得自己是土包子的李芸,在林希身后微微看到眼前的一切时,她觉得自己真的是土包子了,有钱有权人的世界和平民世界差太多了,这就是所谓阶级距离吧。她突然觉得她不能理解林希了,一个对她这么好的世家子弟,林希到底有什么看不上权昊的?
敛去眼眸中的厌恶,她勾起唇角微微一笑,一步一步往下走。
“少爷,少夫人好。”众多护卫们前面所站着的陈潇,面色很严肃的向着林希和权昊问好,心里不断在想着,没想到少爷真的找回了小姐,小姐今年十七岁了,是时候把称呼改一下了。
陈潇口中的少夫人,愉悦了权昊的身心。林希听到后,脸上伪装的微笑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冷漠,不悦呵斥道。“陈潇,说话注意点,乱叫什么,吃饱撑着了吗?”
四周的空气,因为林希的不悦,似是停止了流动,化为了冷冰,凝结了一切。“身为一个管家,摆正你自己的位置,如果搞不懂,你做什么管家,还不如像李胜一样,去当司机就行了。”
斗大的汗珠不停滴落,陈潇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家小姐发怒时的样子,他心慌极了,他只是觉得,既然少爷这次把小姐找回来,必定是要发生的都会发生,他把称呼改了没什么,如今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