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权少溺宠,娇妻难养〗第2部分

拿空荡荡的杯子扬起,林希满脸想吐的表情,嫌弃道,“喝完啦。”她以前就是个孤儿,重生后有了父母有了哥哥,被人关心的感觉是很好,但是被逼着喝自己不喜欢的东西,那就是折磨了。
直直看着女儿手中空荡荡的杯子,林母眸中的水雾瞬间升起,不想被女儿看出,她把水雾逼回去,装作是很开心般。
林父大口大口进食在发泄心中的无力感,看到女儿那纯真的脸,喉咙瞬间哽咽了,再也吃不下食物。
林辰进食时看到妹妹喝完了牛奶,筷子一下子就掉落在桌上了。
这一切,林希都看在眼里。她不懂,这三人是怎么了。
吃完早餐,林希坐在客厅中看着电视,看电视的过程中,她感觉到自己的眼皮越来越重,脑袋也开始昏昏沉沉,很想睡觉的状态。晃晃脑袋,她揉了揉双眼。
她才刚刚起床没多久,怎么这么快就困了?
合上眼皮那一刻,她都没有想到她的困倦是来自于那一杯牛奶。
林父、林母和林辰看着靠在沙发上睡着的林希,这一刻,空气中笼罩着悲伤,三人都忍住了眼眶中的泪水,他们紧紧咬着自己的唇,心中的悲愤无力宣泄,双手无力的垂直。
明明是十二岁的女孩,却被心脏病折磨得瘦的像细竹竿似的,小小的个子一点都不像是十二岁,看起来确实像是八九岁的小女孩。有些蜡黄的脸蛋,开心好、伤心也罢,被心脏病折磨时,永远都是很坚强的模样。
明明他们才是她的亲人,为什么却是眼睁睁的看着她被夺走?
“你们能给她什么样的生活?连好的治疗都不能给她,更别说她再长大一点就要接受换心脏的手术,以你们现在的经济能力,根本就不可能。”
“她和我们家少爷生活一起,她能得到最好的教育、最好的治疗。”
“放弃她的抚养权,对大家都有好处。”
…。
冷漠无情的声音响荡在他们耳边,他们伤心伴随着无力。
第005章 权家大少
这一觉对于林希来说很长很长,长的就像是过了一个世纪般。
当她睁开双眼时,世界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乌溜溜的眼珠子转着,林希觉得眼前看到的就是虚幻的梦境。
这个卧室很大,显得有些空旷,装潢以粉红色为主打,营造出一种很梦幻的感觉。看着周围昂贵的摆设,林希眼中只能看到闪闪发光的粉红票票。
环视一圈周围,眼中掠过疑惑,林希从床上起来。
走到墙边放着足足有两米高的熊布偶边,林希摸了一下,手感很舒服,毛茸茸的。熊布偶旁边还放着很多布偶,各种各样的都有了,都是小女生喜欢的。她心里已是二十二岁,对这种看起来可爱摸起来软绵绵的布偶提不起任何的兴趣。现在,她只觉得奇怪。
她在林家的房间很漂亮,但远远没有这个房间大,也没有这个房间奢华。周围奢华的一切,她知道这不是梦境,这是现实。
为什么她醒来后,会出现在这里?
垂眸看着身上可爱睡衣,林希脸上露出很无奈的表情。
睡着前那不好的预感,醒来后都要成真了。
眼角余光看到放在床边的鞋子,林希唇角微翘,缓缓走到门口,打开了房门。
入眼的是白花花的墙壁,环视一圈这走廊,林希迈开步伐。
手摸着有些冰冷的扶梯,冰冷透过手心传到了她的心中,心有些荒凉。
这里没有人,一点生气都没有,四周都是寂静的,给她的感觉有些毛骨悚然。这个屋子里很堂皇、低调的奢华可以在这里得到呈现。
不知哪里起了风,吹在了她的脸上。
此刻,她的眉紧紧的拧着。
要不是不知道这是哪里,她肯定拼命的跑啊。
尼玛,这是拍鬼片吗,拍鬼片吗?
她一觉醒来,就在这种阴深深的地方,这是要吓死她的节奏吗?
苍天啊,大地啊,给个人出现吧!
这阴深深的气息,会吓死她的!
她以前是一代神偷,可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她也有弱点的。
现在,林希瞪大眼睛,一脸惊恐的看着周围。
说句真心话,这间屋子真的不错。
静谧的空间,使她感到有些恐惧。这静悄悄的周围,只有她一人。
她这刚刚重生没多久,难道又要再次面临死亡!
步伐有些慢,林希走到楼梯上。慢慢的扶着扶梯,一步一步的往下面走去。
就在林希以为屋子里没有任何一人时,有些惊恐的男声响起,“陈管家,少爷回来了。”
这个突如其来、不知是哪响起的男声,吓了林希一跳,脚步停住,她站在楼梯中间。她用着警觉的目光看着周围,身体在戒备着,准备一个什么不好的情况马上跑掉。
她很确定很肯定,她睡着之前是在林家的,但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啊?!
“你害怕什么?”被称为陈管家的男子不悦的呵斥着。
“我没有害怕,只是担心小姐还没有醒过来。”男子心中是很害怕,可在陈管家的呵斥下,他找了个理由。
陈管家仔细想想,这也有道理。少爷回来了,可小姐没醒过来怎么办?少爷会不会生气?会不会怪他给太多安眠药给小姐吃了?这一切可能发生的都在他的考虑中。
现在重要的是,他要赶紧到二楼看看,小姐有没有醒了?
如此想着,陈管家飞快的从厨房里走出来,一心关注的是小姐有没有醒,没有注意到楼梯中间站着的林希一直看着他。
踏上楼梯,陈管家抬头看路。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差点把他吓死。因为他口中的小姐,已经醒过来,还一脸警觉和疑惑的看着他。
“小姐,你醒啦?”回过神来,陈潇扬起自认为最好看的笑容。
“你是谁?”这个男子不是她之前在岭林大楼、那酒店见过的男子吗?为什么他会在这里?为什么他会称自己为小姐?最重要的是,为什么她会在这里?
有点拍醒自己混沌的脑子,陈潇摘下眼镜,恭敬的道。“小姐,我叫陈潇,是权家的管家。”
眨巴一下水灵灵的眼睛,林希脸色很不悦。“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才是关键点。陈潇是权家的管家,而现在很好证明了一点,她不会是在权家吧。她和权家一点关系都没有,林家也和权家一点关系都没有,硬要扯上关系的话,那就是昨天权昊施舍了她五千块。
可是,这都哪跟哪啊?
眼前的小姐虽是小小年纪,可出落得很精致,就是脸色有点不太好。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一点都不像是十二岁的女孩,有点像是成年人般,话语中的质问和气势,令陈潇很为难。
他想了想道。“小姐,这个问题你还是问少爷吧。”把小姐弄来这里,他已经做到少爷吩咐的事情,其他事情就是少爷做了,他只是局外人,不便参与。
这一霎那,大门被人打开了,柔和依旧温暖的阳光洒了进来,整个大厅呈现金黄铯的世界。
林希对陈潇的回答很不满意,心中的防备再次加深。正准备再次问话时,一个高大伟岸的身影走了进来,她的视线被这个身影吸引住。
黑色的短发,微微向上竖起,露出光滑饱满的额头,浓墨好看的剑眉,如同梨花般美丽的眼睛,挺直的鼻梁,薄而性感的菱唇,组合在一起,是优雅而美丽的。
只是这份美有些淡漠,有种夺人的艳美,带着一种狠戾的感觉。而他的身上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高傲和贵气。就好像这样的人,生来就是与别人不一样的。
他的眼帘轻轻垂下,似在思考着什么,片刻之后,他的脸缓缓抬起,双眼定定地看着她,而唇角的弧度,远比刚才更甚,眼眸都在闪闪发亮了。
他在笑,确确实实地露出着无比明显的笑意。俊美而冰冷的脸庞,因为这丝笑,而变得妩媚,对就是妩媚。
一笑百媚生!这五个字在他身上得到很好的演绎!
林希的脑海中,蓦地浮出了这五个字。原来有的人,一旦笑了,真的可以妩媚到极致,也撩动人心到了极致。
那么地美!又那么地媚!
等等,林希被这笑容迷住了那么一秒钟,但是很快回过神来。
尼玛,这不是权家大少权昊吗!
第006章 竟然被卖
灵气逼人、圆溜溜的大眼睛,秀梅而挺直的鼻梁,樱唇有些泛白,小脸虽有些蜡黄却没有病恹恹的,有些枯黄随意披在肩上的长发。
这就是权昊眼中的她。
注视着她,他脸上的笑意更甚。
哎哟喂!林希被惊吓到的心久久镇定不下来。
她站在楼梯中间,仿佛不能接受自己看到。
当了很久人肉布景的陈潇,眼也不眨的看着自己少爷在笑,心里一点都没有感到开心,反而是担忧起来。小姐十二岁,少爷二十二岁,他们之间有很长的路要走。
“少爷,小姐,晚餐已经准备好了。”陈潇说完自己该说的,就闪回厨房里了。这是小姐和少爷第一次正式见面的场景,他还是闪吧,接下来他可是不能期待。
扫视一眼放佛逃跑的陈潇,林希僵硬的扯了一下唇角,有些生硬道。“你是权昊?!”
她有些不确定,她出现在权家,还被陈潇那人称为小姐。她心中的疑问不断的增多,现在她心里都要乱成一团了,这尼玛都是什么事啊?这身体的父母死哪里去了?
像权昊这种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她以往是有机会看得到,可她总是看不清那些人。他们掌握着世界大部分的财富,操控着无数人的生死,他们脸上偶尔露出的那种寂寞、悲伤和空洞。她不懂,都已经站在金字塔的顶端了,为什么还会有这种表情?
从昨晚到现在,权昊都是处于开心的状态,尤其是现在见到她的那一刻,喜悦被无限扩大。她稚嫩带着不确定的声音,在他听来就是世界上最美妙的声音。
“嗯。我叫权昊,是即将和你生活在一起的人。”表情看起来很高兴,权昊一步一步走近她。
什么!林希被权昊的话语惊呆了。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先不说她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可这个权昊在说什么啊,他是即将和她生活在一起的人,放屁,她林希何德何能能和权家大少这等人物生活在一起。
“你在说什么?莫名其妙。”林希皱着眉头道。
一步一步走近她身边,权昊全身血液都在激动。
“你一定饿了,我们去吃饭吧。”看着她皱紧的眉,他很想帮她抚平,可想到她和他接触不多,现在突然这样做,一定会吓到她。
“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父母呢?”吃什么饭啊!这醒来的状况,让她一头雾水,令她搞不清情况。
“吃完饭,我再跟你说,好吗?”眼中的宠溺都快溢出来了,权昊语气无比温柔的说道。
“莫名其妙,我为什么要跟你吃饭?”林希很不客气的道。她从小就防备心重,现在更是重上加重。任谁醒来后,处于一个陌生的环境,再遇到一些莫名其妙的人,防备心想不重都不行。
她脸上的警觉,他还是依旧抿唇微笑,走到她身边,大手抚摸着她的头顶。“你现在是权家的二小姐。”
一直以来都不喜欢别人摸她脑袋,她嫌弃的把权昊的手拍掉。
“什么权家二小姐,我叫林希,不是权家的二小姐。”这一切都让她觉得莫名其妙,什么权家的二小姐,她不是。这权昊说的是什么意思啊,乱七八糟的,她不懂。
她的个子很小,刚到他的腹部。由高向下的注视着她像是闹别扭的小脸,他很有耐心的烘道。“希儿,我们去吃饭吧。”
“要吃你自己吃个够。”林希直接甩脸色了。当她是三岁小孩来哄吗,什么玩意?
……。
两人在楼梯中间僵持了很久,权昊一直在让步,而林希丝毫不理会权昊的让步,就和他僵持着。
现在两人在陈潇的建议下,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着录像。
在厨房默默待着的陈潇听着大厅里的发展,忍不住走出来,建议自家少爷先把录像给小姐看。让小姐把事情弄个清楚,要不然少爷说再多也是没用的。
电视屏幕上是林父、林母和林辰的三张脸,他们一直在说着说着,那口吻很开心,很无所谓,似乎在为她高兴。
“希希,爸爸妈妈想了很久,日子不能再这么过去了,我们决定到新加坡做点小生意”
“希希,你年纪还小,妈妈不想你跟着我们到新加坡辛苦,所以将你送到权少身边,让他替我们抚养你。”
“希希,权少是个好人,他给了家里五千万,这是很多钱,足够爸爸妈妈到国外做很大的生意。”林辰还是一个未成年的孩子,伪装得不算很好,“希希,你在权家要过的好好的。”
……。
看完视频,林希的脸都黑透了。
这算是个什么情况,想到她在林家吃早餐时,三人怪异的样子,再看着这视频。听到林母苍白的解释,她心中涌起一阵厌恶。
林家这样的小门小户,怎么可能和权家扯上关系,更不可能说什么把她送到权家去抚养。就算是真的要抚养,也不用在牛奶里放安眠药,趁她睡着之时,把她送到权家来。
这一切,说中间没点事,说什么她都不肯信。
直到林辰说,权昊给了林家五千万时。
她就知道,林父和林母这是卖女求财。
区区五千万,就把她给卖了,还把她卖给了权昊。
视频彻底放完,权昊看着她被阴霾笼罩着的小脸,“希儿,看完了,我们去吃饭吧。”从小就接受冷血训练的权昊,不懂得那些人间温暖,更不懂林希为什么不悦。
在一旁看着的陈潇,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少爷这种性格,真是不适合去哄小孩子,尤其还是小姐这种小孩子。现在小姐正处于父母抛弃伤心的情绪中,吃饭已经不重要了。
“要吃你自己吃个够,别来烦我。”林希不是伤心,毕竟她和林父、林母没有深厚的感情,只是短短相处了几天。她现在是愤怒,尼玛,成为权家二小姐,开什么玩笑。能用钱买来的一个权家二小姐,谁知道以后会得到什么样的待遇,谁知道权昊是抱着什么心态来买她的?
------题外话------
这个收藏看得心都要酸了!
第007章 她的依靠
“你身体不好,情绪不能激动,吃饭了才能吃药。”权昊一脸关心。
激动你妹啊!林希只想爆粗,被摔死就够倒霉了,现在还要被卖,不激动就奇怪了。
怒火腾腾的往上涨,林希腾地站起来,“不好意思,我不需要你的抚养。”什么抚养,谁能保证她在权家能受到好的待遇,原本没有交集的人,突然要一起生活,这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她还是离开为好。
一直有耐心的哄着林希的权昊,此时脸上布满了阴云,“希儿,乖,去吃饭。”心微微刺痛,他强忍着。
“莫名其妙。”林希冷声道。“我不喜欢你叫我希儿,我叫林希,别乱叫了。”权昊这种人是她得罪不起的,可现在实在是忍无可忍了。
随着她的话音降落,客厅的气氛降至冰点。
在一旁尽力装作是透明人的陈潇,从头到尾一直观察着林希,她的表现和镇定,直让他打心里赞叹,小小年纪就能拥有如此的镇定和沉稳,等长大后,小姐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真是让人期待。心里yy完了,陈潇此时想为林希抹把冷汗。
“林希,你的父母已经将你托付给我,你的父母现在飞机上,你身上一分钱都没有,你年纪又小,你觉得你自己有能力养活你自己?”权昊眸子恢复淡漠,可淡漠还是带着一丝柔情,冷漠的声音只是想告诉她一个事实,她现在谁都不能依靠,她只能依靠他。
已跨开步伐,准备离去的林希回头注视着权昊那淡漠的表情,抿了抿唇,心里正在计算着。她现在这个身体虽是十二岁,可一直因为有心脏病以及营养不良的原因,看起来最多就是九岁,十二岁的小女孩能做什么?去工作?绝对不行。谁愿意招这么小的员工。继续去偷东西?那也不行,就她这小身板,还没准备偷,就被人发现了。…。
因为想东西想的太过入迷,她忽略了权昊脸上那淡淡的笑容。
权昊注视着眼前微微低头思考着的她,唇角微微翘起,眸子里尽是得逞的笑意。他知道,他的她是个聪明的孩子,一定能分清利弊的。
心里权衡了很久,林希抬起眸仰视着权昊。“我不知道你和我父母达成了什么协议,但是我是我,他们是他们,他们所帮我做的决定我绝不接受。我年纪虽小,但我绝对有能力养活自己,现在我要离开了,麻烦你让司机送我回家。”
一个人生活,虽然随时都有可能饿死的可能,但也好过留在权家和权昊生活。
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往往没有表面看得那么简单,更不要说是在中国政商黑三界手握重权的权家大少,现在他能满面微笑,谁能保证日后她会不会被扫地出门。
权昊脸色微微变化,直直的看着她,没有言语。
沉默在四周蔓延着,她和他静静的对视着,就像是在对弈般。
良久,权昊站起来,走到她面前,身子蓦地往她倾了过来,一股好闻的男性气息充斥着林希的鼻尖,他弯下腰凑近着她的左耳,唇瓣似有似无地贴着她的耳廓。
“可是…”清冷的声音拖长尾音,如同利剑一般,刺入着她的耳膜,“我非要你留在权家呢?”
林希满眼震惊看着权昊,如果不是他的声音太过冷静,他的眼神又太过平寂和清冷,她会错觉地认为,他是否是变态了。他是高高在上的权家大少,她是个平民孩子,他为什么偏要固执的让她留在权家?她要是个大美女,那还能理解,可她不是啊。
权昊的眸冰冷得让人遍体生寒,林希微微启开唇,双眼的焦点不知放在那里,突然有些不知所措。她活了这么多年,像权昊的人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场面也是第一次遇到。
“我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为什么非得留在权家?”
他的手冰冷却温柔地抚摸着她的脸,这种触摸很恐怖。她的身子绷直着,脑海中所有思绪在一瞬间变得空白。她想要狠狠地打开他的手,想要斥责他的这种行为,可结果她只是冷眼看着他。这种感觉太恐怖了,她除了冷眼其他的什么都不能去做。
“因为你是林希,所以必须留在权家和我一起生活。”权昊霸道的宣布。
或许是他的声音让她反感至极,她的手毫不犹豫的打开停留在她脸上的手。“我现在要离开了。”
说罢,林希绕过他身边,大步的往门口走去。
这里的人事物都太恐怖了,她不要留在这里。
“林希,你会回来求我的,我保证。”他的声音是如此的笃定,而她继续往前走。
神经病啊!林希心里暗骂着。
陈潇注视着那离去的娇小身影,眼中出现疑惑。他可是花费了很多功夫把小姐弄来这里的,现在少爷这么容易放她走,怎么可能啊?拧头看着自家少爷拧紧的剑眉,他就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娇小的身影消失了在他的视线,他抿了抿唇,道,“陈潇,派人跟着她。”
“是,少爷。”
没有来过这里的林希是凭着感觉走出来,走出到门口,迎面一辆红色的法拉利驶来,在她的几步之遥处停了下来。她停住了脚步,看到一个女子从车上走了下来,一头酒红色波浪卷的长发,显得女子的脸越发小巧,精致的妆容,诱人的身段,给人一种妩媚的感觉。
对方在看到林希的时候,显然楞了一下,脸庞上露出了一丝诧异。
女子走近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一脸的疑惑。“小孩,你怎么从权少家里走出来?你家大人呢?”这里是权少住的地方,只有身居高位的人才可以进入这里,而现在一个看起来只有八九岁的小女孩从大门里走出来,这很奇怪好吧。什么时候,核心圈子里多了这么一个小孩,她不知道的。
抬眸看着女子,林希觉得莫名其妙。“关你什么事,莫名其妙。”
女子显然有些吃惊眼前的小女孩这么回答,只直看着小女孩,想得到更多的信息。
斜眼了一眼女子,林希自顾自凭着感觉离去。
注视着小女孩赤脚离开,女子很不解。
为什么有一个小女孩从权少家里走出来?
这怎么一回事?
第008章 宁怕不屈
林希欲哭无泪的看着已经经过不止十遍的水池,神啊,来救救她吧。
从她走出权家那一刻,她就很努力想回到她是林希儿的住处,可为什么,她现在还是走不出这里。
秋天的晚上,凉意渐起,她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睡衣,光着脚走着,瑟瑟发抖着,她都快被这迎面吹来的冷风给冷死了。心里顿时升起怨气,为什么,为什么?她摔死那是活该的,可为什么她会被林父、林母卖给权昊,现在竟是这么一个悲惨的局面。
“靠。”林希抬头看着只有月亮没有星星的天空,愤愤吐出这一个字。帝都的环境一向被污染的很严重,晚上能看到星星绝对是一件奢侈的事,但现在她是迷路的状态啊,迷路的状态啊,她需要看到北斗七星啊。
握着小拳头,林希咬牙切齿,“我就不信我离不开这里。”
与此同时,陈潇听着手下的汇报,唇角抽了抽。
他能说少爷的命定之人绝对是坚强的存在吗,被父母抛弃,现在又处于毫无依靠的状态,年纪又小,怎么就不能和少爷生活在一起呢?
视线转移到自家少爷的书房,看到书房里的灯光还在闪亮着,陈潇扶额,认命的走进去。果不出其然,少爷那身上的低温好比冬天的寒冷,“少爷。”陈潇轻声道。
抬眸看了一眼陈潇,权昊的脸上看不出有任何的表情。
“小姐迷路了,一直在原地打转,现在外面有点冷,小姐衣着单薄恐怕会冻着。”小姐可是有先天性心脏病的,一点小病都可能要了她的命,更不要说她今天本就没有服药。
冻着两个字,权昊听了,表情稍稍变化,深邃的眸闪过一丝担忧,抬眸一言不发的注视着陈潇,直看得陈潇心里发慌。
“少爷,现在凉意很重,小姐的身体受不了冻。”这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少爷,即使是这样,有时候他还是看不透少爷在想什么,就比如现在,少爷好不容易找到了命定之人,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命定之人去经历本应不经历过的吗?
眼神没有丝毫变化,权昊站起来,往书房外面走去。
陈潇心想是自己的话语奏效了,见状跟了上去。
在水池旁一直看着的林希,抿着唇,摸着自己干瘪瘪的肚子,恨恨的想着。当初她就不该去偷权昊的玉佩,现在弄得她也不好过,可惜的是没有后悔药吃,当务之急,离开这里找个地方住着先。
周围寂静得可怕,昏黄的路灯让人看不清路,冷风吹起,丝丝索索的声音响起,在空无人影的四周突然有这种声音显得恐怖至极。林希双手紧紧握着,压下心头的那丝害怕,如小鹿无辜般的大眼睛闪现害怕。
尼玛,她天不怕地不怕,怕的就是鬼啊。
四周的路灯不给力,黑漆漆的,想吓死她啊。
面前有两条路,她想了想,迈开步伐往灯光最亮的路走去。
一个人孤零零顶着寒风走着路,林希那脆弱的心处于担惊受怕中,小小的身子哆嗦着,忽然,路边的草丛中传出声音。她犹如受到了莫大的惊吓,停住脚步,紧紧的看着发出声音的地方,小嘴微微张开着,皱着眉,她想赶紧离开这里。
还没等到她迈开步伐,草丛中跑出了一个黑漆漆的东西,嗖地从她身上跑过。她差点没被吓死,她正准备惊叫出声,仔细一看,原来那黑漆漆的东西是一条小狗,她松了一口气。
怨恨的看着那条跑掉的黑狗,她那饱受惊吓的心再次受到挑战,地上显示着她背后有一个高大的影子,心中那根绷紧的弦霎时断掉,心被吓得噗通噗通乱跳,小脸吓得苍白无比。此时她再也忍不住了,果断叫出“啊”,尾音拉得长长的。
惊叫完毕后,林希想抽自己一个耳光,没事乱叫什么,这是影子不是什么。她咬紧牙,回头定眼一看,看到的竟是权昊那张冷酷的脸。
靠,她心中暗骂一声。
“你有没有搞错啊,大晚上没声没息的站在我背后,想吓死我啊?”受惊吓过后的她,顾不得权昊是什么权家大少,她现在只想狠狠骂一顿他,没声没息的站她身后,这是想吓死她啊。
因受到惊吓变得惨白的小脸,权昊看着,心微微抽痛。“跟我回去。”
“有病吧你。”林希不想给权昊什么好脸色看,嫌弃道。
如果她跟权昊回去,有病的可就是她了。
“不跟我回去,你打算在这里转一晚上吗?”权昊拧着眉,停顿了一会,继续说道。“这里出没可不只有一条黑狗这么简单。”这话语无意中带了些恐吓的成分。
本就阴深的四周,因为权昊最后的一句话变得更加阴深了。林希可以感受一阵冷幽幽的风吹过,瞬间鸡皮疙瘩都起了。
“喂,大晚上别吓人行不?”林希皱着小脸,心里想直接抡起拳头抽死这欠抽的权昊。什么权家大少,关她什么事,大晚上的吓她就是找抽啊。她是天不怕地不怕,可也有弱点的啊,她是凡人啊。
看她苦恼皱着小脸的娇俏模样,权昊唇角悄然弯起弧度,眸中出现了笑意,褪去了寒冷。“我不是吓你,你自己决定,是要跟我回去,还是在这里转一晚上。”
乌黑的眼珠子骨碌碌转着,林希扁扁嘴,很不情愿的看了一下周围,摇摇头道,“我才不跟你回去呢,你又不是我什么人。”她一向运气不错,她就不信她转不出这个鬼地方,她一定可以顺利找到酒店住的。
刚才还挂着笑容的俊脸,此时乌云密布。权昊垂眸看着她不情愿的小脸,目光转移到隐藏在黑暗中的陈潇那里去。
陈潇收到自家少爷给的信号,嘴角严重的抽着,打了个响指。
随着这个响指的结束,两条凶神恶煞的藏獒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藏獒那凶狠的眼睛在夜晚中就像是狼的眼睛,很恐怖。
“啊…。”林希这一个晚上受到的惊吓本就多了,加上她本就害怕藏獒,那不堪负荷的心脏已到了极致,眼前一黑,身体直直地往权昊怀里倒去。
第009章 被他禁锢
权家大宅里,随着林希的晕倒而变得紧张起来。
在属于林希的公主房里,权家的家庭医生孟坤在忙着为林希做检查,一旁站着的权昊,脸越来越冷,同时心中也责怪自己为什么要让管家弄两条藏獒吓她。
大概一个小时后,检查的仔细无比的孟坤擦了一把汗水,心中松了一口气。他只是微微碰触到林希的身体,权少就用杀人的眼光看着他了,要是再检查下去,他都不用活了。
“权少,她只是因为受到惊吓而导致的晕倒,心脏这方面暂时没有问题。”放下手中的工具,孟坤恭敬的说道。
“出去吧。”听到她心脏没事,只是受到惊吓,权昊悬空的心终于着地了。
“是,权少。”拎着自己的急救箱子,孟坤飞快的走出这低气压的房间。
双眸紧紧注视着她睡着般的容貌,他目光迷离,贪婪的伸出食指划过她的眉,她的眼,她的鼻梁,她脸上每一寸肌肤的时候,他的眼中所迸发出来的那种强烈到极致的专注,几乎会把一个人的心魂全部摄入。
幸好现在林希还在晕倒状态,要是她醒着时,权昊这样做,还不得把她吓死,她一定会肯定权昊就是一个恋童癖。
食指微微地离开了她的双颊,他准备收回手时。她的眼眸瞬间睁开,漆黑充满灵气的眸子一时迷茫了。
这张精致泛着苍白的小脸随着眼眸的睁开了,恢复了生气。
权昊看着,唇角翘起微小的弧度,心中的内疚感依旧浓。
看着暖色系色调的天花板,晕倒之前的记忆全都回来了,摸一摸软绵绵的大床,她松了一口气,还好,那两条藏獒没有咬到她。
忽然,她的眼珠子往左一转,结果,一张带着喜悦微笑的俊脸赫然出现在她面前,身体瞬间僵直了起来。尼玛!怎么又是权昊这家伙?来不及多想,她快速的坐起来,警觉的看着权昊。
她那防备的眼神,权昊不由得失笑起来。他伸出右手,抚上了她的脸蛋,那是很轻柔的抚摸,似是在抚摸珍宝般,却又带着强烈的颤抖,似乎是在确认她是不是真的没事。“希儿,对不起。”
脸上那冰冷的触感,她头皮都发麻了。
这什么情况啊?!
听到权昊这充满了歉意的言语,林希第一个反应,那就是那两条藏獒绝壁是权昊故意放出来吓她的。当他的手指最后滑落到她的下颚时,她一手捉住了他的手掌,用警惕的目光的直视着权昊,“权昊,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从她被下安眠药醒来时,一切发展得就有些莫名其妙。
腰慢慢的弯下,头颅缓缓地低垂下来,权昊就这么自自然然地贴在了她的耳畔,一声叹息幽幽地响起。“希儿,和我生活在一起,你不愿意吗?”
这回不止是鸡皮疙瘩了,林希手心里都冒出了冷汗,莫名的心慌。
“我不管你为什么要我在这里生活,反正……我要离开。”看着这张俊美的脸庞,林希心里莫名的一种危机感油然而生,脑海中总有一个声音叫自己要赶紧离开这里,离开这个男人,否则的话,事情会远远超出她的想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