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权少溺宠,娇妻难养〗第20部分

看来,小姐非常不喜欢这个称呼。
“小姐,对不起。”陈潇汗流背夹,自家小姐如是利箭般的眼神太可怕了。
“知错就改很好,记住,我不是权家的少夫人,下次若是犯这种低级错误。”林希改为看着权昊,“权昊,你说,他要是再乱称呼,应该怎么惩罚?”
“派往西藏锻炼一年。”权昊心里其实是很高兴,可看到林希的怒容,不敢表现在面上,对于陈潇的惩罚,为了讨好她,他往重里说。
“照我说,应该剥夺他管家的权利,再扔到军队里,让我们国家的军人精神改变一下他。”林希直直凝视忐忑无比的陈潇,特意恐吓他。
“希儿说得对。”权昊默默的认同了她的话语。
悲剧的陈潇,内心里早已泪流满面。少爷,我知道你找回小姐不容易,找到后,也不用这样认同小姐啊,好歹我也跟了你二十年。
李芸看到三十出头的陈潇,想起了林希说她像陈潇,皱紧柳眉,“林希,我哪里像陈潇啊?他是个男的,我是个女的,到底哪里像了?”
拧头瞟了眼表情纠结的李芸,林希难得扬起一抹充满暖意的笑容,粉唇微启,“该说的话不说,不该说的话全都说了,这点你们很像,无关男女问题。”
------题外话------
提前说一声,接下来,没啥甜蜜戏码~
第065章 权少夫人
逗弄了一下已被气得哇哇大叫的李芸,林希笑眯眯的走进权家。
擦干净脸上的汗水,陈潇看着自家小姐的背影,他觉得压力很大。
回来帝都,权昊肯定不可能让林希单独住在外面的,一切就像是一年半一样,他俩同一屋檐下,至于李芸,理所应当的住在客房。
林希回到帝都的消息,在高干圈里传的众人皆知,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
晚上,林希躺在床上无聊的翻看着杂志。
一年半的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事情,可唯独在权家却是丝毫为改变,比如她以前住的卧室摆设都不变,和以前没什么两样。
淡淡扫视周围一圈,她随意把杂志扔在一边。
“小姐,请问我可以进来吗?”陈潇战战兢兢的,生怕自家小姐发脾气。
“嗯。”
得到允许,陈潇轻轻推门进来,目光不敢乱看,“小姐,李芸小姐说她很闷,想让你陪她出去走走。”小姐带回来的客人自然是好生对待,但是现在李芸正和黄博少爷吵架呢!
“你跟她说,她想去哪里就让司机带她出去。”
陈潇唇角泛着苦涩,哭丧着脸,“小姐,李芸小姐正在和黄博少爷吵架呢?”
黄博少爷听闻少爷和小姐回来了,便要来这里拜访,谁知来到这里就和李芸小姐起了冲突,正吵得不可交加。一个是少爷的好友,一个是小姐的好友,他哪个都得罪不起,只能来求救小姐了。
“他俩怎么回事?”林希面露不解。黄博是高干圈出了名的花心大少,遇见美女都会化身翩翩君子,最经常做的事情就是每晚和不同的女子共赴温柔乡,这怎么和李芸吵上了?好歹李芸长得不差。
“好像黄博少爷讽刺了李芸小姐几句,然后他们就吵起来了。”
掀开被子,林希淡定的走下床,纤长的手指随意梳理了一下长发。“他们在哪里吵?”
“楼下大厅。”
斜睨一眼面色苦巴巴的陈潇,林希缓慢的往楼下走去。刚走出卧室,她就听到充满愤怒的女音正在大骂着。
无奈扶额,她一步一步往下走去,站在楼梯中央,居高临下俯视正在争吵的一对男女。
气氛很紧张,对持的黄博和李芸都是怒目瞪着对方,两张嘴不输对方丝毫说着嘲讽的话语。
“你们两个在吵什么?”看着他们,林希冷声道。好歹黄博也二十七岁了,李芸是二十岁的女孩,这两个有什么好吵的?
侧目看到林希,李芸气呼呼,“林希,这神经病想占我便宜!”
“林希,你别误会,我绝对没有想占她便宜。”感觉很无辜的黄博,为表清白特意竖起双手。一年半时间未见林希,林希的变化很大,昔日青涩的面容,如今美丽带了一丝成熟,活脱脱一个美女,他觉得权少眼光还不错。
“他就是一色狼,看见我就动手动脚的,还问我多少钱一晚,气死我了。”从小到大没受到过这种侮辱的李芸,气的两眼冒火,想动手抽死这不要脸的。
“就你这干扁豆的身材,谁稀罕占你便宜啊。问你多少钱一晚,不过看得起你,平时像你这种货色,我都懒得看你一眼。”走仕途的黄博,仍不改风流性子,最爱做寻花问柳之事,而他的毒舌也不是一朝两夕的事情了。
“死变态。”李芸恨恨的骂道。
“黄博,说话客气点,懂不懂礼貌啊你,这是我朋友,怎么说话的你?”林希听他们的对话,不用想都知道是黄博的错,这人还真是风流成性了,敢对她身边的人下手。“一天没有女人,你会死是吧?”
“你还是林希朋友,算你走运,看在林希份上我不和你多计较。”权少心尖上的人,他可得罪不起,何况林希之前走了一年半,权少几乎没疯掉。
“说的我好像多有面子似的,赶紧向李芸道歉。”
“对,道歉,你这死色狼!”
“对不起。”黄博目光望着天花板,不情不愿的道歉,看起来一点诚意都没有。
李芸被气得说不出话来了,眼睛瞪得圆溜溜的,蒙上了雾气,委屈至极。
“管家,把他赶出去。”林希不悦抿唇道。
“是,小姐。”陈潇正打算赶黄博出去。
黄博一见林希不是开玩笑的表情,投降状,“林希,你不能这样,我只是和你朋友开一下玩笑而已。”他来是有正事的,还没见着权少,哪能走啊!
“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你觉得可以随便开这种玩笑吗?”林希冷冰冰的目光凝视黄博,“我要是问你一晚多少钱陪女客户,你怎么想?发春好歹分一下场面。”
双手合十,黄博认错状,“这位小姐,对不起,是我过分了,请你原谅我。”他就看这女孩长得蛮对他胃口的,以为这是权家新来的佣人,所以肆无忌惮的调戏了,谁知道这女孩是林希的朋友啊。
“变态。”李芸咬着唇,闷闷的骂一句。
“林希,权少呢?”看到李芸委屈的小模样,黄博心底感到愉悦,看美人重要,不过正事更重要。
“好像在书房,你去看一下吧。”
黄博眉梢沾染了点点笑意,上楼前不忘多看李芸两眼,那调戏般的眼神分明就像是在说,你等着。
李芸气得够呛的,要不是碍于林希在场,她绝对拿拖鞋砸去,砸死这个死变态。
“不要气了,黄博就是神经病,你不用理他。”林希走到沙发前,缓缓坐下去。
“有权人都是这样的吗?”李芸撅着樱唇,不太高兴。
“他是例外,脑子没长好。”
“看来,有钱有权人的世界我搞不懂,像他那样的,都这么好色吗?”从小生活在红旗飘飘的大好世界上,以前从没想到她会接触到这种层次的人,看多了电视剧的李芸自然会脑补他们的世界。“还是说像他们这种公子哥,家里有个正房,外面有N多情人。”
“这种事情因人而异。”
“谁嫁给那什么黄博,绝对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世事没绝对,何必这么早下定论,搞不好人家很幸福呢。”
“林希,你到底是他朋友,还是我朋友?”李芸不满林希为黄博说话。
“他是权昊的发小,你不喜欢他,下次见着他无视就行了。”
“也是高干子弟吗?”
“比权昊低一个等级。”
“这样的确有好色的资本,不过他人还是很讨厌。”作为一个小市民,李芸虽然有抱大腿的心理,但这种色狼的大腿,她死都不会抱的。
“好色分人的,像他这种高层人士,那是风流。”
“你到底是谁朋友?”李芸脸色都黑透了。
“你朋友。”
“这还差不多。”
书房里,黄博和权昊所谓的正事,那就是马娇晨明天要订婚,他俩送什么好?
权昊对这种事情提不起兴趣,他早已吩咐管家准备还礼物了。没过几分钟,不耐烦的他把黄博赶了出去。
“你觉得闷的话,叫管家带你出去走走,我困了,先睡觉。”陪李芸说了一会话,一阵阵倦意向她袭来,困得她想闭上双眼。
“你睡吧,我出去玩一会。”李芸嫌弃的挥挥手,自己寻求安慰去。
回到卧室,林希躺在舒适的床上,沉沉的睡去。
凌晨时分,睡得香甜的林希,感觉被窝一冷,腰上多了一只手,她瞬间醒过来,“权昊,干嘛?”
睁开眼眸,她只见权昊睡在她身旁,双手还不安分在她身上游移,火气一下子就冒上来了。
“给你两个选择,一安静的睡觉,二滚出去。”重新闭上双眼,林希冷冷的给出两个选择,她的脚正在准备踹飞权昊。
回到帝都后的她,心情就不是很好,他能感觉得出。在海市,她与他同一场床上,那是迫不得已的,因为她租的房子是一房一厅,只有一张床。如今回到家,家里的房间多的是,他们看起来好像也没有了同床的必要。当然了,这些都是表面的,习惯身边有她的他,又怎么可能和她分床睡。
不安分的双手停止了游移,习惯性的搂着她的腰,她背对着他。
淡淡月光照进卧室里,林希在黑暗中能看到腰身的大手,她无可奈何。
夜还很长,故事还在继续。
这个夜晚里,有人睡得香甜,有人彻夜未眠,也有人计谋什么。
未知的明天,会有什么等待她?
——分割线——
任由造型师帮她做发型,她有些不耐烦了,翻看着杂志的动作也都带上了一丝烦躁。“还有多久才行啊?”镜中的她就像是一个任由摆布的洋娃娃,看着就讨厌,这个身体才十七岁,有必要弄得像二十二岁似的吗?
“少夫人,请您耐心等待十分钟。”造型师忙着在林希头上定型水,太过专注的眼神,忽略看到了林希不悦的面色。
少夫人!听到这个称呼就讨厌。
林希微微拧了一下秀眉,清澈的眼神瞬间转换为深不可测。
“一群蠢货,叫什么少夫人,林小姐三个人不会说吗?”在身旁伺候的陈潇,时刻注意林希的表情,看到她皱眉,就知道她有些生气了。在权家,少夫人三个字是禁词,明眼人都能看出小姐和少爷非比寻常的关系,可小姐不承认啊,为了不惹恼小姐,他们都是恭敬称呼小姐的。
陈潇的呵斥,在众人眼里有些莫名其妙,但拿钱办事的他们,没资格说什么不,全都微微歉意的对着他点点头。
十分钟过后,林希的耐心已到极限了。
“小姐,可以了。”造型师观察到林希面上隐藏的丝丝不悦。
“权昊呢?”从椅子站起来的时候,林希觉得她的臀部都要麻掉了,做了两个钟,就是为了弄一个发型,真够麻烦的,还把她的黑发染成栗色,发烧也卷了,稚气带着一丝妩媚的发型真是难为造型师想得出来。
“少爷在换衣服。”陈潇微微弯腰。
“让他快点。”不就是参加马娇晨的订婚宴吗,又不是婚宴,弄得这么麻烦,烦死了!
“是,小姐。”陈潇多少在侧面都了解到一点,自家小姐不是很愿意回到帝都的,看她的神情和心情,更多的像是为了参加马小姐的订婚宴才回来的,毕竟马小姐和自家小姐有三年交情。
间隔几分钟,权昊来到这里,看到林希时,眼睛闪过了惊艳,心跳加快了很多。他知道他的希儿素面朝天不作任何打扮就已经很漂亮,如今经过一番装扮,变得更加美了,青涩中夹杂着妩媚的感觉,引人心动至极。
“走吧,马娇晨的订婚宴快开始了。”林希没看到权昊眼中的惊艳,她只知道再不去马家,极有可能错过马娇晨的订婚宴。
“嗯。”权昊明显看直了眼,在他人面前,他第一次与她十指紧扣。
垂眸看到她的右手手指被他紧紧扣着,她眨了一下眼眸,扭头看他的脸颊上升起的两朵桃红,刹那间,她抿着唇微微启开,笑意划过她的脸。
宽敞的车中,林希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夜景,“马娇晨即将订婚的未婚夫是谁?”她记得,马娇晨心中可是有人,两年前还信誓坦坦跟她说,一定会追到权昊的二哥权明宇。
“政界冉冉升起的新星杨奕。”权昊也不清楚为什么马娇晨突然订婚。
一听到杨奕这个名字,林希脸上的表情僵住,惊讶的光芒掠过眸中。“至今还未踏进二流小世家,还在二流三流徘徊中的杨家的继承人杨奕吗?”
“嗯。”
脑海中浮起一张文质彬彬的脸和沈景琦的脸,两张脸不停的纠缠在一起,她没记错的话,杨奕是在沈景琦手下做事的。沈家做的是什么生意,没人比她更清楚,而马娇晨怎么和那些人扯上关系?
本以早在脑海里抹去的记忆无比鲜明起来,她自从不再是林希儿,就从没踏进过那个世界。马娇晨一心想要在商界有所成就的人,一旦和他们扯上关系,一旦站错队,万劫不复的绝对不是只有她,凡是和马家有一点关系的人全都会遭殃。
林希抿紧唇角,“她不是喜欢你二哥权明宇吗?”
“我哥不喜欢她。”
“你确定真的不喜欢吗?”她是和权昊生活在同一屋檐下,但很少机会见到权昊的家人,除了付长青偶然见一次之外,权明宇她至今只见过两次,那是一个对谁都是微笑实则内心冷漠的人。
“他们的事自由他们去解决,希儿还是多关心一下我。”他很不喜欢在她心中,有人的地位高过他的。
“马娇晨的未婚夫,你们有调查过吗?”二流小世家的贵女的未婚夫,一定有调查过吧。
“这是马家要做的事情。”
“你这个发小当得真不够称职。”林希淡淡的讽刺道,“还好我回帝都了。”
“希儿是知道什么吗?”权昊想到一年半前,那厚厚一叠的资料。林希儿这个名字一直环绕在他心中,他派人调查过林希儿的生平事迹,发现除了神偷这一项,没其他特别的了,可越是完美的表面所隐藏的东西就更多。
“没什么。”林希不想过多透露会暴露自己是重生的事情,微眯着眼眸,过去二十多年的记忆全都浮现在脑海里,很多的脸孔都模糊了,惟独有三张面孔她记得清清楚楚。
马家此刻热闹极了,屋子里走动的人几乎都是权贵,作为今天的主角马娇晨,面带笑容的招呼每一位宾客。
“权少和林小姐来了。”马家管家作为在大门的接待,在看到权昊和林希那一刻,立刻回到屋子里向马娇晨禀报。
一脚踏进马家大厅,林希就闻到了一股极淡但很有一丝熟悉的气味,面上泛着的浅笑即止,冷着眼眸,防备的看着周围。
“希儿,你也感觉到不寻常吗?”对环境极为敏感的权昊,也注意到周围有丝诡异气味在蔓延。
“等待事情的发展吧。”这个时候说这些太早了,她倒要看看,沈景琦的手下能做出什么大事来。
“希儿好像有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呢。”希儿十二岁时,他遇到她,那时感觉她就是一个早熟的小孩,四年半的时间过去,她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个成熟的大人灵魂居住在这个稚嫩的身体里。
“你也不是吗?”林希眼刀一甩,看到马娇晨向她这边走来,甜美笑意马上展现,刚才还精明的眼神化为了清澈。
时隔一年半再见到林希,马娇晨差点认不出,在她印象中,林希就是一个长得漂亮的早熟小孩,如今一见,昔日的女孩已经变成了妩媚和青涩并存的小女人,看那眉眼间不经意散发出来的妩媚真是迷死人。
瞧这两人十指紧扣,权昊眼眸中溢出的宠溺笑意,不管知不知情的都会认为这两人是一对。于是,聪明的马娇晨脸上扬起盈盈笑意,“权三少,三少夫人。”。
第066章 情起波澜
马娇晨的称呼,权昊浓眉轻轻往上挑起,林希面上的微笑维持不住,眸色冰冷。
“哟,林希,你的脸色怎么回事?参加我的订婚宴不高兴吗?”马娇晨看到林希面色不好看,她展现灿烂笑容,眼睛如月牙儿般弯弯的。
“马娇晨,这么长时间不见你,你怎么变讨厌了,人话不会说了吗?”对待马娇晨,林希没想过要客气一点。“权三少夫人,亏你叫得出口。”
宛如小女孩俏皮的眨巴着眼睛,马娇晨盈盈一笑,“你早晚都要和权少结婚的,这权三少夫人称呼你没错啊。”其他人可能看不清权昊和林希的关系,身为权昊发小的她看得清清楚楚。
“还没结婚呢,你就老老实实叫我名字。”这种场合上,林希没想过要给权昊难堪,给配合的还是要配合。“这是我们送你的订婚礼物,希望你喜欢。”
“谢谢。”马娇晨接过礼物,不拆开看就交给了在她身后的管家。
“林希,说真的,我很意外你能来参加我的订婚宴,这段时间你去哪了?”她真的很好奇,权家的势力可谓是天朝最厉害的,想要找一个人还不简单,而找林希却是花费了一年半的时间,林希是怎么做到的?
“在海市。”
“你俩十指紧扣的,是在一起了吗?”马娇晨若有所思的注视俩人,唇角勾起一抹暧昧的笑意。
“今天是你订婚的日子,你就别管我们在不在一起,赶紧招呼客人去吧。”林希从权昊手中抽出自己的右手。
“对了,给你介绍一下我的未婚夫杨奕。”
“人呢?”看遍全场,都没有看到杨奕,林希感觉有点奇怪。
“在楼上呢,马上就下来。”马娇晨一边说着,一边示意管家去楼上找杨奕。
“权少,你和林希打算什么时候定下来?”看两人亲密的样子,她隐隐有猜测到两人是真正在一起了,在一起的定义很多,比如床上肯定磨合了,不然林希眉眼散发出来的妩媚是怎么来的,这小脸滋润得可够红扑扑的。
“再说吧。”权昊看了一下林希,浅笑道。他也想定下来,可她不肯,再等些日子吧,操之过急不好。
林希不动声色的默默向后退一步,和权昊拉开了距离。
“林希,跟我来,我有私密话跟你说。”马娇晨看到林希的动作时,征了征,这两人是什么情况?
拒绝不了,林希的手腕被马娇晨拉着,她只得跟着走。
来到马家后花园,随意坐在椅子上,林希闻到一股比大厅还要浓一点的气味。“有什么话就说吧。”她和马娇晨的关系,仅只是比普通朋友好一点,还算不上什么好朋友,她有点期待马娇晨要和她说什么私密话。
“林希,我现在有点迷茫。”马娇晨把林希当做是倾诉对象,女强人的面具一旦卸下,她只是一个爱而不得的可怜女子。
“迷茫什么?”
“我给他发了请柬,可他今天没来,这个婚我不知道是该订还是不该订?”马娇晨轻轻叹息一声,她本人迷茫了,这个订婚是她父亲做主的,她只得服从,真的和杨奕结婚,那也只是政治联姻,爱情的基础一点都没有。
“你知道杨奕是什么样的人吗?”林希很严肃的问道。
马家是站在权家这边的,是不可能沾染黑暗生意的,马娇晨要是和杨奕结婚,那就难说了。目前重要的是,马娇晨到底知不知道杨奕是什么样的人,做的是什么事?
“国外留学归来的高材生,文质彬彬的,人挺好的,现在市政厅做事。”马娇晨不十分关心杨奕是怎样的人,忽然叫她说出他是什么样的人,她得想想。
“你跟他订婚以后,面临的是结婚,你们马家对于未来女婿都不查清楚一点底细吗?”林希冷冷嗤笑,讥讽道。
“家世清白,无不良嗜好。”
“你真是蠢到无可救药了,眼睛长着干什么用?仔细查一查杨奕,尤其是他在国外的经历。”看马娇晨两眼迷茫,她就猜到,马家没有深入调查杨奕。
马娇晨面色微微一变,听了林希的话语,她也觉得有些不对劲。
“娇晨,这位是?”被管家找来的杨奕,看到林希时,温润的问道。
“林希,这是我未婚夫杨奕。”面对自己的未婚夫,马娇晨扬起淡淡笑意。“杨奕,这是我朋友,权家二小姐林希。”
“林小姐,你好!”杨奕听到介绍是林希,伸出手,准备来个友好的握手。
林希伸出手,用指尖轻轻的和他握个手,“你好。”
“早有耳闻林小姐,今天一见,比传闻中的还要漂亮。”杨奕很会讨好女孩子,阳光帅气的脸庞洋溢着真诚的笑容。
“谢谢你的夸奖。”林希不咸不淡回道。
见杨奕体贴的为马娇晨调整项链,林希捕捉到杨奕脸上的一丝不自然,暗地里冷笑一番。“不知道杨先生在国外读哪间大学?”
“麻省理工大学。”杨奕拧头,温文尔雅的笑起来。
同样是翩翩君子的模样,林希看得心中一凉,在沈景琦手下做事的人都是这副模样。看起来温柔体贴的迷人模样,稍不注意,会变成狠戾,随时能要人命。善于伪装的人,在进入你心房中,再给致命一击,这正是沈家所有人的做事方式。
“林小姐,我和娇晨先去招呼其他客人了,你随意。”牵起马娇晨的手,杨奕微微一笑。
“嗯。”林希看到马娇晨转瞬即逝的僵硬,微眯的眼眸。
注视两人恩爱的背影,林希敛去眼中的冰冷,摘了一朵鲜花把玩着。
“希儿。”背后响起了久违的叫声,她拧着秀眉。
沈景琦面露喜悦,欣喜若狂的飞快走到林希面前,眉眼中布满了笑意,关心的问道。“自从你不见,我一直在找你,你这段时间过得好吗?”
“要我重复多少遍,你才清楚的知道我不是林希儿。”见到沈景琦,林希心中大骇,面上不动声色。
一年半前,沈景琦和马娇晨认识了,只不过他们做的是正当生意,有来往是很正常的。如今沈氏集团早就在权昊的打压下已破产,马娇晨还和他来玩,这其中的奥秘值得她去调查。
“希儿,别不承认了,你和马娇晨的对话我已经听到了,没有谁比你更加清楚杨奕的底细。你若不是希儿,你怎么会提醒马娇晨,你是怕马娇晨会受到伤害吧。放心,马娇晨既然是你的朋友,我不会让杨奕动她的。”
“故意让杨奕接近马娇晨,你到底想做什么?”这一刻,林希不再否认她是林希儿,而是选择了默认的态度。“这样做,你有什么好处?”
“我想做的,你以后能看到的。”沈景琦扬起手,想抚摸一下她的俏脸。
林希厌恶的避开,“扶持一个在二流三流徘徊的家族,小心阴沟里翻船。”
“希儿,马娇晨对你而言有这么重要吗?”沈景琦放下手。
“你再不收手,注定会死在某些人手里。”帝都的势力格局自打开国以来一直很稳定,若有人试图打破这样的格局,那个人势必会付出代价。
“希儿,回到我身边好吗?”
“做梦。”
“你一定会回到我身边的。”沈景琦面色凝重,犹如发誓般。
“你哪来的信心?”她很不能理解,为什么沈景琦永远都是自信心爆棚?
“权家一旦倒了,站在最高处的你会甘心成为底层吗?不会的,希儿,我很了解你。”
“看样子,你想对权家动手。”林希冷笑一声,“别以为你有多很了解我,我现在是林希,不是林希儿。”
“我哥也在这里。”沈景琦不怒,淡淡的笑道。
闻言,林希面色一变,“关我什么事?”
“那一晚,你好像忘了。”沈景琦的唇来到林希耳畔边,故意呼出热气喷洒在她耳垂上,“要不我帮你回忆一下。”
他的气息,林希厌恶至极,“恶心。”
“那晚的你不是很享受吗?在我的身下你是如何欢愉,你忘不了的。”
“沈景琦。”深埋在脑海里的记忆,她不想再被提起,如今被沈景琦说起,怒火冒了上来。
“希儿。”沈景琦轻轻摸着她的脸,如同蛊惑道。“我们身体很契合。”
契合你妹!陈年往事被人拿来调戏自己,她一点都不爽。“闭嘴。”
“你怕了吗?”沈景琦轻笑,指尖划过她的脸庞,宛如挑逗般。“希儿,我想念你的味道,很快我们就可以像以前一样了。”
她用力握住沈景琦的手,狠利的眼神瞪着他,“沈景琦,够了。我们之间已经过去了,就别再提了。”
“希儿,你爱上权昊了吗?”沈景琦身上散发着危险的气息,阴森森的问道。“你要为他守身如玉吗?还是说你们已经发生关系了?”
“你说对了,我已经和他发生关系了。”林希咬牙切齿道。
深幽的眸紧紧看着她的明眸,沈景琦不相信她说的,“你骗不了我,你和他没有发生关系。”
“爱信不信。”她说真话没人信,算了,白说了。
“今晚九点我在老地方等你,你记得要来,不然马娇晨会发生什么事,我没办法保证。”明明是温和的语气,硬是被沈景琦说的充满威胁。
“我不会去的,你爱做什么就做什么。”林希不受他威胁。
“你不想念我吗?”指尖来到她的下颚,他轻轻触摸着,爱极了滑腻的手感。“比如我的炙热。”
“没处发泄,自己找女人去。”林希一下子就怒了,甩开沈景琦的手。
“你会来的。”沈景琦彷如有十足的把握,“我们会一起共赴高峰的。”
“你疯了。”
“我早就疯了,逼疯我的是你。”五年前他就疯了,都是为了这个眼前的女子。
“神经病。”林希恨恨的骂道,头也不回的往大厅走去。
眨也不眨的看着她的离开,沈景琦看到那个转弯处,笑得诡异,低声自语道。“我们在一起会很快乐的。”
林希刚走进门口,就看到不知道站在这里多久的权昊。
“希儿。”权昊很努力的想挤出笑容,却是挤不出来。
“怎么了?”该死的,她不知道权昊有没有看到刚才的场景。回来帝都根本就没什么好事,变态是一个接着一个。
心蔓延着苦涩,醋意几乎要把他淹没,权昊抿抿唇。“你和沈景琦还有来往吗?”
她抚了一下额,觉得自己又要解释了。“没有。”
“我相信。”只要她说的,他都相信。只是每当看到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心底都压抑不住苦涩。
“我们是来参加马娇晨的订婚宴,你开心点吧。”她笑了笑,主动挽着他的手。
“对,要开心。”权昊扬起一丝浅浅的笑意,眼色依旧冰冷。
礼貌浅笑的面容,从容不失贵气的姿态,和各种各样的人打招呼,林希感觉自己的脸都快僵住了。
来参加马娇晨的订婚宴,绝对是自找罪受,不停听到有人称呼她为权少夫人,她就想杀人。
都瞎了是吧,不会看人脸色是吗?
摇晃着手中的香槟,她找了个位置坐着,看着满场转悠的马娇晨。
权昊不出声,安静的待在她身边。
一美女、一帅哥,他们就像是画中的人物,高贵淡漠看着周围一切。
站在不远处的沈景然,看到如是一幅画的权昊和林希,眸中现出冷光。
“沈总,你怎么站在这里?”见到沈景然,马娇晨深感奇怪,他不是在后花园吗?
沈景然抿着唇,看着眼前的马娇晨,知道她将他错认是他的双胞胎弟弟沈景琦。“我是沈景然。”
“不好意思啊,你们长得太像了,我认不出来。”马娇晨一脸抱歉,不好意思道。
林希把目光收回,看着眼前的酒杯想着事情,突然,沈景然这三个字传入了她的耳中,眼眸睁更大一些,她往马娇晨的方向看去,看到了和沈景琦一模一样的脸蛋,平静的心惊起了波澜。虽是一模一样的脸蛋,可给她的感受是完全不同的。
沈景然知道林希在看他,那惊讶的眼神,使他淡漠的心尖上划过丝丝暖流。
快速的移开目光,林希有些乱了,拿起香槟喝了好几口,才压下心中的波澜。
坐在她面前的权昊注意到了她的不同,也往她刚才望的方向看去,看到了沈景琦。
“我们回去吧。”沈景然在这里,他的存在压迫到她,她想离开这里。
沈景琦说他哥在这里,她完全不相信的,那个人这几年一直在国外,怎么可能贸然回国?当看到他时,她不得不信了,他回来了。
“嗯。”权昊站起来,牵着她的手,和她离去。
沈景然深邃的眸子变得更加潋滟了,紧抿着的玉唇形成极大的魅力,他注视他们的离去,心更加肯定某种东西。
坐在车中,林希看着窗外的风景看得出神。
“希儿。”不安感在逐渐侵占他的心,她的变化他很紧张。
“嗯。”她依然看着窗外。
“你有一点一点的喜欢沈景琦吗?”思考良久,他最终还是把这个问题说出来。
“不喜欢。”就算有喜欢过,那也是曾经,现在,她一点都不喜欢那神经病。
“那为什么你见到他以后,和平时不太一样?”
注视权昊,她粉唇微启欲说,这刻手机铃声响起来了。
一看屏幕上跳跃的陌生号码,她迟疑了一下,还是按下接听键。“你好,哪位?”
她的声音和以前不一样,以前她的声音总是能蛊惑人心,如今她的声音很稚嫩很纯真。沈景然唇角勾起,不说话,静待她的反应。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