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权少溺宠,娇妻难养〗第21部分

“喂,有听到吗?说话。”另一头静谧的气息,她不喜,心中隐隐有熟悉感。
“希儿,是我。”沈景然缓缓说道,声音压抑的情感化成了思念。
耳边就像是响起了爆炸声,林希面色各种变换,最终还是冷着脸。“有事吗?”
“我很想你。”见到她那一刻,他想狠狠把她压在身下疼爱一番。
“没其他事的话,我挂了。”沈景然的话语,在她心中扬起了点点波澜。
“你不想我吗?”
“说你的目的吧。”
“今晚七点,我在老地方等你,你记得过来。”好久,好久,他没有和她缠绵了。
“我不会去的,你也不用威胁我,我不吃这一套。”真不愧是双胞胎,连约人都一样。
“你会来的,你舍不得我难过。”
“你去死跟我都没关系,就这样。”看着权昊,林希尽量把怒气压下,不等沈景然再说话,她就把电话挂掉了,心里暗骂着,两神经病。
听着手机响起的嘟嘟声,沈景然笑得妖孽,势在必得的光芒掠过眼中。
“沈景琦吗?”他猜测道。心很痛,宛如被千万蚂蚁啃咬着。
“不是。”是比沈景琦还要神经的沈景然,竟然这么快就知道她的手机号码!
“那是谁?”
“一个奇怪的人。”
“谁?”
“都说是奇怪的人。”她有些不耐。
他抿紧唇,不再问。
两人低气压的回到权家,陈潇见状,飞快的逃走。
“陈潇,你站住。”林希眼快,出声叫道。
见走不了,陈潇低着头走来。
两人低气压的回到权家,陈潇见状,飞快的逃走。
“陈潇,你站住。”林希眼快,出声叫道。
见走不了,陈潇低着头走来。“小姐,有什么吩咐?”
“派人跟着马娇晨,有什么特殊情况就向我汇报。”赴约她是不会去的,不过她不想因为她的关系,马娇晨而受到伤害。
“是,小姐。”陈潇一脸奇怪,皱着眉不得其解。
“希儿,为什么在这么做?”
“不想因为我的关系,而让马娇晨出意外。”
“和沈景琦有关吗?”他直觉认为,这和沈景琦有关。
“你说对了。”不仅和沈景琦有关,还有沈景然,这一对双胞胎兄弟行事手法几乎是一致的,她有点担心马娇晨。
“是因为什么原因?是因为他认为你是林希儿吗?”
“可以这么说。他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知道,那是个偏执狂,他想要去做的事情没人能阻止他,我有点担心马娇晨。”
“他想怎么对付娇晨?”
“不知道。”现在是下午五点钟,离她去赴约还有两个钟。“不说这些了,你派精锐的暗卫保护她吧。”
“希儿,你真的不是林希儿吗?”权昊想起昨晚陈潇调查来的资料。
林希征了征,“你觉得呢?”
“只要你说的我都相信。”只要是她说的,他都相信。
定定凝视权昊那全心全意相信的表情,她真想知道,他哪来的无条件相信她。“以后不要问这种问题,我不想回答,你也不需要去知道。”
“你是也好,不是也罢,你只是我的林希。”他浅笑。
“我不是物品,不属于谁,下次不要说这种蠢话了。”说罢,她往自己的卧室里走去,心里烦躁的很,满脑子都是关于沈家的事情。沈景然这变态回国了,沈景琦那死神经病又死不了,她上辈子是和沈家有仇吧,怎么就避不开沈家人?
她刚想反手关上门,权昊厚脸皮的进来,“希儿,我以后都要和你睡,共用一个卧室。”
“就算我拒绝,你半夜还是进来赖在我床上。”林希淡淡嘲讽道。
“为了避免半夜打扰你睡觉,我们同房是有很大的好处,比如你累了,我可以帮你按摩,或者是,你冷了,可以抱着我睡…。”生怕林希嫌弃的权昊,如数家珍的数着两人同房会有什么好处。
“同房两个字不是这样用的。”林希无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和我同一间卧室的目的是什么,拜托你正常点好吗?”
“我想每时每刻都和你在一起。”
“幼稚。”
“我只对你幼稚。”话还没说完,他就搂着她的腰,与她亲密接触。
------题外话------
这章遍地都是坑~亲们自觉跳坑~我在边上拿着铲子~
第067章 清浅至深
好不容易把权昊赶出去,林希打开电脑,查询各种信息。
关于沈家的消息,晚上很少,只有寥寥几条新闻,全都是沈氏集团宣布破产的新闻。
关闭网页,揉着有些酸涩的眼睛,她沉思了一会。
与此同时,书房里,权昊手上拿着一叠资料,仔细的看着。
“少爷,这都是关于林希儿的资料。”陈潇默默的拿出更加深入调查的资料。
“查一下沈景琦和林希儿到底是什么关系。”纸上的文字组成诉说一件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他看得心颤起来。
“是,少爷。”陈潇走出去,不打扰自家少爷。
刚关上书房门,他迎面碰到林希。陈潇潜意识的看了一下书房门,“小姐,找少爷有事吗?”
“嗯。”林希眨眨眼。
“小姐。”陈潇想阻止林希的进入。
“有事?”她冷眼注视陈潇。
“哦,没事。”摇摇头后,陈潇就离开了。
推门而进,看到权昊在看文件,她轻挑一下秀眉,“权昊。”
“希儿。”看得心神投入的权昊,抬头看到林希,略显惊讶。
“你这里有关于沈家的资料吗?”林希围着他书桌看了一遍,没看到有她想要的资料。沈家经过四年多的发展,早已不是以前的沈家,沈家内部很多事她都不再知道了,现在她需要知道沈家现在的情况。
“有。”权昊表情淡淡的,从抽屉里拿出资料。
林希随意翻看了几下,“这些资料,一半是伪造的,你难道没有查到沈家内部消息吗?”
“目前查不到,沈家太神秘了,要过段时间才能查到。”
“这些资料看了也没有用。”林希有些泄气。“沈家在黑道上的势力很大,白道上还需要扶持有潜力能给他们帮助的家族。”沈家的势力越来越大了,这跟以前的她没什么关系,现在和她扯上了关系,她很清楚沈景然是什么样的人,他不会轻易放开她的。
“目前来看的话,杨家是他们扶持的对象。”杨家突然实力大增,也引起了权家的注意。
“马家也将会是他们的目标。”林希眼睛很利,看到了权昊想要掩盖的资料。“给我看一下。”
“不给。”权昊坚决拒绝。
“拿来。”这么紧张,肯定有什么?
权昊把资料放到抽屉里,抿唇浅笑。“没什么好看的。”
林希偏不信,走到他身边,不顾他的阻拦,硬是从抽屉里拿出资料。
只看纸张上面写着林希儿三个字,林希秀眉拧紧。
“希儿,你别误会,我只是想多了解你一下。”见她面色淡然,他紧张解释。
“什么时候开始认为我是林希儿的?”世间没有完全相同的人,即使是换了身体,行事手法和性格都改变不了,她没指望一辈子都没人发现她是林希儿,只是她想知道他什么时候开始知道的?
“沈景琦出现那时候,我只是有点怀疑,现在才确定你是林希儿。”以前他只是有点怀疑,根本没把这些放在心上,沈景琦出现后,他想要知道的欲望就更加强烈了,她的过去他没法参与,但她的将来他会陪她一起度过,所以他想了解她的过去。
放下手中的资料,林希无所谓的轻笑一声,眸子里也不见恼怒,“我从来都没有承认过我是林希儿,你了解也没有用。”还好权昊查到的只是片面的资料,要是把她的过往查得清清楚楚,估计她要吐血才行了,年少无知做过的事太可怕了,一点也不想给人知道。
“希儿,你生气了吗?”他拉着她的手。
“没有,你想太多了。”她轻轻甩开他的手,脸上没有见到丝毫怒意。
“我只想了解你,你不要生我的气。”
“都说没生气,你脑袋里都在想什么?”
“真的吗?”
“真的。”林希用手捂住嘴巴,打了个小小哈欠。“我回房间了,你继续看你的。”
现在是傍晚六点半,七点钟是她赴约时间,不知道她没去,沈景然那神经病会不会做什么奇怪的事。不知为何,她心中竟掠过一丝担忧。
“希儿。”直视她背影,他声音带着眷恋的叫道。
她没有回头,彷如没有听到。
卧室里的电视上播放着娱乐新闻,她手拿着书,随意的看了一眼屏幕,却是给她看到一张美丽有点熟悉的脸蛋。淡淡笑容带着疏离,唇角翘起的弧度刚好,不媚不娇,很端庄的姿态,裹胸小礼服下包着火爆有料的身材,面对娱记们的刁难,她温声细语的回答,水眸中浅浅笑意升起了寒冷,却无人发觉。
前年年底的时候,她在澳城见过郑水晶,时隔这么久,在电视上见到,感觉很不一样,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脸上的疏离感给她一种熟悉感,就好像是身边亲近的人。
熟悉感出自哪里?她转动黑溜溜的眼珠子,记忆中的人物场景一遍遍的筛选。
墙上的时钟不偏不倚正好指着七点钟,轻缓的铃声响起,林希看着桌上的手机,仔细看了那一连串的陌生号码,唇角抿紧,“沈景然,你想做什么?”
沈景然右手恨恨捏着玫瑰花,眼中涌现疯狂,声音蕴含怒气。“希儿,你没有来,你失约了。”
似是指责的话语,林希听后,冷嗤一声,“我没有答应你的邀约,怎么会算是失约呢?”
“为什么不来?”手中的玫瑰花瞬间成为残花,被沈景然扔到地上。
“我为什么要去?你又不是我的谁,没资格命令我。”可笑的人,总以为能掌控她。
“我是你的爱人,和你过一生一世的人。”沈景然提高音量,咬重爱人两字。
“我从来就没有承认过你是我的谁,还有那些已经过去了,你就不要来烦我了。”巨烦沈景然和沈景琦两兄弟,没有谁想过去不好的事情一直被提起,何况她现在是林希,不是林希儿,过去的一切已和她无关。
“不会过去的,永远都不会,只要我活着一天,你都是我的。”沈景然偏执的说道。
“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说完,林希干净利落的把手机关机。
“希儿。”嘟嘟声响起,沈景然咬紧牙根叫道。
重新拨打她的电话,只能听到机械女性甜美提示音,沈景然用力捏着手机,如是想捏碎般,手背上的青筋都凸出来了。眼中一闪而过狠戾,他志在必得,“希儿,你注定是我的,谁也抢不走你。”
关闭电视,林希脸色有点难看,下楼陪李芸吃饭。
李芸来帝都第一件事,就是去游览古今中外的名胜古迹,今天玩得有点嗨,却不觉得累。她想和林希分享一下今天的经历,见林希面色不好,感到疑惑。“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什么。”林希扬起一抹浅笑容。
“真的没什么吗?你脸色不太好看耶!”
“真的,吃你的饭,哪来这么多话说?”
“吃饭,吃饭。”再好的朋友,也不是什么事都可以和对方说,李芸深懂这个道理。
晚饭时间不见权昊,林希觉得有点奇怪,看到在身旁欲言又止的陈潇,她大概猜测,权昊去做什么事了。
泡了个温水澡,全身的劳累都好像被泡没了,林希懒洋洋的从卧室里出来。
身上只着浴袍的她,从衣帽间拿好睡衣出来,准备换上,门却在这时被打开了。
看来人是陈潇,她嫌弃的皱皱眉,“管家,你就不会敲一下门吗?基本的礼貌都没有吗?”
“小姐,请您去三楼的阳台看一下。”陈潇苦着脸。
这栋房子有三层,一楼是佣人和放杂物的,二楼是她和权昊住的,三楼是客房外加一个被美丽鲜花环绕的广阔,那阳台是一个很悠闲的地方。
“三楼的阳台有什么好看的?”她不想去。没事上三楼干嘛?
“小姐,请您去看一下。”陈潇有点急了。
“不想去。”
“小姐,求您了。”陈潇可怜巴巴的哀求道。
“怎么啦?”少见陈潇这种表情,她疑惑。
“您去看就知道了。”
“你出去,我换一下衣服,等会就去。下次进来,记得敲门,要是不敲门,我敲死你。”林希冷着脸,不悦呵斥。
“抱歉,小姐。”陈潇轻手轻脚的关上门,无声的走出去。
换好衣服,她踏上三楼,一阵浓烈的酒味吹来。
谁在这里喝酒?她皱了皱鼻子,走到阳台,看到权昊身边都被酒瓶围绕,他在猛喝酒。
眨一下眼睛,原来陈潇叫她上来,是看权昊喝酒的!
“大晚上的怎么在这里喝酒?”拾起空酒瓶,她走到他身边。
“希儿,是你吗?”喝了很多酒的权昊,有些迷糊,以为自己是出现幻觉了。
扫了一眼周围的空瓶子,她学他一样坐在地上,“不是我,难道是鬼啊!”
“真的是你吗?”迷蒙不清的眼睛里出现了很多个希儿,权昊微眯眼眸。
“你觉得呢?”四周有不少空酒瓶,看样子权昊喝了不少,能让权家大少爷独自一人喝酒,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是你。”坐在地上的权昊,手中还拿着酒杯。
“你还要喝吗?”随手拿了一瓶酒,她端详是什么酒。
“希儿。”
“嗯。”她用开酒器把酒打开,不看权昊一眼。
“希儿。”权昊再次叫道。
“嗯。”她眼角抽了抽。
“希儿。”权昊不厌其烦的继续叫着。
她黑线冒了一脸,“你醉了还是没醉啊?”
“醉了。”俊美非凡的脸庞上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绯红,他眸中的希儿有很多个。
看着他淡红的脸蛋,她抿抿唇,“确定?”看起来也就脸红了一点,没醉吧。
“如果我不醉,你怎么会出现在我的梦里。”权昊的确是醉了,说话也慢悠悠的。
此情此景,林希觉得自己郁闷了,“为什么不能出现在你的梦里?”喝醉酒的权昊,还是第一次见,她有点想逗一下他。原来平时看着高高在上的权家大少爷,喝醉以后,蛮可爱的。
“因为你不爱我。”控诉的话语说完,权昊俊帅的脸庞涌上悲伤。
额…这个理由,她无力反驳。“那你爱我吗?”
“爱,很爱,很爱。”即使是醉了,他也没有忘记对她的爱。
“有多爱?”她好奇的接着问下去。
“你生我生,你死我死。”
有点彪悍的答案,她笑道。“我们不是演偶像剧,你就不用深情告白了。”
“我对你的爱是真的。”他说话的速度更慢了,一字一字咬准发音说道。
“没人说是假的。”她拿过他手上的酒杯,浅喝了一口,又辣又呛的味道充斥在她口中。
皱着眉看着手上的酒杯,她缓缓站起来,“你能自己站起来吗?”
“能。”权昊有点摇晃的站起来。
光从外表还真的不太看得出来权昊喝醉了,这人除了脸红和说话速度慢点,就和平常一样。
她一脚踢开脚边的酒瓶,扶着他的手臂。“下楼去。”
权昊不肯迈开步伐,站在原地不动,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林希看。
“看什么?”被他看得心里有点发毛,她不解问道。
“我哪里不好?你为什么不爱我?”为什么她不爱他?
她一愣,啊~这个问题很难回答。
“为什么?”他双手捏着她的肩膀,声音带了些哭腔和委屈。“我感觉我看不透你,你到底是林希儿,还是我的林希?为什么你就是不爱我?”
面对一连串的控诉,她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这个世界不是说你爱一个人,就能得到回应的。爱与不爱本就不是人的本身可以控制,她不爱他,这是事实,无关他哪里不好。
“你说啊。”晶莹泪花闪现眼角,他情绪有些失控。
被他摇晃着身体,她想一巴掌抽上去。
“为什么不爱?你为什么总是无视我对你的爱?”说到最后,泪水从他眼角里滑落,痛苦将他淹没“你爱我的话,你会跟我结婚,可你不愿意跟我结婚,我到底哪里不好?”他想要她的爱,她的心,她的所有。
凉风吹来,吹乱了她的秀发,也吹乱了她的心绪,不敢看他被泪水沾湿的脸庞。
她没有想过权昊会如此脆弱不堪、卑微乞求的一面,他把这面彻彻底底在她面前露出来,她不知所措,不知该怎么去回应他的爱。
“你说啊。”他痛苦不堪的面容,宛如是要将四年多时间压抑的都发泄出来。
“你醉了。”半响,她淡淡说道。
“我没醉。”明明醉了,他否认。“我知道你是希儿,我知道你不爱我。”
他眼里流出的泪水,顺着脸庞淌下,滴在她的衣衫上。
她垂下眸看着被沾湿的衣衫,“我是林希,你醉了。”
“我没醉。”他大声宣布。
俏脸比煤炭还要黑,她握住他的双手,“你醉了。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
“那你想我怎么做?”跟一个醉了的人,真的没法沟通。
“我想你爱我。”他说出了藏在心中多年的愿望,命定之人他不能选择,可他最终还是爱上了她,他爱她,也想他爱她。
“我知道了,你让我想想。”她当是哄小孩子般,“你现在下去,去洗澡睡觉。”
突然,他打了个酒嗝,一股浓烈的酒味,
“你会爱我吗?”醉了后,他的眼睛没有往日的凌厉,反而变得柔和多了。
“会。”她想,她要是说不会的话,他会跟她闹吧,为了快点搞定他,她捂住良心说话。
“希儿,你真好。”他把她搂紧,痴缠的说道。
“知道我好,你就赶紧去洗澡睡觉。”没事上来哄一个喝醉的人,真是麻烦。
“我听你的。我今晚我要和你睡。”他放开她,步伐有些不稳的走着。
“好。”她表情微微僵住,说着违心话。
他第一句话她有点开心,第二句话黑了脸,喝醉也不忘记和她一起睡,真是够了。
蹲在角落偷听了很久的陈潇,抬头一看,看到自家少爷冷眼看着他,他意识到,少爷确定是真的醉了吗?心中大胆的猜测,还是…。
没等他说对不起,权昊步伐沉稳的往下走。
看着自家少爷的背影,陈潇瞪大了双眼,什么情况?
“陈潇,你在这里做什么?偷听吗?”林希也看到了陈潇、
“小姐,我只是想浇花,您别误会。”陈潇板着脸,严肃说道。
“装什么装,你偷听又不是一回两回了。”林希毫不留情的拆穿他,“权昊为什么会喝酒?”
“因为您。”作为一个称职的管家,自家少爷的感情他也需要去打理一下。
“关我什么事?”怎么什么都能扯上她?
“少爷很爱你,而你不爱他。”
“所以呢?”她挑眉。
“小姐,人要惜福,少爷对你这么好,全世界都找不到第二个,你确定…。”陈潇说了一大堆,准备开始说教。
“这些话,你说过很多遍了,就不用再重复了。”压根没心情等陈潇说完,林希打断他,直接离去。
他这是被鄙视了吗?陈潇默默的想着。
“小姐,您等等,我有事情跟你说。”接受被鄙视的事实,陈潇郁闷了一会儿,突然想到一件事。
“什么事?”林希转身看着陈潇。
“九点钟的时候,有个男人打电话来,说要找您。”知道权家电话的人不多,而打电话来,指名道姓要找自家小姐的极少,更别说是个男人打电话来的。
“说了什么?”听到九点钟,林希反射性冷着脸,冷气腾腾的往外散去。
“我说您不在,他就挂电话了。”他还是第一次接到过这种毫无礼貌的电话。
“如果以后有人打电话来找我,一律说不在,有事就打我手机。”一定是沈景琦那死变态,真烦,沈家人就是麻烦。
“是,小姐。”
“让厨房准备清亮的糖水,我要吃。”大夏天的,见到那俩厌恶至极的人,心情真是不好。
“是,小姐。”
林希走到庭院亭子下面坐着,感觉有点无聊的李芸也陪她坐着,当打死第二只蚊子的时候,李芸郁闷了,“这里蚊子怎么这么多啊?”
“嫌多你就回屋子里坐着。”思考着沈家事情,心情莫名变得不好,李芸的抱怨,她有些不耐烦说道。
“林希,你今天心情好像很差,到底是怎么了?”
“说了你也不会懂。”林希轻轻叹一声,托着下巴。
“关于爱情吗?”李芸咬紧牙齿恨恨的回答,就欺负她没谈过恋爱!
“不是,是其他事情。”如果真的只是爱情的事情,那好办多了,问题,这牵扯的人太多了。单是沈家那俩神经病就够她烦的了,大家都是凡人,怎么他们就相信有重生的事情?!
“友情?亲情?”不甘被鄙视的李芸,想出谋策划。
“都不是,你进屋去吧,吵死了。”她想安静的一个人待会。
“好吧,你自己慢慢想。”既然林希都赶人了,她也有些疲倦,需要休息了。“我先休息了,晚安。”
“晚安。”林希头也不回的对着李芸说道,一双明眸瞪着从花丛里冒出来的陈潇,“陈潇,大晚上的,你想吓谁呢?”偷听这老毛病陈潇怎么就是改不掉!
“小姐,那个男人又打了两次电话来。糖水已经煮好了,小姐可以吃了,还有少爷好像醉的很厉害,在您卧室里发酒疯。”陈潇伸手从头上拿下一朵花,快速要把他说的话语说完。
“你说,权昊在我房间里发酒疯?”刚才不是跟正常人一样吗?这么快就去她房间里发酒疯,找抽吧。
“是的,少爷正在砸东西,您再不去看看,估计您今晚要在别的卧室睡觉了。”自家小姐在陌生的床上,需要磨合几个晚上才能完全睡着,得知这个的他,才能貌似恐吓着。
“混蛋。”她怒声骂道,急忙的往屋子里头走。
她没走到房门前,就听到砸东西的声音,“权昊,你在这做什么?发什么酒疯?”气死她了,把房间弄脏,她今晚不要睡别的床。
打开门一看,地上的碎片,看得她怒火腾腾的升起来,怒视身体有点摇晃随时要倒下的权昊,“你发酒疯,干嘛跑到我房间发,你这是发的什么酒疯啊?”
“陈潇,你给我进来。”没眼看还在砸东西的权昊,她低吼道。
在外候命的陈潇,听到命令,第一时间走了进来,“小姐,有什么吩咐?”
“醒酒汤煮了吗?”喝酒就喝酒嘛,发酒疯也行,可为什么非得在她这里疯?
“已经煮好了。”一早煮好了,只是没有小姐吩咐,他不敢拿去给少爷喝。
“马上拿来让你家少爷喝,让他醒一下。”林希夺过权昊手中的瓷器,用力的把他推到沙发上坐着。
“是,小姐。”
俊美的脸上舔了几分绯红,白皙中的肌肤飘红,的确是很诱人,这一双深邃仿佛不可见底的眼眸的确很勾人,还有这抿着也性感的薄唇很漂亮…。她看着权昊,只想动手了,没事发什么酒疯?!
“希儿。”权昊睁着迷蒙的眼眸,伸开双手,把她拥着,脸蛋不断摩擦的她的脸,薄唇微启,像是千年美酒般醇厚的声音在他口中发出,“你说你会爱我的,是真的吗?”
用手挡住他的脸,阻止摩擦,她翻了一下白眼,“真的,真的。”和一个喝醉的人,没必要说真话,哄着就好。
“你真好。”他抿唇醉人一笑。
推开他,她双目与他对视。“你安分点坐在这,我去阳台吹一下风。”今天事真多,也不知道马娇晨怎么样了?
去阳台之际,她顺手拿起手机和扔在一旁的电池,把电池装好,开机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给马娇晨。电话接通时,她的担忧都散去了,“马娇晨,你睡了吗?”
马娇晨双眼迷离的看着前面,吐出的气都带着酒味,声音沙哑,“林希,有事吗?”她怎么会睡得着?!人前笑多了,如今她想哭了。
“你没事吧?”马娇晨的语气,听起来很不对劲。
“死不了。”碰倒周围的酒瓶,泪水滑落在脸上,她自嘲道。
清脆的玻璃碎声,她想不听到都难,秀眉一拧,“你在喝酒吗?”
“对啊,这个伤心的夜晚,除了喝酒还能做什么?”今晚就要是放纵,日后结婚生子了,哪还有什么资格放纵。
“权明宇知道你要订婚没有一点反应,你就伤心啦。”她勾起嘲讽的笑容。“你蠢不蠢啊,幸福是靠自己争取的,权明宇都还没说不会爱上你这种话,你需要自寻烦恼吗?”
“林希,你不懂什么是爱而不得的感觉,这种感觉太难受了。”马娇晨抚着胸口,极致的痛令她泪水不断的流出,用着可悲的口吻说着话,“你有一个爱你的权昊,我呢,没人爱我。”
“只要喝不死你,你就喝吧。不过我奉劝你一句,你要结婚的对象,一定要好好调查。你要是舍得放弃权明宇,你就继续糟蹋你自己。就这样,再见。”她啪的把电话挂掉,拧头看着站在身旁的权昊。
马娇晨觉得此刻,连口水都是苦涩的,满脸泪水的她,心生荒凉,世界的那一抹光明最终被人驱逐而出,剩下她一人在黑暗中活着。
“你出来这干嘛?”她正是心情不好,没心思哄权昊。
“娇晨怎么了?”
“在喝酒。”面色正常、没有丝毫醉意的权昊,她觉得自己是不是被骗了,他根本没醉。“你根本就没喝醉,装什么醉?很好玩吗?”
“我二哥现在广州处理事情,赶不回来。”
“你对我说没用,得对马娇晨说才有用。”
“我说的她不会相信的。”他太明白了,爱而不得是什么感觉,所以对有一样经历的马娇晨,他很关心,这种关心是出自于亲情的关心,他们认识二十多年,友情已转换为亲情。
“先不说这些,你装醉干嘛?”别给她转移话题,她要追究的是他装醉的事情。
“我没装醉,是真的醉了,只要吹一下风,酒精很快就能散去。”他睁着眼说大话,还要说得理直气壮。
“当我三岁小孩子骗吗,瞎!”她不相信。
轻轻搂着她的腰,他唇角翘起的弧度竟带了一丝媚意,强大的魅力散发,薄唇印上了她的粉唇,他像是吃到蜜糖,心里甜滋滋的。“希儿,你说过你会爱我的,我等你。”
“那是我…。”她想反驳,粉唇再遭他侵袭,他的舌撬开了她的贝齿,伸了进来。
没必要挣扎,也没那个力气挣扎,她尽情的享受这个吻,借由这个吻洗去脑海中的烦恼。虽然他装醉,很惹人恼,看在他美色诱惑份上,嗯,可以原谅,只是她哄他的那些话不能当真。
披散在右肩上的秀发因为倾斜身子,一倾而下,咋一眼看上去,就像是瀑布般,美而妩媚,她微微张着唇,喘着气。“你放开我。”
“不会放手,一辈子都不放。”他啃咬着她的耳垂。“性格互补,身体契合,我们是天生的一对,谁都无法阻止我们在一起。”
他压着她,她的腰抵着栏杆,这样的局面,她很被动。“我怎么觉得你就像是刚开荤的处。”
“我的心,我的身体,都是属于你的,没有遇到你之前,我不会碰那些。”他的心,他的身都不允许他会碰别的女人,他能碰的女人只有她。
肌肤上传来炙热感,她知道是他的手故意制造的,咬着下唇,她甩了一下秀发。“你真是越来越会说甜言蜜语了。”男人啊,精虫上脑时的话语,女人不要太当真。
“是真的。”他加深了啃咬的力度。
夜色很美,天上的圆月更美了,和她肌肤贴近,骨子里的疼痛如潮水般褪去。这个世界上,他爱的只有她一个,能解他疼痛也只有她一个,今晚他要定她了,这无关月圆之夜,而是他真的想要她,和她缠绵的夜,是美好的,是一辈子都值得回味的。
最后,享受完极致欢愉的林希,怎么都都不太清楚,倆人是怎么从阳台上拥吻,然后来到床上滚了一圈。
半夜,沈家里,沈景琦狠狠的砸着卧室里所有的东西,眸中嗜血的光芒越来越显,咬着牙,情意绵绵的叫着“希儿。”
第068章 疯狂的爱(一)
大清早的,林希就醒过来了,是被权昊弄醒的。
她衣襟大开,胸前一大片肌肤裸露出来,惹人遐想的吻痕印在上面。
“权昊,放开。”她拿开他作怪的大手,皱眉道。
权昊乖乖听话的移开手,低沉的声音暧昧叫道,“希儿。”
“我今天有事,晚上再说吧。”某些前提下,她和他的关系可以维持。俗话说,做了一次和再做N次没什么区别。
“嗯。”权昊开心地应道,期待今晚的到来。昨晚是月圆之夜,有她的陪伴,疼痛全被消去,剩下的只有缠绵,回想那蚀骨沉沦的夜晚,她的美,她的妩媚,她热情的回应,心愿意就此沉沦。
在林希默认的态度下,两人同一卧室已成定局,最开心的莫过于权昊了。
“马娇晨没事是吧?”马娇晨昨晚的一举一动都被权家的暗卫记录下来,一点特别情况都没有。
“是的。”陈潇很好奇,马小姐没事不是好事吗?怎么自家小姐表情这么凝重,好像有大事发生似的。
林希眼中闪烁着不相信,“继续派人跟着她,还有,把那个杨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