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权少溺宠,娇妻难养〗第22部分

奕也查一下,看他最近有什么特殊举动。”杨奕正如权昊所说是政界冉冉升起的新星,获得白道权利的他,背后一定会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是,小姐。”
“李芸要住的房子,找好了吗?”
“已经找好了。”
“很好,你今天就帮她收拾一下,顺便让她过去住。”李芸不是权家的人,住在这里住久了,肯定会受人非议。
“是,小姐。”
“出去吧。”林希挥挥手。
陈潇微微弯腰,做他的事情去。
“希儿今天要去哪里?”权昊此时恰好从浴室里出来,头上还滴落着水珠。
“听风楼。”
“我陪你去。”
“不用。”拿好包包,她转身就出门。
权昊眸色深幽,唇角勾了勾。
炫酷的跑车开在路中央,林希注意到自己后面多了几辆跟着她的车,拧动方向盘,踩住刹车。
打开车门,她下来,眼神冰冷的注视已停下的车辆,大约三秒钟后,车上下来一个人。
沈景然面色淡漠,身上致命的气息很浓厚,似乎只要他一个眼神就能置人于死地。
在见到她那瞬间,被寒冰围绕的眼神变得温暖起来,勾人的唇微微抿着,暖和的笑意形成,沈景然喜悦的叫道。“希儿。”
果然是沈景然,林希双手环胸,轻蔑的看着他。“沈景然,你跟着我做什么?”
“希儿,昨晚你失约了。”沈景然如是哀怨,眸子紧紧注视她。
秀眉往上轻轻一挑,她不甚在意失约或是不失约这件事,她本身就没答应,何来失约。“说出你的目的,我没空跟你叙旧。”林希儿的身体已经毁灭,所代表的一切也过去了,如今她是林希。
彷如欣赏着年代久远却依旧美丽的饰物,他眸中显出浓烈的渴望,俊脸划过一抹悲伤,似是回忆道。“希儿,你以前从来就不会对我说这种话的。”
“那是以前,现在是现在,麻烦你区分开来。”
“听说昨晚,景琦也约了你,你也没去。”沈景然走到她面前,贪婪的看着她,心底深埋的欲望似乎复苏了。
“凭什么你们约我,我就得去。”她微高的抬起下颚,挑衅般说道。
“你还是没变。”沈景然回忆着往事,有些感叹。
“我变没变就不关你的事。”她眼底一掠而过厌恶,警惕看着他。
“不用看了,权家的暗卫我都让人放倒了。”知道她在看什么,沈景然淡淡道。
“你想做什么?”回来帝都后,凡是她出去,身边都有暗卫跟着。
“我们时隔五年才重逢,我想做什么,你很清楚的。”沈景然握着她的手,炙热的温度传递着。
她明眸瞪大,丝毫惊恐之意飞快在脸上掠过,“沈景然,我们什么关系都不是,你最好别乱来。”太熟悉他的表情了,他一个眼神她就知道他要做什么。沈景然和沈景琦不同,他可变态多了。
“怎么会是乱来呢,我们五年没有深入交流了,如今重逢,当然要好好交流一番,这样你才会知道你是属于谁的。”沈景然唇角翘起危险的弧度,如同鬼魅的声音响起。
“神经病。”她想甩开他的手,发现甩不开,只能冷脸呵斥道。“放手。”
“你觉得我会放手吗?不会的,哪怕你死我也不会放手。”
“沈景然。”她回来帝都真是没什么好事,遇上了变态就不说,神经病也遇上了。“林希儿已经死了,我是林希,以前的一切和我现在都没关系。你如果说你不放手,那么在林希儿死的时候,你就应该陪着她去死。”
“身体怎么换,灵魂还是你的,就算你换了个名字,也改变不了你是林希儿的事实。”沈景然捏紧了她的下颚,逼迫她的眼眸看着他,“如果我死了,我怎么和你长相厮守。”
“你去死。”拍打掉他手,她狠狠道。
沈景然单用一只手就控制了她的行动,她走不了,被他强硬搂着。
“你干嘛?”她无力挣扎,怒气升腾。
“去了你就知道。”沈景然加大力度,不让她有机会逃脱,几乎是强迫的方式让她上车。
车门被沈家的一个护卫关上,狭小的车中,她与沈景然并排坐着,嗅到空气中的危险气息,她浑身紧张起来。“沈景然,你疯了吗?”何时她林希,竟然被人困在一辆车里,这辆车高速行驶,为了小命着想,她断绝了跳车的念头。
“没疯,不过也不远了。”沈景然搂住她温软的身子。
“放手。”她使劲挣扎,“再不放手,我非得灭了你。”危险在向她接近,大腿上传来的炙热,她极为敏感。
沈景然像是听不到,脸上全是满足和迷醉,“不会放的。”
眼看他就要擦枪走火,她实在是忍无可忍,使劲全身力道推开他,毫不留情的扇了他一耳光。“沈景然,你要是疯了,就跑远点。缺女人就去找,别跑到我面前装疯卖傻的。以前我可能吃你这一套,现在对我没用。”
响亮的声音,沈景然面色依然不变,唇边弧度上升,“希儿,你逼我的。”
话音稍落,他狠狠吻上她的唇,剧烈的侵占她的口腔,舌贪婪的舔着她口中的一切。
感觉呼吸都困难了,她面色不仅难看,还想杀了面前这神经病。阻止不了他的入侵,她看准机会,贝齿狠狠咬了一下他的唇,血丝溢了出来。
下唇吃痛,依旧没能挡住沈景然的行为,他还是狂烈的吻着,摄取她甜美的味道。
熟悉的味道,飘飘欲仙的感觉,很久没有过,他右手扣住她的后脑勺,左手搂着她的柳腰,似是狂风暴雨的狂吻,他全面沉沦。
左右反抗不了,她的腿还被他双腿压着,身子向后倾去,他身体的重量都压在她身上,仿佛喘不过气来。
良久,沈景然觉得自己吻够了,才停止这个狂暴的吻,擦了一下唇上的血丝,回味无穷的冷笑着。“希儿,换了身体的你,还是这么甜美。”他手心撑着椅子,下半身压在她身上。
怒火升上心头,她皱紧眉头,“沈景然,你以为我不敢对你动手吗?”
“你打不过我。”沈景然嚣张的笑了。“以前我们的身体多么契合,现在你换了身体,我想,我们的身体依旧契合。”
她一时气结,的确,她打不过沈景然,扬起冷笑,“所以,你现在的意思是,你想硬来?”
“不是硬来,是你情我愿。”沈景然抚着她的脸,俊美非凡的脸扭曲了,眼中是深深的迷恋,“忘了吗?以前你在我们身下是多么的享受。我五年没碰过你,想必你也怀念我的。”
如果有一个变态帅哥在你面前说着一些暧昧的话语,你会怎么做?
她的反应则是想敲死他,神经病,那些都过去了,老爱在她面前说来说去。
斜眼看了一下在前方边开着车边竖起耳朵偷听的司机,她黑着脸,咬着牙。“你都会说是以前。”
沈景然全身都压在她身上,胸膛碰触她的柔软时,身上的寒冰都散去,“要是没外人在,我肯定会要了你。”
她气不过被他这样对待,右腿一触即发,抬起,准备狠狠来一脚,让他变太监。“去死吧你。”
沈景然速度比她更快,放松的双腿再度紧夹着她的腿,她的行为未能惹恼他,他调侃说道。“希儿,这可是关乎到你下半身的XING福生活,小心点。”
“沈景然,你这死变态。”没能得手,她深深的怒了。
“只要能得到你,是变态又如何。”
“我真后悔以前没一刀宰了你。”若时光能倒流,她第一个要宰了的人必定是他。
“时光不会倒流,世间也没有后悔药。”沈景然气息变得粗重,喷洒在她脸上。“我真的很想快点回到家,好好的疼爱你一番。”
用力拧着他肩膀上的肉,她怒气腾腾的瞪着他,“你这死变态。”
“嘘,希儿,别吵。”沈景然俯下身,轻轻地在她耳畔说道。
“你离我远点。”他的接近,她非常不适。
沈景然缓缓端正坐姿,也放开了她,眼尾往上一挑,“希儿,乖,别吵,我们回家。”
被他亲热的拥着,她各种不适应,蹩着秀眉,“沈景然,你想做什么?”
“和我一起回家。”
“放开。”男女力气天生就有差距,沈景然使劲全力的时候,她再多挣扎也是徒劳的。
“很快我们就回到家了,我们会像以前一样。”那些甜蜜的日子浮上心头,他的心很甜很甜。
怒目恶狠狠瞪着沈景然,不能挣扎的她此刻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掐死沈景然这神经病。
前方开车一直平稳的司机,偶然偷偷注视后视镜两眼,看到自家大少爷的脸色,大气也不敢出。
被人一直抱着,还要是被占便宜的姿态坐着,她只得凝眉瞪着他,狭小的车中,她又动不了手,憋屈!
“希儿还是这样敏感呢。”沈景然的手游移到她曲线美丽的脖颈,带着冰凉的指尖轻轻滑过。
她鸡皮疙瘩都冒起了,怒声低吼道。“沈景然。”
时间不断地流去,沈景然无视她的怒目,继续占着便宜,而她气的半死。
不知不觉中,沈家已经到了。
“希儿,下车。”沈景然下车后,温柔体贴的打开车门对她说道。
她逼着不得不下,皱着眉嫌弃的看着沈家庭院。
“这是我们的家,喜欢吗?”沈景然眉眼都带着笑意。
打开沈景然想揽她肩膀的右手,她面色冰冷直视他,“五年前我就把话说得很清楚了,希望你记住,我们现在一点关系都没有。”
“五年前我不放手,五年之后,我一样不会放手。”沈景然面色凝重。
“随便你。”她转身,想离开这个地方。
“你想回权家吗?”沈景然挡住她的去路,表情狠戾。
“既然知道又何必多问。”
“你走不了。”
“试过才知道。”她是打不过沈景然,这只是体力上,但在技巧方面她未必会输,何况沈家的人不敢动伤她。
“希儿。”沈景然紧紧搂着她,吻着她的脸蛋,暧昧的热气喷洒着,“你离不开的。”
“沈景然,你这疯子。”她大惊。
“嘘,留点力气,待会再叫。”沈景然唇角勾起的弧度诱人至极,打横抱起她。
突如其来的抱起,她吓得搂着他的脖颈,“沈景然,你这是强Bao。”
“我会伺候你舒舒服服的。”沈景然坏坏一笑,话语中暗指某些暧昧信息。“我差点忘了,不止我一个。”
“沈景然,你放开。”一想到那个场景,就觉得恐怖。她顾不得会掉下,还是怎么样,使劲挣扎。
“放不开的,你注定是我们的。”沈景然还是抱得她紧紧的,往楼上走去。
“变态。”她怒吼。
沈景然笑得很开心,抬起脚踹开房门,把她放在床上,饶有兴趣的注视她。
对上她的黑眸,他舔了舔下唇,喉结不自觉的滑动,体内的火焰升高。“希儿,时隔五年再见,我们会很快乐的。你的新身体看起来很美呢,美得想让我一口吞掉。”他的双腿缠着她修长笔直的腿,这样的动作,仿佛回到了以前,她总是那么主动,那么热情,像是勾魂的小妖精般,只要尝过她的味道就会深陷其中。
这种事情她愿意就无所谓,可一旦不愿意就是使劲的反抗。“沈景然,你根本就不缺女人,为什么非得缠着我?”像沈景然这样的人根本就不缺女人,要先解决生理需要,勾勾手指就有一大堆美女粘过来。
“希儿,我说过,这辈子我只要你一个,你逃不开的。”沈景然手握着她的手,用她的手去碰触他炙热的唇,一股电流淌过,极致的快感遍布全身,眼中的情欲光芒更浓了。
她怒火交加,“神经病,我跟你什么关系都没有,想要我跟你过一辈子,门都没有!”
“希儿好像精力很旺盛。”沈景然搂起她上半身,两人相互拥抱的姿势。“一会,你就没力气了。”
“去死。”被迫贴近他胸膛,她一怒,满脸不悦,挥动手用力打着他的背。“你试试看碰我,我绝对让你变太监。”
突然,门被打开,沈景琦惊喜的看着床上的两人,眼前一亮,“哥,你还真把希儿带来了啊。”
当见到沈景琦时,一阵晕眩感袭来,她看直了眼。这下要怎么逃?
------题外话------
我是纯洁的妹纸,只是一不小心露出了猥琐的本质。
第069章 疯狂的爱(二)
沈景然听到声音,放松了对林希的压制,回头看着沈景琦,“出去。”
沈景琦环手抱胸,“哥,我们可是说好的。”
“那又怎么样?出去。”重逢后第一件事,他要的就是把她压在身上好好疼爱。
“希儿是我先找到的,照理说也是我先。”沈景琦毫不介意眼前俩人这样拥抱。
“人是我带来的,你可以滚了。”沈景然口吻越来越不好。
“希儿,你说,你要谁?”见和自己哥哥说不通,沈景琦转移问林希。
瞬间,两人的目光都放在林希身上,两个不是什么善茬的人她都不喜欢,更别提要哪个!
身体得到放松,她一脚把沈景然踹开,翻身下床,冷眸鄙夷着两人。“我两个都不要。”
“希儿,你只有一个选择,就是两个都要。”沈景琦微微低头,催眠似的对着林希说道。
“神经病,变态。”林希明眸圆瞪,“我们已经成为过去了,就不要再说选你们其中哪个,那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不喜欢你们。”
“希儿。”沈景琦和沈景然异口同声,俊脸都是黑着的。
“你们都去死吧,林希儿已经在阴曹地府等你们了。”林希厌恶的看着眼前两人。
“希儿,你舍不得我们死的。”沈景琦轻挑唇角,一抹勾人妩媚笑容扬起。
“滚。”林希懒得和这两变态多说话。
“希儿。”沈景然拉着她的手,不肯让她走。“你不可以走。”
林希拧头,冷冷盯着沈景然,轻松甩掉他的手,“我想走就走。”
“你走不出这里。”沈景琦关上门。
“试试看啊。”林希毫不留情狠狠一脚踹中沈景琦的膝盖上。
沈景琦没有防备,膝盖传来巨大的疼痛单膝跪在地上,看模样有点像是在向林希求婚。
“沈景琦,别以为你们兄弟俩有多厉害,比力气我是比不过你们,但是打起来,你们也占不到什么便宜。”居高临下的俯视沈景琦,林希唇角边噙着一抹致命笑容,“我最讨厌的就是有人强迫我做我不喜欢的事情,你们跟我玩这招,嫩了点。”
沈景然双目含着怒火,“所以你想回到权昊的身边吗?”
“我在谁的身边和你们都没有关系。”林希打开门,冷酷的背影对着他们,好心的提醒他们。“沈家本来和你们就是无缘的,但是因为某个人的牵扯上了你们,你们再这样下去,小心被当成弃子。”
“希儿,你不能走。”沈景然以身挡住门,口吻不自觉带了些乞求。
“让开。”这个世间上最令她厌恶的地方就是沈家,来到这里,她浑身都是不舒服。
沈景琦也不愿意林希就这么走掉,他和他哥哥一样,挡在她面前,就是不肯让开半步。“希儿,以前的我们多幸福啊…。”
林希没耐心也没兴趣等沈景琦把话说完,“我说了,不要提以前,恶心。”她使劲拉扯着沈景琦的手臂,冷眸警告他最好让开。
“希儿,你是打不过我们的。”沈景然使了一半的力道,就轻轻松松把她压制,她整个身子都埋在他怀中,舒适的体温令他轻叹一声。
“沈景然,放开。”林希俏脸黑着,明亮的双眸里全是冰冷和厌恶。
“不放。”沈景然以绝对姿态,压制她的四肢,满是暧昧的抚着她的耳垂,痞子似的口吻说道。“你一旦离开,回到权家,想要你回来沈家,那就没那么容易了。”
“你现在仗着的不就是我身边没任何人保护。”尖锐指甲配上她修长的手指很好看,现在却是被她当做是武器来使用,被压制住的双手狠狠掐着沈景然的手腕,“要么你就识趣点,要么你就等着变太监。”
手腕上的疼痛,对于沈景然来说,不过是蚊子咬罢了,脸上扬起一抹邪魅的笑容,颇有些下流的道。“我要怎么识趣呢,我先伺候你,还是我们兄弟俩一起伺候你?”
移动穿着高跟鞋的脚,细尖的鞋跟踩上了沈景然的皮鞋上,林希唇角邪魅向上勾起,眸中不带一丝笑意,“你当我是出来卖的?还是你们兄弟俩出来卖的?”
“这里不是寻欢作乐的场所,是我们一辈子要住的地方,是很干净很纯洁的住所。”心爱的人被自己同胞哥哥拥在怀里,沈景琦没有丝毫妒忌,还觉得这种场景很熟悉。
“笑话,请问地下仓库那些堆积的是什么?是价格便宜准备出口的面粉吗?”沈家大宅有什么秘密,她一清二楚。
“久别重逢就不要说那么多没有情调的话语,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如何去疼爱你。”沈景然早在见到林希之时,就想在床上运动,现在干看着不能吃是一种折磨。
宛如生在她脸上的手,她面无表情的垂下眼睑看着,在沈景然准备撕开她上衣时,她膝盖用力一顶。早就防备林希这一招的沈景然,快速一闪,双腿再用力压制住她的腿,“希儿,好好享受。”
全身上下都不能动弹是一件极难忍受的事情,后背抵着硬绷绷的门,身前有沈景然这个神经病压着,他的行为,胃里一个翻腾,秀眉拧紧,她恶心得想吐,不停的想挣扎。“放开。”
“希儿,你是属于我们的。”低沉有些沙哑性感至极的声音从沈景然口中发出,性感的玉唇来到她的颈间,贪婪的细细吻着她每一寸肌肤,极致的快感充斥着全身,耳畔边有声音叫嚣着。要了她,要了她,狠狠的贯穿她的身体,与她合二为一,她永远属于他。
林希握紧拳头,闭了一下眼眸,狠辣光芒刹那展现。
沈景琦在她还没行动之际,就把她的双手控制住。
“你们。”十指被沈景琦紧紧握住,她咬了一下粉唇。
“希儿,我们会回到从前的,你就好好享受吧,哥技巧很好的。”看起像是旁观者的沈景琦,可没打算真的做旁观者,等他哥做完后,令希儿舒服的任务就会轮到他。
沈景然如品尝美味般的舔着她的锁骨,而她则如是麻木了般,恶心感被压下,俏脸上没有表情,有的只是冰冷。“既然你们还是有这个心思,那么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话音刚落,爆发力极强的她,强劲的力气上身,双手挣脱了沈景琦的压制,闪电般速度的推开沉迷的沈景然,顺便一脚踹在他小腹上,身体瞬间失去平衡,站不稳的他平身掉在地上。
沈景琦脸上闪过一丝讶异,“希儿,你怎么变得这么厉害?”记忆中,她从来就打不赢他们。
一个狠狠的耳光甩在沈景琦脸上,林希冷着脸,气势磅薄,女王气场一瞬间爆发出来,粉唇冷冷吐出一个“滚”字。
“都来到这里了,就不要离开了。”可以说被打脸都被打习惯了,沈景琦如同小孩子撒娇似的,拉着她的手摇晃,“我和哥都很爱你,不要离开好吗。”
“那么多人去死,怎么不见你去死?”林希毫不留情往沈景琦的小腹上补了一脚。“有多远滚多远,我不想看见你们。”
双手撑着地面,沈景然稍显狼狈的站起来,“希儿,你就这么绝情吗?”
“跟你们多说一句,都是浪费我的时间。”林希打开门,迈出右脚。
未等她迈出门口,她面前就出现了一堆凶神恶煞的护卫,回头看了一眼从容没有发怒的沈景然和沈景琦,她冷笑几声。“你们不会以为,这里就能把我困住吧?”
站在最前面的护卫,在沈景然走来,他递上一杯温水。
林希想向前一步,黑洞洞的枪口指着她的脑袋,她冷声嗤笑。
“小姐,对不起,请您进去。”拿枪指着林希的护卫,恭敬的说道。
冷笑过后,林希毫不畏惧的捏着护卫的手腕,逼迫他把枪口转到其他方向,“对不起不是给你这么用的。”
护卫手腕上发出咔嚓一声,很明显是骨头断裂的声音,护卫满头冷汗。林希轻松把枪口对着护卫,一脸微笑,“喜欢拿枪威胁人是吧?那么你现在感受怎么样呢?一枪下去,你可以去地府报道了。”
“希儿,别玩了。”沈景琦眸色微变,上前拉开林希。
“要玩的是你们。”林希拿着从护卫手中夺来的手枪,对准护卫的肩膀就是一枪,鲜血浸湿了护卫的衣衫。
林希接连开了两枪,护卫的肩膀已经血肉模糊,痛得想打滚,“杀一个人或者是杀无数的人在我眼里没什么区别,都是杀人。”
“你们下去。”沈景然也知道不能让这些护卫在这里,否则希儿真的是一个个把他们一枪灭掉了。
“是,大少爷。”站的整整齐齐的护卫们全都离去。
“希儿,来,别气了,喝一下水。”沈景然缓缓把温水放到她唇边,诱哄道。
林希因为刚才动作过大,衣领有些歪了,肩膀上的吻痕若隐若现。“你当我三岁小孩啊,你里面放了什么东西以为我不知道吗?”
------题外话------
三千字,亲们将就一下~
第070章 疯狂的爱(三)
“那我也不瞒你,这的确是加了料的温水,你喝下去对我们来说都好。”沈景然俊脸显出少有的温柔,眸色带着暖意。
林希挥手一扇,沈景然手中的杯子悄然掉地,浸湿了地上的毛毯。“你要疯就别的地方疯去。”
垂下眸注视地上的水渍,沈景然微抿着好看的唇,“希儿,到底要我们怎么做?你才会满意。”
“消失在我的眼前。”没有思考,林希斩钉截铁的说道。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只要你们死了,这不就是变成事实了。”眉眸似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阴影,林希云淡风轻的淡声道,彷如他们的生死与她无关。
“你真狠心。”沈景然面色冷酷,再一次把林希狠狠压在门上。对上清澈如初的明眸,他心跳悄悄地在加快,微微低着下颚,注视曾被他吻过的锁骨。突然眼眸一闪,宛如看到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浓眉皱了皱,他把她的衣领稍微移开了一些,若隐若现的吻痕完全没有了遮挡出现在他的眼中。
刚才还从容不曾生气的他,此刻再也无法保持刚才的心态,大脑好像嘣的一声被什么炸碎了,他的理智也在逐渐失去,怒火在他周围熊熊烧着。空气中仿佛有一双无形的手,狠狠把他的心脏捏住,似乎要捏碎般,心底涌起的疼痛是他未所遭遇的。
浅红的吻痕,粗略一看,就能猜到是什么情况下才有的。
沈景然瞳孔因为痛苦而收缩,眸色变得深沉,“希儿,是谁碰了你?”
不在意的眨了一下眼睛,林希神色淡漠。“正如你所说,话别说得那么难听,这种事情要双方心甘情愿的。”顿了顿,她讽刺般的轻笑道。“我已经说过了,我和权昊是发生关系了。”
“不。”沈景然痛苦的吼叫,俊脸因愤怒扭曲了。
俩人的问答,沈景琦听了,眼睛睁大,愣愣的看着林希锁骨上的吻痕。“希儿,你怎么可以?”
林希轻松把沈景然推离自己身上,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不能接受她不是完璧之身,沈景然眼睛都忘记眨了,一口漂亮洁白的牙齿几乎要咬碎,“权昊,我不会放过你的。”希儿是他们的,谁都不可以碰。
“希儿,这件事你要好好解释一下。”光从表面看,沈景琦比较淡定的接受这件事,其实他心中也在滴血。虽然他的希儿,不再是他一个人的希儿,但是他还是希望希儿这一副身体的第一次能属于他。
“没什么好解释的。”林希拉好自己的衣领,撩了一下滑落到耳边的发丝。“你们好自为之吧。”留下一句淡淡的话语,她打开门离去。
富可敌国的沈家,黑白道上的生意都做,之前因为权昊的故意打压,正当生意结束了,剩下的就是黑道上的生意。沈家大宅可以说是沈家高层的大本营,这里守卫甚严,仔细观察暗处可以发现很多暗卫。
林希一步一步踏下楼梯,犀利目光不忘扫视周围,隐藏的暗卫们没有一个敢上前,而貌似遭受打击的沈景然和沈景琦也没有追上来。
眼睛往后一望,很好,没有看到她讨厌的人。
在走到屋子门口时,她秀眉如像是扭麻花般的拧着,离开有些过于顺利了。果不出其然,在一脚踏出门口时,她的面前来了一排站的整整齐齐的沈家护卫。
“你离不开这里。”沈景然缓慢的行走着,心一抽一抽的,不着痕迹的痕迹更折磨人了。她已不再是完璧之身,怎么想都会觉得伤心。
“找很多人阻拦我,一向是你的作风。”林希很淡很淡的说道,很不屑沈景然这种做法。
“留在这里,你是享尽荣华富贵的沈夫人,在权家,你是个虚有其名的权家二小姐,什么都没有,权看似有,钱多得花不完,表面上看起来很美好。实则没有权昊,你什么都不是。”沈景然食指摇晃了几下,淡漠的眼神命令护卫们离开,眼神依旧紧看着她锁骨上的浅吻痕,怒火不已。一想到希儿承欢在他人身下,杀气腾地冒上来。好想,好想把权昊给宰了。
“沈夫人另有其人,我可不敢当。”
“不一样,你是少夫人。”
林希一言不发的注视这两位,眸光慢慢沾染上一丝讥讽笑意。
“希儿。”三人沉默中,沈景然受不了沉寂的气息,忍不住开口。
“不要叫我。”
怒气把他的欲望浇灭了,可如今看到她俏丽容颜,火气正在复苏。
沈景然抿了抿唇,速度非常之快的吻上了她的唇,狂暴的吻侵占着她口腔中每一处,舌逼得不向他屈服,被搂住的柳腰动不得。
接吻几乎是每一对情侣之间都会做的事情,而正常男性,面对着美色很少有经得住诱惑的,尤其是在心爱的人面前,他们更是通常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把爱人狠狠压在身下,做着亲密爱人间最亲密的事情,在感官和心的促使下尽情沉沦。
愿望总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忍的,再度被强吻的林希,用尽全力一击,把沈景然踹离她身上,擦着唇上他留下的唾液,恶心感不断浮上心头。
“你这是要为权昊守身吗?”沈景然面带冷笑,讥讽道。她的滋味他永远无法抵挡,只要尝过就会沉沦,碰过她再也不想会碰别人。只是她的做法令他恼怒,他的她怎可以被他人碰。
“神经病。”林希转身。
沈景然快速上前,从背后环抱着她,下颚爱恋的埋在她颈间,嗅了嗅秀发上的熟悉香气,小腹下不由得升起火焰,有越来越旺的驱使。“不要离开好吗?”
“放开。”林希用力掐着他的手腕,一阵气结。
“不放,除非你答应我,你会回到我们身边。”沈景然耍无赖似的。
“滚。”没有耐心和他们耗,她还要到听风楼办事。
“你注定要留在沈家的。”沈景然右手微微掀开了她的衣衫,触感温润的指尖抚摸着她腰上的肌肤。
他的手臂如铁绳般坚硬,任凭她怎么掐,他都不松开一点。
“沈景然,放手。”林希双脚也没闲着,使劲往后踢,可沈景然动作灵活,总是能轻易躲过她的袭击。
从背后吻着她洁白如玉的肌肤,很美好的感受,肌肤隔着衣衫的摩擦,加深了他对她的渴望。“希儿,我们会好好爱你的。”说着,他一个眼神丢给站在一旁的沈景琦。
沈景琦扫视周围一番,暗卫全都离开大厅,他走到她面前。“希儿,我们还没在大厅做过,这回就当是新的尝试吧。”
还没搞定身后的沈景然,身前又来个沈景琦,她真是恼火了。
她一前一后抱着她的都是不同的人,这两兄弟都是打算硬来的。一时挣脱不开,她被他们占了不少便宜,鸡皮疙瘩起了一身,眸色都是带着恶狠狠的。
真是忍无可忍,被前后夹攻的她,火焰越来越旺盛,贝齿一咬。
当他们稍微松动之际,她用力掐着沈景琦的手臂肉,长腿再一扫,沈景琦砰一声已经躺在地上了,手肘往后一撞,正好撞中沈景然的腹部,小腹上传来巨大的疼痛,俊脸一僵,他要进行的动作所终止了。
林希不打算给沈景然反应的机会,抬起脚踹上了他的膝盖。“你们既然都这么变态,何不妨来个上演一场禁忌之恋。”现在男风盛行,同性恋正在逐渐被人接受,他们两个搞在一起,其实也不错不是吗!
“希儿,我一放松你就搞袭击。”沈景然捂住小腹。
“神经病。”林希非常不悦的抿着唇。
沈景琦站起来,眸光阴沉,“我记得,你对男女之事一向很开放的,在权昊身边待了三年的你,怎么就变保守了。”
“开放与否,关你什么事?”
“我们三个同时欢爱的时候,你的热情我深记在脑海里。”沈景琦不打算让她离开,招手叫来远处守候的护卫。
“年少不懂事。”
“哥,你搂着她,我让她喝这杯水。”
沈景然使劲全力,把林希的四肢都压制住,把她的头颅压在他的脖间。林希无从挣扎,沈景然拿着温水上前,一点也不温柔的捏着林希的下颚,逼使她张开嘴。
林希深知喝了这水会有什么后果,下颚的疼痛她强忍着,就是不肯张开嘴。
“希儿,乖,把水喝下去。”沈景琦也舍不得太大力捏着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