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权少溺宠,娇妻难养〗第25部分


“是,少爷。”司机已经做到最大努力,把车开到最快,可是帝都的交通一向不通畅,所以现在还未能回到权家。
她蹭着蹭着,身上盖着的外套忽地掉落,粉红肌肤全都暴露出来。
权昊无奈,赶紧把外套捡起来,重新盖在她身上,挡住诱惑。
回到家里第一件事,权昊就是赶紧抱着她到卧室里。
她迷蒙的躺在床上,柔软小手紧紧搂着权昊,粉唇饥渴的吻着他的脸庞,温热有些乱了的气息喷洒在他耳朵上。
他没有一点力气能挡住她这样的攻势,压在她身上,占有性的摸遍她身上的每寸肌肤。
身中蝽药的她,力气大的惊人,本来男上女下的姿势好好的,可她迷乱中,偏偏不满足这样的姿势,一用力,把他压在身下。
当生理压制了心理,久旱遇上甘泉,欢爱变得理所当然。
虽然她神志不清,可心底的欲望不会错的,灵魂随着肉体去沦陷。
肉身合二为一时,前戏做足的两人同时达到了情与欲的彼岸。
屋外阳光正猛烈,屋内一片春色。
第073章 不堪往事
章节名:第073章 不堪往事
屋内的春色在经历过三小时渐渐消去,两人都得到满足,随后相互拥着,沉沉的睡去。
她一觉醒来已经是半夜了,醒来的原因是她饿了,浑身酸痛就像是被车辗压过般,缓缓地坐起来,扭动一下僵硬的脖子。
权昊感觉到怀中的人儿不见了,还在梦中的他眼眸立即睁开,看到她醒来了,他宠溺的轻笑,“希儿,身体还有不舒服吗?”
“非常的不舒服。”沈洁如那死变态给她吃的是强烈蝽药,药效强的离谱,她两腿之间酸痛不已。
“我帮你揉揉。”权昊准备帮她揉揉肩膀,谁知她避开了。
“不用了。”她郁闷的扁扁嘴,心中记着白天的事情。“睡你的吧。”
“我放水给你泡个热水澡吧。”她体力不是很好,他知道的。
“不用了。”三更半夜的,她不想泡什么澡。
“希儿是睡不着吗?”
“没有。”要不是权昊来救她,她真的不知道帮她解药的人是谁,虽然他有时看着挺讨厌的,不过白天的事情她还是挺感谢他的。“我只是饿了。”
“希儿想吃什么?”
“什么都不想吃。”重新躺在床上,她盖好被子,黑暗中的明眸睁着,定定凝视着天花板。胃里是空荡荡的,可她不想吃东西,想到被沈洁如摆了一道,她就纠结。
“希儿,我去煮点粥,你继续睡觉,我煮好了再叫你。”权昊掀开被子,准备下床煮粥给她吃。
“不用了,睡觉吧。”半夜时分没什么食欲,何况权昊的厨艺她一点都信不过,都不知道煮的什么东西,难吃的要命。
“这样…。”权昊想说饿伤胃就不好,下一秒他的手被拉住。
“我不想吃,你煮了也是白费劲,睡觉。”她握着他的手,无可奈何的说道。
权昊还是想去煮粥,可是禁不住她的怒目,最后还是决定不煮了。
翌日醒来,床的另一边已不见了权昊的身影,林希悠悠醒来,刚睡醒的她眼眸迷离,抚着凌乱的长发下床,拉开窗帘,让窗外的阳光照耀进来。
赤裸着脚丫子踩在地上,金黄铯的阳光觉得很刺眼,她揉了揉眼眸。
把自己清洗干净,她才懒洋洋的下楼。
半睡不醒的倚在沙发上,她未能完全驱赶走睡意。
陈潇拿着一份资料准备向自家小姐汇报的,不料看到自家小姐好像没睡醒的闭着眼睛养神,他苦着脸,小心翼翼的询问道。“小姐,您还没睡醒吗?”
“有事就说。”她懒得睁开眼睛,不耐烦抿着唇角。
“这里有一份关于沈家的资料,不知道您要不要看一下?”昨天小姐发生的事情,都查的很清楚了,而关于沈家的还需要调查,只是一大早他意外得到了一份资料。
“哪方面的资料?”一听到关于是沈家的,她立即睁开眼眸。
“这个不是能用言语就能说清楚的,详细的还请小姐您看一下。”这份资料得来太简单了,然而内容则是太复杂,他看了一点就不敢继续看下去。
看陈潇为难的神情,她皱皱眉。接过资料,迟迟未有要看的意思,反观陈潇紧张兮兮的,她眨了下明眸。“你去做事吧,不用理我。”
“小姐,这份资料您不看吗?”今早上,暗卫拿回来的两份资料,一份被少爷看了,少爷看完后,杀气满面,那副模样就像是谁得罪他般。
“沈家的秘密资料,你们不可能再这么快的时间就调查到,这份资料是什么片面资料吧,待会看也不迟。”沈家很多事情她都知道得一清二楚,只是沈家现在培养政界势力,显得太过怪异,她要的是这些资料,而不是沈家伪装的资料。
“这不是沈家的秘密资料,而是林希儿一生的经历。”陈潇掂量了许久,还是说了出来。
“这有什么好看的?”她本人就是林希儿,她前生她难道不清楚吗,还需要看字面上的解释来回忆她以前,无聊。
“小姐,您就看一下,其他的我就不多说了。”他也知道林希儿的一生经历没什么好看的,关键是在林希儿的感情方面,还有文件袋里装着的那些照片和一张DVD。
听陈潇一说,她拧着眉打开文件袋,拿出照片看清上面的内容时,怒气腾地冒出来,刚才还温和的眼神瞬间锐利无比,贝齿狠狠咬紧,“哪里来的资料?”
“早上门卫打开门时,就看到两个文件袋塞在门下,奇怪的是,这两个文件袋都标明,一个是给少爷的,一个是给小姐的。”
“你下去。”她记得,这些照片全都被她销毁了,如今在重现她眼前,心中升起的耻辱感。
“是,小姐。”敏锐的陈潇,察觉到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默默的上楼。
她眸子不安的转着,忽然想起了什么,“管家,权昊看得那份资料是什么资料?我手上的这份资料他看过了吗?”
陈潇脚下一顿,眸色闪烁,“也是关于林希儿的资料,你手上的资料没看,我没告诉他有两份。”大清早的少爷就起床了,如今在书房里忙碌着。
她心中莫名的松了口气,“查出拿这些东西来的人了吗?”
“暂时还没查到。”
“一旦查到了,马上把那个人抓起来。”敢把这些东西送来这里,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她直觉认为是沈家的人,沈家有三变态,会是哪个变态呢?
“是,小姐。”
经过一晚,郁闷的心情好不容易得到一些好转,现在看到这些香艳令她难堪的照片,心情十分糟糕。手上的文件袋明明不重,如今却是犹如有千斤重。
拿出DVD,只见上面写着“送给你的礼物”,她犹豫了一下,往事浮现在脑海中,清晰又残忍的一幕幕重现,她的心如同被人捏住,难受得喘不过气。
扫视一番周围,没看到任何一人,她把文件袋里的照片全都拿出来。
照片上的一对男女火热缠绵,其香辣程度直逼岛国片,看完一张又一张,她恼怒至极,最后一张照片上有三个人,两男子中间夹着一个女子,女子精致的脸庞看起来无比熟悉。
收好照片,她看着写着她以往的经历的纸张,一目十行的快速看完。
注视没看的DVD,她拿着上楼,一直竭力压制的杀气爆发出来,俏脸冰冷如万年寒冰,眼眸中涌上狠辣。
关上门,注视电视机下放着的影碟机,她缓缓把DVD放进去。
打开电视机,映入眼帘的是香艳的场景,美丽的女子正在俊帅男子身下承欢,陶醉的表情迷人至极,压抑的呻【吟】声响荡在卧室里。
人类说到底不过是高等动物,生理需求是直击人类的心里的。
年轻男女在床上滚床单,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可是对于已经重生的林希俩说,这是最大的侮辱,谁愿意有一天,那堪比岛国片的视屏自己会是女主角。
翌日早上,林希醒来时发现自己是在床上的,揉了揉迷糊的双眼,环视一圈整洁干净的周围,并未见到权昊本人,而昨晚的一切宛如梦一场。可双手的酸痛清清楚楚告诉她,昨晚不是梦,她亲眼见到了权昊自虐疯狂模样。
昨晚的场景浮现在脑海里,圆溜溜如璀璨明珠的眼眸睁大些,她挠了挠凌乱的长发,疑惑在眸子中一闪而过。
“希儿,你醒啦?”正当林希奇怪时,权昊恰好从浴室出来,带着欣喜问道,同时眼眸中隐藏着一丝他人窥见不到的害怕,手心微微颤抖。
林希静静地凝视着权昊,疑惑浮上心头,微眯起眼眸。“你没事啦?”明明昨晚那么疯狂自虐的一个人,怎么一觉醒来就什么事都没有?
听到她这个问题,他的身体绷得紧紧的,表面上他如往日无常,唇角含笑道。“没事了。”
权昊想要极力隐藏的情绪,善于观颜察色的林希隐隐感觉到了。
利落的下床,光着脚丫踩在冰凉的地板上,林希扭动一下腰酸骨痛很疲惫的身体,似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深藏在眼底的疑惑没有表露出来,小脸扬起甜美笑容。“没事就好,我先出去了。”
“希儿。”见她要离开,他面色露出了一丝慌乱,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昨晚他会那样。
听到他叫她,她有些意外,回头疑惑看着他。“有事吗?”
“昨晚…。”说出两个字后,他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
他为难的神情,她看在眼内,“你不用解释,谁没点秘密呢?”停顿了一下,她严肃建议,“我建议你还是找医生医治,止痛药只能抑制你的痛感,不能解决你疼痛的根源。”
她的话语,令他一早上想好的话语说不出口。
这一刻,谁都不知道,他的心是多么的乱多么的害怕。
看着她美丽中带着稚嫩的脸庞,他努力压制他的情绪。
她清脆的嗓音在他听来,彷如是世间上最悦耳的声音,可此刻,他很想很想让她知道。他就是她的医生,能医治他身上疼痛的只有她。
这些都不能说,因为她现在还不能承受他的爱意。
说完,良久得不到权昊的回应,林希略感奇怪,低下眸想了想,关心的话语说出口。“你头上的伤和身上的伤还是涂点药吧,特别是头上的伤口要特别注意。”
林希此时根本不知道权昊内心里有多么难过,她只是看到他冷着脸,双眼没有焦点,好像是在想什么。
“我先出去了。”见权昊还不理睬她,林希打开门离开。
凝视着已经关闭的房门,权昊面色淡漠,多变的眼神,无人知道他此刻在想什么。
分割线
“你干嘛这样看着我?”本想好好品味着上等龙井茶,可马娇晨的眼神令她很不舒服。
“你昨晚真的和权少在一起过夜?”马娇晨在陈潇嘴里那一刻听到这事实,现在还是不能接受。她没记错的话,昨晚是月圆之夜,以权少的性格,怎么可能会让自己狼狈的一面露在他人面前。虽然林希不是外人,是权少未来的老婆,可现在林希才十三岁,权少也不会这么早就下手吧?
淡淡扫了一眼马娇晨,林希心想至于这么惊讶的表情吗。“你为什么这么惊讶,看你的表情,你好像知道什么?”
去年偶然听到那两个园丁的对话,昨晚权昊疯狂自虐的样子,加上马娇晨这般惊讶的模样,连串在一起,组成了一副诡异的画面,这权家好像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那么秘密是什么呢?
惊讶之所以惊讶只是不相信,但一向精明的马娇晨知道什么可以说什么不可以说,这一秒,她对着林希浅浅一笑。
“我很惊讶没错,好歹你也十三岁了,是一个大姑娘了,怎么可以和一个随便男子过夜呢?”马娇晨一副为林希好的样子,言语间有些责备她为何和权少一起过夜。心中却不是这样想的,昨晚她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她敢保证林希看到的场面绝对大吃一惊。
注视着林希端庄如大家闺秀般的品茶,她奇怪,为什么林希看起来的样子不像是惊讶过后?
“马娇晨,不是我说你,你思想能不能那么龌蹉啊?”轻放下茶杯,林希眉头一皱,面带不悦道。
“拜托,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我能不想歪吗?”急于掩饰心中所想的马娇晨,反应有些过了,平时刻意装柔柔的声音此刻无存。
第074章 莫非有喜
章节名:第074章 莫非有喜
“就如你所说,我现在是林希,不是林希儿。”看到这种视频,她是很恼火,现在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慌乱的心得到一丝抚慰,他浑厚的声音带着沙哑。“所以你和沈景琦一点关系都没有。”
“那些都过去了,当然什么关系都没有。”她轻轻推开他,“你不用太过紧张,我是不会和沈景琦有牵扯的。”非得说有牵扯的话,她就是准备宰了沈景琦那神经病。
“你会在我身边的是不是?”回到帝都后,他患得患失的心就更重了。
“嗯。”她的眸子避开他,看着窗外。
“只要你说的我都会当真的。”他喃喃自语,如是安慰自己,如是在给自己强烈的心理暗示。
缓缓蹲下,她拿出影碟机的DVD,用力一捏。“早上管家交给你的资料,拿过来我看一下。”她倒要看看,送来的都是什么资料。
权昊没有拒绝,很快就把资料拿来。
翻着纸张,她粗略的看了一下,竟然都是林希儿的资料,唇角溢出一抹冷笑。“你觉得这些资料是真还是假的?”
“假的。”
“错,一半是真,一半是假的。”手上的纸张被她揉成一团,沈家最爱做这样的事。“沈家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你叫人重新调查一下吧。”
“希儿为什么会这么了解沈家?”
她冷眼射去,“沈景琦的确是和我有一段过去,所以我知道沈家的一些事情很正常。”不仅沈景琦和她有过去,就连沈景然和她也有一段过去,而她同时和这两个人有牵扯,是极少人知道的。
看权昊明显不相信的眼神,她抿抿唇,“总之我现在是林希,林希儿以前遭遇的事情已经随着林希儿身体毁灭的而过去了,你就别介怀这些事情。”
他也很想不去在意,可是事实摆在面前,不是说想不去在意就能不在意。“那希儿现在还喜欢他吗?”派人调查林希儿过往,根本就调查不出她和沈景琦的事情,目前他最担心的就是希儿对沈景琦还有感情。
“喜欢!我恨不得宰了他,怎么可能会喜欢!”她冷嗤笑一声。“昨天的事情你不用查了,也不用派人跟着我。”沈洁如昨天那样做,无疑就是向她宣战,那得瑟的样子倒很像是在蔑视她!
“那希儿想怎么做?”
“你不知道沈景琦有个双胞胎哥哥吗?”
“知道,但沈景然不是在国外吗?”
“国外!”她疑惑的看着他,“一个纵横于黑道的大家族,怎么可能会放弃国内的大本营,沈景然已经回来,你就一点风声都收不到吗?”连沈洁如都回来了,沈景然还有什么理由在国外。
“据调查,沈景然确实在国外,希儿见过他吗?”
她无奈的笑了笑,连马娇晨都知道沈景然在国内,怎么权昊就是查不到?“他要是在国外就见鬼了。”
皱眉看他,她把两份资料撕碎,“你还是赶紧到岭林工作吧。”
“嗯。”
当权昊去工作时,陈潇就拿了电话给她接,说是有人找她。
听完电话,她的脸黑的不能再黑了。
身边没有了暗卫跟着,她独自一人出去,开车到听风楼,未等她迈入门口,就有人对她说,有人在等她。
她打开包厢门,看到沈景然满脸柔情的笑着,一点都不意外。“看你这样子,那两份资料都是你让人送的。”有那种视频的人无非只有两个,一个是沈景琦,一个是沈景然,而沈景然比沈景琦神经多了,能这么做的只有沈景然,只是那种视频时什么时候拍下的,她也不太记得了。
“如果我不这么做,你会来见我吗?”沈景然翘起二郎腿,桃花眼魅惑的注视她。
“你的目的呢?”
“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你回到我们身边。”
桌上摆着很多酒,她低眸扫视一遍,拿起一杯酒。“你没那个本事。”
“你无非就是因为有了权昊,而把我们兄弟俩忘记了。”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
“你就不怕我把这些视频公开吗?”
“你想不想公开,随你的便,但是别忘了没有人会相信那女主角是我。”换了副身体最大好处就是,以前做过的荒唐事与她现在无关。话说回来,拿这些威胁她,真是幼稚!
“你的底气很足,是权昊给了你底气吗?”
“这些跟你无关。”她手中的酒对准沈景然的脸庞泼去。
浓烈的酒味全身都是,沈景然无所谓,抹了几下脸上的酒水,“做沈家少夫人有什么不好的?我知道你爱玩,没事,只要你不要玩得太过火就行了,我们也爱玩,我们愿意宠着你。”
沈景然打了个响指,门外等候的美女和帅哥都走了进来。
俩美女殷勤的帮沈景然擦着酒水,那汹涌无比的胸部不断蹭着他。
捏了一把美女的白皙饱满的酥胸,沈景然看林希还是站着不动,“希儿,怎么?我为你准备的帅哥你不喜欢吗?”
听风楼调教出来的人真是挺不错的,俩美女身着清凉,白皙无暇的笔直长腿,美丽却不艳俗的脸庞,讨好客人的招数大把大把的。
她站着一动不动,凝视沈景然对俩美女的行为,“你曾经说过你爱我,现在看来,你对我的爱不挺虚假的嘛,你可以随便跟别人上床,也允许我跟别的男人上床,真是讽刺。”
“我母亲昨天回来了,她对我说,你是不能用常理去看待的人,人活一世不就图痛快两字嘛?生理需求都得不到满足那多可悲,我也想开了,只要你不怀上别人的孩子、你的心属于我们的,多少个男人跟你上床都没关系,当然我们和多少女人上床也跟你没关系。”沈景然忽然就像是想通了般,双手不停在俩美女身上抚着。
“好豁达!”她也坐下来,挥手让俩帅哥出去。
“人的一生也就那么几十年,不豁达怎么活?”沈景然双手各拥着一美女,吻着她们的脖间,留下了诸多痕迹。
“沈洁如让你带什么话给我?”
沈景然停止了吻,推开其中一美女,让她出去,双手搂着还在的美女,坚硬的胸膛不断摩擦美女的柔软胸部,这种感触很久没有了。“我母亲说,需要你给沈家生下继承人。”
她不得不说,沈洁如给人洗脑的方法真是高明,沈景然和沈景琦俩兄弟这么聪明的人,都对沈洁如可谓是言听计从。“昨天摆了我一道,现在让你带这种话给我,真是可笑。”
“她还说了,不管你愿不愿意,她都要你生。”沈景然把美女压在沙发上,双手抚着那滑腻的肌肤。
沈景然有多荒唐她是知道的,见他当着她的面去准备和一个女人做,她习惯了。“告诉她,我会让她哭的。”
“希儿要一起吗?3P挺有趣的。”沈景然已陷入迷情中,强压制快感的他声音很嘶哑。
“肛茭更有趣,你自己慢慢享受吧。”她站起来,看那女子享受的表情,只想问是真的享受还是装出来,听风楼供人欢愉的男子和女子都挺听话的。
“我现在很想做,等我做完,我再找你聊聊旧事,还有那视频时怎么来的。”不知道为何在她面前,他做这种事不禁身体上还是心灵上都会带有极大的快感。
“那你就慢慢做吧。”她没那个兴趣看别人做。
沈景琦推门而进,看到自己哥哥在沙发上压着一个满脸享受的女子,再看林希面无表情,他叹一口气。“哥,你这是干嘛呢?”
沈景然身上放的衣衫整整齐齐的,而被他压在身下的女子衣衫凌乱,那短裙被撩得高高的,他享受于眼前的美景,沉醉肢体的快感,听到自家弟弟的声音,没有一皱,没好气道。“当然是做啊。”
“希儿,我有事跟你说。”沈景琦微微低头。
“要在这种地方说吗?”滛靡的气息若有似无的环绕在四周,她恶心。
“我们去喝茶吧。”沈景琦拉着她的手。
沈景琦和林希走后,诺大的包厢里只剩下沈景然和艳丽女子两人,没有她在身边看着,他的快感褪去了很多,动作没那么热情了,但还是做着他想做的事情。
听风楼所指的不是一栋楼,相反这里是高级会所,什么都有。
喝着上等的普洱,心情不好的她没感觉有多好喝,“有什么事就说吧。”
“昨天的事情很对不起,请你原谅我。”沈景琦面有愧色,很认真的请求她原谅。“我知道母亲差点找了三个人把你LJ,母亲是逗你玩的,我替她向你说一声对不起。”
逗她玩,真是好笑!
她唇角微翘,含着讽刺的笑意。“你母亲爱玩,真是好笑,她那是变态,三个男人同时上她,她只觉得会爽,话说回来,我不是变态,我不接受这种事情。”沈洁如逗她,那不是逗她,那是想掐死她,顺便让人LJ她。
“母亲说,你跟她是同一类人,我觉得也是。以前我、哥和你都是同时欢爱的。”
“那时年少无知才会跟你们这样。”最烦最讨厌的就是有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她,以前有多荒唐。
“你不是年少无知,你心理上接受这种事情。就比如说你对权昊没有一点感情,可你还是一样愿意和他发生关系,换了别人你也会愿意的,因为你不像别的女子一样,你活得很随性。”说到她和权昊发生关系,刺骨的疼痛蔓延全身,他接受自己哥哥和他共同拥有一个爱人,却无法接受她和别的男人发生关系。
她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说实话她没事来这里和他们说一些无关要紧的事情是做什么?自找不爽!“你爱怎么认为就怎么认为吧。”
“希儿,我是个男人。”
“这不用强调。”她今天来的目的是想把沈景然宰了,不是来闲聊的。
“我也会有欲望。”
“所以呢?”目光扫了一下他的胯下,她嗤笑问道。
“我五年没碰过女人了。”
“那又怎么样?”千万不要告诉她,他这是为她守身如玉。
“我今天想尝一下其他女人的滋味。”他的第一次是给了她,除了她没有过其他女人,昨晚他母亲对他说的话语,他觉得很有道理,希儿是无法为他守身如玉的,那他可以随意找其他女人。“我想,是不是在肉体上,只有你会给我欢愉。”
一个看起来很清纯的女子进来,她侧目看了一眼沈景琦,“变态果然是扎堆的。”
清纯女子坐在沈景琦身边,很识相的把身上的蕾丝外套褪去,露出火辣的身材,男人一看便会爱上的|乳|沟挺深的,还有那眼中的媚意,和她清纯的脸诡异的融洽。
“你是想给我表演限制级吗?”今天是什么情况!
“是的,我想知道我在你心目中地位有多高。”母亲说过,一个女子爱不爱你,可以在其他女人身上看出,他今天要做的不仅是在别的女人冲刺,还要看她的反应。
“你做得再多,你在心目中都是一点地位都没有。”
“我不相信。”沈景琦一把搂过清纯女子,宛如泄愤般的用力搓着她的唇,毫无怜香惜玉之意,在他看中,这个女子就是给他泄欲和表演给看她的玩物。
“那你慢慢做,我不打扰你。”她站起来,“告诉沈景然,让他小心点,我很快会宰了他。”
“不看了吗?伤心了吗?”她淡漠的神色如像是一根刺刺在他心中。
“想太多了。”开什么玩笑,沈景琦有多少个女人关她什么事,爱做不做。
打开门看到守候的沈家护卫,她不想动手,眼神犀利的扫视一遍他们。
沈家护卫们没有收到命令要阻拦林希,他们让开路让她离开。
她的离去,正在准备发泄欲望的沈景琦面色冷峻,揉捏清纯女子身上肌肤的力道变大了,最后狠狠把她压倒,他满脑子都是她淡漠的神色,麻木的吻着女子的唇,没有感到欢愉,清纯女子的滋味和她的不能相比。
黄博最近感觉很无聊,没到晚上就到听风楼鬼混,看哪个女子合他口味。他百无聊赖的喝着酒,扫视全场的女子,没有看到一个女子顺眼的,一想到今晚没有美女相伴,心中的空虚越发浓郁。
郁闷的他,到处转悠着,看可否会找到今晚相伴的美女。
美女没找到,熟人倒是找到一个,他看到林希时,眼睛都瞪大了。莫非权少满足不了林希,所以她要到听风楼找寻刺激!
“林希。”黄博揉了揉眼睛,不敢往下想。
闻声,她回头,看到黄博。“干嘛?”
“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来这种地方干嘛?权少知道吗?”他是视女子为衣物,想换就换,想怎样都行,来这种地方风流快活挺正常的。可林希不同啊,这是他好兄弟的未来妻子,怎么会来这种地方?权少和林希发生什么矛盾了吗?
“你不也来这里吗,有什么资格说我?”要说男人风流,那不关她事,但是这个男子跑来质问她来这里做什么,她很不爽。
“我是一个男人,跟你有本质的差别。别转移话题,你来这里做什么?”黄博拿起手机,快速的拨打权昊的电话,趁着电话没接通,他继续说道。“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和权少吵架了?”
“你打电话给谁?”她想夺过黄博的手机。
“权少啊,让他来接你。”
电话接通了,黄博不跟她说话,“权少,林希在听风楼你知道吗?”
听后,权昊沉默了一会儿,“知道。”
黄博讶异的扬眉,疑惑的看了一眼林希,继续说道。“那你来接她回去吧,一个女孩在在这里不太好。”很奇怪,权少怎么对林希的事情不太上心的感觉,难道真不怕林希在外面玩!
“我已经在听风楼的门外了,你不要和希儿说,也不要扯着她说话,她会生气的。”
黄博嘴角抽搐,什么?果然不是不上心,而是人直接来到听风楼了。林希对权少来说,真是个特别的存在!
挂掉电话,黄博很狗腿的笑了,“我不该多管闲事的。”
“你也知道是多管闲事吗,真是少见!”她穿着高跟鞋,尖锐的鞋跟狠狠踩了一脚黄博的脚,想到一会回去,权昊肯定又会出现问她事情,她就满腔怒火,恨恨道。“多事。”
女人的高跟鞋果真是一大利器,脚背上的疼痛,注视林希离去的背影,黄博内伤的想泪流满面。多管闲事真的不好!
“林希,你给我记着。”不就打了个电话给权少吗!需要这么狠吗?!
黄博的鬼吼,她根本不理会,径直往前走。
来到停车场,刚打开车门,她看到了权昊。
“希儿。”权昊面带微笑,宠溺的叫道。
“你来这干嘛?”黄博刚打电话给他,这么快就来到了,这速度堪比火箭了!
“来接你。”他帮她关上车门。
“我有开车来,不用你接。”没什么特殊情况时她都是自己开车出来的,看着眼前的兰博基尼,她皱眉。
“我开车吧。”权昊拿过她手中的钥匙,准备开她的车。
坐上副驾驶位置,她歪着头看窗外,想不太明白,以权昊的性格,怎么不问她事情,还笑眯眯的,感觉有点渗人的。
一切如同往常,今早上的意外就像是没有发生过,她托着下巴注视权昊认真开车的模样,“你为什么到听风楼来接我?”身边明明没人跟着她,他是怎么得知她在听风楼,还这么准时来接她!
“娇晨说的。”为怕她误会,他面带慎重的解释道。他没有派人跟着她,知道她在听风楼,是因为马娇晨看到她后打电话告诉他的。
“哦。”原来是马娇晨说的啊,害她以为有什么定位器之类的。
回到家中,她瘫坐在沙发上,怀里抱了个枕头,懒洋洋的闭眼养神。
“希儿,这是新鲜的火龙果,你要不要吃点。”权昊见她有些提不起劲,去到厨房切好了一盘火龙果。
睁开眼看到放在面前的火龙果,她勾勾唇,“等会吃。”天气炎热,她没什么胃口。
站在一旁的陈潇,记起厨房有煮好并冰冻了的绿豆沙,默默的端出来。“小姐,这是冰冻的绿豆沙,很解暑的,你吃点。”
她眼眸眨了眨,懒懒的接过绿豆沙,拿起勺子随意搅拌着,胃突然翻腾起来,刚送到口中的绿豆沙感觉很恶心,她苦着脸。胃里不断传来恶心感,好不容易吞下去的绿豆沙似乎要呕出来,急忙把碗放到茶几上,她好一会儿干呕。
面色微微发白,她盯着绿豆沙看,恶心感还未褪去,捂住嘴巴干呕了一会。“变质了吗?”
被自家少爷用冷眼看着,陈潇心中大喊吃不消,这哪里变质啊,这绿豆沙是刚煮好没多久的,他哪敢给变质的东西小姐吃,他又不是活腻了。“小姐,这是煮好没多久的,是不会变质的。”转动脑筋想了想,他猜测道。“小姐,你是不是怀孕了?只有怀孕才这样的。”
陈潇上一句话,她觉得没有必要计较,而下一句,她想把陈潇大切八块煮熟吃掉。“我干呕一下就说我怀孕,你什么意思?”最近因为心比较烦,她也没注意到身体上有没有不舒服。她和权昊发生关系没到一个月,她只有开头那几次吃了事后避孕药,然后她就懒得吃了,因为吃多了没什么好处。难道因为这样,她就怀孕了?
“最近小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