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权少溺宠,娇妻难养〗第28部分

一旁看着也不明白事情的经过。转动脑筋往深层处想了想,依旧不能想清楚,她无奈。
“林希,这位美女是谁,你不打算介绍介绍吗?”注意很久郑水晶的黄博,见林希没有介绍的意思,他主动问起。
“收起你那点小心思。”林希看都不用看就能猜测出黄博的心思。
“你好,我叫郑水晶。”
“你好,我叫黄博,是林希的朋友。”美女主动介绍自己,黄博求之不得,随即友好的说道。
“我知道,有名的花花公子,你艳福不浅哦。”郑水晶一脸微笑,一本正经的调侃道。
黄博嘴角一阵抽搐,坚决不承认自己的称号。“我不是花花公子,你记错了。”
“是吗?”郑水晶明显一副不相信的表情,意味深长的拉长尾音。
手表已经指向下午两点钟了,困意阵阵袭来,郑水晶眼眸瞬间瞪大,“林希,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嗯。”林希知道她走得匆忙的原因。
“权少,我看,主角都不在了,今天我们就不要喝茶了。”马娇晨感受到包包里手机的震动,提议道。
“对啊。”…其他人也纷纷附和道。
“嗯。”权昊也正有此意,想和她独处。
识相的众人,视线把权昊和林希看一遍,暧昧的笑起来,“我们先走了,你们喝茶喝得开心点。”圈子里流传着林希是权昊童养媳的事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们懂得如何做的。
说完就走的众人,速度非常快,诺大的包厢里只剩下林希和权昊两人。
“你要喝茶,你就自己喝吧,我先走了。”说着,林希拎起包包。
“希儿还有事吗?”权昊快速的挡在她前面。
“知道还不让开。”林希语气有些不好。
“希儿,是不是我最近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冷淡?”权昊揽她入怀,在她耳畔边,无限哀怨的说道。
推开权昊,林希想甩他一白眼,“你自己检讨到底做错了什么。”他错就错在以前和她每一个晚上都缠绵,被可能会怀孕吓到的她,不可能再和他发生关系了。
权昊很认真的想着,把最近的点点滴滴筛选一遍,想不出来自己最近做错了什么。除了昨天做了一顿很难吃的饭让她吃,就没什么了。“希儿,是不是看腻了我?”他问的有些小心翼翼。
“如果这能算是理由,这也是你的错误之一。”这什么奇葩的说法,她不想承认权昊的智商越来越低了。
“你说过我长得很帅的。”
“再帅也会有看腻的一天啊。”他的幽怨,她想发笑。
“希儿的想法是?”
“没什么想法。”她突然有了作弄他的心思,“现在整形技术这么发达,其实你可以考虑一下整容。”
“希儿希望我变成什么样?”只要是她喜欢的,他都去做。
“开玩笑而已,不用那么当真。”见他不像是说假的,她赶紧澄清她只是开玩笑的。他的帅气是世间少有的,与其让整形医生糟蹋了,还不如就这样。
“希儿。”他微微低头。
“我还有事,先走了。”
“我送你。”
“嗯。”
两人并肩而行,他目送她上车。
遇到司徒源的场景仿佛在眼前重现,她沉稳的心有些凌乱了。
脑海中想着以前的一些事,她想的入迷,秀眉在不知不觉间逐渐拧紧,形成一抹隐藏极深的忧愁。
手机铃声响了一遍又一遍,她都没有发觉。
打电话给她的郑水晶很郁闷,一股闷气由心而生,烦躁的把手机砸在地上。
刚进来的张晓华,看到地上的手机,担心问道。“水晶,你没吃药吗?”
“闭嘴。”不提这个还好,一提,郑水晶整个人都开始暴躁起来。
张晓华无奈的叹一口气,表情凝重。“医生交代,你一定要按时吃药。你不吃怎么行?”
“有事就说,没事就滚。”郑水晶犹如是变了个人般,精致的五官上笼罩着一层抑郁的光雾,灵气十足的眼眸快要被黑暗浸满,她很不安。
“我没什么事,就是来看看你,你不是困了吗,快睡吧。”一见郑水晶的状态不对,张晓华就赶紧笑眯眯,一丝丝的负面情绪都不敢表现出来。
或许是张晓华的笑容,令郑水晶脸上的抑郁减少了些,眼神透着一丝光亮,“出去。”
“好好,你赶紧睡觉,我不吵你。”张晓华快速的离开。
郑水晶漂亮的贝齿咬得紧紧的,美丽的脸庞聚拢了挥散不去的忧郁,眼眶里都是闪亮的泪光,她似乎正在压抑着什么,情绪接近崩溃的边沿。
把车开到目的地后,林希才发现郑水晶打电话来,回拨了好几遍,水晶都没有听她的电话,疑惑的手机放好,想到那天在医院遇到水晶,水晶和常人不同,她心中难免有些担心。
越想越担心,她需要到水晶那里一趟,踩着油门离开这里,未曾注意到路边草丛的不对劲。
水晶住在帝都七环地段,相等于郊区的地方,她打开导航器,往水晶家里开去。
路上的车辆有些少,她进入一个三岔路口,两辆车同时向她这个方向驶来,她皱着眉转着方向盘,准备避开不会开车的脑残司机,岂料,她避让了,那两辆车还是逼近她。这个情况一看,她觉得不对劲,尽量避开,这样,那两辆车竟直接撞过来,前面和后面又有两辆车,夹攻她,她避无可避,眼睁睁看着两辆车撞了她的车。
两车撞她的车,不是在高速行驶碰撞,但车中避免不了震动一番,她感觉脑袋在发晕,扶住方向盘。
通过后视灯看到跟着她的保镖看到这个情况,纷纷下车往这边走来。夹攻她的四辆车走下了十六名身着黑色制服的壮汉,凶神恶煞的模样。
这种场面,她不是第一次遇到了,没有慌乱,她很镇定。
十六名壮汉的头头强硬砸破了副驾驶位置的玻璃,她冷眼看着他砸。
“下来。”砸碎了玻璃,头头凶狠的命令道,尖锐的眼神中夹着杀意。
她面无表情,打开车门下来。
权家的保镖此时围着这突然冒出来的壮汉,虽还是普通的李胜,在这个特殊时刻,化身头领,握着手枪对准十六名壮汉,冷冷道。“不想死就滚!”
“林小姐,我家主人有请,不知道您是否有空去一趟?”一脸横肉的头头,记得主人的吩咐,对林希用了敬语,没有理会权家的保镖。
“用这种方式请我去,你觉得我会去吗?”她嗤笑,要是一般的女孩子遇到这种情况,恐惧会占满她理智,而她恰恰不怕这些。
“不想去也得去。”头头不打算废话,和他的手下齐刷刷的举起枪,打算抢了人就走。
“你很狂。”黑漆漆的枪口对着她,她还能笑出来,没有丝毫紧张,从容的很,就像是在欣赏美丽的天气般。
“林小姐,有敬酒就喝,罚酒可不好喝。”头头张狂的笑着,扣起了扳机。
自家小姐被人拿枪指着,李胜他们又如何容忍,通通扣着扳机,准备动手教训这些不知死活的壮汉。
周围来往的车辆不多,这里又是个三岔路口,一堆凶恶无比的人围着一辆车正打算行凶,见到这场面的车主纷纷绕路走,坚守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守则。
离她额头只有一厘米之远的枪口,她缓缓握着,眼神锐利的看着头头,“恐吓不是这样恐吓的。”话音刚落,她飞快的夺过头头的手枪,蕴含了无比多力量的一脚狠狠踹中他的膝盖。
头头膝盖上一吃痛,脚有些发软,差点便跪下来。
头领被打了,身为手下的自然要为出头,无奈他们的脑袋都被李胜他们拿枪指着。
“邀请人的时候,要客气点。”她扣着扳机,将枪口对着天空,低眸看着满脸不敢相信的头头,随即放开扳机,一颗子弹向天空打去,没有枪声,静谧的周围让人毛骨悚然。
今天日子不好,真的不好,出门到现在,她就没遇过好事。
“林小姐,你…。”头头怒了,扬起拳头准备抡她的脸。
她眼中被无边的黑暗占满,一动不动的看着。
不知是太犀利的眼神,还是她的无惧,头头高高扬起的拳头收了起来,气势萎缩了不少,扫视一遍权家的保镖们。“林小姐,你乖乖跟我走一趟,对大家都好。”
权家保镖要做的就是保护好林希,在他们的眼皮底下,林希出了任何问题,他们都没有好果子吃。面对此情此景,他们纷纷动手了。
“动手吧。”头头一声令下,他的手下和权家的保镖们打了起来。
数量差不多的情况下,他们都没有使用到武器,赤手空拳对打。
她和头头的手下都在对打,而他们则是对视,清冷的眼神秒杀了凶狠的眼神,头头在她巨大的气势压迫下,额头的冷汗渐渐冒了出来。
周围都是打得不可交加的人,混乱不堪的场景,她淡定得很,手握着抢,细细研究。
头头见她研究得沉迷,咬紧牙齿,掏出衣袋中的手帕。
亲们,新年快乐!
第081章 风雨前奏(二)
不早不迟,林希恰好在头头准备行动时抬起头,锐利如剑的目光注视他,他握着的手帕,她觉得好笑的翘起唇角,环视一周还在打斗的人群,她举起手枪对准头头,“我今天心情不太好,你注定倒霉。”
随着林希的话音落下,头头毫不迟疑的一拳欲要打掉对他有威胁的手枪,然而林希比他的速度还要快,抬起修长的腿,利落的踢在头头的腰身上。
头头有心闪避,无奈他的速度不够快,腰身受到袭击。
“既然你没有武器,为了公平起见,我和你空手打一次,只要你能打赢我,我就跟你走,打不赢我,你就等死吧。”林希帅气无比的扔掉手中的枪,勾起一丝妖魅的笑。
他们周围的人群打斗已到白热化,经过严酷训练、出身于特种部队的权家保镖明显比头头的手下厉害多了,他们正处于上风,以绝对压倒性的压制头头的手下们。
自己的手下被打趴的不少,头头眼中都是熊熊烈火,牙关咬紧,没有回答林希,扬起手,动起手来。
今天从发出门起她就诸事不顺,现在不知道遇上的是什么人,真是倒霉透了。恼怒的她动起手来,狠戾伴随着厉害的招式,头头虽是体型比她大,可打架讲究的是技巧和招式,并不是身躯庞大就行了,她的体力不是很好,所以要速战速决。
头头的拳头袭来,她闪电般的闪开,横脚一扫,击中了他的脑袋。
脑袋受到巨大的震荡,头头忽感晕眩,眼睛冒出了星星光芒。清醒的他甩甩脑袋,加快了他的进攻。他行动之前,已经知道林希身手不凡,但万万没有想到林希一个女孩子会这么厉害。
向她袭来的巨大脚掌,她嘲讽的浅笑,灵活的闪过,拳头狠狠砸在头头的脸上,随即双手掐住他的脖子,膝盖用力往他的腹部一顶,震得他五脏六腑动了一番。
血丝缓缓从头头的嘴里流出来,她见状,下手更加狠了,简直就是往死里打,在快狠准的攻击下,头头毫无还手之力,打得他内脏几乎要散掉了。
打了大概有十几分钟,用力过度揍人的拳头有些痛,她一脚踹在头头的胸膛上,目光轻蔑冷睨这位开始很张狂现在像条死狗躺在地上的头头,“谁派你来的?”
受伤严重的头头,口中都是鲜血,林希的问话,他不敢回答。
权家保镖们个个脚下都踩着头头的手下,当见到自家小姐把头头打倒还踩在脚下时,他们都惊呆了。权家护卫内部流传过自家小姐身手很厉害的事情,但没有亲眼见过的他们始终保持怀疑的态度,毕竟被少爷捧在心尖上的人儿没有练过,怎么可能身手不凡,如今一见,他们都很佩服。
她等了一会儿,没有等到头头的回答,抬起脚狠狠踩在他的手背上,“不说也无所谓,我有的是办法令你说话。”
李胜脚下并没有踩着头头的手下,他恭敬的走到林希面前,“小姐,要怎么处理?”半路冒出来的人,不知道小姐要怎么处理?
“都抓回去,好好的审讯一下。”说完,她加大力度踩了踩头头的手,令他痛苦不堪。
“是,小姐。”李胜听从自家小姐的命令。
她休闲的靠在车上,看着权家保镖们把这十六名壮汉搬运到一辆货车上。
“小姐。”装好十六名壮汉,李胜来请示她。
“你们先回去,我还有事要做。”水晶是不会轻易去医院的,一旦水晶去医院意味着什么,她也不是很确定,今天水晶的状态是挺不错的,但还是有些担心。
“小姐,我先把这些人运回去,剩下的保镖无论你去哪里都会保护着你的。”李胜眼角余光多看了一眼货车。
“就这么做。”说罢,她转身打开车门坐上去。
曾是暗卫头领现是普通保镖的李胜,默默的开着货车拉着一批非比寻常的货物悠悠的回权家。
保镖坐的车虽不是什么超级跑车但也是名车,坐在狭小的车中,她一直看着窗外,思考那十六名壮汉是谁派来的。沈洁如是个变态加神经病,但那俯视天下人的性格不太可能做这种事,沈家兄弟倒是有可能,那么这三个人到底是哪一个?
坐在她身边的保镖,表示鸭梨山大,第一次和小姐这等尊贵的人坐在同一辆车,自家小姐凝重的表情,令他很紧张,为舒缓紧张,他只得频频看向窗外。
一直维持一个方向,脖子有点累,她扭过头看向其他处,明亮的眼眸深幽布满,心里只想着两件事。
落地窗被打开,带有炎热气息的微风吹进来,郑水晶的心依旧泛着淡淡疼痛,眼睛失去焦点,眼神涣散的看着不远处的高楼。
在张晓华的带领下,她进入到水晶的家中。
四周没有水晶的身影,往客厅的角落的一看,她果然看到水晶蹲在地上,双手抱住膝盖,脸上尽是令人心疼的悲伤。
“水晶,你在做什么?”她缓缓走过去,蹲下来与水晶对视。
看到林希那一瞬间,郑水晶收起所有的悲伤,扬起一抹浅浅笑意,整个人精神起来,“看风景啊。你怎么来了?”
她站起来,拧头看着张晓华,“她的心理医生不在吗?”
张晓华心中骇然,她被任命为水晶经纪人时,就调查清楚水晶周围都有什么人、性格和喜好,她也是今日才发现水晶和常人的不同,而林希怎么知道水晶的病情。疑惑归疑惑,张晓华还是很认真的回答,“她的心理医生刚好到国外参加研讨会了。”
“哎哟,我这种情况不需要看医生啦。”郑水晶哀怨无比,似是抱怨的撒娇道。
“你记性真的不好,前两天在医院你跟我说过的话忘记了吗?”
“当时只是有点感冒而已,你想那么多干嘛?恨不得我病发吗?”
“是因为权瑾吗?”权瑾那个人她没有很了解,郑水晶就很了解。
“不是,你都想什么去了?”郑水晶娇艳的红唇撅起,“你觉得我像那种为爱情就要死要活的人吗?拜托,这不是被泼了狗血的偶像剧,你不要想这些。”
刚刚还是伤心无比的表情,一瞬间换成阳光快乐的笑容,这样子的郑水晶更让人担心,她定定的凝视,“我宁愿你哭着,也不愿意见你笑,你笑起来很让人担心。”
“郁闷。”郑水晶觉得无力吐槽,闷闷的皱着眉。
“不说其他,你的病一旦复发,你就死定了。”
“不会啦。”
“是吗?”她嗤笑一声。
“喂,林希,你到底是不是朋友,怎么老是泼我冷水,久别重逢不是应该安慰我吗?”郑水晶一想到自己本来是亿万富姐,变成了现在资产刚刚过亿的虾米,她就愤愤不已。“好歹姐以前也是亿万富姐,现在就是一虾米,还是随时能被人踩死那种,这种情况下,你要做的是安慰我,安慰我!”
“既然你以前能成为亿万富姐,现在也行,你努力就好。”
“喂,你以为是你啊,权昊那资产就够你挥霍一辈子了,我可不一样,现在有那么一点小钱却没权!”
“你够了,不要扯上权昊,我跟他的关系说不清,更何况不是我的,不是说我想挥霍就挥霍。”
“得了吧,就权昊对你那在乎劲,你现在把他的家产败光他都无所谓,你就别在身在福中不知福了,知道多少女人羡慕你这种被一个深情并是高富帅的男人爱上的人吗?”
“别扯到我身上来,你还是关心一下你自己的身体吧。”她头都要大了,怎么说着说着就扯到她身上来。
“唉,要是我,被这么一个男人爱上,我一定会幸福的发晕。”郑水晶故意摆出一副陶醉的表情,眼神挑衅林希。
“恶不恶心啊你?”
“不恶心。”郑水晶到沙发上坐着。
听两人的对话,张晓华很晕,疑惑的开声问道。“请问你们是什么关系?”
“朋友。”
郑水晶的回答,张晓华不太相信,看她俩互相吐槽的样子就不多像是普通朋友。“好朋友吗?”林希看起来就不像是普通人家的孩子,瞧那姿态和身上打扮,多半是权贵家的孩子。十五岁就出道的水晶,怎么会有林希这样朋友?
“差不多吧。”郑水晶回答得有些敷衍,懒得和身边的人说她和林希的关系,她俩都认识将近二十年了,好朋友已不是她们之间的界定,她们是比亲姐妹还要好的朋友。
“我现在没什么事,你赶紧走吧。”郑水晶嫌弃的挥手。
“那你别忘记明天早点起床去片场,起晚了我饶不了你。”心中还在疑惑,不过水晶都开始赶人了,她只能离开。
“知道了,啰嗦。”
“知道就好。”临走的张晓华记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林小姐,麻烦你水晶吃药,我先走了。”
“我会让她吃药的。”
张晓华不是很放心的离开,下到停车场,看到那闪闪发亮的四辆奥迪时,她多看了几眼车内,发现车中坐着人,都是一脸严肃的表情,她深感奇怪。这个小区并没有什么权贵,怎么有好像是保镖的人守着?
今天遇到的奇怪事还真不少!张晓华想不通的离开。
茶几上的药瓶,她拿起认真的看着。“这些药吃多会有依赖性的。”
“有依赖性也要吃啊。”郑水晶自认无所谓,想起调查林希时的资料,“你不也有心脏病吗?难道那些药就没有依赖性吗?”
“你现在倒是敢教训我了。”她轻笑几声,把药瓶砸在水晶身上。
“不敢。”郑水晶笑眯眯的,忽然八卦起来。“话说你和权昊同居了这么多年,有没有发生不该发生的事情?”
她挠了挠脑袋,“干嘛要告诉你?”
“喂,怎么说,我们都是认识二十年的朋友,告诉我一下又怎么样?”郑水晶打量了一下林希的眼神,暧昧的笑起来,“不过看你那表情,你们多数是发生了关系。”
“人艰不拆知道吗?”
“不好意思,我听不明白你说什么?”郑水晶佯装无知,眼神深幽。“调查权家时,我发现权家一些秘密,你要不要知道?”
“什么秘密?”
“命定之人听过吗?”
“早知道了。”她还以为是什么秘密,原来是这个,无趣。
“认真点好吗?”郑水晶板着脸。“林希,既然你知道,知道你是权昊的什么人,你就好好想清楚,你以后和权昊该怎么生活?不过看你的样子,你好像不太愿意和他生活一起?”
“知道太多会被灭口的!”她特地恐吓道。
这句话郑水晶不是第一次听,不会有陌生感,可偏偏在重生后第一次听,她隐隐想起了什么,可那一闪而过的记忆她又捕捉不住,“这句话我好像在哪里听过?”
“你很多时候都能听过这句话,没什么稀奇的。”她一脸不屑。
“真是最佳损友。”郑水晶气不过,抓起身边的抱枕就砸林希。
“唉。”郑水晶自感倒霉的叹息一声,怨气颇重。“想我美貌与智商并存的富姐,还没享受够,竟然被人毒死了,真是失策啊失策!”
“毒死的?”这个答案很惊人,她一下就把心中的烦心事扫去,注意力都集中在郑静被毒死这件事身上。“有人给你下毒,你竟然不知道,还能把你毒死,那是什么毒药?”郑静和她一起长大,她无比了解郑静的点点滴滴,竟然能有郑静毒死,那个人一定不简单!
郑水晶也猜到她会是这个震惊的反应,扁扁嘴,“对啊,就是坑姐的毒死。”回忆了一下两年前的事情,她怨念深重,“你都不知道我多辛苦才成为亿万富姐,却不知道被哪个混蛋毒死,一朝成为娱乐圈的一虾米,这种落差我没办法接受。”
“百毒不侵的你,什么毒药能把你毒死?”郑静自小身体异于常人,一般的毒药对她没有作用,经过训练后。
第082章 风雨来临(一)
被挡在门外的权昊,俊脸黑到不能再黑了。
屋内的郑水晶,有点尴尬的笑笑,以教训的口吻说话,“看看,你家的权昊多好,还来这里找你,这样的男人你不珍惜真是浪费。”
“开门吧。”这些话不足以动摇她心中所想。
“真是没良心的。”郑水晶也懒得说教。
一打开门,权昊无视郑水晶,看到林希,直奔她身边去。
“希儿,哪里受伤了吗?”权昊紧张兮兮的看着林希身上,看她哪里受伤了。
“没有受伤。”他这借看伤实则是在占便宜,林希哭笑不得。
站在门边的郑水晶,玩味的笑起来,建议道。“你俩要秀恩爱,麻烦回你们家里去。”没事跑来她这里秀恩爱,是存心来打击她的吗?!
“我没有受任何的伤,你就别看了。”捉住他的双手,她秀眉紧蹩。
“没受伤就好。”他心里的担心消散不少。
“喂,你们这是在无视我吗?”郑水晶唇角忍不住抿着,眼前这对男女忘我的境界也太高了点,完全是把她无视的节奏。
“不是无视你。”
“你的眼神已经说明一切了。”郑水晶大力的把门关上。
“你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乱猜测不好的。”
“我不想和争论这些,你俩没事就赶紧离开吧,我要睡觉了。”
放在茶几上的药和温水,水晶还没吃,她低眸想了想,“你把药吃了,我们就离开。”
郑水晶听话的很,乖乖拿过药片混着温水吃下去。“你们可以走了。”
“你注意点身体,我明天过来看你。”
“嗯。”
两人手牵手的背影,唯美带着深情。
郑水晶直直的注视他们的离开,脸上布满冰霜,水眸中的笑意快速褪去,忧郁的气息环绕着她。
“郑水晶是你的好朋友吗?”权昊犹豫了一会,才缓缓说出。
“嗯。”她显得有些冷淡,眸光一闪,“我们赶紧回去,我想尽快知道攻击我的那些人是谁派来的?”有一便会有二,隐患不解决,她永远都不放心。
权昊也很担心这件事,开车的速度加快了很多。
两人走后,郑水晶躺在沙发上,怀里抱了个抱枕,困意袭来,眼眸半闭上。忽然,门被人打开,脚步声传进她的耳里,眼眸刹那间睁开。
进入她家的不是一个人也不是两个人,而是一群黑衣人。
家里突然被闯进这些人,这种场面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了,她非常淡定,懒洋洋的从沙发上站起来,看着这一群来者不善的黑衣人。“谁派来的?”
“郑静小姐是吧?”明显是头领的男子,冷声道。
“我好歹也是国内的一线明星,大部分都知道我叫郑水晶而不是郑静。”将近两年期间没人找上门来,有些事情会随着死亡而过去,如今看到这些黑衣人找上门,她为以前的想法感到好笑。有些人不处理,她的人生就不会安生。
“不管你是郑静还是郑水晶,我家主人有请,麻烦你去一趟。”
“你家主人请人的方式还真是特殊!”
“郑静小姐,请。”
“如果我不去呢?”来请就去,她没那么听话。
“你会去的。”带头的黑衣人眼神示意手下们行动。
郑水晶抚着额,为什么轮到她倒霉了?真够郁闷的!
拿起茶几上摆放的手机,她想拨打个电话。
“郑静小姐,以你现在的身手,是打不过我们的,你还是乖乖的跟我走一趟。”
“靠!”黑衣人的话语没错,她现在真的打不过这些人。她好想杀人,她活了这么多年,还没谁敢这么张狂的跟她说话。
“请。”黑衣人作出请的手势。
郑水晶水眸眨了一下,无可奈何的往屋外走,她的身前和身后都跟着黑衣人,这些身躯高大的黑衣人紧紧围着她,防止她逃跑。
走出小区大门时,郑水晶看到小区的物管和保安竟然当没看到这不正常的场景,那面色正常的模样看得她火气腾腾升起。
物管和保安就是浪费粮食的存在,竟然放这些人进来。不是高档小区真是麻烦,连物管和保安也是这么差劲的。
指着她腰身的手枪无时无刻的不在警告她,不可轻举妄动。
郑水晶满脸黑线,逼于有生命危险的威胁坐上了他们的车。
“郑静小姐,麻烦你闭上眼睛。”黑衣人拿来一条黑布。
靠,还拿东西来蒙住眼睛。打不过,逃不了,她还能怎么办?
她心不甘情不愿的闭眼,黑衣人利落的蒙住她的双眼。
她现在就是处于看不到、动不了的状态,憋屈到无法言喻。到底是谁的手下?敢青光白日的来找她,真是不一般,这般嚣张的姿态,她恨不得一脚踹去,嚣张是吧,找打是真。
大约半个小时后,她被人扶住下车,蒙住双眼的布条也被人解开。
眼睛有些模糊,看不太清楚眼前的景象,过了一会,她才看清眼前的景物。当看清那一刻,她就想跑了。
“看来郑小姐知道是谁请你来,你不用紧张,我家主人不会对你不利的。”黑衣人看破了郑水晶的紧张。
说不紧张那是假的,她心里七上八下的。
黑衣人带领她走到一间堂皇的卧室里,站在房间中央,她闻到了一阵奇怪的气味,这阵气味她很熟悉同时也极度厌恶。找准气味传来的方向,她走出这间房间,打开另一房间的门,看到了一副早已见怪不怪的景象。
“沈夫人还真有兴致。”看见沈洁如,她心里的紧张去掉了大半。
沈洁如手拿着试验管,进行最后一步步骤,没空理会郑水晶。
透明光亮的冰逐渐形成,沈洁如才脱去手套,优雅的微笑,“郑静,很久不见,没想到我们的再见,你已经换了一副身体。”
“有什么你就说吧,我不喜欢拐弯抹角。”沈洁如是什么人,难道她还不清楚。不过沈洁如不是一直在国外吗,怎么回来了?她怎么一点风声都收不到?!
“你和希儿相认是吧?”沈洁如拿起一块细小的冰,检测起纯度。
“明知何必多问。”
“你和希儿感情我挺妒忌的。”沈洁如认为自己做出来的冰纯度还是不够高,厌恶的把冰扔在桌上。
“沈夫人,说出你的目的吧。”
“尝一下。”沈洁如从盒子里挑出一块冰,递到郑水晶面前。
郑水晶垂眸看了一下,“你自己尝吧。”毒品她是不会沾的,沈洁如还真是很搞笑,在家里制冰。
“你知道规矩的,制毒的人不会吸毒。”见郑水晶无意尝味,沈洁如感觉没意思。
“国内不是你的地盘,你最好不要这么嚣张。”天朝的局势一直很平和,一旦有人打破,打破局势的人就不会是倒霉这么简单。
“怕什么?”沈洁如张狂的笑着,“国内很快就是我的地盘了,谁敢对我不利?你吗?还是林希?”
“天朝建国以来,就没人敢挑战那些世家,既然你要去送死,那就去吧。”天朝排名前十的世家建国以来就存在的,势力早已根深蒂固,那些二流小世家都被打压得前进不了一步,黑道出身的沈家想洗白,门都没有。
被人戳中了心里一直耿耿于怀的事情,沈洁如面上的笑意凝结,“郑静,看破不点破你还是不会。”
话音刚落,沈洁如扬起手就甩了郑水晶一个耳光,极为不屑的讽刺道。“没有林希给你撑腰,你什么都不是,在我面前张狂什么?”
被打了耳光,郑水晶神色难看,“沈洁如,我有的是资本张狂,而你很快就会没有资本,你迟早会死的很难堪。”
“和林希真是一个德性。”沈洁如再次扬起手打了郑水晶一个耳光。“像你们这种人根本就不该出生,在死亡时就应该彻底消亡而不是以重生的姿态活着。”
“沈洁如,你做了那么多缺德事,都能好好的活着,我和林希怎么就不能活着?没人能决定我们的生死,你充其量不过是一个有点分量的跳梁小丑,蹦哒不了多久,就会死得很悲惨。”
沈洁如恼怒至极,单手狠狠掐住郑水晶的脖子,咬牙切齿。“我今天还想跟你好好说合作的事情,现在看来,我和你没办法合作。哦,我记得,你是有忧郁症。”
郑水晶不打算反抗,艰难的喘着气,她有底气相信沈洁如不敢杀她。“你想掐死我就掐死吧。”
沈洁如嫌晦气的松开郑水晶,冷眼一睨。“郑水晶,要不是林希活着,我一定掐死你。”
印红的脖子,郑水晶毫不在意。“可惜林希活着,你这辈子都杀不了我。”
“话别说的太早。”沈洁如意有所指。
“你打我这两巴掌,我会记住的。”
“无所谓,你爱记住就记住。”
很困不能睡觉,来这又被人打了两耳光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