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权少溺宠,娇妻难养〗第29部分

,她现在肚子里烧起一把火。
“一句话,你想不想和我合作?”衡量了一下利益,沈洁如决定还是饶过郑水晶的失言。
“合作什么,我们之间没什么好合作的。”和沈洁如合作,算了吧,免得把她自己也赔进去。
“怎么说你现在也是国内最红的一线女明星,我们想要合作还是很简单的。”
“很多人都利用娱乐圈洗钱,你想把你那不干净的钱洗白是吧。”郑水晶想到自己目前收购了一间经纪公司,加上她现在是国内最红的女明星,通过投资电视剧和电影,是最容易洗钱的。“可惜,你打错主意了,我现在没那个能耐把钱洗白。”
“你是林希的好朋友,只要林希肯帮你,我的钱一定能洗白。”她看中的不是郑水晶,而是郑水晶背后的林希,还有林希背后的权昊,这种关系她很喜欢,能确保她的钱能洗白。
“沈洁如,你怎么说也算是道上有名的人物,洗钱对你来说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求林希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林希和沈洁如之间就像是水火不容,恨不得对方都被自己弄死。
“郑水晶,做人一定要学会看破不说破。”沈洁如微微抬起下颚,警告她。“不改你这个臭毛病,迟早再一次被人毒死。”
被人毒死!郑水晶表情冷凝,“我被毒死的事情,很少人知道,你是这么知道的?”
“我是怎么知道的不重要。”
“沈洁如,要是被我查到是你做的,你就等死吧。”郑水晶无处发泄,只能握紧拳头,咬紧贝齿。
“我有必要毒死你吗,我做黑色生意,你做正当生意,我们之间并没有利益之争,我没有闲得无聊去毒死你。”
“最好是这样。”
“郑水晶,死过一遍的你还学不会聪明做人,明面嚣张是没有用的,有本事你就暗地去把人家干掉,而不是在这里放空话。”沈洁如鄙夷看着郑水晶,抿起的唇角表示对她的不屑。
“还是管好你自己吧,和一堆男人鬼混,结果生下来的孩子都不知道是谁的。”
郑水晶此言一出,沈洁如随即黑了脸,“你也想被一群男人伺候是吧,我生的那两个儿子长得还不错,需要他们伺候你吗?”
“变态。”
“装得这么清高,哼。”沈洁如招手让她的男宠过来。“这是我新找来的鲜肉,你尝一下味道也好。”
“娱乐圈二流的偶像明星,你也有兴趣,看来,你是下定决心要利用娱乐圈洗钱了。”郑水晶想到最近权昊对沈家的一连串打压,轻蔑的嗤笑道。“我差点没想到,你的钱洗不白的,除非权昊不打压你。”
“二流的怎么了,你自己不也是二流的货色。”沈洁如非常不爽。
“在娱乐圈,我虽算不上顶尖,但我也是绝对的一线,起码我有间经纪公司,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踩死的蚂蚁。你呢,在道上虽是有名,可这是你两个儿子给你带来的。”
“别扯的那么远,你回去以后,好好的劝林希把时间多点放在商界上。”她还有很多钱不能见光的,这次回国的目的,很大原因是因为要找林希帮她洗钱。
“你也知道她现在叫林希,你想让她帮你,别想了。”郑水晶一步一步逼近沈洁如的男宠,审视这一张稍有些奶油的俊脸,眼角余光斜睨沈洁如。“没想到娱乐圈内有名的公交车,你也要,小心染上脏病。”
“我就先回去了,别找人来烦我。”郑水晶高傲的如女王般俯视天下间的一切,瘦瘦的背影环绕着杀意。
沈洁如的男宠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圈内最红的女明星郑水晶和自己的金主是怎么了?他乖巧的低眉顺眼的站在沈洁如身旁,生怕在这个特殊时刻惹恼她。
合作没谈成,还被郑水晶讽刺了,沈洁如恼怒的扫掉桌上的东西,制作好的冰散落一地。“两个臭丫头,都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我给了你们机会,既然你们不珍惜,就别怪我心狠。”
“看什么?”没有顾着发脾气,沈洁如扫视到自己男宠害怕的目光在看来看去,想起郑水晶讽刺她的话语,她怒火升起,这个时刻看他怎么都不顺眼。
“没看什么。”男宠把头垂得更低。
“管家,把他拉下去,让护卫们尝尝男人菊花的味道。”沈洁如叫来自己的管家,让人把男宠拖下去。再鲜嫩的美男,尝过就没必要继续尝了。
男宠乖巧的被人拖下去,一声不敢出。
走在路上,郑水晶摸遍身上,都没有找到手机和钱,她怎么说也是当红明星,在大街上怕别人认出,避免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她不得不微微低头行走着。
“这不是郑水晶吗?”一路人见到郑水晶,难以置信的叫出声。
还是被人认出来了,郑水晶不理会,继续向前走,谁知路人们听到郑水晶三字,纷纷围着郑水晶,疯狂的叫着她的名字,还索要她的签名。
重生为明星,她一次这种场景都没有经历过,一来她被张晓华保护得太好了,二来她极少出现在公众场合。
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她只能僵着笑意,尽量满足路人的要求。
国内最红的女明星,虽然生活低调,但挡不住她的作品好,吸引了无数为之疯狂的粉丝,除了在作品上露面,很少在其他镜头出现的她,在街上被人认出,被路人和粉丝们堵着。
商业大街上,人流量很大,围住她的路人非常多,而其中路人还有她的粉丝,越来越混乱的局面,她喘不过气来,想逃离。
“水晶。”
“啊…。是水晶”
…。
很多人在尖叫着,郑水晶吃不消了。
想离开,但人群实在太大了,她走不开。
就在她不知所措之际,她的手被人拉住了,她在迷茫间被人拉着奔跑离开令人窒息的地方。
在大街上,你可以见到一个长得帅气的男子拉着当红女明星奔跑、而很多粉丝在路上追着的场景。
这样的画面,不多见,随即被好事者拍摄了下来,并在第一时间上传到公共论坛和微博上,短短时间就引发了无数关注、讨论。一向低调的女明星忽然在大街上出现,值得网民们和粉丝们的关注。
为了躲避疯狂的粉丝们,郑水晶跑得感觉自己快断气了。被一陌生男子带进一间高级会所,她才感觉自己活过来。
郑水晶无力的摆摆手扇着风,气还没喘顺,她抬眸看着陌生男子。“谢谢。”快崩溃了,看来,不参加商演不炒绯闻是对的,看那些疯狂的人,她就萌生了退出娱乐圈的想法。
陌生男子笑得很羞涩,“其实我也是你的粉丝。”
“那你要我给你签名?还是拍照呢?”郑水晶有气无力的。
“不用了。”陌生男子生怕她误会,赶忙摆摆手。“我叫司徒源。”
司徒源!郑水晶觉得这个名字很耳熟,好像在哪听过,想了一会儿,她才想起来。看他那像是二十岁左右稚嫩的脸庞,她也不敢太肯定。“谢谢。”
“跑了这么久,你一定很累了,我请你咖啡吧。”
“谢谢,不用了。”郑水晶连忙摆手拒绝,漆黑的眸子转动了好几下,她微抿着唇。
“你是公众人物,以你现在的火爆人气,会造成路人围堵你的场景的,像你私生活很低调的人,不希望因为这件事而上报吧?。”
郑水晶眨了眨眼,对这个司徒源十分的不放心,阳光温暖的笑容在她眼中变得十分可疑。“没事,我可以让我经纪人来接我。”
司徒源眼眸微眯,深幽一掠而过,“郑小姐好像不太相信我?”
这不废话吗?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说要请喝东西,答应的就是蠢货,不知道这世界坏人很多吗?!郑水晶内心里吐完糟,脸上展现一抹淡淡而美丽的笑容,“我不喜欢喝咖啡这种东西,谢谢你的好意,我先走了。”
司徒源嘴唇有些不悦的抿紧,“那郑小姐路上小心点。”
“嗯。”郑水晶礼貌的浅笑,随即迈开步伐准备离开这里。
还没走出这间会所,她面前迎来了许多名男子,全都是一副来者不善的模样,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她向后退一步,“你们想做什么?”
她还是郑静的话,她不用怕这种场面,问题是她现在是郑水晶,只是有点小钱的当红明星。
十多名男子握着拳头,手指发出咔嚓咔嚓的响声,再看他们凶神恶煞的脸,加上这种寂静的地方,形成了一副阴深、诡异的场面。
郑水晶回头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司徒源,发现他无动于衷,心里咯噔一下,脑海中的猜想变成了事实,她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一旦和林希相认,就是有这么多的麻烦,这是坑姐呢!
司徒源脸上扬起一丝诡异的笑,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郑水晶,随后踏步离开。
她的身边围满了人,她逃无可逃,不雅的翻了个白眼。
走在街上,有人牵着她的手离开绝不是什么好人。
这是郑水晶晕过去前一秒的想法。
第083章 婆媳之间
权家密室内,陈潇化身包青天,那脸黑得真能跟木炭一比。
先前被围攻林希的十六名壮汉,现在处于欲哭无泪的状态,他们的身上鲜血淋漓,巨大的疼痛折磨的他们想说话也说不了话。
审问了两个钟,都不能在这些人口中审问出什么,陈潇怒得皱紧眉毛,“继续打,打到他们说话为止。”
“是,管家。”暗卫们听令后,花样百出的折磨这十六名壮汉。
正在此时,林希打开密室的门进来,看到壮汉们身上鲜血直流,惨叫声一声比一声高,如此血腥残忍的画面,唇角微翘起来,渗人的笑意形成。
“小姐。”看到自家小姐进来,陈潇立刻低头问好。
“有问出什么吗?”袭击她的人少说也被陈潇折磨了两个钟,若不是问不出什么,她要怀疑陈潇的能力了。
“小姐,很抱歉,目前没问出什么。”陈潇头垂得更低,底气稍有不足。
林希的俏脸黑了黑,娇艳的唇微抿,眸中闪现幽光,肯定了心中的主意。“不用打了,把他们放走。”
“是,小姐。”凭借伺候多年自家小姐的经验,陈潇觉得自己隐隐猜测到什么。
密室里藏着的十六名壮汉全被暗卫们带走,地上被鲜血铺满了,林希凝视这些鲜血,一个深藏在脑海里很久的消息忽然想起,脸上掠过紧张。“陈潇,你现在马上带人到郑水晶家里,看她有没有出事?”
“是,小姐。”陈潇也知道不能多问,带上护卫就往郑水晶家里赶去。
“希儿。”在卧室找不到人,权昊来到密室找她。
“怎么了?”
“你还没吃药。”
“等会吃。”有心脏病就是麻烦,得每天准时吃药控制病情。
“希儿,很担心郑水晶吗?”说到这个,权昊有些落寞。关于她的事情,有很多他不了解。
“也不是很担心,只是今天发生的事情都太奇怪了,我怕有些人会找上她。”她重生的事情已经够世人震惊了,再告诉权昊,水晶也是重生的,那还不吓到他。
“希儿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先查清是谁在背后动的手。”林希仔细想想。“不和你说那么多,反正我不做什么,你也会帮我做。”像打压沈家她都没做,他已经率先一步做了,而沈洁如那死变态,她还找她算账,她下一步要做的就是找这死变态算账,敢找人强Bao她,真是活腻了。
权昊难得羞涩笑笑,仿佛很不好意思般。
走出密室后,林希感觉到自己的心闷闷的,很不舒服。
右手撑着下巴,她呆呆的看着窗外的月色,表情很凝重的沉思中。一天中遇上的奇怪事还真不少,司徒源,凌默默,被人袭击,这三件事同时发生,是在说明她要开始倒霉了吗?
她一个人在卧室里想着事情,一楼的客厅迎来了付长青和凌默默两人,权昊面色冷冷的招待两人。
刚坐下没多久,付长青四处望了一下,没有看到林希,深感奇怪。“权昊,林希呢?”
“希儿休息,妈找她有事吗?”权昊语气很淡,不太像是在和自己母亲说话。从凌默默进门开始,他把她当做空气般透明,采取无视的态度。
凌默默斜眼看到付长青面前有杯茶,看自己面前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心里积蓄了一点点的怨气,抬眸一看权昊压根不把她当回事的态度,心中的怨气逐渐变成怒气。
付长青双腿交叠,神情淡淡的,“没什么特别的事,只是想找她聊聊天,你上去叫她下来。”
“有什么事可以改天聊,她今天已经很累了。”权昊没有听从他母亲的话语,冷冷拒绝。
“权昊,你老是这样宠着她,难怪她这么任性。”付长青轻轻叹息一声,为自己儿子感到伤心。她三个儿子,没有一个儿子听她的话,本来她还想帮他们找一个好妻子,大偏偏小儿子情况又特殊,他的妻子人选根本就轮不到她去操心。将近五年的时间对林希的观察,她非常失望,林希一走就是一年半,没有半点为小儿子想过,现在回来了,也不会权家本宅看望他们,这个命中注定的小儿媳妇就只能一辈子宠着、惯着吗?
“我愿意宠她一辈子,无论她怎样,我都会爱她一辈子。”权昊半丝的犹豫都没有,实诚的说出了他的心中所想。
“就算你愿意宠着她,身为权家的三少夫人,应有的礼数还是要会的。”小儿子的一番真诚话语,付长青差点没吐血,她话中所指,他怎么就偏偏没听出。
“我的妻子,什么都可以不会,她想做什么就想做什么。”
付长青无语到极点,小儿子没必要对她说这番话,她又不是来找林希麻烦,需要这么快就说明他站在谁的立场吗?娶了媳妇忘了娘,这句话真是恒古不变的。“算了,跟你完全说不通。”
凌默默听着付长青两母子的对话,五脏六腑涌起的鲜血直奔口中而来。对上付长青的视线,她柔中带着悲伤的笑着。付长青这老女人最好别忘了正事,林希打她的事情她可记着。
“她还在原来那卧室对吧。”付长青似是自言自语的说一句,随后站起来往二楼的方向走去,
“妈,你想做什么?”权昊紧跟他母亲的脚步。
“我只是想找林希聊聊天,你别那么紧张。”小儿子担心的话语,付长青无奈的扬起一抹笑以安慰他,“我不是老虎,不吃了林希,瞧你这担心的样子。”
“她在休息。”权昊长腿迈得更开,阻挡他母亲上二楼。
“现在还不到八点钟,她总不能会睡觉了吧?”三番四次被阻挡,付长青面色极度不好看。
“嗯,你不要吵她。”权昊脸不红心不慌的说着话,其实希儿是否真的在休息他也说不准。只是从日常观察中,希儿有点不喜他母亲来找她,现在她心情处于郁闷时期,更不能让两人见面了。
“臭小子,林希还不是你媳妇呢,你母亲想和她聊聊天就这么难吗?”见小儿子护着林希的态度,付长青气打一处来,扬起手大力的打了权昊背上一掌。
“有事改天说吧。”权昊非常的坚定。
“我就偏要今天说。”付长青没有顾忌权昊是她的小儿子,使力把他挤到一边去,迈向林希的卧室。
权昊跟上他母亲的脚步,试图拉住她,可他母亲压根就不听他的劝,硬是要打开希儿卧室的房门。
想事情想得好好的,房门突然被打开,她拧头看到是付长青,有些惊讶。付长青怎么来了?再看付长青的背后站着凌默默,她大概能猜到付长青是为了什么而来的。
她不在的时间里,权家是怎么了?
见林希有些惊讶的看着她,付长青对着自己儿子眉头一皱,有些恼怒。“林希没有休息,看你都说些什么?”
权昊对着林希微微一笑,还想把他母亲拉走。
“林希,吃饭了没?怎么坐在靠窗的位置,小心着凉。”付长青甩开她儿子的手,慈爱的笑眯眯向林希走过去。
“阿姨,好久不见。谢谢你的关心,我刚吃饭没多久。”权家人中她最不喜欢的就是付长青和权静天两个人,她回来权家没一个月,付长青就来了,她突然觉得她对权家的厌恶加深了一点。
付长青瞪了自己小儿子一眼,亲热的拉着林希的手,“我们到客厅聊一下好吗?”
“嗯。”她乖巧的笑了。
诺大的客厅中,她身边坐着权昊和付长青,而凌默默像是一个透明人的站在一旁,听着付长青一连串的关心话语,她眼角余光一直观察着凌默默,果然没出她所料,凌默默会趁付长青不注意的时候,会用恶狠狠的眼神瞪着她,那神情就像是恨不得吃了她。
“林希,最近身体还好吗?”
“谢谢阿姨的关心,我最近挺好的。”一堆没关要事的关心问候,她觉得很厌烦,她在权家的一举一动都会人告诉付长青,来这里何必说这些废话。她虽不能说一眼就看穿付长青有什么特殊的话语要和她说,但听多了这些废话,她就知道付长青是在为说一些事情而进行的铺垫。
“林希很喜欢喝茶吗?”绕了一圈后,说出这话,付长青才觉得自己算是说到正题了。
“不是很喜欢,不过还行。”她酝酿了一下,细细的悟出付长青所指的,她轻笑。她今天和水晶在茶楼喝茶的事情,很多人都知道,付长青这么一说,她心中的猜测快要证实了。
“默默说,今天在茶楼见到你了。”
“是啊,我也见到她了。”她笑得很美,视线一直看着看不出有其他想法的凌默默,想要动手的欲望很强烈。
“我们权家怎么说也算是一个世家,你即将会是权家的三少夫人,将来要结识的都不会是一般人,你可要好好学点东西。”
再一次被人说她将来会是权家的三少夫人,她的表情僵了僵。
第084章 病危通知
对上付长青期待的眸子,她抿唇轻笑,并不作回答。舒睍莼璩
“林希,关于以后的打算,你有什么样的想法?”林希的微笑,付长青也回以微笑,实则心里对她有点不喜。
以后的打算!她的眸光闪了闪,淡淡的笑笑,“我现在还小,不着急这些。”付长青今天为的不是问这些吧,问长问短的,很讨厌。
“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我都读大学了,你看你现在,不读书,老呆在家里也不是办法,总得早点为未来打算。”
“阿姨,你说的是,现在六月份了,也快到暑假了,我下一学期会去读书的。”她脸上依然保持淡淡的笑容,心里不耐烦至极。
“你和娇晨走得挺近的,怎么最近不找她玩了?”
“阿姨,娇晨姐已经订婚了,她也没那么多时间陪我玩。”要死了,老是问这些,要不是看在权昊的面子上,她懒得理付长青。经常打电话来问三问四就够了,现在还在她面前问这些,够烦人的。
“我们身处于什么层次,就要和同一层次的人来往,而不是和一些不三不四的来往。”付长青话锋一转,这些话语听起来像是无意的,其实在场的人都能听出一点她真实的想法。
“阿姨说的没错。”听出了付长青的真实想法那又如何,她即使生气了,脸上还是要摆出微笑的模样附和着。目光微微扫过凌默默,她唇角翘起一丝若无的冷笑。
“你没事的时候,多点回本宅,学点东西。”付长青突然意味深长的说道,眼神全是期待。
“阿姨,我会的。”她感觉脸上的笑容都快僵硬了。
“聪明的人会做聪明的事,阿姨相信你是个聪明的人,知道你这样身份的人会懂得和什么样的人来往,阿姨不希望你和一些会降低你身份的人来往,同时,你现在年纪还小,还有很多事情不懂,阿姨也不希望有人带坏你。”握着林希的手,付长青轻轻拍打她的手背,一副好婆婆的形象。
这一番话听来,她脸上的微笑僵硬了。付长青表面上好像是为她着想的样子,实则在说什么,以为她听不懂吗。不就是揍了一顿凌默默,付长青就立即为凌默默出头,还暗中指责她,真是高招。
“阿姨放心,我会懂得分寸的,知道我该和什么样的人来往,知道我能做和不能做的事情。”内心已经咬牙切齿了,她还是唇角微翘,乖巧听话的模样。
“这我就放心了。”付长青满意的点点头。林希是个聪明的孩子,只是太过聪明有点不太好。“你再去读书的话,打算读什么样的专业?”
“法学专业。”她随便想了个说道。
“这个专业不错,学出来,当个检察官也不错。”
她轻笑,什么都不能说,清澈的眸中染上了一丝黑暗。要是她真的是权家三少夫人,当检察官是真的很不错。
“做我们权家的儿媳妇,不管事业上有什么样的成就,最重要的还是能当好贤内助。”短短一分钟时间内,付长青脑海中浮现了几百种可能性,不管林希将来选择的是什么样的职业,权家都会成为她深厚的背景,权家会支持她做的任何一件事情,当然,前提是林希会乖乖当权家三少夫人,和权昊好好的生活。
绕来绕去还是说这个,她除了微笑想不出还有什么好做的。
“别光是笑,还有大概三年的时间,你就到了领证的年龄,你好好想想你和权昊什么时候结婚,权家二小姐的称呼我不太喜欢。”林希今天太乖巧了,不管她说什么都好,都是微笑回答,加上小儿子在场,她也不好说凌默默的事情,只能不着痕迹的提一下。
“阿姨,我会的。”她笑容加深。这是逼婚的节奏吗?
“想过生几个孩子吗?”付长青幻想着以后权家的光景。
生几个孩子!她唇角小小的抽搐一下。
“妈,希儿今天已经很累了,你也没什么重要事和她说,让她去休息吧。”在一旁当观众当了很久的权昊,捕捉到希儿眼中的一丝不耐,提醒一下自己母亲可以回家了。
“林希,你看看我这儿子,多会疼人,你还没嫁给他,他就这么帮着你。”付长青佯装恼怒的样子瞪着权昊,“我看啊,我这儿子以后是娶了媳妇忘了娘的典型。”她干笑一声,不知道说什么好,揉了揉有些困倦的双眼。
“妈,希儿已经很累了,现在天色很晚了,你该回家了。”权昊开始催促他母亲回家,希儿眉眼中已经露出了疲惫的神色。
“好,好!我先回家,你们早点休息。”付长青有少许的无奈,带着凌默默离去。
付长青没有责备林希,还很关心林希,这些凌默默看在眼里,气得血液差点逆流。她不甘的离开权家,跟在付长青身后,她的怨气无处可发泄,两眼怒瞪眼前的付长青,只得迈开的步伐稍微大点来宣泄她怒气。
“默默,林希你今天已经见到了,不管你今天中午受到什么委屈,我只能告诉你,你都得忍了。”凌默默走路的脚步声大了那么一点点,付长青还是注意到了,她转身淡然看着凌默默,冷冷道。
“阿姨,我知道了。”在付长青转身那瞬间,凌默默脸上的表情调整得非常快,还红肿的脸挂着一抹稍为勉强的笑容,很是懂事的说道。
付长青沉思了一会,“你很乖,知道什么事可以做,什么事不能做。林希这一边你可以不用来往,照顾好权瑾心情就行了。”
“是的,阿姨。”脸上的甜美笑容,凌默默是硬生生挤出来的。
“懂事的孩子惹人疼,你要知道有很多女孩也想当权家的大少夫人的,大少夫人就是权家以后的女主人,权家的女主人要懂事,要有器量,千万不能没有容人的气量。”
“阿姨,我会记住你的话的。”凌默默的表情有那么一点点难看,可面对付长青她还是得温柔的笑着。死老女人,这是变相警告她不能搞小动作吗?真是气死她了!
“能记住固然是最好的,就怕你转眼间就忘了我说的话。”活了五十多年的付长青,在变化多换的政界能拥有自己的一席之地,什么人没见过,凌默默耍的那点小把戏,她早就看穿了,只是为了大儿子着想,她也容忍了。
“阿姨,你放心,我不是这样的人。”怕被付长青看穿,凌默默迅速用纯真笑意掩盖眸子深处的想法,就差拍胸口来保证自己不是这样的人。
付长青冷嗤笑一声,犀利的目光扫视凌默默一遍。“是吗?”
“我当然是啦,阿姨你这是不相信我吗?我可以向天发誓。”她经营了这么久,为的是什么,还不是权家大少夫人的位置,这个特殊时刻,她怎么可以被付长青看穿,她装得纯洁无暇。
付长青垂下眼睑注视了一下绿色的草地,若有似无的笑意挂在唇角上,也没说什么,坐上车便离去了。
权家的门口剩下凌默默一人,周围没有了观众,她恨得牙痒痒的,她迟早会让林希哭给她看,敢打她,不付出点代价怎么行!
权家二楼客厅,付长青和凌默默走后,她一言不发静静坐在沙发上,注视随风飘动的窗帘。
“希儿,回房休息吧。”他摸不准她现在想什么,轻轻地柔声说道。
被打断思考,她有点怒的看着他。“你没事做吗?”付长青的话语令她极度不爽,她现在心里很闷,喘不过气。未来的打算!结婚!生几个孩子!好好学点东西!付长青打电话来也好,不管是见面也好,除了这些也没什么好说的。
“的确是没什么做,希儿是饿了吗?”他猜测她可能饿了。
他双手缠上了她的腰身,像是抱着抱枕的抱着她,太过亲密的接触,知道为何她就是觉得气不顺,心闷闷的,秀眉不悦拧紧,低声呵斥道。“饿什么饿,你离我远点。”
“我母亲就是这样,她只是太关心我们罢了,她那些话你不要放在心上,我尊重你的想法,未来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都是你坚实的后盾,你想什么时候结婚就什么时候结婚,想生几个孩子就几个孩子。”她突然的不悦,他心中隐隐有些担心是不是他母亲给了她压力。前一段时间,她对他的态度逐渐变好,自从闹出可能会怀孕的可能,她对他越来越冷淡了。
他温热的身躯,她厌恶的抿着唇,“你不要对我这么好。”
他宠溺的轻笑,“我就是要对你这么好,我要是对你不好,你会讨厌我的。”三年同一屋檐下生活,他本以为她会对他有一点感情,可她还是突然消失。在没有她的时间里,他反省过,一定是他对她不够好,所以她才会离开他的,现在失而复得,他要对她更加好的,好的她离开他便会不舒服,一辈子都离不开他。
bsp;“你一边玩去,我不想和你说话。”心不止是闷闷的,还有些疼痛。她把他的双手弄开,站起来,瞟他一眼,准备回房间睡觉。
“现在天气很热,希儿要不要吃点解暑的东西。”近来,她的胃口变差了,她的身体本就不好,她今天晚上吃了那么一点东西,他很担心。
她什么也没说,淡淡看他一眼,回她自己的卧室去。
“希儿。”他三两步就追上了她。“吃一点再睡觉好吗?不然你明天醒来会胃痛的。”
“够了,我不想吃,你离我远点。”心的痛感,她很不舒服。
她面色有些发白,他担心的抚上她的脸。“希儿,你哪里不舒服?”刚才还脸色红润,一下子就发白了,他很担心。
心底升起的不安感,她感觉整个脑袋都痛了。“我要睡觉了,你不要吵我。”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对她时陌生的,她紧抿着唇,忍着身体的不舒服。眼皮越来越重,她很想很想睡觉,不是会醒来的觉,而是不会醒来的觉。
“希儿。”他扶着她。“是心脏不舒服吗?”
“不知道。”身体的疼痛弄得她有些烦躁,“我现在哪里都不舒服。”
狭长的眼眸睁到最大,她的不舒服来得太突然了,他镇定不下来,“希儿,你先坐会,我去叫医生。”
他扶她坐下,急促的拿起电话,拨打家庭医生的电话。
她捂住心脏处,呼吸越来越困难了,不仅气闷,太阳丨穴还发疼。
拨打完电话,他强镇定下来,叫来佣人拿她的药物。
“希儿,医生很快就会来了,你吃一点药。”她的不舒服,他看得心疼得快窒息了,小心翼翼的捧着水和药物。
“我不想吃。”她气息很弱,眼神开始涣散。
“希儿,来,我喂你。”他想喂她。
药物刚到唇边,她垂眸看了一下,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心脏处传来巨大的疼痛,她呼吸急促,用力的抓住心脏处,指甲透过衣衫,抓的滑嫩皮肤红红的。好像是忍不了这样的疼痛,她眼前一黑,整个人毫无征兆的晕了过去。
“希儿。”他伤心的叫着她,手中的温水和药物掉落在地上。
她刚才痛苦的抓住心脏处,就已经表明她是心脏病发了。
这是她五年来第一次病发,他不知所措,一会儿的震惊后,就是慌乱、心痛和不知所措。
看着她面色如雪闭上双眼虚弱的模样,恐惧降临了他的世界。
他以最快的速度把她送到岭林医院,岭林医院的顶尖心脏科医生一起救治她。紧张伴随着害怕,医生们压力很大,急救过程中,他们不得不下了病危通知书。
第085章 命悬一线
医生拿来病危通知书拿到权昊面前时,他的世界猛地崩塌。
“权少,请您签字。”医生战战兢兢的拿着病危通知书,再次提醒权昊签字。
权昊眼眸中悲伤夹着冰冷,“我开的医院还要走流程吗?不管你们用什么样的方法,她要是有一点事,你们都给她陪葬。”
站在一旁很久了的院长,抹了抹额前的汗珠,因为二小姐的病情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