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权少溺宠,娇妻难养〗第3部分


林希冷声说着,接着跑下床,头也不回地拉开了房门,走了出去。
脸上勾起似笑非笑的笑容,权昊任由这娇小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
一路跑下楼梯,推开大门,一座郁郁葱葱的花园印入她的眼帘。然而她的脚还没踏出权家大门,几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拦在了她的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
“没有少爷的命令,小姐不能离开这里。”明显是头的保镖恭敬说道。
“你们……”林希顿了顿,随后反应过来,一脸的不悦道。“难道你们打算禁锢我?”
“希儿,你说的没错。”低沉有磁性的声音在她的身后响起。“我的确是打算这么做。”
林希身体一冷,感到受了威胁,顿时心生不悦,冷眼回头看到那身影正从楼梯上一步一步地走下来接近她。
现在是半夜时分,黑暗侵占了大地,月光透过大门,微微洒落在权昊的身上,优雅的身影,高贵如他,“既然你不肯乖乖留在这里和我一起生活,我采取这种手段也是正常的。”
这算什么?!权昊绝对是个神经病吧?!
莫名其妙被卖,被人送到了这里,现在她连想要离开都做不到!靠!
更让她不爽的是,权昊说这些话时凭什么这么理直气壮。
尼玛!神经病什么时候能这么理直气壮了?!
“权昊,我的家庭只是一个普通的贫民家庭,我父母都是普通人,而我只是一个身患先天性心脏病的小女孩,我实在不明白,非得让我和你一起生活?”林希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道。
权昊走到她面前,居然是笑着摸着她的头道,“希儿,因为是你。”
这是什么理由!丫的!
生平没有爆粗过的林希几乎是忍不住想爆粗了,一张小脸因为愤怒而变得绯红。“你……你太过分了!”她想了半天,只能想说了这句话。难道要她直接骂他神经病,得了吧,跟权大少说这些,这不是找死吗?!
“是啊,我的确是很过分。”权昊倒是坦荡的承认了,赶走她的父母,为的只是能独占她。
说罢,他拉起她的手踱步到了餐厅,餐桌上早已摆好了餐具和食物。
“折腾了一天,饿了吧,先吃点东西。”权昊体贴的拉开椅子,让林希坐下。
折腾了一天,林希是真的挺饿的,食物的香气引得她的肚子咕咕叫了两声。孩子气的扁扁嘴,林希倒是不拒绝进食,要想离开这里,不填饱肚子怎么行。面对着这手握重权的权大少,难道她要以绝食相逼,别傻了,到头来,受苦的还是她。
不可否认,权家的厨师的确是好手艺,餐桌上的这些食物足以和高级餐厅的食物相比。
权昊见她吃的香甜,心情好了起来,径自倒了一杯红酒,轻晃了一下杯中的酒液,单手撑着下颚,对着她轻轻一笑,这一笑化去了脸上不少的寒冰。
第010章 陪他休息
吃饱喝足以后,现在是半夜时分,接下来当然是睡觉啊。
逃也逃不掉,林希都要怀疑这权昊是不是恋童癖了,为什么非得让她和他一起生活。
眼眸溢满了暖和的笑意,权昊的唇角沾染上笑意微微翘起,眨了一下眼睛,一个主意在脑海中形成。他站起来,很自然拉起了她柔暖的小手,同走出了餐厅,朝着二楼的楼梯走去。
她的手就这么自然地被权昊握住,而且还是高高在上的权家大少,这有点莫名的诡异,她想挣开,可终是没有挣开。他的手宽厚温暖,他的温度通过手心传给了她,这一刻林希仿佛觉得,自己的世界,已经在被什么东西慢慢地改变着。
权昊带着林希进了二楼的一间卧室,黑白相间的整体色调,冷漠、优雅、却也死寂。如同他的眼睛一样,就像海般的死寂。
现在是黑夜,落地窗虽是打开,却是没有月光透进来,豪华的水晶吊灯散发着柔和光芒,一张偌大看起来很舒服的床,在卧室中显得尤为显眼。
“希儿,陪我睡会儿。”权昊脸色都没有变化,话语说得那么自然。就像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林希却是吓了好大一跳,唇微微启开,有点不敢置信的抬眸注视着权昊,语气里充满着不确定道,“陪你睡?”开什么玩笑啊?!这是想吓死她的节奏啊。
“嗯。”他带着笑意淡淡应道,他的双手已经在解着衬衫的扣子了,他这副模样一点不像是在开玩笑,很认真的表情。
林希此时觉得自己脑子有点转动不过来了,眨巴着大眼睛怔怔看权昊一颗一颗拧着白色衬衫的纽扣,喉咙突然干涩起来。这不是来真的吧?!
姑且现在算是第二天,可她以林希的身份和权昊也就是相处两天而已,现在要陪他睡觉!你妹,权昊不会真的是恋童癖吧?!
心猛地狂跳了起来,林希不敢相信的盯着权昊,下意识舔舔干涩的唇角,双手不自觉地抓紧衣角,眸中的光芒泄露了她的慌张,心中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权昊是恋童癖,然后现在想把她就地那啥!
“权少,你只是说让我和你一起生活,可没说是陪睡觉的…。”她的话语还没有说完,一阵天旋地转,她整个人已经被权昊打横抱着。来不及说什么,她已经被权昊抱上床了,躺在柔软的床上,她愣住了。这是什么情况?!
在她思考时,紧接着,权昊躺在了她的身旁。
“和我一起睡,你就这么不愿意吗?”他说完后,脸色阴沉地盯着她不悦的小脸道。这眼神放佛只要她一旦敢说个不字,她就有被掐死的危险。
权昊身上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令得她连呼吸都觉得有些艰难。
皱着苦巴巴的小脸,林希抿了抿一下唇,久久没有回答权昊,这个问题她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回答愿意,靠!那是不可能!回答不愿意,好吧,又有被掐死的危险,最保险的做法还是不出声。
良久,身边的小人儿都没有出声,只见她苦巴巴的皱着眉头。他侧躺着,单手撑着头,专注的看着她。她眼神里的惊恐他看得一清二楚,忽然,心情好像糟糕起来了,想了想道,“睡吧。”
说着,他拿过被子盖在她身上。
一直被提起的心这一刻得到释放,林希不堪受惊吓的心脏几乎要停止了,绷直的身体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她没有看到权昊那深幽的眸闪现着某种光芒。
这是惊吓,还是惊吓!
扭头冷眸看一眼没有任何动作、闭上双眼的权昊,林希脑海中乱七八糟的想象场面也消失了。或许,权昊真的只是让她陪他睡觉呢?!有权人的想法有时候还真的很奇怪,她有点捉摸不透。
闭着双眸,林希也强逼着把那些奇奇怪怪的想法踢出自己的脑海里。既然现在不能改变事实,那就只有接受吧。
她还是第一次和男性同床着,身边浓郁的男性气息她无法做到无视啊。虽是不习惯,她还是努力去睡觉。
身旁那股淡淡的清新奶香味充斥着他的鼻间,他那颗想要把她紧紧抱住的心在蠢蠢欲动了,不多加思考,他侧身把她紧紧抱在怀里。
“放……放开我!”林希喊道,挣扎着想要推开对方,可是她这小小的身体,被权昊禁锢的死死的。都认命的去陪他睡觉了,结果睡觉时忽然被袭击,可是被吓得够呛的。
手腕被他扣得死死的,他的双腿和身子,有技巧地压着她身体每一处的使力点,让她完全没有一丝一毫挣脱的可能。
“如果我不放呢?”他闭着的双眸,这一刻睁开了,她看不清他此刻的眼神。
她一顿,心中思考着该怎么回答他,可她还没想好该如何回答,他的唇已经贴上了她的耳畔。“希儿,睡觉吧,时间不早了。”
耳畔响起的低沉话语,林希脸部表情瞬间僵硬化。
“痛!”被禁锢死死的她下意识地喊着。
“痛?”他眨了一下双眼,启开薄唇,犹如天边的浮云般声音道,“你明白什么叫做真正的痛吗?”
瞪着眼睛,她不明白,也不想明白,“放开我!”
“希儿,乖,睡觉。”他似是没有听到她的话语般,加大了力度拥着怀里她。香甜的奶香味,令他有种安心感和满足感。
一种名曰恐惧的感觉,一下子蔓延至她的全身,林希拼命地挣扎着,用尽全力,却才发现男人和女人,在天生的力气上,相差竟然如此之大。
她的挣扎,他当做是小孩子在闹小脾气般,紧紧闭着的双眼一直没有挣开,呼出的热气喷洒在她脖间,害得她鸡皮疙瘩四起。
被禁锢在他怀里,她动弹不得,实在是累了,加上她的身体不容许折腾,她也顾不得权昊是不是恋童癖,她的眼皮逐渐闭上,良久,她浅浅的气息喷洒在他的下巴上。
黑暗中,他的眸睁开,专注的注视着他眼前精致的小脸。
遇上了,那就不可能放开。
第011章 怕他侵犯
一觉醒来,林希看着眼前这张放大的俊脸,似是没有睡醒般,迷茫的眨了几下眼睛,但等到她清醒过来,那一双专注的深邃眼眸使她的惊叫卡在喉咙,想叫也叫不出来。
“醒了吗?”昨晚他只是想让她陪他睡一会,可看着她的睡颜,舍不得她离开自己的视线。这张精致无暇的小脸越看,他就越着迷,像是着魔了般,这难道就是命定之人对权家人的魔力?
“嗯。”她轻轻地应着,双眼找不到焦点,只能乱看。
他淡漠如冰的脸庞上扬起了一丝笑意,很浅,却让人有种炫目感觉。
林希抬眸看着权昊,只觉得自己的目光,在这一瞬间完全移不开他的脸庞。权昊是在高兴吗?因为她的回答而高兴?可这有什么好值得高兴的?
“抱着我。”
“抱着你?”她楞了楞。这什么意思?她整个人不都是在他怀里吗?哪里还需要抱啊。
“对,我要你抱着我。”他漆黑的眼眸专注认真的注视着她,微凉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脸上,眼神似乎都透着一种蛊惑的味儿。就好像他是倾世的狐狸精在施展狐媚术,在诱惑着她般。
高贵和妩媚,在他身上竟是异常的和谐,令人的目光移不开这个倾城男子的身上。
她就像是情不自禁,像是受到了蛊惑,缓缓地伸出手抱着了权昊的腰身。一声很轻很轻的叹息自薄唇中逸出,似满足又似渴望,下一刻,权昊在林希背上的手已经扣上了那细小的腰,脸深深地埋在了她的脖间,嗅着她身上的香甜气息。
越是接近,他的心就越是渴望,渴望着她的靠近,他的身体渴望着她的碰触,她的碰触会给他的的心理和身体上带来莫大的满足和幸福感。
“希儿,说,你会留在我身边。”他的薄唇紧紧地贴着她的耳畔,声音有些低沉。前天去那家酒店看来是上天的安排,否则他遇不上她。
林身子一颤,却还是如他所愿地说了,“我会留在你身边。”这不是真心话,只是情势所逼。
她现在不明白,为什么权昊会从这身体的父母夺得抚养权,会对她产生兴趣。毕竟她现在就是一个黄毛丫头,不是倾世美人,身上没有什么特别吸引目光的闪光点,硬要说特别的那就是她就是一神偷,又或者说,这是他们有权人无聊时找事情做打发时间!?
她话音未落,权昊俊美的脸绽放出骄阳似的笑容,她的话语放佛带了暖意,温暖了他的全身,他的身体暖洋洋的,冰冷的心似乎得到了取悦。
他的食指轻轻摩挲着她的唇,动作暧昧不失温馨,慢慢地游移到了她稚嫩的脸蛋上。林希的身子霎时僵硬了起来,原本环着权昊精壮腰身的双手,不自觉地收紧,水汪汪的大眼睛透着了紧张和惊恐。权昊不会真的是恋童癖吧?!
要推开他吗?林希很快就把这个念头甩出脑内,她这个小身板能推开权昊这个大男人才怪呢。
没等林希的身体做出任何举动,权昊的声音已然又响起在了她的耳边,“希儿,你在害怕吗?”她的眸中已经泄漏了她的害怕,这认知让他心里莫名的烦躁,为什么她会害怕?
脸上的浅浅笑容僵硬化,林希哭笑不得,这种情况下能不害怕吗?“没有。”她坚持否认这个事实。她承认心里虽是有那么一丁点害怕,但是表面上她才不承认呢,因为她还要活命啊,她的小命很宝贵的。
她轻松的口吻和她眼神泄露出来的情绪不符合,权昊轻笑一声。她娇小的身体和他的身体贴得那么紧,他的双手环着她的细腰,隔着薄薄衣衫,他都能够感受到她的体温,这种感觉非常好。
“怕什么?怕我是恋童癖?怕我侵犯你?”他放开了她的腰,右手抚摸上了她的脸,然后缓慢地往下抚摸着,最后停留在了她尖小的下巴上。她心中在想什么,他一清二楚,他的她虽是小小年纪,但对这方面还是认清得很清楚。
心思被猜中,林希眨了一下乌黑精灵的眸子,一笑而过,拒绝回答这个问题。他知道她怎么想最好,尼玛,她能不这么想吗?权昊的举动还可以更像恋童癖多一点。
“希儿,你小小年纪的,想的可还真多。”她眸中的笑意不能掩饰她的心思,权昊弯起唇角彷如取笑她有这种心思。
这张近在眼前的俊脸,林希看着,怒火一点一点在心里累积着,下巴上那大手可是非常讨厌呢,还有两人由于贴的太紧,他的体温都通过衣衫传递在她的身上,这点她也很讨厌。
柔软的小手轻轻拨开抚着她下巴的手,掀开身上的被子,利落的坐起来,林希做着这些动作一气呵成。
坐着看权昊,高傲的姿态摆起来,林希微翘的唇角泛着一丝嘲讽的笑意,讥讽道。“难道你不是吗?”
她讥讽的小模样,权昊看了,脸上没忍住扬起一抹夺目的笑容,坐起来,与她对视,墨色的眼眸里没有一丝龌龊的思想,纯洁如清泉般。“希儿,你很聪明,但你想太多了。”
走下柔软舒服的大床,踩在毛茸茸的地毯上,林希回头对着权昊淡淡一笑,“有时候想得太多,那是对自己的一种保护。”不是她想太多,而是权昊的举动很容易让人误会。他究竟是不是恋童癖呢?
沐如春风般的笑容扬起,权昊也从床下下来,“希儿,你真的只有十二岁吗?”这成熟如是成年人的眼神,怎么会出现在她身上?她身上的纯真和她成熟的眼神却是很融洽,散发出独特的魅力。
低眸看了一眼像是豆芽菜的身材,林希不悦的拧着眉,“单看我的外表谁知道我十二岁啊,不被认为只有六七岁的小孩就不错了。”
“的确。”关于这点,权昊倒是表示赞同。
第012章 留在权家
她留在权家和权昊一起生活已成事实,无力反抗只能接受了。
至于权昊是不是恋童癖这个念头是在她心中生了根般,她就是想不通,像权昊高贵如古代皇子的人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为什么非得挑中了她,和他一起生活?
想来想去,受伤的还是她啊。所以,林希停止了这个念头。
早餐,林希是和权昊一起吃的,清淡的食物吃起来没什么食欲,林希随便吃了点。
“我去公司了,你在家闷的话,就让陈潇带你去玩。”吃完早餐的权昊淡笑道。她正是活泼好动的年纪,若真是禁锢她在家,她会不开心的。
相比权昊的关心和热情,林希就显得冷淡多了,只是闷闷的回个“嗯”。
优雅如斯的拿起餐巾,轻轻擦了一下唇角,权昊抬眸注视着陈潇,“陈潇,看好她。”语气很淡,淡得让陈潇几乎认为权少不在乎自家小姐,在自家少爷眼神里他可是看到了宠溺的光芒。
“是,少爷。”陈潇转眸看着有点闷闷不乐的小姐,心想,前几天的他地位呈直线下降,现在伺候好小姐是不是地位又再会上升,会再次成为拥有尊贵范的管家大人…。
早餐时,毫无营养的对话就如此结束了。
权昊去了岭林大楼,而林希则是躺在床上,暖色系色调的天花板看得她直发呆,发呆有点久了,她翻下床,眼眸看着周围价值不菲的摆设,心想有钱有权人真好,要换做以前,这些东西可都是她想偷的啊。
这个摸摸,那个摆弄两下,林希不舍的把这些古董花瓶放好。
“小姐,还在睡觉吗?”急于想讨好林希的陈潇,打理好一些事情后,直奔林希的房间来,还没打开房门,他的声音响起了。
这有些谄媚的男声,林希听了,浅浅的扬起一个轻笑,灵气流转的眼睛泛着闪亮的光芒。“管家,你有事吗?”既然是接受了在权家和权昊生活的事实,而权家的管家自然也是要去接受,虽然这管家看起来脑子有点不太正常。
“小姐,我带你去熟悉一下权家,可以吗?”陈潇有点急不可待的打开房门,见到自家小姐站在落地窗,征求询问道。
去熟悉权家吗?林希眼珠子转了转,觉得这主意不错,她在权家生活,肯定要熟悉权家。“嗯。”
“小姐,请跟我来。”陈潇笑呵呵的,心里乐成一朵花似的。
在陈潇的带领下,林希把权家看了个遍。看完后,她心里默默的想着,尼玛,真不愧是权三代的家。
回到一楼大厅,林希的目光随意的扫视一眼,没有看到什么值得她惊叹的物品,她正准备踏步往楼上走去,可当目光掠过沙发时,粉红嫩嫩的唇微微抿着,笑意逐渐在脸上形成。
马娇晨很无聊的看着茶几上的茶水,柳眉紧皱,真不知道权家的佣人吃什么了,每次她来权家,只有那端茶递水的阿姨理她一下,每当她问权少去哪里时,都没人回答她。
看完美丽的十指,马娇晨环视周围一圈,想看看陈潇那去了。视线正转移到大门口,她就看到了陈潇。眨了眨双眼,证明自己没有看错,心中有些急切想得知权昊人在哪里的马娇晨,站起来,微笑看着陈潇。
“陈管家,权少去哪了?”她找权少是有很重要的事情的,这几天来权家她都碰不上权昊,家中的家族生意不能再耽搁了,她现在必须找到权少帮忙。
“是马小姐啊。”再一次见到马娇晨,陈潇毫不意外,“我也不知道权少去哪里了,马小姐找权少有事吗?”身为权少的管家,第一条准则就是不能泄露权少的行踪,无论是谁问他权少去哪里了,他都只能回答不知道。
又是和昨天一样的回答,马娇晨心里好气又是好笑,面露无奈道。“陈管家,我真的是有急事找权少,你就不能告诉我权少去哪里了吗?”她是权少二十多年的发小了,可每次她想找权少时,都是找不到的,除非权少愿意见她。
说完,马娇晨烦躁的撩了一下长发,目光中也染上了一丝耐烦。眼中只有陈管家的她,视线微微偏移,正好看到了正在注视她的林希。
长相精致、脸上有点蜡黄的脸色显得有些营养不良,胜在一双大眼睛灵气十足、夺人目光,身高不足一米三高的小女孩。这小女孩不是昨天在权家大门口见过的吗?
打量着眼前笑意盈盈的小女孩,再看到陈潇对着小女孩那谄媚的举动时,马娇晨犹如是被雷电劈了。这小女孩出现在权家就已经够奇怪够她震惊了,为什么连陈潇这个自认尊贵无比从不低人一等的管家,对着这小女孩竟是谄媚的样子!
“马小姐,我真的不知道权少在哪里,你要是想找他,不妨去权家本宅找一下。”陈潇感觉到自家小姐这沐如春风的笑容的背后一点都不简单,面对着马娇晨,他还是得敷衍敷衍一下。
现在马娇晨的注意力全被林希夺去了,哪还有空注意陈潇说了什么。在权少的权家,那是绝不可能出现他们这个圈子里没有见过的人,而现在权少这里出现了一个看起来只有七八岁的小女孩,这代表着这小女孩在权少心里拥有独一无二的位置吗?!
“小妹妹,我叫马娇晨,是权少的发小,你叫什么名字啊?”满脸友善的笑容,马娇晨脑海中顿时想到那个可能,心中想了个计策。
两人相隔不过是三米之远,林希可以把马娇晨眼中的光芒看得一清二楚,只是她看不懂马娇晨此时对她的友善笑容是为了什么。“你好,我叫林希。”既是权昊的发小,那就应付一下呗。
林希脸上的浅笑,马娇晨心中欢喜,懒得理会陈潇,直跑到林希的身边,“希希,来,和姐姐坐一起。”
马娇晨这般把自己当做是这里主人的姿态,林希甚感奇怪,而陈潇则是黑着脸。这马小姐绝对是牛皮癣,为了马家能掺合战争资源的生意,老来找权少帮忙,现在权少不在,这么快就把脑筋动到自家小姐身上了。
第013章 初现宠爱
马娇晨的自来熟,林希可算是见识到了,她就是一声不出,马娇晨也能啰嗦个半天。
站在一旁准备随时伺候自家小姐的陈潇,把马娇晨的自来熟和拉关系看在眼里,忍不住暗地鄙视了一番。马家好歹也是二流小世家,怎么就培养出这么一个厚脸皮无敌的马大小姐。
这边的林希听着马娇晨啰嗦没营养的话语,而身在岭林大楼顶层的权昊,来到公司很久了,眼前这些文件他看了很久都没有看进去,脑海里都是浮现出那一张稚嫩的容颜,唇角不自觉的微扬,眼眸里溢满了宠溺的笑意,身上被暖洋洋的气息环绕着。
翻着这白纸黑字的文件,权昊眼前似乎出现了幻觉,她稚嫩的脸彷如就在他面前,眨了一下双眼,虚无的幻觉消失,看着手腕上的手表,现在才下午三点。距离他来这里已经有五个钟了,不知道她现在在家里可好。脑海里一旦浮现她的容颜,他就控制不住想她现在做着什么?是在睡懒觉,还是和陈潇发脾气,还是独自一人生着闷气…。一旦有了开始猜想,他就停止不下来。
心,此刻无比渴望她柔软的小手触摸。
再也抑制不住心中对她的猜想,流动的血液无比的翻腾着,他轻轻呼出一口热气。与其在这里想着,她在家里会做什么?还是他早点回家。
这个念头刚刚升起,他的心就暖和无比。
家,这个词,对他来说是可贵的。
想着她稚嫩的脸,想着她现在在家里,他也不管现在是什么时间,直接开车回去。
岭林的人当看到权少步伐飞快的提早离开时,无比吃惊的张开嘴巴。在岭林混的人谁不知道总裁不到点是不会离开的,今天却是提早了两个钟离开,这可真是奇怪。
无聊的捂住小嘴打哈欠,水雾蒙上了亮晶晶的大眼,林希在听了马娇晨这女人滔滔不绝说了三个小时后,倦意向她袭来。
斜视一眼还在说个不停的马娇晨,林希揉了一下快要发痛的太阳岤。一旁的陈潇也不耐烦了,这马娇晨真是有完没完啊,没见他家小姐已经很困倦的模样吗?还在一直说个不停,招人烦啊。
“马小姐,你说了那么多这些事情,小姐根本就听不懂,你还是回去吧,权少今晚可能很晚才回来。”一直在说一些世家的事情,也不管自家小姐听不听得懂,真是够了。
陈潇略显不耐烦的话语,成功堵住了马娇晨还要滔滔不绝说下去的可能,她眼神泛着一丝哀怨,要不是权少躲着不见她,她需要这样吗?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可能帮她说动权少的小女孩,如此能和拉近关系的机会,她怎么可能放弃。
喝了一杯上等的乌龙茶,马娇晨清了清嗓子,满脸的笑容,“陈管家,我是和在希希聊天,可不是故意在等权少的。”这话明显说来有点蠢,可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她不否认她如此多废话就是为了消磨时间在等权少回来。
清亮的声音,权昊还没有踏进门就传入了他的耳中,这熟悉的声音令他不由得拧了拧浓眉,薄唇轻抿,“马娇晨。”
迈进门口,他看到了那张稚嫩的脸,心跳快了一点。看到了那一张绝美的脸,他眼中掠过一丝厌恶。
听到了淡淡的声音,马娇晨喜出望外的抬眸看着门口,近日来一直见不到权少,她真是日渐暴躁,现在暴躁感没有了,有一股淡淡喜悦围绕在她的心头。
“马娇晨”这三个字语气很轻,像是没有什么感情,可只有马娇晨知道,这是权少生气的前奏。
“权少,你可回来了。”马娇晨心里明知道权少不喜欢她为了家族生意找她,可她还是要找他。她本想站起来直奔权少面前走去,睨了眼坐在身旁由始至终都是浅笑的林希,她想站起来的举动硬生生忍住了。
林希的目光落到权昊身上,浅笑立刻隐去,一张小脸毫无表情。被逼接受要在权家住的事实,现在看到权家大少权昊,她心情很复杂,该是去讨厌呢,还是应该无感?
马娇晨这娇滴滴明显带着有求于他意图的话语,权昊无视得很彻底,他专注的看着脸上没有了笑容的林希,坐在她身边,刚才还冰冷的眼眸里一下子溢出了很多宠溺的笑意,唇角的弧度也很大,看起来简直就是身心愉悦的样子。
“希儿,还习惯吗?”他的希儿才十二岁,第一次离开家里,第一次离开父母的羽翼,来到了这个对她来说完全陌生的环境,他的希儿可还习惯?
权昊坐在她的身旁,她都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古龙水香味了,他温柔带着关爱的语气,她听来很不习惯,非常不习惯!“习惯会怎么样,不习惯又会怎么样?”这个问题,她选择反问。
她皱了皱秀气而挺的鼻子时,权昊被她逗笑了,唇角的弧度更甚刚才,大手揉了揉她手感很好的头顶,暖和的温度透过手心传进了他的心里,心瞬间被温暖装得满满的,大大的满足感涌上心头。“刚开始你是不习惯的,以后你就习惯了。”
她厌恶的话语在权昊理解中,她只是在闹小脾气。
眼睛露出对权昊行为不悦的情绪,林希斜看一眼已经目瞪口呆的马娇晨,抿紧了粉唇道,“这马娇晨找你有事。”
权少什么时候面上竟然有这种沐如春风的笑容的?他不是最讨厌碰触他人的吗?这不再冰冷透着暖心的关怀的话语竟然出自他的口中!马娇晨看到眼前这一切时,觉得这个世界开始玄幻了。不过她同时为自己的猜想鼓掌,她真的没有猜错,这个小女孩对权少真是有着巨大的影响力。
“找我有什么事?”当权昊目光落在马娇晨身上时,不再带有宠溺,有的只是淡漠。
马娇晨的嘴角忍不住抽搐起来,这淡漠的眼神和刚才的笑容可真是差别巨大。看了一眼面露不悦的林希,再看一眼对她淡漠的权少,她决定今天不说任何事。“没事。”
他不再满足揉她的头顶,大手来到她的脸上,贪婪又轻轻的摩挲着,柔软暖和的触感令他舍不得放手。
权昊对于林希来说,就是一个刚相处两天的陌生人,昨晚和他同床共枕那是迫不得已的,现在嘛,低眸盯着在她脸上摸个不停的大手,好看的眉拧紧,小手嫌弃的把大手拍开,嫌弃十足道。“不要碰我。”
随着她话音的落下,权昊的眼神悄然发生了变化,一丝看不清情绪的光芒掠过他的眼中。“希儿,怎么了?”
他的手有些紧张的握着她的左手,宽厚掌心传来的温度,她更是嫌弃,大力甩开他的手。接连几日隐藏在心底的暴躁一下子从涌上来,急于发泄,她利落的拿起茶几上的茶水,往权昊俊美的脸蛋一泼。
“我不喜欢你碰我。”泼完后,林希手随意一扔,把茶杯扔在地上。
权昊帅气的脸庞上布满了茶水,他没有动怒,只是淡淡的扬起微笑。“希儿,解气了吗?”
泼完茶水后,林希就后悔了,他是权家大少,她是一乞丐,他弄死她是分分钟钟的事情,都怪他的碰触引起了她的反感她才这样的。他没事人还带了笑意的声音,她心里渗得慌。
“有病吧你。”话音刚降落,林希顾不得权昊会有什么反应,她快速的往二楼走去。
陈潇看完自家小姐这一连串动作后,浅笑表情僵硬住,一副惊得说不出任何言语的模样。看着自家少爷脸上和身上都流淌着茶水时,他有些结巴的道,“少…少爷,…小姐年小不懂事,她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注视着她急匆匆离开的背影,权少勾起唇角,脸上形成一抹邪魅、宠溺的笑容,丝毫不在意她泼了茶水在他身上。“只要她解气就行了。”
把一切看在眼内的马娇晨石化了,瞪大着眼睛,硬是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什么时候尊贵无比的权少竟然会沦落到被一个小女孩这样对待了?这世界果然是玄幻了吧!
第014章 有点诡异
回到房间,呈大字型的趴在软绵绵的床上,林希把脸蛋埋在被子里,似是懊恼的撅着小嘴。身上感觉沾染上了权昊的淡淡香味,这香味闻着就让她打心底里有些反感。
一楼大厅的马娇晨,在惊讶中找回了神智,看着权少身上的茶水,她嘴角抽了抽,绝美的脸上涌现了一丝尴尬的笑意。她不是故意的,她不是故意在现场看到权少被那小女孩泼茶水的。
这权少俊美如天神的脸上的笑意在马娇晨眼里太过诡异了,这一霎那,她忘记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了。“权少,我先走了。”说完,马娇晨快速拿起放在一旁的拎包,如逃跑般飞快的离去。
摊开右手,权昊注目着自己的手心,手心里仿佛还残留着她的余温,唇角轻轻扬起,眉眼那抹倨傲隐去,取而代之的是温润。
目睹如此场面的陈潇,诧异得微张开唇。
眼中含着的笑意仿佛能魅惑人心般,权昊微微拧头看着通往二楼的楼梯,站起来,往他的目的地走去。
站在她的房门前,权昊敲了敲门。
正在林希懊恼之际,听到开门声时,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