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权少溺宠,娇妻难养〗第35部分

是假,日后再去论证吧。今天黄博是主角,我们不能抢了他的风头。”
黄博刚刚还为权昊感到高兴,此刻躺着也中枪,喝酒的动作僵硬住,对上权昊的双眼,他的笑也变得僵硬了,“我不介意被你俩抢风头,你俩幸福就好!”
抬眸看权昊眼中的情意,薄唇轻启,似乎还想接着说什么,她抢先一步用食指放在他的唇上,“有些话我们回家再说,好吗?”
连绵不绝的温柔从他脸上淌过,他抓紧她柔软的小手,靠近她的耳畔,滚烫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脖颈上,低语道。“好。”
面前的马娇晨眼神超暧昧的,还不停的眨眼示意他们可以回家了。她脸上忽显一丝羞涩,有点不习惯权昊
在外人面前的亲昵了。“你先放开我。”
权昊闻言后,松开她的腰,只是亲昵的坐在她身旁,未再做亲密的举动。
马娇晨和黄博一同作出受不了的表情,异口同声道。“你俩真的可以回家了。”
“现在还早着呢,不回那么快!”她偏偏不如他们的愿。
“你俩秀恩爱,麻烦也考虑一下我们这些单身的人好吗?”黄博扶额,一副受受打击的模样,可怜兮兮的。
“你黄大少爷,什么时候是单身的了?你每天晚上身边躺着的都是不同的女人!我看你都不一定能记住她们长什么模样!”她耻笑一声,讽刺道。
黄博额上冒出黑线,目光偷偷看其他地方。“林希,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我可没说,我可是有证据的!”她瞟了眼黄博偷偷看着的女孩,故意道。“你就是一个花花公子,这可是公认的!”
“我没有。”黄博明显有点慌了。
“好啦,你也不用紧张,你是什么样的人,你自己清楚。”
马娇晨看出了林希为何这样逗黄博,幸灾乐祸的笑了。“林希,你也够坏的!”
“我哪里坏了,我只是在说事实而已。”她仍不肯放过黄博。
黄博见女孩皱眉了,心想糟糕,不由得哀怨道。“权少,你不管管你的女人!”还让不让人活了,好端端的说他做什么!
“她也没说错。”权昊当看不到黄博的哀怨,还和林希站统一阵线。
马娇晨唇角微扬,“黄博,你节哀吧!”
“节什么哀啊?你们仨不要太过分!能不这样说我吗?”黄博恨不得想对天大吼,他以前是爱好美女,可现在他是专一的好男人好吗!
见黄博快要抓狂了,马娇晨、权昊和林希脸上溢着调侃的笑意。
时间流逝得很快,短暂开心的聚会过去了,各人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她站在阳台吹着凉风,还欣赏着夜幕下的美丽,微微抬头看着的半轮明月,她想起了权家的传说,眉宇间浮上一丝疑惑,拧头看着站在身边的权昊。“权昊,你家不是有个传说吗?说出来听听!”权家的传说,她在外人口中听出,可这真实性还是有点怀疑,她想听权昊亲口说。
权昊本是在搅拌牛奶,听到她这么一说,抬眸注视她。“希儿怎么突然对权家的传说起了兴趣?”她已经接受了他,权家的传说现在告诉她,也无所谓了。
“两千多年前,权家的先祖身中剧毒,当生命垂危时,一位女巫出现了,告诉他她可以为他解毒。”说到这,权昊顿了顿,“女巫为先祖解毒后,先祖十分感激女巫,权家也把女巫奉为上宾。可好久不长,每当月圆之夜时,先祖就会受到一种锥心的痛,这种痛无药可解。权家上下都不明白,为什么先祖会这样,也怀疑是女巫动了手脚,并把女巫捉起来盘问,女巫抵挡不住,说出了真相。原来先祖之所以可以在生命垂危时恢复成原样、月圆之夜会浑身都是刺骨的痛,是因为女巫对先祖下蛊了,那种蛊为成为情蛊。”
她正听得起劲,他居然停住了,眉头皱皱。“继续说啊!”
权昊放下手中的牛奶,从她的背后抱住她,下巴抵着她的肩,温柔与在他脸上绽放,“希儿真的还想继续听下去吗?”
他的脸庞轻轻摩挲着她的脸,弄得她有点痒,她失笑。“当然想继续听下去。”吊起了她的好奇心,说一半不说一半,这是让她今晚故意睡不着觉吗?
吻了吻她白嫩的脸蛋,他不急着往下说。
等了好一会儿,她还是没等到他继续往下说,等到的是他双手开始不规矩起来了,她双手快速的捉住他的双手,秀眉一拧。“正经点,把传说先说完!”
“说完有什么奖励吗?”他使坏了。
他言语中蕴含的,她岂会听不懂,有些哭笑不得。“说完的话,你今晚可以跟我一起睡觉,不说的话,你回你卧室吧。”
他略显失望,“难道就没有别的奖励吗?”
她放开他的双手,转身,直视着他深邃的眼眸,“算了,算了,你爱说不说。”说罢,她嫌弃的摆摆手,回卧室里去。
他拿上摆放在栏杆上的牛奶,跟着她的步伐。“希儿,你不能这样!”
她半躺在床上,拿过一本时尚杂志,随意的翻着页面,低眸注视,不甚在意道。“我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你也可以啊。”
他递上牛奶,如哄小孩子的语气。“你要睡觉的话,先把牛奶喝了吧。”
“你自己喝吧。”她头也不抬道。
“你忘了医生怎么说的吗?你现在身体还是有点虚弱,要好好的调理才行。”
她合上杂志,一下子扔到旁边的桌上,坐正身子,接过牛奶,往他唇角塞。“你现在很瘦,多喝点牛奶哈!”
他想哄她喝牛奶,她不想喝,两人互相推了一会,最后面对她水汪汪的眼睛,他没辙了,只得自己喝了。
平静的晚上,什么都没有发生,两人相互拥着,一觉到天亮。
她睡醒后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她要搬出权家。因为陈潇这神经病又站在床边看着她了,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陈潇,她黑着脸从床上起来,冷冷警告道。“陈潇,你以后要是不再敲门就进来,你就等死吧!”
“小姐,抱歉,我以后不会了,只是郑小姐在楼下等着你,看起来很像急的样子。”陈潇弱弱的说话,低头认错状,他也不想的。
“你让她等一下,我待会下去。”她想了想,眼神凌厉看着陈潇,呵斥道。“身为一个管家,你连基本的礼仪都不懂吗?进别人的卧室之前就不知道要敲门吗?我看,你还是到权家本宅去学习一下比较好。”
“小姐,我错了。”陈潇哭丧着脸。
她不吃这套,指着门口。
陈潇怨妇似的,哀怨的走出卧室,告知着急的郑水晶,让她耐心等一会。
她也没让郑水晶等多久,过了大概五分钟就下楼了,看到很着急的水晶。“水晶,一大早的,什么事?”
---
第098章 搬出权家
郑水晶擦了一下额角的汗水,红唇微抿。
俩人对视一会儿,林希还是没听到郑水晶说话,眉头忍不住拧紧。“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郑水晶先是皱皱眉,再懊悔的耸拉着脑袋。
她这幅样子,林希却是不耐烦了,“有什么事你就直说。”
“好复杂,不知道该怎么说!”郑水晶用力扯了几把肩上的卷发,有气无力的,以往是光芒四射的眸子布满了悔意。
林希用眼神示意陈潇离开,皱着眉头想了一圈,把脑海里的人物筛选了几遍,唇角扬了扬,“是不是和权瑾有关?”昨晚水晶是和权瑾在一起的,俩人之间是发生了什么吗?!
“嗯。”说到权瑾,郑水晶的脸瞬间像是结冰了般的冷凝着。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还度过了一晚,这其中没发生点什么,这挺有难度。当然这些话,不直接说出来,所以林希选择了微笑问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你需要这副死了亲妈的表情吗?”
郑水晶的唇抿成一条直线,不愿意回答林希的话语,眼睛没有焦点的到处看来看去。
林希脸上敛去笑容,揪开水晶的衣领,如是陶瓷般光滑的肌肤显露了出来,看到肌肤上泛着的淡淡吻痕。她眼眸眨了眨,云淡风轻道。“做好避孕措施没有?”
虽说俩人认识那么多年,郑水晶还是不习惯林希这样揪开她的衣领,她把林希的手快速拿开,似有几分羞涩之意。“没有。”
林希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眸子骨碌碌的转了很久,“接下来要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吧。”
“希儿,接下来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我才来找你的。”昨晚发生的事情已经扰乱了她的心神,一时之间,她的目标变得模糊起来了,因为这样,她不得不一大早就急急忙的来找希儿,希望希儿可以帮她出谋计划。
“你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吗?”林希眼神锐利,面部表情很认真。
“嗯。”
“你首先把凌默默那脑残弄走,然后让权瑾对你死心塌地,到时候你会知道怎么做的。”之前听到陈潇说了关于她的救命心脏的事情,她对凌默默就起了怀疑,毕竟因为凌灵,凌家和沈家扯上了关系。
郑水晶混乱了的思路,一下子变得无比清晰了。“好的,我先走了。”
林希重重的靠在沙发上,随手拿过身旁的一个抱枕,想到这几个月来发生的事情,越想越觉得哪里不对!突然,灵光一闪,她想起了。“管家。”
躲藏在角落里无声偷听的管家,听到自家小姐叫唤,立刻嘣了出来。“小姐,有什么吩咐?”
林希斜眼看了下刚刚陈潇蹲着的角落,“陈潇,你就这么喜欢偷听吗?”话音还没落,她拿起枕头就砸陈潇头上去。
陈潇自以为很隐蔽的偷听没被自家小姐发现,还在心里嘚瑟来着,被软绵的枕头砸到脑袋时,他不敢再嘚瑟了,而是颤颤抖抖的垂头。“小姐,请你原谅我!”
又是装得可怜兮兮的语气,林希都快听腻了,从沙发上站起来,居高临下的注视陈潇的后脑勺。“真是够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听从谁的命令,你去权家本宅的时候,麻烦你告诉权夫人,最近我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请她放心!”
陈潇面色微微发白,心里暗暗叫苦。“是,小姐。”
林希幽深的眸子一转,“准备一套房子,我要搬出去。”
这不是晴天霹雳,这是惊天炸弹啊!炸得陈潇外焦里嫩的。“小姐,你不是说你最近没什么特别的想法吗?”搬出去!神啊,来解救他吧,他家小姐竟然要搬出去!小姐一旦真的搬出去,权家又要开始折腾一阵子了。
林希双眼冰冷,“搬出去算是特别的想法吗?你能用一下脑子来想事情吗?我不搬出去,我个人隐私都快被你知道得清清楚楚了。”有些事情,真的不能让权家的其他人知道得太多,免得又要遭遇什么事情!沈家还没解决,目前她还不想出什么意外!
陈潇两眼发直,愣了愣,这怎么怪到他头上来!“那个,小姐…。”
林希坚定了心中的主意,压根不打算听陈潇继续说下去,转身就往楼上走去,吩咐其他用人帮她收拾行李。
阻止不了自家小姐的行为,身为管家,还以为可以让收拾行李的佣人停止动作,谁知不管陈潇说了什么,佣人依旧是认真的执行林希的命令。挫败感从心中传到脑海中,导致陈潇的肢体动作慢了一拍。
“小姐,你再考虑考虑!”
低头摆弄自己指尖的林希,看不到陈潇哀求的脸庞。
“小姐,你这样贸然搬出去,少爷会很伤心的!”陈潇急得不行,很想打消自家小姐搬出去的念头。
林希感觉陈潇终于说到点上了,抬起清亮的眼眸,唇角微微勾起弧度,“我会跟他解释的。”
陈潇可以感觉到自家小姐森森的恶意,身体控制不住的打了个冷颤,“小姐,你想一下,你搬出外面住的话,你既没有佣人可以使唤,少爷也不能照顾到你,你会不适应的。”
“人类之所以能发展到现在,不就是因为适应力很强吗!你怎么就认为我不适应呢?我又不是三岁小孩,我会照顾好我自己的。”
陈潇想了很久,都未能想到什么有力的话语可以反驳,最后只能底气不足的道。“要是少爷断绝你所有经济来源呢?”
“你觉得可能吗?”林希专心的拿着指甲钳剪着指甲,和陈潇说话,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的。
“有可能的。”
林希看了已经被收拾好的行李,放下指甲钳,缓缓站起来。“那你就等着那天吧。”她想想还是搬到水晶那里住比较好,拧头看着佣人道。“把行李搬下去。”
“是,小姐。”几名佣人一致答道。
陈潇张开嘴巴,讶异到不行。
林希利落拿起自己的挎包,没空欣赏陈潇的苦瓜脸,和佣人一起下去。陈潇见状,欲哭无泪,“小姐,求你了,为什么要搬出去住?请你不要这样啊,我以后再也不偷听了,进你卧室时一定会敲门…。”
跟在她身后的陈潇啰嗦了很久,她坚定的内心没有动摇,一副淡然的模样,吩咐着佣人小心把行李放好。
司机打开门,看着自家小姐,恭敬道。“小姐,请上车。”
陈潇恨不得用眼神杀死司机,恨恨的磨磨牙,“小姐,不要啊!”
“行了,算我怕你了,我搬出去不是因为你的原因。”林希还是受不了一个大男人哀怨的样子装了那么久。
车门被关上,陈潇和林希被隔绝了。
车子发动离去那一刻,陈潇眨眨眼,看到车子是真的正在远去,他就知道自己不是眼花,自家小姐是真的离开了。自家小姐离开权家很突然,他不知道如何向少爷交代,深深烦恼中。
陈潇烦躁的挠挠头,转身看到李胜,恨铁不成钢,提醒道。“站在这里装什么雕像,还不赶紧去跟着小姐!”小姐身边没有人保护,那怎么行呢?
李胜感觉自己被迁怒了,无言的看了一眼蓝天。
“李胜,你…。”
“管家,你别激动,会破坏你尊贵的形象的。”李胜就怕气不死陈潇,说话慢吞吞的,“小姐已经下了命令,谁都不可以跟着她。我知道你很紧张,不过你要是觉得你活得不耐烦还是怎样,你就去跟着小姐保护她。”
陈潇嘴巴张得可以塞下一只鸡蛋了,小姐还下了这样的命令!还让不让他活了?小姐若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他小命会不保的!
李胜想了想,觉得还是不要气陈潇比较好,“管家,你现在可以通知少爷,让少爷处理吧。”这是小姐、少爷两人之间的私事,他们这些外人看着就好了。
陈潇狠狠的白了一眼李胜,“这还用你说吗?”想到李胜刚才像是故意气自己的话语,他就来气,“花园里很多杂草,你去拔一下,天黑之前要是拔不干净,你就别吃饭了。”
林希到达郑水晶家里,把各个卧室看了个遍,慢悠悠的选定个自己要住的卧室,指挥佣人把东西收拾好,她本人则是看着国际新闻,悠闲到不行。
站在旁边看了很久的郑水晶,有点纳闷,这希儿放着好好的豪宅不住,怎么跑来她这里的公寓住了,权昊也没反对吗?这有点不对劲啊!“希儿,你来我这里住,权昊知不知道啊?”
林希预先就知道水晶会问这个问题,“我还没告诉他。”现在权昊忙着处理生意上的事情,她还是等他下班后再告诉他好了。
“你俩感情不会出现了什么问题吧?”郑水晶忽然想到这个。
“闭上你的乌鸦嘴!”林希没好气回道。
“要不你干嘛要来我这里住啊?”郑水晶就想不明白。
林希拧头看了一眼进进出出的佣人,抛了个眼神给水晶,示意她这个问题等佣人们离开再说。
郑水晶甩了甩额前的秀发,心神领会林希的意思,也就不继续这个话题,笑着猜测道。“我想不用多久,权昊会来这里!”权昊有多在乎希儿,她能看得到,也相信权昊不会这么轻易答应希儿和她住在一起!她倒要看看希儿怎么说服权昊。
另一边的权昊,工作很繁忙,忙碌让他全心投入,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工作态度,导致他没听到陈潇的电话。林希搬出去住的事情,权昊没在第一时间知道。
陈潇抱着纠结的心态打了好几个电话,始终没得到自家少爷的接听,瞬间觉得自己很苦逼,烦躁的咬着下唇。
林希也打了几个电话给权昊,无奈得到的都是系统女音的回答,心想权昊忙的没时间听电话,也就没继续打电话给他。
郑水晶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有些讶异这都一下午了,权昊还没有来找希儿,这有点不太对劲。“这都好几个钟了,权昊还没来找你,你失望吗?”
林希面前摆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她的指尖不停的在键盘上跳跃着,听到水晶的话语,顿了顿,随即回头看了眼水晶。“有什么好失望的?我又不是三岁小孩,不需要人看着。”
郑水晶脸上虽是笑着,可眼里明晃晃的写着不相信三字,“我就不相信你就这么不在乎!”说话时,她看都不看一眼希儿,往着厨房走去。
林希继续敲打键盘,面上泛着鄙夷,就差没翻白眼了,语气不算好道。“爱信不信。”
在厨房里的郑水晶,很清晰的听到林希的话语,无奈的笑笑。从冰箱里拿出了一杯牛奶后,郑水晶就听到了有人在按门铃,她想,一定是权昊。
喝了好几口牛奶,郑水晶依旧能听到门铃一直在响,她就纳闷了,希儿就不能去开开门吗?门铃响了一遍又一遍,郑水晶的脸一开始是一直挂着微笑的,现在是冷凝着。
总不能让门铃一直被人按,也不让门外的人一直守候,郑水晶放下还没喝完的牛奶,最终还是踏出厨房。经过客厅时,看到希儿面色不改的继续敲打着键盘,她嘴角抽了抽,“林希,这门铃都响那么久了,你怎么就不开开门?”
林希眼眸不眨的紧紧注视屏幕,指尖还在快速的敲着键盘,“我忙着呢,你开就行了。”
郑水晶郁结,视线不由得一斜,觉得不适宜和希儿多说。
打开门后,本以为会看到的是脸色会有点着急的权昊,结果郑水晶看到的却是面上泛着怒气的张晓华,她眨眨眼睛。“这么是你啊?”
按门铃按了很久的张晓华,心中本就有怒气,看到水晶这有些嫌弃的样子,她不悦的抿着唇,推开水晶,直接进去。“郑水晶,你怎么这么久才来开门?”
“刚刚在睡觉,没听到。”郑水晶绝对不会说,她是因为不想开门。
谁料张晓华一个回头,鄙夷从眸中闪过,嘲讽道。“先把你唇角的牛奶擦干净再说谎吧。”
郑水晶一点不为自己的谎话感到羞愧,而是淡定的擦擦唇角。“不就让你站在外面久了一点吗,干嘛这么讽刺我啊?”
张晓华懒得和郑水晶再多说,看着眼前彷如把她当做是空气的林希,蹩了蹩眉头,下一秒笑容满面,有些谄媚道。“林小姐,你好!”
林希用眼角余光扫了扫侧面,没看到张晓华,淡淡道。“你好!”
郑水晶返回厨房,倒好两杯温水出来,“来,喝口水吧。”
“郑水晶,你最近想怎么样?通告不上,戏不拍,不宣传!你还要不要在娱乐圈混了?”张晓华面对有深厚背景的林希是谄媚的笑容,对着郑水晶,她就横眉冷眼的。
“我是肉做的,不是钢铁做的,这段时间我很累,想休息休息。”郑水晶也猜到张晓华来找她,铁定是没什么好事。
张晓华才不管郑水晶是真累还是假累,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个剧本,摔在茶几上,口吻很是严肃道。“和你同样地位的艺人相比,你的工作已经很轻松了,这一次我不管你什么借口,这部电影你必须给我拍了!”
郑水晶拿起剧本,随意的浏览了几行字,“那等我看看这剧本好不好,我再决定拍还是不拍。”她又不是专职的艺人,真想累死她啊!
“我已经帮你看过了,这个剧本很好,你不需要担心。”
“光是剧本好也没用啊,导演是谁,投资商是谁,发行商又是谁?”郑水晶存了主意,不想拍这电影,想休息多一个月再说。
张晓华一眼就看破郑水晶那点小心思,双眉忍不住拧紧,“导演是一线的大导演,投资商是沈家,发行商也是沈家。你拍了这部电影会让你更上一层楼,所以我不允许你不拍。”
沈家二字,对于林希来说很敏感,她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转头看着张晓华。“你口中的沈家是指沈氏集团吗?”
“是的。”张晓华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娱乐圈中人,其他关于一些黑道上的事情也不是很清楚,她只大概的知道,这沈氏集团之前宣布破产过,不过最近得到了大批资金,生意再次好了起来。
“沈氏集团那边指定要水晶拍这部戏吗?”
“嗯。”
沈洁茹还是不肯放过利用水晶洗黑钱的机会,如今又用拍戏的手法,想把水晶牵扯上…。她们还没先出手,沈家继续出招,她们也不能一直坐以待毙。“既然是这样,水晶,你就接了这部戏。”
“啊?”郑水晶讶异了,这不是让她赶着上和沈家扯上关系吗?洗黑钱的事情她以前就做够了,现在一点都不想做这种事情了,她可不想哪天小命又再次葬送。
“谁说我没事做了,我大把事情做好吗!”郑水晶咬重大把事情这四个字。
“别给我找借口,你以后要是想过安稳日子,你就接下这部戏。”
第099章 结局(终)
郑水晶口才明显没林希厉害,没几个回合就被林希说的哑口无言,闷闷的咬着下唇,视线看望窗外。
一直旁边观看两位的张晓华,察觉到气氛不对劲,拿起剧本就想外走,未等她走几步,林希开口让她等一下。张晓华有些僵硬的回头,“林小姐,有事吗?”
林希不知道她紧张什么,“不管沈家找水晶做什么?你都答应就行了。”
张晓华偷偷瞟了眼依旧是看着窗外的水晶,见她没有异议,小心翼翼的扬起微笑。“好的,林小姐。”
林希把目光重新放到电脑屏幕上,敲打着键盘,继续忙她的。
张晓华用右手食指指尖挠了几下脸蛋,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水晶这么听林希的话?那林希和水晶认识也没多久啊,而且两人岁数也差了五六岁,这不是说三岁一代沟吗?怎么两人偏偏成了朋友呢?!
不解归不解,张晓华不愿多呆在这里一会,快速的打开门,准备离去。门刚打开,她就看到一张俊美的脸庞出现在眼前,征了征,她的手不受控制的往里面指了指,“林小姐在里面。”
权昊回到家里,陈潇才告诉他,希儿搬到郑水晶家里住了。他们之间的关系最近才好起来的,希儿突然间搬出去,他想是不是自己哪方面做错里了。他绕过张晓华的身边,径直的往里面走去,看到了希儿正在忙碌着。“希儿。”
耳边响起权昊醇厚好听的声音,林希恰好正在奋战着,没空看一眼权昊。“嗯。”
还站在门边的张晓华没想到自己会被无视得这么彻底,眼角抽了抽,维持刚刚开门的姿势想了想,她还是回家比较好。
郑水晶看夜色看够了,转身看着权昊和林希,心想自己是不是该识相的离开了?
“希儿怎么突然想和郑水晶住在一起呢?”权昊刚刚得到安全感的心,因为希儿此次的举动再次慌乱起来。
“我觉得吧,我们还没有结婚,和你同一屋檐下也不是什么办法,所以就搬出来和水晶一起住。”林希指尖速度稍慢下来,随便找了个理由。
权昊不太相信希儿的理由,毕竟希儿不是真正的十八岁。“现在未婚同居的人多得是,我们住在一起也没什么。”
郑水晶本不想当闪亮的大灯泡的,但是她还是有好奇心的,她好奇希儿是如何权昊相处的,所以她留下来了,尽量减低自己的存在感,竖起耳朵聆听这两位的对话。
林希停下手上的动作,顺便还把电脑关了,斜睨一眼水晶。“水晶,回你房间去。”
已经极力降低自身存在感的郑水晶,眨眨眼睛。“你们说,你们说。”
宽敞的客厅,林希和权昊坐在一起。
“希儿,搬回去好不好?”
“不好。”
她淡淡的语气,顿时化作了利刃,刺向他的心。“为什么?”
林希拧头注视权昊,看到他脸上一闪而过的悲伤,下意识的垂了垂眸。“我在这里住一段时间,我就回权家,你别想太多了。”
权昊微微低着头,黑眸注视着地板,眼睑遮住了他眼中的情绪,沉默一会,声音略有些沙哑。“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她住在这里,自然有她的道理。
她明亮的双眸,闪现点点笑意,他心中的不安似是被安抚了般。“我相信你,”
——
林希住在郑水晶家里有一段时间了,这阵子,林希表现得就像是刚刚十八岁的小女生一样,也规规矩矩的到B大上课。
郑水晶每天忙碌完回到家,都能看到林希拿着书认真好学的模样,她真的蛮想问希儿,又不是真正的大学生,天天拿着课本来看,也不嫌无聊啊?心里有这个想法,但不代表一定要去做。
又是一天,林希上完课后,刚走出校门,就看到了陈潇笑意满脸的等待自己。望了周围几眼,没发现哪里有特别的地方,她很自然的走到陈潇面前。“有事吗?”
陈潇手上拿着一个挎包,对着林希恭敬的点点头,“这是少爷让我带给你的。”
林希垂眸看了眼陈潇手上的挎包,秀眉扬了扬,彷如有点讶异般的接过挎包,“没其他事了吧?”
“没有了,我先回去。”陈潇笑中带点郁结。
林希转身准备往她的车走去,眉眼扫去,凌灵站在了她的车旁,淡笑瞬间扬起,眸中的冷意转瞬即逝。“找我有事?”
凌灵精致的小脸冷凝着,如是敷了一层冰霜似的。“林希,有时间吗?我想找你聊聊。”
林希环视一圈周围来来往往的行人,敛去面上的笑意。“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说的吗?”凌灵这么直接来找她!倒是出乎了她的意料之外。
“我们之间有很多可以说,比如沈景然。”
“这没什么好说的。”林希想都别想就拒绝了,绕过凌灵,打开车门直接上车,发动车子就此离去。
凌灵站在原地看着车子离去,眼中赫然出现了疯狂之意,双手攥得紧紧的,美丽到极致的小脸有了扭曲的痕迹。
车中,林希双手握着方向盘,眼睛时不时看着后视灯,没有看到预想中的情况,小脸上划过疑惑。当她疑惑时,手机铃声响起,斜睨眼副驾驶位置上的手机。
前方没什么车辆,她拧头看了看包包,从中拿出蓝牙耳机。正是她这个举动,导致她没看到前方的车辆忽然异动。戴好蓝牙耳机抬头那一刻,她眼睛猛地瞪圆,急忙踩下刹车。
开车遇到急刹,一般情况不算的多好,而林希也没能躲过这个情况不算好,她的车头撞上了别人的车尾,那凹凸的车头让人惨不忍睹,幸好的是身上系着安全带对她没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帝都的交通一向糟糕,这种追尾事情常见得很。
林希解开安全带,淡定的下车。
车尾被撞的车主,怒气冲冲的走到林希面前,脸上的横肉一抖一抖的,气势汹汹的吼道。“你瞎了是吧?不会开车就不要开车。”
脸上被喷来一股有异味的气息,弄得林希当即皱起眉。“是你违规停车,所以导致这次的追尾事情。”
车主恶狠狠的瞪着林希,指着附近的交通指示牌,“老子哪里违规停车了?”
林希觉得很好笑,学车主一样指着那个交通指示牌。“那里不写着禁止停车吗?你瞎了吗?”
“你这小丫头欠揍是吧?不赔钱休想走!”车主扬起拳头,试图恐吓林希。
林希懒得理会这想恐吓她的车主,拿起手机,果断打了交通警察的电话,和接听员说明白现在的情况。
车主本以为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八岁左右的小丫头很容易恐吓,谁想这小丫头丝毫不惧他的拳头,淡定得很在打着电话。
“要么私了,要么就等着交警来处理,你自己选一个。”林希关上车门,靠在车上,不把眼前这个满脸横肉的车主当一回事。
追尾在交通事故中也只是属于小事情,虽然没有人员伤亡,可也够讨厌的,因为他们不肯立刻调解,把车停在路上,那会阻塞交通。
后面的车主们看着一个壮汉和一个小丫头四目相互瞪着,都齐齐恨不得劝这两位快点把这件事搞定,好让路给他们把车开走。
帝都的道路情况一向阻塞,现在又是下班高峰期,因为这次追尾事情,后面堵住了不少车辆,很快,慢慢形成了一条车龙。
林希丝毫不急,淡然的欣赏头上的蓝天,无视隔不了不多远的车主大汉。
交通警察接到电话后,很快就赶到了,很专业的勘察了现场情况,拿出笔和本子。
车主大汉看着自己价值五百万的跑车的车尾凹了一大块,浓眉皱得很紧。“我这车价值五百万,送回原厂修理,少说也要三十万,你赔我三十万就行了。”
“我这车也要一百多万,车头被撞成这样,修理也要好几万。”林希眼睛始终不看车主大汉,直视对面的路面情况。
“你撞到我的车,赔偿的那个人肯定是你。”有交警在场,车主大汉也不敢太嚣张。
一股若有似无的汽油味道环绕在周围,林希很明显闻到了,她皱了皱眉,目光落到车主大汉的身上,见他双手有些急促的模样,她忽然想到了在校门口遇到凌灵。
终于要下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