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权少溺宠,娇妻难养〗第4部分

神经立刻反射紧张起来。她刚才不该泼茶水给权昊的,现在有人来敲门,不会是权昊来找她算账吧?心中有了这个想法,林希皱着苦巴巴的小脸。
果然,冲动是魔鬼!
再怎么是魔鬼,她现在都得去开门啊。
像是泄愤般使劲拍了一下床,林希抱着被权昊算账的心态下地去开门。门打开那一瞬间,她还真是看到了意料之中的权昊。
只比权昊腹部高一点的林希仰视看着权昊,防备光芒从眼底深处升起,警惕的问道。“有事吗?”对上气场强大的权昊,她的气场很明显不够他的强大,加上刚才泼了一杯茶水给他,她底气有点不足。
这般防备的眼神,权昊倒是想起了刚到陌生环境的小猫在张牙舞爪,心这一刻被温暖包围,也被愉悦了。“你身体弱,现在去休息,到了吃饭的时间我再叫你。”
他身上被茶水污染的地方可不少,现在竟然像是没事人的对她说这些关心的话语,她都要怀疑,这到底是不是权家大少本人了,什么时候权家大少这么好说话了。
“哦。”不解的一声,林希快速把门关上。
眼前的门被关上,他和她被隔绝了。他垂眸看着自己身上脏掉了的衣衫,他轻勾唇角,如同大海深邃般引人猜测的眼眸此时充满了宠溺。
晚餐时间,林希听到权昊在门外叫她的声音,因为没有完全睡醒,脑海还处于混沌的状态,她撅着小嘴起床了。
见到小人儿睡眼朦胧的走出来,权昊失笑。
大手牵着她温暖的小手,她没有拒绝,他就知道她还没有完全睡醒,
她的小手很软,这样牵着她,就像是他和她本是一体的。
心暖暖的,空虚已经被填满。
林希没有被牵着的右手揉了揉朦胧的右眼,抿着粉唇,十足没有睡醒的模样,可爱又诱人,特别是那水汪汪如同蒙上了水雾的眼睛更是惹人爱。
坐在了餐桌旁,色香味俱全的菜肴完全引不起林希的兴趣,有一下没一下的眨巴着大眼睛,眼中的水雾彷如快要化为一汪泉水流出。
低眸注视着她没有睡醒的可爱模样,权昊一个眼神,陈潇就立马端来了一盆温水和一条柔软毛巾。搓着毛巾,拧干水分,权昊手拿着毛巾,轻轻的擦着她娇嫩的脸蛋。
他的力度刚刚好,擦得她很舒服,朦胧的睡眼经过毛巾一擦,立马清晰了不少,混沌的脑袋也清醒起来。双眼一眨不眨的注视着权昊的脸,林希感觉到自己不禁吓的小心肝几乎要停止了跳动,惊讶在眼中一掠而过。
她自认自己现在这等姿色提不起他的兴趣,也自认她在权昊心中没有地位,可为什么权昊会这样帮她擦脸啊。
这…。这…。这…。诡异了!
身体绷直了,林希眨了一下墨色漂亮的眼眸。
仔细的擦干净了她的脸蛋,权昊把毛巾交回陈潇手中。
“希儿,这是你喜欢的粥,多吃一点。”身为权势滔天的权家大少,想要了解一个小女孩的习性,只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看着摆在面前的粥,林希拧紧了眉。谁告诉权昊,她最喜欢海鲜粥的?谁告诉的?!她非得灭了那个人,她最不喜欢的就是海鲜粥了。
拒绝吃不喜欢的食物,林希扭头看着坐在她身旁的权昊。
她眼神的抗拒,在权昊看来,她还在和他闹脾气。
轻笑一下,他拿起勺子,做着以前认为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做的事情。
近在嘴角边的海鲜粥,权昊那期待她张口的眼神,林希皱紧眉心,嫌弃道。“我不喜欢吃海鲜粥。”身体的原主人喜欢,可不代表她喜欢。
随着她的话音降落,陈潇不敢置信的瞪着双眼。
自家小姐的一切资料,都是他派人去收集。而如今说她不喜欢吃海鲜粥,资料上却是写着她最喜欢吃海鲜粥。
权昊听到林希这样说,看着她眼中的厌恶,不再认为她是在和他闹脾气。她这样,而是真的不喜欢吃海鲜粥。
放下勺子,权昊夹起了做得很美味的虾肉放到林希碗里。
不料他此举,林希却是更嫌弃的蹩着眉心,把眼前的菜肴都扫视一遍,唇角抿紧道。“我不喜欢吃这些菜。”
权昊的行为是让她很吃惊很紧张,但她绝不委屈自己吃自己不喜欢的菜肴,尤其是什么海鲜之类的。
站在一旁伺候的陈潇,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自家小姐的话语无疑是证明了他派人收集的资料很多都是错误的。额头上掉落了大滴汗珠,他紧张的看着自家少爷。
冷眸扫过桌上这些为她准备的食物,再看着她苦着的小脸,权昊放下筷子,温润如玉的笑容扬起,柔声问道,“那希儿喜欢吃什么呢?”
原来仅是靠别人收集的资料是不能全信的,没有相处过,他不能真正的了解她。了解她吗?想到这个,他脸上的笑容更为灿烂一些,原来他会为了了解她的事情而感得那么开心。
宁愿委屈了他人也不肯委屈自己的林希,报出了一连串的菜名。
“陈潇,立刻叫厨师做这些菜。”只要是她喜欢的,他都去满足她。
“是,少爷。”陈潇记忆力惊人,把自家小姐说出的菜名都记住了。
佣人陆续端走桌上的菜肴,林希狐疑的斜视着权昊,他灿烂的俊脸,她觉得甚为诡异,凉意渐上心头。
她只是他买来的,她泼他茶水,他不生气。还为她亲自擦脸,甚至厨师精心准备的晚餐因为她一句话而全部换掉。
这实在是诡异了!
第015章 权家传说
林希在又是吃惊又是疑惑的情况下,把晚餐吃了。
她对权昊的认知,都被权昊的行为颠覆了。
请告诉她为什么,权昊为什么会对她这么体贴入微?
把送到她房门前,权昊深吸一气,微微弯腰,在她疑惑的眼神下,唇贴到了她的额头,然后一点点地吻向她的眉心,她香甜的味道他舍不得放开。
林希努力地让自己尽量保持着平静的心情,眉心温热的触觉,她起了一片鸡皮疙瘩。靠!这权昊不会真的是恋童癖了。
她震惊的面色,他浅浅一笑。“希儿,晚安。”
权昊消失在她眼里时,林希感觉自己快要被吓晕了。
这一晚上,林希脑海里不断想着恋童癖这三个字,心既是惊又是怕的。另一边,权昊带着满足的笑容睡着了。
一早醒来,没有看到权昊的存在,林希松了口气。她现在是觉得这权家越来越诡异了,尤其是权昊做出的举动让她又是惊又是怕的。
吃过早餐,顺便把药也吃了,林希在看了两部搞笑电影后,闲来没事的在花园里转悠着。美丽的花朵令她郁闷的心情好了不好,权昊到底是不是恋童癖这个问题困扰着她。
花园是权家花了巨资打造的,这里种满了昂贵的花,每天都有着园丁在打理着,此时正好有两个园丁在修剪花枝。
“你知道刚住进来的二小姐是什么身份吗?”园丁甲修剪着花枝,感到有些无聊,找了个话题说起来。
听到他们聊起她,林希本准备离开的脚步停了下来,她本是不想听两人说话的,现在他们说到自己,她自然是要听听的。她倒是好奇,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二小姐,会不会惹起他人的猜测。
“我怎么知道呢。”园丁乙停止了修剪花枝,舒展了一下已经劳累的双手。“权家神秘的事情多着呢。”
权家神秘的事情多着呢!林希微眯着双眼,心里应道,这的确啊。历经几千年一直都是天朝排名第一的世家,说没有神秘的事谁信啊!
园丁甲点点头,“说来也是,好奇怪权家有一个传说,几乎每一代都有人活不过四十岁的。”
权家几乎每一代都有人活不过四十岁的!这句话彻底引起了林希的兴趣,心起了点涟漪,眼中闪着精光,她想要听到更多关于权家的事情。她以前是林希儿时候,混迹在上流社会里,多少也听到点权家的传说,可这权家几乎每一代都有人活不过四十岁的传闻,她闻所未闻。
好奇怪!天朝排名第一的世家有这种传闻,肯定不是空岤来风的。
“这些活不过四十岁的权家人说来也奇怪,每一个都是自杀的。”因为在权家久了的园丁乙,还是得知了小小的八卦。
园丁甲很明显是不知道这事的,好奇心立刻被引起来了,停止了修剪,脸上泛着八卦的光芒。“权家人一向是高高在上、手握重权,有什么想不开需要自杀的?”权有了,钱也有,还有什么想不开的呢?不要说女人八卦,其实男人八卦起来比女人还厉害。
园丁乙看起来比园丁甲年长了十几岁,眼中闪过一丝通透,“权家一直有这个传说,不过是真是假我也不清楚。”有些事情点到即止就好了,知道得太多对自己也没有好处。
园丁甲听不到其他八卦,失望的看着园丁乙。“你就说下去啊,反正这里也没有别人。”
双眼向前一望,园丁乙彷如受到了惊吓,眼中透着惊恐,手中的剪刀滑落在地上,额角滑落下大滴的汗水,泛白的唇微微张开,“少爷。”
园丁甲以为这是园丁乙找到借口,不耐烦的白了一眼,不在意的说道。“少爷不在,你叫什么少爷。”视线往园丁乙看去的方向随意一看去,园丁甲像是感觉自己正在被万箭穿心,手中的剪刀也跌落在地上,满眼惊恐。
见两个园丁都在惊恐的往她这边看来,林希转头一望,看到了满脸寒冰、身上散发着生人勿近气息的权昊。她有些讶异,下意识扬了杨眉,“你不是出去了吗?”她还想听着这两个园丁继续说八卦呢,现在权昊出现了,这八卦自然是听不下去了。
他上午工作有些心神不宁,到了午饭时间,回来想看一下她。
去她房间找她,她不在,被陈潇告知她在花园里散步,他就来这里找她。看到她瘦弱的背影,他阵阵心痛,她认真听着两个园丁聊天的表情,他的心突然慌了,因为两个园丁在说着权家的传说。
她的询问,他唇角轻扬起,深邃如海的眼眸中掩饰着狠戾,眼角余光化作利箭狠狠的射在两个园丁身上。“我回来陪你吃饭的。”
眨了一下眼眸,林希明显是不相信权昊这个借口的。
感觉到两个园丁的恐惧,她把权昊从头到脚看了个遍。心中略感奇怪,这权家传说是权家不能说的秘密吗?
见她在思考的神色,他不知道她听到了那两个园丁说了多少,他的心微微抽紧,表面上还是一副如沐春风的微笑表情。“希儿,我们去吃饭吧。”
“嗯。”没有拒绝,也没有恼怒,林希很淡的应声。
拉着她的小手,两人很温馨的往饭厅走去。
注视着一大一小离去的身影,两个园丁身上已被冷汗浸湿了。
饭菜很清淡,正是林希喜欢的口味,但这顿饭她吃得有些不是很合胃口,她满脑子都是那两园丁的话语,权家的传说到底是真是假的。天朝排名第一的世家,难道也有那些狗血的传说?
陪她吃完了午饭,他把她送回她卧室,让她休息,而他重新回到一楼大厅,身后站着多名下人和陈潇,他们都是常年服务于这栋别墅的人。
“谁允许你们肆意的讨论权家的事情的?”早在一小时前发生的事情,仿佛就在眼前浮现。
为首的陈潇心底有些发慌,诺诺地站在一旁,心里不禁想,是不是有人在小姐面前嚼舌根了。“少爷,那他们要怎么处理?”
权昊只是听,唇角微翘起,一丝诡异的笑浮现,他不语,转过身来,冷冰冰的注视着眼前这些连大气都不喘的人。手里一根细长的薄荷烟,烟雾升腾,隐匿了他的表情。烟雾缭绕的背后,只看见一张俊美非常的脸透着丝丝青白之色。
烟雾环绕的书房里,如是荒山般森冷,让人觉得诡异非常,他身上的压迫感越来越重。
一个小时前在花园里修剪花枝的两个园丁,现在战战兢兢地站在这里。他们真的没有想到,他们只是随意八卦一下,却不料被小姐和少爷听到。
“陈潇。”权昊在吸了一口烟后,忽然开口冷声问道。“你在唐家多久了?”
陈潇微微一顿,有点不明白自家少爷的意思,可还是如实回答道。“八年了。”他今年二十八岁,已经为权少效力八年了。
权昊听后笑了,笑容邪魅,透着一股妖凉,让人不寒而栗。
“八年了,你还不知道权家需要的是什么样的下人吗?”他右边唇角微挑,妖孽又讥讽。他的气势太过凌厉,此时更是让在场的人冻结成冰。“敢在她面前或是背后嚼舌根,你说这样的下人留在权家有什么用?”
陈潇吓得心惊胆跳的,心中的猜测得到证实,汗珠滴落在地上,  所有人只觉得心尖上蹿出一股骇意。在花园里八卦的两个园丁更是心中大骇,害怕到不行。
“权家的规矩,你该懂的。”冷漠扫视一众下人,权昊身上的气压也越来越低。
“少爷,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请您再给我一次机会。”陈潇受不住这样的低压,他内心颤巍巍,表面上还是尽量装作没事般道。
那些多嘴的下人注定会被踢出帝都,永生都不能踏入帝都,至于他们以后的生活会怎么样,这就得看权少的心情了。
第016章 被欺负了
经过一周的相处,她权昊也有了小小的了解,明明不是恋童癖,却总是喜欢做着她会以为他是的举动。她隐隐觉得,这权家的人都是把她当做是真正的二小姐来看待。这个情况,她就有点不明白了,她只是一个半路杀出来的二小姐,为什么这权家的人都对她这么尊敬?
宽敞的办公室,林希坐在靠窗的位置,小手托着尖小的下巴,亮晶晶的大眼睛一直看在外面,五彩光芒时不时流转在眸中,看起来,她正在全神贯注的看着楼下的风景。实则,不是,她是在思考着,为什么她要再一次读书?!
没错,就在昨晚,陈潇对权昊无意的提了一句,说现在她应该是读书的年纪,然后权昊神一般的速度,安排了她入读岭林学校。
岭林学校是帝都最好的私立学校,也是权贵二代集中的地方,这里的教育资源是天朝最好的。她现在就读于初中一年级,也就是说她要和一群小屁孩度过三年时间。
陈潇和身为初一
班的班主任李笑交代着要注意的事情,眼角余光时不时瞄着自家小姐。这一周的相处,他对自家小姐也有点了解了,她平静带着淡笑的面色,往往是最危险的。
李笑看着坐在自己座位的林希,疑惑由心中升起来,既然是权家二小姐,那为什么不姓权,这豆芽菜的身体也不像是十二岁孩子该有的,看起来反而像八九岁的小孩。那淡然的眼神又像是成年人般,直让李笑看不懂。
岭林学校设有小学部、初中部、高中部、大学部,能进入一班的人绝对是权贵圈子中站在上层位置的。她身为初一
班的班主任,肯定有她的过人之处,那就是顶尖的权贵二代绝对不能得罪。
和李笑说完该注意的事情,陈潇走到自家小姐面前,脸上扬起淡淡的笑容,“小姐,现在我送你去教室。”
站起来,林希微翘唇角,扬起一抹甜美的笑。“嗯。”
此时已经是上课时间了,林希和陈潇一起走进教室时,正在认真学习的同学们没空看他们,而在讲台上的老师见有新学生的加入,拿着粉笔正在写字的手微微停顿了一下,对林希、陈潇两人微微一笑,也没有打算介绍这新来的学生。
林希坐在靠窗的位置,陈潇为她做好该做的事情,便离去了。
扫视一遍班上稚嫩的小屁孩,她打开自己的书本,视线却是看着窗外,讲台上的一切与她无关。她是林希儿的时候,十八岁时就已经大学毕业了,现在再次学习,也不过是重温一下学生时代。
一节数学课就在林希看着窗外发呆结束了,下课了,教室里的权贵子弟们自是坐不住了,该打闹就打闹,该谈情说爱的就谈情说爱。
看着一对小屁孩正在温声细语说着情话时,林希不由得轻笑,弯起的唇角泛着讽刺,现在的小孩还真是成熟得早,初中谈恋爱的可不算少。
周围的人玩成一团,她这个新来的是引不起这些人的注意的。她拧开眼前的矿泉水,正对准唇准备喝水。岂料两小屁孩在打闹,经过她座位时,不小心的撞了一下她的手肘,矿泉水不小心流的她全身都是。
低眸注视着已经湿透了的衣领,林希不禁满头黑线抬眸看着屹立在她眼前的罪魁祸首。
南宫伊和杨子丹也没料到是这样的结果,两人停止了打闹,看着眼前女孩湿透的衣衫,脸上没有一点内疚,而是很很嚣张的翘起唇角,不屑光芒在眼中流转。
内心已是成年人的林希看到这两小屁孩这个样子,再成熟的心理也有点怒了。
“谁让你喝水的,活该你弄得满身都是。”南宫伊口吻很是嫌恶的说道,他那活像是见到了死苍蝇的眼神更是直接表露出来。
这!还强词夺理是吧!
把手中的空矿泉水瓶放在桌上,她抿紧粉唇。
讨厌的小孩!讨厌的权贵二代!
已经十二岁的南宫伊和杨子丹都是出身于官宦家庭,自小便会看人眼色,此刻看到林希眼中的厌恶时,微微眯起眼,不可一世的高傲模样蔑视着林希。“不爽啊,笨蛋,打我啊。”杨子丹冷笑说道。
在政商黑三界的权贵子弟,他们几乎都是认识的,而作为新来的林希是她见都没有见过,极大可能是某个家族的私生子,所以他们才敢这般嚣张。
林希面无表情的拍了拍身上的衣服,站起来,扫视着这两不可一世模样的小屁孩,心里觉得可笑至极。纨绔子弟她见多了,但是这样的权贵子弟还真是智商不大高。
身上的水对她也没有造成什么伤害,她懒得和这两小屁孩计较,拿起纸巾就往洗手间走去。
南宫伊和杨子丹不约而同注视着林希往教室门口走去,心中更是认定,这新来的,不是某个不得宠的私生女,就是家里没有多大的权势的、或者家里费了很大力气送进来一班的。
“这小丫头看来家里没有什么背景的,就算被欺负也没有多大关系。”南宫伊和杨子丹相互对视一眼,得出这个结论。
在洗手间里,林希擦干净身上的水,那已经湿了的衣服是没法换了,看来只能打电话给陈潇,让他送衣服过来。
课间很热闹,走在走廊上,林希扬着微笑准备回到教室。
初一
班里,正上演着一场闹剧。
南宫伊看到龚雪里眼泪直流的样子,心里的邪火一下子就上来了,拎起桌子上的书本就龚雪砸了过去,龚雪本能的一低头,书本斜斜的经过龚雪的头发砸在了门上。
龚雪刚躲了一下,就知道事情要糟了,谁人不知道南宫伊的暴脾气,现在他生气起来,要整她,她也没有办法。她求救的眼神看向旁边几个男孩子啧啧摇头的样子,心里更是害怕得要命,身体不自觉地颤抖了起来。
杨子丹惋惜的摇了摇头,讥讽道,“龚雪,看着你还挺聪明的,没想到是个榆木疙瘩,今天伊少不痛快,你让他砸一下,也不会怎么着,谁让你背对着他劈腿呢。”
龚雪的眼里有着深深的懊恼和恐惧,她不该当时一时想岔了,以为凭自己的姿色,能同时吊着两个有钱有势的少爷,谁知道却是被南宫伊发现了,现在她后悔也是来不及了。
还差几步就可以走到教室门口的林希听着这对话,摸了一下滑嫩的脸蛋,心里直叹,现在的小孩啊,不仅恋爱早,连劈腿也早早学会了。
南宫伊见龚雪久久不出声,心里更是火大了,阴暗不明的眼神直直的看向趴跪在门口的龚雪。他南宫家的继承人,从小就是天之骄子,第一次恋爱,怎能被人耍了,这无疑是奇耻大辱。为了面子,他也不能轻易放过龚雪这个贱人。
顺手拿起摆放在桌上的平板电脑,南宫伊狠狠往龚雪身上砸去,可不料方向有点错了,好巧不巧,林希正走到门口,平板电脑直直的砸在她了额头上。
刚走到门口,想看清发生了什么事的林希,额头就被袭击了,传来巨痛,大量的鲜血喷了出来,听到有东西掉落在地上的响声,她心里的怒火都被激发出来了。
第017章 有恃无恐
“谁TM乱砸东西的?”摸了一把额头上的伤口,和脸上的鲜血,额头上的巨痛,地上完好无损的平板电脑,都使林希忍不住爆粗了。
众人看着被南宫伊误伤的林希,心里直说她倒霉。
在初一
班里,南宫伊就是霸王般的存在,他们这些家世不如南宫伊的,自是没人会跟他作对。而新来的,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权贵子弟,现在被平板电脑砸了,那也只是找不了南宫伊的麻烦的。
南宫伊看着满脸鲜血的林希,冷笑一声,极为嚣张的道。“我砸的,怎么?”不知道通过门道进来岭林的,砸一下就算死了也没事,怪就要怪在她背景没有他深厚。
手心的血迹,碍眼至极,林希强克制住快要爆发的怒火,她微微弯起唇角,“你很拽啊!”水灵的眼眸透出一股狠绝的味道,浑身上下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眼前小女孩冷静的面色和眼中的寒冷,南宫伊不看在眼内,他高高抬起头颅,蔑视着林希。“我就拽了怎么样?”对于没他背景深厚的人,他拽得起来。
周围的人看着林希咬牙切齿的模样,不禁幸灾乐祸笑出声来,而还趴跪在地上的龚雪已被眼前的情景吓愣住了,心中不禁想着,这平板电脑要是砸她脑袋上,她会不会也流着鲜血。
闻着血腥味,南宫伊的拽、没有丝毫要道歉的样子,林希怒火彻底克制不住了。尼玛,弄她满身水她不计较,可现在绝对是不能忍了。
“拽什么拽,你想找死是吧,我成全你。”
充满着怒气的声音刚落下,林希快速捡起地上的平板电脑,对准南宫伊的脑袋,用力的一砸。
尼玛,重生遇到无良父母,算了,被逼和权昊生活在一起也算了,但被一个不可一世的小屁孩欺负了,那绝对不能忍了。
只能说林希砸得太准了,这平板电脑作为砸人利器已经成功砸在南宫伊的额头上,他也同样流出大量的鲜血,一张帅气与稚嫩的脸蛋布满了鲜血,比起林希有过而无不及。
打出生起就是高高在上的南宫伊从小就没有被人这样对待过,还要被一个他自认为背景没有他深厚的死丫头这样对待,他更是气得快要疯了。“打死她。”怒极了的他已经没空理会劈腿的龚雪,他此刻想做的就是打死敢砸他的死丫头。
杨子丹看着南宫伊脸上的鲜血,惊呆了。看着同样是怒火旺盛的林希,他冷冷出声道。“死丫头,你乖乖被伊少砸不是很好吗,到时候还能拿着一大笔钱走人,现在你看,事情都被你弄砸啦。”
南宫伊和杨子丹都是初一
班的领军人物,此时南宫伊开口要打死林希,作为一向畏惧南宫伊的众人,当然是很听话的一拥而上,准备打倒敢砸伊少的林希。这些上前的都是南宫伊一派的,没有动手都冷眼旁观,没有在搞清楚对方的身份时,贸然行动,绝对是愚蠢的行为。
扫视一圈围着她的小屁孩们,林希心中升起冷气。
不过是一群小屁孩,就想围攻她,想得美。
豆芽菜般瘦弱的小身体,因为怒气爆发出来的能量是巨大的,林希凭借着多年苦练的功夫,没有花费多大的力气就把想围攻她的小屁孩打倒了。
捂住伤口不放的南宫伊不敢置信的看到自己的跟班都被打倒了,这小小的身体竟然爆发出如此巨大的能量,他怒极了,眼神射出狠意,“死丫头,你等着。”
杨子丹也是满眼不敢相信,倒在地上的跟班们都是哀痛着,他心一横,走到只到他肩膀的林希面前,扬手就想给林希一耳光。
捂住还在直流血的额头,林希抿着唇冷眼扫视一圈众人,南宫伊那不甘充满着威胁的话语,她不看在眼内。死小孩,小小年纪就想成为纨绔子弟,那就不要怪她不客气。
想帮南宫伊出气的杨子丹走到她的面前,他的行为已经言明他想做什么了,他还没有出手,手就被她轻松捉住,“你想找抽是吧。”
历经一场群殴却没事的林希,眼中的狠绝还是很能吓到人的,杨子丹被这强大的气势镇压住了,咽下一口口水。谁也没想到一个看起来只有八九岁的小女孩会有如此厉害的身手,想帮南宫伊出气的心思退了下去。
群殴最后却被一个小女孩虐的场面,引起了其他班的注意,当结束了,自然是有人气禀告老师的。
李笑正在批改着作业,突然有学生来告诉她,她带的初一
班此时正上演着群殴的戏码,她大吃一惊,连忙丢下批改作业的红笔,匆忙往教室走去。
刚走到教室门口,她就看到倒地受伤貌似很严重的学生,还有今早才刚刚新来的权家二小姐林希额头上都是血,她捉住杨子丹的手,两人之间的气氛也相当奇怪。转眼一看南宫伊脸上都是血,李笑都要愣住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
“发生什么事了?”李笑严声问道。
众人见班主任来了,倒在地上的人都纷纷起来,林希嫌恶心的放开杨子丹的手。
南宫伊则是恶狠狠的瞪着林希,“老师,你看她,刚来就闹事了,还把我打伤了,这事要怎么处理?”岭林是权家建立的,进入这里读书的很多都是属于权家一派的,他们都不敢在这里闹事,而岭林的老师也要尊敬的对待。
“老师,刚来的学生就刚打伤我们,学校这次一定要给我们个交代。”杨子丹气愤的帮腔道。
“老师,你看她……”
“老师,……。”
“老师,……。”
被林希打伤的权贵子弟们也不断向李笑投诉,李笑一张俏脸都要黑透了。看着林希脸上的鲜血,她只觉得头都要痛了。这里的学生她是一个都得罪不起,可林希她更加得罪不起,这学校本就是权家的,而这一帮无法无天的权贵子弟竟是敢把权家二小姐打了,这是不想混了吧。
“好了,都别说了。南宫伊,林希,你们都跟我到办公室去。”想了想,李笑只能叫他们到办公室里去,先弄清来龙去脉。一个柔柔弱弱的小女孩能把这么多人打倒,那还真是怪事。
在岭林讲究的是尊师重道,被李笑一呵斥,他们都不敢出声。
南宫伊和林希都捂住额头的伤口跟着李笑往办公室走去,两人眼中都是十分的厌恶。
办公室里,看着坐在她眼前已经包扎好伤口的南宫伊和林希,李笑很无奈。一个是权家不知道地位如何的二小姐,一个是一直跟随着权家的南宫家继承人,两人在一个班里短短时间就起了矛盾,这件事还真的很难处理。
“你们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师,都是林希的错,我只是不小心把书本砸在她身上,她就拿平板电脑砸我,还打伤子丹他们。”南宫伊怒视一眼面上淡然的林希,心中怒火腾腾的燃烧着,开口便是把所有的错都推到林希身上。仗着自己的背景深厚,南宫伊有恃无恐挑衅般看着林希。
听着这颠倒黑白的话语,林希想笑。
而李笑则是一脸黑线,真是够了!
第018章 往医院跑
听到李笑电话时,陈潇毫不在意的认为,肯定是自家小姐有什么吩咐了,当听到自家小姐受伤时,他吓得差点把手机都要扔掉了。
“什么!我家小姐受伤了?哪个不长眼敢动她?”他才送小姐到学校多久,小姐这么快就被人打了,这他要如何向权少交代啊。
“陈管家,你还是先来学校一趟,到时我和你面对面说个清楚。”陈管家如此大的反应,李笑就能猜出林希在权家绝不是什么地位不重要的二小姐,这次南宫伊打伤了林希,南宫家有得受了。
立马挂掉电话,陈潇急匆匆的开车往学校赶去。
听着电话另一边响起的嘟嘟声,李笑苦笑一声,回头看着都黑脸的南宫伊和林希。
“少爷,你没事吧?”此时,南宫家的管家赶到了,一走进办公室,看到自家少爷额头上包扎着纱布,便知道他伤得不轻,很是紧张的问道。
南宫伊不悦的抿着唇,“你看我的额头,能没事吗?都是这个死丫头打伤我的。”
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受到如何对待,他非得整死这林希不可。
自家少爷盛怒的声音,南宫管家不由得看了看林希,见她同样包扎着额头,心中疑惑。这小女孩单论个头就比自家少爷矮一头,能打伤自家少爷吗?!
“李老师,这是怎么一回事?”南宫伊是南宫家的继承人,可不能出了点差错,现在家主和夫人都在外地,一时半会赶不回来,他身为南宫家的管家,自然是要保护好自家少爷。
看着一直很淡然的林希,李笑无奈道。“你还是等林小姐的管家来了再说吧。”权家二小姐的林希虽不是姓权,但她就是权家二小姐,在自家地盘受委屈了,自然是由权家来处理。
林小姐!林家!南宫管家第一时间脑袋里浮现了这五个字。
帝都是有个林家,可林家只有一位小姐,而那位林小姐他是见过的,不是他眼前的这位。那这个林家是哪个林家,是不入流的小家族吗?!
李笑的处理方式,南宫管家打心底里不爽。“李老师,你看着这小女孩都打伤了我家少爷,直接开除,不用等她的管家来了。”
“南宫管家,伊少和林小姐之间的事情,还是等她管家来了之后再说…。”李笑的话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