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权少溺宠,娇妻难养〗第5部分

语还没有说完,陈潇就出现在办公室门口了。
“小姐,你伤得严不严重啊?”一见自家小姐额头上包扎着纱布,陈潇大为紧张。完了!完了!小姐竟然被人伤到额头。
白了一眼陈潇,林希淡定道。“不是很严重。”
南宫管家看到陈潇出现那一刻,和看到陈潇叫林希做小姐时,瞬间傻眼了。这林小姐不应该是不入流小家族的小姐吗?为什么她的管家会是在管家圈子里鼎鼎有名的陈潇!
“李笑,这是怎么一回事?”陈潇心痛的摸了一把自家小姐的脑袋,厉声质问李笑。
由于南宫伊说的话语有颠倒黑白的成分,李笑就调了当时的视频来看,看了之后,她只能说一句,人可不貌相这句话永远不会错的。
李笑不敢有丝毫的隐瞒,她完完整整的把事情的经过告诉陈潇。
听了之后,陈潇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自家小姐真是太厉害了,而南宫伊则是欠揍,南宫家需要整顿。
“陈管家,你好!”知道陈潇是权家管家的南宫管家,小心翼翼的问好。心里大喊,糟糕!自家少爷爱惹事不是一回两回了,这回还直接惹上权家,这是找死的节奏啊。
“好什么好!都是你家少爷做的好事。”在外人面前,陈潇摇身一变成为高贵的管家大人,没有丝毫在权家时的谄媚样。“什么南宫家的继承人,一点眼色都没有,权家的二小姐是你能打的吗?”
陈潇的一番呵斥,南宫伊白了脸。林希是权家的二小姐!
“管家,你骂完了没啊?不打算带我去医院看一下吗?”没空看白了脸,眼中露出害怕情绪的南宫伊和南宫管家,她捂了一下受伤的额头,皱着眉对着陈潇说道。被一个小屁孩欺负,这是从来没有过的,真是丢脸死了。这额头上的伤口还好挺小的,但那平板电脑的冲击力不小,有可能伤到脑袋内部,有必要到医院里检查一下。
“李笑,告诉你们校长,立刻把南宫伊开除。”对着李笑命令,陈潇立刻小心翼翼的扶着林希,“小姐,我陪你去医院。”他心里想着,这件事要怎么告诉自家少爷。
看着离去的两人,南宫管家脸色变得惨白,南宫伊心里更是悔的要命。李笑看着南宫伊难看的脸色,幽幽的说道,“伊少,林希是权少亲自送来学校的。”
岭林大楼里,权昊坐在会议室里,听着高层们的总结,心神有些不宁。放在旁边的手机此时亮了起来,来电显示是陈潇,他扫了一眼,没有接听的意思,任由手机屏幕亮着。
在医院走廊里的陈潇接连打了几个电话给自家少爷,自家少爷都没有听,心里不由得急了起来,小姐被打这件事不第一时间报告给少爷听,已是很严重的了。回头看了眼正在接受检查的林希,陈潇编辑了一条短信发过去给自家少爷。
心得不到全神贯注的听手下的汇报,他再次看到手机屏幕亮了起来,显示是一条未看的短信,依旧是陈潇发过来的,拧了一下剑眉,眼神深幽起来,拿起手机,打开了短信。
少爷,小姐现在岭林医院。短信只有寥寥几字,可权昊看到后,心被抽紧,仿佛呼吸不过来,一瞬间像是要窒息了般。
“散会。”权昊站起来,冷冷的说了两字后,快速的走出会议室,平时沉稳的步伐此刻乱了。
留在会议室的高层们面面相觑,一月一度的总结大会还没结束呢,总裁这是去哪啊?
路上,一向不开车的权昊,此刻面色冷峻,脚踏着油门,飞驰着。
医院观察室里,医生护士忙着操控那些血压监护仪器,心跳监护仪器,脑电波监护仪器,还有一些软管之类的。
陈潇发完短信进了病房,看了看浑身上下贴满了东西的林希,皱紧眉头。
二十分钟后,陈潇看了看时间,越发紧张起来。待会少爷来到,他该怎么解释小姐为什么会受伤?
就在他又是担心又是纠结的时候,权昊冷着脸走进观察室里,陈潇一看,全身血液冷凝了。
惨白近乎白纸的脸色,蹩着的眉心,额头上的伤口,权昊看到后,脸色冷峻得像是结冰了似的。
一众顶尖医生们看到权少来了,纷纷让开路。
他站在她面前,指尖轻轻抚过她的伤口,这已经结疤了的伤口每看一眼,他的心就会刺痛万分。他回头看向那个院长。“她的伤?”
自家少爷平淡的语气隐藏着怎样的狂风暴雨,陈潇知道得一清二楚。
院长忙看向院里的脑科专家,脑科专家低头一看那脑电图,跟旁边的另外一个主任商量了片刻斟酌着回复道,“小姐的大脑没有受到伤害,只是伤到表面而已,没什么大碍。”
权昊听闻之后,眼神就更加阴暗了。
一众专家一看权少这个眼神,纷纷拿起各自的报告交头接耳的讨论起了林希的病情来。
林希只觉额头上传来阵阵痛感,其他倒是没有太多感觉,看着病房里都是什么什么专家,觉得有点小题大做了。“权昊,放开你的手,很痛啊。”
第019章 权少动怒
从医院回来后,林希就觉得权昊怪怪的,阴暗带着心痛的眼神、身上的冰冷气息,还有那一句对不起,这怎么一回事?
躺在舒适的大床上,林希看着天花板,小脑袋里回想着今天下午的事情。下意识的抚了一下额头上的伤口,轻轻的碰触令她疼得呲牙咧嘴的,一张苍白小脸皱巴巴的。
都怪那死小孩,拿什么砸人不好,非得拿平板电脑砸人。
要是她额头有留疤,她饶不了那熊孩子。
一楼大厅里,权昊拧着剑眉,神色淡漠,眼神冰冷注视着南宫宇和南宫夫人。那毫无生气的眼中,如是看着死人般,冷得令人生畏。
南宫宇身上的衣衫都被汗水湿透了,眼神畏畏缩缩的,根本就没有胆量与权昊对视,在冰冷视线下,他偷偷抬起眼皮瞄了一眼权少,一看权少那淡漠的面色,他抿着唇,僵硬的开口,声音抖着害怕。“权少,真的很对不起,都怪我没有教好我儿子,误伤了二小姐。”
他本在妖都办事,下午突然接到管家电话,说他儿子惹恼了权少,要他赶紧赶回帝都处理这件事,平息权少的怒火。他不知道这权二小姐是哪里冒出来的,可儿子打伤了二小姐却是事实。
“一句对不起就想算了吗?”权昊冷笑一声,眼中的火焰正在燃烧着,俊脸露讽刺道。她额头上的伤口清晰的浮现在他脑中,他心中的怒火更盛了。
这淡漠如冰、带着讽刺的话语,南宫宇听得心惊胆跳的,他没能承受住权少眼神施给他的压力,他满头大汗,心中恨儿子的不争气,平时胡闹点就算了,还敢打伤权家的二小姐。
“砰”一声。南宫宇跪在了洁净的羊毛地毯上,往日时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头颅此刻低着,卑微如蝼蚁的姿态。“权少,求你放过南宫家。”
南宫家是受权家庇护才能有今天的辉煌,如今因为自家不争气、爱胡闹的儿子而弄得权少动怒了,在权少面前说再多对不起是没有用的,远不来他做点实际行为来得有用。
南宫夫人不敢置信瞪大眼睛看着自己丈夫跪在地上,抬眼一看脸上布满寒冰的权少,她紧紧咬着嘴唇,也和丈夫一样跪在地上,作乞求状。“权少,对不起,我一定会好好管教我家不争气儿子,求你放过南宫家。”
平时在高干圈子里,南宫夫妇因为是权家的嫡系属下,总是能受到他人羡慕的目光,可他们夫妇深刻知道,南宫家没有了权家的庇护,南宫家什么都不是。
抿一下薄唇,权昊蹩着眉心。
久久没有听到权少的声音,南宫夫妇心里害怕到极点,他们怕南宫家因为自己儿子一次胡闹就毁了。
“权少。”心中忐忑了许久,南宫伊小心翼翼叫道。
“以为跪下求我,就能把所有事情解决,你们也把事情想得太过简单了。”权昊斜眼看着在一旁候命的陈潇,面前卑微想乞求他原谅的夫妇他没有正眼看他们。
“那权少…。”权少冰冷的声音,南宫宇身体绷得紧紧的。“想我们怎么做?”权少从没在乎过任何人,更没有为权家其他人出头过,这次他深知,权二小姐对权少来说很重要的。
“来人。”权昊淡淡说出这两个字。
权少的随从们听到权少的命令,纷纷从黑暗中走出。
“废了他的手。”扫视一眼在瑟瑟发抖的南宫伊,权昊命令道。
“是,少爷。”随从甲看着不及他肩膀高的南宫伊,没有半点同情,不过两个动作,就把南宫伊的右手折断了。
“啊…。”好端端的右手被人折断,这是钻心的痛,小小年纪的南宫伊何曾受到这样的对待,从小养尊处优、到处胡作非为的他惨叫出声,衣衫被冷汗湿透了。
眼睁睁看着自己儿子被折断了右手,南宫夫妇心里痛不可言,可表面上不敢露出半点悲伤。
南宫伊的惨叫声,权昊如同是没有听到般,毫无感情的眼眸没有起一点波澜,彷如地狱般修罗气息蔓延在客厅里,空气中充满了危险的因子。
“把另一只也给我废了。”薄唇轻启,权昊冷血无情的下命令。
敢拿东西砸伤她,不废了南宫伊两只手,怎么浇灭他心中一点点火焰。
“是,少爷。”随从甲驾轻就熟继续折断南宫伊的左手。
看着儿子一双手都被折断,南宫夫妇心中就是心痛也得忍着。
两道眉毛快要拧在一起了,南宫宇不忍看着儿子受苦,“权少,我儿子两只手换二小姐额头的一点伤,够了吧?”怎么说南宫宇都是他儿子,他儿子虽是伤了权二小姐,可权二小姐也伤了他儿子。
“怎么会够呢?”南宫宇声音中的愤怒,权昊冷笑反问道。
从沙发上站起来,权昊居高临下的姿势俯视着他脚下的南宫夫妇。“在你眼中,是不是权二小姐比不上你儿子半分呢?”
“权少,不是的。”权少平静的语气,吓得南宫宇立刻否认。
“既然不是,那你怎么有胆子说够了呢?”话音刚刚降落,权昊重重一脚踩在南宫宇的背上,强大的力度使南宫宇弯着的腰更是差点贴着地上了。
身体中的五脏六腑都要感到震碎了,南宫宇一口气差点喘不过来,满头的大滴汗珠滑落在地上,喘着粗气,颤巍巍说道,“权少,是我该死,我不该纵容我儿子胡闹,我不该说这些话,求你放过南宫家。”
扫过一眼还在惨叫的南宫宇,权昊低眸看着卑微状的南宫夫妇,把踩在南宫宇背上的脚放在地上,转身背对着南宫家三人。“除了南宫夫人,废了其他两个。”
“是,少爷。”权家的随从们恭敬的说道。
南宫宇和南宫伊两父子,眼中透着惊恐看着围住他们的权家随从。
“啊…。”
“权少,我不敢了…。求你放过我,…。”
“……”
在其后十分钟内,大厅里不断回荡着南宫父子俩凄厉的惨叫声和求饶声。不管他们再怎么惨叫和求饶,权昊都没有叫停。
本是站在离自家少爷不远处的陈潇,看着如此惨烈的场面,默默的退去角落里,心惊肉跳的看着南宫父子被权家随从们被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陈潇看了一眼自家少爷没有变化的面色,他不禁担心,他这护主不力的管家是不是也要受到惩罚。
南宫夫人一个弱女子,看着自己丈夫、儿子被一群人揍得如此凄惨,她咬着泛白的唇,身体忍不住的颤抖着,恐惧刻画在她貌美如花的脸上。
二十分钟后,听够了惨叫声的权少,淡淡道,“够了。”
权少都说够了,正揍得起劲的保镖们自是停下,退到一边去。
脸青鼻肿、已看不住原貌的南宫父子被揍得十分凄惨。
“南宫伊,南宫宇,你们说,我是彻底废了你们,还是直接杀了你们?”权昊转过身,脸上那一抹淡笑如是撒旦般恐怖的笑容。
人都是怕死的,一听到权少要把他们直接杀了,深深的恐惧笼罩着南宫宇身上,他惊恐道,“权少,你不能杀了我们,我还要为权家办事呢。”
对!对!他对权家来说还有利用价值呢,他不能就这么死去。
在死亡的恐惧下,南宫宇已是彻底忘记儿子打伤了林希的事情。
“你们,在做什么?”气氛正在恐怖时,一个清脆、稚嫩的嗓音充满着疑惑问道。
------题外话------
这个收藏看得懒冉有种弃坑的冲动!
第020章 跪求原谅
在房间休息时,林希隐隐听到惨叫声,她正好口渴想喝水,干脆走出房间,来到楼梯,看到了一幕像足了黑老大在教训人的场景,不由得好奇道。
令他痴迷的声音响起了,权昊扬起一抹宠溺的笑容,抬头看着在二楼楼梯口的林希。“希儿,不多休息一会吗?”看到她额头上的纱布,他自责不已,要不是他送她去岭林上课,也不会令她受伤。
没有回答权昊的问题,她看着被揍得不成丨人形的南宫父子,秀气的眉皱起来。“这是怎么回事?”
“二小姐,求求你放过我们,我儿子不懂事打伤了你,你看在他伤得那么严重的情况下,原谅他好吗?”一看到看起来约莫八九岁的小女孩在权家出现,精明的南宫夫人又怎会猜不到这小女孩就是权家二小姐。看着伤的很重的丈夫和儿子,她声如泪下、可怜兮兮的哀求着林希。
微眯着大眼睛,林希一步一步走下楼梯,似乎风一吹就倒娇弱的南宫夫人,她看都不看。
趴在地上痛苦呻【吟】的南宫父子,当看到林希时,就像是看到救星般,眼中涌出浓郁的之意。南宫宇有气无力的哀求,“二小姐,求求你放过我们。”权少这样整他们,无非就是为林希出头,只要林希原谅他们,那他们还有一条活路。
低眸注视着被揍得很惨的南宫宇和南宫伊,林希摸了一下额头上的伤口,眨了一下灵气流转的眼眸,微抿着唇。气氛本就诡异,现在更是阴深深的。
“权昊,这是怎么一回事?”斜眸看着权昊,林希不解问道。
“这是他们应有的惩罚。”权昊冰冷的双眼看着还想哀求的南宫夫人。
南宫伊的双手就像是被人折断了般垂在地上,小小年纪的他是拥有一张帅脸,现在却是猪头脸。林希看在眼内,不是很确定他是早上嚣张至极的南宫伊,轻咬一下樱唇,带有些疑惑问道,“这是南宫伊?!”
“嗯。”权昊轻应一声。
“为什么把他的双手折断了?”这不是为南宫伊出头,她需要确定。
“他伤了你。”胆敢伤了她的人,他定要那人生不如死。
权昊短短四个字里,林希却得出了庞大的信息。
她现在不管什么原因都好,她都是权昊承认的权家二小姐,而权家二小姐被人伤了,权家为了面子,肯定不让那人好过。可南宫伊还是个孩子,这下手有点重了吧?!
“二小姐,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打伤你,都是我该死,求求你放过我。”早上还是嚣张不可一世的南宫伊,如今就像是一个谁都可以踩一脚的蝼蚁,卑微又可怜的向林希乞求着她放过他。
“二小姐,对不起,对不起,求你放过我们。”南宫宇虽是军人出身,可也不禁打啊,这一顿揍下来和来自于权少的死亡威胁,心中对权少的敬畏,此时全部转换为深深的惧意。为了活命,他不惜摆出卑微的姿态。
含有深深恐惧的话语,听了,林希没有一点点的感触,心中也没有半分同情。
站在面前的她,又圆又大的眼睛很透切,看起来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分钟过后,明亮的双眸出现了一丝迷惑,这迷惑看得权昊不禁拧紧眉头。
“希儿,是想放过他们吗?”权昊唇角微弯,眼中的冷酷转纵即逝。
视线再次放到南宫家三人身上,稚嫩的小脸扬起了一丝灿烂笑容,林希弯下腰,伸出右手,缓缓抚上南宫伊的脸上,血迹沾上了她的细长手指。
“痛吗?”如同天使般纯洁的笑容,南宫伊看得有些痴了,彷如现在的林希不是权家二小姐,而是来解救他的天使般。
“一定很痛吧。”林希见南宫伊没有回答,轻笑替他回答。
小手远离南宫伊的脸,她冷冷嗤笑一声,微扬的唇角弧度泛着讽刺,扫视一圈在周围候命令权家随从,冷声道。“给我打。”
权家随从们面面相觑,不知道二小姐的命令该不该听。
她的话语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以为她会为他们求情,可没想到。“小姐的话就是我的话,你们在等什么。”
自家少爷的话音一落,权家随从们压根就不用思考,抡着拳头就揍南宫父子俩。这凶残的程度,在角落的陈潇不忍直视,默默的用手遮挡住视线。
五分钟过后,林希脸上绽放出如花儿娇的笑容,绕过权昊身边,坐在沙发上,甜甜对着站在某角落的陈潇说道。“管家,我渴了,我要喝水。”
这一声比一声凄厉的叫声,陈潇心里都快发毛了,以前他是下命令的,现在现场看很惊悚。自家二小姐的话语,陈潇条件反射恭敬回道。“是,小姐。”默默的往厨房走去,那杀猪般的声音他没有听到。
“都停手吧。”林希看着眼看就快要不行的南宫伊,淡淡道。
“是,小姐。”权家随从们恭敬道,就像是对待自家少爷般。看自家小爷眼中宠溺的笑意,他们心里肯定了自己的猜想。
自己丈夫和儿子只剩一口气的模样,南宫夫人一口气喘不过来,差点就此挂掉,泪水早已沾湿了她美丽的脸蛋,乞求的看着权昊,又是跪又是磕头,整的把权昊当做是阎王般,“权少,求你放过我们。”打在他们身上,痛在她心里。
细长翘起的睫毛形成了一层阴影,笼罩着权昊那一双可以魅惑人心的眼眸,此时他的面色依旧冰冷,没有被南宫夫人梨花带雨的可怜模样打动。“只要你能得到她的原谅,那么我就放过你们。”
权少都许下承诺了,南宫夫人把这话当做是救命符般,水盈剔透的泪水肆意横流在她的娇媚脸蛋上,她跪在林希的旁边,哽咽着。“二小姐,求求你放过我们,是我儿子的错,他不该伤了你。”
多么可怜的话语,多么可悲的样子,多么残忍的画面!
林希手捧陈潇递来的水杯,抿唇淡淡一笑。
她摸不透权昊的心思,也作不了权昊的主,所以权昊的话她只是听听就算了。他把南宫家三人弄来这里,揍得惨兮兮的,自有他的考虑,他如此对他们,可能真的有为她出头的意思,可有谁知道这其中是否又有其他奥秘。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喝下一口温水,她缓缓道。
心中满怀希望,可现实却是给了南宫夫人一棒。
心苦涩无比,南宫夫人绝望的闭上双眼,任由泪水沾湿了她的衣衫。“二小姐,你年纪这么小,我求你大慈大悲放过我儿子可以吗?”
放下手中的水杯,林希站起来,居高临下看着南宫夫人,随后再看一眼已经晕过去的南宫父子俩,心中冷笑,帝都无法无天的纨绔子弟真是不少。
“要不是你儿子嚣张跋扈,也许就不会有今天的事情呢。”留下一句淡淡的话语,林希往二楼的方向走去,瘦弱娇小的背影透着淡漠。
双手握紧,尖锐的指甲掐入粉红的肉里,咬紧牙关,南宫夫人悔不当初。
注视她的背影,权昊思考了三十秒,命令道,“把他们送走。”
权家随从听命,快速的把南宫家三人送离权家。
在随后几天,权家一手扶持起来成为二流小世家的南宫家被连根拔起,帝都再也没有南宫家的存在,至于南宫家三人去哪里了,也成为高干圈子的不解之谜。
自南宫家消失的那天,高干圈子里就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千万不要得罪权家二小姐,否则怎么死都不知道”。
而这一切,在家中养伤、好吃好喝的林希自是不知道。
第021章 权家宴会
日子如是小桥流水般的过去,自从林希额头受伤后,权昊也没有提过送她去岭林学校上课了,她乐得悠闲自在的养伤。
其实养伤的日子也很无聊的,翻阅着时尚杂志和陈潇为她买来的童话故事书,她唇角微抽。
看腻了书,她看着电视剧,每天无所事事真的很闷。
权昊每天照常去工作,晚上回来就关心和照顾林希。而林希面对着权昊的照顾,既是纠结又是想着其他事情。
这样的日子淡而无味的过了十天后,就在林希终于受不了这样的日子时,权昊要带她去出席权家本宅的宴会了。
权家本宅的宴会,林希心中有点不是很想去,可想到在这里闷了这么多久,出去晃一下也好,有着这样想出去透透气的她不需要权昊哄她,她乖乖跟着他去权家本宅了。
权家本宅大厅里,扫视周围走动的达官贵人,她认识的不少。跟在权昊身边的她很惹人注目,约莫八九岁的孩童模样,她是宴会上唯一出现的小孩。那些看到她的人趁权昊不看他们就窃窃私语,她猜测,他们大概是猜她是哪位。
全场的男士不是带着美丽女伴的,就是和朋友三三两两的出现,只有权昊和她这个特殊的搭配,一俊美男子带着一个小女孩。
瞟了眼正背着她在小声讨论的两个衣着雍容华贵的女人,林希恨不得翻个白眼,感到很无趣,她来这里可不是给别人背后讨论的。也不知道权昊带她出席这个宴会的目的,是向他人宣示她是权家二小姐还是其他?
站在不远处的权溪父母,四眼静静的注视着自家儿子旁的女孩,打量完毕,两人四目以对,他们都能从对方眼中看出一丝担忧。
林希全身上下都打量清楚的付长青,风韵犹存的她满意的翘起唇角,眼角微微向上挑起,“走,和小姑娘打个招呼吧。”
十分关心自己儿子的付长青,在得知儿子找到了命定之人之时,她是非常激动的,激动过后她对儿子的命定之人充满了好奇,想要去看一下林希,但是儿子一直阻止她,半个月过去她不知道自己未来儿媳长什么样。现在儿子主动把林希带到自家宴会上,身为母亲的她肯定是要和自己的未来儿媳先认识一下。
作为一代神偷,周围一些微小的变化她很敏感,被一对中年夫妇打量着,林希以为又是无聊人士。泛着五彩光芒显得灵气十足的眼眸往中年夫妇所在方向看去,眨巴了一下眼眸,这是权家家主和权家夫人吧。
低眸看见她粉嫩的小脸,权昊唇角噙含着丝丝温暖的笑意,他拿过一杯纯果汁在她面前晃了晃,以引来她的注意。
眼前有橙黄丨色的液体在晃动,林希眨了眨水灵灵的大眼睛,抬眸注视貌似正在逗她的权昊,粉唇不悦的抿紧,“权昊,你干嘛?”
“喝点果汁。”权昊牵起她的右手,把杯子塞到她手中。
“哦。”林希也没有反抗,乖巧的拿着果汁,微微拧着秀眉。经过在权家半个多月调养的她,有些蜡黄的脸色不再蜡黄,正在往白皙进军,她小而瘦弱的身体,配上一双灵气逼人的明亮大眼睛,这模样一看,足够引起他人心底那柔软的怜爱之心。
大厅中央,皱着眉头的小女孩和一个脸上布满如沐春风笑容的男子,很吸引众人的视线,看到这一幕的众人们眼珠子都要掉了。这…。这…。这不是权家大少吗?不是以冷血无情出了名的吗?为何现在对着一个小女孩笑得这么开心。
“你好,小姑娘,我是权昊的母亲付长青,你叫什么呀?”付长青款款走到林希面前,平时高贵不可侵犯的面具卸下,温柔的笑容在她脸上展现,犹如哄小孩的话语响起。
林希抬眸看着半蹲下的付长青,巴掌大的小脸被甜美笑容侵袭,粉嫩嫩脸蛋笑得格外讨人喜欢,大眼睛里的光芒一闪一闪的,软糯糯地说道,“阿姨好,我叫林希。”
第一次和林希见面的付长青彻底被林希犹如天使般纯洁无暇的外表欺骗了,见到了一直很想见到的林希,付长青用手掐了一把她水嫩嫩的脸蛋,滑腻滑腻的感觉真好!
“你好,我叫权溪,是权昊的父亲。”平时冷漠的权溪在林希面前,放下了端着的架子,亲和无比。
“叔叔好。”外表犹如天真孩童般的林希,不动声色的打量着眼前的两人。
“我可以叫你希希吗?”付长青站起来,揉了揉林希手感甚好的头顶,满脸慈爱说道。
“不可以。”林希不假思索拒绝。
“为什么呀?”眼前女孩外表虽像是八九岁的小孩般,但付长青很了解的知道林希已经十二岁了。
“因为我就是叫做林希。”林希就像是个真正的孩子般,笑意盈盈的认真说道。
“儿子,你哪里捡来的这小姑娘啊?”见逗弄林希不成,付长青明知事情经过,可她还是想从自己儿子身上达到逗弄林希的目的。
权昊冷眸斜视一眼自己的母亲,没有想和她开玩笑的心思,而是低头伸手整理林希有些乱了的头发。
低眸看着水汪汪惹人喜爱的大眼睛,付长青摘下了右手上价值不菲的翡翠手镯,“林希,第一次见面,阿姨送个手镯给你喜不喜欢?”
看这手镯的成分和光泽,林希用专业的眼光分析了一下,就知道这是出自于缅甸老坑的顶级翡翠,价值可在五百万以上。作为一个人见人恨的神偷,她纠结了,这手镯是收还是不收?
林希纠结的表情,权昊看在眼里,唇角勾起一丝笑意,“作为第一次见面的礼物,这手镯太廉价了。”视线落在他母亲的发簪上,他母亲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收藏翡翠雕刻而成的饰物。
廉价!
付长青面色毫无变化,眼神却是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咬咬牙,她拿下了头上的翡翠发簪,和着手镯一起递到林希面前,“林希,收下吧,免得我这不孝儿子又在说我小气了。”
眼皮垂下,林希貌似有些羞涩的看着地板,并未接过付长青手中的东西。而在她身旁的权昊,一把把他母亲手上的东西拿过,“我替希儿谢谢你。”希儿眼中的喜爱没能逃过他的视线。
看着双手已空,一头乌黑长发倾斜而下,付长青随意的撩了几下长卷发。
姗姗来迟参加权家宴会的黄博,一进入大厅里,就看到如此诡异的场面,目光定格在权少身边小女孩身上,他想到了这段时间来的传闻,不太相信的揉了揉双眼,走上前,有些嬉皮笑脸的看到权溪夫妇立刻摆正姿态,规规矩矩的向他们问好。
最后,黄博转移视线看到林希,语气充满了调侃道,“权少,这不会是你的童养媳吧?”
黄博此话一出,权溪夫妇面色虽未变,但眼神已有些不同,他们的眼角余光更是紧紧注意林希听到这句话会怎么样?权昊心里紧张了起来,深知他情况的人都会知道希儿是他相伴一生的人,可他们都知道希儿现在还小,并不去捅破这事实,如今却是被黄博嬉皮笑脸的说了出来,希儿会不会认为他是变态?会不会就此对他反感?
林希听到这充满调侃的话语,看着黄博吊儿郎当的模样,面无表情的瞟了一眼他。“你是谁啊,为什么要这样乱说话?”甜美的童音失去了本有的甜美,而是布满了淡淡的不悦,她讨厌不会说话的人。
“她是权家二小姐,不是你口中的童养媳。”一直在意林希的喜怒哀乐的权昊,在第一时间就看出了林希的不爽,他认真的纠正发小黄博的话语,同时也在向众人昭告,这是权家尊贵的二小姐。
权少都发话了,在场的众人听到后,证实了他们心中的猜测。权少如此宠溺的笑容,足以说明,这段时间关于权家二小姐的传闻真的没错。而南宫家的消失,不是没有道理的,毕竟权家的二小姐就等同于古代受帝王宠爱的公主,岂是能由底下人欺负的。
------题外话------
米有存稿了的说!
第022章 权二小姐
权家二小姐,黄博斜着眼睛打量了一遍林希,心里小小的嘀咕一下,这小女孩就是前段时间马娇晨跟他提过的吧。
精致到无可挑剔的五官,尤其那一双灵气流转的双眸很漂亮,嗯,真是一个漂亮的小孩,只是嘛,年纪看起来很小。不过嘛,来日方长,美人胚子也是会长成美人的。
黄博笑嘻嘻的有些不大正经,摇摇手欢快道。“你好,权二小姐,我叫黄博,你可以叫我博哥哥。”
一双眼睛不着痕迹的打量着自己,林希有些反感,黄博不太着调的笑脸,心中掠过一丝厌恶,小嘴一撅,很孩子气也符合她现在的外表。“我叫林希,你叫我林希就行了。”
“那我叫你希希好不好。”如同黑曜石般的大眼睛,看了真让人喜爱,童心未泯的黄博突然很想逗一下眼前的林希小妹妹,他裂开嘴搞怪一笑,伸手就想揉一下林希的头顶。
可林希比他快一步,轻轻倾斜一下脑袋,避开他的碰触。杯中的果汁因为杯子的倾斜,洒落了不少在权昊的外套上。
“我不喜欢别人叫我希希,你还是叫我林希就行了。”林希看着眼前的黄博,丝毫没有注意到她手中的果汁化成雨滴洒落不少在权昊外套上。
“真不可爱。”鉴于发小权昊一直不出声,黄博也不敢太过去逗身份不是很明朗的林希。眼尖的他看到权昊外套上沾上了果汁,见权昊好像是未曾在意已经脏掉了的外套,他想了想,提醒道,“权少,你外套脏了。”
“希希,你也来参加宴会啊。”不愧同样是权昊发小的马娇晨,也和黄博一样姗姗来迟。刚入门口的她看到了这些日子她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